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药品换劳力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药品换劳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活见鬼了。为什么找不到呢?那家伙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瀑布这里没错吧?”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无极荣耀】飞行幸运已经成功载着我沿着河流逆流而上一路飞到了哈布所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大瀑布这里。但是【无极荣耀】,不管我们怎么找,就是【无极荣耀】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被撑做基地的【无极荣耀】存在。为了找到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基地我们甚至还把一个魔兽巢穴给当成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基地入口,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冲出来的【无极荣耀】魔兽都被幸运烤了肉串,唯一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基地依然没找到。

  “问一下那家伙到底入口在哪?”实在忍无可忍的【无极荣耀】我只能让幸运问哈布了。

  幸运对于我的【无极荣耀】要求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可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已经晕过去了。”

  “想点办法。”

  “那好吧。”幸运看了眼爪子上已经彻底晕过去的【无极荣耀】哈布,然后拼命一通猛摇,结果那家伙该怎么晕还怎么晕,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无极荣耀】意思。发现摇晃法无效,幸运干脆直接降落到了河边上,然后一爪子将那家伙给按进了河水里。

  人在溺水的【无极荣耀】时候会本能的【无极荣耀】挣扎,这是【无极荣耀】求生本能,比什么眩晕的【无极荣耀】优先级都要高,所以刚被按进水里喝了一大口河水的【无极荣耀】哈布立刻就拼命挣扎了起来。幸运一件那家伙开始动了便直接将他提了起来放到了岸上。

  “喂,没死吧?”我从幸运脑袋上跳下来,然后轻轻踢了踢躺在河岸上装死的【无极荣耀】哈布。

  被我踢了两下才哼哼唧唧的【无极荣耀】爬起来的【无极荣耀】哈布先是【无极荣耀】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一身是【无极荣耀】水。之前在河里挣扎那属于本能反应,他的【无极荣耀】思维其实还没缓过来。

  “紫日会长?”

  “这里就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瀑布了,你们行会总部呢?我们都在天上飞一圈了,怎么看不到啊?”

  哈布还有点迷糊的【无极荣耀】愣了一会,随后才反应过来指着瀑布道:“在瀑布后面,从瀑布中间穿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个洞口。不过我们一般是【无极荣耀】从侧面那条小路走进去的【无极荣耀】,不过那路只适合人走,您的【无极荣耀】巨龙体积太大,只能强行穿过瀑布才进的【无极荣耀】去。”

  “靠,原来是【无极荣耀】个水帘洞!”

  听到哈布的【无极荣耀】话我们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半天都找不到入口,搞了半天入口居然在瀑布的【无极荣耀】水流后面,要不是【无极荣耀】事先知道的【无极荣耀】话一般人根本不会往这个方面去想。

  知道地方之后我直接跳到了幸运身上,然后幸运便一把捞起还坐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哈布,然后猛然扇动翅膀一蹬地面朝着瀑布冲了过去。瀑布和瀑布也是【无极荣耀】有区别的【无极荣耀】。哈布他们行会总部隐藏的【无极荣耀】这座瀑布只是【无极荣耀】一个小型瀑布,高度和宽度都很小,也仅仅是【无极荣耀】刚够幸运的【无极荣耀】宽度而已。

  接近瀑布之后幸运并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无极荣耀】调整身体使腹部对准岩壁并用力扇了几下翅膀抵消冲击力,在速度几乎消失时才收起了翅膀一下用爪子扣住了瀑布后面的【无极荣耀】岩石。伸头进入看了下入口位置后幸运便找准了洞口一头钻了进去。

  这洞内的【无极荣耀】空间还算比较宽阔,只不过整个都是【无极荣耀】湿漉漉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靠近洞口的【无极荣耀】位置更是【无极荣耀】长满了苔藓,要不是【无极荣耀】幸运的【无极荣耀】爪子比较锋利可以岩石之中,在这种地面上几乎都无法稳定身体。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们总部?怎么没人啊?”看着空荡荡的【无极荣耀】岩洞,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下面的【无极荣耀】哈布赶紧道:“人都在下面的【无极荣耀】地下城里,这里只是【无极荣耀】应急出口,一般我们的【无极荣耀】人都很少走这边。”

  “有别的【无极荣耀】出口你干吗让我们钻瀑布?”

  “不是【无极荣耀】,出口就这一个。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一般进出都是【无极荣耀】用传送阵的【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出口外面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魔兽巢穴,所以我们很少从这边出去。”

  这家伙到是【无极荣耀】说的【无极荣耀】实话,之前找洞穴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只是【无极荣耀】随便找了一下就翻出了一个魔兽巢穴,可见这里的【无极荣耀】魔兽密度已经达到什么程度了。不管是【无极荣耀】现实中还是【无极荣耀】游戏里,南美洲果然都是【无极荣耀】动物乐园。

  “快点带我去见你们会长,这鬼地方简直比澡堂还要湿!”我擦了下脸上的【无极荣耀】水之后干脆把面罩给放了下来,这鬼地方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带冷气的【无极荣耀】桑拿房,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水雾,但是【无极荣耀】却冷的【无极荣耀】要命。

  哈布听到我的【无极荣耀】抱怨一边往前带路一边解释道:“这边靠近瀑布,潮湿一点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也是【无极荣耀】觉得这边太湿了所以不在这里建造行会驻地,而是【无极荣耀】把行会主体修到了地下去,这边只作为应急出口使用。等一会到下面就不潮了。”

  多格格联盟,也就是【无极荣耀】哈布的【无极荣耀】行会就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洞穴前方不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从我们降落的【无极荣耀】位置向前推进一小段距离,然后转过一个霹雳形的【无极荣耀】弯道之后就进入了一个垂直的【无极荣耀】大洞。这个大洞的【无极荣耀】上方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天井来着,不过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人为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自然形成的【无极荣耀】,反正现在上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植物给长满了,只能看到一些班驳的【无极荣耀】阳光从各种蔓藤植物和倒踏的【无极荣耀】树干组成的【无极荣耀】缝隙中投射下来。

  洞穴底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完全看不底,深度至少是【无极荣耀】按公里计的【无极荣耀】,而且我很怀疑下面通着岩浆层,因为站在这里可以感觉到很明显的【无极荣耀】热气从下面涌上来,而前面的【无极荣耀】瀑布部分造成的【无极荣耀】水汽也正好因为这里的【无极荣耀】热气冲刷全部从顶部的【无极荣耀】洞口喷了出去,估计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多格格联盟可以在后面的【无极荣耀】洞穴里修城市的【无极荣耀】原因了。

  我们之前进入的【无极荣耀】通道从垂直井的【无极荣耀】一侧进入,而多格格联盟的【无极荣耀】总部所在的【无极荣耀】洞穴则是【无极荣耀】刚好在垂直井的【无极荣耀】对面,两者之间有差不多三十米的【无极荣耀】跨度,这也正是【无极荣耀】垂直井的【无极荣耀】直径。不过我们并不需要飞过去,两边的【无极荣耀】洞口之间有条用植物藤条做的【无极荣耀】索桥,人可以直接走过去,只是【无极荣耀】过的【无极荣耀】时候要小心,因为索桥上没有桥板,踩着绳索过需要一定的【无极荣耀】平衡性。

  垂直井两边的【无极荣耀】洞穴入口明显不一样大,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这边幸运可以收起翅膀不费任何力气的【无极荣耀】在里面穿行,而对面的【无极荣耀】入口却明显小了很多,本来还打算用幸运震下场子来着,只是【无极荣耀】迫于这个入口的【无极荣耀】大小我也只好先把他收了回去,然后自己一个人跟着哈布一起进入了对面的【无极荣耀】洞穴。

  “哈布,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你就往总部里带?”我们才刚到洞口正好碰见两个人正从里面出来,那人显然和哈布不和,而且他似乎不认识我,居然拿我来找哈布的【无极荣耀】茬。不过,这个家伙虽然不认识我,可跟在他后面的【无极荣耀】人显然是【无极荣耀】认识我的【无极荣耀】。那人看到我先是【无极荣耀】一愣,然后听到旁边那人说的【无极荣耀】话吓的【无极荣耀】他打了个哆嗦赶紧冲上去一把捂住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嘴巴往回拖。虽然他是【无极荣耀】想帮忙,但那家伙并不打算领情,突然被捂住嘴之后反而一把掀翻了那人,然后转身骂道:“你不知道谁是【无极荣耀】老大吗?居然敢堵我的【无极荣耀】嘴?你不想混啦?”骂完那家伙这家伙又转过来指着哈布的【无极荣耀】鼻子骂道:“你不要以为会长喜欢你就可以爬到我头上来,跟你说,我们多格格联盟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说了算的【无极荣耀】小行会,会长也得接受大家的【无极荣耀】意见。你这种只会拍马屁的【无极荣耀】白痴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踢出行会的【无极荣耀】。”骂完哈布这家伙似乎还不解气,居然又把手点在了我的【无极荣耀】头盔上准备开骂,不过……

  呜滋……啪……一声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清晰电流声伴随着一道耀眼的【无极荣耀】火花,那个和哈布不对路的【无极荣耀】家伙就好象摸到了五百万千伏的【无极荣耀】高压电一般瞬间被电流击飞了出去,整个人一路飞还在一路对着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和墙壁放电,直到他摔进里面的【无极荣耀】洞穴并激起了一片叫骂声才算结束。

  看着傻愣愣的【无极荣耀】看着我的【无极荣耀】哈布和刚才那家伙带出来的【无极荣耀】人,我不得不解释一下了。“别看我,是【无极荣耀】他自己倒霉触发了盔甲上的【无极荣耀】反击属性,这种东西我也控制不了,只要是【无极荣耀】带有敌意的【无极荣耀】触碰行为就可能激发,不考虑打击力度。不过……他应该感谢那道电流。如果报复属性没有激发,我保证他现在只会更惨。”

  身为世界战力榜第一、全世界最强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以及唯一能够参与神族利益纠葛的【无极荣耀】玩家,我的【无极荣耀】地位无论如何也不是【无极荣耀】这种无政府地带的【无极荣耀】一名小行会的【无极荣耀】小头目可以比的【无极荣耀】。就凭他刚刚敢把他的【无极荣耀】爪子往我头盔上放,我就绝对有理由出手。就算不杀他,至少也要把他打成猪头才行。现在只是【无极荣耀】被电一下,对他来说绝对是【无极荣耀】捡了个大便宜。

  等我解释完,跟着那家伙一起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人也反应过来了,他连忙结结巴巴的【无极荣耀】解释道:“紫日会长,我跟刚刚那家伙只是【无极荣耀】正好一起出来,我们不熟的【无极荣耀】。”说完似乎是【无极荣耀】怕我不信,发现哈布在旁边之后他突然想到我是【无极荣耀】和哈布一起进来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他赶紧拉着哈布道:“不信你问哈布,我们真不是【无极荣耀】一路人。”

  “我没空管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路人,带我去见你们会长,可能的【无极荣耀】话把你们行会说的【无极荣耀】上话的【无极荣耀】人全部召集起来,我有比生意和你们谈。”

  “没问题。”这家伙显然比哈布会办事,他直接回答道:“我这就去集合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主要领导人员。”说完他又对哈布道:“哈布,你先带紫日会长去会议室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就到。”

  看着那家伙一溜烟似的【无极荣耀】跑掉了,哈布也赶紧带着我往他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议室走了过去。

  穿过洞口之后里面的【无极荣耀】环境立刻便进入了我的【无极荣耀】视野。由于这个洞的【无极荣耀】入口比里面要高一些,所以洞口修了一个小平台,平台两侧有阶梯可以下到洞内的【无极荣耀】地面上,不过现在平台边缘正对洞口的【无极荣耀】栏杆却是【无极荣耀】已经扭的【无极荣耀】跟麻花一样了。刚刚那家伙飞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显然撞到了栏杆,然后翻到了下面的【无极荣耀】地面上,似乎还砸到了人的【无极荣耀】样子,现在下面就聚集着不少人在说着什么,只是【无极荣耀】之前那家伙明显是【无极荣耀】打过招呼了,这里的【无极荣耀】人看到我之后并没有慌乱或者跑上来找麻烦,而是【无极荣耀】集体向我微微弯腰表示礼貌,然后便自动让出了一跳路来。现在我更加确定刚才离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绝对很有办事经验了,居然连这种小细节都想到了。

  哈布看到下面的【无极荣耀】人让出了路也没说什么,直接引着我去了会议室。因为这个洞穴的【无极荣耀】总面积就不大,所以会议室很快就到了。这地方说是【无极荣耀】会议室,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在大洞穴的【无极荣耀】墙壁边上开凿出来的【无极荣耀】一个小房间而已,里面放了很多腾艺家具,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像那么回事,只可惜这个会议室连个门都没有,无形中把档次给弄低了。

  行会小有行会小的【无极荣耀】好处,不到五分钟离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就把他们会长、副会长以及几个行会主要领导都叫了过来,除了被我电晕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被送去治疗了之外,这个行会说的【无极荣耀】上话的【无极荣耀】人算是【无极荣耀】基本到齐了。

  “你好紫日会长,我是【无极荣耀】多格格联盟的【无极荣耀】会长椰达,听说摹疚藜僖裤要和我们谈比生意。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方面的【无极荣耀】事情?”

  让我比较意外,多格格联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竟然是【无极荣耀】个女人,而且瘦小的【无极荣耀】有点令人吃惊。尽管她穿的【无极荣耀】比印第安酋长还夸张,但即使在脑袋上顶了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羽毛头冠,她的【无极荣耀】总身高也绝对不超过一米六,要是【无极荣耀】把那头冠去掉,我估计她能有一米五就不错了。

  “你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会长?”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对方似乎早有准备,她立刻解释道:“你要知道,在我们这里巫医是【无极荣耀】一种神圣的【无极荣耀】职业,我能成为巫医,你就该明白我担任会长这种职务根本就没有任何疑虑。部族中没有人敢反抗巫医,即使发生部族战争,巫医也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被杀死的【无极荣耀】存在,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身份,我是【无极荣耀】否成为会长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

  “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经常被别人问到这样的【无极荣耀】问题?”

  “不,你是【无极荣耀】第一个。”对方说道:“我之所以会明白你的【无极荣耀】疑惑,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了解你们这些文明社会来的【无极荣耀】人。”说到这里她略微停顿了一会,然后才道:“事实上我曾去你们国家进修过。”

  “我们国家?你去过中国?在现实中?”

  椰达很得意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们这里一直处于战乱之中,但你不能否认我们这里偶尔也会出些聪明人。我曾经因为龙缘集团的【无极荣耀】一个合作项目而获得过去中国学习的【无极荣耀】机会。事实上我在中国整整生活了五年,对于文明世界的【无极荣耀】了解我并不你少多少。我知道你们这些先进国家的【无极荣耀】宣传里都把我们这里说成是【无极荣耀】愚昧落后的【无极荣耀】地方,但是【无极荣耀】请不要把我们当成野蛮人来看待。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文明世界的【无极荣耀】一部分,最起码你能在游戏里看到我们就说明我们这里已经有相当高的【无极荣耀】电力化程度了。猴子是【无极荣耀】不会使用游戏头盔的【无极荣耀】!”

  椰达的【无极荣耀】话带有很强的【无极荣耀】自嘲和嘲笑的【无极荣耀】意思,一方面感叹自己的【无极荣耀】落后,另外一方面也是【无极荣耀】在讽刺我们不把他们看成文明世界的【无极荣耀】一部分。不过她说的【无极荣耀】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实情,现在的【无极荣耀】欧亚国家基本上都把一些南美和非洲国家当成原始人在看待。尽管这些国家实际上已经有了相当部分的【无极荣耀】工业生产能力,但因为相比之亚洲和欧洲以及北美来说这些国家实在是【无极荣耀】落后的【无极荣耀】太厉害,所以发达国家的【无极荣耀】国民基本上都很看不起这些国家的【无极荣耀】国民。

  知道对方心情不好,我只好转移话题缓和下气氛。“你在中国住了五年学的【无极荣耀】什么啊?”

  “中医。”椰达似乎也知道不应该和我说这些,所以一听我转移话题立刻便顺着我的【无极荣耀】口气说道:“我是【无极荣耀】酋长的【无极荣耀】女儿,而且很小的【无极荣耀】时候就被选定为部族将来的【无极荣耀】巫医,因此在合作计划中我选择了中医。其实摹疚藜僖裤们国家的【无极荣耀】中医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巫医使用的【无极荣耀】治疗手段有很多都很类似,尤其是【无极荣耀】两种体系中都依靠天然的【无极荣耀】动植物来制作药材,只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巫医因为缺乏文字传承导致发展缓慢外加体系不健全所以效果比中医差了很多。”

  我笑着说道:“中医也分很多学科的【无极荣耀】,你学的【无极荣耀】什么啊?”

  “我主要学的【无极荣耀】针灸和推拿。在我们这里食品、药品和武器都是【无极荣耀】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无极荣耀】东西,西医太以来设备和药品,而我们这里最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设备和药品,所以我学了针灸,只要一盒银针我就能治疗很多疾病,在我们这里这比什么都要珍贵。”

  听到她的【无极荣耀】话,我突然想到了合作方法。“如果我说我能在现实中给你们弄一批药品并保证送到你们手里,你可以帮我做件事情吗?”

  “你说真的【无极荣耀】?”椰达几乎是【无极荣耀】一下蹿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搞的【无极荣耀】我还以为她要扑上来跟我打架呢。

  “对你们来说药品很珍贵,但对我来说摹疚藜僖壳不是【无极荣耀】问题,而且我恰好有渠道可以帮你们送过去。”

  “只要你能弄到药,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也不用你们做些什么复杂的【无极荣耀】事情,就是【无极荣耀】关于你们发现的【无极荣耀】那片浮石矿……”

  “让给你了。”椰达不等我说完便嚷嚷着喊了出来。

  “拜托,矿我已经发现了,你们到现在都还没找到矿在哪,什么叫你让给我们了?那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发现的【无极荣耀】好不好?”

  椰达听到药品的【无极荣耀】事情根本就懒得管其他的【无极荣耀】了,一听不是【无极荣耀】这个要求她立刻道:“行,说出你的【无极荣耀】要求。”

  “矿石我发现了,但那是【无极荣耀】一片大储量的【无极荣耀】低质矿区,面积超大。如果我们自己来开采,投入和产出严重不符,所以我希望由你们帮我们保护矿区并开采矿石。我会把技术设备和一些技术人员运过来,他们负责比较麻烦的【无极荣耀】部分,你们负责出力气。这个要求不麻烦吧?”

  “不麻烦,但是【无极荣耀】你能为此提供多少药品?”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最多一只集装箱,能装多少是【无极荣耀】多少。”

  “种类呢?”

  “除了禁止出口的【无极荣耀】种类和某些极端昂贵的【无极荣耀】特种药物之外你可以随便选,我负责帮你采购并且打包送上门。”

  “成交。”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