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百章 更大的【无极荣耀】问题

第十八卷 第二百章 更大的【无极荣耀】问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从星夜城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出来,我第一眼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空荡荡的【无极荣耀】传送大厅。这座合建城市本来就不大”城里的【无极荣耀】其他几个行会都去前线抵抗俄罗斯人了,现在城里除了白狐盟的【无极荣耀】人就只剩些NPc。传送阵这东西属于高消费”就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飞机一样。虽不能说绝对用不起,但除非必要”NPC一般是【无极荣耀】不会使用传送阵的【无极荣耀】,因此现在整个传送大厅都是【无极荣耀】空空荡荡,简直像个鬼宅。

  离开传送大厅,外面的【无极荣耀】情况也和传送阵差不多。街道上虽然有NPC来回走过,但人流却是【无极荣耀】稀稀拉拉的【无极荣耀】,看起来非常萧条的【无极荣耀】样子。

  按照军神提供的【无极荣耀】路线图我很快就找到了白狐盟的【无极荣耀】总部所在地。这是【无极荣耀】一座中式建筑,但不是【无极荣耀】唐、清之类的【无极荣耀】后朝建筑,而是【无极荣耀】春秋时期的【无极荣耀】东西,就是【无极荣耀】那种日本战国动画片里经出现的【无极荣耀】多层要塞式建筑。整个建筑的【无极荣耀】一层整个就是【无极荣耀】个高台,起步就比附近的【无极荣耀】建筑高了一层。建筑的【无极荣耀】二层实际上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一层,这里整个就是【无极荣耀】个前后贯通的【无极荣耀】大厅,除了柱子之外就只有一座楼梯通二楼,真正的【无极荣耀】功能建筑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从三层开始的【无极荣耀】。

  因为街上人少,我骑着夜影又比较显眼”所以几乎是【无极荣耀】在我刚看到那座天守阁一样的【无极荣耀】要塞建筑时对方就同时发现了我。等我到建筑前面的【无极荣耀】时候对方已经全员站到了建筑二层边缘的【无极荣耀】栏杆边上,而对方的【无极荣耀】会长和副会长就站在高台楼梯的【无极荣耀】入口处。

  白狐盟的【无极荣耀】这种天守阁式建筑在古代其实是【无极荣耀】作为家族要塞存在的【无极荣耀】”所以防卫用途很明显。一层的【无极荣耀】寄台与其说是【无极荣耀】地基不如说是【无极荣耀】城墙”而那各通往平台上面的【无极荣耀】通道也不是【无极荣耀】突出在平台外面”而是【无极荣耀】凹陷在平台内部的【无极荣耀】。

  从阶梯一层的【无极荣耀】入口处往上看,这条阶梯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个一线天式的【无极荣耀】狭窄通道。通道两边头顶上就是【无极荣耀】可以站人的【无极荣耀】箭台,而且整今天守阁的【无极荣耀】正面从二层开始一直到顶层,任何一层的【无极荣耀】弓箭手都可以攻击到这条通道。另外”通道两边的【无极荣耀】墙壁上那些预留的【无极荣耀】小洞估计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东西”后面不是【无极荣耀】隐蔽的【无极荣耀】箭手就是【无极荣耀】长矛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可以说如果对方想封锁这条通道,在你不会飞,且实力差距不太大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用十倍的【无极荣耀】人你也冲不上去。当然”我这样突击力超强的【无极荣耀】人员肯定是【无极荣耀】不在乎的【无极荣耀】。

  我站在台下看着高台边缘站的【无极荣耀】那一圈弓箭手还有长阶顶端的【无极荣耀】白狐盟正副会长,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她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这帮人全都站在大门口,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迎接,也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阻挡”毕竟这帮女人可是【无极荣耀】个个都拿着武器”尤其是【无极荣耀】上面的【无极荣耀】弓箭手,弓上都搭着箭”而且弓弦已经轻轻拉开了一点弧度,只不过没把箭头指向我而已。

  “雪影会长。你这是【无极荣耀】在列队欢迎我,“还是【无极荣耀】想干掉我呢……”既然对方摆了个模棱两可的【无极荣耀】站位,那我就让她们自己把关系整理清楚,至少以后不会让我落人话柄。

  站在高台顶端的【无极荣耀】两位美女中穿着一身白色传统长裙的【无极荣耀】正会长雪影用非常甜美的【无极荣耀】嗓音说道:“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决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迎是【无极荣耀】拒得由您做主。紫日会长如果是【无极荣耀】来安抚的【无极荣耀】,那我们自然欢迎”可如果会长是【无极荣耀】来帮那帮贱人欺负我们的【无极荣耀】话……”,说到这里雪影那甜腻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一转变的【无极荣耀】阴冷异常的【无极荣耀】道:,“我们自当战死守节……”

  听到雪影的【无极荣耀】话我差点没从夜影背上翻下去。什么叫战死守节?知道的【无极荣耀】明白我是【无极荣耀】来处理联盟纠纷的【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一群贞洁烈女在抵抗采花贼入侵呢。

  “雪影会长这话怎么说的【无极荣耀】啊?我又不是【无极荣耀】采花贼。守节这话从何说起啊……”

  “会长心里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不需要我来解释……”

  得”这位看起来很柔弱的【无极荣耀】漂亮——居然是【无极荣耀】个油盐不进的【无极荣耀】主,看来文的【无极荣耀】不行只好来武的【无极荣耀】了。不管怎么说人家摆明了不服我,不把她们打服了我说什么她们都不会听,还不如趁早动手免得浪费时间。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白狐盟有委屈是【无极荣耀】不错,但你们不该公然离开联盟,而且什么招呼也不和我们打。虽然现在战斗还没开始,但已经是【无极荣耀】对阵状态了。因为你们突然离开”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直接就被穿了个窟窿,万一当时俄军正好发动反击,并且以你们守卫的【无极荣耀】那段区域作为攻击重点,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要怎么办?这次虽然俄罗斯人没有趁机发动反击”但有你们的【无极荣耀】榜样在这里”如果我不惩罚你们,你们自己说,下次再发生类似事件我要怎么办?看着防线崩溃?投入几十亿水晶币给你们打水漂玩……”

  “紫日会长,我们知道这次我们突然离开确实有错,只是【无极荣耀】事情是【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挑起来的【无极荣耀】”错不在我们。你不去惩罚他们,反倒找我们的【无极荣耀】麻烦”是【无极荣耀】觉得我们好欺负吗……”

  “哼……”我冷哼了一声”然后反问道:“好欺负?在我面前有哪个行会是【无极荣耀】不好欺负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有错在先”这个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处理完你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就去找她们算帐。不过她们有错在先是【无极荣耀】她们的【无极荣耀】错,难道她们犯错你们就可以跟着犯吗?联盟的【无极荣耀】制度虽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法律”但为了联盟的【无极荣耀】我却必须保证它的【无极荣耀】绝对权威性。错就是【无极荣耀】错,不管你们有千万个理由都一样……”

  “那就是【无极荣耀】没的【无极荣耀】谈了……”雪影声音转冷道:“那就让我们见识下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强大吧。反正你觉得欺负我们这些女孩子很光荣……”

  我冷笑了一声,然后放下面罩说道:“和我玩心计?你把我想简单了……”

  雪影的【无极荣耀】意思很明显,她就是【无极荣耀】要让我因为怕背上对女人动手的【无极荣耀】名声而不敢下手,但她却不知道真到我这个位置其实很多东西反而不需要在意了。这就好象杀人犯杀掉一个普通老百姓就算是【无极荣耀】罪大恶极了,当年拿破仑敢在街上架大炮轰击老百姓的【无极荣耀】游行队伍”结果人家照样是【无极荣耀】众人崇拜的【无极荣耀】对象。中国也有个典故说,杀一人是【无极荣耀】为贼,屠百万是【无极荣耀】为雄。一百万人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杀到,不过就算不够应该也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列入雄这个行列了。那么既然已经进入雄这个行列了,欺负人也就不叫欺负人了,而是【无极荣耀】叫大仁大义。所以雪影想用这点,名声就吓住我,那根本是【无极荣耀】在做梦。

  雪影一听我这话,再看我连头盔面罩都放下来了,心里立刻就明白今天是【无极荣耀】躲不过了。她手一挥”整座阁楼正面的【无极荣耀】弓箭手几乎同时松手”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箭矢就好象一片乌云一般黑压压的【无极荣耀】罩了下来。

  看着兜头罩脸压下来的【无极荣耀】这一大片箭矢我根本连动都没动,晶晶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一面巨大的【无极荣耀】盾牌竖在我的【无极荣耀】头顶将所有射来的【无极荣耀】箭矢全部挡了下来。一轮箭雨过后对方到是【无极荣耀】没停,第二波箭雨立刻就跟了上来,不过和之前那批比起来这波箭雨的【无极荣耀】发射顺序可就明显乱多了。

  晶晶顶着盾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天上射下来的【无极荣耀】箭矢不断的【无极荣耀】撞击在光盾上然后向旁边滑开”除了能消耗一点点晶晶的【无极荣耀】魔力之外,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毫无建树。

  眼看着箭雨完全无效,雪影再次一挥手”然后让到子一边。一名玩家扛着个火箭筒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从她背后闪了出来,然后对着我们一按”一枚拖着长长尾焰的【无极荣耀】导弹立刻从发射筒中飞出一头撞在了晶晶的【无极荣耀】盾牌上。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伴随着漫天的【无极荣耀】火焰,晶晶整个人都被炸的【无极荣耀】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而我也是【无极荣耀】脸色一变。

  伸手搭上晶晶的【无极荣耀】肩膀,晶晶立刻收盾消失在了空间门中,然后我一夹双腿”夜影立刻纵身冲上台阶”一步便跨越了整个台阶跳到了二层平台顶端。雪影根本没想到我们速度这么快,慌忙向后闪避,不过我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冲她来的【无极荣耀】。手上永恒钩镰枪一探穿过那名扛发射器的【无极荣耀】玩家肩膀”然后钩镰枪一转,竖起的【无极荣耀】钩镰正好钩住发射器,跟着我向回一带”那具发射器便直接脱离了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肩膀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

  将发射器拿到面前之后我动作熟练的【无极荣耀】将发射器下方的【无极荣耀】握柄位置一转一捏”咔嚓一声发射器的【无极荣耀】把手就掉了下来。翻过发射筒,只见原本连接发射筒和握柄的【无极荣耀】地方露出了一个大洞。从洞口看进去,里面有着几个比较小巧,但结构相当复杂的【无极荣耀】魔法装置。我顺手拽出了其中一个小装置”然后在上面找到了一排编码。

  看到那排编码之后我是【无极荣耀】怒极反笑。,“哼哼,看来某些人拿我的【无极荣耀】话当耳旁风啊!”

  雪影发现我抢了发射器后到是【无极荣耀】没多大反应,不过看到我的【无极荣耀】表情她大概也想到了这东西可能让我想到了什么。,“拆出个破零件你那么兴*奋干什么……”

  “因为这个破零件让我找到了一些可能毁掉整座大堤的【无极荣耀】蛀虫……”我拿着那个发射器向雪影晃了晃道:“这东西你们从哪弄来的【无极荣耀】?”,“我为什友要告诉你?”,我声音冷厉的【无极荣耀】说道:“之前念你们是【无极荣耀】受害者”叛离联盟也是【无极荣耀】一时冲动,我还打算给你们个教训就算了。不过从你刚刚拿出这东西开始事情就彻底不同了。现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积极配合我查清楚事情的【无极荣耀】来龙去脉”返回联盟并接受惩罚,我保证你们不会有太大损失。反抗到底,我让你们以后在中国呆不下去……”我说完又抬头对着周围的【无极荣耀】白狐盟会员大声道:“你们也一样。选择现在退会,并以个人名义向联盟道歉,然后选择加入联盟中其他行会或者以个人身份加入联盟。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就当没发生。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你们想留在这个行会,而你们的【无极荣耀】会长又选择了顽抗的【无极荣耀】话,我保证留下的【无极荣耀】人永远别想超过二十级。

  我这话实际上已经是【无极荣耀】非常狠了,毕竟这就等于是【无极荣耀】逼着人家删号了。这么严重的【无极荣耀】盛胁虽然听着不舒服,但震撼力也绝对够强。即使是【无极荣耀】一些原本很坚定的【无极荣耀】人也开始犹豫了起来。

  其实如果是【无极荣耀】一般行会,以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发出这样的【无极荣耀】威胁,大部分行会都会瞬间土崩瓦解。白狐盟之所以能撑到现在,主要还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构成结构问题。就像大多数微型行会一样,白狐盟其实也是【无极荣耀】个小团体行会”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白狐盟的【无极荣耀】大部分会员在现实中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互相认识的【无极荣耀】。整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在游戏外本来就都是【无极荣耀】直接或者间接的【无极荣耀】熟人进游戏后大隶万相串联起来组个行会自由自在。很多微型行会都县以这样的【无极荣耀】结构建立起来的【无极荣耀】,而这种构成的【无极荣耀】基本组成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以某个班级、某个学校为基础的【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以某个公司或者某种爱好者圈子为基础”当然还有一些是【无极荣耀】以某个大家庭为基础的【无极荣耀】。像这样的【无极荣耀】微型行会在各国都很普遍,而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虽然难以壮大”但在团结性方面却远超一般行会毕竟游戏身份是【无极荣耀】虚拟的【无极荣耀】,现实身份却是【无极荣耀】真*实存在的【无极荣耀】。为了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关系,大家在游戏里自然不可能为了游戏里的【无极荣耀】利益而互相背叛”所以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通常都是【无极荣耀】铁板一块。当然,具体是【无极荣耀】否能坚持到最后,还得看这个集体的【无极荣耀】亲密程度。比如以家庭为单位组建的【无极荣耀】微型行会,会里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表哥、表妹、叔叔、阿姨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肯定都是【无极荣耀】不可分割的【无极荣耀】。但有些像是【无极荣耀】爱好者团体,或者学校群,这样的【无极荣耀】微型行会相对于家庭行会就要差的【无极荣耀】多了。

  白狐盟的【无极荣耀】具体组成虽然我没调查过,但如果没搞错的【无极荣耀】话,这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学院分类行会因为从年龄上看这整个行会里的【无极荣耀】成员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大学生”而且对方全是【无极荣耀】女性,且相貌都算中上。所以我估计这大概是【无极荣耀】以某个学校为单位的【无极荣耀】,一些比较漂亮的【无极荣耀】女孩子组成的【无极荣耀】一个校园团体型的【无极荣耀】微型行会。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可以说在一般事情上还算比较团结,但遇到我刚刚,发布的【无极荣耀】这种威胁,那可就不一定了。毕竟大家只是【无极荣耀】一个学校的【无极荣耀】同学”又不是【无极荣耀】同桌或者特别亲密的【无极荣耀】朋友你犯错我也没必要跟着陪葬吧?

  果然。在迟疑了几秒之后,立刻有人叫道:“我退会……”

  第一个叫的【无极荣耀】人自然是【无极荣耀】受到了别人的【无极荣耀】鄙视”全场的【无极荣耀】目光瞬间就聚集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有了带头的【无极荣耀】,很快第二第三个退会的【无极荣耀】人也相继出现,最后居然弃有一大半的【无极荣耀】人都宣布要退出。不过她们目前只是【无极荣耀】宣布要退出,还没打算真的【无极荣耀】退出。毕竟如果雪影不打算和我顽抗到底,那行会就会被饶恕,她们也就没必要退出了。

  当没有人再喊要退出,且大家的【无极荣耀】目光都转回了自己身上后雪影终于意识到该自己下决定了。她左右看了看”然后又犹豫了起来。

  过了一会,她的【无极荣耀】副会长忽然把手搭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劝道:“雪我们认错吧……”

  雪影看了身边的【无极荣耀】副会长一眼,然后还是【无极荣耀】迟疑了半天。我不能老这么等着她慢慢思考所以催促道:“再给你一分钟,如果你不下决定,那我就帮你下决定了……”

  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现在退无可退了没,雪影并没有再思考一分钟,而是【无极荣耀】在我说完不到五秒之后便做了决定。她突然抬起头坚定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说道:“不”我宁可被你杀回新手村也绝对不会认错……”

  “好,很好……”我说着又看向那个劝说她的【无极荣耀】白狐盟副会长道:,“你的【无极荣耀】决定呢?她打算和我拼到底了。你呢……”看到她要说话,我赶紧抢先道:“先别急,我可把话说在前面,选择跟着她就意味着在游戏里你没有前途了。如果你觉得你们白狐盟不该遭受如此结果的【无极荣耀】话……,我给你个建议……”看到她一副等待下文的【无极荣耀】表情,我便明白了她其实不想跟着雪影和我对着干。“你想帮助白狐盟”想帮助会里的【无极荣耀】其他姐妹,这很容易。我给你的【无极荣耀】建议是【无极荣耀】分会。将白狐盟拆分成两个独立行会,由你担任新白狐盟的【无极荣耀】会长”带着那些不想和我对着干的【无极荣耀】姐妹组成一个新行会。怎么样?我的【无极荣耀】建议还过的【无极荣耀】去吧?”,那个副会长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先是【无极荣耀】看了眼身边的【无极荣耀】雪影,然后又看了下阁楼上站的【无极荣耀】那些姐妹”最后也下了决心举起一只手喊道:“分盟。不想留下的【无极荣耀】姐妹跟我到街上集合,我们不淌这趟混水。”,随着她的【无极荣耀】一声喊,楼上立刻有一大半的【无极荣耀】人都离开了阁楼跑到了外面的【无极荣耀】街道上。她们都是【无极荣耀】不想跟着雪影和我对着干的【无极荣耀】人”而且看这个人数,比之前举手的【无极荣耀】人还要多了很多。整个白狐盟原本人数就不多,现在剩下的【无极荣耀】加一块已经连二十人都不到了。可以说他们这个人数已经快要接近行会人数底线了。系统的【无极荣耀】最新规定是【无极荣耀】,一个行会至少要有十名或十名以上的【无极荣耀】玩家才可以成立行会”而现在的【无极荣耀】白狐盟包括雪影本人在内一共就只剩下十六人,再少四个就要自动解散了。

  看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会员大部分都不跟着自己了”雪影的【无极荣耀】表情也变的【无极荣耀】一片冰霜。她看着我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道:“现在你满意了……”

  “不要说的【无极荣耀】好象你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实话跟你说,之前的【无极荣耀】判离联盟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你稍微上道一点,姿态放低,跟联盟里的【无极荣耀】其他行会道个歉,其实跟本不会有什么实质惩罚。但是【无极荣耀】自从你拿出了这个发射器,你触犯的【无极荣耀】就已经不是【无极荣耀】联盟的【无极荣耀】利益”而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利益了,而且这次是【无极荣耀】触犯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实质利益。所以,除非你能给我个说法,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触犯冰霜玫瑰盟利益底线的【无极荣耀】后果是【无极荣耀】什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