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六十七章 分裂的【无极荣耀】黑日

第十九卷 第六十七章 分裂的【无极荣耀】黑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么如果只带我一个人呢?”

  “只带你一个人的【无极荣耀】话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们一起行动。”

  祭司——很大方的【无极荣耀】回答道:“私人恩怨可以吗?”

  “当然。”

  在我同意了祭司——的【无极荣耀】要求后,祭司——也很爽快的【无极荣耀】将所有她知道的【无极荣耀】有关黑日联盟的【无极荣耀】消息都告诉了我。

  黑日联盟其实是【无极荣耀】一支行会分裂出来的【无极荣耀】两个势力之一。最初的【无极荣耀】黑日联盟其实是【无极荣耀】一支抗日玩家组成的【无极荣耀】行会联盟而不是【无极荣耀】一个行会,其结构有点类似以当初闯王呆过的【无极荣耀】那个抗日联合会,其主体是【无极荣耀】一个中型行会,而其余的【无极荣耀】一些小行会都跟随着这个行会行动,只是【无极荣耀】在行政上小行会却是【无极荣耀】完全独立的【无极荣耀】个体。不过,后来黑日联盟中来了一个比较牛的【无极荣耀】家伙,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交际能力非常强,在他的【无极荣耀】翰旋之下,这个行会联盟很快就合并成了一支行会,也就是【无极荣耀】最初的【无极荣耀】黑日联盟。

  在黑日联盟形成后大概也就维持了几个星期,然后会里的【无极荣耀】一些当初的【无极荣耀】实权派,也就是【无极荣耀】原本各小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之类的【无极荣耀】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地位被削弱了。这些小会长在感觉自己地位下降后心里就开始有些不平衡起来,然后会里这个时候又蹦出了一个家伙,这个家伙纠结了会里的【无极荣耀】那些不服气的【无极荣耀】人最终搞了一场分裂,然后黑日联盟就被拆分成了黑日联盟与黑日联合会两个组织。

  这两个组织分裂之后就像是【无极荣耀】大多数离婚后的【无极荣耀】夫妻一样,从爱人变成了仇人,只要是【无极荣耀】黑日联盟干的【无极荣耀】事情,黑日联合会必定和他们对着干,相反黑日联合会要是【无极荣耀】做点什么,黑日联盟肯定也会跟着捣乱。

  最近黑日联合会似乎正在计划开展商业活动,也就是【无极荣耀】从玩家们手里收购对方得到的【无极荣耀】装备什么的【无极荣耀】,然后再把这些东西转卖给像我们冰霜玫瑰盟这样的【无极荣耀】大型行会。

  这今生意本身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但是【无极荣耀】本着黑日联合会做什么,黑日联盟必定和他们对着干的【无极荣耀】原则,在发现黑日联合会打算收购物品转卖之后,黑日联盟立刻就开始做起了无本生意,专门抢劫黑日联合会以及他们的【无极荣耀】客户并从中牟利。本来黑日联盟做这种抢劫生意只是【无极荣耀】本着和黑日联合会对着干的【无极荣耀】思想做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抢劫开始后他们却发现像他们这样有组织的【无极荣耀】团伙抢劫成功率非常高,而且似乎还很有赚头,于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抢劫行为就从最初的【无极荣耀】单纯为了怄气变成了现在的【无极荣耀】为了利益。而且,现在不光是【无极荣耀】黑日联盟在进行抢劫,他们还发展出了供销关系,带动了很多单干的【无极荣耀】劫匪。

  之前袭击祭司——他们的【无极荣耀】那个小团伙就是【无极荣耀】这种犯罪结构下带起来的【无极荣耀】一个团伙,他们本身并不是【无极荣耀】黑日联盟的【无极荣耀】成员,而只是【无极荣耀】负责抢劫。黑日联盟会为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团伙提供情报、销售以及运输等多方面的【无极荣耀】辅助服务,而这些团伙则可以考虑是【无极荣耀】交一些信息使用费自己处理抢劫得来的【无极荣耀】物品,还是【无极荣耀】干脆将东西直接卖给黑日联盟。当然,不管怎么选”最终黑日联盟都会从中渔利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

  刚刚这个团伙显然属于比较外围的【无极荣耀】组织,因为他们还会到艾辛格去销售抢来的【无极荣耀】东西,这说明他们没有把东西卖给黑日联盟,至少没有全部卖给他们。这种不将抢劫所得卖给黑日联盟的【无极荣耀】团队是【无极荣耀】需要交一些信息使用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和把赃物直接卖给黑日联盟比起来,利润肯定是【无极荣耀】会更高一些,只是【无极荣耀】这样风险也比较大,恍如像这支团队就是【无极荣耀】因为销赃渠道的【无极荣耀】问题而被我盯上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他们让黑日联盟去卖,估计就不会有这当子事了。

  “好的【无极荣耀】,大致信息我已经明白了,这个你拿着。”我递了一枚最小型的【无极荣耀】水晶通讯器出去道:“把这个带在身上,行动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会通过这个联系摹疚藜僖裤。”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祭司——显然并不认识水晶通讯器。

  “你就当它是【无极荣耀】魔法版的【无极荣耀】手机就行了。”

  “你们行会人人都佩这个?”

  “当然”不然我们行会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怎么指挥作战啊?好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如果我们决定行动了就会通知你。还有就是【无极荣耀】通讯器不要弄丢了,之后我们要收回的【无极荣耀】。”

  “明白了。”

  “那我先告辞了。”

  离开交战地点之后我先返回了艾辛格,首先通知行会里的【无极荣耀】几个负责战斗的【无极荣耀】指挥人员最近可能需要出勤”另外又让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情报部门给黑日联盟备个案,最后让本行会苒公关部门去联系一下黑日联合会。既然黑日联盟与黑日联合会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如水火,相信从他们那里应该能得到更多更详细的【无极荣耀】情报。

  交代完这一切之后我又赶紧跑去了魔兽巢穴”极光兽皇后还在华边看房呢。虽然我安排了接待人员,可毕竟是【无极荣耀】我找回来的【无极荣耀】种族”我自己不到场有些不和情理。

  当我到达魔兽巢穴的【无极荣耀】时候,极光兽皇后正带着一帮精锐极光兽在设计他们的【无极荣耀】居住环境,对于魔兽巢穴这种可以根据居住生物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愿设计环境的【无极荣耀】建筑极光兽皇后表现出了极高的【无极荣耀】热情,我感觉她简直是【无极荣耀】在把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宠巢穴当成模拟建设类的【无极荣耀】游戏在玩,不过反正不是【无极荣耀】我住,她爱搞成什么样子都与我无关。

  确认极光兽皇后这边不需要我帮忙之后我便先跑到了军神那边询问了一下黑日联盟的【无极荣耀】事情进展情况。

  “现在进行到哪一部了?”

  军神看了我一眼之后直接扔了块水晶给我。这东西我也算玩过很多次了,接过水晶直接走到旁边的【无极荣耀】操作台上将水晶插入控制槽,然后在水晶上点选了一下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很快查询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出来了。

  根据记录,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联络人员才刚接触到黑日联合会的【无极荣耀】高层,具体事情还没谈出结果,不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作战队伍到是【无极荣耀】基本已经准备差不多了。不得不说现在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还真是【无极荣耀】体现了当初我的【无极荣耀】设计构想,战斗部门反应比其他所有部门速度都快,派出去调查情报的【无极荣耀】单位还没回来,战斗部门都已经完成整编了。

  查过黑日联盟事件的【无极荣耀】进度资料后我又翻了下俄罗斯那边的【无极荣耀】资料,不过情报显示俄罗斯人在这段时间似乎没什么动作。极光兽猎取计划被我打乱到现在也才一天不到,算算时间,这会冰封女妖大概还在跟那帮俄罗斯人一起商量下一步的【无极荣耀】行动计划吧。

  既然两边都没什么事情,我就打算先去看看极光兽皇后的【无极荣耀】巢穴准备情况了不过,我这边才刚踏出军神的【无极荣耀】指挥中心,身上的【无极荣耀】通讯器却突然响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发现信息居然是【无极荣耀】军神发来的【无极荣耀】。

  回头看看指挥中心大门,我干脆没接通讯转身又走了回去。

  “什么事?”进入指挥大厅之后我出声问道。

  军神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会转回来,一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直接就从头顶的【无极荣耀】水晶阵列中拉了一根出来插到面前的【无极荣耀】操作台上,然后在前方的【无极荣耀】大屏幕上点开了一副巨大的【无极荣耀】画面。当画面出现后军神就把画面直接推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然后他自己又开了个新窗口开始干他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去了。

  军神显示给我的【无极荣耀】画面是【无极荣耀】一副战斗场景的【无极荣耀】俯视图,从画面高度来看,这八成是【无极荣耀】巴贝尔塔那边传来的【无极荣耀】画面。从画面中可以清晰的【无极荣耀】看到两方势力正在混战。

  本来这样的【无极荣耀】画面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零》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款战斗游戏,有打群战的【无极荣耀】情况实在是【无极荣耀】再正常不过了。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画面中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交战双方中的【无极荣耀】其中一方竟然是【无极荣耀】极光兽群和我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这就很不正常了。

  “我靠,这什么情况?这是【无极荣耀】谁在打我苒队伍?没看到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旗帜吗?”

  军神一边忙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一边分心回答道:“袭击者都是【无极荣耀】些闲散人员,并没有任何行会组织出现在战斗中,但是【无极荣耀】从画面中可以看出来,这些闲散人员是【无极荣耀】有组织的【无极荣耀】。”

  “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有人在指挥是【无极荣耀】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而且对方肯定是【无极荣耀】冲着我们来的【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就算别人不认识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旗帜他们不可能认不出来。既然明知道这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队伍,居然还敢发动袭击,那就说明对方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并不单纯。”

  “那么你认为他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

  军神忽然把另外一午画面扔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只见其中有一支相当庞大的【无极荣耀】车队正在缓慢移动中,看起来队伍里的【无极荣耀】车上都装了不少东西。

  在把画面扔过来之后军神才接着道:“他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应该是【无极荣耀】这支队伍,不过他们好象是【无极荣耀】搞错了目标。”

  “你都知道?”

  “对。”军神点头道:“这支队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一支运输队车上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经过初步提炼的【无极荣耀】秘银徒。在队伍从矿区出发前我们的【无极荣耀】情报部门就发来消息说肯定有人要对我们的【无极荣耀】运输队下手,所以我让队伍临时更改了路线。不过,我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找回来的【无极荣耀】队伍居然正好在这个时间上穿越了原本运输队应该经过的【无极荣耀】区域,而且两支队伍的【无极荣耀】规模都差不多。我想那些袭击者八成是【无极荣耀】把这支队伍当成原来那支运输队了。”

  “晕,你早知道也不通知我一声。”

  军神无所谓的【无极荣耀】说道:“纠正一下我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可能有人会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运输队,而我已经通知运输队改道了,所以我不存在责任问题。你的【无极荣耀】队伍经过这里是【无极荣耀】你个人的【无极荣耀】临时决定你没通知我队伍的【无极荣耀】时间与路线,我无法提供情报支撑也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错误在你不在我。”

  “ok!OK!是【无极荣耀】我错是【无极荣耀】我错。你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认死理。”我说完道:“告诉我这里是【无极荣耀】哪里,我去看看情况。”

  “你的【无极荣耀】个人通讯终端有目标引导功能,你难道没用过?”

  “还有这种功能?”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拿出个人水晶通讯器,然后按照军神说的【无极荣耀】方法操作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东西居然可以用来引导已经确认的【无极荣耀】目标位置,当然,和GPS定位系统是【无极荣耀】没法比的【无极荣耀】,至少这东西无法当向导和地图用,只能在知道目标的【无极荣耀】确切位置时指下路而已。

  有了通讯器的【无极荣耀】定位功能,我就不需要军神的【无极荣耀】指路了,直接拿着通讯器离开艾辛格传送到大致坐标范围,然后出了目标城市的【无极荣耀】传送殿跟着通讯器给出的【无极荣耀】路线方向,很快我便找到了事件地点。

  其实就算没有通讯器的【无极荣耀】指引功能,我想错过这片战场也不太容易,因为双方的【无极荣耀】交战范围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

  这次转投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极光兽群差不多有一千多只,加上我派出的【无极荣耀】一千多麒麟武士,一共就是【无极荣耀】接近三千个作战单位。对面的【无极荣耀】袭击者在数量上明显占优势,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对方至少在三千人以上,而且看我这边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与极光兽应付的【无极荣耀】敌人数量,对方的【无极荣耀】总人数恐怕至少也在六千以上,因为我们这边几乎每个麒麟武士或者极光兽都要同时对付两到三个敌人,这个数量比例没有六七千人是【无极荣耀】绝对做不到的【无极荣耀】。

  一边是【无极荣耀】六七千人,另外一边则有三千,两边加一块就是【无极荣耀】一万人在混战,这个大的【无极荣耀】交战规模,想要忽略过去,除非我又聋又瞎还差不多。

  到达现场之后我并没有马上参战,而是【无极荣耀】用伪装术混在了围观的【无极荣耀】人群中观察了一会。

  虽然数量上处于劣势,但我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和极光兽目前并没有出现明显伤亡,反到是【无极荣耀】对面的【无极荣耀】袭击者伤亡不少,附近地面上倒着的【无极荣耀】尸体一眼望过去几乎全都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

  单从数量上看,袭击者比麒麟武士和极光兽多很多,但是【无极荣耀】袭击者的【无极荣耀】等级只在麒麟武士与极光兽之间,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在等级上并没有明显优势。本来照这个力量对比,麒麟武士与极光兽的【无极荣耀】队伍应该很快就会被击溃才对,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完全颠倒的【无极荣耀】。本该被击溃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与极光兽防守的【无极荣耀】滴水不漏,到走进攻方伤亡惨重。根据我的【无极荣耀】分析,造成这个情况的【无极荣耀】原因应该出在指挥系统上。

  我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等级虽然低,但毕竟是【无极荣耀】成建制的【无极荣耀】军队系统。极光兽虽然是【无极荣耀】野生魔兽,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有铃音骑士带队,所以也可以看成军事系统。但是【无极荣耀】对面的【无极荣耀】袭击者却不同,虽然看起来他们也有指挥,但这个指挥仅仅是【无极荣耀】在协调各个组织之间的【无极荣耀】进攻节奏,具体到单个作战小队却几乎是【无极荣耀】处于一种无指挥状态。这样的【无极荣耀】两支队伍在一起交战,战斗力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平衡的【无极荣耀】。这样也就难怪麒麟武士和极光兽能在战斗力相对较弱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稳住战局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