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三十九章 撤离与自省

第十九卷 第三十九章 撤离与自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些会长一直等到我的【无极荣耀】身影完全看不见了才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松本正贺问道:“这什么情况?”

  “看看城外吧。”松本正贺酷酷的【无极荣耀】丢下这么一句就先一步向城墙方向飞了过去。

  看到松本正贺这么嚣张,周围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虽然有点不太高兴,但是【无极荣耀】碍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实力即使不满他们也不敢有任何的【无极荣耀】表示,只能互相看了看后一起走向城墙那边先了解下我突然离开的【无极荣耀】原因。

  当那些〖日〗本行会会长们抵达城墙边的【无极荣耀】时候,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在那边欢呼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们,大概猜到了点什么的【无极荣耀】那些会长们赶紧冲上了城墙,结果正好看到城外正在逐渐远离的【无极荣耀】那些本行会部队。

  “难道这就胜利了?”看到突然撤退的【无极荣耀】那些中方部队,这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还有些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感觉。这场胜利实在是【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有点太过突然了,前一分钟还是【无极荣耀】岌岌可危的【无极荣耀】战场下一分钟就突然胜利了,这反差确实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再难以接受也得接受,因为这就是【无极荣耀】事实。况且对〖日〗本人来说这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胜利,即使被惊到那也是【无极荣耀】惊喜不是【无极荣耀】惊恐,所以那些〖日〗本会长们很快便被附近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兴〗奋心情所感染,一起欢呼了起来。

  其实本来按照这些会长们的【无极荣耀】思考方式,城市属于松本正贺,战胜战败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们不应该这么高兴城市得以保存。但是【无极荣耀】,正因为太了解这些会长的【无极荣耀】情况了,所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特使早在当初签署协议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交换城市生效的【无极荣耀】前提是【无极荣耀】支点城保卫战成功,如果支点城没保住,那么他们交换的【无极荣耀】那份协议就将自动作废,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什么也得不到。正因为协议中有关于这个内容的【无极荣耀】条款,所以这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才回这么〖兴〗奋”与其说他们实在庆祝支点城保卫战胜利到不如说他们是【无极荣耀】在庆祝自己得到了新的【无极荣耀】城市用来交换支点城。

  在这些会长们庆祝胜利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正在城外指挥着他这次带出来的【无极荣耀】部队作战。

  “会长,为什么不让我们追击啊?”一名情绪很激动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正一脸焦急的【无极荣耀】站在松本正贺面前嚷嚷着。“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错过了可就再也碰不上了啊?求你了会长”给我十万,不,只要三万,给我三万人,我保证把这些〖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打残掉。”

  “如果你真能把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部队打残,别说是【无极荣耀】三万,就算是【无极荣耀】三十万部队我也想办法给你凑出来。”一听松本正贺这么说”那名〖日〗本玩家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想要表决心,但是【无极荣耀】还没他开口,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先一步说道:“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我真把部队给你,那一会被打残的【无极荣耀】可就不止是【无极荣耀】你而已了。”

  “会长!”

  “行了村田君,听会长把话说完。”一名一身〖日〗本武士装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挡住了那名激动的【无极荣耀】想上前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玩家”然后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才跟着松本会长的【无极荣耀】你忘记了吗?就因为松本会长的【无极荣耀】决策总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有效。打了这么多次仗,连已经被彻底占领的【无极荣耀】国家都光复了,松本会长的【无极荣耀】战斗之心你还有所怀疑吗?所以,既然会长不允许,那必然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听会长说完就走了。”

  松本正贺看了眼那名拦住那个冲动的【无极荣耀】村田的【无极荣耀】玩家,心里却是【无极荣耀】暗叹这家伙不好糊弄。表面上看起来他是【无极荣耀】拉住了村田,但实际上他的【无极荣耀】话却是【无极荣耀】在向松本正贺发出信号”要松本正贺解释他的【无极荣耀】决定的【无极荣耀】依据。其实从想法上来讲,这个家伙其实和村田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只不过村田是【无极荣耀】个大老粗,有点什么心思就直接喊出来了,而这个家伙却是【无极荣耀】比较沉稳一点。

  “你们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追?”松本正贺这话是【无极荣耀】看着那个沉稳的【无极荣耀】家伙说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告诉对方我知道你的【无极荣耀】心思”别在我面前装无辜。盯着那家伙看了一会,确定他明白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思后,松本正贺才继续说道:“好,那我就告诉你们原因。”说着松本正贺向前一指问道:“你们看见了什么?”

  “正在逃跑的【无极荣耀】〖中〗国人。”村田迅速接口,而那个比较沉稳的【无极荣耀】家伙则是【无极荣耀】没有回答”显然正在思考松本正贺问这个问题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反正也没指望他们回答出正确〖答〗案,所以也不等那家伙慢慢想,直接就说道:“我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支正在转移的【无极荣耀】军队。”

  “对啊”〖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正在逃跑吗。还不是【无极荣耀】和我看到的【无极荣耀】一样?”那个急性子的【无极荣耀】村田再次说道,但旁边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似乎想到了点什么似的【无极荣耀】看着松本正贺等待他的【无极荣耀】解答。

  “不。”松本正贺纠正道:“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逃跑的【无极荣耀】〖中〗国人”而我看到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正在转移的【无极荣耀】军队。注意,他们不是【无极荣耀】在逃跑,而是【无极荣耀】在转移。”

  那个比较沉稳的【无极荣耀】家伙直到这个时候才似乎明白过来似的【无极荣耀】问道:“您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他们并不是【无极荣耀】被我们打败的【无极荣耀】?”

  “没错。”松本正贺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道:“〖中〗国人不是【无极荣耀】被我们打败了,他们这是【无极荣耀】提前预见了战斗的【无极荣耀】结果,并且综合判断认为这一战没有打下去的【无极荣耀】必要了。所以他们选择了提前撤离,而不是【无极荣耀】留下来完成这次战斗。”

  “这有什么不同吗?”村田那个傻瓜依然不大明白。

  这次不用松本正贺回答,那个沉稳的【无极荣耀】家伙便主动的【无极荣耀】代替松本正贺回答道:“村田,看来我们确实是【无极荣耀】搞错了。〖中〗国人如果是【无极荣耀】自己撤离而不是【无极荣耀】被我们击溃,那就意味着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都还保存着。他们撤离的【无极荣耀】原因是【无极荣耀】因为预测到了损失比收益大,所以主动放弃了,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真的【无极荣耀】打不过我们。如果我们现在主动去追击,他们完全可以就地结阵来次反扑把我们全部消灭掉。没有城内的【无极荣耀】部队帮忙,我们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对手。”

  “〖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有这么厉害?”村田不相信的【无极荣耀】问道:“他们要真有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撤?别和我说什么损失收益的【无极荣耀】,我算不出来。我只知道他们如果能战胜我们,那么他们就能获得支点城”而只要得到支点城,那他们就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赢家,哪来的【无极荣耀】什么损失比收益大的【无极荣耀】说法?”

  松本正贺回答道:“你还是【无极荣耀】没有明白。〖中〗国人认为战斗损失大的【无极荣耀】原因在于我们和城里的【无极荣耀】部队正在两面夹击他们。因为我们从后方发动的【无极荣耀】袭击,使得〖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攻城战无法完全发挥战斗力。这样打下去他们根本攻不下支点城”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的【无极荣耀】战略目标无法达成。一场注定无法达到战略目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战斗,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那你又说他们比我们强?”村田还是【无极荣耀】不服气的【无极荣耀】反辩道。

  “对,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比我们强,不是【无极荣耀】说他们比〖日〗本玩家强。”松本正贺说道:“攻城战中他们所要面对的【无极荣耀】除了我们还有城内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而且支点城本身的【无极荣耀】城市防御优势多少也能发挥些作用。可是【无极荣耀】如果你去进行追击,那么支点城的【无极荣耀】防御和城内的【无极荣耀】部队将对你丝毫没有帮助。而且,我需要一些部队来接管支点城”所以你能带去追击的【无极荣耀】部队肯定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全部。以〖中〗国人的【无极荣耀】这支部队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无法和我们整今〖日〗本的【无极荣耀】部队对抗,但是【无极荣耀】解决掉你们这一点追击部队难道还有什么困难吗?再说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部队撤离顺序明确,队伍阵形完整,没有丝毫混乱的【无极荣耀】迹象。一般战场上趁胜追击都是【无极荣耀】为了利用敌人溃败时的【无极荣耀】混乱”可是【无极荣耀】〖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有混乱吗?他们没乱你追上去想利用什么?”

  被松本正贺这一通教训,那名玩家算是【无极荣耀】彻底蔫了。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怕松本正贺,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符合道理了,所以他根本提不起反抗的【无极荣耀】意志来。就像松本正贺最后说的【无极荣耀】那句,趁胜追击是【无极荣耀】为了利用敌人的【无极荣耀】混乱,〖中〗国人都没乱他追上去干什么呢?难道去送死?

  正当那家伙一脸沮丧的【无极荣耀】打算带人去支点城接收城市防务的【无极荣耀】时候,没想到松本正贺突然又叫住了他。“村田。”

  “还有什么吩咐吗会长?”像霜打了的【无极荣耀】茄子一般的【无极荣耀】村田有气无力的【无极荣耀】看着松本正贺问道。

  松本正贺笑了起来”然后道:“去点十万部队,跟上去。”

  “啊?”刚刚要兵结果被训了一顿,现在打算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去守城,结果居然被派了十万大军,村田一下子被松本正贺给搞晕了。

  “你啊个什么劲啊?赶紧点十万兵马去跟着〖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

  “你不是【无极荣耀】不让我去追击吗?”村田一脸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问道。

  松本正贺没好气的【无极荣耀】说道:“我有说不让称追击来着,可是【无极荣耀】我刚刚有说让你去追击了吗?”

  “不让追击你让我带十万人跟着〖中〗国人干什么?送行吗?”

  “对”就是【无极荣耀】送行。”村田本来说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气话,没想到松本正贺居然真这么说了。“你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给〖中〗国人送行,用十万人压着〖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阵脚走。他们走你就走,他们停你就停,他们要是【无极荣耀】反过来追你,你就带着人跑,反正你得给我像嚼过的【无极荣耀】口香糖一样死死的【无极荣耀】粘住他们。但是【无极荣耀】一定要给我记住了不许接战。”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是【无极荣耀】不许接战。”松本正贺非常郑重的【无极荣耀】说道:“你要是【无极荣耀】敢带人和〖中〗国人接触”那你就准备被我驱逐出鬼龙会吧。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但会驱逐你”还会派人一天到晚的【无极荣耀】追杀你,并且由此引发的【无极荣耀】一切后果都要你来负责。你将成为〖日〗本民族的【无极荣耀】罪人。”

  “那要是【无极荣耀】〖中〗国人主动反击怎么办啊?难道也算我的【无极荣耀】错?”村田问道。

  “〖中〗国人主动反击你就给我跑。”

  “那要是【无极荣耀】跑不掉呢?”

  “也算你的【无极荣耀】错。”

  “这样也行啊?”

  “对,这样也行。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去执行这个任务。”村田那边刚想负气的【无极荣耀】说他不执行任务了,没想到松本正贺突然转身不咸不淡的【无极荣耀】来了句:“不过你不执行这次任务以后也就都不用执行了。”

  “我“…行,我认栽,谁叫您是【无极荣耀】会长呢!”村田最终无奈的【无极荣耀】接受了这个任务,然后转身跑去点人去了。

  刚才跟在村田身边那个比较沉稳的【无极荣耀】家伙这个时候才开口道:“松本君,村田的【无极荣耀】性格实在是【无极荣耀】不太适合这样的【无极荣耀】工作,你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让我也去辅助他……?”

  松本正贺伸手制止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话。“时雨君就不要去了,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其实也不算什么多复杂的【无极荣耀】任务”让村田去不过是【无极荣耀】为了让他多受点训练。他这个性格不趁早打磨一下以后迟早得吃亏。至于你吗“……”松本正贺看着对方沉默了很久,最后突然将结论变成了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的【无极荣耀】问题在哪?”

  时雨被问的【无极荣耀】一愣,看着松本正贺停了好半天才道:“我觉得可能是【无极荣耀】还需要磨练一下待人接物的【无极荣耀】方式方法吧!”

  “哦,是【无极荣耀】这样啊。”松本正贺故意做出思考状想了一会才道:“送你三句你可能看不上眼,但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无极荣耀】话。”

  时雨被松本正贺这话搞的【无极荣耀】再次一愣,然后皱着眉头道:“松本君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松本正贺没有回答他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自顾自的【无极荣耀】说道:“这句话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上虽然不缺少笨蛋,但聪明人却更多。”说完这句话之后松本正贺没有管愣在那里的【无极荣耀】时雨直接转身对跟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其他人道:“走,收队回城,我们接收支点城去。”

  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号召下,鬼龙会的【无极荣耀】大部队最终迅速的【无极荣耀】撤回了支点城中”而其中机动力较高的【无极荣耀】十万精锐则是【无极荣耀】被村田带了出去跟随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一路向着九州岛方向离开了支点城。

  在松本正贺他们这边进行战略调整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已经回到了艾辛格。在此时的【无极荣耀】艾辛格会议厅内,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层人员已经全部到齐,当我坐下后,军神立刻投射出了一副中俄边境地图准备给我们解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军神还没来及开口,会议就被打断了。

  我们正要开会,突然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会议厅的【无极荣耀】大门猛的【无极荣耀】被撞开,一名高级NPC从门外飞了进来。穿戴这种装备的【无极荣耀】高级NPC在场的【无极荣耀】没一个不认识,因为他正是【无极荣耀】负责守卫会议厅的【无极荣耀】NPc守卫”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每次我们来开会都要从他面前过。

  不过,现在这名守卫却是【无极荣耀】被人从外面给打飞了进来,看来是【无极荣耀】有人打算硬冲会议厅,否则不可能和会议厅守卫发生冲突的【无极荣耀】。

  虽然被打飞进了会议厅,但是【无极荣耀】守卫这里的【无极荣耀】毕竟是【无极荣耀】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高级NPC,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杂鱼可比的【无极荣耀】。所以虽然被撞飞了进来”那名守卫却没有受什么伤,只是【无极荣耀】在地上滚了几圈便一下跳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我们也看到了一名非常疯狂的【无极荣耀】玩家正在拼命往里冲,不过他的【无极荣耀】疯狂行为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他刚跨进会议厅一步就被后面扑上来的【无极荣耀】两名守卫给扑倒在地”紧跟着又是【无极荣耀】两名守卫扑上来将他的【无极荣耀】手扭到了身后并按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肩膀将他死死的【无极荣耀】压在了地面上。

  尽管被压的【无极荣耀】动弹不得,但那家伙却还在死命的【无极荣耀】挣扎着,那样子要多疯狂有多疯狂”看起来就好象疯了一般。

  被压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虽然动弹不得,但是【无极荣耀】嘴却没有被堵住”他一边挣扎一边还在喊:“放开我,我要见会长。让我见紫日会长,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我。啊一一一放开我!我要见紫日会长。”

  那家伙在挣扎喊叫的【无极荣耀】时候,地面那名守卫已经爬了起来,看他的【无极荣耀】装备似乎还是【无极荣耀】这队守卫中的【无极荣耀】队长。这名队长在爬起来之后立刻向我们行了个军礼道:“抱歉会长,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失职。”

  我比较郑重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还没有开始讨论事情,所以这次就算了。不过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那名队长连忙道:“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说着他便转身对压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守卫一挥手。“把他拖下去。”

  听到队长命令,压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几名守卫立刻就要将那个疯狂的【无极荣耀】家伙往外拖,但是【无极荣耀】地上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更加疯狂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而且还喊道:“会长,紫日会长,紫日……我有话说。我有话说!让我进去,让我进去。”见我们完全没反应,那家伙突然屁股一弓向上一弹将身上两名守卫撞开,然后一扭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拉脱了自己的【无极荣耀】一只胳膊的【无极荣耀】关节,以此获得机会挣脱了两名压着他的【无极荣耀】守卫跟着他便猛的【无极荣耀】爬起来一边向里冲一边用另外一只手将拉脱臼的【无极荣耀】那只手又给硬接了回去。不过很可惜,他的【无极荣耀】努力也仅仅是【无极荣耀】让他往前冲了两步而已,后面的【无极荣耀】守卫被撞开后立刻又扑了回来一把抱住了他将他也给扑倒在地。这些守卫全都是【无极荣耀】超高级的【无极荣耀】精锐NPC”战斗力强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点半点他之所以能穿过这些守卫的【无极荣耀】防卫进到大门边,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守卫看他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所以一直没下重手而已。到现在为止守卫们的【无极荣耀】武器都还插在鞘里就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证明。

  被一名守卫扑倒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还想往前挣,但是【无极荣耀】另外两名守卫也先后扑了上来再次压住他往外拖,不过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跟个毛毛虫一样蠖动到了门边上伸手抓着门框死活不松手,后面的【无极荣耀】三个守卫如果直接把他抬出去到是【无极荣耀】不费什么劲,可是【无极荣耀】他这样拉着门框就比较难拽了。

  见这个家伙死活不松手,之前被打飞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队长明显是【无极荣耀】火气上来了。能被安排来守会议厅这么重要地方的【无极荣耀】NPC都是【无极荣耀】有着个高级智能的【无极荣耀】高级NPC他们都有着各自独立的【无极荣耀】性格特征和感情系统。这个家伙这样折腾明显是【无极荣耀】让守卫队长在我们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他现在非常恼火。他一边向那人走去一边将腰上的【无极荣耀】配剑抽了出来,这还是【无极荣耀】守卫第一次动用武器。“给你三秒,再不松手我就直接把你的【无极荣耀】手砍下来。”

  “不,我不我要见紫日那个混蛋。”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急眼了,那家伙居然骂起了我来。

  本来那守卫队长被别人闯入守卫的【无极荣耀】会议厅就够丢脸的【无极荣耀】了,现在不但让那人闯了进来,还让他出口骂了我,这下他是【无极荣耀】真火了。连秒都不数了,那队长直接举起剑就要砍下去,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的【无极荣耀】剑举到最高处正准备往下劈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突然喊道:“等一下。”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守卫队长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这是【无极荣耀】在询问,所以我又道:“你们放开他吧。让他进来,我想听听他为什么要骂我。”

  既然我都开口了,队长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立刻挥手让守卫们放开了那家伙然后又走过去一把将地上还抓着门边的【无极荣耀】那家伙提了起来扔向了会议厅中间。由于会议厅的【无极荣耀】地面用的【无极荣耀】石料比较光滑,那家伙摔在地面上后就跟摔到了冰上一样一路滑到了会议厅中心,而那边的【无极荣耀】守卫队长则是【无极荣耀】驱离了其他守卫并转身关上了大门,不过他自己却没有出去,而是【无极荣耀】走到了会议厅的【无极荣耀】墙边站在了那里准备损失出手将那家伙再次拖出去。

  那家伙被扔到会议厅中间后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先是【无极荣耀】挑衅的【无极荣耀】瞪了那名守卫队长一眼,然后才转向我语气凶狠的【无极荣耀】质问道:“我们就要胜了,你为什么让我们撤退?”

  那家伙恶劣的【无极荣耀】态度让我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便盯着那家伙默不作声的【无极荣耀】看了起来,而会议桌两侧的【无极荣耀】本行会其他首领们看到我盯着那家伙不说话便也转头看着那家伙默默的【无极荣耀】看了起来。那家伙刚开始态度还挺嚣张,但在场的【无极荣耀】毕竟是【无极荣耀】本行会最高端的【无极荣耀】人员,不说个人实力,单就身份地位也不是【无极荣耀】他可以随便藐视的【无极荣耀】存在。被这么多不管是【无极荣耀】身份地位还是【无极荣耀】个人实力都高于他的【无极荣耀】人同时盯着,那家伙原本很嚣张的【无极荣耀】狂躁情绪也渐渐冷却了下来,到最后他甚至有点怯场了起来。

  人其实都差不多,不管是【无极荣耀】悲伤还是【无极荣耀】〖兴〗奋,各种极端情绪通常都是【无极荣耀】无法长时间保持的【无极荣耀】。现场这么多行会大佬一起冷冷的【无极荣耀】盯着他,那压抑的【无极荣耀】气氛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肃穆的【无极荣耀】审判庭一般,人长时间处于这种气氛中不管原本情绪如何,很快都会被这气氛压的【无极荣耀】喘不过气来。

  “冷静了吗?”见那家伙从之前狂暴症患者的【无极荣耀】状态变成了杩鹃一般的【无极荣耀】状态之后,我才冷冷的【无极荣耀】开口问道。

  刚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那家伙经不住打了个哆嗦,然后才赶紧点了点头发出了“,嗯”的【无极荣耀】一声算是【无极荣耀】回答。

  “既然冷静了,那就先说说摹疚藜僖裤来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吧。”虽然是【无极荣耀】疑问句,但我却是【无极荣耀】用命令的【无极荣耀】口气说出来的【无极荣耀】。

  那家伙本来已经快变杩鸩的【无极荣耀】造型,在我问到这个问题后立刻振奋了一下,但气势已经被压住了,振奋之后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勉强能正常说话了而已。

  “那个,我其实只是【无极荣耀】想问一下,为什么让我们突然撤军。”

  “你的【无极荣耀】身份?”

  “哦我是【无极荣耀】本行会野战军第六军总指挥我本蟀鸽。”

  “帅哥?我看你是【无极荣耀】个疯鸽。”

  “诶,不是【无极荣耀】帅气的【无极荣耀】帅,是【无极荣耀】蟋蟀的【无极荣耀】蟀,鸽子的【无极荣耀】鸽。”

  “好吧蟀鸽同志,我现在来问你几个问题。”蟀鸽点集头表示可以,然后我便问道:“第一,我和你在行会里哪个地位比较高?”

  蟀鸽被我问的【无极荣耀】一愣,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问题太难,正相反,就因为问题太简单了所以他才愣住了。不过,虽然被我问愣住了,但他还是【无极荣耀】很快反应了过来回答道:“当然是【无极荣耀】你比较高。”

  “那么我对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部队做出军事调动,为什么要先向你通报?”

  “我没……”一听我这话蟀鸽立刻就想反驳,但却被我抢先一步。

  “别和我说什么你没这么想。如果你没这么想为什么要来质问我的【无极荣耀】安排?作为行会会长,我做出的【无极荣耀】行会调动安排难道需要得到你的【无极荣耀】许可不成?”

  “我不是【无极荣耀】去……”

  蟀鸽的【无极荣耀】辩解再次被我打断。“我知道你要说摹疚藜僖裤不是【无极荣耀】这样想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你却这样做了,而且用了最不恰当的【无极荣耀】方式。冰霜玫瑰盟会议厅是【无极荣耀】本行会元老级会员开会的【无极荣耀】场所,你只是【无极荣耀】第六军团的【无极荣耀】军团长,行会地位不过是【无极荣耀】高级会员而已,你凭什么擅自闯入会议厅?还有”刚刚我还听到了你在骂我。身为本行会会员,你在这种场合公开辱骂我,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我不是【无极荣耀】……,只我本蟀鸽已经被我问的【无极荣耀】语无伦次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还想要辩解吗?”我继续威压道。

  “我……我错了。”无奈的【无极荣耀】我本蟀鸽想了半天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任何理由来为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为开脱。不管他之前来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起码在我问的【无极荣耀】这几件事情上他不但做错了,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很离谱。

  见他终于低头了,我才说道:“还好你还分的【无极荣耀】清对错”如果你坚决不承认错误,我这次就只能将你驱逐出行会了。冰霜玫瑰盟不需要连对错都分不清的【无极荣耀】人。”我本蟀鸽被我的【无极荣耀】话吓了一大跳。驱逐出行会在别的【无极荣耀】行会可能不算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对于我们行会来说这个惩罚却是【无极荣耀】非常严重了。毕竟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福利待遇等各方面条件都比别的【无极荣耀】行会优越太多了,被我们行会驱逐,那基本上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丢了份钻石饭碗”这么倒霉的【无极荣耀】事情当然谁也不想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吓了我本蟀鸽一下之后,我又来了个大转折继续道:“不过……,既然你还能分的【无极荣耀】清是【无极荣耀】非,那么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也可以从轻发落。从现在开始你的【无极荣耀】第六军团由你的【无极荣耀】副手接管”撤消你的【无极荣耀】军团长职务降级为普通士兵,扣除五百点行会贡献值,即刻生效。”

  “会长……”我本蟀鸽一下子被我给搞傻了,这个惩罚虽然比驱逐好点,但也绝对不轻了。军团长职务一撤到底就够惨的【无极荣耀】了,居然还要扣行会贡献值,那可是【无极荣耀】超级贵重的【无极荣耀】东西啊!行会内部黑市里现在一个贡献值都抄到二十人民币了,简直比水晶币还值钱。一次扣五百点贡献值,那就等于一次抹掉了一万块钱啊。这个教训还不够惨吗?

  “你不服气吗?”我冷着声音问道。

  我本蟀鸽本想抗辩,但是【无极荣耀】想了想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只能垂头丧气的【无极荣耀】说道:“我接受。”

  “很好,还算懂得进退。做为奖励,至少让你死的【无极荣耀】明白点。”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我本蟀鸽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抬头看着我不知道我说的【无极荣耀】什么意思,不过我可没空管他,直接就说道:“你不是【无极荣耀】想知道我为什么让攻击支点城的【无极荣耀】部队撤离吗?”

  听到这里我本蟀鸽立刻拼命的【无极荣耀】点起了头。今天他硬闯会议厅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事情,结果被我刚才一通惩罚搞的【无极荣耀】连本来目的【无极荣耀】都给忘记了。现在听我再次提起他才想起来这次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这次啥都没搞清楚还白白被罚,那才快倒霉呢,现在能知道原因多少总让他心里舒服一些,起码惩罚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换到。

  看他似乎明白了过来,我才说道:“我知道你一开始怒气冲冲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你觉得我的【无极荣耀】命令给了〖日〗本人机会,让我们白白损失了一次抢回支点城的【无极荣耀】机会,我说的【无极荣耀】没错吧?”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本蟀鸽点头道:“我们当时已经快冲上支点城的【无极荣耀】城墙了,可是【无极荣耀】军神突然下令撤退,我当时的【无极荣耀】心情实在是【无极荣耀】“……

  “我能理解你的【无极荣耀】心情,但是【无极荣耀】我并不赞同你的【无极荣耀】行为。不管我们的【无极荣耀】决定是【无极荣耀】否有错,你作为军团指挥官”本身就有服从命令的【无极荣耀】义务,而你居然试图抗命,要不是【无极荣耀】军神有高级指挥权限,这次搞不好我们行会就要吃大亏。事后我没有惩罚你,没想到你反到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说我不罚你发罚谁?”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我本蟀鸽心里那个郁闷啊。搞了半天他之前已经逃过了一劫,可是【无极荣耀】他自己却挺着脑袋非要往枪口上撞”这不是【无极荣耀】找死吗?“那个……我………

  “好了,你别说了,惩罚都惩罚了,我也不想追究你的【无极荣耀】其他责任了。为了让你服气,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破例给你解释清楚。你们当时虽然已经攻占了部分城墙”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那三名〖日〗本天使也都到了城内,当时突入城内的【无极荣耀】特别小队已经全部阵亡,只要他们缓过劲来,你们在城墙上的【无极荣耀】那点优势转眼之间就可以被逆转回来。还有。当时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鬼龙会带了二十万部队从你们后面杀过来,你知道吗?”

  我本蟀鸽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冲?腹背受敌你还攻个屁的【无极荣耀】城?”

  “我当时是【无极荣耀】想着,反正已经占到先机了,不如拼一把”一鼓作气打下支点城。

  然后………

  “然后再被〖日〗本人里应外合反抢回去?”我打断我本蟀鸽的【无极荣耀】话道:“刚才我还担心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惩罚的【无极荣耀】太重了,现在看来是【无极荣耀】一点不重。你想想你当时的【无极荣耀】样子哪点像个军团指挥?你就是【无极荣耀】个输红眼的【无极荣耀】赌徒,总想着只要再压一把大的【无极荣耀】,肯定能把之前的【无极荣耀】赌本全都赢回来。拼一把?亏你的【无极荣耀】想的【无极荣耀】出来。当时的【无极荣耀】战况我们已经用沙盘做过了模拟推演,但结果是【无极荣耀】你们在即将攻占支点城的【无极荣耀】最后适合兵力耗尽最终没能攻下支点城。即使推算有误差,你们最终获得了支点城的【无极荣耀】占领权”但是【无极荣耀】你当时也绝对剩不下多少兵力了。〖日〗本人本土作战,很快就能再次聚集部队发动反击,而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远在国内,重新调兵增援根本赶不上下次的【无极荣耀】支点城战役,最终城市还是【无极荣耀】会失守”所不同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提前撤退我们还能保存一部分兵力,死战到底虽然可以占领城市一小会,却会葬送掉我们在〖日〗本的【无极荣耀】最后一点力量。”

  我说了这么多”我本蟀鸽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一点。占领城市只有长时间占领才会有利益可谈,如果一座城市被两个行会你三天我五天的【无极荣耀】来回占领”那么两个行会都将无法在这座城市中得到哪怕是【无极荣耀】一个铜板的【无极荣耀】好处。所以说,即使第六军团能占领支点城,但在随后的【无极荣耀】战役中被〖日〗本人再抢回去,这个过程对我们根本一点好处也没有。相反,像现在这样提前撤退,至少那些部队是【无极荣耀】保住了。而只要这支部队存在,配合我们行会从本土运来的【无极荣耀】部队,两边夹击,再次攻占支点城的【无极荣耀】机会可就比现在大多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保存下来的【无极荣耀】部队无法再次攻占支点城,有这么一支部队蹲在〖日〗本本土,起码也能让〖日〗本人不敢太嚣张,毕竟这支部队虽然进攻实力不足,想防守的【无极荣耀】话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厉害的【无极荣耀】。这种存在效应远比把这支部队直接拉去和〖日〗本人拼命来的【无极荣耀】有价值,这一点作为能升到第六军团军团长的【无极荣耀】我本蟀鸽来说,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想的【无极荣耀】明白的【无极荣耀】。

  “我……!”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明白自己的【无极荣耀】错误在哪里了,但是【无极荣耀】当时你在战场上没能明白过来。作为一名军团长,在战场上无法做出准确判断本身就已经是【无极荣耀】很严重的【无极荣耀】问题了,关键在于上级做出指挥后你居然还试图反抗,这是【无极荣耀】绝对无法容忍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说,撤掉你的【无极荣耀】军团长职务一点不亏待你。

  ”

  我本蟀鸽顽废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会长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

  “你明白就好,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我本蟀鸽点了点头,然后颓然的【无极荣耀】向着大门走去。那名守卫队长帮他拉开了大门,然后跟着他一起离开了会议厅并将大门带了起来。

  等大门重新关闭之后鹰才突然开口问道:“这样的【无极荣耀】惩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严重了些?”其实之前鹰就想说了,不过当时因为我本蟀鸽在场,所以鹰就一直没说话。这种事情即使想帮他求情也绝对不能让他自己听到不然只会起到反效果,会让惩罚失去意义。

  我转头看着鹰说道:“虽然从这次造成的【无极荣耀】损害和事情的【无极荣耀】出发点上来看,他的【无极荣耀】惩罚确实太重了一些,但我中间说的【无极荣耀】那些话也不全错。他的【无极荣耀】确有过抗命现象而且战场判断不清,并不太适合做军团长。”

  红月转身从会议室墙边的【无极荣耀】柜子中翻出了一落材料,然后抽了几卷出来回到了座位上简单的【无极荣耀】扫了几行,之后道:“这个我本蟀鸽入会时间比较早,属于靠资力升上来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我看他的【无极荣耀】能力并不适合作为指挥者,他这种冲动的【无极荣耀】性格当突击队员还差不多。”

  我点点头道:“这个是【无极荣耀】行会内部调整的【无极荣耀】问题,现在先讨论下〖日〗本和俄罗斯两边的【无极荣耀】问题。军神。你可以开始了。”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提醒房间里的【无极荣耀】光线迅速变暗,然后立体的【无极荣耀】中俄边境地图便浮现了出来。随后军神开始配合地图上不断闪现的【无极荣耀】各种光标解说道:“现在和各位说一下最近几天的【无极荣耀】密集侦察情况。从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

  军神解说的【无极荣耀】内容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最近这段时间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兵力部署。虽然被我们从国内一路赶了回去,但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的【无极荣耀】部队却并没有离开我国边境,一方面他们是【无极荣耀】怕我们反入侵他们国家,另一方面也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不甘心企图卷土重来再次入侵我国。当然,这些都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想法,作为我们,不管他们如何安排,先摸清楚他们的【无极荣耀】布置才是【无极荣耀】第一重要的【无极荣耀】。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搞清楚了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兵力部署,到时候我们就走进可攻退可守想怎么做就全看我们高兴了。

  我们这边在讨论对俄情报的【无极荣耀】时候,〖日〗本这边松本正贺也已经和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坐到了会议桌上。不过……和之前在会议厅的【无极荣耀】情况不同,这次的【无极荣耀】会议地点被搬到了支点城的【无极荣耀】〖广〗场上,周围人山人海的【无极荣耀】站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之所以会选择这么个位置,完全是【无极荣耀】为了恶心那帮〖日〗本行会会长们来着。

  之前的【无极荣耀】会议中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充分展现了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无极荣耀】无耻的【无极荣耀】极限,所以这次松本正贺把会议地点定在了这种露天场所而且还特地让人假设了魔法投影设备,直接把会议画面和大家的【无极荣耀】声音都扩大后投放到空中,让全城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能听到他们的【无极荣耀】声音看到他们的【无极荣耀】举动,这样的【无极荣耀】话那些〖日〗本行会会长们就算再想无耻,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对于政治家来说私下里干什么都行,但是【无极荣耀】在公众面前一定是【无极荣耀】要将光明正面的【无极荣耀】形象展现出来的【无极荣耀】,因此在这种公开会议下谁也不敢做出无耻的【无极荣耀】事情。当然合理要求还是【无极荣耀】可以争取一下的【无极荣耀】,只不过这个可操作性可就差的【无极荣耀】多了。

  其实自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特使和这些会长们签署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支点城交换协议开始松本正贺就已经占据了主动地位,那些会长们根本没有什么和松本正贺讨价还价的【无极荣耀】资格,所以就算不在公共场合开会,那些家伙也不能怎么样。松本正贺坚持在这种地方开会纯粹就是【无极荣耀】找他们麻烦有意恶心他们。

  “松本君,现在会议地点已经按你说的【无极荣耀】安排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日〗本行会会长代表有些沮丧的【无极荣耀】说道。

  松本正贺看了眼下面那帮子愁眉苦脸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心里没来由的【无极荣耀】一阵高兴。之前被这些家伙欺负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够惨的【无极荣耀】,总算让他找回来一点了。

  “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我就说了。”松本正贺拿出一枚水晶球,然后将一副巨大的【无极荣耀】〖日〗本地图投射到了半空中。“各位已经看到了,这是【无极荣耀】副〖日〗本地图。目前〖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残余部队正在向南撤离,我们鬼龙会的【无极荣耀】部分人员正在驱赶他们向南〖运〗动,但是【无极荣耀】〖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毕竟没怎么伤亡。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境况并不容乐观。”

  “松本会长这是【无极荣耀】什么话?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已经控制了支点城吗?”有会长反问道。

  松本正贺解释道:“支点城只是【无极荣耀】战略要地,它的【无极荣耀】位置仅仅是【无极荣耀】很重要,并不能因为它重要就用它来概括整今〖日〗本的【无极荣耀】战局。其实战斗最终打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人,获得支点城对我们来说不过是【无极荣耀】为我们将来的【无极荣耀】战斗提供了一个重要支点,这会让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变的【无极荣耀】更加轻松一些。但是【无极荣耀】即使轻松一些,那也有限,战斗最后还是【无极荣耀】要靠人去拼。〖中〗国人现在撤出了这支原本应该攻击支点城的【无极荣耀】部队其实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正相反,他们因此保存了实力,这对我们以后的【无极荣耀】发展非常不利。”

  “今天的【无极荣耀】战役难道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把〖中〗国人赶跑了吗?”有人问道。

  “不,至少不完全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回答道:“〖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部队虽然伤亡不少,但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些炮灰部队,真正的【无极荣耀】主力其实并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无极荣耀】打击,如果真要拼,他们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有希望占领支点城的【无极荣耀】。不过,〖中〗国人却撤退了。”

  “〖中〗国人撤退不好吗?”

  “对,不好。这正是【无极荣耀】我最担心的【无极荣耀】事情。如果〖中〗国人硬拼,就算他们占领了支点城,他们也绝对守不住它,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得被我们占回来,而且〖中〗国人将因此彻底损失在我国的【无极荣耀】兵力,这样以后他们再想攻击我们就非要跨海作战不可了。但是【无极荣耀】今天看来情况很糟糕。〖中〗国人太有理智了。他们发现战后即使胜利也无法控制支点城,于是【无极荣耀】就立即改变策略放弃了强攻,这样支点城我们虽然保下来了,却在国内留下了一枚定时炸弹。这些〖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残余部队随时可以在关键时刻捅我们一刀,我们将不得不为此长期驻军盯住他们,这种消耗将严重阻碍我们的【无极荣耀】发展。”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有人问道。

  “这就是【无极荣耀】我要说的【无极荣耀】关键问题了。”松本正贺正色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