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二章 天庭的【无极荣耀】坏心眼

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二章 天庭的【无极荣耀】坏心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正在忙着赚酬劳的【无极荣耀】那帮神仙此时根本就不知道北极星君已经回来了,而混乱与秩序神殿那边的【无极荣耀】星火正在跟北极星君他们解释我们还没到的【无极荣耀】原因。七分多钟的【无极荣耀】时间其实并不算长,星火让人给北极星君他们上了点果盘又招来了一名守卫吩咐他去通知我们,这一来一回就耽搁了近三四分钟,等守卫走了没一会,神殿下方的【无极荣耀】一个小门内便开出了一辆马车。

  从神殿开出的【无极荣耀】马车没用一会就跑到了训练中心的【无极荣耀】后门处,然后从后面直接开进了训练中心的【无极荣耀】停车库。马车刚一停稳,几名守卫便将车上的【无极荣耀】一只大箱子抬了下来迅速运到了训练中心的【无极荣耀】贵宾休息室中。

  箱子才刚落地便被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掀了开来,伪装成孔雀冥王的【无极荣耀】维娜迅速从箱子里跳了出来,然后从贵宾室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门走了出去。

  正在看台上的【无极荣耀】我看到下面的【无极荣耀】神仙们突然又再次将目光转过来,立刻便意识到了是【无极荣耀】维娜回来了。那帮神仙之所以每次都有反应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一直在跟踪维娜的【无极荣耀】神力波动,要不是【无极荣耀】孔雀冥王的【无极荣耀】神力级别太高,用强大的【无极荣耀】神力爆发遮掩了她和维娜交换瞬间的【无极荣耀】神力变化,这些神仙肯定早就发现异常了。不过,很可惜,他们是【无极荣耀】再也没机会了。

  见维娜与孔雀已经换回了身份并取消了幻象,我也走到了看台边上对下面的【无极荣耀】神仙们喊道:“各位,那边传话说北极星君已经回来了,你们看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该回去了?”

  一听要回去,那些神仙都有些不高兴,因为他们刚当了四十几分钟的【无极荣耀】教练,按规矩不满一小时都不算时间,所以现在走就等于之前都白干了。

  我当然知道这些家伙很不高兴,但我就是【无极荣耀】故意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也没给他们什么安慰,只是【无极荣耀】说道:“今天有正事,大家还是【无极荣耀】委屈一下吧。毕竟北极星君那边让人家等急了不好。反正我们这里以后长期对各位开放,大家想要来随时都可以再来吗。”

  那些神仙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也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离开了训练场跟着我们一起返回了混乱与秩序神殿,毕竟今天这事确实是【无极荣耀】正事,容不得他们出半点差错。至于他们心里的【无极荣耀】气闷,反正他们气也是【无极荣耀】气天庭和北极星君,关我什么事啊?

  当我们这一大帮人一起返回混乱与秩序神殿之后,北极星君连忙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可算回来了。快,我们想到解决办法了。”

  “哦?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解决方法?”我装做很好奇的【无极荣耀】样子询问道。

  北极星君说着连忙拿了一只陶罐出来递到了我面前,然后兴奋的【无极荣耀】喊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

  “哇靠,这什么玩意啊?”刚刚北极星君把那东西突然递过来,我伸头去看的【无极荣耀】时候没注意一下吸了一大口气进去,那味道恶心的【无极荣耀】,简直能让人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见我连脸都变绿了,北极星君才想起来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味道实在是【无极荣耀】有点那啥,所以赶紧把东西挪到了一边并盖上了盖子。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啊?”我忍着恶心一边扶着旁边的【无极荣耀】墙壁顺气一边再次问道。

  北极星君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这就是【无极荣耀】解决问题的【无极荣耀】办法。”

  “这怎么解决啊?”

  北极星君又向前一招手,跟着他来的【无极荣耀】那三名神仙便走了过来。不过,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其中一个人是【无极荣耀】被另外两个给压着过来的【无极荣耀】。

  等那三名神仙过来后北极星君才指着中间那人对我说道:“这个家伙因为触犯天条本来是【无极荣耀】要封入惩仙壶永世受苦的【无极荣耀】,不过因为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让这小子白捡个便宜。我们打算让他来查看你们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等找到资料并移交给我们之后就让他把刚才那罐洗神汤全部喝下去。这样大家的【无极荣耀】秘密就都得意保存了。怎么样?这个方法可行吧?”

  “等等,你先跟我说说这个洗神汤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玩意?”

  “哦。这个洗神汤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加强版的【无极荣耀】孟婆汤,一般的【无极荣耀】孟婆汤如果某人意念太强,或者以后修炼成仙什么的【无极荣耀】就有可能记起过去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洗神汤却会让人的【无极荣耀】灵魂彻底回归到刚形成的【无极荣耀】状态,就算他以后成仙成圣也不可能再恢复记忆了。这个家伙反正已经触犯了天条,让他看完我们双方的【无极荣耀】秘密后就直接用这汤让他变成一个凡人的【无极荣耀】灵魂,之后送他去转世轮回就行了,就算他帮我们解决这次事件的【无极荣耀】奖励,大家都有好处,你看行吗?”

  我点点头道:“这样说来到是【无极荣耀】确实不错。”我说着又对那三个家伙道:“你们跟我来。”

  见我只喊了那三个家伙下去,北极星君便也没有强行跟着一起来,而是【无极荣耀】和之前留下看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那帮神仙说起了话,我估计他是【无极荣耀】在问他们维娜有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内接触神力之源。不过我并不怕他问,反正那些家伙都还蒙在鼓里呢,就算北极星君问了他们,他们也一样只能回答我希望他们说出的【无极荣耀】答案。

  离开混乱与秩序神殿的【无极荣耀】上层进入到神殿底下的【无极荣耀】密室之中,打开七八道特殊机关之后,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终于彻底暴露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眼前。

  “过来。”维娜朝那名作为中间人的【无极荣耀】家伙喊了一声,站在那家伙背后的【无极荣耀】两名神仙立刻将他向前一推。那家伙踉跄了一步之后便稳定了下来,然后走到了维娜身边。维娜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会之后才伸手按在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上,紧跟着就见神力之源外面那好象刺猬一样的【无极荣耀】光针唰的【无极荣耀】一下全部收了进去。“好了,不过动作给我快点,你只有三十分钟。”

  那名神仙点点头赶紧伸手按在了光球上,跟着他就仿佛触电了一般全身上下剧烈的【无极荣耀】哆嗦了起来。

  神力之源是【无极荣耀】一个神族的【无极荣耀】根本,即使在神族主神开放权限的【无极荣耀】前提下,外族的【无极荣耀】神族也不是【无极荣耀】就能随意的【无极荣耀】读取神力之源中的【无极荣耀】内容的【无极荣耀】。像这个家伙全身哆嗦的【无极荣耀】其实都还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强行读取别的【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把自己弄疯的【无极荣耀】神族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

  像个震动器一样连续抖了近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上突然光芒一闪,一个强光光圈突然从神力之源的【无极荣耀】背侧出现,然后瞬间刷过神力之源的【无极荣耀】表面并最终在撞上那家伙与神力之源接触的【无极荣耀】手掌时爆发出了有如雷击一般的【无极荣耀】炸响,而那个家伙也是【无极荣耀】在炸响声出现的【无极荣耀】瞬间被整个弹飞了出去。这边那家伙才刚一落地,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上立刻又是【无极荣耀】彩光连闪,跟着再次发出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所有的【无极荣耀】光刺又瞬间全部弹了出来。

  “怎么回事?”负责看押这名神仙的【无极荣耀】另外两名神仙之一略带愤怒的【无极荣耀】质问我们,好象是【无极荣耀】我们打算违约似的【无极荣耀】。

  维娜的【无极荣耀】反应比那家伙还要干脆,直接手腕一翻不知从哪拽出了一柄两米多长的【无极荣耀】黄金长枪舞了一圈之后直接把枪尖顶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上看着那两名神仙道:“你们的【无极荣耀】人不规矩,说好了只拿你们的【无极荣耀】信息,居然企图阅读其他东西。”

  “你怎么知道他读了别的【无极荣耀】东西?”一名神仙争辩道。

  维娜冷哼了一声道:“我刚才开放的【无极荣耀】权限只允许这个家伙阅读一条信息,神力之源发动反击说明他读了第二条信息。”

  “你怎么确定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不会被分成两条信息存放在神力之源中呢?”

  “因为玉帝和我谈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条信息。”我站到了维娜身边面对那俩神仙道:“一条信息,这是【无极荣耀】玉帝的【无极荣耀】承诺,我也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承诺才同意让你们阅读我们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的【无极荣耀】,如果信息超出一条,那就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问题了。你要是【无极荣耀】觉得有意见,那就回去和玉帝说。”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两名神仙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小声交流了几句后其中一人才开口道:“好,我们回去问过玉帝再说。”那人说完便要过来拉还被维娜用黄金长枪压在地上的【无极荣耀】那名神仙,不过他才刚一伸手,维娜便突然长枪一挑,吓的【无极荣耀】那神仙赶紧后退,不过随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壮大,维娜的【无极荣耀】实力也今非昔比了。那神仙虽然临时把手抽了回去,可还是【无极荣耀】慢了一步,衣袖上被黄金长枪挑出了一条大口子。“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这话应该是【无极荣耀】我们问才对。”维娜还没说完我便站出来说了起来。“他读完第一条信息后曾试图读第二条信息,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有窥伺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秘密的【无极荣耀】心思。既然他有这种想法,那么谁能保证他第一条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信息?如果他刚才读完的【无极荣耀】那条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要的【无极荣耀】东西而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秘密呢?”

  那神仙听完立刻对着那个被压在地上的【无极荣耀】神仙道:“你刚刚读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我们要的【无极荣耀】东西还是【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信息?”

  “是【无极荣耀】你们吩咐的【无极荣耀】那条,我是【无极荣耀】先读完了你们吩咐的【无极荣耀】那条信息才想顺便偷看一下他们的【无极荣耀】秘密的【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听到那家伙这么说,那神仙便抬头看向了我,意思就是【无极荣耀】在说:“你们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我虽然看明白了他的【无极荣耀】意思,却没有丝毫想要放人的【无极荣耀】意思,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开口问道:“你能确定他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实话?我劝你还是【无极荣耀】把握一点换个人来读的【无极荣耀】好,至于这个家伙,我看不如直接让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吸收掉,让他魂飞魄散,这样大家的【无极荣耀】秘密才能得以保存下来,你说是【无极荣耀】吧?”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神仙立刻愤怒道:“你当这样的【无极荣耀】有罪之仙是【无极荣耀】大白菜吗?我们上哪给你找第二个有罪的【无极荣耀】神仙去啊?”

  等那家伙说完我便看着他道:“我反正是【无极荣耀】无所谓啦,你如果坚持相信他,那我们就把人交给你,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他读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信息,你们也别再来找我了,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再让你们派第二个人来读我们的【无极荣耀】信息了,所以怎么处理还是【无极荣耀】你自己决定的【无极荣耀】好。”

  听完我说的【无极荣耀】话,那家伙还没来及做决定,到是【无极荣耀】被维娜压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先反应了过来大叫道:“广信师兄你们不能抛弃我啊!之前说好了的【无极荣耀】让我偷偷读取他们的【无极荣耀】秘密,等我转世之后让我重列仙班,而且还把七宝杖也给我。你们不能过河拆桥啊!”

  “你在这胡说些什么?”对面那神仙一听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话差点就蹦起来了,不过看到维娜隐隐抬起的【无极荣耀】枪尖他还是【无极荣耀】忍住了没敢上前。别说维娜是【无极荣耀】正神,就算是【无极荣耀】我真要动起手来他也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对手,所以他还是【无极荣耀】很明智的【无极荣耀】没有乱动,只是【无极荣耀】指着那家伙骂道:“你这个混蛋,死到临头了还想陷害天庭吗?”

  “师兄,你怎么能颠倒黑白呢?我们之前不是【无极荣耀】讲好了的【无极荣耀】吗?你们不能抛弃我啊!”

  没等对面那家伙回答,我便抢先问道:“你们真的【无极荣耀】确定他在胡说八道吗?如果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那我们可就要把他吸收掉了哦。”

  “这……”对面那家伙虽然很想说是【无极荣耀】救下那家伙,但是【无极荣耀】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无极荣耀】忍住了。其实到了现在这一步,即使他们不说我也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安排好的【无极荣耀】了。被维娜制住了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应该并不是【无极荣耀】一个犯了错误的【无极荣耀】神仙,而是【无极荣耀】他们找来的【无极荣耀】托。虽然为了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他必须转世一次,但一个人转世的【无极荣耀】一切过程都在天庭的【无极荣耀】管辖范围,只要天庭愿意,轻轻松松就能让他下辈子继续当神仙,而且还能得到比现在更强悍的【无极荣耀】实力。所以说这种小牺牲肯定是【无极荣耀】一堆神仙抢着干,这家伙能拿到这个工作,不但不说明他的【无极荣耀】地位低,反而应该说是【无极荣耀】他人脉通达才对,不然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事情早被别人抢去了。不过,也正因为他的【无极荣耀】人脉通达,所以对面那神仙才难以下决心牺牲掉他,毕竟这小子背景不一般,牺牲他的【无极荣耀】话之后肯定是【无极荣耀】麻烦一堆。可是【无极荣耀】,如果承认这是【无极荣耀】他们事先安排好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到是【无极荣耀】有可能得救,可天庭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就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完蛋了。尽管之后想要修复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但以我的【无极荣耀】性格,不从天庭那里挖一大块肉下来这事根本想都不要想。现在那家伙就在权衡,权衡修复两边的【无极荣耀】关系需要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和牺牲这个神仙需要付出的【无极荣耀】,两者到底哪个比较多。

  那家伙还在那边想到底哪边比较重要之时,我已经先一步说道:“看你这么犹豫不决的【无极荣耀】样子,难道真是【无极荣耀】你们串通好的【无极荣耀】?这样看来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似乎是【无极荣耀】要重新定义了啊!”

  重新定义关系?那家伙疑惑的【无极荣耀】望着我,想要搞清楚我说的【无极荣耀】重新定义关系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意思,但是【无极荣耀】他才刚一接触到我的【无极荣耀】眼神就啥都明白了。重新定义关系就是【无极荣耀】说两边的【无极荣耀】关系从合作变成了敌对,而一个敌对方的【无极荣耀】人员出现在本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旁边,换了天庭会怎么做?当然是【无极荣耀】格杀勿论喽。换过来说的【无极荣耀】话,我现在不但想要干掉那个被制住的【无极荣耀】神仙,连他们这俩负责押解的【无极荣耀】家伙也打算一起干掉了。

  一想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小命可能不保,那家伙立刻就头脑一片清明,当时就直起了腰板义正词严的【无极荣耀】说道:“一派胡言,我们天庭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这家伙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罪仙,定然是【无极荣耀】对天庭怀恨在心企图挑拨我们双方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紫日会长你就把他处理掉吧。我们回去找玉帝商量一下再找个罪仙来。至于这边,还请先不要接触你们的【无极荣耀】神力之源。”

  “哼,耽误时间。”维娜冷哼了一声,然后将手中长枪一转,用枪尾一扫便将地上那神仙打晕了过去,跟着便伸手将其提起跟着我一起走出了房间,剩下那俩神仙看了看被我提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也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跟上。

  北极星君那边等了半天看我们居然提着那家伙回来了,而他们的【无极荣耀】两名神仙却跟吃了败仗的【无极荣耀】逃兵一样垂头丧气,明显是【无极荣耀】事情半砸了。

  “紫日啊!这是【无极荣耀】……?”

  “哦,这家伙不肯合作。……”我一口气将事情解释了一遍,期间一直注意着北极星君的【无极荣耀】表情,看他的【无极荣耀】样子,这事应该和他无关,估计他也不知道那家伙是【无极荣耀】伪装的【无极荣耀】罪仙。不过,通过我刚才的【无极荣耀】描述,我想他肯定是【无极荣耀】也明白了其中原由,因为现在他的【无极荣耀】脸上明显有些红,这说明他觉得很对不起我们。

  在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解释后北极星君便对那些之前负责留守的【无极荣耀】神仙道:“你们继续在这里等着,我回天庭去再要一名罪仙来,你们都别乱跑,我很快就回来。”说完这些,北极星君又对那两个负责押解的【无极荣耀】神仙厉声道:“你们两个还不滚过来跟我一起去复命?”

  那两名神仙也知道这次事情搞砸了他们要倒霉,听到北极星君的【无极荣耀】口气不善也不敢顶撞,只能灰溜溜的【无极荣耀】跟着一起离开了艾辛格返回天庭去复命,至于被留下的【无极荣耀】那帮神仙,一个个也是【无极荣耀】坐立不安的【无极荣耀】看着我。刚才的【无极荣耀】解释他们也都听明白了,明白天庭企图耍手段被识破了。他们还指望以后来艾辛格做兼职挣经验果实来着呢,这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看到那帮神仙的【无极荣耀】表情我就知道他们想什么了,不过让他们来打工是【无极荣耀】双赢,所以我就算跟天庭闹翻也不可能不让他们来做兼职。当然,即使我原本没打算拒绝他们的【无极荣耀】兼职,嘴上也要说的【无极荣耀】好象我受了很大委屈一样,总之让这些家伙觉得我很给他们面子就行了。俗话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今天送他们个顺水人情,迟早有一天是【无极荣耀】会得到回报的【无极荣耀】。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