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三十章 黑心的【无极荣耀】天庭和顽抗的【无极荣耀】入侵者

第十八卷 第三十章 黑心的【无极荣耀】天庭和顽抗的【无极荣耀】入侵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然后呢?”玉皇大帝听着我们的【无极荣耀】汇报问道。

  青龙回答道:“然后我们就失去目标了。”

  “你确定对方使用了反向空间抹消?”现在看起来依然很虚弱的【无极荣耀】原始天尊问道。

  青龙有些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道:“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周围的【无极荣耀】能量非常混乱,紫日使用的【无极荣耀】那个连环劫雷威力太大,当时周围的【无极荣耀】空间中到处都是【无极荣耀】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无极荣耀】劫雷能量,我根本无法精确判断空间状态。不过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对方掌握了抹消空间出口痕迹的【无极荣耀】能力,那唯一的【无极荣耀】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她根本没建立出口。”

  太上老君插嘴道:“以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来说,如果不跑,那妖魔必定是【无极荣耀】十死无生,是【无极荣耀】我也会赌一把的【无极荣耀】。尽管混乱空间并不稳定,但也不是【无极荣耀】说一定就会死,所以在那种情况下迫于无奈躲进空间夹层中也不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

  青龙跟着道:“即使对方使用了不完全的【无极荣耀】空间穿梭将自己藏进了混乱空间,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她啊!”

  “不,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只是【无极荣耀】办法比较少而已。”这个时候斜靠在一张贵妃椅上的【无极荣耀】我出声打断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谈话。其实我的【无极荣耀】技能惩罚在回来的【无极荣耀】路上就好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现在虽然不能参战,但站在那里肯定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不过既然这次对付妖魔属于为天庭办事,所以咱这可以算工伤,为了在之后的【无极荣耀】魂金分配上占点便宜,这个时候我也只能装伤员了。不过目前大殿之上像我一样的【无极荣耀】可不止我一个,除了我是【无极荣耀】斜躺着的【无极荣耀】之外,原始天尊也是【无极荣耀】被人扶着坐在一团云团之中,而另外一边如来和另外那几个受伤的【无极荣耀】大神也都或坐或靠,显然都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听到我突然说办法比较少,青龙他们的【无极荣耀】目光立刻聚集了过来。“紫日会长难道有办法?”紫竹仙子问道。

  “办法当然有,就是【无极荣耀】麻烦一点。”我对那些和我一起去剿灭妖魔的【无极荣耀】大神们道:“忘记我们怎么获得那个转嫁属性的【无极荣耀】能力了吗?”

  “你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个真理之门?”青龙他们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虽然对真理之门这种异教徒的【无极荣耀】东西比较反感,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很不一般,起码天庭目前还没有啥能够做到心想事成的【无极荣耀】宝贝。

  对于大神们的【无极荣耀】反感,我多少也算知道一点,不过我更清楚天庭和欧洲的【无极荣耀】那些宗教不同,它的【无极荣耀】排外性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明显。正相反,天庭的【无极荣耀】包容能力恐怕是【无极荣耀】我接触到的【无极荣耀】所有宗教中最好的【无极荣耀】了。“我知道大家不习惯使用异教徒的【无极荣耀】东西,但力量就是【无极荣耀】力量,它只会因使用者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无极荣耀】属性,它自身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什么意志存在的【无极荣耀】。如果能够理解这一点,那么我觉得你们应该能够接受这个东西。”

  一直没开口的【无极荣耀】鸿钧教主道:“说的【无极荣耀】没错。大道三千,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生灵修炼的【无极荣耀】道,那都是【无极荣耀】道。道既是【无极荣耀】道,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如果因为某条道被我们敌视的【无极荣耀】人使用过便不再去用,那不是【无极荣耀】在追求正道,而是【无极荣耀】入了魔道。”

  “受教了。”听鸿钧教主这么一解释,在场众神纷纷站了起来向鸿钧教主行礼,搞的【无极荣耀】我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该跟着动,不过想了想我还是【无极荣耀】没站起来。不管怎么说我暂时还不算天庭的【无极荣耀】正式编制人员,所以和鸿钧教主没啥上下级关系。再说他刚才说的【无极荣耀】那套东西只是【无极荣耀】把我的【无极荣耀】理论解释了一下而已,我又没受到他的【无极荣耀】什么教育,自然不用行礼。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马上去使用那个真理之门找出那妖魔所在如何?”玉皇大帝问道。

  鸿钧教主看向我这边说道:“那件法器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你们不去问他,问我做什么?”

  一听这话众神才把目光转回来,而我则不等他们问出来便直接道:“真理之门虽然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一座功能建筑,但如果是【无极荣耀】这么重要的【无极荣耀】事情,调用自然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当然,真理之门获得答案的【无极荣耀】难度是【无极荣耀】和任务难度挂钩的【无极荣耀】,所以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工作必须各位来帮忙了。另外……在找到妖魔之前,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应该先把七雄冢处理一下呢?”

  “就知道你不会忘记那东西。”玉皇大帝笑着说道:“实际上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派人把那七雄冢搬了回来,只是【无极荣耀】你也知道,那魂金对我们这些神族的【无极荣耀】修炼也是【无极荣耀】极为重要的【无极荣耀】资源,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多得到一些魂金来帮助修炼。这个……”

  “魂金对你们来说是【无极荣耀】修炼圣品,对我们也一样是【无极荣耀】,所以这一点上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大区别。我只是【无极荣耀】希望拿到自己应得的【无极荣耀】那一份。另外,我希望诸位能明白,如果不是【无极荣耀】我为了顾全大局而主动通报发现了那妖魔和魂金,而是【无极荣耀】提前私自开采,虽然有可能将那妖魔放跑,但我获得的【无极荣耀】魂金绝对将是【无极荣耀】巨量的【无极荣耀】。既然我提前承受了如此大的【无极荣耀】损失保全了天庭的【无极荣耀】利益,你们还以此来剥削我的【无极荣耀】利益,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点说不过去呢?”

  “这个……”

  玉皇大帝被我说的【无极荣耀】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结果我正打算趁胜追击,谁知道一边的【无极荣耀】如来却突然开口道:“你这家伙怎么和当年那猴子一样耍起无赖来了?魂金虽然是【无极荣耀】你先发现的【无极荣耀】,但我们天庭分你一些就是【无极荣耀】了,如果你要以你曾有独自贪墨的【无极荣耀】机会为借口让天庭将大部分交于你手,那可就不对了。如果当初你真的【无极荣耀】没有上报,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开采魂金,那么你要冒的【无极荣耀】风险也绝对不小。将那妖魔放出来之后,我天庭确实会损失一部分利益,可你自己难道就没有损失吗?所以说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举报不过是【无极荣耀】保卫了大家的【无极荣耀】利益,你自己也有好处,并非我天庭一家得利。你据此想多分些确实是【无极荣耀】不合理的【无极荣耀】。”

  “好,就算我保卫了大家的【无极荣耀】利益,那么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无极荣耀】保卫了。看在这一条的【无极荣耀】份上,你们到底打算给我多少?百分之三十还是【无极荣耀】四十?”

  “什么?百分之三四十?”玉皇大帝故意表现的【无极荣耀】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看着我问道:“你知道那七雄冢有多大吗?百分之三四十?这你也说的【无极荣耀】出口啊?”

  “我为什么说不出口?东西是【无极荣耀】我发现的【无极荣耀】,之后的【无极荣耀】除妖行动我也有参与,作为事件的【无极荣耀】参与者,我和天庭是【无极荣耀】处于同一级别的【无极荣耀】合作关系,就算我的【无极荣耀】出力较少分的【无极荣耀】没有你们多,三分之一总得有吧?”

  “不不不,太夸张了!”玉皇大帝把脑袋摇的【无极荣耀】像个拨浪鼓一样。“太多太多了。”

  “那你们打算分多少?”

  玉皇大帝先是【无极荣耀】伸出了两根手指,然后想了想又加了一根。“三百公斤。怎么样?这可是【无极荣耀】好大一块哦。”

  听到玉皇大帝报出的【无极荣耀】数字我根本一句话也没回答,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一伸手国王和夜影便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看到这两位出现,众神都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很快就让他们明白了我要干什么。只见我抓住了夜影背上的【无极荣耀】鞍子,然后国王抓住我的【无极荣耀】腰往上一扔,我借助他扔的【无极荣耀】力量直接翻到了夜影背上。

  看到我爬上了夜影众神要是【无极荣耀】再不明白我要干什么那他们就不佩出现在这里了。

  “紫日!”玉皇大帝厉声呼喊着。

  我根本没搭理他,直接一抬手收回国王,然后向后挥了挥手算是【无极荣耀】打过招呼,然后夜影便向前一步跨入了虚空之中,后面的【无极荣耀】几位大神全都从站的【无极荣耀】地方跑了过来想把我拉住,可惜夜影的【无极荣耀】梦境移动属于特殊能力,在场的【无极荣耀】没一个会这东西,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扑到空中抓了一手黑雾。

  “难道我们要价真的【无极荣耀】太狠了?”玉皇大帝有些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看向了鸿钧教主,而对方只是【无极荣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表达不知道还是【无极荣耀】不过分的【无极荣耀】意思。

  因为我的【无极荣耀】突然离开,现场一时之间就变的【无极荣耀】有些沉寂了下来。过了好半天之后青龙才突然出声道:“对了,紫日跑了,那真理之门我们还怎么用啊?”

  不提在场的【无极荣耀】人还没想起来,青龙这一提大家都反应过来了。真理之门毕竟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东西,如果我真不让他们用,他们也顶多是【无极荣耀】有办法摧毁它,但是【无极荣耀】想使用它那是【无极荣耀】根本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因此青龙一提这事,在场的【无极荣耀】众神全都愣住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太上老君反应快,四下搜索着人群问道:“银雪呢?她不是【无极荣耀】在紫日的【无极荣耀】行会挂职了吗?让她去说说吧。”

  听太上老君这么一说,大家都开始搜索起银雪的【无极荣耀】人影来,结果只听碧凌道:“不用找了,她早走了。银雪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了,现在她在天庭不过是【无极荣耀】挂个虚名,真要算起来她和紫日可比你们亲多了。再说之前对付那妖魔时紫日还救了她一命,以银雪的【无极荣耀】个性,自然是【无极荣耀】要把这条命还回去的【无极荣耀】。你们刚才那样苛刻的【无极荣耀】把紫日气跑了,她能留下来跟你们合谋怎么找紫日麻烦吗?顺便说一句,我们三大护国神兽和四圣兽不同,我们和天庭是【无极荣耀】平级,没有从属关系。对于你们之前的【无极荣耀】行为我也不能接受,接下来的【无极荣耀】事情你们还是【无极荣耀】自己讨论吧,我就不参与了。”碧凌和黄金天龙是【无极荣耀】一对,碧凌这一走,黄金天龙自然也跟着跑了。

  三大护国神兽全都不在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那帮大神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无极荣耀】都有些不知所措,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觉得少了这三位就不能打败妖魔了,而是【无极荣耀】他们在奇怪为什么这么优厚的【无极荣耀】条件会气跑这么多人。

  其实这个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无极荣耀】立场问题。如果现在让你和一个你不太熟的【无极荣耀】同学分配一比你们俩先后发现的【无极荣耀】巨款,作为先发现的【无极荣耀】你如果分到其中的【无极荣耀】八成乃至九成,你肯定不会介意,毕竟你多分了。可是【无极荣耀】对方就会不满意,因为他分的【无极荣耀】太少了。在这点上,你出于自己的【无极荣耀】立场肯定觉得自己的【无极荣耀】分配方案很合理,而对方可能会觉得倒过来更合理,这种意识上的【无极荣耀】矛盾不是【无极荣耀】谁比较聪明谁比较傻的【无极荣耀】问题,纯粹就是【无极荣耀】站的【无极荣耀】立场不同造成的【无极荣耀】结果。

  现在这些魂金就像是【无极荣耀】那比巨款,做为先发现的【无极荣耀】我,因为冰霜玫瑰盟和天庭这两个势力的【无极荣耀】强弱关系,分到比较少的【无极荣耀】那部分已经是【无极荣耀】我被迫做出的【无极荣耀】让步了。可是【无极荣耀】天庭却根本无视于我的【无极荣耀】这点让步,他们甚至恨不得把这些魂金全部占下来。我估计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在天庭挂着个职位,加上我经常能为天庭办些他们自己解决不了或者不好下手的【无极荣耀】事情,估计连那三百公斤都不会有。

  虽然魂金这东西相当贵重,但不要以为三百公斤这个数量很多。要知道魂金这东西不光颜色和黄金差不多,这玩意的【无极荣耀】比重也是【无极荣耀】丝毫不比黄金差的【无极荣耀】。三百公斤棉花可能不小,三百公斤魂金绝对不会超过几块板砖的【无极荣耀】体积。想想那壮丽的【无极荣耀】七雄冢有多大?就分我几块板砖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一点?当我要饭的【无极荣耀】呢?

  对于天庭的【无极荣耀】这种吝啬行为我根本懒得去和他们去谈了。谈判的【无极荣耀】基础是【无极荣耀】双方的【无极荣耀】要求有可能达成统一,比如说天庭要七成,我要四成,大家你来我往的【无极荣耀】争论一阵,最后定在三成半,这才叫谈判。现在好了,天庭直接说:“我们要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给你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一。”这还怎么谈?

  憋着一肚子气,我直接就骑着夜影出了天庭,然后跑回了艾辛格并中转了一次跳跃到了中俄战场上。

  我到防线这边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方的【无极荣耀】防御阵地已经不存在了,不是【无极荣耀】被俄罗斯人攻破了,而是【无极荣耀】我军已经转入全面进攻状态了。

  当初制定全线阻击并开放一条通道诱敌深入的【无极荣耀】计策时,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大量消耗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最后趁他们被黄河拦腰截成两断的【无极荣耀】时候来个半渡而击,最终将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有生力量大量消灭在黄河两岸,最后趁着他们没剩多少人的【无极荣耀】机会一路追着他们打回俄罗斯境内。现在虽然我们没能执行诱敌深入的【无极荣耀】计划,但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实力已经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损伤过半了。而且以目前的【无极荣耀】状态,就算俄罗斯那边的【无极荣耀】指挥人员集体脑袋短路,估计他们也不太可能再往前突破了。何况他们原先的【无极荣耀】计划就是【无极荣耀】释放那只妖魔来给我们捣乱,他们再趁机占便宜来着,现在连那只妖魔都没了,他们就更不可能再往前了。

  在我和天庭的【无极荣耀】那帮大神撤离之后,军神和玫瑰他们就制定出了全线出击计划,而俄罗斯人那边也果断的【无极荣耀】转入了全面防守状态,显然他们也知道现在不可能再往前突进了。

  “紫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看到我出现在后勤中心,玫瑰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将天庭的【无极荣耀】情况跟玫瑰说了一下,玫瑰也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惊讶。过了好半天她才说道:“看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低估了魂金对天庭那帮神仙的【无极荣耀】吸引力,不过你也别太难过了。那些魂金虽然对我们来说也很有用,但没有的【无极荣耀】话也不算什么损失。相反,我到是【无极荣耀】觉得天庭的【无极荣耀】那个计划应该继续执行。”

  “计划?哪个计划?”

  “找到那个妖魔的【无极荣耀】计划啊。”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让我们自己去找那个妖魔?”

  “对。”

  “可是【无极荣耀】我找她做什么?”

  玫瑰道:“首先要看她的【无极荣耀】情况才能做决定。如果她可以沟通,那就试着说服她加入我们。不管怎么说她是【无极荣耀】用魂金养大的【无极荣耀】妖魔,即使现在身体碎了,以她的【无极荣耀】灵魂强度,之后的【无极荣耀】修炼速度也肯定比一般生物快出好多倍。所以说,如果你能在这个时候拉她一把,那就等于获得了一个未来的【无极荣耀】强大帮手。”

  我想了想道:“虽然你说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来那妖魔似乎已经没有理智了,二来就算她还有理智,你觉得她会听我这个把她打成那样的【无极荣耀】家伙的【无极荣耀】话吗?”

  “这就得看你的【无极荣耀】口才了。”玫瑰笑着说道:“颠倒黑白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特长吗?”

  “我有这种特长吗?”

  “没有吗?”

  “好吧,我承认我有行了吧?但是【无极荣耀】想要找到那妖魔估计也不太容易吧?这种任务的【无极荣耀】难度肯定很高,没有那帮天庭的【无极荣耀】大神帮忙,我估计我一个人不一定搞的【无极荣耀】定啊?”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玫瑰说道:“因为对付那妖魔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任务之一,所以真理之门肯定不会***进入神族人员帮助完成任务,这一点在之前你们获得属性转移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证实了。只要任务和那妖魔有关,都是【无极荣耀】不***进入人员的【无极荣耀】。”

  “所以我可以把维娜她们都带上?”

  “为什么不呢?”

  “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我这就去找他们帮忙。”

  “等等。”我刚想跑就被玫瑰给拉住了。

  “又怎么啦?”

  “先不急这去,你现在先去前线给我露个脸再回来。”

  “为什么?”玫瑰刚想解释,我又突然张着嘴道:“哦……不用解释了,我明白了。”

  其实玫瑰的【无极荣耀】意思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利用我的【无极荣耀】威名吓唬一下那些俄罗斯人。之前带着那帮大神把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军营搞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而且我的【无极荣耀】那个超级劫雷还直接干掉了那么多俄罗斯入侵者,估计现在那些家伙还沉浸在对我的【无极荣耀】恐惧之中呢。不过后来我因为技能惩罚,和那妖魔一起倒下了,所以他们暂时都以为我不会回来了。可我要是【无极荣耀】现在出现在他们的【无极荣耀】阵地上,你猜他们会不会集体溃逃呢?

  从补给点离开之后我便骑着夜影追着提前出发的【无极荣耀】大部队跑了过去,因为俄罗斯人还没有进入撤退状态,只是【无极荣耀】在原地防守,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部队并没能向前***多少。不过,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到来,整个战场形式立刻便出现了明显变化。

  “给我冲过去。”一名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带着一队天马骑兵向着前方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地猛冲而去,不过,这队人马跑着跑着,突然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奔跑的【无极荣耀】马队中央猛的【无极荣耀】爆起一团火球,数名骑兵直接被从马上掀飞了出去,而奔跑的【无极荣耀】战马也是【无极荣耀】一头栽倒在地连哼都没哼一声。

  摔落地面的【无极荣耀】那名玩家在地面上就势一滚,爬起来之后便加速向前方的【无极荣耀】俄军阵地跑了过去,跟在他后面的【无极荣耀】那些骑兵中还能站起来的【无极荣耀】也纷纷跟上了他的【无极荣耀】脚步。不过,就在他刚跑到半路之时,前方突然又飞来了一枝闪着蓝光的【无极荣耀】箭矢,准确的【无极荣耀】钉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胸膛,然后就在那名玩家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眼神中,他的【无极荣耀】整个身体都被一层逐渐蔓延开来的【无极荣耀】冰层给覆盖了起来。随着这名玩家的【无极荣耀】死亡,跟在他后面的【无极荣耀】那群npc骑兵也没能幸免,数枚飞矢又先后将这些npc放倒在地。不过,就在那些npc倒地之后,另外一名玩家便带着另外一群npc从他们身边冲了过去。

  “快快快,放箭,不要让他们靠近。”对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阵地上,指挥作战的【无极荣耀】玩家一边拼命的【无极荣耀】射箭一边呼喊着同伴们也加快速度。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这种努力并没能起到太大作用。尽快很多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和npc相继倒在了冲锋的【无极荣耀】路上,但更多的【无极荣耀】人却跨过同伴的【无极荣耀】尸体一步步的【无极荣耀】接近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阵地。

  “有没有搞错?伤亡这么大我们的【无极荣耀】增援哪去啦?”一名玩家站在我方阵地中的【无极荣耀】一处位置上按着耳朵里的【无极荣耀】通讯器呼喊着。

  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解释着:“支援你们这一区短的【无极荣耀】机动天使刚刚在你们侧后方撞上了一发对方的【无极荣耀】远程炮弹,现在已经被回收了,第二支援序列正在准备,请多坚持一会。”

  “我们的【无极荣耀】人都快死光了,坚持,你让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坚持吧。老子要去送死了!”那名玩家说着便朝起插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长剑朝前一指道:“全体跟我冲,就不信攻不破那帮红毛鬼的【无极荣耀】阵地。”

  随着这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呼喊,更多的【无极荣耀】玩家带着他们的【无极荣耀】直属npc小队一起向前冲了上去,不过要他们顶着对方的【无极荣耀】炮火和魔法攻击在密集的【无极荣耀】箭雨中穿行,想要没有伤亡那几乎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冲锋的【无极荣耀】人群在奔跑中不断的【无极荣耀】有人倒下,但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倒下就会有后面的【无极荣耀】人补上位置,总之冲锋的【无极荣耀】队伍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无极荣耀】意思。

  眼看着双方越靠越近,跑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本行会玩家甚至都能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指挥人员在喊着什么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对方的【无极荣耀】盾阵却突然打开了一道缝,接着一辆大车被推到了阵地前。

  “不好,是【无极荣耀】魔能炮。快卧倒。”随着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叫喊,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几乎是【无极荣耀】本能的【无极荣耀】纷纷扑倒在地。

  这魔能炮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一种新式武器,其发射的【无极荣耀】弹药有点类似小型化的【无极荣耀】魔晶大炮,不过和魔晶大炮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种魔能炮用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魔晶石而是【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而正因为使用了液化魔晶的【无极荣耀】原因,这种魔能炮省掉了能量转换装置,其不会产生多余热量。因为这几个特点,魔能炮可以用魔晶炮无法比拟的【无极荣耀】速度发射炮弹。要是【无极荣耀】不了解其发射原理,乍一看你甚至会把它当成是【无极荣耀】一门速射激光炮,那几乎连成一条线的【无极荣耀】炮弹密集程度简直无法形容,在人群密集的【无极荣耀】地方用这个东西左右乱扫就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放倒一大群人,而我方人员正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吃了大亏才养成了一听到魔能炮就立刻卧倒的【无极荣耀】习惯。

  虽然这次大家都在呼喊声中快速的【无极荣耀】趴了下去,但是【无极荣耀】预料中的【无极荣耀】打击却没有发生。就在众人拼命扑倒在地并抬起头来想确定那门魔能炮的【无极荣耀】发射方向时,众人忽然看到了一根红色的【无极荣耀】东西旋转着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然后一下***了那门魔能炮之中。跟着就见那根插在炮身上的【无极荣耀】双头长剑上电光一闪,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门大炮就直接变成了一团大火球,不但没能伤到前面的【无极荣耀】我方人员,甚至还把大炮周围的【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给放倒了一大片。

  随着那门炮的【无极荣耀】爆炸,之前击中大炮的【无极荣耀】那柄双头剑也随着爆炸的【无极荣耀】冲击波飞了起来,不过它不是【无极荣耀】乱飞,而是【无极荣耀】沿着来时的【无极荣耀】路线倒飞了回去。众人的【无极荣耀】目光迅速跟着那柄武器往后看,结果正好看到我伸手接住了那飞旋的【无极荣耀】武器。

  “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回来了!紫日会长回来啦。”看到是【无极荣耀】我,前面的【无极荣耀】众人也不卧倒了,纷纷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我骑在夜影背上对他们喊道:“跟着我冲,打开一条通道。”

  “是【无极荣耀】。”众***声回应并立刻聚集了起来,在我跑过去之后立刻跟着我向前冲了过去。

  看到我从正面冲过来,对面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盾阵吓的【无极荣耀】直往后退,但他们再退也有接触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在我和夜影即将撞上盾阵之时,我的【无极荣耀】身前突然闪过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身影。金刚的【无极荣耀】两只拳头抱在一起猛的【无极荣耀】朝地面上用力一锤,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支撑着盾阵的【无极荣耀】那帮俄罗斯大汉纷纷被震飞了起来,而就在他们双脚离地之后,我便骑着夜影从金刚的【无极荣耀】身下穿过一头扎进了盾阵之中。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钩镰枪在飞起的【无极荣耀】众人中一阵拨拉,直接就将几名俄罗斯大汉的【无极荣耀】脖子点出一个个血窟窿,等我冲过去之后这些人才捂着喷血的【无极荣耀】脖子纷纷摔落在地。

  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原因,俄罗斯人原本还算完整的【无极荣耀】防线终于被冲开了一个口子,而战斗中的【无极荣耀】防线就和对抗洪水的【无极荣耀】大堤一样,只要有一处决口,那这个缺口就会越冲越大,迟早整个大堤都得完蛋。当然,这个前提是【无极荣耀】没有人去堵那个洞。只是【无极荣耀】,现在有我在这里,又有谁能堵的【无极荣耀】上那个缺口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