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九十九章 事情搞大发了

第十九卷 第九十九章 事情搞大发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俗话说现世报来的【无极荣耀】快,可是【无极荣耀】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来的【无极荣耀】这么快。我这边才把东西收罗整齐,那边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洞穴顶上居然被砸穿了一个大洞,跟着我本能的【无极荣耀】一抬手,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我的【无极荣耀】刃爪和一柄大刀在我头顶上不到两里面的【无极荣耀】地方撞在了一起,要不是【无极荣耀】我挡的【无极荣耀】快,这会那柄刀肯定正嵌在我的【无极荣耀】头骨中呢。

  “什么人?”刚才那一下将来人震开了一截,因为没看清楚对方身份,所以我习惯性的【无极荣耀】出声问道。

  对方似乎并没有将我当回事,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居然只是【无极荣耀】回答道:“要你命的【无极荣耀】人。”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再对他客气岂不是【无极荣耀】显得我很无能?“哼,想死直说。”我说完便直接将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刃爪也弹了出来,永恒则是【无极荣耀】迅速融化分解到了我全身的【无极荣耀】刀刃之上。

  “想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来喊了一声便突然启动向我冲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没有做出任何抵挡的【无极荣耀】姿势,而是【无极荣耀】微微转了个身对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左前方冲了出去。

  那家伙正在疑惑我为什么不做防御准备却往左前方跑,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想明白便突然感觉到了背后传来了一阵恐怖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危急之中他也来不及回头查看了,干脆的【无极荣耀】向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左侧做了一点便宜,企图通过改变奔跑路线来闪过背后的【无极荣耀】攻击。但是【无极荣耀】,他才刚转弯,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无极荣耀】热能扑面而来,慌乱之下他只能用手臂护住了头脸,同时一道紧紧包裹着他的【无极荣耀】身体的【无极荣耀】淡黄色光幕也升了起来,将火焰全部阻挡在了光幕之外。

  本来那家伙以为这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后招,没想到光幕才刚升起,他的【无极荣耀】左侧便突然被什么东西命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无极荣耀】大爆炸,冲击波瞬间将他整个人横着掀飞了出去。飞到半路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突然发现我竟然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我之前往这里跑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在做无意义的【无极荣耀】运动,而是【无极荣耀】早就算好了他会被击飞到这里,我这是【无极荣耀】提前在这边等着而已。

  看着那直接被轰飞过来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二话没说在空中一把接住他的【无极荣耀】肩膀,然后双手一翻,直接将他整个人旋转着扔上了半空,跟着我身上的【无极荣耀】永恒瞬间从全身各处刀刃上汇聚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中重新组成了永恒剑。

  “永恒——神雷流炎斩。”

  随着技能启动,我整个人猛的【无极荣耀】从地面直射天空,后来居上的【无极荣耀】追上了之前被我扔飞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然后在空中与他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爆发出了一片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剑气光芒,紧跟着就见我们头顶突然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打开了一个空间通道,一道雷电从通道中飞出正中那家伙并将他直接击落地面。那家伙全身电弧乱闪的【无极荣耀】摔在地上又弹了起来,然后突然感觉面前一黑,跟着他整个人便再次改变方向横着飞了出去。

  被幸运一巴掌拍飞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还没落地,就见瘟疫已经侧着身子举着尾巴等好了,等那家伙飞过来,他立刻猛的【无极荣耀】一个原地转身,巨大的【无极荣耀】尾尖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狂风猛抽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胸口之上并将他又给原路砸了回去。

  幸运等在原地扬起巴掌正打算再给那家伙来一下,没想到那家伙刚飞到半路就听玲玲大叫了一声:“圣剑裁决。”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道白光闪过,那家伙飞在半空的【无极荣耀】身体突然就变成了两段,一段继续沿着原来路径飞到了幸运面前被幸运一爪击落,而另外一段则是【无极荣耀】原地掉了下来。

  “老大,这家伙好象死透了。”幸运用两根指甲小心的【无极荣耀】捏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将他的【无极荣耀】上半截身体从地面上提了起来。

  “大哥!”我还没来及说话,就听一声惨叫从背后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无极荣耀】个女人从之前被打穿的【无极荣耀】那个洞里降了下来,不过她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正好看到幸运提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半截上身在那晃荡着。

  看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尸体以及我们,那女人立刻从背后抽出了一柄长剑喊道:“我要你们偿命。还我哥哥命啊……”

  那女人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红色龙爪一巴掌拍到了地面上,跟着米拉从空中降下一脚将还挣扎着企图爬起来的【无极荣耀】那女人又给踩回了地上。

  “今天这是【无极荣耀】怎么了?哪来这么多疯子?”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地面上那个双目赤红状若恶鬼的【无极荣耀】女人说道。

  “哼,你这个妖孽,迟早一天会被天道所杀。”

  听到那女人的【无极荣耀】话我表情一怔,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害怕,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惊讶。“你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刚才冲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穿的【无极荣耀】虽然是【无极荣耀】中式盔甲,但这东西又不是【无极荣耀】只有天庭才有,所以我一时之间根本没往那边想。至于这个女人,她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有那么一点天庭的【无极荣耀】服装特色,只是【无极荣耀】风格稍微显得陈旧了一些,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这点。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女人以为我是【无极荣耀】怕了天庭的【无极荣耀】名头,立刻嚣张的【无极荣耀】叫嚣着:“哼?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你杀了我哥哥,天庭是【无极荣耀】不会放过你的【无极荣耀】。”

  看着那个被踩在脚下还在疯狂挣扎的【无极荣耀】女人,我一边将刃爪与永恒收了回去一边走向她说道:“那么好吧,既然你是【无极荣耀】条有主人的【无极荣耀】狗,那么和狗吵架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合适的【无极荣耀】,让我们带你去问问你的【无极荣耀】主人吧。”我说着便走过去一把将那女人从地上拎了起来,不过那女人却立刻剧烈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企图从我的【无极荣耀】手上逃脱。我非常干脆的【无极荣耀】直接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将她提到面前厉声说道:“要么你给我老实一点,要么我动手让你老实一点,你想选哪个?”

  “去死。”那女人直接单手一按自己额头,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前一带,一枚红色的【无极荣耀】光弹瞬间从她的【无极荣耀】额头上射了出来。我一低头,光弹撞在神龙套装的【无极荣耀】头盔护沿上瞬间被弹了出去。

  “看来你并没有很好的【无极荣耀】领会我的【无极荣耀】意思,那么……”我说着突然将她往上一扔,只听吼的【无极荣耀】一声,幸运、瘟疫和小三两边的【无极荣耀】两个脑袋分别咬住了她的【无极荣耀】四肢和两条腿,然后在我的【无极荣耀】示意下三条龙猛的【无极荣耀】向四个方向一用力,只听到一阵仿佛撕布一般的【无极荣耀】声音和那女人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同时响起,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四肢瞬间被全部拽了下来,只剩头颅的【无极荣耀】身体直接从半空中掉落下来被我单手接住再次提到了面前。小纯的【无极荣耀】治疗术瞬间跟上,在那女人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死掉之前先治好了她的【无极荣耀】四肢处的【无极荣耀】断面。“我说了,我会让你老实下来,那么现在,我们去见见你的【无极荣耀】主人吧。”

  收起魔宠和召唤生物,顺便通知了一下军神派人过来接收物资,我自己则直接传送到了艾辛格并转道去了南天门外的【无极荣耀】传送阵。

  守门的【无极荣耀】四大天王看到我拎着个女人从传送阵里出来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不过看我的【无极荣耀】表情似乎很不高兴的【无极荣耀】样子,他们也就没搭话。

  穿过南天门之后随便问了个仙女,得知玉帝在凌霄宝殿后我便直接走了过去。

  此时的【无极荣耀】凌霄宝殿上玉帝正在和众神仙商量事情,没想到大门外忽然传来两声呼喝。“站住,玉帝正在啊……”伴随着惊叫声,两名守殿神将直接摔进了大殿之中。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玉帝看着提着个被切成了人棍的【无极荣耀】女人走进来的【无极荣耀】我以及倒在地上的【无极荣耀】神将,立刻大声质问了起来。

  “该问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才对。”我直接将那女人往前面一扔,任由她一路滚到了玉帝架前的【无极荣耀】台阶底下才被台阶挡住停了下来。

  “这这……这不是【无极荣耀】守灵仙子吗?怎么会?”玉帝身边的【无极荣耀】太白金星看着那女人惊讶的【无极荣耀】说话都不利索了。

  听到太白金星的【无极荣耀】话,我立刻道:“看来这女人到是【无极荣耀】没说谎,那么就请玉帝给我个解释吧?”

  玉皇大帝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也是【无极荣耀】眉头一皱,然后没有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反而问道:“进入神战遗迹的【无极荣耀】该不会是【无极荣耀】你吧?”

  “神战遗迹?什么东西?”

  太白金星连忙解释:“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位于地下的【无极荣耀】洞穴,里面放了很多的【无极荣耀】……”

  “神力核心?”

  “果然是【无极荣耀】你!”玉皇大帝听到我说到神力核心,立刻便叫道:“你居然敢踏入禁地?”

  “禁地?你们有插牌子拉警戒线吗?你们有告诉过我吗?”

  “这个……”

  “就算那里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禁地,我那也是【无极荣耀】误入,你们的【无极荣耀】人居然一见面就下杀手。多亏我还算有点本事,不然就算死了都没地方伸冤去。你们自己说现在该怎么办?”

  “大胆。”一名一身道袍身材瘦高的【无极荣耀】女仙从队列中走了出来,然后对着我大声叱道:“你进入禁地在先,我们的【无极荣耀】守卫下杀手也是【无极荣耀】理所当然。何况你又并未受伤,还打残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守卫。到了玉帝面前居然还如此嚣张,一个下界凡人,你当天庭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了?”那女仙说到这里忽然回头瞪着身后的【无极荣耀】一名神仙怒声道:“你拉我衣服干什么?”

  那神仙明显是【无极荣耀】知道我是【无极荣耀】不能惹的【无极荣耀】人,拉她自然是【无极荣耀】让她别说话,不过这女仙显然没能理解人家的【无极荣耀】意思。被她这么一说,那神仙也不好意思再插手了,干脆后退两步缩到了人群后面。

  我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无极荣耀】转头就这么直直的【无极荣耀】看着那女仙,一直盯了近一分钟,直到她准备再次发飙时才抢先一步说道:“你新来的【无极荣耀】吧?不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谁吗?”

  “我管你是【无极荣耀】谁?观你身无灵光又非仙班,定是【无极荣耀】那下界之人。让你进得天庭已是【无极荣耀】越矩,怎敢口出狂言?”

  听到这话我直接转头看向了二郎神道:“这家伙哪冒出来的【无极荣耀】?第一天上班?”

  大概是【无极荣耀】看不过去了,一直坐在玉帝下手位置的【无极荣耀】大日如来开口说道:“这是【无极荣耀】第十一殿阎罗紫日,天庭特编人员,灭欲仙你还是【无极荣耀】先退下吧。”

  “灭欲?”我听到这个称号转头看了一眼那女仙,然后道:“确实人如其名,看到这副尊容啥欲望都灭光了。我还是【无极荣耀】少看几眼为秒,免得日后连求生欲都没了那就完蛋了。”

  “你……”

  那女仙正要反骂回来,太上老君忽然出声打断她道:“你先退下。”说完之后太上又转向我道:“紫日,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我们感应到禁地被破派出了两名守卫,现在一名被你打残,另外一名估计也是【无极荣耀】凶多吉少吧?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你有错在先,我天庭蒙此损失都没说什么,你就不要再狡了。就算你狡破天去,这事情总是【无极荣耀】要处理的【无极荣耀】吧?”

  “注意,不是【无极荣耀】我有错在先,而是【无极荣耀】我根本没错。那里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禁地都是【无极荣耀】你们说的【无极荣耀】,你们又没贴牌又没派人驻守,我怎么知道那里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禁地?要是【无极荣耀】你们随便指一个地方就是【无极荣耀】禁地,那以后哪天你们说艾辛格是【无极荣耀】天庭禁地,难道我就得搬家不成?”

  “行行行,算我们有错在先行了吧?”玉皇大帝给我吵的【无极荣耀】没办法只好暂时先做了妥协。

  “注意,不是【无极荣耀】算,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错误别往别人身上推,想要谈事情就先把大家的【无极荣耀】地位放平,站在平等的【无极荣耀】台阶上才有谈的【无极荣耀】可能。”

  “行,都依你。”玉皇大帝说道:“没给禁地加标志,没事先通知你,这都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错,你是【无极荣耀】误入,不知者无罪。至于我们派去的【无极荣耀】守卫被杀,这个算我们处理不当,不过你也杀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所以这事暂时扯平。好了,这样可以谈正事了吧?”

  “我没意见,是【无极荣耀】你们之前一直强调我有错不肯谈的【无极荣耀】,既然现在你们终于决定坦诚的【无极荣耀】谈一下,那我自然是【无极荣耀】愿意的【无极荣耀】。”

  虽然知道被我耍了,但是【无极荣耀】玉帝却还是【无极荣耀】忍着没发火,而是【无极荣耀】很客气的【无极荣耀】问道:“这禁地确实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禁地,但是【无极荣耀】你不知道那里是【无极荣耀】禁地,所以你闯入禁地的【无极荣耀】事我们就当没发生。不过,这禁地里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玉帝话都还没说完我就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东西都吃进嘴里了,哪有吐出来的【无极荣耀】道理?

  “好的【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见我又要耍无赖,玉帝赶紧安抚我道:“那些东西就当送你的【无极荣耀】,我们不要了还不行吗?”

  “什么叫送我的【无极荣耀】?那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我发现的【无极荣耀】,所以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东西。”

  “行行行,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东西。”玉帝赶紧道:“东西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跟天庭无关。”

  “嗯,这还差不多。”

  玉帝见我平静下来了才继续道:“那个,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我们不管,但是【无极荣耀】有一件东西确实是【无极荣耀】我们天庭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东西你总得让我们拿回来吧?”

  “你确定就一件?不是【无极荣耀】同一类型的【无极荣耀】一堆东西?”

  “对。就一件。和它同一类型的【无极荣耀】东西还有很多个,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只要那一个。”

  虽然知道天庭这么急着想要回去的【无极荣耀】肯定是【无极荣耀】件非常有价值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我也知道这东西绝对不能留。尽管我也经常跟天庭耍无赖,但我却不是【无极荣耀】那种什么都不懂只会耍无赖的【无极荣耀】混混。以天庭的【无极荣耀】作风,如果我真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耍无赖,估计早被天庭干掉了,哪能容忍我到现在?我之所以经常和天庭耍无赖却一直没事,就在于我知道分寸。有些好处对天庭来说是【无极荣耀】可给可不给的【无极荣耀】,这种东西我硬要下来天庭也不会说什么,但有些不该碰的【无极荣耀】东西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去碰的【无极荣耀】。

  “说说看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尽管从玉帝不惜低声下气迎合我的【无极荣耀】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东西天庭是【无极荣耀】志在必得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表面工夫还是【无极荣耀】要做一下的【无极荣耀】。一会等玉帝说出来要什么东西,我就还给他就是【无极荣耀】了,反正那洞里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很多,还给玉帝一两件也没什么,我依然是【无极荣耀】大赚了一笔,还可以顺便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玉帝听我问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就大致猜到了我是【无极荣耀】准备把东西还给他们了,所以他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嘿嘿,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特别贵重的【无极荣耀】东西,你就算拿了也卖不出去,对你虽然有用,但也可以说用处不大。”

  “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玉帝说摹疚藜僖壳东西卖不出去,我立刻就是【无极荣耀】心里一突,该不会玉帝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东西吧?

  很不幸,怕什么来什么。玉帝果然说道:“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洞里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或者叫神力之源。”

  听到这个名字我立刻心里一咯噔。那洞里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都被凌和小纯爆掉了一大半,剩下的【无极荣耀】也被维娜给吸光了。现在玉帝跟我要神力之源,我拿什么给他啊?刚刚还说自己知道分寸,利马就出事情了。现在就算我知道分寸也不行了。被爆掉的【无极荣耀】那部分先不说,就算是【无极荣耀】维娜吸收的【无极荣耀】那些我们也吐不出来啊!

  “那个……”

  “嗯。”玉帝一脸希冀的【无极荣耀】看着我等待我的【无极荣耀】下文。

  看着玉帝和周围那一群神仙的【无极荣耀】表情,我现在就算有一千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直接告诉他们神力之源都被吸收了?那不等于是【无极荣耀】在说要神力之源没有要命一条吗?可是【无极荣耀】,就算我不说,那结果还不是【无极荣耀】一样?这下惨了,不管说与不说都是【无极荣耀】个死啊!直接蛮横拒绝的【无极荣耀】话,估计现在我就得被杀一次,然后天庭就会在我复活前带着百万天兵冲到艾辛格去。可要是【无极荣耀】同意的【无极荣耀】话,我拿什么给啊?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