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十四章 高端武力撤出

第十九卷 第十四章 高端武力撤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紫日死啦!哈哈,松本君把紫日干掉啦!”

  就在〖日〗本玩家们〖兴〗奋的【无极荣耀】快要发狂之时,我身边的【无极荣耀】空间中突然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跟着凌便从中一步跨了出来。“主人!”看到被钉死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我,凌立刻惊叫着扑倒了我身边,而松本正贺则是【无极荣耀】赶紧抽剑后退。

  长剑拔出之后我被丢到了一边,看到我即使被扔出去依然没动一下,那些〖日〗本玩家便纷纷确认了我确实是【无极荣耀】被干掉了。而紧跟着他们就见到松本正贺身上居然突然亮起了一圈圈的【无极荣耀】光环。这种光环对所有玩家来说都不陌生,因为这正是【无极荣耀】大家升级时所出现的【无极荣耀】光环。虽然这种光环效果可以主动设置成不显示,但刚进游戏那会大家肯定都见过这种光环,所以在场的【无极荣耀】每个人都知道松本正贺肯定是【无极荣耀】升级了,而且看那一圈圈的【无极荣耀】往上翻的【无极荣耀】光环,显然松本正贺这下是【无极荣耀】连升了N级,因为正常升级只有一个光环,这么多光环一起闪肯定是【无极荣耀】升了好多级。

  “哈哈哈哈,松本君真的【无极荣耀】把紫日干掉了。看,他升级了。没想到紫日这家伙经验值这么高,杀他一次居然能连着升这么多级。”

  看到松本正贺升级的【无极荣耀】光环,那些〖日〗本玩家自然是【无极荣耀】更加确认了我确实是【无极荣耀】被干掉了,毕竟松本正贺一直在和我战斗,又没攻击别的【无极荣耀】玩家。虽然他是【无极荣耀】战役指挥者,但战役中的【无极荣耀】同盟经验都是【无极荣耀】要到战斗结束后才会由系统一次性加上的【无极荣耀】,战斗中大家能马上获得的【无极荣耀】经验就只有自己亲手干掉的【无极荣耀】敌人产生的【无极荣耀】经验,其他诸如协助攻击之类的【无极荣耀】经验分配在战役结束前都是【无极荣耀】不会进行计算的【无极荣耀】。所以,松本正贺这个时候突然升级,很明显的【无极荣耀】证明了他确实干掉了我,而且还从我身上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经验值。

  “你居然杀了我的【无极荣耀】主人!”凌愤怒的【无极荣耀】站起来瞪着松本正贺,然后将手举过肩头拍了两下,一排空间出口突然同时在她和松本正贺身边展开”紧跟着松本正贺就发现自己被一大群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各种召唤生物给包围了。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大军,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日〗本玩家全都吓了一跳,而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貌似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都没看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来着。现在他们仔细一回想便猜到了刚才的【无极荣耀】事件原因。显然之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并没真把松本正贺当成实力相当的【无极荣耀】敌人,所以一直没有召唤魔宠帮忙,而是【无极荣耀】把魔宠都派出去参加守城了。之后被松本正贺砸落地面本来对我根本不算什么,问题就出在之后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次误伤。之后的【无极荣耀】一系列情况其实全都是【无极荣耀】巧合,可以说我被松本正贺干掉属于一个超级意外,要不是【无极荣耀】我把魔宠都派出去守城了、要不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次误伤、要不是【无极荣耀】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后续攻击、要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最终必杀,我可能……,…不,应该是【无极荣耀】根本不会被杀。

  那么,“…事实是【无极荣耀】怎样的【无极荣耀】呢?

  事实是【无极荣耀】“……,事实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以上情况纯属表演。没错,就是【无极荣耀】表演,全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

  在我被误伤前曾告诉松本正贺可以启动第三阶段计划了。这句话其实就是【无极荣耀】说可以开始表演刚才那一幕了。在场的【无极荣耀】高手们,不管是【无极荣耀】最初将我砸下去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还是【无极荣耀】“误伤”了我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包括趁机重创了我的【无极荣耀】樱雨神雏,乃至我自己”我们之前都已经研究过刚才那一系列过程了。刚才的【无极荣耀】这个连续意外,其实只是【无极荣耀】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无极荣耀】一种表演顺序,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方便我撤离战场。毕竟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比松本正贺高这是【无极荣耀】事实,松本正贺能挡住我一段时间没什么好奇怪的【无极荣耀】,可要是【无极荣耀】一直分不出胜负,那就未免有点假了。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我把松本正贺给干掉了,那么之后要怎么办?没了约束的【无极荣耀】我一旦在战场上大开杀戒”那就算〖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兵力再多一倍也未必打的【无极荣耀】下支点城。这显然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最初计划不符。所以,我们想出了这么一场意外。因为我是【无极荣耀】当着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面被意外干掉的【无极荣耀】,所以别人不会对松本正贺能干掉我表示质疑,这样我就可以顺利的【无极荣耀】脱离战场而不至于影响到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计划了。所以说,刚才我的【无极荣耀】死亡其实可以理解为三十六计中的【无极荣耀】金蝉脱壳。

  当然,为了表演这个计划白白死一次确实有点浪费。虽然〖日〗本战略属于国家计划小”和我个人的【无极荣耀】等级比起来要重要很多,但我毕竟也是【无极荣耀】两千多级的【无极荣耀】人了,和大多数玩家不同,到我这个等级,每掉一级所损失的【无极荣耀】经验值摹疚藜僖壳都是【无极荣耀】恐怖的【无极荣耀】。所以在我看来那是【无极荣耀】能不死最好别死。因此我们在刚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稍微使了点手段。

  刚刚之前的【无极荣耀】攻击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我确实被克利斯缔娜和樱雨神雏先后轰了两下,但克利斯缔娜是【无极荣耀】自己人,魔法攻击都带自动敌我识别”因此克利斯缔娜对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只有冲击力而基本没伤血。之后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那下攻击到是【无极荣耀】货真价实,虽然她也算我的【无极荣耀】手下,但现在她的【无极荣耀】明面身份是【无极荣耀】〖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人,所以系统识别里面她不算我的【无极荣耀】盟友,攻击自然要计算伤害。不过樱雨神雏刚才那招也是【无极荣耀】事先安排好的【无极荣耀】,之前得到通过军神转达的【无极荣耀】第三阶段计划小开始的【无极荣耀】命令后,她就开始准备这个早就安排好的【无极荣耀】看起来威力很大,其实没啥杀伤力的【无极荣耀】技能了。其实就算樱雨神雏不用这个技能,以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力也不至于一招秒了我。当然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笨蛋,能少挨点自然还是【无极荣耀】少挨点。

  在被樱雨神雏攻击后,松本正贺便使用光神剑对我进行了突击,这一下攻击中他的【无极荣耀】身上有那么一两秒的【无极荣耀】时间爆发出了比太阳还要强的【无极荣耀】光辐射,在那一瞬间周围被照的【无极荣耀】一片白,任何人在这个状态下都无法看清楚松本正贺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攻击到我的【无极荣耀】,而我就在这一瞬间启动了大地之门钻了进去。至于地面上那个被一剑穿心的【无极荣耀】,那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个道具。那具肉身是【无极荣耀】我利用阎王身份从恶鬼地狱里弄出来的【无极荣耀】一具和我体型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尸体,至于他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那是【无极荣耀】用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加工设备加工出来的【无极荣耀】,不过只有外形一模一样,并没有属性存在。最后,那具尸体的【无极荣耀】面貌”这个更好办了。化装术加伪装技能双向强化,最后就得到了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脸。

  当然,虽然弄了具假尸体出来,还安排了这么多的【无极荣耀】意外”但是【无极荣耀】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被松本正贺干掉确实还是【无极荣耀】有些不那么令人信服。所以,我们最终给松本正贺安排了一个战场升级的【无极荣耀】戏码。松本正贺当时在几百万〖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眼皮子底下连升了N级,而他在此过程中除了干掉我这个途径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无极荣耀】经验值获得渠道,所以看到他升级,大家立刻就会确认他确实把我干掉了,所以才会连续升了那么多级。

  但是【无极荣耀】,就像很多魔术一样。看起来非常神奇”说穿了其实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松本正贺当时确实没有攻击其他任何人,而且就算攻击了,他也不可能一瞬间升那么多级,毕竟以我的【无极荣耀】等级,松本正贺杀掉我属于越级胜利”经验值自然多的【无极荣耀】吓人,要是【无极荣耀】干掉被的【无极荣耀】玩家,除非一次干掉一大群人,不然绝不可能一下升这么多级。但是【无极荣耀】,当时那么多〖日〗本人都看到了松本正贺确实没攻击别的【无极荣耀】人,而且按照战役规则,他在战斗结束前也不可能从战场上获得别人分给他的【无极荣耀】经验值。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思想定式下,众人唯一能想到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升级真像就是【无极荣耀】他把我干掉并获得了越级杀敌的【无极荣耀】经验值。但他们却没想到,其实想要升级不一定要靠战斗去获得,经验药剂也一样可以做到。

  当松本正贺最后带着强光从天上俯冲下来之时,我借助强光躲进了大地之门并扔出了一具尸体,而他也趁机将早就准备好的【无极荣耀】经验药丸含在了嘴里。最后,当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他把我干掉之后”他便立刻将嘴里的【无极荣耀】药丸吞了下去,然后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便看到了松本正贺战场连升N级的【无极荣耀】壮观场面。

  由于我们的【无极荣耀】完美配合,加上事先设计的【无极荣耀】精确步骤,最终就在众多日本玩家面前完美的【无极荣耀】表现出了我被松本正贺意外干掉的【无极荣耀】情况。虽然这只是【无极荣耀】一次表演,但〖日〗本玩家们并不知道”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兴〗奋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法压制的【无极荣耀】。带着这样的【无极荣耀】心情,他们爆发出了震天的【无极荣耀】吼声开始努力冲破最后的【无极荣耀】防线。

  不过,就在〖日〗本玩家们努力冲开最后一道防线之时”松本正贺也已经被刚被凌召回的【无极荣耀】大群召唤生物所包围了。

  为了不影响战略计划小,我必须提前退场,但我的【无极荣耀】声誉也是【无极荣耀】很重要的【无极荣耀】。所以如果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被干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地位确实是【无极荣耀】提高了,可我之后可就得被〖中〗国玩家骂死了。当然,明白事理的【无极荣耀】人肯定会明白,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即使是【无极荣耀】等级高的【无极荣耀】人被等级低的【无极荣耀】人干掉,那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奇怪事,毕竟马有失蹄时,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出点意外?

  不过,道理虽然是【无极荣耀】这么个道理,明白事理的【无极荣耀】人也确实可以理解,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无极荣耀】每个人都明白事理的【无极荣耀】。而且,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其实社会上不明白事理的【无极荣耀】人往往和明白事理的【无极荣耀】人比起来不但不少,可能还会多出一些。

  这些人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因为嫉妒、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因为好玩、有的【无极荣耀】则干脆就是【无极荣耀】为了骂人过把瘾,反正他们就是【无极荣耀】会因为各自的【无极荣耀】原因把我往死里骂。虽然他们自己也做不到圣人一般一辈子不出错的【无极荣耀】地步,但这完全不妨碍他们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偶然失误而狠骂我一通。

  人都是【无极荣耀】有从众心理的【无极荣耀】。有十个人骂我,就会带出一百个人说我不好,这样发展下去我的【无极荣耀】名声可就彻底完蛋了。〖日〗本战略是【无极荣耀】势在必行,这一点无可更改,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名声也不能不要,所以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挂在这里。好在我是【无极荣耀】驯兽师,一名拥有忠贞之心魔宠的【无极荣耀】驯兽师。对我来说,我自己这个本体死亡并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在我挂掉之后,凌依然可以代替我指挥魔宠作战,而且她可以调用我的【无极荣耀】一切召唤生物和各种属性能力,这就和我没死差不多。可以说凌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后备分身,除非同时干掉我们两个,否则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军团就可以持续作战。当然,这次的【无极荣耀】死亡只是【无极荣耀】一场戏,但是【无极荣耀】反正〖日〗本玩家又不知道。相反,〖日〗本玩家大多知道凌可以在我死后继续指挥魔宠作战,所以即使现在看到凌带着大群魔宠出现〖日〗本玩家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无极荣耀】。

  “杀了我们主人,你也别想活。”凌双目赤红的【无极荣耀】指着松本正贺喊道:“杀了他,给主人报仇。”

  凌在喊话的【无极荣耀】同时身上便已经出现了变化,只见她背后那对一直收拢着的【无极荣耀】恐怖之翼正在逐渐展开同时她的【无极荣耀】额头上同时亮起了两个光圈,跟着光圈之内燃起了黑色的【无极荣耀】地狱之火,而随着那火焰的【无极荣耀】燃烧,光圈之处也在逐渐向外延伸,很快便长成了两只弯曲向上的【无极荣耀】犄角,而那两只犄角的【无极荣耀】尖端还各燃烧着一团地狱之火。在犄角出现后凌身上的【无极荣耀】黑色长袍便被一团由里而外的【无极荣耀】地狱火彻底烧毁,一套之前从未见过的【无极荣耀】铠甲出现在了凌的【无极荣耀】身上。

  “大恶魔?”〖日〗本玩家们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养另互相询问道:“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中有大恶魔吗?”

  “笨蛋那个凌是【无极荣耀】黑暗女神,难道你们还指望她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什么生物不成?她就是【无极荣耀】个恶魔,只不过以前她从来没有展示过她的【无极荣耀】完全体形态罢了!”懂行的【无极荣耀】玩家说道。

  “不好!”有反应快的【无极荣耀】玩家说道:“听说紫日的【无极荣耀】实力主要集中在他的【无极荣耀】魔宠而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身上,想想这个凌平时那么厉害都只是【无极荣耀】不完全形态,现在连她都暴走了这下松本君岂不是【无极荣耀】危险了?”

  随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话音落地,凌已经带着身边的【无极荣耀】众多魔宠一起朝松本正贺冲了上去。眼看着第一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一道闪光,松本正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撞的【无极荣耀】向后踉跄了一步,而后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团闪光便冲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并在他身上到除乱蹿,搞的【无极荣耀】他根本无法专心防守,而就在他耽误了这一两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内凌已经冲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

  看到凌靠近,已经确定身上的【无极荣耀】生物没有太大威胁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立刻就要进行防守谁知道凌突然将手掌对着他一动,一面直径只有六七十厘米的【无极荣耀】小型魔法阵突然出现在她的【无极荣耀】手掌前方,跟着就见那面魔法阵中突然射出了一道黑色闪电,瞬间命中松本正贺并将其炸飞了出去。

  松本正贺这边才刚被轰飞,人还在上升阶段,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龙爪便突然从上方拍了下去瞬间又把他给砸回了地面,跟着凌便一步冲到他的【无极荣耀】面前单手捏向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松本正贺慌忙横剑隔挡,凌一把捏住了光神剑的【无极荣耀】剑刃,跟着就见她的【无极荣耀】手心与剑刃接触的【无极荣耀】地方仿佛电焊一样火光乱闪,但是【无极荣耀】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凌又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僵持状态就说明她是【无极荣耀】占了上风的【无极荣耀】。果然,两人正在那拼力气突然就见一道红光撞上了松本正贺,跟着便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松本正贺再次飞上半空,然后被飞鸟一个低频冲击波炸的【无极荣耀】在空中翻了N个跟头,之后又被小凤一团天火砸回地面,但是【无极荣耀】人还没落地又被金刚像玩排球一样一下救起,然后被瘟疫一尾巴打上半空,最后坦克的【无极荣耀】魔能光束将飞在空中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彻底炸飞,变成了天边的【无极荣耀】一道流星。

  “我的【无极荣耀】个娘啊!”看到松本正贺几乎是【无极荣耀】毫无还手之力的【无极荣耀】被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给活活玩死之后,那些〖日〗本玩家全都吓了一跳。不过此时跑的【无极荣耀】快的【无极荣耀】玩家已经冲开了城墙上的【无极荣耀】最后防御,所以虽然心里受了点打击,但〖日〗本玩家还是【无极荣耀】因为破城的【无极荣耀】〖兴〗奋狂叫着冲进了再也没有城墙保护的【无极荣耀】支点城内。

  就在众〖日〗本玩家一边冲锋一边以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要展开报复行动时,突然见到飞镖落在了凌的【无极荣耀】手上说道:“松本正贺那家伙还没死。”

  ……哼,大家跟我上,彻底干掉松本正贺那个混蛋。”随着凌的【无极荣耀】命令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纷纷跟着她一起冲向了城外松本正贺消失的【无极荣耀】方向,当然一路上他们也没忘记消灭沿途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而〖日〗本玩家们则是【无极荣耀】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所以一路上是【无极荣耀】能让就让,毕竟普通玩家都知道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哪个都不是【无极荣耀】好惹的【无极荣耀】。再说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又不是【无极荣耀】要阻止他们入城,所以攻城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在心里用大局为重的【无极荣耀】借口安慰自己千万别冲动。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完全离开战场,克利斯缔娜她们三个被八月熏她们三个拖住,战局又大致回到了平衡状态。虽然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魔音师小队还有红月和紫月这些二线高手依然很强,但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毕竟好没达到扭转乾坤的【无极荣耀】地步,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人海战术下他们也只能像礁石一样撞碎一部分小海浪而已,对于潮水一般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队伍本体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无极荣耀】影响。

  眼看着前方的【无极荣耀】各种功能建筑物,终于越过城墙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兴〗奋的【无极荣耀】吼叫着:“,大家冲啊!毁掉跨国传送阵胜利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