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四十四章 深入国家屏障

第十九卷 第四十四章 深入国家屏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签完向导合同之后阿朵和索特便成为了我的【无极荣耀】向导,之所以我要一次雇两名向导,主要是【无极荣耀】怕万一半道上损失了一名向导至少我还能正常行动,要不然万一半路上向导挂掉了,我一个人虽然不至于迷路,可不管是【无极荣耀】自己一个人探索还是【无极荣耀】往回走再找个向导,那都是【无极荣耀】非常麻烦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我决定一次雇两名向导省得到时候麻烦。

  “请问下客人怎么称呼?”签完合同之后两名负责带我的【无极荣耀】向导便问了起来。

  “紫日。”我回答道。

  “紫日?和那个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一个名字?”那名叫索特的【无极荣耀】猎人玩家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说实话现在我比他还要惊讶。不管他认识还是【无极荣耀】不认识我,我都不会奇怪,可他明明知道紫日这个名字对应着冰霜玫瑰盟会长这个职务,可他却不认识站在面前的【无极荣耀】我。他要完全没听说过我到还好讲点,可他既然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会长,那么没道理会认不出来我啊?我又没用伪装术,神龙套装这么炫的【无极荣耀】装备难道还有人认不出来?

  “你既然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会长怎么会不认得我?”

  “什么?你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那名玩家好象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看着我上下打量了半天,然后才一脸不相信的【无极荣耀】说道:“别逗了客人,紫日那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中国玩家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偶像,您这身装备确实也很炫,不过和紫日那套装备差别实在太大了,就算我只看过几段紫日的【无极荣耀】作战视频也不至于把那装备认错吧?”

  “我x,你在哪看的【无极荣耀】视频啊?该不会你把和我对战的【无极荣耀】敌人当成我了吧?”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傻瓜,哪边是【无极荣耀】自己人还能看不出来吗?”索特很激动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紫日会长在那段视频里召唤了他的【无极荣耀】巨龙魔宠一起作战,这个可是【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招牌,我怎么可能弄错?”

  “那你说我和你看的【无极荣耀】视频上那个紫日哪里不像了?”

  索特盯着我身上打量了一下之后摇头道:“要我说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和我看到的【无极荣耀】视频上的【无极荣耀】那个紫日不一样。”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对那名弓手MM道:“阿朵,你来说,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战斗视频摹疚藜僖裤应该也看过吧?”

  我本来以为这下可以沉冤得雪了,没想到那名叫阿朵的【无极荣耀】MM居然张口就道:“我不知道我看的【无极荣耀】和你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段,不过里面的【无极荣耀】紫日会长确实和客人您不太一样。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装备都是【无极荣耀】以深色的【无极荣耀】黑、红、紫为主色调的【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盔甲上虽然也有不少黑色,但亮色太多,整体一看就不一样。而且紫日会长是【无极荣耀】有翅膀的【无极荣耀】,你连翅膀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

  “索特、阿朵。”之前和我签协议的【无极荣耀】那名带队的【无极荣耀】向导突然厉声道:“有你们这样怀疑客人的【无极荣耀】吗?就算人家确实不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你们也不用非得说出个子丑演卯来吧?赶紧带人家上路,我们做向导是【无极荣耀】靠本事赚钱的【无极荣耀】,你们别耽误人家时间。”

  靠,这位老向导说的【无极荣耀】话到是【无极荣耀】够公正的【无极荣耀】,听起来好象也是【无极荣耀】在为我辩护,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说这话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和那二位一样不承认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啊

  “喂,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哪看的【无极荣耀】视频啊?我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紫日啊。”

  “行行行,客人您说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吧。”老向导回答道,不过他却是【无极荣耀】越说我越急。

  “什么叫我说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啊?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啊”

  “对,您本来就是【无极荣耀】紫日。好了,阿朵、索特,快带客人上山。”

  “我……”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俩向导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架着跑上了山,不过没走多一会就又回来了。

  那名老向导见我们突然又回来了,立刻疑惑的【无极荣耀】走过来问道:“你们怎么又回来啦?”

  见老向导有发火的【无极荣耀】征兆,那个索特赶紧解释。“刚才走错了,客人要穿山。”

  本来就有要发火征兆的【无极荣耀】老向导立刻发怒的【无极荣耀】冲着索特大吼道:“这是【无极荣耀】客人的【无极荣耀】目标你就没错了吗?你是【无极荣耀】向导,不问问客人要去哪就乱带路,你这是【无极荣耀】干的【无极荣耀】哪门子的【无极荣耀】向导?快点走,再出差错当心我扣你工资。”

  “这就走这就走”索特被老向导骂的【无极荣耀】几乎是【无极荣耀】抱头鼠蹿,阿朵则是【无极荣耀】趁机溜过平台到了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路口向我猛招手,显然是【无极荣耀】不想被老向导逮住。看她害怕的【无极荣耀】样子,这个带队的【无极荣耀】老向导估计是【无极荣耀】积威已久,搞的【无极荣耀】这些在他手下干活的【无极荣耀】小向导们一个个都怕的【无极荣耀】要命。

  我和阿朵走到那边正确的【无极荣耀】路口后索特才终于逃脱老向导的【无极荣耀】追骂跑了过来,看他一脸唏嘘的【无极荣耀】样子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好了,客人我们还是【无极荣耀】赶紧走吧,再被队长逮到他非扒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皮不可。”索特一看到我们就叫嚷着要我们快走。

  我憋着笑跟着这家伙转入那条山道一起向着山里进发。

  我们现在走的【无极荣耀】这条山道按照索特和阿朵的【无极荣耀】说法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通到山后面去的【无极荣耀】,至于再后面怎么走,那就不是【无极荣耀】索特他们可以了解的【无极荣耀】了。

  “你们不是【无极荣耀】向导吗?为什么不知道后面怎么走?”当得知山后面的【无极荣耀】道路他们不清楚之后,我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索特和阿朵问道。

  阿朵解释道:“我们确实是【无极荣耀】向导来着,但是【无极荣耀】像客人您跑这么远的【无极荣耀】我们以前还真没接过。听我们向导队里的【无极荣耀】前辈说之前确实有人去过山后面,不过他们在这边都做了一年多的【无极荣耀】向导了,总共有就碰上过三个人要去后山的【无极荣耀】。”

  “你们这边不是【无极荣耀】客流量很大的【无极荣耀】吗?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才三个人去山后?还有你们队长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俩是【无极荣耀】他手底下最厉害的【无极荣耀】向导吗?怎么你们还有前辈吗?”

  依然是【无极荣耀】阿朵解释道:“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关于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问题,队长没骗你。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等级在队力是【无极荣耀】最高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也是【无极荣耀】最强,不过我们两个做向导才四个多月时间,单就向导这一职业来说,我们属于半新不旧的【无极荣耀】那种人,前面有前辈,后面也有后辈。”

  我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啊。”

  阿朵继续道:“那个你说的【无极荣耀】人流量其实也是【无极荣耀】没错的【无极荣耀】。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客流量确实很大,但真的【无极荣耀】很少有人要去山后面的【无极荣耀】。这万崖山后面就是【无极荣耀】国家屏障,您没进入过国家屏障区可能不知道,这游戏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无极荣耀】国界线上一般都有超阶怪物存在。用网上的【无极荣耀】一句话说,那就是【无极荣耀】:BOSS多如狗,神兽遍地走。你说这种地方有几个人没事过去玩?再说了。这万崖山方圆好几百里地,面积大的【无极荣耀】惊人,一般游客过来顶多呆一星期就会走,这么点时间在前山转转就不错了,能转到后山的【无极荣耀】都不多,更别说穿过去了。”

  索特也帮腔道:“是【无极荣耀】啊。老实说摹疚藜僖窥定的【无极荣耀】三天时间我很怀疑能否跑到后山。依我看三天根本就不够。”

  “就这么二百多里山路三天还过不去?”我不太相信的【无极荣耀】问道。

  索特见我不相信立刻说道:“没错,就是【无极荣耀】二百多里山路,不过别说三天,五天能过去就算我们跑的【无极荣耀】快了。这山路不同于平地,如果是【无极荣耀】在大草原上,您配个好点的【无极荣耀】坐骑,别说三天,一小时都不到二百里就过去了。可这里是【无极荣耀】万崖山啊我们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在走路,半路上我们肯定多多少少总会遇到些魔兽什么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低级的【无极荣耀】还好说,碰上一些九百、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怪物我们就得绕道走,这个过程无疑就耽误了时间,还有一些类似悬崖峭壁之类的【无极荣耀】地形障碍,想过去那就得费好大劲,你要是【无极荣耀】按平地上的【无极荣耀】速度来计算二百里确实不用那么长时间,但在山里,三天时间绝对不够用。”

  听了索特的【无极荣耀】话我便没再和他辩解,而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到不是【无极荣耀】我同意他的【无极荣耀】观点,而是【无极荣耀】我搞清楚了原因。按照他的【无极荣耀】说法,如果带上普通玩家穿过这座山确实需要三天以上,甚至于他说的【无极荣耀】五天都是【无极荣耀】保守估计。这其中最大的【无极荣耀】原因就是【无极荣耀】他们说的【无极荣耀】魔兽。

  对我来说除非碰上地区守卫或者区域总BOSS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一般的【无极荣耀】野怪根本就不构成威胁。但问题是【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标准,对于一般玩家来说,由于野怪一般都会对本身出现的【无极荣耀】地区有地形适应性优势,所以即使等级相等,很多玩家还是【无极荣耀】会吃亏。比如说一名九百级的【无极荣耀】玩家遇到个九百级的【无极荣耀】冰巨人,不用说,你在沙漠里肯定碰不上冰巨人,而能碰上冰巨人的【无极荣耀】地方必定是【无极荣耀】能冻掉下巴的【无极荣耀】地方。在这种极寒地带就算是【无极荣耀】俩九百级玩家都未必干的【无极荣耀】过一个九百级的【无极荣耀】冰巨人,所以说在野外遇到当地的【无极荣耀】野生怪一般都很麻烦。

  这些向导平时带着一般玩家出来行动,如果遇到低级的【无极荣耀】怪物,大家一起上解决也就算了,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可万一碰上高级货那就惨了。如果能不被对方发现,浪费几倍的【无极荣耀】时间绕个大圈过去还算幸运的【无极荣耀】,万一被发现了追的【无极荣耀】满山跑,那就彻底完蛋了。所以说,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路上需要的【无极荣耀】时间并不能单纯的【无极荣耀】用路程除以速度,那样算出来的【无极荣耀】时间肯定是【无极荣耀】不准的【无极荣耀】。

  不过,虽然我知道那些所谓的【无极荣耀】怪物对我不构成威胁,但是【无极荣耀】我也没打算和这两位辩解。之前为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份问题我们说了半天愣是【无极荣耀】没说明白,这会我要跟他们解释我不怕那些怪物他们肯定也不信,与其浪费那个时间不如等下次真碰上了我直接出手把怪物干掉来的【无极荣耀】直接点。事实胜于雄辩,让他们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比我自己跟他们说要简单多了。

  “好吧,我们赶紧走,遇到怪物你们两个提醒我一声。”

  “那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阿朵很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提前发现危险并警告客人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战地向导的【无极荣耀】主要职责,这一点上我们是【无极荣耀】专业的【无极荣耀】,你可以绝对放心。”

  阿朵果然没说大话,在发现怪物这方面他们确实是【无极荣耀】专业的【无极荣耀】。我们离开那个平台之后才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碰上了一只过路的【无极荣耀】魔兽。隔着老远阿朵和索特就把我拉到了路边的【无极荣耀】岩石后面,然后阿朵就对我小声道:“前面有只岩羊,六百五十级的【无极荣耀】怪。您是【无极荣耀】想干掉它还是【无极荣耀】等它过去?”

  “为什么要等它过去?”我很诧异的【无极荣耀】问道。

  索特解释道:“这个是【无极荣耀】因为各个客人实力不一样,有的【无极荣耀】客人纯粹就是【无极荣耀】来玩的【无极荣耀】,或者是【无极荣耀】本身战斗力不行,对付这个东西需要耽误时间,还有些人觉得麻烦,所以不想攻击它。因为岩羊本身是【无极荣耀】主动攻击型的【无极荣耀】怪,所以那些不想攻击岩羊的【无极荣耀】人就会等它过去再走。这样省得麻烦。当然,对我们来说岩羊实力很一般,如果您想干掉它也没问题,如果让我们两个帮忙,顶多也就几十秒的【无极荣耀】事情。当然,因为您之前签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用战斗的【无极荣耀】协议,所以要我们出手是【无极荣耀】要额外收费的【无极荣耀】。”

  他们这边在说着,那边的【无极荣耀】岩羊已经从一片树林之中晃悠了出来,我根本没听那俩向导的【无极荣耀】话,直接从岩石后面闪出去一甩手,对面的【无极荣耀】岩羊脑袋瞬间就与身体分了家。

  阿朵和索特没想到我会突然跑出来,等他们俩反应过来跟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发现那只岩羊的【无极荣耀】脑袋居然不见了,而它的【无极荣耀】身体居然还站在那里,血水正总脖子那里一冒一冒的【无极荣耀】往外喷。

  本来我以为让这俩有点天然呆的【无极荣耀】向导看到我瞬间干掉岩羊的【无极荣耀】情景,他们就能对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有个比较直观的【无极荣耀】了解了。谁知道我还是【无极荣耀】太低估他们的【无极荣耀】天然呆程度了。

  “快隐蔽。”

  正当我得意扬扬的【无极荣耀】准备迎接阿朵和索特惊讶的【无极荣耀】询问声时,等来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声惊叫,同时索特这家伙居然一下将我扑倒在地连拖带拽的【无极荣耀】给拉回了岩石后面。

  “到底怎么回事啊?”被拖到岩石后面我还是【无极荣耀】一脸的【无极荣耀】迷糊。不就杀了个六百多级的【无极荣耀】怪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再说了,我杀个怪,他们怎么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无极荣耀】样子呢?难道说……?

  果然,索特一边拼命把我按在岩石后面一边探头探脑的【无极荣耀】观察周围环境,同时还紧张兮兮的【无极荣耀】跟我说道:“快藏好。能瞬间干掉岩羊并让对方连反应都来不及的【无极荣耀】决对是【无极荣耀】一千级以上的【无极荣耀】怪物。该死,这里离入口那么近,怎么会跑出一千级以上的【无极荣耀】怪物来的【无极荣耀】呢?那种东西不是【无极荣耀】应该到山区深处才有的【无极荣耀】吗?”

  “那个……”我捅了捅索特,然后等他转过头来才说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搞错了什么啊?”

  “搞错了?”索特做思索状自言自语的【无极荣耀】说道:“那只岩羊的【无极荣耀】脑袋都没了,身体居然还站着,这个袭击它的【无极荣耀】怪物速度肯定快到岩羊连看都没看见的【无极荣耀】地步,不然不会有这种效果出现。这样说来确实搞错了。那不是【无极荣耀】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怪,而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千二百级以上的【无极荣耀】BOSS。不行,这样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我留下来断后,你们先走。”

  “行了行了,我算被你们俩打败了。”看阿朵居然真要如索特所言过来拉我先走,我赶紧站起来说道:“那岩羊不是【无极荣耀】怪物杀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怪物杀的【无极荣耀】?那能是【无极荣耀】什么?别的【无极荣耀】玩家?”

  “是【无极荣耀】玩家,但不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玩家,那岩羊是【无极荣耀】我杀的【无极荣耀】。”这俩天然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联想能力,不把事实直接说清楚他们根本无法从你的【无极荣耀】语言中理解出任何一点需要推理的【无极荣耀】信息。

  “你杀的【无极荣耀】?”索特先是【无极荣耀】看着我愣了一会,随后才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你刚才就比我们早出去一秒都不到,哪来的【无极荣耀】时间出手?”

  在索特说完这话之后,我直接将永恒拿了起来并在索特和阿朵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将其变形成了鞭剑形态,然后道:“看好了。”在我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无极荣耀】时候,手腕突然一抖,然后瞬间又回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造型,眼神不好的【无极荣耀】人甚至看不出来我动过。

  等了几秒之后索特才反应过来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让我们看什么?什么也没发生啊?”

  我没有说话,而是【无极荣耀】伸手向旁边那块足有一部面包车摹疚藜僖壳么大的【无极荣耀】岩石上轻轻一点,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块岩石瞬间碎成了一地的【无极荣耀】石栗,而且每一块碎石都不超过一枚玻璃弹珠的【无极荣耀】大小。

  眼看着索特的【无极荣耀】表情从无所谓到惊讶再到震惊,最后又往紧张上改变,我赶紧抢先道:“别再喊有怪物了,你要还不信,你随便指个目标,告诉我要切块还是【无极荣耀】切条,或者你要粉末也行。”

  这次不等索特说话,阿朵直接抢先指着已经倒下的【无极荣耀】那只岩羊背后的【无极荣耀】岩石道:“就那块石头,你站在这里要是【无极荣耀】能攻击到那块石头,我就相信你有这种距离上干掉岩羊的【无极荣耀】实力。”

  阿朵看来比索特还算聪明点。她之前不相信我干掉了岩羊最主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距离。那只岩羊距离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还有十多米远,而我手里拿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柄剑。用剑攻击十多米外的【无极荣耀】目标虽然不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但那需要发射剑气什么的【无极荣耀】,而那种东西一般都是【无极荣耀】威力很大的【无极荣耀】,就算干掉岩羊之后也会在后面的【无极荣耀】山体或者岩石上留下明显的【无极荣耀】痕迹,而且会产生爆炸之类的【无极荣耀】效果,不可能像我之前那样无声无息的【无极荣耀】。

  听完阿朵的【无极荣耀】要求我直接把还在发呆的【无极荣耀】索特推到了旁边,然后抬手将永恒剑一挥,永恒剑现在是【无极荣耀】鞭剑形态,我这一甩便立刻分解拉长,顺间扫过远处的【无极荣耀】岩石并瞬间再次收回,速度快的【无极荣耀】依然无法看清,但对面山道边伸出山体一截的【无极荣耀】岩石却突然咔的【无极荣耀】一声裂了开来,其中一块半悬空的【无极荣耀】岩石竟然从主体上脱落了下来滚到了路上,而山壁上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主体上则是【无极荣耀】留下了一个光滑如镜的【无极荣耀】切面。

  “咯……”阿朵和索特同时传来了一声好象打嗝一般的【无极荣耀】倒抽气声,显然之前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快速而强力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距离太吓人了。明明是【无极荣耀】战士一样的【无极荣耀】装备,居然可以攻击到十多米外的【无极荣耀】目标,而且还有这么大威力,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吓人了。

  “现在信了吗?”

  两人一起拼命点头,而阿朵更是【无极荣耀】迅速转了过来伸出一伸手指小心的【无极荣耀】指着我问道:“那您之前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

  “紫日。我没骗你们。我真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会长。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哪看的【无极荣耀】视频,但我就是【无极荣耀】我。”

  阿朵点头道:“没错,您的【无极荣耀】武器和视频上看到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只是【无极荣耀】您的【无极荣耀】装备……?”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然后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看到的【无极荣耀】视频有时间吗?有没有说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的【无极荣耀】视频?”

  阿朵和索特迅速陷入了沉思,最后终于报出了一个准确时间,而我只是【无极荣耀】稍微一回忆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们看到的【无极荣耀】视频其实是【无极荣耀】我很早一起的【无极荣耀】战斗记录,那个时候我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还不是【无极荣耀】神龙套装,而是【无极荣耀】魔龙套装。我身上现在穿的【无极荣耀】这套神龙套装是【无极荣耀】当初国家国器晋级时由魔龙套装国器化改造后升级而来的【无极荣耀】。当初没改造之前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属于邪恶装备,本身颜色比较深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虽然是【无极荣耀】以魔龙套装为基础的【无极荣耀】,但毕竟是【无极荣耀】改造过了,外观和颜色多少都会有些变化,这两人已经很久没看过我近期的【无极荣耀】战斗视频了,所以才会认错。

  搞清楚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后阿朵和索特的【无极荣耀】表现明显就不一样了,一来是【无极荣耀】热情度大幅度提升,二来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前进方式被完全改变了。之前我们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之所以很慢,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阿朵和索特要警戒附近有没有魔兽,所以不敢走太快,而在知道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后他俩的【无极荣耀】胆量明显成直线上升,也不看什么怪物不怪物了,直接往前冲就对了,反正有怪物出现也会被我在第一时间解决掉。

  因为不需要顾及那些挡路的【无极荣耀】怪物,我们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超级快,后来为了加速我甚至把钢爪给召唤了出来借给阿朵和索特代步,而我自己则骑上也夜影。

  本来夜影刚被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阿朵和索特还想说山里没法骑马来着,但是【无极荣耀】当他们发现夜影完全就是【无极荣耀】在飞之后也就不做声了。至于钢爪,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爪子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适合爬山了。虽然它的【无极荣耀】爪子上没有吸盘,但是【无极荣耀】一来它的【无极荣耀】重心低,二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爪子可以插入岩石中固定自己,第三则是【无极荣耀】钢爪背上的【无极荣耀】那十二根强壮有力的【无极荣耀】触手完全可以插入附近的【无极荣耀】岩石或者山体中当固定器用。别说只是【无极荣耀】坡度陡峭的【无极荣耀】山体,就算是【无极荣耀】垂直的【无极荣耀】悬崖,钢爪也能直接爬上去。

  有了坐骑速度明显就不一样了,我们三个一路上横冲直撞,等级低于一千五百级的【无极荣耀】怪物我连看都懒得看,通通一击秒杀,至于更高级的【无极荣耀】怪,到现在我是【无极荣耀】一只也没碰上。

  说实话,穿越国境线其实还是【无极荣耀】从空中飞过去比较安全,当然,这个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有能够飞到高空的【无极荣耀】飞行坐骑。国家分界线一般都是【无极荣耀】立体的【无极荣耀】,不但地面上有,低空区域与地下都会有拦截层,在这个分界线的【无极荣耀】断面上立体分布着很多高级生物,所以单纯的【无极荣耀】以为会钻地或者会飞就能通过国界线,那纯粹是【无极荣耀】做梦。不过,我这次来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调查那些俄罗斯人又打算干什么坏事,不是【无极荣耀】要简单的【无极荣耀】跨越国界,所以不能从天上飞,要不然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本来按照索特和阿朵的【无极荣耀】计划,穿过万崖山至少需要五天,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坐骑的【无极荣耀】速度和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原因,这个时间被缩短成了三个小时,就这还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不知道我身份的【无极荣耀】时候被他们俩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轻松的【无极荣耀】旅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紫日会长,从这里开始我们就得小心了。虽然你实力确实很强,但这里开始就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练级区而是【无极荣耀】国家屏障了,所以……”

  “这个我明白。之前我也有穿越过国家屏障,这里面的【无极荣耀】凶险我还是【无极荣耀】清楚的【无极荣耀】。”

  现在在我们身后的【无极荣耀】万崖山和我们面前的【无极荣耀】这片不知名山脉虽然就这样紧紧的【无极荣耀】贴在一起,但是【无极荣耀】用一句话来形容这里却是【无极荣耀】再合适不过了——退一步天堂,进一步地狱。

  尽管两座山是【无极荣耀】紧靠在一起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后面的【无极荣耀】万崖山是【无极荣耀】属于观光练级区,而我们前面的【无极荣耀】这片不知名山脉却是【无极荣耀】属于国家屏障。

  观光练级区顾名思义就是【无极荣耀】给玩家们旅游或者练级的【无极荣耀】地方,这里的【无极荣耀】怪物是【无极荣耀】给玩家们观赏和猎杀用的【无极荣耀】。虽然练级区的【无极荣耀】怪物也是【无极荣耀】可而已杀死玩家的【无极荣耀】,但只要玩家自己不要卤莽,一般被怪物杀死的【无极荣耀】情况也并不多见。但是【无极荣耀】,仅仅一山之隔的【无极荣耀】国家屏障可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

  和为了让玩家爽的【无极荣耀】观光与练级区不同,国家屏障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给玩家们游玩用的【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存在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为了阻断玩家在两国之间自由通行,属于系统干涉权之一。如果用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东西来类比的【无极荣耀】话,观光练级区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个有伤亡率存在的【无极荣耀】危险游乐场,而国家屏障则是【无极荣耀】军事禁区。再凶险的【无极荣耀】游乐场也还是【无极荣耀】游乐场,进去一万个人能死一个就算多的【无极荣耀】了,但国家屏障却是【无极荣耀】进去一万个人能出来一个就算多的【无极荣耀】了。所以说,两者根本不是【无极荣耀】一个概念。别看它们挨的【无极荣耀】很近,而且连地形都差不多,如果谁把它们当成一样的【无极荣耀】存在,那就纯粹是【无极荣耀】在找死了。

  “好了,现在该是【无极荣耀】你们发挥作用的【无极荣耀】时候了。”我对阿朵和索特说道:“拿出你们的【无极荣耀】本事来吧,让我们少走点弯路。”

  阿朵有些不确定的【无极荣耀】说道:“那个……我们其实也没到过这里,不过国家屏障中危险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那些生物,地理环境应该还是【无极荣耀】遵照地形渐变规则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也只能帮您防止一些由环境造成的【无极荣耀】危害,其他的【无极荣耀】还得您自己解决。”

  我点点头道:“那是【无极荣耀】自然。国家屏障里的【无极荣耀】怪物起步就是【无极荣耀】一千级了,你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在这里肯定是【无极荣耀】没法战斗的【无极荣耀】。不过你们放心,有我在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你们只要给我找路就行了。”

  “这个没问题,只是【无极荣耀】您到底要往哪走啊?”

  我想了想道:“现在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穿越国界线,不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无极荣耀】地方也一定要告诉我,我暂时也不确定自己的【无极荣耀】最终目标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

  既然是【无极荣耀】在找线索,自然无法确定目标,不过以两位向导的【无极荣耀】能力,如果有异常,他们应该比我更容易发现才对,毕竟他们对这里的【无极荣耀】地形环境什么的【无极荣耀】都比我要了解一些。

  因为国家屏障的【无极荣耀】危险性,所以骑着坐骑前进显然是【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况且我们现在是【无极荣耀】搜索异常情况不是【无极荣耀】要急着赶路,所以就不需要坐骑的【无极荣耀】速度了。在阿朵和索特恋恋不舍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收回钢爪和夜影,我直接将飞镖、白浪召唤了出来。本来在山林中探索,召唤玫瑰藤和开拓者会有所帮助,但是【无极荣耀】考虑到这里是【无极荣耀】国家屏障区,地下也有高级怪物存在,为了少惹点事,我就没召唤开拓者和玫瑰藤了。同样的【无极荣耀】道理,空中单位也是【无极荣耀】不能出现的【无极荣耀】,因为国家屏障就是【无极荣耀】阻挡一切通过的【无极荣耀】目标,我不召唤飞行单位一般就不会有飞行单位找我麻烦,但只要我放出一只飞行单位,立刻就会有一群飞行怪物冲过来。我是【无极荣耀】来探路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来打架的【无极荣耀】,所以还是【无极荣耀】低调一点比较好。

  飞镖刚一出现就立刻吸引了阿朵的【无极荣耀】注意,毕竟飞镖的【无极荣耀】形象实在太招女孩子喜欢了。一般十个女生有八个都对这种毛茸茸的【无极荣耀】有着一对无敌星星眼的【无极荣耀】小东西没有抵抗力,况且飞镖的【无极荣耀】那条大尾巴也确实蓬松的【无极荣耀】不象话,就算是【无极荣耀】男生看到也会忍不住想上去揉一揉。

  看到阿朵要抱自己,飞镖立刻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没什么表示后他便立刻一闪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让朝着他之间蹲着的【无极荣耀】树枝过去的【无极荣耀】阿朵扑了个空。

  “咦?”一下没抓到的【无极荣耀】阿朵略微惊讶了一下,不过在发现出现在我肩膀上的【无极荣耀】飞镖后立刻又要过来抱,结果却被我给伸手挡住了。

  “飞镖是【无极荣耀】战斗侦察类魔宠,不是【无极荣耀】玩赏类宠物,所以他不喜欢陌生人抱他。”

  “哦。”阿朵有些失望的【无极荣耀】放弃了抱一下飞镖的【无极荣耀】打算,不过眼睛却是【无极荣耀】一直没离开过飞镖的【无极荣耀】身上。

  见她这么痴迷,我只好先让飞镖离开一会,不然阿朵就没法工作了。“飞镖。去检查下附近有没有什么危险生物。”飞镖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点了点头,然后只见白光一闪瞬间就不见了。

  “它会传送魔法吗?”阿朵看到飞镖瞬间就消失了,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询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道:“飞镖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是【无极荣耀】光速移动,因为速度已经和光同步了,所以当他移动的【无极荣耀】时候光线没办法在他身上进行正常反射,你也就看不见他了。其实就算你能看到他身上的【无极荣耀】反射光,你的【无极荣耀】眼睛动态视力也跟不上他的【无极荣耀】速度,最后还是【无极荣耀】会完全看不见他的【无极荣耀】动作。”

  “光速移动?”索特听到这个词被吓了一跳。“那不是【无极荣耀】无敌了吗?他要是【无极荣耀】一直跑,谁能抓的【无极荣耀】到它啊?”

  我点点头道:“除非是【无极荣耀】瞬间发动的【无极荣耀】结界类技能可以困住它之外,只要飞镖不想迎战,那么任何人也拿他没辙。毕竟光速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快了,就算他不逃跑,别人想攻击到他也不大可能。不过飞镖的【无极荣耀】攻击力非常低,所以虽然速度快,综合战力却不高。”

  “有这速度就算完全没有攻击力也足够用了。”索特说完又道:“对了,听说紫日会长您的【无极荣耀】魔宠很多,为什么就召唤了两个啊?”

  “驯兽师强大与否的【无极荣耀】关键在于是【无极荣耀】否能根据环境选择合适的【无极荣耀】魔宠出战,而不是【无极荣耀】在任何场景下都把所有魔宠一股脑的【无极荣耀】全扔出去。兵海战术只适合骷髅专精的【无极荣耀】亡灵法师,驯兽师职业可不是【无极荣耀】靠数量取胜的【无极荣耀】。”

  “哦,受教了。”

  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时间里,在阿朵和索特的【无极荣耀】帮助下,我们一路在山林里穿梭前进,一些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特殊地形造成的【无极荣耀】危险都被阿朵和索特发现并提前处置掉了,而魔兽方面,由于飞镖这个超级侦察兵的【无极荣耀】功劳,所有超过两千级的【无极荣耀】生物都被我们给提前绕开了。虽然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两千五百级以下的【无极荣耀】任何怪物,但这里毕竟是【无极荣耀】国家屏障区,我可不想打到一半招来一群怪物,在这里和怪物群殴,除非你带上两三万高级玩家,否则想都不要想。

  “奇怪了。”我正和阿朵走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索特却忽然对着一枚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野果自己嘟囔了起来。

  《零》这个游戏是【无极荣耀】有食物设定的【无极荣耀】,包括玩家在内,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生物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需要进食的【无极荣耀】。其中,为了给会采集术的【无极荣耀】玩家提供方便,野外经常会有一些可以食用的【无极荣耀】果实,而这些果实也大多书野怪喜欢吃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些除了能填肚子之外没有任何特殊属性的【无极荣耀】果子种类繁多分布广泛,所以这些东西通常不会引起人们的【无极荣耀】注意,但是【无极荣耀】索特却显然对眼前这枚果实很感兴趣。

  “索特,怎么回事?”我走到索特背后问道。

  索特有些犹豫的【无极荣耀】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你不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有什么可疑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告诉你吗?”

  “对,我是【无极荣耀】这么说了。难道你觉得这枚果子可疑?”

  索特点了点头道:“确实很可疑。”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接过那枚已经被踩扁了的【无极荣耀】果子看了看,然后道:“这有什么可疑的【无极荣耀】啊?不就是【无极荣耀】枚被踩扁了的【无极荣耀】果子吗?”RV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