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战国遗迹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战国遗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来按说这种由小分队完成的【无极荣耀】任务都是【无极荣耀】不会引起我的【无极荣耀】注意的【无极荣耀】,我之所以这次会这么好奇,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听到了那名法师和那个叫大熊的【无极荣耀】壮汉聊天的【无极荣耀】内容。本来在追查他们这支小队之前,我一直都以为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是【无极荣耀】为停留在正面战场的【无极荣耀】俄罗斯主力军团做策应或掩护用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后来听他们聊天的【无极荣耀】内容,原来事实和我们的【无极荣耀】猜想刚好相反。这两支只分队不但不是【无极荣耀】用来策应主力军团的【无极荣耀】,相反那支集合了全俄罗斯主要行会的【无极荣耀】超级入侵军团居然是【无极荣耀】在为他们打掩护。如此奇怪的【无极荣耀】启动,我又怎么能不好奇呢?

  怀着对这帮人任务目标的【无极荣耀】好奇,我轻巧的【无极荣耀】降落在了洞口附近。确认地洞里的【无极荣耀】人都已经下去有段距离了之后我才翻身跳了下去。

  外面那个带有复杂机关的【无极荣耀】大门虽然是【无极荣耀】以三十度角倾斜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不过它的【无极荣耀】下面却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倾斜的【无极荣耀】通道或者台阶什么的【无极荣耀】。这个大门下面就是【无极荣耀】条垂直向下的【无极荣耀】通道,而且深度大的【无极荣耀】惊人。之前的【无极荣耀】那支第二梯队全都是【无极荣耀】用绳子进行缆降下到下面去的【无极荣耀】,而且为了怕第一梯队的【无极荣耀】人醒过来发现他们已经进入地穴,这些家伙甚至连绳子都没留在上面,而是【无极荣耀】在所有人都降下去之后就让几个会飞的【无极荣耀】玩家把绳子这头也一起扔了下去。反正他们想要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完全可以让会飞的【无极荣耀】玩家先把绳子带上来,不用担心出不来。

  相比之那帮俄罗斯人,我想下去就轻松多了。直接站到通道口然后向前迈出一步,张开翅膀缓慢的【无极荣耀】飘落洞顶就行了。

  下到井底之后我首先观察了下对方有没有在这边留人,不过用反隐形扫了一遍一个守卫也没发现,到是【无极荣耀】在井底的【无极荣耀】四周发现了很多烂木头。从这些木头上残存的【无极荣耀】痕迹来看,我们刚刚跳下来的【无极荣耀】这口垂直深井原本是【无极荣耀】有类似脚手架一类的【无极荣耀】斜坡通道可以上去的【无极荣耀】,只不过这些木结构的【无极荣耀】东西实在是【无极荣耀】经不起时间的【无极荣耀】摧残,如今都已经是【无极荣耀】一堆烂木头了。

  在这个地洞的【无极荣耀】底部有个唯一的【无极荣耀】入口,不过和上面不一样,这里的【无极荣耀】这个通道口并没有那么大,但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家里的【无极荣耀】大门那么小。这个入口高度大约在十米左右,宽度也有至少八米以上,而且还有道已经快烂光的【无极荣耀】木门挂在那个入口上,不过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的【无极荣耀】几小片还挂在门框上了,相反地上倒是【无极荣耀】躺着不少碎片。

  穿过那道烂门之后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和外面明显的【无极荣耀】人工建筑不同,这里面的【无极荣耀】通道虽然也明显经过休整,但其原始的【无极荣耀】自然风格却并没有多少改变。我估计后面的【无极荣耀】通道应该不是【无极荣耀】人工开挖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后来的【无极荣耀】建筑者在这些天然通道的【无极荣耀】基础上修整出来的【无极荣耀】。去掉了一些影响通行安全的【无极荣耀】突出部分,并把地面大致填平之后就是【无极荣耀】我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个样子了。

  顺着这条对人类来说相当高大的【无极荣耀】通道一直向前,走不多远就出现了一个比之前那个井底还要大的【无极荣耀】洞窟,不过这个洞窟的【无极荣耀】造型却让我彻底傻眼了。

  眼前的【无极荣耀】洞窟相当之大,面积已经不下于一座室内足球场了。在这个洞窟的【无极荣耀】中央有个垂直向下的【无极荣耀】大洞,其面积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洞窟的【无极荣耀】地面,只是【无极荣耀】沿着洞壁留下了一圈通道。不过这圈通道也不是【无极荣耀】平整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高的【无极荣耀】高低的【无极荣耀】低,甚至于宽度也不规则,最宽的【无极荣耀】一处从洞壁到地洞的【无极荣耀】边缘差不多有四米以上,而最窄的【无极荣耀】地方竟然还有完全没法站人的【无极荣耀】区域。

  本来要光是【无极荣耀】在这里发现个地洞我到不怎么惊讶,反正就是【无极荣耀】往下跳呗,又不费多大事。可问题是【无极荣耀】,除了这个向下的【无极荣耀】洞,在这个洞窟的【无极荣耀】正上方竟然还有一个洞。不过和下面那个漆黑有如地狱之门一般的【无极荣耀】洞口不同,头顶这个洞居然被一层散发着淡淡蓝光的【无极荣耀】光膜所覆盖着,通过光膜可以勉强看到后面也是【无极荣耀】条通道,但几米之外就啥也看不清了。不过,现在有个很不好的【无极荣耀】情况,那就是【无极荣耀】头顶的【无极荣耀】光膜就好象个吸尘器一样在拼命的【无极荣耀】往上抽气,从下面的【无极荣耀】地洞中时不时的【无极荣耀】高速飞上去的【无极荣耀】碎石就能说明这个通道内的【无极荣耀】气流非常恐怖,只要被其沾到一点,铁定就会瞬间把人抽到上面那个洞里。

  不过,说来也怪。虽然看起来那一上一下的【无极荣耀】两个洞正在疯狂的【无极荣耀】进行着气体对流,但我站的【无极荣耀】这条横向通道却是【无极荣耀】一点气流也没有。本来按照气压原理,我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既然连接着外部空间,而顶上那个大洞又在疯狂吸气,我这边应该也是【无极荣耀】狂风呼啸才对,可奇怪就奇怪在这边居然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风也没有。

  尽管没有搞清楚为啥横向通道会没有风,但我更想知道前面那帮家伙是【无极荣耀】如何穿过那条风道的【无极荣耀】。刚刚我在到达这边洞口的【无极荣耀】时候刚好看到第二梯队的【无极荣耀】最后一个人爬进了我对面那条通道,而我却被堵在了这边。

  事实上这个洞窟一共有四条通道,除了我进来这条之外,还有两条就是【无极荣耀】头顶上那个疯狂吸气的【无极荣耀】通道和地上那个地狱入口一般的【无极荣耀】大洞。此外,除了这三条通道之外,和我过来的【无极荣耀】这条通道对应的【无极荣耀】,在整个洞窟的【无极荣耀】对面还有一条通道。走在前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第二梯队就是【无极荣耀】进了对面的【无极荣耀】通道,可要过去就得穿过中间那两个跟吸尘器的【无极荣耀】吸管一样的【无极荣耀】对流区。虽然可以沿着洞壁绕开中间的【无极荣耀】那两个洞,但头顶上那个洞既然连下面地洞里的【无极荣耀】石头都能吸上来,可见其风速有多大。如此之强的【无极荣耀】气流,别说要贴着地洞绕过去了,就算靠的【无极荣耀】稍微近点都会被拉过去。要不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我站的【无极荣耀】这条通道没有气流,估计我在进入外面的【无极荣耀】地洞时就会像被吸入吸尘器的【无极荣耀】蟑螂一样被一路抽进头顶那个洞里去了。

  站在这边研究了半天我也没搞清楚对方到底怎么过去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也知道不能老这么站着,所以最后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冒险试一下。反正就算被吸入上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洞里也未必就会死,不试试的【无极荣耀】话想再多也没用。

  下定决心之后我便小心的【无极荣耀】往那个洞窟中走了过去。之前我其实是【无极荣耀】一直站在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口,并没有走过去。不过,就在我刚迈出两步之后,一股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狂暴气流便瞬间将我吹离了地面。我眼疾手快的【无极荣耀】翻手便将龙筋索射入了岩壁之中,然后借助索线收放机的【无极荣耀】绞盘收缩才把自己重新拉回了地面。

  现在我总算知道刚才为啥站在横向通道里没有风了,搞了半天是【无极荣耀】因为那通道口有道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屏障把风挡在了外面,我刚刚因为没看到那层屏障,所以一直就站在屏障的【无极荣耀】分界处,因此后来向前走了两步便进入了风暴区,结果一下就被吹离了地面。

  越过那道屏障我才发现,这边的【无极荣耀】洞窟中不但狂风呼啸飞沙走石,竟然连噪音也大的【无极荣耀】就像是【无极荣耀】站在了起飞的【无极荣耀】航天飞机旁边一样,旁边的【无极荣耀】风管中那恐怖的【无极荣耀】气流摩擦岩壁发出的【无极荣耀】呼啸声简直能比的【无极荣耀】上魔音穿脑。

  虽然环境极端恶劣,不过我还是【无极荣耀】得过去。好在龙筋索已经证实了它有能力将我固定在地面上。使用龙筋索当保险绳,我又将永恒变成了两柄匕首,然后就这么手脚并用的【无极荣耀】贴着墙壁爬过了洞穴墙壁一直绕到了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洞口。

  就和我进来的【无极荣耀】那条通道一样,这边的【无极荣耀】洞口也有一道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屏障,穿过屏障之后狂暴的【无极荣耀】气流和那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噪音便瞬间消失的【无极荣耀】无影无踪。

  风管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通道比起来有两个显著特征。第一是【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比那边还要原始,不但墙壁和洞顶上都悬挂着大量突出的【无极荣耀】锋利岩石,连地面也是【无极荣耀】高高低低一点也不屏障。如果说摹疚藜僖壳边的【无极荣耀】通道还做过些简单处理,这边的【无极荣耀】就干脆是【无极荣耀】自然形成的【无极荣耀】裂缝了。

  因为之前在风管耽误了太多时间,所以这段路我也不敢慢慢晃了,生怕前面出现岔道不好追,所以我干脆启动了狼人形态,然后开始在岩石之间跳跃前进。狼人形态的【无极荣耀】身体结构更适合奔跑跳跃,而且手臂也会变长一些,在这种复杂地形中时不时的【无极荣耀】还可以手脚并用的【无极荣耀】攀爬,比单纯用脚走可是【无极荣耀】快多了。

  因为速度比较快,我向前跑了不多远就追上了前面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地形的【无极荣耀】阻碍作用对大家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我跑不快他们也一样快不起来。而且,和我比起来他们的【无极荣耀】情况显然要更加糟糕。毕竟我就一个人,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属性超高擅长近战的【无极荣耀】人员,他们的【无极荣耀】队伍里除了战士还有成群的【无极荣耀】法师和辅助职业人员,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属性点都加到法力上面去了,体内肯定是【无极荣耀】没法和战士比的【无极荣耀】,速度自然也快不起来。况且即使是【无极荣耀】他们队伍里的【无极荣耀】战士,在运动能力方面也是【无极荣耀】没法和我比的【无极荣耀】。

  既然已经追上了这些家伙,我便也干脆放慢了速度小心的【无极荣耀】跟在了他们后面,不过我并没有取消狼人形态,因为这样行动比较方便。

  这种地形复杂的【无极荣耀】通达大约向前延伸了足有三四公里,然后便开始出现明显的【无极荣耀】倾斜,而且随着队伍向前推进,倾斜度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大,最后居然变成了七十多度的【无极荣耀】斜坡,与其说是【无极荣耀】斜坡,其实我觉得叫它悬崖更合适些,只不过这个悬崖上的【无极荣耀】踏脚之处比较多,稍微注意点就可以顺着那些突出的【无极荣耀】岩石一直向下走。

  对我来说这种岩壁是【无极荣耀】非常好走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队伍毕竟有近二百人,况且其中还有不擅长体能的【无极荣耀】法师类职业,结果当坡度增大到七十多度后才向下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听啊的【无极荣耀】一声,然后就见一个人从岩石上滚了下去。他这一滚不要紧,在他下面的【无极荣耀】人可就倒霉了。这斜坡说它陡,可它毕竟只有七十度,不会像那种九十度的【无极荣耀】斜坡让人一脱离崖壁就一路摔到底。在这里,失足的【无极荣耀】人会顺着崖壁一路向下滚,然后因为求生本能,这些向下滚的【无极荣耀】人会试图抓住一切他能摸的【无极荣耀】到的【无极荣耀】东西,而相比之那些突出的【无极荣耀】岩石,最好抓的【无极荣耀】无疑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同伴们。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失足立刻将下面的【无极荣耀】一大排人都给拉了下去,然后一个拉一个,光这一次就一口气带了十多个人下去。

  “所有人都给我小心点。”看着掉下去的【无极荣耀】那些人消失在黑暗中,队伍中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无极荣耀】家伙生气的【无极荣耀】叫喊道。

  其实像他这样发火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这个山洞位于地下,根本没有任何光源,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依靠着法师的【无极荣耀】照明术和火把在提供光亮。队伍里会大型照明术的【无极荣耀】人显然是【无极荣耀】在之前的【无极荣耀】怪物袭击中全部殉难了,剩下的【无极荣耀】法师只会个人版照明术,而这种照明术不但维持时间短,而且只能照亮身边不大的【无极荣耀】一小片区域。在这山壁上为了找路,众人又不能挤成一团借光,所以没办法借助照明术看路的【无极荣耀】人就得用火把。这山壁本来倾斜度就大,又加上位于地下深处,岩石非常潮湿,表面不是【无极荣耀】锋利的【无极荣耀】无法抓扶就是【无极荣耀】滑的【无极荣耀】站不住人,还有些岩石看起来很平整,可一站上去就会碎。如此复杂的【无极荣耀】地形手脚并用都觉得不够用,这帮人还得一只是【无极荣耀】举个火把,到现在才出了一次事故已经算是【无极荣耀】这帮人素质高了,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玩家爬这段路估计走不出五百米就得损失一半人。

  当然,对我来说他们摔死的【无极荣耀】人多点才好,只要别死光了,留一两个给我带路就行了。至于我自己,这种路我大概想摔下去都难。毕竟我用绝对的【无极荣耀】黑暗视力,不需要空一只手出来抓火把,而且我的【无极荣耀】狼人形态手脚上都有锋利的【无极荣耀】钩爪,在这种岩石峭壁上我基本就跟走大路一样,只要不出现整块山体脱落的【无极荣耀】情况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掉下去的【无极荣耀】。再说了,就算掉下去也没事,反正咱还有翅膀,大不了飞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了。这里的【无极荣耀】洞穴非常宽大,就算幸运他们那样的【无极荣耀】体型都可以勉强飞的【无极荣耀】起来,何况我还不到幸运脑袋大呢。

  顺着这种七十多度的【无极荣耀】斜坡路段一直向下推进足有两三公里之后,之前队伍里让大家小心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终于发布了休整命令。不是【无极荣耀】他体恤下属,而是【无极荣耀】不停不行了。

  就在刚才,再次发生了玩家坠落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和之前失手不一样,这次不是【无极荣耀】因为玩家自己失足,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突然被系统强制踢下线了。玩家被强制踢出,可是【无极荣耀】他在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身体并没有消失,没人控制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像是【无极荣耀】突然晕倒一样完全失去了控制顺着山体便滚了下去,好在这人站的【无极荣耀】位置比较靠前,没砸到下面的【无极荣耀】人。

  按照之前从法师和大熊那边听来的【无极荣耀】信息,这支第二梯队应该是【无极荣耀】个第一梯队先后出发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在在线时间上应该和第一梯队是【无极荣耀】不相上下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第一梯队只是【无极荣耀】在赶路而已,他们中途还因为库克引过去的【无极荣耀】怪物发生了一场相当惨烈的【无极荣耀】战斗。要知道战斗中疲劳度的【无极荣耀】累积可是【无极荣耀】比平时快多了。现在连相对运动量更小的【无极荣耀】第一梯队都休息了,他们这队发生过战斗的【无极荣耀】队伍有人被强制踢下线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说是【无极荣耀】停下来修整,可是【无极荣耀】在这倾斜的【无极荣耀】斜坡上想休整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这帮玩家和npc确实都是【无极荣耀】精锐不错,可再精锐他们也不能变成蝙蝠啊。想要一边睡觉一边挂在近乎垂直的【无极荣耀】岩壁上,那可不是【无极荣耀】人类能做到的【无极荣耀】事情,至少普通人做不到。

  不过,虽然无法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在悬崖上睡觉,但人的【无极荣耀】特长就是【无极荣耀】有脑子懂得如何使用工具。在队伍里的【无极荣耀】几个专门人员的【无极荣耀】辅助下,很快他们就在岩石上打了跟多钢钉,然后把睡袋全都挂在了钉子上。尽管这样睡起来很不爽,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条件就这样,不爽也没办法。

  带头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交代了一下轮流警戒任务后便也开始抓紧时间休息,而我看他们都停下了又不能在这等他们睡醒,便决定越过他们先去下面看看情况。之前不想超越他们是【无极荣耀】因为想让他们在前面给我踩地雷,可是【无极荣耀】现在实在是【无极荣耀】不想等他们睡觉,所以只好先一步下去了。

  没有他们在前面挡着,我一个人速度可就快多了。像这条向下的【无极荣耀】通道,我根本不需要慢慢往下爬,直接张开翅膀跳下去就行了,顺着地穴的【无极荣耀】倾斜度向下滑翔,连翅膀都没扇一下就安稳的【无极荣耀】落到了地面上。

  之前在上面看不到洞底,等我落地才发现那条斜坡还真是【无极荣耀】够长的【无极荣耀】。上面的【无极荣耀】那支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第二梯队其实到现在才下到了斜坡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处,下面还有两倍的【无极荣耀】长度。按照他们那个速度,没个把小时根本别指望到底。当然我滑翔降落可就快多了,从上到下总共也没用到五分钟。

  这条斜坡的【无极荣耀】底部和上面在地形结构上基本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乱石和各种长的【无极荣耀】奇形怪状的【无极荣耀】石笋石柱。既然这边没人,我连隐藏身形也省了,直接张开翅膀开始顺着通道往前飞。通道里虽然障碍物很多,但那都是【无极荣耀】对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人来说,飞在空中可没那么多麻烦事。

  沿着通道一直向前飞了足有七八公里,这条超长的【无极荣耀】通道总算是【无极荣耀】到头了。不过让我郁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居然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

  那条宽阔的【无极荣耀】通道在这里连接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地穴,其容易比之前有风管的【无极荣耀】那个地穴还要大上三倍不止。但是【无极荣耀】在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地穴中却密布着数十条分散向不同方向的【无极荣耀】通道。那些通道是【无极荣耀】大的【无极荣耀】大小的【无极荣耀】小,有的【无极荣耀】小到只能让一个人勉强爬进去,有的【无极荣耀】大到幸运和米拉都能用本体形态牵着手走过去。

  “靠,之前那么长的【无极荣耀】路都没岔道,我才刚超过那些家伙就遇到这么多条岔道,成心坑我是【无极荣耀】怎么着?”看到这么多岔道我都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不过抱怨归抱怨,路还是【无极荣耀】得走啊。

  为了确定到底哪条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岔道,我打算先在这个洞穴里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之类的【无极荣耀】。不管怎么说这里毕竟是【无极荣耀】天然溶洞,而既然有人在这里藏了什么东西,那么这个地方肯定有人走过,而只要有人走过,那就必然会留下一些线索。关键就得看这些线索是【无极荣耀】否足够明显到能被发现了。

  我小心的【无极荣耀】在洞穴中一寸一寸的【无极荣耀】搜索,忽然我注意到墙壁上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有些不太一样。与周围刀锋一般的【无极荣耀】岩石比起来这块岩石明显非常圆润,好象鹅卵石一样。我正打算走过去仔细观察一下,忽然就听到脚下传来咔嚓一声响。我连忙退了回去,低头一看才发现地面上有一只碎裂的【无极荣耀】人类头骨。

  “亡灵吗?”看到这头骨,我的【无极荣耀】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迅速从身上拿出一把水晶粉,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天上一洒,跟着念道:“沉睡于此的【无极荣耀】亡者,听从我的【无极荣耀】召唤。重燃那灵魂之火,离开那冰冷的【无极荣耀】大地,抖落你们身上的【无极荣耀】泥土,回归这温暖的【无极荣耀】世界吧。”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最后一句咒语完结,空中的【无极荣耀】水晶粉突然发出了一片蓝色的【无极荣耀】光芒,直到数秒之后周围才再一次归于黑暗之中。不过,就在周围再次变的【无极荣耀】一片漆黑之后几秒钟,原本静的【无极荣耀】落针可闻的【无极荣耀】地穴中突然传来了啪嗒一声石块滚动的【无极荣耀】声音。跟着四周的【无极荣耀】地面就仿佛突然苏醒了一般,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石块滚动的【无极荣耀】声音,还有一些大块的【无极荣耀】岩石也在晃动着想要移动起来。

  突然,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就在我身边不到半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一块电视机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岩石突然飞了起来,一只灰色的【无极荣耀】骨手突然出现在了那岩石原本停驻的【无极荣耀】地方。骨手在伸出地面后先是【无极荣耀】缓慢的【无极荣耀】左右转动了一下,然后就见手臂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无极荣耀】裂纹,然后整个地面都向上掀了起来,一只全身破破烂烂的【无极荣耀】骷髅从地面下猛然坐了起来。

  随着那只骷髅从地面下坐起来,周围的【无极荣耀】岩石后面、石块底下,甚至墙壁上都有大量的【无极荣耀】骷髅从中钻了出来。原本空无一物的【无极荣耀】洞穴瞬间就变成了骷髅的【无极荣耀】海洋。我原本只打算唤醒一两只骷髅问下路来着,没想到这一下居然爬起来好几千骷髅,这数量未免也太夸张了点。

  当那些骷髅从地面下爬出来后,他们立刻抬起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头颅并用眼眶内跳动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观察起了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直到他们发现了我的【无极荣耀】存在,然后所有骷髅的【无极荣耀】注意力便全部集中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不过,就在他们脑袋内那蓝色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开始逐渐变红,即将进入狂暴模式之时,我身上却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燃起了熊熊的【无极荣耀】地狱之火,而在我身上的【无极荣耀】火焰燃起的【无极荣耀】瞬间,所有骷髅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就全部由红色变成了蓝色,最后更是【无极荣耀】全都变成了白色。

  骷髅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一个经验丰富的【无极荣耀】骗子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无极荣耀】对别人说出连自己都要信以为真的【无极荣耀】谎言,但不管再厉害的【无极荣耀】骗子也无法伪装它的【无极荣耀】灵魂,因为灵魂代表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思想,除非你自己都没想到,否则想要让灵魂表现出虚假的【无极荣耀】反应那是【无极荣耀】根本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当然,一般生物的【无极荣耀】灵魂是【无极荣耀】看不见的【无极荣耀】,所以即使无法伪装也无所谓,但是【无极荣耀】骷髅不同。因为身上缺乏足够的【无极荣耀】生物组织,位于起到保护作用的【无极荣耀】头骨上还有好几个大洞,所以骷髅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其实是【无极荣耀】半露在外面的【无极荣耀】。这就决定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反应可以被别人直观的【无极荣耀】看出来。

  当一个灵魂处于沉静或者迷茫中时,他的【无极荣耀】灵魂会发出蓝色或者紫色的【无极荣耀】光芒,而对于亡灵,这种状态将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主要状态。红色代表激情,对亡灵也一样。当骷髅们看到他们感兴趣的【无极荣耀】东西——比如说生灵,活着的【无极荣耀】生命。当他们看到这些生灵后,他们就会显得很激动,然后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就会由蓝色变成红色,而激动的【无极荣耀】程度将决定红色的【无极荣耀】艳丽程度。不过,现在亡灵们现实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既不是【无极荣耀】红色也不是【无极荣耀】蓝色,而是【无极荣耀】白色。

  说实话一般人是【无极荣耀】很难有机会见到白色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的【无极荣耀】。当然,如果你看到脱离骷髅或者别的【无极荣耀】什么亡灵体而溢出体外的【无极荣耀】游离灵魂体,它们的【无极荣耀】颜色一般都是【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还在亡灵生物体内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却是【无极荣耀】很少有白色的【无极荣耀】,因为白色对亡灵来说只代表一种情况——接驳状态。

  所谓接驳状态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完全敞开的【无极荣耀】不设防状态,代表完全的【无极荣耀】打开灵魂。此时灵魂如果受到打击,将承受百倍以上的【无极荣耀】伤害,而且别的【无极荣耀】灵魂在这个时候接触打开的【无极荣耀】灵魂就可以读取其记忆或者对其下命令之类的【无极荣耀】。当然,你要是【无极荣耀】不觉得恶心,吞噬掉那些灵魂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反正打开状态的【无极荣耀】灵魂就像是【无极荣耀】已经洗白白并做好为你奉献一切的【无极荣耀】美女一样,接下来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绝对***时间,想做什么那都是【无极荣耀】你一个想法的【无极荣耀】事情。

  当然,正因为接驳状态的【无极荣耀】灵魂是【无极荣耀】如此的【无极荣耀】脆弱和不设防,所以一般亡灵生物是【无极荣耀】很少会这么做的【无极荣耀】。这就跟你突然对一个人说摹疚藜僖裤将沉浮于他,并愿意为他做任务事情,包括献出生命一样。这种行为不能说不可能发生,但要发生这种情况绝对需要相当苛刻的【无极荣耀】条件才行,毕竟没有谁会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突然就想对某个人奉献一切,这是【无极荣耀】很不正常的【无极荣耀】行为。

  亡灵虽然没有生灵脑袋灵活,但人家好歹也有基本判断力,对别的【无极荣耀】灵魂敞开自己的【无极荣耀】灵魂这种事情亡灵绝对不会轻易去做。那么为什么在场的【无极荣耀】这些骷髅会对我打开灵魂进入接驳状态呢?答案就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魔王。

  诶……貌似就是【无极荣耀】如此。

  众所周知,我的【无极荣耀】邪恶属性因为无法下降,所以从很早以前开始就一直在往上升,加上后来的【无极荣耀】某些意外事故,导致我的【无极荣耀】邪恶值摹疚藜僖靠前已经变成数字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了。不过嗫……虽然邪恶值这东西很容易吓坏普通npc,但对亡灵和恶魔之类的【无极荣耀】生物来说邪恶值其实应该当做亲和度来看,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邪恶值越高,亡灵和恶魔们就越喜欢你,而我目前的【无极荣耀】邪恶值……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无极荣耀】亡灵界的【无极荣耀】大众偶像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了。

  以上就是【无极荣耀】那些骷髅在发现我后为什么灵魂会突然变红,然后又瞬间转白的【无极荣耀】原因。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突然变红是【无极荣耀】因为发现了我是【无极荣耀】生灵,所以本能驱使他们想要袭击我,可是【无极荣耀】随后他们又突然发现了我那天文数字一般的【无极荣耀】邪恶值,然后这帮家伙就瞬间拜倒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邪恶威压之下。话说回来,咱虽然没什么王八之气,可关键时刻还是【无极荣耀】能魔躯一阵吓倒一片的【无极荣耀】吗。

  “你们好,从长眠中苏醒的【无极荣耀】亡者们。”我找了块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石头站在上面对下面的【无极荣耀】成千骷髅说道。

  所有骷髅在我说完之后立刻集体跪倒在地向我行了一个匍匐在地的【无极荣耀】大礼并发出了感谢之类的【无极荣耀】灵魂波动,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动作却看的【无极荣耀】我一阵皱眉。

  一般来说亡灵多少是【无极荣耀】会保留一些生前的【无极荣耀】习惯的【无极荣耀】,虽然生前的【无极荣耀】记忆会比较混乱,但习惯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不那么容易忘掉的【无极荣耀】。比如说对上位者的【无极荣耀】礼节,这种东西就很难忘掉。假如说一个现代人如果变成了骷髅,那么我刚才向他们问好,这种骷髅就算不记得自己是【无极荣耀】谁,也肯定会想要和我握手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些骷髅却是【无极荣耀】集体来了个五体投地的【无极荣耀】大礼,而问题是【无极荣耀】貌似这种礼节别说在现代,就算是【无极荣耀】封建时代用的【无极荣耀】也不多啊。即使是【无极荣耀】老百姓见到皇帝,也无非是【无极荣耀】双膝跪地并面朝地面而已,很少有这种连胸口都必须贴到地面上的【无极荣耀】超级大礼啊。

  “现在注意,我唤醒你们是【无极荣耀】想让你们帮我个忙,回答一些问题。”等我说完下面的【无极荣耀】骷髅们立刻又传来了一阵赞同或者保证一定知道什么说什么的【无极荣耀】意思。我等他们表达完才接着说道:“现在第一个问题,你们有谁知道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同一时间段死在这里的【无极荣耀】?”

  由于生前的【无极荣耀】记忆比较乱,就算这里的【无极荣耀】亡灵都是【无极荣耀】一同死亡的【无极荣耀】,他们中能记住这个瞬间的【无极荣耀】也绝对不多。果然,最后只有两个亡灵回答道:“我知道。我们是【无极荣耀】吃了毒药同时被毒死在这里的【无极荣耀】。”

  “很好。下个问题。你们是【无极荣耀】哪国人?”

  其实我想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什么时代的【无极荣耀】人,不过这个问题直接问出来其实很蠢。作为一个现代人,什么战国、春秋、唐、宋、元、明、清的【无极荣耀】你当然能分的【无极荣耀】清楚,可是【无极荣耀】对方如果本身是【无极荣耀】那个朝代的【无极荣耀】人,他有办法给自己定朝代吗?就好象万一哪天你被复活了,发现自己出现在一艘宇宙战舰中,然后里面的【无极荣耀】人说他们是【无极荣耀】大宇宙联邦的【无极荣耀】军队,问你是【无极荣耀】哪个朝代的【无极荣耀】,你怎么回答?说自己是【无极荣耀】现代人?跟人家一比你就是【无极荣耀】原始人,说自己是【无极荣耀】现代人肯定不对。当然你也能说自己是【无极荣耀】共和国时代的【无极荣耀】人,但是【无极荣耀】万一人家问你是【无极荣耀】哪个共和国怎么办?然后人家给你一解释,你才知道人类都进入宇宙时代好十几万年了,此间人类曾发生过几百次世界性国家变更,你能知道你算第几共和国?就算你说自己是【无极荣耀】第一个共和国的【无极荣耀】人,按人家的【无极荣耀】年代表也未必就能正确表达你的【无极荣耀】意思,因为人家的【无极荣耀】历史资料可能本身就和我们知道的【无极荣耀】不一样,你说的【无极荣耀】第一代人家未必认为是【无极荣耀】第一代。

  所以,问一个古代人你是【无极荣耀】哪个朝代的【无极荣耀】,这个问题问了等于没问,还不如直接问他哪个国家的【无极荣耀】,起码根据历史资料能查到他是【无极荣耀】哪个朝代的【无极荣耀】。

  果然,下面很快有骷髅回答道:“我们是【无极荣耀】秦国人。”

  你看,这下问题不就清楚了吗?既然秦国都出来了,那大致的【无极荣耀】历史时期也就明确了。反正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来搞考古的【无极荣耀】,只要知道大概历史年代就行了。

  “下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被毒死在这里?”

  “因为……”

  使用这种一问一答的【无极荣耀】方式交流起来速度非常快,因为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都很有针对性,对方的【无极荣耀】回答也很简洁。从这些问答中我大致搞清楚了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

  这些骷髅其实都是【无极荣耀】秦国的【无极荣耀】民夫,他们是【无极荣耀】接受国王征召前来修筑七雄冢的【无极荣耀】。至于这个地洞,则完全是【无极荣耀】天然形成的【无极荣耀】,他们只不过挖了我们一开始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经过的【无极荣耀】那个垂直井并造了个大门而已。不过,在这后面的【无极荣耀】洞穴最深处,却藏着一座七雄冢。不过,虽然他们是【无极荣耀】修建七雄冢的【无极荣耀】,但当时的【无极荣耀】国君是【无极荣耀】不会告诉他们这些人七雄冢具体的【无极荣耀】用途的【无极荣耀】。他们知道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七雄冢的【无极荣耀】结构和大致位置,具体国君要建这玩意干吗他们是【无极荣耀】一无所知。不过他们到是【无极荣耀】猜到了自己被杀的【无极荣耀】原因,当然,无外呼就是【无极荣耀】杀人灭口,为防止这个七雄冢的【无极荣耀】位置泄露出去而使用的【无极荣耀】一种手段。反正那个时代这种事多了去了,比如修建陵墓什么的【无极荣耀】,一般最后都是【无极荣耀】把建筑工全部杀光陪葬,一来当人牲人殉用,二来可以保证墓穴的【无极荣耀】位置不被泄露出去。

  虽然没问到那个七雄冢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但这个问题其实知不知道都没关系,反正等我到那边自然也就知道了,而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无极荣耀】如何过去,以及那边有什么,这些个问题现在都得到了解决。

  最终我从那些骷髅中挑出了两个记得七雄冢详细情况的【无极荣耀】骷髅给我带路,然后就用驱散让其他骷髅又重新回到了沉睡状态。

  因为骷髅没有肌肉和内脏,所以俩骷髅加一起都不到一个人重。我轻松的【无极荣耀】一手一个将这两只骷髅提在手里并按照他们指的【无极荣耀】方向飞了过去。

  要不是【无极荣耀】有这俩骷髅指路,打死我也找不到正确的【无极荣耀】道路。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地方虽然有不下八十条通道,但那俩骷髅却在我问到哪条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通路时齐齐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全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

  “什么?全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啊,全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路不在这边的【无极荣耀】。”那俩骷髅看我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无极荣耀】样子还好心的【无极荣耀】解释道:“这边是【无极荣耀】用来迷惑盗墓者的【无极荣耀】。那些通道全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全部都设置有机关,走进去的【无极荣耀】人绝对是【无极荣耀】十死无生。而且,就算是【无极荣耀】能破解一切机关的【无极荣耀】神仙来了也没用,因为真正的【无极荣耀】七雄冢压根不在那边。”

  “那真正的【无极荣耀】七雄冢到底在哪?”

  “大人进来时有看到那垂直向下的【无极荣耀】竖井吗?”其中一个骷髅问道。

  我点头道:“当然。不就是【无极荣耀】大门下面那个吗?”

  “对,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另外一个骷髅回答道:“真正的【无极荣耀】七雄冢就在那下面。”

  “啥?那这么长一条通道我岂不是【无极荣耀】全都白跑啦?”

  其中一个骷髅纠正道:“事实上也不算白跑,因为如果大人没有找到我们,就算知道七雄冢在哪也没用。”

  “为什么?”

  “因为七雄冢虽然在那个竖井下面,但开启七雄冢的【无极荣耀】钥匙却是【无极荣耀】在前面那个风管之中。”

  “你是【无极荣耀】说上面那个有光膜覆盖的【无极荣耀】风管?”

  “不,那层光膜是【无极荣耀】方士们设置的【无极荣耀】分灵大阵。任何有灵魂的【无极荣耀】东西从中穿过都会被强行分解成灵体和实体两个部分,实体会被一个分解法阵分解成灰尘,灵魂则会被分散成无数灵魂碎片用来加固法阵。真正的【无极荣耀】钥匙在光膜下面那个风洞的【无极荣耀】底部。”

  “好吧,我明白了,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搞了半天原来跑错了方向,我现在只好带着俩骷髅往回飞,好在我有翅膀速度比较快,很快就到了那个风管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先将那俩骷髅一个个的【无极荣耀】带到进来时的【无极荣耀】那条通道中,然后我才问道:“钥匙就在这下面?”

  两个骷髅一***头。然后其中一个说道:“大人要注意,千万别被吹到上面那个光膜中去,否则神仙也难救。”

  “这个我自然是【无极荣耀】知道,只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风那么大,我怎么下去啊?”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一个骷髅回答道:“我们只负责挖出那个地洞,具体怎么下去我们可不知道。不过那里面的【无极荣耀】风其实就是【无极荣耀】钥匙放出来的【无极荣耀】。”

  “风是【无极荣耀】钥匙放出来的【无极荣耀】?”

  “没错。”其中一个骷髅道:“钥匙就是【无极荣耀】一枚绿色的【无极荣耀】风珠,我亲眼看见护国法师把风珠扔进了洞里,然后洞口就开始刮起狂风,当时可是【无极荣耀】吓了我一跳。”

  我点点头道:“那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自己想办法下去把那东西拿上来。”

  说是【无极荣耀】自己想办法其实只是【无极荣耀】不要这俩骷髅帮我想而已,并不是【无极荣耀】说我要一个人想,反正咱有一堆魔宠在。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三十个都不止了,起码顶的【无极荣耀】上十多个诸葛亮,想个解决办法出来还不是【无极荣耀】小意思?

  最终经过我和众魔宠的【无极荣耀】研究,果然让我们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这个方法其实说来也简单。在问恰疚藜僖垮楚风珠的【无极荣耀】大小之后,我们最终决定由飞鸟去取风珠。之所以让飞鸟去,主要是【无极荣耀】考虑到飞鸟的【无极荣耀】气动外形阻力较小。当他保持正面朝下的【无极荣耀】时候受到的【无极荣耀】风阻只有同体积其他魔宠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左右,虽然这样依然无法保证他不被吹飞,但至少比我们受的【无极荣耀】风力要小很多。

  在确定了人选之后,下一步就是【无极荣耀】由金刚出手了。金刚本身是【无极荣耀】机械生命体,力大无穷,而且由于变成了我的【无极荣耀】控灵,他还获得了可以随意变化身体大小的【无极荣耀】能力。最终我们让金刚变成合适大小,然后抓住飞鸟使其大头冲下,最后再由小龙女对其施加二十倍重力术。

  突然重了二十倍的【无极荣耀】金刚只要不进入风洞的【无极荣耀】正上方就不用担心被吹飞,而他的【无极荣耀】强大力量也保证了在这种极端重力下他依然能抓着飞鸟往前走。

  好不容易将飞鸟带到了风洞边缘,然后金刚开始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将飞鸟伸进了高速喷发的【无极荣耀】风管中,而此时飞鸟也立刻启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喷射***器拼命往下飞,这样就进一步加大他向下的【无极荣耀】力量,使其不至于被吹飞。

  当飞鸟在风洞中保持平衡后之后,金刚便逐渐试着松开了飞鸟,然后飞鸟就这么开着喷射***器逐渐移动到了风洞的【无极荣耀】正中心。不过,即使被加了二十倍重力术,又开着***器主动往下飞,再配合飞鸟的【无极荣耀】低风阻造型,飞鸟最终也只不过保持住了勉强悬停在风管中而已。想往下***那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寸步难行。

  不过,现在下不去,可不代表永远下不去。在飞鸟稳住身体后,早就准备多时的【无极荣耀】凌立刻对小龙女释放了一个魔能祝福,小龙女的【无极荣耀】魔力输出瞬间上升了三分之一,然后飞鸟身上的【无极荣耀】重力术一下就从二十倍重力变成了二十六倍还多。身体突然变重之后风力终于无法再拖起飞鸟,在飞鸟加强***器输出后他便立刻开始迅速的【无极荣耀】往风洞中沉了下去。

  大概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有人能顶着风冲到风洞底下,那个洞挖的【无极荣耀】并不深。飞鸟很快就接触到了那枚风珠,然后他用自己身前的【无极荣耀】那根刺枪轻轻碰了一下风珠。就仿佛被人突然关闭了一下,风珠在被碰到的【无极荣耀】瞬间立刻就停止了喷气,而飞鸟却因此遭了殃。由于没有风力托浮,被加了二十六倍重力术的【无极荣耀】外加自己开着***器的【无极荣耀】飞鸟立刻大头冲下猛然冲了出去。而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此时风珠就在他身前那根刺枪的【无极荣耀】枪尖上。结果只听啪的【无极荣耀】一声风珠被瞬间插了个对穿,然后飞鸟便一头撞在了洞底并一口气***地面两米多深才被卡住。

  “糟糕,这下麻烦大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