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十二章 意外来客

第十九卷 第十二章 意外来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面对水晶公主那恐怖的【无极荣耀】催眠声波,冲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实在是【无极荣耀】无能为力,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无极荣耀】从城墙上翻越,希望可以绕开音波干扰范围。不过很可惜,他们的【无极荣耀】努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虽然城门已经被轰塌,但因为水晶公主堵住了坍塌的【无极荣耀】大门这一段,所以对日本玩家来说他们其实和之前根本没什么区别,还是【无极荣耀】得爬墙。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地方,那大概就是【无极荣耀】没有了城门楼上密集的【无极荣耀】箭雨覆盖,他们的【无极荣耀】压力小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无奈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们发现城门过不去只能任命的【无极荣耀】继续朝城墙努力,但是【无极荣耀】让他们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城墙上的【无极荣耀】压力比之前似乎有了明显提高,其中最主要的【无极荣耀】变化就是【无极荣耀】城墙上多了好多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原本很多日本玩家仗着自己实力还可以勉强也能爬上城墙,但是【无极荣耀】自从城门倒塌这会开始,他们就发现爬上城墙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困难了。即使有个别人能够爬上城墙,也是【无极荣耀】刚站上去就被打了下来,完全无法在上面立足。

  “这样不行啊!”看着城墙下又开始越堆越高的【无极荣耀】尸体,正在攻城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开始犹豫了起来。虽然他们这次都是【无极荣耀】抱着必死的【无极荣耀】决心来的【无极荣耀】,但死也要死的【无极荣耀】有价值,他们又不是【无极荣耀】拿尸体来这里铺路的【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几道城墙上除了第一道都是【无极荣耀】一冲而过,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伤亡,而这最后一道城墙从日本玩家接触以来才短短的【无极荣耀】十几分钟居然就死了这么多人,照这个速度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伤亡人数就能超过外面那些城墙上死的【无极荣耀】人数之和了。

  “该死,为什么冰霜玫瑰盟有这么多高手啊?”一名捂着断臂接受治疗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不甘的【无极荣耀】望着城墙愤愤的【无极荣耀】说道。就在几分钟前他刚刚摸到城墙之上就遇到了一名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手阻拦,结果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他在三招之内就被地方砍掉了一条胳膊并一脚踢出了墙外,要不是【无极荣耀】落下时刚好被一个日本玩家跳起来接住了,现在他就该回去复活了。

  这名玩家身边一名正在排队等着治疗的【无极荣耀】玩家也是【无极荣耀】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是【无极荣耀】啊!看来光有松本君还是【无极荣耀】不够啊!松本君再厉害也只能拖住紫日一个而已,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高手实在太多了!”

  “刚刚外面那几位天使小姐也很厉害啊!”另外一名看起来较年轻的【无极荣耀】玩家说道。

  “那三位天使确实不错,可惜还是【无极荣耀】不够!”正在为断臂玩家治疗的【无极荣耀】牧师在完成治疗后插嘴道:“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高手除了紫日、克利斯缔娜、真红、金币之外还有很多,他们四个只不过是【无极荣耀】特别出名而已。你们不记得冰霜玫瑰盟那么副会长红月了吗?那女人也不是【无极荣耀】好对付的【无极荣耀】。还有那个紫日的【无极荣耀】妹妹紫月,那也是【无极荣耀】超级战斗力。另外不要忘记了,挡着城门搞的【无极荣耀】我们非得爬墙的【无极荣耀】那帮女人也不好对付!”

  那名年轻玩家扳着手指算了半天之后道:“这样说来我们确实还差的【无极荣耀】远啊!”

  “不是【无极荣耀】差的【无极荣耀】近差的【无极荣耀】远的【无极荣耀】问题,主要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高手不团结。”一名日本玩家忍不住插嘴道:“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还有那个小鸠健次郎,那是【无极荣耀】一般实力的【无极荣耀】普通人吗?他们要是【无极荣耀】能和松本君联合起来,我们的【无极荣耀】高手其实也还是【无极荣耀】不少的【无极荣耀】。不说别人,就算鬼手信长,虽然这家伙脑袋有点问题,但是【无极荣耀】充当先锋总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吧?他打不过紫日,对付下那几个玩乐器的【无极荣耀】女人总没问题吧?”

  “哎,那些都是【无极荣耀】大人物们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说了又有什么用?”旁边一个玩家说道。

  他们这帮人正在那聊着,突然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突然从他们头顶上飞了过去,然后带着恐怖的【无极荣耀】高温落在了支点城最后一道城墙的【无极荣耀】墙顶上。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响,一团小型蘑菇云突然从城墙顶上升了起来,同时还有大量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被从墙顶上吹了下来。

  看到那段城墙顶上遭到了轰炸,正在攀爬那段城墙的【无极荣耀】日本人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开始加速往上爬,因为他们知道城墙顶上这会肯定处于一片混乱之中,正是【无极荣耀】他们登城的【无极荣耀】好时机。

  负责这段城墙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忙着哦啊爬墙,下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可是【无极荣耀】不忙,他们纷纷回头望向了火焰飞出的【无极荣耀】方向寻找起了发射火焰的【无极荣耀】人员,但是【无极荣耀】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人。不过,就在他们努力寻找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再次出现在了后方的【无极荣耀】城墙之上,然后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团迅速横过两道城墙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落在了最后那道城墙之上。

  之前因为发现火球比较晚,大家都没注意到火球的【无极荣耀】具体问题,所以一直没找到目标,现在看到火球当着大家的【无极荣耀】面出现,众人终于发现了发火火球的【无极荣耀】人。

  “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小姐。”一名日本玩家突然叫喊了起来。

  “她居然来参战了?”城墙下几名***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城墙顶上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说道。和一般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不同,这些大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都是【无极荣耀】以利益为第一准则的【无极荣耀】老狐狸,自然不会像普通人那么热血那么单纯。在他们看来,这次战役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价值的【无极荣耀】体现,也是【无极荣耀】将来松本正贺统治地位的【无极荣耀】基础。对鬼手信长他们来说,这次战役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份牌。在这样一场战役之中,鬼手信长他们突然冒出来,在一般玩家眼中那是【无极荣耀】为了民族大义,但在这些会长眼中那一定是【无极荣耀】某种阴谋,否则他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鬼手信长他们如何是【无极荣耀】那种为了民族大义可以放弃个人利益的【无极荣耀】人,当初就不会干出那么多龌龊事情来了。而现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虽然做出了看起来比较伟大的【无极荣耀】事情,那也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突然悔悟了。

  不管这几个大行会的【无极荣耀】行会们怎么想,反正在普通玩家看来红莲凤凰能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两大阵营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终于合兵一处了,这对日本玩家来说就像当年中国抗战时期的【无极荣耀】国共合作一样,不管它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起码现在看来这是【无极荣耀】一种进步。

  随着两个火球的【无极荣耀】轰炸,城墙上迅速被清理出了两片空地,然后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背后突然伸展开了一对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红色羽翼并纵身跳离了城墙扇动着那对巨大的【无极荣耀】羽翼朝着前方的【无极荣耀】最后一道城墙飞了过去。

  “红莲凤凰,你以为紫日不在就可以嚣张了吗?”一个清亮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在了最后一道城墙之上,随后就是【无极荣耀】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黑色闪电划过空间将之前还一副天神下凡造型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当空轰了下去。众人只看到电光一闪,然后红莲凤凰便翻着跟头朝地面栽了下去,而天空中只剩下了一大片随风飘舞的【无极荣耀】红色羽毛。

  “哼,你终于出现了吗?”另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战场之上,众人只见一道蓝色光影突然从后方城墙射到了最后一道城墙之上并将刚才发出闪电的【无极荣耀】人撞飞了出去。

  “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下面有熟悉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那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影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

  城墙之上一小群已经爬上城墙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兴奋的【无极荣耀】看到刚才一招将红莲凤凰轰下城头的【无极荣耀】红月被鬼手信长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撞飞了出去,他们全都兴奋的【无极荣耀】差点跑上去向鬼手信长欢呼了。不过他们好歹还知道现在不是【无极荣耀】庆祝的【无极荣耀】时候,所以只是【无极荣耀】口头上助威了一下便被前方再次围拢的【无极荣耀】本行会人员压的【无极荣耀】没空说话了。

  鬼手信长站在最后那道城墙的【无极荣耀】垛墙上看着被自己撞飞出去的【无极荣耀】红月道:“我就知道紫日到了你肯定也到了。嘿嘿,我虽然不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对手,但是【无极荣耀】对付你还是【无极荣耀】不费什么劲的【无极荣耀】。”

  “哦?你真这么认为吗?”另外一个动听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了红月身边,而在看到这个身影后鬼手信长更是【无极荣耀】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啊!看来冰霜玫瑰盟也真是【无极荣耀】急眼了,居然连你都出现了。”

  来人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咱老婆,美丽与智慧并重,惟独比较抠门的【无极荣耀】玫瑰小姐了。作为金牌辅助人员和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内务管理员,玫瑰是【无极荣耀】很少会出现在战场上的【无极荣耀】。一来因为她不是【无极荣耀】主战人员,二来更是【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地位确实也不太需要冲锋陷阵。但是【无极荣耀】,不出现在战场上不等于她在战场上就没用。事实恰恰相反,玫瑰不但对战局影响非常严重,而且还具备相当不俗的【无极荣耀】攻击能力。

  “看你笑的【无极荣耀】那么开心好象已经战胜了我们似的【无极荣耀】。”玫瑰说着单手按在了红月背上,跟着就见红月身上的【无极荣耀】法师长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变形,整条长袍逐渐收紧变形,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套暗红色的【无极荣耀】铠甲覆盖在了红月的【无极荣耀】身上。不过和一般的【无极荣耀】盔甲战士不同,红月身上这套铠甲封闭的【无极荣耀】超级严实,连面部都被一块略微突出的【无极荣耀】鹦鹉嘴一样的【无极荣耀】装甲整个盖在了下面,上面连眼睛鼻子需要的【无极荣耀】洞口都没留,而且她的【无极荣耀】手里拿的【无极荣耀】武器也比较奇怪,居然是【无极荣耀】左手一根巨战法杖,右手一柄符文长剑,看起来和之前的【无极荣耀】法师形象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两个人。

  鬼手信长看着红月的【无极荣耀】新形象又想到了当初克利斯缔娜她们变身二阶形态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他还是【无极荣耀】强忍着担心装着若无其事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呦,变样了吗?你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该不会都是【无极荣耀】属蛤蟆的【无极荣耀】吧?还玩变态发育吗?小蝌蚪,你还是【无极荣耀】赶紧回家找妈妈去吧!哈哈哈……”

  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笑声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突然停止了,原因则是【无极荣耀】刚刚红月的【无极荣耀】突然出手。就在鬼手信长在那里狂笑的【无极荣耀】时候,红月突然将右手中的【无极荣耀】长剑向前挥了一下,然后鬼手信长以他的【无极荣耀】最大速度向旁边闪出了老长一截。虽然之前一直在嘲笑对方,但鬼手信长可是【无极荣耀】见识过克利斯缔娜她们的【无极荣耀】变身的【无极荣耀】。要说对克利斯缔娜她们的【无极荣耀】二阶形态谁了解的【无极荣耀】最清楚,这个人肯定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因为他亲身经历了那种恐怖的【无极荣耀】实力提升过程,所以她非常了解情况。正因为对变身二阶形态的【无极荣耀】了解,所以鬼手信长虽然嘴上在嘲笑讽刺红月,可实际上他却一直在紧绷着身体时刻警惕着对方的【无极荣耀】突然发难。事实也确实证明了他的【无极荣耀】准备丝毫没错。就在刚才,一直紧盯着红月手指的【无极荣耀】他一看到红月的【无极荣耀】手开始握紧的【无极荣耀】瞬间他便做出了闪避动作,可就算如此他依然险些没能闪掉。在外人看来红月刚刚那一击的【无极荣耀】结果只是【无极荣耀】将刚刚鬼手信长站的【无极荣耀】那处城墙劈出了一条裂缝而已,但鬼手信长自己却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胳膊被刮伤了。不是【无极荣耀】被剑刮伤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被气浪。以那能一招劈裂城墙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如果直接砍到身上,鬼手信长非常确定自己的【无极荣耀】铠甲和肉体都不会比豆腐坚固多少。

  “有空说大话不如先提升下实力再说吧。”玫瑰拍了拍红月的【无极荣耀】肩膀道:“我虽然不太擅长直接参战,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可以把别人变成超人哦。那么……现在你就让红月好好的【无极荣耀】发泄一下吧。自从当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副会长她可是【无极荣耀】好久没过过虐人的【无极荣耀】瘾了。”

  “哎呀,玫瑰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话啊?说的【无极荣耀】我跟sm女王一样!”红月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她两只手上的【无极荣耀】武器却在随着她的【无极荣耀】话语逐渐融化变形,最终竟然变成了两条鞭子。

  “我靠,红月会长真彪悍啊!这都上皮鞭啦?”一个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红月新搞出来的【无极荣耀】武器忍不住调侃道。

  “想死吗?”红月转头瞪了对方一眼,可惜有头盔隔着,对方根本看不到她的【无极荣耀】眼神,不过那行同实质的【无极荣耀】杀气还是【无极荣耀】让那名玩家感觉从尾椎骨升起一阵寒气一直蔓延到头顶,搞的【无极荣耀】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并赶紧藏到了人群之中。

  失去目标的【无极荣耀】红月看着对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兴奋的【无极荣耀】晃了晃手臂,两条皮鞭在空中啪的【无极荣耀】打出一声巨响,而地面上被鞭子抽到的【无极荣耀】地方则是【无极荣耀】留下了两道焦糊的【无极荣耀】黑迹。看到那黑印鬼手信长才注意到红月的【无极荣耀】鞭子上竟然有一层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光在闪烁着,看起来异常的【无极荣耀】吓人。这东西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普通的【无极荣耀】鞭子,那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两条没有保护层的【无极荣耀】电线啊!

  “知道我一般怎么教育不听话的【无极荣耀】小孩吗?”红月不怀好意的【无极荣耀】看着鬼手信长再次舞动了一个鞭花,然后不等对方回答便自己说道:“我一般直接打到他听话为止。”随着最后一个字的【无极荣耀】蹦出,红月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整个人闪电般冲到了鬼手信长附近。

  早就打起十二万分精力盯着她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一看到红月动了起来便立刻向旁边闪了出去。本来他现在最好是【无极荣耀】往后闪的【无极荣耀】,不过可惜他背后就是【无极荣耀】城墙外面了,所以他不想被赶下去就只能平行移动了。不过这样移动显然相当危险,因为沿着城墙跑根本无法拉开距离。要知道城墙上可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人,不管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总之城墙上除了这片被红莲凤凰炸出来的【无极荣耀】空地之外几乎就全是【无极荣耀】人。鬼手信长再牛也不可能和别人重叠在一起吧?高手也得有地方站着啊!

  无奈,因为空间***鬼手信长只跑了几步就被迫再次转向希望绕到红月背后去,但是【无极荣耀】他才刚跳起来就感觉脚腕一紧,跟着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便将他猛的【无极荣耀】拉到了地上。不等他支撑地面爬起来,一股酸麻伴随着巨痛瞬间传遍了他的【无极荣耀】全身,从那电光乱闪的【无极荣耀】双手上鬼手信长知道自己是【无极荣耀】被红月的【无极荣耀】电击长鞭袭击了,不过即使知道也没用。高压电流不但有杀伤能力,还可以产生麻痹效果。只要红月那边电光不停,鬼手信长就得一直这么在地上抽抽直到被电死为止。

  就在已经攻上城墙的【无极荣耀】那帮日本人以为鬼手信长就要这么完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一道电光突然出现在红月的【无极荣耀】头顶并闪电般向下砸了下来。不过,就在那电光即将落到红月脑袋上之时,一把长剑突然出现在了红月的【无极荣耀】头顶。只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电光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你们日本男人不知道什么叫绅士风度吗?对付女士居然也要用二对一阵形,难怪你们七八个也干不过我哥一个呢!”

  刚看到来人那名发出电光的【无极荣耀】人被吓了一跳,不过在对方说话之后他的【无极荣耀】心总算放了下来,因为来人实在是【无极荣耀】和我长的【无极荣耀】太像了。要不是【无极荣耀】盔甲不一样,外加说话声音有点区别,还真容易认错。

  “小鸠健次郎你的【无极荣耀】技术还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烂。”玫瑰看着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说道:“我记得之前我老公有跟你说过,花哨的【无极荣耀】招数是【无极荣耀】没有用的【无极荣耀】,你居然一点都没吸取教训摹疚藜僖控!”

  “哼,战斗是【无极荣耀】男人的【无极荣耀】事,女人不要插嘴。”小鸠健次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搞的【无极荣耀】玫瑰和周围的【无极荣耀】中国玩家都是【无极荣耀】一愣。

  过了几秒玫瑰才从惊愕中恢复过来,然后脸色不善的【无极荣耀】说道:“看来你是【无极荣耀】没救了。男人打女人就够无耻了,居然还说出这么不要脸的【无极荣耀】话来,自甘堕落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不可能有出头的【无极荣耀】那一天的【无极荣耀】。”

  紫月将之前震开雷电的【无极荣耀】长剑挽了个剑花,然后指向小鸠健次郎道:“欺负我嫂子,你准备好被我打成猪头吧。”

  “就凭你吗?”小鸠健次郎表现出了明显的【无极荣耀】不屑。

  “那么这样呢?”紫月说着便将手中的【无极荣耀】长剑直接扔进了凤龙空间,然后身上红色的【无极荣耀】电芒闪烁中她的【无极荣耀】身体突然开始膨胀变大,在小鸠健次郎惊讶的【无极荣耀】眼光中紫月只用了几秒时间便由一位美女变成了一头全身闪耀这绚丽光芒的【无极荣耀】火红色巨龙。

  看着突然变成了条龙的【无极荣耀】紫月,小鸠健次郎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他的【无极荣耀】惊讶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变身巨龙的【无极荣耀】紫月已经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小鸠健次郎一看紫月扑上来用爪子拍他,立刻就摆了个奇怪的【无极荣耀】姿势。看过小鸠健次郎战斗的【无极荣耀】人都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他进行瞬间移动的【无极荣耀】姿势,不过这次他的【无极荣耀】技能却不顶用了。小鸠健次郎刚摆出这个姿势便突然一愣,紧跟着他便被紫月巨大的【无极荣耀】龙爪一下拍飞了出去,整个人跟个皮球一样撞倒了一截垛墙后一路飞到了城墙外。

  看到小鸠健次郎被拍飞,紫月并没打算就此放过他,而是【无极荣耀】只跑到城墙边张开翅膀也跟着纵身跃了出去。

  紫月一走城墙上立刻就空出了老大一片面积,虽然紫月的【无极荣耀】体积没有幸运和瘟疫那么大,但她毕竟也是【无极荣耀】变成了巨龙,怎么着也算超级巨兽了,占的【无极荣耀】地方肯定不小。她这么一走城墙上立刻就觉得宽敞了不少,而红月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机会。只见她突然抓着鞭子用力往后一拉一甩,已经被电的【无极荣耀】快要晕过去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直接就被她从身全带飞了起来,然后飞过红月的【无极荣耀】头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红月的【无极荣耀】另外一边。不过这一下显然还不能让红月满意,于是【无极荣耀】她便开始左右不断的【无极荣耀】甩动长鞭把鬼手信长当成流星锤一样左砸右撞,偶尔她还会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掼在身前用另外一根鞭子狂抽一气。

  看着被虐的【无极荣耀】快没人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之前那个本行会玩家忍不住说道:“果然红月会长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最暴力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这边先不管,飞出城墙的【无极荣耀】紫月本来正追着被自己拍飞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冲过去,突然就见下方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火龙突然腾空而起朝自己冲了过来。她猛的【无极荣耀】一偏头,翅膀一歪做了个大角度转弯险之又险的【无极荣耀】擦着火龙飞了过去。

  在空中兜了一圈回来的【无极荣耀】紫月很快就看到了下面释放火龙的【无极荣耀】人,那正是【无极荣耀】刚被红月打下去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看到她之后紫月也不去追小鸠健次郎了,直接一个俯冲朝着红莲凤凰冲了下去。

  看到天空中那条巨龙朝自己冲来,红莲凤凰立刻又聚集起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朝着那条龙射了出去,因为之前一直在城墙下,所以她并不知道这条龙其实是【无极荣耀】紫月变的【无极荣耀】。

  眼看着又一个火球飞来,这次紫月却是【无极荣耀】丝毫不闪不避,只是【无极荣耀】微微一低头便用坚硬的【无极荣耀】额骨猛的【无极荣耀】撞上了火球,然后在红莲凤凰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直接撞散火球从其中穿了过去。

  其实巨龙基本都是【无极荣耀】不怕火的【无极荣耀】。除非像寒冰龙等少数特殊属性的【无极荣耀】巨龙,大部分龙族或多或少都有不低的【无极荣耀】魔法抵抗,而抗火几乎就是【无极荣耀】龙族的【无极荣耀】基本能力,很少有不带这个能力的【无极荣耀】。之前躲避火龙其实只是【无极荣耀】紫月的【无极荣耀】本能反应,就好象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冲气锤子朝你脑袋上砸下来,大部分人都会进行闪避或者害怕的【无极荣耀】闭上眼睛,这纯粹是【无极荣耀】本能的【无极荣耀】第一反应。在确认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火之后,这第二次发射的【无极荣耀】火球紫月干脆闪都不闪直接就把它给撞散了,反正巨龙形态的【无极荣耀】她根本不怕火。

  本来以为自己的【无极荣耀】火球就算不能把那条龙轰下来,起码也能逼对方转向来着,红莲凤凰根本没想到那条龙竟然直接撞穿了火球朝自己扑下来,毫无准备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紫月冲到自己面前并张口喷出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团。

  就像抗火能力一样,巨龙大部分都会龙之吐息,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以龙炎的【无极荣耀】形式存在的【无极荣耀】。这条巨龙虽然是【无极荣耀】紫月刚刚变的【无极荣耀】,但她的【无极荣耀】这个能力并不是【无极荣耀】变身巨龙,而是【无极荣耀】变身成人形。严格来说紫月其实算是【无极荣耀】龙族,她的【无极荣耀】本体是【无极荣耀】条龙,人形只是【无极荣耀】变身形态。这个能力和竹月的【无极荣耀】龙族变身类似,但是【无极荣耀】又不完全一样,不过不管怎么说,紫月的【无极荣耀】龙族形态反正是【无极荣耀】货真价实的【无极荣耀】,最起码龙炎喷射这招她也会,所以穿过火球之后她直接就对着红莲凤凰来了这么一下。

  红莲凤凰完全没想到会突然遇到龙炎喷射,不过她好歹也算高手,惊讶归惊讶,反应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不慢。闪避虽然来不及了,但是【无极荣耀】她还有一对火红色的【无极荣耀】翅膀可以用来当盾牌。从红莲凤凰之前发射的【无极荣耀】火球就能看出,她显然也比较擅长火焰之力,而那对翅膀刚好就是【无极荣耀】防火的【无极荣耀】。龙炎虽然比一般的【无极荣耀】火要厉害,可归根结底还是【无极荣耀】火焰,所以要挡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挡不下来,再说现在时间紧迫闪已经来不及了,红莲凤凰无奈之下只能拼一把。

  就在红莲凤凰刚刚用翅膀将自己包起来的【无极荣耀】同时,紫月的【无极荣耀】龙炎便铺天盖地的【无极荣耀】罩了下来。撞上地面的【无极荣耀】龙炎无法继续前进便开始沿着地面向四面八方扩散。本来这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反正红莲凤凰就在火焰中心,龙炎扩不扩散对她都没啥影响,但要知道现在的【无极荣耀】城墙外可是【无极荣耀】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挤满了日本玩家,这一大片龙炎扩散开来,那个波及范围可就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两个人了。

  红莲凤凰虽然保住了自己,但她保不了身边的【无极荣耀】人,扩散开来的【无极荣耀】龙炎瞬间便将她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全部变成和黑色的【无极荣耀】人形焦碳,而再远一些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瞬间被龙炎点着变成一个个人形火炬惨叫着四处乱跑。

  等火焰过去之后红莲凤凰张开翅膀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一片人间地狱的【无极荣耀】场景,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布满了焦黑的【无极荣耀】尸体和还在燃烧的【无极荣耀】火焰,而远一点的【无极荣耀】地方则是【无极荣耀】惨叫的【无极荣耀】火人。她气愤的【无极荣耀】怒视着刚刚飞过她头顶正在爬升的【无极荣耀】紫月,然后突然双手在面前结了个手印,然后朝天空一指,一道赤红色的【无极荣耀】射线突然射向了天空。

  感觉到背后有危险,紫月突然一个闪身躲开了要害位置,但那道射线却像穿过一层纸一般射穿了她的【无极荣耀】翅膀,紫月惨叫了一声从天空中栽了下去,不过龙族庞大而坚固的【无极荣耀】身躯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大伤害,反到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遭了无妄之灾被砸死不少。

  坠地之后紫月立刻一下从地面上蹦了起来,晃了晃还有些疼痛的【无极荣耀】翅膀之后她突然感觉到尾巴上传来一阵刺痛。愤怒的【无极荣耀】回过脑袋之后她正好看见一个日本玩家这拿着把东洋刀在那卖力的【无极荣耀】砍她的【无极荣耀】尾巴。看到只有一个傻冒,紫月连用爪子攻击都懒得做,直接尾巴一抬照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将他拍成了肉饼。

  “哼,有本事不要欺负普通玩家。”紫月刚把那只讨厌的【无极荣耀】苍蝇拍死便听到红莲凤凰愤怒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自己背后。

  猛的【无极荣耀】一个转身,巨大的【无极荣耀】尾巴借助旋转的【无极荣耀】力量甩出去瞬间干掉一大群日本玩家,然后紫月挑衅的【无极荣耀】对红莲凤凰道:“我就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好,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厉害。”红莲凤凰说完并没有行动,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对着紫月背后大叫道:“就是【无极荣耀】现在。”

  听到那声叫喊紫月立刻一惊,本能的【无极荣耀】以为背后有人偷袭,但是【无极荣耀】她慌忙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而这个时候她立刻便想到了这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在耍诈,但是【无极荣耀】当她再把头转回去之后却同时在身前和背后同时感觉到了两股杀意。直到这个时候紫月才真正反应过来,红莲凤凰确实在耍诈,但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诈骗,而是【无极荣耀】连环欺骗,不过这个时候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前后的【无极荣耀】攻击都已经发动,她再厉害也只能挡住一边。没时间犹豫,紫月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姿态选择拦截自己面前的【无极荣耀】攻击,因为再次转身也是【无极荣耀】一样只能挡一边,还不如直接挡前面来的【无极荣耀】保险些,起码不需要转身耽误时间。

  不过,就在紫月努力的【无极荣耀】在面前撑起一面魔能盾牌挡下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红色射线之时,背后的【无极荣耀】攻击却并没有如预料般的【无极荣耀】撞上她的【无极荣耀】后脑,而只是【无极荣耀】有一阵狂风吹了过去,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乒的【无极荣耀】一声炸响。等紫月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半死不活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软趴趴的【无极荣耀】躺在自己侧面的【无极荣耀】地面上,他的【无极荣耀】眼耳口鼻无一不在往外渗血,看起来已经是【无极荣耀】离死不远了。

  “敢动我妹妹,问过我了吗?”

  突然的【无极荣耀】声音让紫月兴奋的【无极荣耀】转过脑袋,而如她预料的【无极荣耀】一样,浑身闪着电光的【无极荣耀】我正悬浮在她背后的【无极荣耀】半空中。

  “哥。”

  “专心对付你前面那个。”我直接提醒了紫月一句,没给她撒娇的【无极荣耀】机会,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不喜欢她,主要是【无极荣耀】现在没空。就在我刚说完那句话之后,一道白光突然追着我射到两道城墙之间的【无极荣耀】土地上,然后我便主动冲上去和那道白光打成了一团。

  不用猜,那白光肯定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了。全***能和我打个难分难舍的【无极荣耀】也就只有松本正贺和那三位天使小姐了,其他日本玩家基本上一个照面就得完蛋。

  本来我和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在城外战斗的【无极荣耀】,之所以会冲到这边来,主要原因还在鬼手信长他们身上。

  让日本人占领支点城从而驱逐中国势力,这是【无极荣耀】我们制定下计划,但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三个的【无极荣耀】出现绝对是【无极荣耀】计划外情况。

  因为人类的【无极荣耀】劣根性,或者叫人性弱点,太容易到手的【无极荣耀】东西往往不会被人们所珍惜。简单点讲就是【无极荣耀】获得的【无极荣耀】东西最好是【无极荣耀】付出了惨痛代价才搞到的【无极荣耀】,这样人们才能重视和珍惜它。这次我们虽然计划利用松本正贺间接控制***,并将***交还到日本玩家手中,但如果夺回的【无极荣耀】太容易,那么日本玩家中肯定会有人动歪心思,这对以后松本正贺在***的【无极荣耀】统治不利,也就是【无极荣耀】对我们间接的【无极荣耀】***纵***不利。因此,我们必须要让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这次战役打的【无极荣耀】凄惨一点,这样他们才会珍惜好不容易光复的【无极荣耀】国土,才会真心的【无极荣耀】接受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领导。

  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些计划中都是【无极荣耀】没有鬼手信长他们存在的【无极荣耀】。我们原本根本没想到鬼手信长会出现,毕竟这些家伙是【无极荣耀】不会为了民族大义而战的【无极荣耀】。

  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中,前面几道城墙放日本玩家轻松突破,那是【无极荣耀】为了显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努力起到了作用,让日本玩家明白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为他们带来了多么巨大的【无极荣耀】好处。而现在这最后一道城墙上的【无极荣耀】顽强抵抗,同样是【无极荣耀】为了显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作用。因为日本玩家在这里伤亡越是【无极荣耀】惨重,他们就越会觉得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英明,因为要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为他们争取的【无极荣耀】时间,不光这一道城墙,前面的【无极荣耀】每一道城墙都会这么难以突破,甚至更加困难。同时,这最后一道城墙上的【无极荣耀】顽强战斗也正好起到了计划中消耗日本玩家实力让他们认为胜利果实来之不易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最后,这坚强的【无极荣耀】最后一道防线也堵住了那些可能怀疑我们和松本正贺串谋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嘴。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防线突破太容易,难免让人觉得我们和松本正贺似乎是【无极荣耀】配合好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道城墙上的【无极荣耀】惨烈战斗却可以让有那种思想的【无极荣耀】人集体闭嘴,因为如果按照他们的【无极荣耀】论断,这最后一道城墙的【无极荣耀】防御就不应该这么坚决。

  如此一箭三雕的【无极荣耀】计划,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超完美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鬼手信长他们来了,计划也就乱套了。

  最后这道防线的【无极荣耀】顽强抵抗是【无极荣耀】按照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实力设计的【无极荣耀】,为了找到我和克利斯缔娜她们不插手的【无极荣耀】理由我们甚至想到了用松本正贺和八月熏他们来拖住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方法,可是【无极荣耀】现在鬼手信长他们出现了。尽管鬼手信长他们不是【无极荣耀】我和克利斯缔娜他们的【无极荣耀】对手,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毕竟也算是【无极荣耀】一流高手,有他们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原本的【无极荣耀】防线就会变的【无极荣耀】异常混乱,根本无法造成足够的【无极荣耀】伤亡。

  最后这道防线之所以是【无极荣耀】一箭三雕就在于它能大量消耗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有生力量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结果鬼手信长他们一来这个代价就从惨痛变成了微不足道,而我们那个一箭三雕也变成了一箭无雕。

  如此重要的【无极荣耀】计划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它被鬼手信长他们破坏掉?所以,为了应对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突然出现,我和松本正贺他们也就“意外”的【无极荣耀】从城外打到了城内。

  虽然因为我们和松本正贺他们正在对战,无法帮到本行会玩家,但是【无极荣耀】众所周知我们都是【无极荣耀】高手。高手们的【无极荣耀】攻击难免威力会比较大吧?这么大威力的【无极荣耀】攻击技能,误伤几个人很正常吧?那么如果我们不幸误伤到了鬼手信长他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不算奇怪呢?

  误伤之所以叫误伤就在于它是【无极荣耀】无意的【无极荣耀】,既然是【无极荣耀】无意的【无极荣耀】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规律性,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具体误伤哪一边来控制战场走向按照我们希望的【无极荣耀】方向发展。如果觉得日本玩家这边进攻太猛,那就让松本正贺“失误”一下,然后由我来“误伤”一大片日本玩家平衡一下他们的【无极荣耀】攻势。如果感觉中国玩家这边防守太过分了,那就由我“失误”一下,然后让松本正贺“误伤”中国玩家一下帮日本玩家加把力。只要有我们在战场上这样“精确”的【无极荣耀】“误伤”,想要控制战场形式其实也非常容易。至于鬼手信长他们这帮计划外产品,那当然是【无极荣耀】要尽快“误伤”掉的【无极荣耀】了。

  就因为这个“误伤”计划,所以我们和松本正贺他们就一路从城外打到了城内。至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悲惨遭遇,那当然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第一个“误伤”案例喽。

  “小鸠君!”红莲凤凰紧张的【无极荣耀】冲到小鸠健次郎身边想扶他,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头顶上突然响起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喊声。

  “快闪开!”

  突然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音让红莲凤凰很疑惑,她抬起头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正好看到松本正贺被我一个旋身踢踹飞了出去,整个人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嵌进了前方的【无极荣耀】城墙之中,而我则趁着这个空隙朝她所在的【无极荣耀】方向甩出了一道赤红色的【无极荣耀】剑芒。

  “给我散。”就在红莲凤凰绝望的【无极荣耀】看着那剑芒即将把自己劈开之时,炽火龙姬突然从侧面闪出,一剑砍在剑芒之上。只听一声锐鸣之后那道剑芒竟然被一劈两半,分成两截的【无极荣耀】剑芒分别向两边飞射而出。

  “啊!”刚缓过一口气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还没从自己得救的【无极荣耀】情况中缓过来便发现不远处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居然身首异处了。刚刚炽火龙姬劈开的【无极荣耀】剑芒虽然没伤到红莲凤凰,但分成两段的【无极荣耀】剑芒却把倒霉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给干掉了。看到这个结果红莲凤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炽火龙姬是【无极荣耀】为了救她,她想发火都不知道跟谁发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