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袭了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袭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森林大道1号,狱蛇住宅区,闯入者杀无赦,目前已死亡人数77617人次。”念完洞口指示牌上的【无极荣耀】文字,幽灵疑惑的【无极荣耀】转头看向我问道:“这里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宝藏所在地?怎么看着不像啊?”

  “图上画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里,管他有没有先进去看看再说。反正我也没指望要那些宝藏,只要那条狱蛇确实住在这里就行了。”

  听我这么说,幽灵和和刀锋女王也只好跟着我一起往里走。这个狱蛇住的【无极荣耀】地方是【无极荣耀】位于一个地洞之中。地洞的【无极荣耀】出口是【无极荣耀】一处略微隆起的【无极荣耀】小山包,面积差不多也就之后几百平米,最高的【无极荣耀】地方距离地面大概也就只有六到七米的【无极荣耀】落差,基本上都算不上是【无极荣耀】山。

  地洞的【无极荣耀】入口就在这土堆的【无极荣耀】侧面,入口先是【无极荣耀】向斜上方延伸了两米多深,然后便开始盘旋下降,就好象旋转楼梯一样,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里没有台阶,只有光滑的【无极荣耀】地面。不过,说到光滑的【无极荣耀】地面……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刀锋女王蹲体用手摸了摸地面上那淡青色好象玉石一样的【无极荣耀】地面问道。虽然她只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本身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所以她和一般的【无极荣耀】生物一样也有触觉存在,可以感觉到不同材质的【无极荣耀】质感。

  刀锋女王问完之后我便笑着说道:“你最好还是【无极荣耀】不要知道的【无极荣耀】好。”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啊?为什么我不要知道的【无极荣耀】好?”刀锋女王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你确定你要知道?”

  “嗯。”

  我想了想才笑着说道:“这是【无极荣耀】蛇类生物的【无极荣耀】皮肤分泌物,有点像鱼身上的【无极荣耀】那层黏液,可以起到润滑作用。这地方就算没有狱蛇也绝对有大量蛇类生物经常在这里经过,长年累月下来就形成了这样一层由凝固的【无极荣耀】黏液组成的【无极荣耀】滑道。”

  刀锋女王一听这是【无极荣耀】蛇的【无极荣耀】皮肤分泌物,赶紧把手上的【无极荣耀】东西都给甩了下去,虽然她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可她的【无极荣耀】灵魂是【无极荣耀】按女性设定的【无极荣耀】,而女性很少有喜欢恶心东西的【无极荣耀】。

  顺着那条满是【无极荣耀】干涸了的【无极荣耀】黏液组成的【无极荣耀】通道一直盘旋向下,起码深入了地下几公里之后,这条该死的【无极荣耀】旋转通道总算是【无极荣耀】到达了尽头。不过,通道的【无极荣耀】尽头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洞穴,而是【无极荣耀】一道传送门。

  “会长,我们进还是【无极荣耀】不进?”看着眼前的【无极荣耀】传送门幽灵和刀锋女王都停了下来。传送门和传送阵可不一样,如果是【无极荣耀】传送阵,过去之后大不了再回来就行了。可是【无极荣耀】传送们这东西却是【无极荣耀】分类的【无极荣耀】,除了双向传送门之外,其实更多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单向传送门,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过去了就回不来了。所以,像这种传送门绝对不能乱钻,要是【无极荣耀】没有做好准备就贸然闯进去,很可能就得活活被困死在里面了。要是【无极荣耀】死亡后可以回家复活的【无极荣耀】那种地方还好点,万一里面是【无极荣耀】个独立世界,而且还带有内部复活系统,死了你都出不来。就好象以前的【无极荣耀】龙岛,在正式开放之前被困在那边的【无极荣耀】玩家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想出都出不来。就算死了,龙岛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复活殿,你无论如何也复活不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去,所以在龙岛正式开放前根本就没人出的【无极荣耀】来。如果这个传送门连接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个类似地点,而且这凑巧又是【无极荣耀】个单向传送门,那可就真的【无极荣耀】麻烦了。

  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我便果断的【无极荣耀】决定进去看看。一来这里的【无极荣耀】通道和外面的【无极荣耀】标志牌都显示这里不象是【无极荣耀】个单行道,二来就算进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封闭空间,应该也能通过某些方法出来,第三就是【无极荣耀】那根卷轴上明显有之前来过的【无极荣耀】玩家留下的【无极荣耀】记录,这说明起码有人离开过。既然有人能出来,那我应该也能出来,所以不需要太担心。第四,也是【无极荣耀】我最大的【无极荣耀】保障,那就是【无极荣耀】我有大地之门。万一真遇到彻底出不来的【无极荣耀】独立空间,我完全可以进入大地母神的【无极荣耀】后花园,然后从她那里借道返回外面的【无极荣耀】世界,这样就没什么东西封的【无极荣耀】住我了。

  因为有恃无恐,所以我很放心的【无极荣耀】就带着幽灵和刀锋女王一起进入了那边的【无极荣耀】传送门之中,不过等我们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是【无极荣耀】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条通道,而且看起来非常眼熟,因为我们刚刚就是【无极荣耀】从这条通道中下来的【无极荣耀】。猛然回头,结果发现背后那道传送门还在,伸手试了一下确认它不是【无极荣耀】单向门,然后我便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条通道。经过反复比对,我甚至让白浪出来闻了下气味,结果最终确定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刚下来的【无极荣耀】那条路。

  “这难道是【无极荣耀】反射门?”我终于想到了那个看似传送门的【无极荣耀】东西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了。这不是【无极荣耀】传送门,而是【无极荣耀】反射门。和传送门不同,反射门不会把人传送到什么地方去,只会让你原地掉个头。假设你家大门是【无极荣耀】一道反射门,然后你站在屋子外面,之后你打开大门一步跨过去。要是【无极荣耀】普通的【无极荣耀】门,你应该一步跨进屋里才对,但是【无极荣耀】反射门会让你一步又跨回屋子外面,而且人会转个方向,大门会出现在你的【无极荣耀】背后。当然,这种反射门也不光反射人,它实际上什么东西都反射。比如说摹疚藜僖裤往门里扔块石头,石头在飞进门里的【无极荣耀】瞬间就会再飞出来,然后多半会命中你自己。

  反射门之所以叫做门,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它具备门的【无极荣耀】两个基本功能——阻挡和通过。当反射门启动后,它可以彻底封住它背后的【无极荣耀】空间,因为你每次试图穿过反射门进入它背后的【无极荣耀】空间时都会被反射回去,所以你永远也过不去。当然,反射门不是【无极荣耀】墙壁,它也是【无极荣耀】可以允许特定人员通过的【无极荣耀】,当然这必须门的【无极荣耀】拥有者设置规则才行。

  刀锋女王不信邪的【无极荣耀】转身又朝发射门撞了过去,结果下一秒她就又从门里冒了出来。再次看到我们之后她明显一愣,然后立刻转身又钻了回去,结果等她再次出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在门外等着她。

  看她还有继续试的【无极荣耀】意思,我干脆提醒道:“不用试了,你就算再来回穿一万次也还是【无极荣耀】在这里。反射门根本就不能通过蛮力解除。”

  “那要怎么办?”刀锋女王问道。

  “方法有很多,而目前就我们的【无极荣耀】情况来说,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莫过于……”我突然将永恒抽了出来,然后接着道:“直接砍。”

  在我说完最后三个字的【无极荣耀】时候,变成剑形的【无极荣耀】永恒已经被我一刀切进了发射门之内,然后原本银白色有如水面一般的【无极荣耀】反射门上便突然被切出了一道黑色的【无极荣耀】裂缝。一剑切完,我迅速拔出永恒又横竖切了几剑,最终银白色的【无极荣耀】传送门硬是【无极荣耀】被我切出了一个黑色的【无极荣耀】大洞,而且周围的【无极荣耀】其它地方也是【无极荣耀】闪个没完,好象随时会熄灭一般。

  看着那个大洞后面露出来的【无极荣耀】一条完全不一样的【无极荣耀】通道,幽灵略带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会长。你不是【无极荣耀】说反射门什么都可以反射吗?你的【无极荣耀】剑是【无极荣耀】怎么切到门的【无极荣耀】啊?”

  “永恒是【无极荣耀】规则武器,具备切断的【无极荣耀】规则,可以切断一切事物,包括空间。这个反射门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空间门的【无极荣耀】变种而已,我连空间都能切开,切扇破门还不是【无极荣耀】小意思?好了,赶紧进去,这个门有自我修复能力,再过会它就要还原了。”

  在我的【无极荣耀】催促下幽灵和刀锋女王迅速钻了进去,而我也是【无极荣耀】赶紧跟上,迅速跳进了那即将修复的【无极荣耀】反射门。

  反射门背后的【无极荣耀】环境和之前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滑道有了很大区别。这里不是【无极荣耀】狭窄的【无极荣耀】通道,而是【无极荣耀】一段逐渐放大的【无极荣耀】岩洞。洞穴中长满了一种红色的【无极荣耀】,会发光的【无极荣耀】蘑菇,所以洞里比通道里亮了很多。不过,那些蘑菇并没能吸引我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因为我看到了更能引起我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靠,这里难道是【无极荣耀】地狱吗?”尽管我见过的【无极荣耀】尸体并不少,但这么大规模的【无极荣耀】集现还是【无极荣耀】相当让人震撼的【无极荣耀】。这个山洞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居然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铺着一层各种生物的【无极荣耀】尸体,其中有体型堪比巨龙的【无极荣耀】大型生物,也有身高不足一米的【无极荣耀】小动物,但是【无极荣耀】无一例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生物现在都死了,而且最恶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其中不少都已经腐烂的【无极荣耀】很厉害,不但恶臭扑鼻而且看起来极为恶心。

  幽灵有些不确定的【无极荣耀】问我:“会长,狱蛇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吗?女娲可是【无极荣耀】生命之神啊!她的【无极荣耀】后裔怎么搞的【无极荣耀】像地狱大魔王一样啊?这里简直比屠宰场还要恐怖吗!”

  “女娲确实是【无极荣耀】生命之神,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能力除了给予生命,还包括剥夺生命。狱蛇的【无极荣耀】能力就是【无极荣耀】专门剥夺生命的【无极荣耀】。”

  “难怪这鬼地方搞的【无极荣耀】跟屠宰场一样!”刀锋女王说完又问道:“我和幽灵会不会对狱蛇的【无极荣耀】攻击免疫啊?我们的【无极荣耀】生命形式好象和一般生物并不一样吧?”

  “我猜想你们大概是【无极荣耀】可以免疫死亡之眼的【无极荣耀】攻击,不过狱蛇也不是【无极荣耀】只会这一招,所以你们还是【无极荣耀】要小心。而且,那个死亡之眼你们到底能不能免疫我都还不确定,我只是【无极荣耀】猜测这招可能对你们没用,但是【无极荣耀】不能确定。所以要是【无极荣耀】一会碰上狱蛇对你们使用死亡之眼,能躲最好还是【无极荣耀】躲开。”

  “明白。”

  和刀锋以及幽灵说完注意事项后我们便继续开始向前移动,不过因为地面上全是【无极荣耀】恶心的【无极荣耀】尸体,所以我们全都选择了走洞顶。幸好我们三个都有能倒挂在洞顶上的【无极荣耀】能力,不然想想要从那些恶心的【无极荣耀】尸体中淌过去就觉得全身发麻。

  顺着洞顶一路移动到洞穴的【无极荣耀】最深处,这里有一个小洞连接着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新洞穴。我伸头看了一眼,还好那边不象这边这么恶心。爬过那个洞口之后这边就是【无极荣耀】干净的【无极荣耀】岩石洞穴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边连那种会发光的【无极荣耀】蘑菇也没有了,幸好我们三个都有黑暗视觉,不然还真麻烦了。

  这边的【无极荣耀】这个洞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洞有着明显区别。之前那个洞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根的【无极荣耀】形状,而这边的【无极荣耀】洞穴则是【无极荣耀】个月牙形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入口并不在月牙的【无极荣耀】尖角上,而是【无极荣耀】在正中间。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左右两边都有很大一片洞穴空间,所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左前方的【无极荣耀】洞穴底部还有个通道口,应该还连接着别的【无极荣耀】洞穴。

  确认这边的【无极荣耀】洞穴中没有狱蛇后我们便摸向了那边的【无极荣耀】洞口,但是【无极荣耀】刚钻过去我们就傻眼了。

  “嗯?”刚一进洞我们就发现这居然是【无极荣耀】个只有两个平方都不到的【无极荣耀】小洞,估计有的【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厕所都要比这大多了。这么点大的【无极荣耀】洞穴根本啥都藏不住,我们一眼便确认了这是【无极荣耀】个死胡同。这边的【无极荣耀】洞穴是【无极荣耀】死胡同,我们就又退了出来把月牙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半重新搜索了一遍,但结果却是【无极荣耀】一无所获。

  “没道理啊?”我看着空荡荡的【无极荣耀】洞穴直发呆。

  幽灵询问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可能正好狱蛇出去了?你知道有些b级的【无极荣耀】怪物是【无极荣耀】不会总在窝里呆着的【无极荣耀】,说不定他出去了也不一定啊?”

  “不对。”刀锋听幽灵说完立刻反驳道:“我们绝对是【无极荣耀】漏掉了什么。别忘了那狱蛇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宝藏守卫。就算狱蛇会跑,可那些宝藏呢?狱蛇总不能带着宝藏一起出去散步了吧?”

  刀锋这边刚说完,幽灵却突然好象被人闷了一棍子一样往后踉跄了两步,最后更是【无极荣耀】一屁股坐到了后面的【无极荣耀】一块大石头上。不过他虽然被搞的【无极荣耀】险些晕过去,却还是【无极荣耀】喊了出来:“小心,有东西攻击我。”

  唰的【无极荣耀】一下我和刀锋女王手上的【无极荣耀】刃爪就一起弹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四下张望却是【无极荣耀】啥都看不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黑,而是【无极荣耀】因为真的【无极荣耀】没有什么看起来有攻击性的【无极荣耀】东西。这整个洞穴里除了头顶的【无极荣耀】钟乳石就是【无极荣耀】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大石块,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种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生命体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一时之间我们只能举着武器干瞪眼,也不知道要攻击什么。

  我们正在这边找目标呢,突然就见摆着防御姿势的【无极荣耀】刀锋女王仿佛被子弹打中了一般,整个脑袋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仰,然后整个人也是【无极荣耀】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才被石头绊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发现刀锋女王倒地,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突然感觉脑袋猛的【无极荣耀】一疼,就好象脑袋上被人用棍子猛砸了一下一般,瞬间就感觉眼前一片金星,身体也因为失去平衡感而连退了好几步才扶住一块大石头险险的【无极荣耀】没倒下去。

  “我靠,灵魂冲击波!”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无极荣耀】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刚才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这种脑袋仿佛被砸了的【无极荣耀】感觉我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熟悉了。之前有一次和公主开玩笑把她惹毛了,结果她就跟我玩了一次灵魂冲击波,当时的【无极荣耀】感觉就跟现在一样,只是【无极荣耀】程度要轻些,毕竟公主只是【无极荣耀】报复我一下,也没打算干掉我,当然不可能全力爆发。

  “会长你没事吧?”那边第一个被袭击的【无极荣耀】幽灵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他的【无极荣耀】灵魂也是【无极荣耀】消耗了一名神族的【无极荣耀】灵魂组合起来的【无极荣耀】,其强度也是【无极荣耀】大致相当于一名神族的【无极荣耀】灵魂强度,再加上灵魂承载器本身的【无极荣耀】过载保护能力,理论上说幽灵和刀锋女王的【无极荣耀】灵魂防御应该比神族还要高很多。

  我这边还没来及回答幽灵,才刚睁开眼睛,就正好看到幽灵又是【无极荣耀】身体一歪,然后直接摔倒了地上。看起来对方还在发动攻击,而灵魂方面的【无极荣耀】战斗显然不是【无极荣耀】我擅长的【无极荣耀】。

  “凌快救命啊!”我才刚喊完就感觉到脑袋上又中了一下,这次明显比上次还要严重,砸的【无极荣耀】我当时就瘫了下去。

  “啊……”我这边才刚倒下去,凌就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但是【无极荣耀】她立刻也被定为了目标。不过,凌毕竟也是【无极荣耀】灵魂专家,对方想袭击她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随着凌捂着脑袋惊呼着摔倒在地,我们右前方不远处一个黑色物体也是【无极荣耀】应身落地。

  这下我们总算找到目标了。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条小蛇,一条身长不到二十厘米,还没有手指粗的【无极荣耀】超级小蛇。不过,虽然体型很袖珍,我们却丝毫不敢怠慢,因为我已经从攻击提示中读出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份——狱蛇。

  说实话之前我从来没想到过狱蛇会只有这么点大,要不然也不至于会疏漏过去。这家伙之前其实一直就在我们头顶的【无极荣耀】钟乳石上挂着,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它太小,所以才会没发现它,毕竟按照我们原本的【无极荣耀】想法狱蛇起码也应该是【无极荣耀】条身长几十米的【无极荣耀】大家伙,谁能想到这家伙居然就只有一根筷子长呢?

  连续偷袭我们得手,这家伙就以为我们都很好对付,结果等凌出现后他想也没想就一个灵魂冲击波甩了过来,没想到凌身上竟然有灵魂反射能力,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灵魂冲击波撞到凌身上后立刻又反向弹了回去把狱蛇自己给震晕了一下。和我们一样,被灵魂冲击波震晕之后就会暂时性丧失对身体的【无极荣耀】控制能力,结果挂在钟乳石上的【无极荣耀】狱蛇就直接摔到了地上。

  虽然凌在和狱蛇的【无极荣耀】第一次交手中就搞了个两败俱伤,但我们有个优势,那就是【无极荣耀】——咱人多。

  “夜月、公主、辣椒、小纯,大家一起上。”

  “所有人闭眼。”小纯刚一出现立刻就点亮了一枚小太阳,然后朝着狱蛇那边扔了过去,跟着整个洞穴里就啥也看不见了。凭我们的【无极荣耀】黑暗视觉,就算再黑咱也不怕,不过现在这种光照过度的【无极荣耀】状态管你有什么视觉都没用。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