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娲后裔之失落的【无极荣耀】种族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娲后裔之失落的【无极荣耀】种族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靠,枪神你口味也太重了吧?你花那么大代价请我来帮忙就为了找个男宠?”

  听到我喊完枪神差点没晕过去。“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无极荣耀】男的【无极荣耀】了?”

  “长成这种身材的【无极荣耀】女人你见过吗?你以为是【无极荣耀】银背大猩猩呢?”

  我才刚说完,突然就见对面黑桃皇后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个斗篷人突然一掀斗篷从身前递出一柄双手重剑直刺我的【无极荣耀】眉心,不过,她的【无极荣耀】剑才刚刺到我面前就被一只手给捏住了。

  幽灵一把捏住对方的【无极荣耀】剑后,那个女人还在用力向前推,剑身与幽灵的【无极荣耀】手指摩擦之间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无极荣耀】噪音,不过最终那女人还是【无极荣耀】没能拼过幽灵的【无极荣耀】力量,剑尖在距离我的【无极荣耀】眉心仅两寸远的【无极荣耀】地方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拦了下来。

  感觉到剑推不动了之后,那女人立刻将另外一只手特了起来一把握住剑柄,然后双手发力猛然旋转剑身,尽管幽灵一直死捏着剑刃不放,但对方的【无极荣耀】力量却大的【无极荣耀】惊人,竟然将幽灵整个身体都一起带离了地面。因为失去与地面的【无极荣耀】摩擦,幽灵力气再大也挡不住那柄剑了,不过幽灵却在离开地面后突然快速的【无极荣耀】从肩膀上弹出了两门小炮,对着那女人就是【无极荣耀】两发电光球。那女人一见电球飞出立刻抽剑后退并同时横剑弹飞一只电球,然后闪电般一剑将另外一只电球劈碎,紧跟着她身形猛然突进冲到了幽灵面前,只可惜没等她动,一只足可以把她的【无极荣耀】脑袋塞进去的【无极荣耀】炮口已经顶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脸上。

  “小姑娘脾气还不小呢。”我走过去伸手轻推了一下幽灵的【无极荣耀】炮管,幽灵立刻收回大炮退到了一边,而那女人却是【无极荣耀】在幽灵后退的【无极荣耀】瞬间突然启动一剑朝我的【无极荣耀】脖子削了过来。

  “啊……!”没有任何动作,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剑在即将砍到我脖子上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断成了两截,然后她因为一剑挥空用力过猛而一下失去平衡摔了出去。

  “这是【无极荣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警告,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保证会有什么结果。”虽然对方是【无极荣耀】枪神指定要的【无极荣耀】人,可那不代表我就得迁就她。没错,之前我确实因为和枪神开玩笑的【无极荣耀】原因意外牵涉到了她,但就算如此,动手砍我也未免太过分了些。

  其实摹疚藜僖壳女人并不象我们之前说的【无极荣耀】一样是【无极荣耀】那种身材魁梧的【无极荣耀】肌肉女,而我也早看出来了这点,之前这么说纯粹是【无极荣耀】在和枪神说笑而已。那女人高可能是【无极荣耀】够高的【无极荣耀】,但绝对不粗壮,之所以看起来像肌肉男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她身上套着重型板甲,外面又罩了层超级厚的【无极荣耀】长斗篷,看起来就好象穿着斗篷的【无极荣耀】肌肉男,所以我才调侃枪神说他找了个男宠。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沉不住气,一听到我说她是【无极荣耀】肌肉男立刻就失控了。不过,就算我说话得罪她了,屡次下重手也确实是【无极荣耀】过分了一些。

  被我震断长剑之后那女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警告居然不做任何停顿,爬起来直接就朝我扑了过来。我略微一个闪身让开她的【无极荣耀】拳头,然后伸脚一勾她的【无极荣耀】脚腕,那女人重心不稳立刻向前摔了出去。不过,她并没有扑到地上,而是【无极荣耀】被枪神给扶住了。

  “喂,紫日,好歹是【无极荣耀】我看上的【无极荣耀】女人,多少给点面子吧?”

  “我警告过她了,是【无极荣耀】她非要惹我的【无极荣耀】。”我说完又看了看那边还在发疯的【无极荣耀】黑桃皇后道:“再说人家不是【无极荣耀】还没同意吗?”

  枪神被我一提醒也终于想起来重点了,赶紧回头找黑桃皇后就去理论了起来,不过黑桃皇后似乎是【无极荣耀】做好了赖帐的【无极荣耀】准备,死活就是【无极荣耀】不松口。

  “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打算要赖帐了?”交涉无果的【无极荣耀】枪神已经开始有发飙的【无极荣耀】征兆了。

  黑桃皇后立刻反驳道:“我不是【无极荣耀】要赖帐,只是【无极荣耀】要我们再比一场而已。只要你赢了,我的【无极荣耀】一切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包括她。”

  “协议可是【无极荣耀】只说比一场来着,我迁就你已经比了两场,你现在还要比第三场。如果我再同意你,你还会有第四场第五场,直到我输了的【无极荣耀】那一场为止,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现在给我个准话。你是【无极荣耀】给还是【无极荣耀】不给,我只要答案,不要听你的【无极荣耀】狡辩。你如果敢说出任何其他内容,我就当你是【无极荣耀】说不给了。”

  “我没骗你,只要你跟我赌第三……”

  枪神根本没等对方说完就转身对着场下的【无极荣耀】观众喊道:“大家都听到了,在协议之外多比一次已经是【无极荣耀】我给她面子了,对于这种想要赖帐的【无极荣耀】人,我如果再忍就是【无极荣耀】违背契约的【无极荣耀】平等精神,是【无极荣耀】对规则的【无极荣耀】挑战,所以我将捍卫规则。现在,我正式宣布,圣枪盟与扑克联盟进入敌对状态,直到我们之中有一方解散且我和黑桃皇后有一人被杀回新手村或者永远退出游戏为止。”

  “不,我不是【无极荣耀】……”黑桃皇后一听要开战也开始着急了,她连忙扑过来要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却被枪神一把给甩开了。

  “我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可以被随便欺负的【无极荣耀】角色,就算有人可以欺负到我头上,那也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你。你还不够资格。”枪神说完就对我和罗根他们招了下手道:“我们走,先陪我去喝一杯,明天我就发动行会战。”

  “副会长……?”黑桃皇后带来的【无极荣耀】人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家伙拉着黑桃皇后提醒了一声,见对方还想去求枪神,他连忙拉住她道:“没用的【无极荣耀】副会长。你这样真的【无极荣耀】做过分了。人家好歹也是【无极荣耀】我们美国战力榜第一,何况圣枪盟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行会,你这样当着这么多人面赖帐,人家要是【无极荣耀】能妥协才怪呢!”

  “我哪里赖帐了?我……”

  啪。就在黑桃皇后还要辩解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男人却突然从场外大步流星的【无极荣耀】走了进来,然后一巴掌将黑桃皇后扇飞了出去。这个响亮的【无极荣耀】耳光不但把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给打愣住了,连枪神也停了下来。

  那边的【无极荣耀】男人打完黑桃皇后也没去看她的【无极荣耀】情况,直接一身手捏住了正准备跑去扶黑桃皇后的【无极荣耀】那个斗篷女人的【无极荣耀】脖子,然后倒拖着她走到了枪神身边把她往枪神脚下一扔。“对不起枪神先生,我是【无极荣耀】扑克联盟的【无极荣耀】会长方片国王。对于黑桃皇后的【无极荣耀】事情我表示非常抱歉。现在这个女人归你了,希望这点误会不会引起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不愉快。”

  枪神低头看了眼正从地上爬起来的【无极荣耀】女人,然后道:“我对你们行会不感兴趣,我只要她。但是【无极荣耀】你说不算,必须她亲口承认。”枪神指着那边的【无极荣耀】黑桃皇后说道。

  方片国王一听立刻就转身朝黑桃皇后走了过去,而我则趁机凑到了罗根身边小声问道:“枪神要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去问黑桃皇后?”

  罗根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之前都是【无极荣耀】在这边打竞技赛的【无极荣耀】自由玩家,这次是【无极荣耀】因为正好枪神有需要才请的【无极荣耀】我,我之前都不知道他要的【无极荣耀】赌注原来是【无极荣耀】个女人。不过说起来也真奇怪。那女人明显是【无极荣耀】个玩家,怎么搞的【无极荣耀】好象件东西一样?”

  听到罗根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就知道他知道的【无极荣耀】也不比我多,赶紧移动到枪神手下的【无极荣耀】一个随从身边。这家伙是【无极荣耀】枪神的【无极荣耀】随从,平时就相当于枪神的【无极荣耀】秘书,除了枪神出任务之外他基本都跟在枪神身边。

  果然,这个家伙比罗根知道的【无极荣耀】东西多多了。我才刚一说,那家伙立刻就小声的【无极荣耀】跟我八卦道:“我说了你可别乱传。”我一听赶紧点头表示绝对保密,然后对方立刻就开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精神好象有点问题,她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一种被专门培训出来为贵族服务的【无极荣耀】奴隶,而且她觉得只要满足主人的【无极荣耀】要求就会很兴奋。”说到这里那家伙故意怪笑着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这个满足要求可是【无极荣耀】包括所有要求的【无极荣耀】哦。包括那个方面,只要你说,哪怕要她自残乃至自杀,她都会无条件执行,并且她还会因为满足了主人的【无极荣耀】要求而非常兴奋,就跟嗑药了一样。像她这样的【无极荣耀】女人虽然变态了点,不过说起来还真是【无极荣耀】男人梦寐以求的【无极荣耀】啊!”

  听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小道消息我总算明白过来枪神干吗这么想要得到她了。这个女人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有受虐倾向和被奴役的【无极荣耀】爱好。虽然这种行为在大多数人看来属于精神病一般的【无极荣耀】行为,但她就是【无极荣耀】有这样的【无极荣耀】爱好。但是【无极荣耀】,对女人来说这种行为确实很变态,可对男人就不一定了。某些有精神洁癖的【无极荣耀】卫道士和口味独特的【无极荣耀】男人可能无法接受,但是【无极荣耀】对大多数男人来说,这样的【无极荣耀】女人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活的【无极荣耀】玩具娃娃,虽然男人们不会把她当成爱人和妻子来看待,但绝大部分男人都会梦想着能拥有这样一个完全听自己摆布的【无极荣耀】玩具。虽然这样说起来有点邪恶,但这毕竟是【无极荣耀】事实,人类之所以没变成天使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心底总有一些黑暗的【无极荣耀】东西,虽然被压制着,但你不能否认它的【无极荣耀】存在。如果你确定自己一点邪恶的【无极荣耀】思想都不曾有过,那么恭喜你,只差一对翅膀你就可以宣称自己是【无极荣耀】天堂里的【无极荣耀】鸟人了。

  在我打听枪神的【无极荣耀】特殊爱好之时,那边的【无极荣耀】方片国王却正在对黑桃皇后拳打脚踢的【无极荣耀】施暴,而后者除了在地上抱着头一边哭一边求饶之外根本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不想看你们的【无极荣耀】戏剧表演,我只要得到她。”枪神对着方片国王催促道:“如果你们想要玩你们的【无极荣耀】变态游戏,麻烦等我走了之后再玩。”

  方片国王一听连忙对着那黑桃皇后又踢了两脚,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无极荣耀】头发将其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指着那边的【无极荣耀】斗篷女人道:“快,告诉她,她现在是【无极荣耀】枪神的【无极荣耀】人了。”

  黑桃皇后被揪着头发一脸痛苦的【无极荣耀】对那女人道:“仙女,从现在开始枪神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新主人,我将不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主人。你明白了吗?”

  有点意外,那个有被奴役爱好的【无极荣耀】女人居然叫仙女,不过貌似希腊神话中确实有个以牺牲自己为使命的【无极荣耀】仙女,估计她的【无极荣耀】名字就来源于此。

  在听到黑桃皇后的【无极荣耀】话后,仙女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道枪神面前单膝跪地并低头道:“我的【无极荣耀】主人,仙女愿意成为您的【无极荣耀】奴隶,不管是【无极荣耀】任何要求,请命令我吧。”

  “呕……”我拍了拍枪神的【无极荣耀】肩膀道:“恶心的【无极荣耀】部分咱能回头再做吗?先把我们的【无极荣耀】帐结一下让我先走吧。”

  我这边话才刚说完仙女便唰的【无极荣耀】一下站了起来一拳向我打来,同时嘴里还喊着:“不得对主人无礼。”

  “行行行,我不碰他还不行吗?”我一边举着手后退一边看着枪神玩笑的【无极荣耀】说道。

  军神也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跟他开玩笑。他一边约束着仙女让她不许对我无礼,一边说道:“你的【无极荣耀】报酬不会亏了你的【无极荣耀】,让我先把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处理一下先。”

  因为得到了他想要的【无极荣耀】女人,所以接下来的【无极荣耀】事情处理起来也很简单,无非是【无极荣耀】两个行会互相表达了一下亲善之类的【无极荣耀】意思,紧跟着枪神就志得意满的【无极荣耀】带着我们一起返回了圣枪盟总部。

  “好了,现在可以把我的【无极荣耀】报酬给我了吧?”等枪神把罗根和雅斯娜这俩外援都送走后,我才再次对他说道。

  枪神显然也是【无极荣耀】早有准备,直接扔了根卷轴给我。“这是【无极荣耀】报酬,我们以后两不相欠。”

  我接住卷轴展开看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无极荣耀】道:“合作愉快,下次有什么要帮忙的【无极荣耀】尽管开口。当然报酬是【无极荣耀】不能免的【无极荣耀】。”

  “抠门。”

  在枪神的【无极荣耀】抱怨声中我直接背对着他挥了挥手算是【无极荣耀】告别,然后就带着幽灵和刀锋女王一起离开了圣枪盟。当然,我并没有直接返回艾辛格,而是【无极荣耀】换上了飞鸟跟幽灵和刀锋女王一路向南飞,最终进入了南美的【无极荣耀】热带雨林之中。

  “会长,枪神给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把你乐成这样?”自从离开圣枪盟开始我就一直在傻乐,所以幽灵和刀锋女王都很好奇卷轴上到底记载了什么让我这么兴奋。

  对于他们俩的【无极荣耀】问题我根本没回答,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把卷轴递了过去。幽灵和刀锋女王接过卷轴看了一遍,但是【无极荣耀】他们看完之后却更加迷惑了,因为那卷轴上记载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张藏宝图,而且按照卷轴旁边的【无极荣耀】注解来看,宝藏似乎也不是【无极荣耀】很吸引人的【无极荣耀】样子,至少对我来说这些宝藏纯粹属于可有可无的【无极荣耀】东西,按说我应该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才对。

  “抱歉会长,看完这东西我跟迷糊了。”幽灵把卷轴递还给我说道。

  我笑着收回卷轴一边带着他们下降高度一边道:“我不是【无极荣耀】冲宝藏去的【无极荣耀】,那里面的【无极荣耀】财宝不过是【无极荣耀】些普通宝石什么的【无极荣耀】,虽然加一起也值些钱,但根本不用我亲自去拿。我看中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最后守卫宝藏的【无极荣耀】那个b。”

  “您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条大蛇?”

  藏宝图上标的【无极荣耀】很清楚,宝藏周围有一条等级高的【无极荣耀】离谱的【无极荣耀】蛇形生物守卫,根据本杀死的【无极荣耀】玩家查看系统记录确认,这条蛇形生物的【无极荣耀】名字叫做“狱”。对于一般人来说狱这个名字肯定非常陌生,但是【无极荣耀】按照我得到的【无极荣耀】信息,狱却是【无极荣耀】个很重要的【无极荣耀】存在,因为她和夜月以及公主共同来自一个族群——女娲神族。

  上位神女娲遗留在人间的【无极荣耀】后代分成了三个系统。一是【无极荣耀】完全保留人类形态,掌握魅惑之眼的【无极荣耀】眷族,其中公主就是【无极荣耀】该族的【无极荣耀】最后血脉。第二个分支是【无极荣耀】人身蛇尾掌握有石化之眼的【无极荣耀】蛇妖一族。这个分支因为曾经分布很广,所以在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无极荣耀】称号,比如娜迦、蛇妖、美杜莎其实都是【无极荣耀】这个大族的【无极荣耀】小分支。夜月作为唯一存在且血脉非常纯正的【无极荣耀】美杜莎后裔,可以算是【无极荣耀】女娲神族的【无极荣耀】这个大分支的【无极荣耀】代表存在。而我刚刚提到的【无极荣耀】“狱”就是【无极荣耀】第三分支,具备完全蛇形且掌握了死亡之眼的【无极荣耀】狱蛇一族。不过,和前面两族不同,狱蛇一族属于单体种族,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种族就只有一个个体,并且使用无性繁殖的【无极荣耀】方式延续后代。当新一代的【无极荣耀】狱蛇出生之时,就是【无极荣耀】老一代的【无极荣耀】狱蛇死亡之时,因此这个种族始终就只有一个个体。

  本来作为夜月和公主的【无极荣耀】主人,狱蛇的【无极荣耀】死亡着眼对我的【无极荣耀】诱惑力到不是【无极荣耀】很大,尽管这种恐怖的【无极荣耀】技能比死亡凝视还要变态,但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非要不可。关键就在于前不久公主和夜月无意中提到了一条信息,根据她们的【无极荣耀】传承记忆,集合三族后裔应该可以施展几种联合法术,而其这些法术应该都是【无极荣耀】女娲亲自施展过的【无极荣耀】法术。尽管无法确定具体会出现什么法术,也不知道这些法术能有多大威力,但光是【无极荣耀】知道这些法术女娲用过,那就足够我重视了。要知道女娲可是【无极荣耀】上位神,不管现实中的【无极荣耀】神话中她是【无极荣耀】什么地位,起码在这个游戏里她是【无极荣耀】高于整个天庭的【无极荣耀】存在。以她的【无极荣耀】身份能用的【无极荣耀】上的【无极荣耀】绝对不会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小法术,所以我非常期待能见识到这种联合法术的【无极荣耀】威力。再说这些个法术本身就只是【无极荣耀】添头,即使没有这些法术,狱蛇本身也绝对是【无极荣耀】个顶尖级的【无极荣耀】魔宠。毕竟人家也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正宗的【无极荣耀】名门之后啊!

  “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这地方没错吧?”当我们三个轻松找到图上标的【无极荣耀】位置时,我几乎都有点怀疑这是【无极荣耀】个陷阱了。至于原因吗……你有见过哪只怪物在自己守卫的【无极荣耀】宝藏外面插个指示牌上面写上自己的【无极荣耀】名字和目前死在这里的【无极荣耀】人数的【无极荣耀】吗?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