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驱虎吞狼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驱虎吞狼

  俄罗斯神族虽然已经不存在,但他们的【无极荣耀】协议依然有效,天庭受到这条协议的【无极荣耀】限制而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俄罗斯人入侵却不能出手帮忙,最后好不容易想办法让妖族参战还多亏了协议漏洞。不过,虽然这份协议限制了天庭直接对俄罗斯人出手,但却没有限制误伤的【无极荣耀】问题。只要这帮大神的【无极荣耀】主要攻击目标不是【无极荣耀】俄罗斯就行,误伤根本不在协议范围内,所以不算是【无极荣耀】违反协议。再说了。那妖魔这么厉害,只要我们能把她赶到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军营内,就算我们不误伤,那妖魔自己的【无极荣耀】杀伤力都够俄罗斯人喝一壶的【无极荣耀】。

  虽然想到了不错的【无极荣耀】办法,不过在此之前必须先想办法让那妖魔安全的【无极荣耀】穿过我方方向才行。我一边让夜影拼命追击,一边启动水晶通讯器联上了军神。

  “什么事?”通讯刚一接通军神便问道。

  “用巴贝尔塔锁定我。”

  “稍等。”军神说完便停顿了几秒,然后才继续道:“好了。你在追什么?”

  “看到我前面那个白衣女人了吗?”

  “看到了。”

  “那是【无极荣耀】个超级妖魔,现在的【无极荣耀】形象不过是【无极荣耀】伪装而已。”

  “你一个人对付的【无极荣耀】了吗?”

  “我一个人?你看看我后面那帮子都是【无极荣耀】些什么人就知道我一个人搞不搞的【无极荣耀】定了。”

  军神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把画面向后移了下,结果正好看到元始天尊正跟在我后面。虽然军神不认识元始天尊,但是【无极荣耀】四圣兽他都认识,再一看碧凌和银雪也在,军神立刻就明白了后面这都是【无极荣耀】帮子什么人。

  “看来这妖魔够厉害的【无极荣耀】,居然来了这么多大神。”

  “大神算什么?看到我后面有个背上带个光圈的【无极荣耀】老头了吗?”

  “看到了。”

  “那是【无极荣耀】元始天尊,天庭中仅次于鸿钧教主的【无极荣耀】存在。”

  “连他都来了?这么说来前面的【无极荣耀】妖魔一定非常的【无极荣耀】强悍。”

  “对,所以我打算把她赶到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营中去再和她决战,到时候不管误伤到什么人都对我们没坏处不是【无极荣耀】吗?”

  “你是【无极荣耀】想借袭击她的【无极荣耀】时候顺便让天庭的【无极荣耀】大神帮我们把俄罗斯人也干掉?”

  “没错,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先把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掉开,起码给我们清出一条路来。我可不希望她在我们的【无极荣耀】阵营里大开杀戒。”

  “以你们的【无极荣耀】速度我大概没办法在她赶到前把人都撤离,不过我会尽量撤离人员和物资保证将损害降到最低。”

  “那你快办吧。”

  交代完军神撤离人员之后我就开始示意夜影减速。现在我们已经追到那妖魔背后不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了,而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把她赶到俄罗斯人那边去,并没打算现在就和她决战,所以我不能超过她。

  看到我减速,后面的【无极荣耀】元始天尊他们很快便追了上来,我连忙把他们也拦了下来和他们说了下我的【无极荣耀】想法。

  其实帮助本国玩家对付外来入侵者,这个行动对各国神族都是【无极荣耀】有好处的【无极荣耀】。毕竟神族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而信仰之力只有在本国宗教体制下才会获得,就好象如果俄罗斯人占领了中国的【无极荣耀】土地,那么新占领土地上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必然不可能归天庭所有。因此各国的【无极荣耀】神族都是【无极荣耀】很希望参加本土保卫战的【无极荣耀】。像这次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骗天庭签署了那份协议,不是【无极荣耀】天庭自己不想参战,因此当我和元始天尊他们说了我的【无极荣耀】想法之后这些家伙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表示这是【无极荣耀】个好办法,绝定一会先把妖魔赶到俄罗斯人那边,然后他们就专门用那种大范围的【无极荣耀】法术攻击妖魔,这样就可以尽可能的【无极荣耀】多“误伤”一些人了。

  带着这样的【无极荣耀】计划,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自然降到了和妖魔差不多的【无极荣耀】速度上,这样刚好可以不断的【无极荣耀】驱赶目标前进,又不至于过早的【无极荣耀】和她接触或者被甩开。

  出了刚刚做为中转点的【无极荣耀】那座城之后外面就是【无极荣耀】一段小面积的【无极荣耀】林地,然后穿过这片林地就到我们的【无极荣耀】阵地了。当我们出了树林勉强可以看见对面阵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连忙再次连接了军神询问了一下前面部队的【无极荣耀】撤离情况。

  “撤离情况并没有预料中的【无极荣耀】快,我到现在只撤出了三分之一不到的【无极荣耀】人员。主要是【无极荣耀】你们即将经过的【无极荣耀】那段路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守的【无极荣耀】,那边的【无极荣耀】那支行会是【无极荣耀】个小行会,人员素质很差,我连着下了三道命令还派人了去催,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速度依然慢吞吞的【无极荣耀】。”

  “那物资呢?”

  “物资到是【无极荣耀】不用担心。”军神说道:“战略物资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分管的【无极荣耀】,没到战斗时间都还没发下去,而且你们要经过的【无极荣耀】地区也没有物资囤积点,这个到是【无极荣耀】不用担心。另外,我还准备了一部分工兵部队在附近待命,如果你们打坏了防御工事,你们一过去我马上就能让工兵把它们全部修复。”

  “那就行了。”我说道:“那只妖魔刚从沉睡中苏醒,虽然实力很强,但是【无极荣耀】似乎不会使用方法,所以除了体能比较夸张之外并没有正规妖魔那样的【无极荣耀】破坏力,估计只要能清理出我们正面五十米宽的【无极荣耀】通道就足够我们过去了。她好象也没打算往人群里钻。”

  “如果只是【无极荣耀】五十米通道那到没什么问题,现在已经清理出来的【无极荣耀】宽度都不止五十米了。”

  “好的【无极荣耀】,反正你尽量让他们往远了撤,等我们过去再重新合拢防线。”

  我和军神说完便切断了通讯,然后让夜影稍微加快了点速度追到了离那妖魔更近的【无极荣耀】位置上。之所以靠近她,一来是【无极荣耀】逼她加速通过我们的【无极荣耀】阵地,二来是【无极荣耀】防止她向向。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加速,后面元始天尊他们也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无极荣耀】队型开始分散和我组成了一个半月形的【无极荣耀】追击阵线隐隐有将那妖魔围在中间的【无极荣耀】架势,这样她想中途变向就得先和我们接触,而看她一直在逃跑就能看出她其实不想和我们正面接触。

  几乎就在我们完成追击阵形的【无极荣耀】同时,那妖魔便已经跑入了我们之前的【无极荣耀】阵地所在位置。不过此时阵地上除了一些防御工事和零散的【无极荣耀】丢弃物资之外已经一个人毛都没有了。把这一片的【无极荣耀】人撤走比较困难,但是【无极荣耀】清出一条通道还是【无极荣耀】不难的【无极荣耀】。现在我们所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条无人通道,而向左右任何一边移动一百米之后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防御阵线,那都是【无极荣耀】刚从这边撤过去的【无极荣耀】人组成的【无极荣耀】。

  两边撤开的【无极荣耀】人群看着我们这群三十几人追着一个女人跑过去都很是【无极荣耀】疑惑,毕竟这妖魔身上一点妖气也没有,加上她的【无极荣耀】外貌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样子,所以只要她不使用法力,根本就无法分辨她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妖魔,要不然之前我们也不会多次搞错把她误认为是【无极荣耀】普通人了。

  撤到两边的【无极荣耀】玩家虽然不一定认识全部的【无极荣耀】这些大神,但是【无极荣耀】个别几个形象比较特殊的【无极荣耀】却还是【无极荣耀】能认出来的【无极荣耀】。就算这些大神他们认不出来,可我他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不认识的【无极荣耀】。那么既然连我都要和这些大神编队一起追击,那就可想而知被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级别的【无极荣耀】存在了。不过,虽然猜到了前面的【无极荣耀】女人应该不简单,可他们就是【无极荣耀】看不出来到底哪不简单,毕竟从形象上看对方完全没有一点威胁性可言吗!

  尽管搞不清楚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无极荣耀】女人需要这么多高手追,但既然上面说了是【无极荣耀】个很危险的【无极荣耀】目标,那就好事不要靠近的【无极荣耀】好。几公里厚的【无极荣耀】防线上,所有守卫人员都只是【无极荣耀】看着我们跑了过去而没有做任何多余的【无极荣耀】事情。当那妖魔从我军的【无极荣耀】防线正面穿出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也总算松了口气。要知道这年头脑袋进水的【无极荣耀】人特别多,尤其是【无极荣耀】在游戏里,本来说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回人突然反常,就好象神经病发作一样。刚才从那长长的【无极荣耀】防线通道中跑过的【无极荣耀】时候,与其说我在盯着那妖魔,到不如说我在盯着两边的【无极荣耀】玩家,生怕哪个脑袋短路的【无极荣耀】突然跑出来拦截那妖魔。死个把人我到不在乎,就怕万一那妖魔杀了那名脑袋短路的【无极荣耀】家伙后又在我们的【无极荣耀】阵营里大开杀戒,那可就惨了。

  被我们一路赶出防线之后那妖魔显然也意识到了周围没人她会比较危险,之后她的【无极荣耀】奔跑速度开始明显上升,而且还打算转向再绕回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中,多亏了我们事先布置的【无极荣耀】碗口一样的【无极荣耀】追击圈将她包在了中央,使她不得不按照我们希望的【无极荣耀】方向移动。

  就这么一路追着那只妖魔跑,我们不加速超过她,也不减速拉开距离,就这么压着她往前跑。刚开始她的【无极荣耀】奔跑速度还只是【无极荣耀】比普通人略快,夜影跟在后面只要小步溜达着就行了。可是【无极荣耀】后来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跑时间长了,她似乎是【无极荣耀】总结出了一些身体上的【无极荣耀】特征,速度明显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快。

  那妖魔虽然被封在七雄冢中这么多年都没学过什么东西,但她毕竟是【无极荣耀】吸收了那么多的【无极荣耀】魂金,身体里的【无极荣耀】妖力肯定非常强,只是【无极荣耀】她自己不知道如何发挥而已。刚刚这段路的【无极荣耀】奔跑,她肯定是【无极荣耀】从运动中总结出了一些使力方法,虽然不一定是【无极荣耀】妖力的【无极荣耀】用法,但起码她开始本能的【无极荣耀】学着以超越人类的【无极荣耀】行为方式去做事了。这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信号,起码我们不想她完全搞明白自己的【无极荣耀】变化。

  其实跟在她后面追了这么久我们也大致看明白了。这妖魔似乎是【无极荣耀】在七雄冢中逐渐恢复了意识,也就是【无极荣耀】当初那名小公主的【无极荣耀】思维又回到了这妖魔的【无极荣耀】身体中,不过她的【无极荣耀】灵魂毕竟崩溃过一次,所以记忆可能有些混乱,但行为模式基本上还是【无极荣耀】那个小公主的【无极荣耀】行为模式。

  而现在的【无极荣耀】这个妖魔之所以会表现的【无极荣耀】不那么厉害,主要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行为模式在作怪。因为小公主的【无极荣耀】记忆,现在这个妖魔好象是【无极荣耀】把自己当成了小公主,而小公主在变成妖魔之前就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普通人自然有其行为模式,比如普通人不会认为自己能跑的【无极荣耀】比马还快,也不会认为自己可以一只手举起汽车。假如在现实中突然把一个普通人麻醉,然后偷偷的【无极荣耀】对他进行身体改造,让他具备比马还快的【无极荣耀】速度,和单手举起汽车的【无极荣耀】力量,但是【无极荣耀】却不让他知道。那么在短时间内,他的【无极荣耀】行为绝对不会超出普通人的【无极荣耀】范畴,不是【无极荣耀】他做不到,而是【无极荣耀】他不知道自己能做到。

  现在这个妖魔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她认为自己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柔弱的【无极荣耀】小公主,所以虽然她有着强悍到能托山举鼎的【无极荣耀】力量,有着可以扫平天庭的【无极荣耀】法力,可她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力量,也完全不会用。不过,经过刚才那段时间的【无极荣耀】奔跑,她就算再傻也该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其实很强了。而一旦她开始学着适应这种力量,她的【无极荣耀】速度也就自然而然的【无极荣耀】提了起来。

  当我们追着那个妖魔一路跑到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地附近时,她的【无极荣耀】速度已经几乎让夜影进入冲刺状态了。这种速度虽然对我们来说还不算很快,但和她之前的【无极荣耀】速度比起来已经是【无极荣耀】天壤之别了。这样的【无极荣耀】进步速度也让我们真正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妖魔有多么的【无极荣耀】恐怖。

  俄罗斯人这边在他们的【无极荣耀】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出事之后就知道了事情已经败露,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营地这边早就已经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只是【无极荣耀】……如果冰封女妖知道会是【无极荣耀】这么个结果,她肯定不会发布之前那道全军戒备的【无极荣耀】命令。

  因为上面命令全军戒备,所以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防卫人员老早就注意到了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我们这群人和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妖魔。不过由于那妖魔长了一副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面孔,加上我们奔跑的【无极荣耀】队形比较奇怪,所以看上去不像是【无极荣耀】我们在追杀前面那妖魔,反到是【无极荣耀】像那妖魔带领着我们去冲击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营一样。

  因为把妖魔当成了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俄罗斯人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就拉响了警报并主动对那妖魔发动了攻击。只见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营地大门两边那两座好象碉堡一样的【无极荣耀】建筑顶部突然各自升起了一截。这从建筑里升起来的【无极荣耀】部分外形非常复杂,看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某种复杂的【无极荣耀】魔能应用装置。不过俄罗斯人并没有让我们的【无极荣耀】疑惑停留多久,因为就在我们还在猜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两座碉堡顶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同时动了起来。

  只见两台机器先是【无极荣耀】顶部旋转着打开了一个圆洞,然后从中央升起了一枚橄榄核一样的【无极荣耀】红色水晶。当然,橄榄核只是【无极荣耀】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形状,实际上这两块水晶都有三四米高,中间最粗的【无极荣耀】地方直径恐怕都接近一米五了。

  实际上那两块水晶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只是【无极荣耀】看起来像水晶,它们实际上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水晶,这一点从它们的【无极荣耀】内部就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和一般完全固体状态的【无极荣耀】水晶不一样,这两块红色的【无极荣耀】水晶状物体中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液态的【无极荣耀】,其中似乎还有一些气泡时不时的【无极荣耀】飘向顶端。

  在那两块疑似水晶体完全升起之后,下面的【无极荣耀】两台机器便立刻发出了一阵启动的【无极荣耀】轰鸣声,跟着就见上面那两块水晶中的【无极荣耀】液体就好似烧开了一般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翻滚了起来,而随着那两块水晶中的【无极荣耀】液体翻滚,在水晶的【无极荣耀】尖端竟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光球并且开始越聚越大。

  “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

  天庭的【无极荣耀】神仙们对魔能武器的【无极荣耀】研究几乎为零,看到这俩东西之后都觉得很好奇,所以离我比较近的【无极荣耀】青龙便直接问了出来。

  我虽然不认识那东西,但之前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表现却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在魔能的【无极荣耀】研究上要远远领先世界各国。从最早我们在印度尼西亚和当地人交战时出现的【无极荣耀】那种防护罩,到后来日本人使用的【无极荣耀】液化魔晶武器,再到后来我在俄罗斯发现的【无极荣耀】那座能沟通神界的【无极荣耀】机器,这些东西都无一不说明俄罗斯的【无极荣耀】魔能研究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无极荣耀】水平。而从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来看,魔能武器虽然研究起点很高,但只要出成果,就无一不是【无极荣耀】强力设备。所以,我非常肯定眼前这俩东西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一般货色。

  “大家小心,这东西很厉害,对神族可能也有一定伤害。”

  本来在场的【无极荣耀】众大神都没怎么在意这东西,不过一听我这么说便纷纷在身上施展了些防护法术。之前他们不怕是【无极荣耀】因为不知道魔能武器的【无极荣耀】厉害,外加他们对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有自信,可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他们也都清楚。既然连我都说这东西可能能伤到神族,他们自然不敢再托大了。毕竟就算打不死,被凡间的【无极荣耀】东西打伤也是【无极荣耀】相当丢脸的【无极荣耀】。

  就在我们小心的【无极荣耀】注意着那俩水晶塔之时,两块水晶便突然同时一闪,然后顶端的【无极荣耀】光球瞬间变成了一束红色的【无极荣耀】射线并在眨眼间命中了跑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妖魔。

  看到那光束的【无极荣耀】攻击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都被吓了一跳,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它的【无极荣耀】威力,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它的【无极荣耀】速度。《零》中虽然也有很多射线武器,但为了照顾游戏平衡性,《零》中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射线武器其实都不是【无极荣耀】以光速传播的【无极荣耀】,它们的【无极荣耀】速度虽然相对一般武器来说很快,但实际上也就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子弹速度差不多,只要你能掌握好提前量,理论上还是【无极荣耀】能挡下来或者躲开的【无极荣耀】。不过,刚才那东西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射线却没有按照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标准飞行,而是【无极荣耀】完完全全的【无极荣耀】按照光速在飞。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在那光束发射的【无极荣耀】同时,跑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妖魔便被命中了。

  虽然那光束的【无极荣耀】发射速度快的【无极荣耀】惊人,但不知道是【无极荣耀】那东西确实威力不怎么样,还是【无极荣耀】那妖魔太强了。就在光束命中她的【无极荣耀】瞬间,光束便在她身上发生了剧烈爆炸,但是【无极荣耀】冲击波和火焰过后,除了在现场留下了一片焦土之外就啥用也没有了。那妖魔还是【无极荣耀】一身完好的【无极荣耀】白衣,连根头发都没烧到。

  那妖魔大概也是【无极荣耀】有些惊讶于自己居然没事。她虽然有着堪比鸿钧教主的【无极荣耀】实力,但毕竟思维还停留在小公主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按照她的【无极荣耀】理解,她刚才就应该被杀了才对。可事实却是【无极荣耀】她不但没死,居然连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和头发都没被烧到一丝一毫。这个结果让那妖魔非常意外,也让我后面的【无极荣耀】那帮大神相当的【无极荣耀】意外。

  元始天尊有些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你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东西很危险吗?看起来威力也不怎么样吗?”

  “你们忘记之前朱雀的【无极荣耀】攻击了吗?朱雀的【无极荣耀】南明离火威力很小吗?可结果如何呢?”

  一想到之前朱雀的【无极荣耀】攻击,众人的【无极荣耀】怀疑便立刻迎刃而解。朱雀毕竟是【无极荣耀】四圣兽之一,她的【无极荣耀】南明离火既然能仅靠泄露出来的【无极荣耀】一点余威就把城门下那经过特殊处理的【无极荣耀】地面熔成了岩浆池,其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是【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却是【无极荣耀】连那妖魔的【无极荣耀】一丝毫毛都没伤到。由此可见那妖魔的【无极荣耀】防御实在是【无极荣耀】已经强到变态了。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防御力打底,刚才那下攻击产生不了什么效果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就算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很大,可也还不至于超过朱雀的【无极荣耀】南明离火的【无极荣耀】地步。可是【无极荣耀】就连朱雀的【无极荣耀】南明离火都不起作用,这俩水晶塔的【无极荣耀】攻击那就更不要提了。

  虽然现场包括俄罗斯人在内全都傻眼了,但是【无极荣耀】那俩水晶塔却好象是【无极荣耀】自动设备一样,居然在一击过后立刻又启动了起来。随着塔顶的【无极荣耀】光球达到极限,两道射线又是【无极荣耀】不分先后的【无极荣耀】命中了妖魔。不过,和之前那次一样,除了把地面烧的【无极荣耀】一片漆黑之外,这种攻击根本毫无作用可言。

  那妖魔在连续被攻击两次之后也意识到了面前那两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攻击对自己没用,想到之前被身后那个骑马的【无极荣耀】恶人用钩镰枪挂到时那种钻心的【无极荣耀】疼痛,她立刻就选择了继续向前。

  可惜我并不知道那妖魔的【无极荣耀】心里活动,要不然如果让我知道刚才在城门附近我用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钩镰枪袭击那妖魔时产生了强烈的【无极荣耀】疼痛感,我一定会非常兴奋的【无极荣耀】。因为疼痛也就代表着产生了伤害,虽然永恒攻击这个妖魔不能像对付一般东西一样一切就断,但起码出现了正常伤害,而这也代表着我们能杀死她。最可怕的【无极荣耀】敌人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法伤到的【无极荣耀】敌人,而只要能伤到,哪怕每次的【无极荣耀】攻击效果都非常低,我们也可以利用打boss时的【无极荣耀】方法一点一点的【无极荣耀】磨死她。不过很可惜,对于那妖魔的【无极荣耀】心理活动我现在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无所知。好在我也没认为我们无法击败她,要不然那可就亏大了。

  看到妖魔又开始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营中冲,我和身边的【无极荣耀】大神们便立刻跟了上去,而对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人则更加肯定这个妖魔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一伙的【无极荣耀】了。毕竟之前还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我们把她追过来的【无极荣耀】,可现在对方被攻击了还往这边跑,就只能说明她和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要不然无法解释她为什么要硬顶着攻击往前冲的【无极荣耀】原因。即使那攻击伤不到她,一般人也不会傻呼呼的【无极荣耀】去硬接吧?

  不管怎么说,总之俄罗斯人把妖魔当成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敌人,于是【无极荣耀】各种攻击也相继落了下来。首先是【无极荣耀】跨越水晶塔飞出来的【无极荣耀】一大片密集的【无极荣耀】箭雨,不过在场的【无极荣耀】包括我们和妖魔在内没有一个会怕普通人发射的【无极荣耀】箭雨。那妖魔直接抱头脑袋好象很害怕的【无极荣耀】样子往前冲,可是【无极荣耀】箭矢每次砸到她身上都会像转上钢板一样瞬间被弹开,而跟在她身后的【无极荣耀】那帮大神则是【无极荣耀】各显神通。像元始天尊这样的【无极荣耀】正牌仙圣直接就给自己加了个蛋壳,所有的【无极荣耀】箭矢射到这层能量罩上就全滑到了一边。玄武和另外一个不知道什么神兽变化的【无极荣耀】大神是【无极荣耀】防御惊人,完全把箭雨当春雨,而且在我看来那些箭头撞到他们身上也确实和雨点打在人身上没啥区别。

  除了玄武和那个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神兽的【无极荣耀】大神,其他人也是【无极荣耀】各有各的【无极荣耀】办法。白虎身边有层风暴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旋转,所有的【无极荣耀】箭只要一碰到风暴圈就被吹的【无极荣耀】不知去向了。青龙整个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闪电球,所有的【无极荣耀】箭还没碰到他就直接化成灰了。刚被救回来的【无极荣耀】朱雀这会也是【无极荣耀】全身火焰四射,飞下来的【无极荣耀】箭雨还没落到她身上就直接给蒸发掉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也各有各的【无极荣耀】办法,只有我没啥好的【无极荣耀】防御技能。不过虽然我没什么防御技能,但防御装备我可不缺。神龙甲上带的【无极荣耀】水银盾自然的【无极荣耀】在我头顶组成了一把伞,所有落下的【无极荣耀】箭只都被水银盾给卡在了中间,然后成为抵挡后面箭只的【无极荣耀】防壁,结果我的【无极荣耀】水银盾是【无极荣耀】越射越结实,到后来整个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由箭杆和水银组成的【无极荣耀】网墙。

  眼看着我们这帮人越冲越近,对面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法师团也开始行动了起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无极荣耀】法术猛的【无极荣耀】轰了下来,不过这次还不如上次。之前的【无极荣耀】箭雨好歹射到我们身上了,这次的【无极荣耀】法术才刚飞到半空就被元始天尊扔出去的【无极荣耀】一个口袋全给装了进去,然后元始天尊手指一动,那袋子便又飞回了元始天尊手中。

  看着元始天尊轻描淡写的【无极荣耀】收掉对方的【无极荣耀】所有法术攻击,我对那个袋子可是【无极荣耀】羡慕的【无极荣耀】直流口水,可惜那东西是【无极荣耀】元始天尊的【无极荣耀】东西,我虽然贪心,可还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极荣耀】不能拿的【无极荣耀】。

  眼看着我们这帮人居然啥都不怕,对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人也着急了。不过,就在他们正准备想别的【无极荣耀】办法之时,我们这边元始天尊却突然出手了。哈哈,距离差不多了,现在正是【无极荣耀】“误伤”的【无极荣耀】好机会。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