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挽回的【无极荣耀】关键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挽回的【无极荣耀】关键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对于银雪的【无极荣耀】提问我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又转了回去看着下方的【无极荣耀】战场道:“你觉得如果当时我去和他们争,最后会有什么结果?”稍微等了一会,不等银雪回答我便接着说道:“增加我的【无极荣耀】份额?然后和平解决?他们能给我加多少?一百公斤而是【无极荣耀】二百公斤?”

  银雪被我的【无极荣耀】问题也是【无极荣耀】搞的【无极荣耀】一愣,不过很快她便想明白了其中关键。作为三位被我从不同时空拉回来的【无极荣耀】国家守护兽之一,银雪和另外两位一样,都是【无极荣耀】那种比较纯朴的【无极荣耀】个性。天庭那些龌龊的【无极荣耀】利益斗争在他们的【无极荣耀】思想中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存在的【无极荣耀】,但不懂这些东西不等于说他们笨,他们只是【无极荣耀】没有结果过类似的【无极荣耀】事情而已,他们的【无极荣耀】脑子并不笨。我现在这么一说,银雪立刻便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可是【无极荣耀】你就这样离开了,岂不是【无极荣耀】一点也分不到了?”

  “那可未必哦。”我笑着看向银雪道:“正好一会有点事情要你帮忙,跟我来吧,我们边走边说。”

  银雪看了眼下方的【无极荣耀】战场问我:“这边你不管了?”

  “对方的【无极荣耀】防线已经崩溃,以我们行会人员的【无极荣耀】机动能力,俄罗斯人想拉开距离重新组建防线也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做到的【无极荣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将保持这种千里大追杀的【无极荣耀】状态,我留不留下来也没什么区别。”

  银雪点了点头便没再问阵地的【无极荣耀】事,而是【无极荣耀】转而问道:“你刚刚说要我帮忙。你要我帮什么忙?是【无极荣耀】战斗类的【无极荣耀】事情吗?”

  我点点头并伸手将银雪拉上了夜影的【无极荣耀】背部放在了我背后,然后才一边催动夜影往回跑一边解释道:“其实这还是【无极荣耀】有关那些魂金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更多的【无极荣耀】可能应该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与天庭之间的【无极荣耀】定位问题。”

  “听着很复杂啊。”

  “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几句话就能说清。”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嗯,事情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你知道天庭属于神族势力,而我们冰霜玫瑰盟属于人界势力,先天上就存在一种等级差异。不过,自从我们行会开始和天庭合作之后,我发现天庭在主观一时上似乎是【无极荣耀】搞错了我们双方之间的【无极荣耀】定位。”

  “哪里不对啦?”银雪作为有着天庭和冰霜玫瑰盟双职务的【无极荣耀】人员,在这方面自然比较铭感,连她都没搞清楚,也难怪天庭会搞错。

  我耐心的【无极荣耀】给银雪解释道:“天庭确实比我们冰霜玫瑰盟强大,比我们高级,可再高级,他们依然是【无极荣耀】他们,我们依然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之间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联系的【无极荣耀】。我们是【无极荣耀】两个组织,完全***的【无极荣耀】两个组织。”

  银雪点头道:“这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难道这样理解有什么问题吗?”

  “不,问题不在于这种理解,而在于不这样理解。像我们刚才这样说,大家都能意识到天庭和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两个***的【无极荣耀】势力,可是【无极荣耀】在日常的【无极荣耀】接触中天庭的【无极荣耀】那些大佬们经常会忘记这一点。他们每次有任务就扔给我们去做,而我们从中得到一些好处,这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一种交易或者合作关系。天庭是【无极荣耀】工程发布者,我们是【无极荣耀】承包商,天庭将想办的【无极荣耀】事情和一堆赠品打包,然后我们接下这个包裹,帮天庭完成里面的【无极荣耀】任务并得到其中的【无极荣耀】赠品。但是【无极荣耀】随着我们双方的【无极荣耀】合作日益加强,天庭开始逐渐抬高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定位。他们把我们冰霜玫瑰盟当成了天庭的【无极荣耀】下属机构而不是【无极荣耀】合作单位,在出现需要执行的【无极荣耀】任务时,他们往往希望以命令的【无极荣耀】方式调动我们,而将我们应该得到的【无极荣耀】那些任务奖励给放到了一边。这就是【无极荣耀】问题所在。”

  银雪想了一会道:“好象确实有这种情况。不过这和你让我帮的【无极荣耀】忙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之后一段时间我必须让天庭深刻的【无极荣耀】体会到他们和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上下级关系。当然,在执行这个计划的【无极荣耀】过程中天庭必然会有些不高兴,所以他们可能会派出一些高级人员来威胁或者说警告我们,而这个时候就是【无极荣耀】你出面的【无极荣耀】时候了。鸿钧教主不可能亲自为了这种事情跑出来找我们的【无极荣耀】麻烦,而天庭中除了鸿钧教主,有你挡不住的【无极荣耀】吗?”

  听到这里银雪便微笑着回答道:“如果鸿钧教主不插手的【无极荣耀】话,但论防守,我至少可以同时挡住元始天尊和老子的【无极荣耀】攻击几个星期时间。”

  “不用那么夸张。能来的【无极荣耀】不一定是【无极荣耀】那么厉害的【无极荣耀】计划,而且他们也不可能真和我们下死手,顶多就是【无极荣耀】一些警告性质的【无极荣耀】威慑攻击,只要你能帮我们扛过去就行了。”

  “那就更没问题了。”

  “好了,看来我们的【无极荣耀】最大问题解决了。”

  在和银雪的【无极荣耀】解说过程中我们已经赶到了艾辛格,之后从维娜那边转了一圈后我身边就又多了一大群神族成员。当然,这些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族,也就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殿的【无极荣耀】神族,不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神族。

  带着这帮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族到达真理之门后,我便对那些神族们道:“好了,现在我需要得到一个目标的【无极荣耀】确切位置,所以必须用真理之门来获得能追踪那家伙位置的【无极荣耀】能力。不过因为那家伙本身的【无极荣耀】实力也不低,所以这个任务可能会比较麻烦。一会我设定任务后,如果任务许可多人模式,你们就都跟我一起去做任务,要是【无极荣耀】任务有人数***,那就只选实力最强的【无极荣耀】人跟我去。”

  “没问题,你尽快去设定任务吧。”维娜拿着块水晶上下抛接着说道:“在城里憋了这么久,我早想出去活动下胫骨了。”

  没有管维娜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走到真理之门前将手在了中央那只眼睛上,然后将希望获得的【无极荣耀】奖励情况以思想的【无极荣耀】方式输入了真理之门,略微停顿了几秒之后真理之门上立刻响起了提示声。“愿望受理,任务设置完成。本次任务最高允许四人进入,请参加者于一分钟内进入真理之门。”随着话音结束,我面前的【无极荣耀】真理之门便无声的【无极荣耀】敞开了大门。

  我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无极荣耀】神族,然后道:“因为真理之门必须有玩家参与,所以我必须要进去,剩下三个名额银雪算一个,维娜你决定剩下两个吧。”

  维娜想了想道:“那就我和孔雀一起去吧。”

  孔雀冥王一听让她去立刻笑着蹦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一边活动手臂一边道:“哈哈,终于轮到我了。快点快点,自打进了冰霜玫瑰盟我都没怎么战斗过,再不动都快发霉了!”

  看着孔雀冥王第一个跳进了门内的【无极荣耀】金光之中后我也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笑着摇了摇脑袋跟了进去。

  穿过那道门之后我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愣。“靠,这什么情况啊?为什么每次和神族一起用真理之门就出这种情况啊?”

  不是【无极荣耀】我大惊小怪,实在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真的【无极荣耀】很诡异。这真理之门我以前也算用过很多次了,可是【无极荣耀】从来就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无极荣耀】情况。上次为了获得属性转移的【无极荣耀】能力,我和天庭那帮大神们一起进入真理之门后被一群人膜拜就够奇怪的【无极荣耀】了。不过这次更绝,我干脆直接被封在了一个木头箱子里,而且还是【无极荣耀】躺着的【无极荣耀】。

  发现被封在了箱子里之后我先是【无极荣耀】一愣,然后便试着推了推顶上的【无极荣耀】木板,结果发现这箱子似乎还挺结实,我推了一下它连晃都不带晃一下的【无极荣耀】。

  确认推不开之后我便只好把永恒摸了出来,虽然箱子里空间不大,但幸好永恒是【无极荣耀】可以变形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将永恒变成了一柄匕首。将永恒从箱体边缘处插了出去,然后开始沿着边缘切割起来。虽然这木头箱子挺结实,但再结实的【无极荣耀】箱子也是【无极荣耀】木头不是【无极荣耀】?在连钢铁都能像切豆腐一样切开的【无极荣耀】永恒面前,一切木头都不会比奶油好多少。不过……

  “我靠,难道这是【无极荣耀】口棺材?”

  就在我刚把永恒沿着箱子边往下移动了不到半尺长之后,突然就有一些碎土从箱子边缘切开的【无极荣耀】缝隙中掉了进来。很显然这口箱子就是【无极荣耀】被埋在土里的【无极荣耀】,至少箱子上面盖了土。如果再联系这个箱子的【无极荣耀】体积和内部形状的【无极荣耀】话,不难猜出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用途。

  这他娘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口棺材,用来装死人的【无极荣耀】棺材,而且是【无极荣耀】已经被埋下去的【无极荣耀】那种。

  确认了这东西是【无极荣耀】口棺材,并且上面都是【无极荣耀】土之后我也不用刀切了,直接切换帐号到银雪形态并将法杖顶在个棺材盖上:“大火龙术。”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寂静的【无极荣耀】墓地之中猛然爆射出一条张牙舞爪的【无极荣耀】火龙直插云霄,而原本盖在那处火龙喷射之处的【无极荣耀】泥土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东西则全都被轰飞到了几百米的【无极荣耀】高空之中。

  几乎就在我这边的【无极荣耀】火龙术发威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左侧离我不足十米的【无极荣耀】地方突然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声爆响,伴随着七彩神光的【无极荣耀】闪耀,地面上原本立在那里的【无极荣耀】一个坟头直接被轰飞到了远处的【无极荣耀】一座山顶上。

  两声爆响之后光芒与火焰同时消失,紧跟着就见我和孔雀冥王分别从两个爆开的【无极荣耀】大坑之中升了起来。对,是【无极荣耀】升了起来,不是【无极荣耀】爬出来的【无极荣耀】。我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使用了悬浮术从坑里直接升了上来。

  “这个真理之门每次都这样?怎么一上来就把我们给埋了啊?”孔雀冥王一出来就抱怨了起来。

  “不,这次不一样。以前都是【无极荣耀】在一些没人的【无极荣耀】森林或者街角甚至空房间***现的【无极荣耀】,这次不知道怎么会在棺材里。对了,维娜和银雪呢?”

  我刚问完就见周围突然一亮,回头的【无极荣耀】时候正好看见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跟着就见银雪从那道光柱中升了上来。不过和我们不同,银雪的【无极荣耀】光柱只是【无极荣耀】在地面上开了个洞,并没有把泥土什么的【无极荣耀】掀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

  “这算什么情况?亡灵复活?”孔雀冥王看着我问道。

  “不知道,任务内容要等四个人到齐之后才看的【无极荣耀】见。”

  “那就等维娜到了再说吧。”银雪说着便飘到了她自己出来的【无极荣耀】那座坟前的【无极荣耀】石碑处降了下去。“咦?”

  “怎么啦?”因为我和孔雀冥王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太暴力,所以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坟墓的【无极荣耀】墓碑全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被轰飞了还是【无极荣耀】原来就没有。我们附近还有不少坟包包,其中有些有墓碑有些只有个木牌子,还有的【无极荣耀】则干脆什么都没有,因此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出来的【无极荣耀】坟到底原来有没有墓碑,不过既然银雪那么惊讶,我们便先到她那边看了下她的【无极荣耀】墓碑。

  本来是【无极荣耀】不看不知道,一看这还真把我们吓了一跳。只见银雪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坟前立的【无极荣耀】墓碑上赫然用红色油漆在雕刻出来的【无极荣耀】阴文(阴文就是【无极荣耀】凹下去的【无极荣耀】文字,如果是【无极荣耀】浮雕式的【无极荣耀】凸出字体就是【无极荣耀】阳文)中写着“华夏守护兽白玉麒麟银雪埋葬于此”的【无极荣耀】字样。

  “这真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幕?”看到那排字孔雀冥王也是【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不得了。

  我四下看了看,忽然发现远处的【无极荣耀】一棵大树歪倒在一边,而且树木的【无极荣耀】主干是【无极荣耀】从半截断掉的【无极荣耀】,显然是【无极荣耀】刚被砸断的【无极荣耀】。就在那棵树边上就斜插着块石碑,看样子搞不好就是【无极荣耀】墓碑之一。我直接一个传送出现在墓碑旁边,然后伸手抓住碑体将其拽了出来。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刚摔的【无极荣耀】,这块碑好象顶上少了一大块,不过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却还能辨认出来“皿会长紫日埋骨于此”的【无极荣耀】字样。最上面那个皿看起来不是【无极荣耀】个***的【无极荣耀】字,如果联系银雪那块碑猜测一下,这个皿应该是【无极荣耀】联盟的【无极荣耀】盟的【无极荣耀】下半部,上面缺少的【无极荣耀】那部分应该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几个字和盟的【无极荣耀】上半部分。

  “看起来这还真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墓啊!”我直接带着那块半截的【无极荣耀】碑又闪回了银雪她们俩身边,而孔雀冥王也终于在对面的【无极荣耀】山头上找回了她自己那块碑的【无极荣耀】碎片,不过她那块碑确实碎的【无极荣耀】太厉害,基本上除了一个雀字之外全都不成字了。

  “见鬼,居然还真有我们的【无极荣耀】墓,难道我们在这里已经死掉了?”孔雀冥王拿着自己的【无极荣耀】那块墓碑碎片问道。

  “没错,你们确实已经死了。”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

  “谁?”

  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一声喊,不远处的【无极荣耀】一堆烂土渣子中忽然爬起了一个人。不过这家伙现在全身上下全都是【无极荣耀】泥巴和草叶子,脑袋似乎还流血了。血水和泥巴混在一起糊的【无极荣耀】他满头满脸都是【无极荣耀】,样子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看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样子我们的【无极荣耀】戒备心也都放了下来,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形象,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在他出现后我们都用能量感应把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无极荣耀】扫了n遍,确认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能级非常低之后我们自然不会怕他了,毕竟能级和战斗力是【无极荣耀】有比较直接的【无极荣耀】关系的【无极荣耀】,能级低的【无极荣耀】生物战斗力一定高不了,至少他自身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会太高。

  那个看起来就跟个泥猴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先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跑到了我们身边,然后拍着手围着我们三个转了n圈,期间还不断的【无极荣耀】嘟囔着赞叹的【无极荣耀】话,不过似乎不是【无极荣耀】在称赞我们,而是【无极荣耀】在夸他自己。

  “哈哈哈哈,我果然是【无极荣耀】天才。连这些大神级的【无极荣耀】高手我都能驱使,那些家伙就准备好回家哭去吧。”说到这里那家伙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抬手指着我道:“你,对就是【无极荣耀】你,你是【无极荣耀】叫紫日是【无极荣耀】吧?快过来,我以你的【无极荣耀】主人的【无极荣耀】名义命令你对着那边的【无极荣耀】山头释放一个技能让我看看。”

  在听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我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如他所言的【无极荣耀】向他大步走去,当然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听他的【无极荣耀】话去往山上扔魔法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抬腿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并将一只脚踩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胸口上。

  “哎呦……”那家伙没想到我会突然袭击他,一边拼命的【无极荣耀】努力想把胸口的【无极荣耀】脚搬开,一边拼命的【无极荣耀】喊着:“你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亡灵,你居然敢反抗主人的【无极荣耀】命令?我以赋予你生命的【无极荣耀】亡灵法师的【无极荣耀】名义命令你马上把你的【无极荣耀】脚拿开,快,我命令呜……”那家伙后面的【无极荣耀】话还没来及说完就被我踩的【无极荣耀】啥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憋的【无极荣耀】口鼻青紫的【无极荣耀】拼命努力想把我的【无极荣耀】脚挪开。

  “等等。”就在我险些将那家伙踩死的【无极荣耀】当口,银雪忽然出声制止了我的【无极荣耀】行为。在我放下脚并疑惑的【无极荣耀】回头看向银雪的【无极荣耀】时候,银雪才解释道:“他说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没错,我们身上确实和他建立了契约关系。我感觉了一下,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单方面的【无极荣耀】奴役契约。好象就是【无极荣耀】亡灵法师用来控制亡灵生物的【无极荣耀】那种契约。”

  “啊?还真有啊?”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看着银雪问道:“可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我没感觉到被束缚住呢?刚才他下令名时我一点被控制的【无极荣耀】感觉都没有啊!”

  听了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银雪面色古怪的【无极荣耀】说道:“其实……契约是【无极荣耀】生效了。只不过契约等级太低,完全压制不住我们的【无极荣耀】本来意识,所以……”

  “明白了。这家伙太弱了,根本驱使不动我们这些神级的【无极荣耀】存在。”

  银雪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了。不过我们进来这里是【无极荣耀】做任务的【无极荣耀】,他既然和我们建立有契约,任务八成也和他有关,所以在确认任务与他无关之前最好别伤到他。”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拿出了一张卷轴道:“说到任务,为什么任务卷轴都出现这么半天了维娜还不出来?”

  任务卷轴出现说明参加任务的【无极荣耀】人都已经进入任务了,参考一下我们三个之前的【无极荣耀】行为就能想到维娜发现自己被埋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这都过去好几分钟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貌似维娜也不像是【无极荣耀】那种很有耐心的【无极荣耀】人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