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章 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正主

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章 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正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廉,和他废话什么……”那名打扮和犬夜叉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家伙身边又走出了一名女性鬼神。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些恶鬼不一样,这位和那个叫做廉长的【无极荣耀】很像犬夜叉的【无极荣耀】家伙一样也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人类形态,姣好的【无极荣耀】面容配上起伏曼妙的【无极荣耀】身材以及那一头长长的【无极荣耀】银发,无不透着一股诱惑的【无极荣耀】味道。不过和廉不同,她身上的【无极荣耀】服装并不是【无极荣耀】布衣,而是【无极荣耀】一种类似动物皮毛制作的【无极荣耀】长袍,看上去很像是【无极荣耀】女王的【无极荣耀】长袍,雍容华贵却明显不太适合战斗。

  不过我并不觉得那是【无极荣耀】她唯一的【无极荣耀】服装,估计这只是【无极荣耀】层外衣,她里面肯定穿了战斗用服装。

  叫做廉的【无极荣耀】家伙听了那女性鬼神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立刻转头看向了我这边,然后忽然朝我抬起了一只手。“鬼……”,他只说了一个字,而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三道半透明的【无极荣耀】巨大风刃。那风刃速度很快且覆盖面积超大,我根本来不及躲开它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只能硬挡。

  “圣盾……”晶晶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巨大的【无极荣耀】光之圣盾瞬间出现,三道风刃撞上盾牌后立刻爆裂,完全无法撼动圣盾丝毫。

  “很强的【无极荣耀】防御……”廉淡淡的【无极荣耀】说了一句之后便突然再次抬起手指向了我这边。“那么试试这个。风锥……”

  晶晶完全没动”在对方打出第二次攻击时依然竖着盾牌,而这次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明显比之前要强悍很多,至少圣盾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的【无极荣耀】裂纹,只是【无极荣耀】却依然没能穿透。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风锥虽然穿透力不错,可惜圣盾只是【无极荣耀】能量技能,单纯打出几道裂纹完全没有意义,在他的【无极荣耀】技能停止的【无极荣耀】瞬间裂楗便自动消失了。

  我看着对面气质淡雅的【无极荣耀】廉道:“不要把我惹急了。我现在不想和日本神族开战……”

  “”你不明白,我们是【无极荣耀】退无可退了……”廉说着便再次向前一挥手释放了第三次攻击,只是【无极荣耀】依然没能突破圣盾的【无极荣耀】防御。

  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我也知道他是【无极荣耀】不会妥协的【无极荣耀】了,而我只是【无极荣耀】不想现在和日本鬼神开战,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可以杀他。“既然你非要寻死,那我就没办法了。玲玲,轮到你了。”,“圣剑裁决……”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光剑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劈向了廉所在的【无极荣耀】地方”廉和他身边的【无极荣耀】那名女性鬼神立刻纵身闪避,只是【无极荣耀】他们才刚跳起来,前方却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突然降下一大片密集的【无极荣耀】剑影将他和那女人又给活活逼回了地面上。“圣剑——一无形……”刚将廉他们逼回地面玲玲便启动了另一个技能,而这次的【无极荣耀】攻击更加诡异,没有出现任何的【无极荣耀】剑芒或者光彩效果,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出现,只不过场中的【无极荣耀】廉和那女人却是【无极荣耀】仿佛被乱刀砍中一般,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瞬间解体,本人外露的【无极荣耀】皮肤上更是【无极荣耀】被切出了大大小小无数道伤口。

  “你竟然敢划,,破我的【无极荣耀】脸……”那女人在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结束后摸了下自己的【无极荣耀】脸,结果居然摸到了一手血,这下她算是【无极荣耀】彻底狂化了,而且她之前穿着的【无极荣耀】动物皮长袍已经被切碎,到是【无极荣耀】省了她脱外套的【无极荣耀】麻烦。

  就像我猜测的【无极荣耀】一样,这女人的【无极荣耀】长袍内部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空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套着一身非常贴身的【无极荣耀】铠甲。不过有一点让我很奇怪,这女人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看起来不像日本武士甲”也不像是【无极荣耀】忍者甲的【无极荣耀】形态,到是【无极荣耀】带有很明显的【无极荣耀】欧洲风格和中国风格。

  按说欧洲风格和中国风格是【无极荣耀】两种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风格才对,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套盔甲却借鉴了两者的【无极荣耀】特点,在结构设计方面带有明显的【无极荣耀】中西方混合的【无极荣耀】特征,既有中式铠甲重视灵活性的【无极荣耀】特征也有欧洲铠甲覆盖面积大保护全面的【无极荣耀】特征,而且这盔甲上的【无极荣耀】外观设计也是【无极荣耀】中西方文化各占了一半,既有欧洲特有的【无极荣耀】魔法阵铭刻又有中国的【无极荣耀】云文标记,某些位置甚至还有类似篆体的【无极荣耀】符文痕迹”怎么看都是【无极荣耀】个混合风格的【无极荣耀】套装。

  穿着一身混合甲胄的【无极荣耀】女人愤怒的【无极荣耀】抽出了跨在腰剑的【无极荣耀】战刀。和她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一样,这刀也不是【无极荣耀】日本风格的【无极荣耀】,因为它的【无极荣耀】刀身明显比东洋刀要厚要长,而且刀刃没有太大的【无极荣耀】弧度,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直的【无极荣耀】。尽管这把刀看起来和东洋刀还是【无极荣耀】很类似,但我可以肯定这不是【无极荣耀】东洋刀而是【无极荣耀】中式的【无极荣耀】唐刀或者墨刀的【无极荣耀】综合体。

  其实真要详细分类的【无极荣耀】话,日本人用的【无极荣耀】东洋刀应该归类为刺杀或者格斗刀一类,而中式的【无极荣耀】刀才是【无极荣耀】战刀。东洋刀的【无极荣耀】刀身轻薄”使用起来比较省力,适合在斗殴等非正式战斗中使用。之所以这样的【无极荣耀】武器能在日本流行起来”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古代的【无极荣耀】日本比较穷,基本上交战双方都是【无极荣耀】身穿竹甲或者干脆只有布衣。对付这样的【无极荣耀】敌人,较轻的【无极荣耀】日本刀更省力挥动起来也更快速,所以非常适合日本国情被广为采用。但是【无极荣耀】在中国不行。中国古代并不像日本那么穷,战争中双方士兵通常盔甲完整,很多精锐部队甚至有全金属铠甲。你要是【无极荣耀】用日本刀去砍人家的【无极荣耀】铁甲,除了把刀崩断之外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因此日本刀在中国无法流行。相反,中国的【无极荣耀】刀采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比较厚重的【无极荣耀】设计,这样更加有利于破甲,能够在战斗中切开包的【无极荣耀】铁罐头一样的【无极荣耀】敌方十乓产生较大的【无极荣耀】杀伤力,系少不至于像日本刀一砍就断。

  可以说两国的【无极荣耀】国情决定了两国对武器的【无极荣耀】不同需求,因此也就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风格类型。现代因为热武器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太强,穿不穿盔甲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所以日本刀反而更适合现代的【无极荣耀】各种街头斗殴。不过在游戏里武器的【无极荣耀】属性特征是【无极荣耀】由系统设置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参考武器本身的【无极荣耀】特征的【无极荣耀】,因此日本人用日本刀并不会出现砍不动欧式铠甲的【无极荣耀】情况。毕竟只要攻击能破防,系统就会照样计算伤害。至于武器本身的【无极荣耀】特性,系统是【无极荣耀】通过属性的【无极荣耀】赋予来实现的【无极荣耀】。比如游戏里的【无极荣耀】日本刀一般攻击速度都比较快,而伤害值偏低,且耐久度一般比别的【无极荣耀】刀剑类武器低很多。

  眼前这个女鬼神所拿的【无极荣耀】刀虽然还没到中国的【无极荣耀】大环刀之类重型刀刃的【无极荣耀】厚度,但比起日本刀已经宽了很多了。非要形容一下的【无极荣耀】话,你完全可以把这把刀看成是【无极荣耀】一柄只有一边开了锋的【无极荣耀】欧式重剑。当然,它比欧洲的【无极荣耀】重剑多少还是【无极荣耀】轻一点的【无极荣耀】,毕竟它只有单面有刃,不用做的【无极荣耀】那么厚,自然也就没那么重。不过单看这造型,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破甲能力绝对低不到哪去。

  拔出那柄奇怪长刀的【无极荣耀】女鬼神突然朝着玲玲冲了过去,然后就在玲玲摆好了格斗姿势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却突然消失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

  当,玲玲背后我突然横剑挡向背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无极荣耀】撞责声,那名女鬼神直接从我背后弹飞了出去,然后再次消失于无形。

  “不行,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他对手……”被我挡下攻击的【无极荣耀】女鬼神迅速的【无极荣耀】出现在廉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对他说了起来。

  廉显然也没想到女人的【无极荣耀】攻击会被挡下来,略微有些紧张的【无极荣耀】问:“我们现在怎么办?撤退的【无极荣耀】话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刮怎么办……”

  “不撤就什么都不用计划了……”出呼意料,这女鬼神显然比那个叫做廉的【无极荣耀】鬼神要圆滑的【无极荣耀】多。一开始嚣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现在支持跑路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她,思想变化迅速,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个墙头草的【无极荣耀】性格。

  冰封女妖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的【无极荣耀】盟友突然就转变态度打算先跑了。要知道她可是【无极荣耀】花了非常大的【无极荣耀】代价才请来了这些鬼神的【无极荣耀】,如果战斗还没开始这些鬼神就跑了,那之前的【无极荣耀】付出岂不全部打了水漂?一想到这里冰封女妖便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她连忙走到廉的【无极荣耀】身边说道:“你们不用紧张。我可以勉强拖住紫日一小会,如果你们和我一起出手,紫日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敌的【无极荣耀】存在……”

  “”你不明白……”那名女性鬼神道:“我的【无极荣耀】特长不是【无极荣耀】在这里和紫日战斗,而是【无极荣耀】那个法阵,如果你不能完成那东西,我就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让我和紫日交手你就是【无极荣耀】在用法师当肉盾,这是【无极荣耀】浪费,极度的【无极荣耀】浪费……”

  “原来那法阵是【无极荣耀】为你们准备的【无极荣耀】啊。”,之前我还在努力想调查俄罗斯人搞出来的【无极荣耀】法阵到底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呢,没想到那玩意居然是【无极荣耀】为眼前的【无极荣耀】女鬼神准备的【无极荣耀】。这样说老的【无极荣耀】话,其实我根本不用破坏法阵”干掉眼前这个女鬼神不就行了?

  对方在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也突然意识到了说出了不该说的【无极荣耀】话,而且那女鬼神显然智力不低。她知道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会把她当成首要目标来对待,所以在我表现出任何想要攻击她的【无极荣耀】意图之前她便果断的【无极荣耀】转身就跑,搞的【无极荣耀】我和那个廉都是【无极荣耀】一愣。

  “靠,这家伙数兔子的【无极荣耀】吗……”看到那女人以闪电般速度逃逸,我实在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胆子小成这样居然也能成为鬼神,不得不说她投了个好胎。

  “主人,我们追吗……”玲玲看到那女人跑了立刻转头看向我等待我的【无极荣耀】决定”不过我还没来及回答,冰封女妖那边到是【无极荣耀】先做出了反应。

  刚刚那女鬼神对冰封女妖说的【无极荣耀】话到是【无极荣耀】提醒了冰封女妖,她也想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关键,所以她知道,绝对不能让我在现在就把那女鬼神干掉,那样她的【无极荣耀】努力和付出就全都要泡汤了”所以她果断的【无极荣耀】带着自己人挡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当然”和冰封女妖一样反应的【无极荣耀】还有剩下的【无极荣耀】包括廉在内的【无极荣耀】全部鬼神,虽然他们实际上也是【无极荣耀】对我怕的【无极荣耀】要死,但他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保护那名女鬼神,因此他们就算是【无极荣耀】知道自己要死也不得不站出来阻拦我。

  “看来他们是【无极荣耀】不打算让我们过去了。”晶晶代替我回答了玲玲的【无极荣耀】话。

  我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无极荣耀】身边的【无极荣耀】空间突然剧烈的【无极荣耀】扭动了起来,随后凌、小纯和夜月相继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看到我召唤出这几位,晶晶、玲玲不用回答也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打算了。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玲玲突然高举圣剑猛的【无极荣耀】一剑向前斩出,之前见识过圣剑威力的【无极荣耀】人都知道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不能硬挡,所以纷纷让出了一条通道,而我就在那条通道出现后闪电般的【无极荣耀】从中穿了过去。

  看到我穿过他们的【无极荣耀】防线追向那名女鬼神,周围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和其他鬼神立刻就想追我,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们刚转过身去之后,背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巨大魔法波动却迪使他们不得不再次转了回来随后众人便被一片密集的【无极荣耀】魔法暴雨给彻底洗礼了一遍,就算侥幸没有受伤的【无极荣耀】人此时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转身去追我了,不然追不上我是【无极荣耀】小,被人从背后干掉那就真完蛋了。

  当然,现场多少还哼哼些牛人的【无极荣耀】,至少廉和冰封女妖成功在魔法暴雨中脱身而出朝着我的【无极荣耀】方向追了过去。

  我们几个的【无极荣耀】追逐战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很有趣的【无极荣耀】长跑。最前面的【无极荣耀】自然是【无极荣耀】那名女鬼神,她不断的【无极荣耀】施展着她那搞不清楚是【无极荣耀】瞬间移动还是【无极荣耀】传送之类的【无极荣耀】法术以很诡异的【无极荣耀】速度在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营地中忽闪忽现的【无极荣耀】快速突进。跟在她后面的【无极荣耀】自然是【无极荣耀】我,不过和她不同,我的【无极荣耀】奔跑方式比较暴力,凡是【无极荣耀】挡路的【无极荣耀】都被我彻底摧毁,不少站在路线上的【无极荣耀】人也不幸遭了池鱼之殃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就挂掉了。最后面跑的【无极荣耀】最辛苦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廉和冰封女妖了。他们俩的【无极荣耀】速度本来不慢,只是【无极荣耀】这里对他们来说属于本方营地,就好象你在自己家里不敢放手打架一样,冰封女妖和廉都不想伤到周围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他们不断的【无极荣耀】在试图躲避障碍物,这样一来速度自然就上不去了。

  我们四个跑了几分钟之后我才突然意识到了这样跟着人家后面跑很蠢,正好前面出现了一段正在修建的【无极荣耀】矮墙,我干脆一步跳上矮墙纵身一跃,夜影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下准确的【无极荣耀】接住了我然后一个闪现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直接从前面那女鬼神的【无极荣耀】身后穿了出来。

  正拼命狂奔的【无极荣耀】女鬼神突然感觉到背后出现的【无极荣耀】恐怖气息,吓的【无极荣耀】她一个步伐不稳向前栽倒,整个人因为巨大的【无极荣耀】惯性在摔倒之后还在继续向前翻滚。不过她着一跤摔的【无极荣耀】到也不亏,至少我紧随而至的【无极荣耀】斩首一剑就进位她这一个大跟头而落空了。

  冲过头的【无极荣耀】夜影并没有减速,而是【无极荣耀】直接一个前冲再次撞入了虚空之中,下一秒我们便从原地又蹿了出来,只是【无极荣耀】方向已经完全倒了过来,原本因为我们冲过头在被甩到背后的【无极荣耀】女鬼神这下又变成了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正前方了,而且为了对付已经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女鬼神,我甚至连武器都换了。此时的【无极荣耀】永恒已经变成了钩镰枪形态被我反握在手里摆出了个准备向下叉的【无极荣耀】动作,只要一会夜影从她身边冲过,我就可以像叉鱼一样把她穿在枪头上。

  不过,就在我们反冲回来之时,廉和冰封女妖已经赶了上来。急的【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廉直接隔着段距离便打出了一道很小的【无极荣耀】风刃。这风刃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风刃比起来体积小了很多”而且只有一道,但速度却快了三四倍不止,威力明显也高出很多。只不过那道风刃刚飞到半路便被一道雷光击的【无极荣耀】粉碎,而后雷那穿着重型板甲的【无极荣耀】身影便伴随着啪的【无极荣耀】一声电击声突然出现在了廉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在廉准备反击之时又啪的【无极荣耀】一声消失在原地跑到了冰封女妖面前,吓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连忙减速才勉强躲开来没撞到雷的【无极荣耀】身上。

  那边廉和冰封女妖被雷挡了一下,这边夜影已经驮着我以非常拉风的【无极荣耀】步伐跑到了摔倒在地的【无极荣耀】那名女鬼神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我手中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猛然向下一扎,只听嚓的【无极荣耀】一声,枪尖居然插进了土里。“嗯……”原本必中的【无极荣耀】一击居然啥也没扎到”那女鬼神之前躺的【无极荣耀】位置现在已经空无一人,而就在我四下寻找之时,她却又从原地显现了出来,只不过我们已经冲过了那里,所以她即使在原地出现我也拿她没撤了。

  “该死……”我一拉缰绳,夜影突然人立而起用两条后腿在原地转了个身,然后前蹄落地再次向那女鬼神冲了过去”对方没想到我们转向速度这么快,吓的【无极荣耀】连忙爬起来向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堆里钻。

  这里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地盘,附近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的【无极荣耀】战斗人员,本来在这种地方我应该是【无极荣耀】受到压制才对的【无极荣耀】,可惜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超出一般人太多,在这里我简直就好象是【无极荣耀】狼群中的【无极荣耀】暴龙。狼虽然凶猛,一群狼也能干掉老虎,但如果狼群中出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暴龙,那么再多的【无极荣耀】狼也都是【无极荣耀】摆设,人家甚至不用攻击,直接踩过去就行了。我现在在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军营中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个情况,除了那些俄罗斯的【无极荣耀】精英玩家和高级少数NPC,一般人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摆设,我对他们的【无极荣耀】攻击完全是【无极荣耀】理都不理。

  看着前方人群中的【无极荣耀】女名女鬼神,我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驱动夜影直接撞开人群冲了进去。那些俄罗斯人也知道要抵抗我保护那女鬼神,但无奈实力相差太多,抵抗根本毫无效果,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我像淌开杂草一般撞开人群冲到了那名女鬼神的【无极荣耀】身后。不过,就在我举起永恒钩镰枪准备做最后一击之时,没想到那女鬼神却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个转身并停了下来。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我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看到她脸上露出的【无极荣耀】诡异笑容,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我就意识到不好,只是【无极荣耀】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