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三章 处理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三章 处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看那群呼喊着好象原始人围猎一样往台上冲的【无极荣耀】——我真的【无极荣耀】有点懵,不是【无极荣耀】我智力不够高,而是【无极荣耀】这帮人的【无极荣耀】思维方式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无极荣耀】理解范围了。

  因为被搞懵了,所以等我想起来要阻拦的【无极荣耀】时候这帮——中速度最快的【无极荣耀】都已经冲上主*席台了。我无奈的【无极荣耀】看向她们伸手打了个响指,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声嘹亮的【无极荣耀】龙吟,然后伴随着一阵狂风扫过,刚冲上主*席台的【无极荣耀】那帮——就立刻集体倒飞了回去,连带着下面的【无极荣耀】那群——也纷纷被飓风扫倒。

  幸运只扇了一下翅膀就停止了攻击,然后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蹲坐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两只前爪分别按在我的【无极荣耀】左右,好象两根门柱一般保护着我。

  “小龙女。”

  “在。”小龙女清丽脱俗的【无极荣耀】身影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

  “反重力领域。”

  “明白。”得到我的【无极荣耀】指示,小龙女立刻几步走到主*席台边。下面刚刚被幸运一翅膀扇下去的【无极荣耀】——纷纷爬了起来又打算往上冲,但是【无极荣耀】小龙女却像没看见那几个已经离她近在咫尺的【无极荣耀】人一样,她只是【无极荣耀】幽雅的【无极荣耀】伸出一只手,然后轻巧的【无极荣耀】将手掌翻了过来。那几名眼看就要冲到小龙女身边的【无极荣耀】——突然就感觉重力消失了,然后她们便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附近的【无极荣耀】人乃至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石子土块都跟着她们一起缓缓飘离了地面,尽管她们拼命在空中胡乱的【无极荣耀】挥舞着手脚,但在四处不着力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再怎么挥也没用。人的【无极荣耀】手脚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翅膀,在水里可能还能起到一点推进作用,在空气中那可就彻底没用了。

  挣扎了半天发现全然没用的【无极荣耀】众——中也有狠人,其中就包括那个靠小龙女最近的【无极荣耀】女人。她忽然眼中寒芒一闪,然后便将手中的【无极荣耀】长剑当暗器朝小龙女扔了过去。不过让她失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柄剑刚飞到小龙女面前便被一层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屏障给挡了下来,然后小龙女对着剑伸出了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指,被挡下的【无极荣耀】长剑突然在空中自己调了个方向。

  接着小龙女手指向前一弹,那柄剑便以来时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闪电般飞回了那个将它扔出来的【无极荣耀】——身边。不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剑是【无极荣耀】被她从手上扔出来的【无极荣耀】,回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剑却回错了位置,直接穿过她的【无极荣耀】胸口插进了她的【无极荣耀】心脏之中,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前进后出两头通。

  “敢动我们姐妹”你他……“……,想死啊!”旁边的【无极荣耀】女人一看同伴被杀,立刻开始不爆粗口,结果被系统禁言,只传出了一段听不太明白的【无极荣耀】话。那女人叫完才意识到系统禁止不文明用语,然后便疯狂的【无极荣耀】挣扎了几下,发现没用之后又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弓对着小龙女就想射。不过她在那折腾半天小龙女早就注意到她的【无极荣耀】行动了,她才刚把箭搭在弓上”小龙女便突然伸手一指她,然后手指向下一勾,那女人就好象突然恢复了重力一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上,跟着小龙女手指再动,那女人还没来及反应过来便从地面上那个人形的【无极荣耀】大坑中飞了出来并仿佛坐火箭一般嗖的【无极荣耀】一下直接蹿上了几百米的【无极荣耀】高空”直到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无极荣耀】小黑点之后才随着小龙女的【无极荣耀】手指转动再次猛然砸了下来。不过之前那次离地两米多只砸出个人形的【无极荣耀】浅坑,这次从几百米高空被小龙女的【无极荣耀】重力术一路拉下来,那个冲击力绝对不比现实中从几千米高空坠落好多少。只听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好象从十几层楼顶摔下来的【无极荣耀】西瓜一样,那个女人整个爆裂成了一堆红白黄的【无极荣耀】碎肉渣子铺了好大一片,周围的【无极荣耀】几个——被那蒸腾而起的【无极荣耀】气味一熏瞬间就呕吐了起来。

  看到有人在吐,我立刻就明白了原因。这个山南姐妹会显然是【无极荣耀】一帮小太妹组成的【无极荣耀】行会,而不管是【无极荣耀】男混混还是【无极荣耀】女混混”有一点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那就是【无极荣耀】喜欢标榜自己很勇敢,即使有时候干的【无极荣耀】事情很傻,但只要能证明自己勇敢,那他们就会去干。作为一群女混混,山南姐妹会的【无极荣耀】这帮丫头片子自然不可能使用低血腥度设置让人笑话自己没胆”所以她们一定是【无极荣耀】和我一样开了最高等级的【无极荣耀】血腥度设置,所以她们看到的【无极荣耀】大概是【无极荣耀】比现实中还要惨烈的【无极荣耀】画面。当然,《零》中的【无极荣耀】血腥度设置可不只有显示画面会限制,毕竟《零》使用的【无极荣耀】脑波接入式的【无极荣耀】虚拟现实技术,能真*实还原的【无极荣耀】可不光是【无极荣耀】视神经信号”连听觉、嗅觉和触觉之类的【无极荣耀】各种感官都可以真*实摹疚藜僖浚拟。因此那些开了高血腥模式的【无极荣耀】——不光是【无极荣耀】看到了自己同伴被摔成肉泥的【无极荣耀】画面,还闻到了肉体粉碎后分解到空气中的【无极荣耀】血腥味以及人体*内脏内半消化完的【无极荣耀】食物和那些已经彻底消化结束的【无极荣耀】粪便的【无极荣耀】味道。现代社会,受血浆电影的【无极荣耀】影响”大部分人对血腥画面的【无极荣耀】抵抗力其实都很不错,但如果闻到那些恶心的【无极荣耀】味道”大家可就受不了了。何况那些靠的【无极荣耀】近的【无极荣耀】——甚至有些人的【无极荣耀】身上脸上都溅到了同伴身体粉碎时喷出的【无极荣耀】体液,那个恶心程度可不是【无极荣耀】通常比较爱干净的【无极荣耀】女人能承受的【无极荣耀】,即使这些——都是【无极荣耀】下太妹,但她们毕竟还是【无极荣耀】女性,天生抗拒这些不卫生的【无极荣耀】和恶心的【无极荣耀】东西那属于本能,不会因为职业而有太大改变。

  这么震撼的【无极荣耀】杀戮场面瞬间便让在场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成员全部安静了下来,虽然还有个别人在扭动,但那都是【无极荣耀】在呕吐,很少有谁还想着反抗的【无极荣耀】。混混就是【无极荣耀】混混,和拥有钢铁意志的【无极荣耀】军队比起来,他们有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莽撞和疯狂。

  “冷静了吗?”看到那些被悬挂在半空中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成员我出声问道。

  本来我不问还好,一问之后现场立刻再次混乱了起来。那些被控制住的【无极荣耀】——开始拼命挣扎起来,好象发疯一样想要挣脱下来,其中有些则一边挣扎一边骂我。本来如果在现实中,现在场上的【无极荣耀】声音肯定已经是【无极荣耀】污秽不堪什么难听的【无极荣耀】都骂出来了,不过因为游戏里有限制,所以这些女人的【无极荣耀】漫骂声就变成了一堆混杂在一起的【无极荣耀】不完整句子,虽然知道她们在骂人,却是【无极荣耀】啥脏字也听不见。毕竟《零》的【无极荣耀】主机女娲可是【无极荣耀】有着不亚于人类的【无极荣耀】智能水平的【无极荣耀】,联系上下文判断句意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出错,普通系统中那些绕开屏蔽的【无极荣耀】方式在这里基本都没用。

  看着那帮傻——在那干骂没声音”我也不理睬她们,直接示意小龙女把她们升到了五百米以上的【无极荣耀】高空,这下脱离了扩音法阵的【无极荣耀】范围更是【无极荣耀】连声音都听不见了。

  “好了,我们先让那群呱噪的【无极荣耀】鸭子在上面冷静一会”我们来讨论我们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对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会长道:“今天下午我去找白狐盟的【无极荣耀】人谈这次事情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遇到了一件事。”我说着便将之前拿回来的【无极荣耀】那支发射器拿了出来放到了面前的【无极荣耀】展示台上。“相信这东西大家都不陌生吧?”

  看到我拿出的【无极荣耀】魔晶蒸汽导弹发射器,那些行会负责人们纷纷点头表示不陌生。看他们都确认过之后娄又接着说道:“看来各位都还记得,毕竟我们行会也就是【无极荣耀】几天前才把这东西发给大家的【无极荣耀】。不过“……一”,这里我故意拉了个长音”等那些会长的【无极荣耀】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之后才接着说道:“不过就这么几天有人居然就把我说的【无极荣耀】话全都忘到西伯利亚去了。”

  一听我的【无极荣耀】口气下面的【无极荣耀】人就知道肯定走出了什么不好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无极荣耀】一脸的【无极荣耀】茫然。嗯来也是【无极荣耀】,没有把发射器转让的【无极荣耀】行会自然不明白我在气什么”所以茫然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不过那些违背了我的【无极荣耀】警告的【无极荣耀】行会这会可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副表情了。虽然我还没说,但不少人已经大概猜到了我要说什么。

  果然,就在他们提心吊胆的【无极荣耀】担心我说到他们之时,我又继续说道:“我记得当初把这些发射器交给各位的【无极荣耀】时候有说过”这些东西是【无极荣耀】不允许以任何形式转让给别的【无极荣耀】行会使用的【无极荣耀】,而且只能在这次抵抗俄罗斯入侵者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使用。但是【无极荣耀】,有人拿我的【无极荣耀】话当耳边风。今天下午在去去白狐盟的【无极荣耀】时候对方行会的【无极荣耀】死硬份子曾对我进行抵抗,并且在战斗中她们还使用了一枚魔晶蒸汽导弹。当初我发放发射器的【无极荣耀】时候都是【无极荣耀】按人头发的【无极荣耀】,人数低于一千的【无极荣耀】行会都是【无极荣耀】没有发射器的【无极荣耀】。那么我想问问各位,白狐盟的【无极荣耀】发射器是【无极荣耀】从哪来的【无极荣耀】?那些由我们行会送给各位,本该用于抵抗俄罗斯入侵者的【无极荣耀】导弹为什么会轰在我自己身上?谁能告诉我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无极荣耀】事情,下面的【无极荣耀】行会先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爆发了一阵密集的【无极荣耀】议论声,紧接着一些大行会就先安静了下来。他们已经想到了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而且也理解这种情况发生的【无极荣耀】原因。其实越是【无极荣耀】大型行会越不容易发生这种事情,不是【无极荣耀】说大型行会制度有多正规,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大型行会的【无极荣耀】管理层人太多了。如果你要把导弹拿去送给自己的【无极荣耀】关系户,别人就也要送,可一两枚导弹的【无极荣耀】流出到还说的【无极荣耀】过去,这么大批量的【无极荣耀】流出,哪个行会也不敢,所以大型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反而不敢把导弹送人了。但是【无极荣耀】小行会不一样,那些小行会的【无极荣耀】领导层人少”而且等级差距大,一把手和二把手可能地位会差很多,所以他们之中的【无极荣耀】强势领导者有可能中饱私囊”而大型行会却不敢。

  等下面那些行会的【无极荣耀】人都讨论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我又继续说道:“我也是【无极荣耀】中*国人,也知道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那点小毛病。礼尚往来、人情交易,这是【无极荣耀】我们中*国人的【无极荣耀】传统。私人好恶超越法规制度,这种事情在我们国家并不算什么稀罕事,所以我能理解把导弹送人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不过,虽然我能理解你们的【无极荣耀】动机,却不代表我可以不在乎这些事情。魔晶蒸汽导弹是【无极荣耀】我无偿送给各位用来抵抗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可以说这些东西直接关系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利益,你们把导弹送人,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在拿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利益去赚自己的【无极荣耀】人情,这就是【无极荣耀】在伤害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利益,是【无极荣耀】从我们割肉去喂你们的【无极荣耀】熟人。所以,从情感上我能理解你们,但从利益上你们对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伤害行为不可饶恕。”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下面的【无极荣耀】行会再次爆发了一阵嘈杂之声,不过这次很快就安静了下去,因为我提前伸手制止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议论。

  “我知道有些行会可能不服气,也有些行会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错误。这些我都现在都可以不管。虽然你们的【无极荣耀】行为伤害了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利益,但为了我们这个国家,为了对抗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入侵,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可以不做追究。我不管你们送了多少条发射器出去,也不管你们送给谁了”我都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你们一会回去后把送出来的【无极荣耀】导弹都给我收回来,然后在之后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把它们全都给我发射中去,等战后你们再把打空的【无极荣耀】发射器还给我们就算完了。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就当它没发生,我不会调查谁送出了导弹,也不会追究谁的【无极荣耀】责任,这事全当没发生。不过,…”说到这里我突然加重语气说道:“我现在已经退了一步,但如果谁还敢跟我玩huā样,继续把导弹送给别人或者挪做他用,等战后对不上数的【无极荣耀】,我保证会撤查到底。情节严重的【无极荣耀】参照对白狐盟的【无极荣耀】处罚办法,进行强制行会解体,顽抗人员连续追杀,直至对方删号或被杀回新手村。这话我说到做到。”

  我这样的【无极荣耀】表态可以说已经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宽容了,毕竟我们确实受到了利益侵害,而且我们是【无极荣耀】打着民族大义的【无极荣耀】名号而放弃了追究责任的【无极荣耀】权利。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是【无极荣耀】有些人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何为满足的【无极荣耀】。别人给他好处那是【无极荣耀】天经地义”但别人占了他一毛钱的【无极荣耀】便宜那就是【无极荣耀】大逆不道。这不是【无极荣耀】玩笑,这个世界上真的【无极荣耀】有这种人,而且并不算太罕见,至少每座城市都能找出一大群来。

  现在这个会场中云集了全国大小数干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首脑人物,尽管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全部行会,但毕竟人数在这摆着,如此大的【无极荣耀】基数下我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必然存在这种专门占别人便宜却不让别人占他便宜的【无极荣耀】家伙”而且这种人肯定还不少。当然,尽管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心里可能都对我的【无极荣耀】话嗤之以鼻,但现场却没有哪个行会敢公然站出来反对说他们就是【无极荣耀】不买帐的【无极荣耀】。在场的【无极荣耀】毕竟都是【无极荣耀】各行会的【无极荣耀】首脑人物,像山南姐妹会那样流氓团伙性质的【无极荣耀】行会毕竟是【无极荣耀】少数,这些人就算心里再不服气,嘴上肯定是【无极荣耀】不敢直接说的【无极荣耀】。毕竟敢于单独跟我们冰霜玫瑰盟对着干的【无极荣耀】行会全世界范围内也找不出几个来,国内就更别提了。

  等到下面的【无极荣耀】各行会首脑们都把我的【无极荣耀】话消化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我又接着说道:“那么,发射器的【无极荣耀】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现在我想讨论下各位对山南姐妹会的【无极荣耀】看法如何?有什么好的【无极荣耀】处理办法没有?”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那些小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明显愣了一下,显然他们没想到我会问他们的【无极荣耀】意见。不过也不是【无极荣耀】所有行会的【无极荣耀】人都没有准备,至少热血盟和北方联盟还是【无极荣耀】有所准备的【无极荣耀】。几乎在我刚问完的【无极荣耀】时候烟雨就站了出来说道:“紫日会长”我觉得山南姐妹会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笑话,可能她们确实有抵抗外敌入侵的【无极荣耀】想法,但请恕我实话尖说。像山南姐妹会会员这样的【无极荣耀】素质”就算她们确实是【无极荣耀】一心想要保家卫国,但是【无极荣耀】有她们混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联盟中除了破坏联盟的【无极荣耀】团结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明显变化,多她们不多少她们更好。对于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我提议开除联盟,大家可以现场表决,同意的【无极荣耀】行会请举手。”

  在烟雨说完之后我立刻给了他一个心领袖会的【无极荣耀】眼神,然后便将目光转向了下面的【无极荣耀】其他行会并举手说道:“我们冰霜玫瑰盟赞成开除山南姐妹会。”

  “我们热血盟也赞成。”作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铁杆盟友,风尹飘渺自然不会甘落人后,要不是【无极荣耀】他们一直和我们行会走的【无极荣耀】太近不适合站出来提议,之前烟雨那段话就该由他来讲了。

  热血盟和北方联盟再加上我们冰霜玫瑰盟这三个行会的【无极荣耀】总人数就已经干掉了全国玩家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还多,现在我们三大行会首脑都举弄了,刻下的【无极荣耀】人同不同意其实都已经毫无意义了。为过面子上自然是【无极荣耀】要做一下的【无极荣耀】,所以下面的【无极荣耀】行会不管是【无极荣耀】真心还是【无极荣耀】假意,反正大家都把手举了起来。

  看着下面的【无极荣耀】行会都举了手我便开口说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我现在宣布决议通过,即刻起开除山南姐妹会的【无极荣耀】联盟成员资格。那么,联盟内部的【无极荣耀】纪律问题就暂时先说到这里了,接下来由军神给各位说一下下个阶段的【无极荣耀】战术安排。”

  将主*席台让给军神之后我便招呼了小龙女和辣椒一声,然后让她们带着还在天上飘着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全体成员一起向大会场后方的【无极荣耀】空地走了过去。看到头顶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人员一边下降一边往会场后方飘去,外面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老大们又是【无极荣耀】一阵骚动”只是【无极荣耀】我已经离开了现场,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想来应该也无非是【无极荣耀】些感叹山南姐妹会不知天高地厚之类的【无极荣耀】话吧。

  离开主会场之后小龙女就将山南姐妹会的【无极荣耀】全体人员下降到了离地一米多的【无极荣耀】高度,虽然离地不远,可还是【无极荣耀】飘在空中”依然无法移动。

  “各位骂够了没有啊?”,我看着那些气喘嘘嘘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成员问道。当然,她们喘气这么急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骂累了,而是【无极荣耀】被憋的【无极荣耀】。《零》中的【无极荣耀】自然环境除了奇幻的【无极荣耀】部分之外大部分沿用了现实总的【无极荣耀】环境,比如说高空缺氧这个设定。游戏里会飞的【无极荣耀】生物和玩家都是【无极荣耀】有对抗缺氧的【无极荣耀】办法的【无极荣耀】,而山南姐妹会的【无极荣耀】这帮小太妹们则是【无极荣耀】被小龙女给推到空中的【无极荣耀】,在毫无准备之下她们只能在空中靠自己的【无极荣耀】能力呼吸。虽然小龙女把她们放的【无极荣耀】高度还不至于到完全没有氧气的【无极荣耀】地步,但想要畅快的【无极荣耀】呼吸也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加上她们一开始还在忙着骂我,浪费了不少空气,等她们意识到呼吸困难时已经来不及了。

  连续喘了半天的【无极荣耀】气之后那些小太妹们终于是【无极荣耀】缓过了一口气来,其中比较彪悍的【无极荣耀】已经开始挣扎着想要骂我了,不过我却先一步指着那个想骂人的【无极荣耀】太妹说道:“警告你哦,千万别再骂我了,不然你会后悔的【无极荣耀】。”,“呸,老娘啊……,你想干什么?嗯……快停下,快停下,啊……”,在那小太妹的【无极荣耀】尖叫声中她的【无极荣耀】身体开始在空中逐渐旋转了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强大的【无极荣耀】离心力甚至将她那一头长发都给甩的【无极荣耀】跟身体成了一条直线笔直的【无极荣耀】指向她的【无极荣耀】头顶上方。

  “还有谁想要体验一下空中转体三百六十万度的【无极荣耀】感觉的【无极荣耀】?”

  “哼,老娘……”有了我之前的【无极荣耀】命令,这次辣椒毫不迟疑的【无极荣耀】将那个刚刚张嘴准备开骂的【无极荣耀】小太妹变成了个旋转的【无极荣耀】大陀螺。

  看着已经旋转的【无极荣耀】都快分不半楚哪是【无极荣耀】头哪是【无极荣耀】脚的【无极荣耀】两个小太妹,我又邪恶的【无极荣耀】对辣椒建议道:“不要老是【无极荣耀】一个方向转啊!可以考虑下在川Z三个轴上同时旋转吗。我想应该会更有意思一些吧?”,一“我试试*……”辣椒说着便开始动手,而空中那两位果然立刻改变了旋转姿态,不断在上下方向上旋转,另外两个方向也在旋转,那效果比游乐场里的【无极荣耀】大型设备可强多了。

  我正看的【无极荣耀】爽”忽然就见那俩旋转的【无极荣耀】人球突然向周围喷出了大片黄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往后退,不是【无极荣耀】我怕那东西有多大威力,而是【无极荣耀】太恶心了。

  像她们这样在三个轴方向上同时旋转,就算她们的【无极荣耀】前庭功能再好也肯定会吐的【无极荣耀】”而且因为离心力的【无极荣耀】问题,她们吐出来的【无极荣耀】东西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往地上掉,而是【无极荣耀】跟洗衣机的【无极荣耀】甩干桶一样全都给甩了出来”顿时附近区域全都弥漫起了一股刺鼻的【无极荣耀】酸涩味道,害的【无极荣耀】我不得不把面罩放了下来。

  本来看着两人在那打转周围的【无极荣耀】山南姐妹会成员表情就不大舒服了”这会被那酸味一冲,顿时又有几个人开始呕吐了起来。

  “拜托,注意下环境好不好?就算你们想吐好歹也忍一忍吗?难道你们是【无极荣耀】数鼻涕怪的【无极荣耀】吗?”,鼻涕怪是【无极荣耀】《零》中的【无极荣耀】一种比较常见的【无极荣耀】怪物,长的【无极荣耀】就像会直立行走的【无极荣耀】巨型鼻涕虫。那东西不但长的【无极荣耀】恶心,而且身上还有股怪味道,特别讨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喜欢乱喷体*内的【无极荣耀】鼻绿色液体攻击敌人,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恶心程度绝对能在各种怪物中排进前十。用这样的【无极荣耀】东西来形容她们自然是【无极荣耀】讽刺她们了。

  小太妹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嘴上不吃亏的【无极荣耀】个性,被我这么一讽刺立刻又有人想要开骂,结果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我被骂了,而是【无极荣耀】现场又多了几个旋转的【无极荣耀】人体陀螺。

  “还有人要骂吗?”,看着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些人,我邪笑着问道。等了半天见没人开口,我才继续说道:“哼,世界战力榜排名前一百的【无极荣耀】高手我都能把他们制的【无极荣耀】服服帖帖,还管不住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你们有什么好傲的【无极荣耀】?你们是【无极荣耀】比别人多个脑袋还是【无极荣耀】多条尾巴?我堂堂冰霜玫瑰盟会长、世界战力榜第一、联盟最高统帅,说摹疚藜僖裤们两句都不能说了?你们当自己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天王老子还是【无极荣耀】王母娘娘?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是【无极荣耀】王母娘娘也没用,玉皇大帝见了我也得客客气气的【无极荣耀】,你们居然还敢跟我耍狠?跟我比狠?老子一个人在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包围圈里砍翻了好几千人成功突围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们还在混新手村呢!”

  “嘁,不就是【无极荣耀】级别高装备好吗?装什么高人啊?”一名稍微有点脑子的【无极荣耀】太妹说道。她知道骂我会被变成人体陀螺,但她又不想被我这样占口舌上的【无极荣耀】便宜,所以只能这样说了,毕竟这不算是【无极荣耀】骂人,就算我要折腾她也找不到借口。

  “级别高装备好?”,我笑着看向那个小太妹道:“我级别高是【无极荣耀】找代练帮我升上来的【无极荣耀】吗?我装备好是【无极荣耀】你送我的【无极荣耀】?级别高是【无极荣耀】我付出的【无极荣耀】时间多,装备好是【无极荣耀】我实力强运气好。再说了,明知道我级别高装备好,你们还敢跟我顶,脑袋进水了吗?我知道你们在现实中恐怕就是【无极荣耀】一群小太妹。在家不尊重父母,在学校不尊重师长、同学,在社会上不尊重别人,甚至对你们自己你们也丝毫不尊重。但这里是【无极荣耀】《零》的【无极荣耀】世界,这里没有你们平时叫嚣着想要废除的【无极荣耀】那些规矩和法律,这里也没有教导你们的【无极荣耀】师长、父母。这里弱肉强食,这里胜者为王。你们在我面前都是【无极荣耀】弱者,不,弱者只是【无极荣耀】比我弱而已,你们连弱者都算不上。你们就是【无极荣耀】一群废物、渣子、消化完的【无极荣耀】排泄物*……”

  “你……”那些小太妹一听我这么说她们立刻群情激愤的【无极荣耀】想要骂我,但是【无极荣耀】一想到后果,这帮——却又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压偻了骂人的【无极荣耀】冲动。不过还是【无极荣耀】有不服输的【无极荣耀】叫嚣着:“有种放开老娘,我们开公平决斗场单挑*……”

  “哈?开公平决斗场单挑?我没听错吧?我可是【无极荣耀】拿过自我挑战模式三c级评分的【无极荣耀】哦,你们中有人拿过B以上评分的【无极荣耀】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