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心理障碍的【无极荣耀】魅魔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心理障碍的【无极荣耀】魅魔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有没有搞错?怎么主人你也打啊?”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我异常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刚刚被我收为魔宠的【无极荣耀】魅魔问道。

  就在刚才公主和我使用了一个联合技能,这个技能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公主通过她的【无极荣耀】心灵入侵让目标生物放弃抵抗我的【无极荣耀】召唤,这样就可以把强制捕捉变成自愿跟随。按照系统设定,强制捕捉的【无极荣耀】魔宠会被洗掉大部分的【无极荣耀】记忆变成魔宠蛋,之后不但需要让其重新把级别练起来,而且这只魔宠的【无极荣耀】很多战斗经验什么的【无极荣耀】都会被一起洗掉,这对魔宠的【无极荣耀】实力来说无疑是【无极荣耀】一种巨大的【无极荣耀】损失。所以,公主和我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通过入侵目标生物的【无极荣耀】灵魂和思想让其主动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这样按照系统设定,主动成为魔宠的【无极荣耀】生物可以保存原来的【无极荣耀】全部记忆和战斗经验,同时其等级也会保留下来,不需要再重新培养。这可以节约大量的【无极荣耀】时间和经历,绝对算是【无极荣耀】一个超级实用的【无极荣耀】技能。不过,眼前这第一次试验貌似就出了问题。

  “哼,我没有主人,你也不可能成为我的【无极荣耀】主人。我的【无极荣耀】主人只能是【无极荣耀】我自己。”那魅魔一副自由战士的【无极荣耀】样子怒气冲冲的【无极荣耀】冲我吼道。

  “见鬼,忠诚度怎么是【无极荣耀】负的【无极荣耀】?”刚刚被打飞出去之后我做的【无极荣耀】第一件事就是【无极荣耀】去看忠诚度,结果显示的【无极荣耀】结果不出所料果然很低,只是【无极荣耀】我没想到数值居然会是【无极荣耀】负数。其实就我所知,忠诚度好象压根就没负数这回事。

  《零》中的【无极荣耀】忠诚度设置范围是【无极荣耀】零到一百,其中六十是【无极荣耀】个分界线。六十以上忠诚度的【无极荣耀】魔宠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指挥了,而六十以下到三十以上这个范围虽然不怎么听话,但起码不会反抗,而三十以下属于危险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的【无极荣耀】魔宠可能随时会逃跑。至于攻击主人这种情况,好象只有忠诚度低于十的【无极荣耀】魔宠才能干的【无极荣耀】出来,而且那是【无极荣耀】不经常发生的【无极荣耀】。系统说明中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忠诚度低于十的【无极荣耀】魔宠在遭到主人责骂或者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可能反击,但没说会主动攻击,只是【无极荣耀】这个的【无极荣耀】这个负数忠诚度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特殊了。

  我这边才问完,公主就已经在小纯的【无极荣耀】搀扶下爬了起来。“主人,之前忘记跟你说了。她就是【无极荣耀】那只拍出天价的【无极荣耀】变异魅魔女王。”

  “什么?就是【无极荣耀】她?”前几天好象才有人跟我说过这个魅魔,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公主隔着那只魅魔朝我喊着:“她的【无极荣耀】实力很强,之前的【无极荣耀】主人一直压不住她,让她做什么事情都反着干,帮不上忙还尽添乱,后来那个家伙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拼着损失一个魔宠位把她给卖出去了。刚刚被米拉干掉的【无极荣耀】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现任主人,不过那家伙也一样搞不定她,而且还让她获得了一项特殊能力叫做自由之心。”

  “自由之心?什么东西啊?”

  “就是【无极荣耀】和凌姐的【无极荣耀】忠贞之心类似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效果是【无极荣耀】反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自由之心可以让她不听主人号令,而且她和凌姐一样不受主人影响,主人死亡她依然可以继续作战,她的【无极荣耀】等级也不受主人等级的【无极荣耀】限制。对了,好象她战斗时获得的【无极荣耀】经验值也不带主人分,全是【无极荣耀】她一个人独占。”

  “我靠,这不跟野怪一样啦?”

  “不完全一样,她至少还占了一个魔宠位置。”

  “靠,你不早说?我魔宠位置多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我想着你是【无极荣耀】全世界最好的【无极荣耀】驯兽师,应该能让她听话的【无极荣耀】吗。而且那个自由之心的【无极荣耀】能力也不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如果她认可你的【无极荣耀】话,她是【无极荣耀】可以决定带你一起分经验什么的【无极荣耀】,还有就是【无极荣耀】她如果接受了你,自然就会听你的【无极荣耀】话,有没有契约强制效果都一样。”

  “你说的【无极荣耀】轻巧。”

  那只魅魔听我们说了这么多突然瞪了公主和她身后的【无极荣耀】其他几个魔宠一眼道:“身为一个有着自由思想的【无极荣耀】高等生物,你们这些家伙居然甘愿给这个家伙当奴隶,你们不觉得丢脸吗?”

  得,这只魅魔不但不听我的【无极荣耀】话,居然还想着策动我的【无极荣耀】其他魔宠造反,所谓天生反骨大概就是【无极荣耀】指她这种类型的【无极荣耀】人了。不过,对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来说,她的【无极荣耀】策反完全就是【无极荣耀】在做无用功,因为我这边不但所有魔宠的【无极荣耀】忠诚度都是【无极荣耀】满点,而且还有凌这么个拥有忠贞之心和领导技能的【无极荣耀】超级魔宠镇着,所以说摹疚藜僖咖宠叛变这种事情在我这里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果然,她才刚说完,凌便直接轰杀了最后一只魔兽降落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其他魔宠前面,然后收起翅膀看着那只魅魔道:“我不知道你在之前的【无极荣耀】主人那里是【无极荣耀】怎么生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里和你想的【无极荣耀】不一样,所以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无极荣耀】主人,也不要侮辱我们。否则的【无极荣耀】话,虽然你也是【无极荣耀】主人的【无极荣耀】魔宠,但我照样可以揍你。”

  “是【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啊。”公主也叫道:“主人对我们很好的【无极荣耀】,你不要乱说主人的【无极荣耀】坏话,不然我会咬你哦。”

  小纯走到凌的【无极荣耀】身边道:“你们别这么凶,人家在以前的【无极荣耀】主人那里受过委屈,刚开始不接受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我们内部团结是【无极荣耀】好事,可是【无极荣耀】这样把人家独立出去只会让她更加无法容入我们这个大家庭,还是【无极荣耀】对她宽容一些吧。”说完之后小纯又对那边的【无极荣耀】魅魔道:“虽然我们知道你之前受过苦,但我们这里真的【无极荣耀】和你以前的【无极荣耀】主人那里不太一样,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的【无极荣耀】。即使你短时间内无法接受,也请你先不要指责我们。用你的【无极荣耀】眼睛去看,用你的【无极荣耀】耳朵去听,当你发现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地方,请你仔细的【无极荣耀】去思考。如果过段时间你依然觉得我们这里和以前没什么区别,那你到时候再闹也不迟吗。”

  小纯的【无极荣耀】一番话说的【无极荣耀】那边的【无极荣耀】魅魔一愣一愣的【无极荣耀】。不管多么崇尚自由,这个魅魔始终只是【无极荣耀】一只魅魔而已。虽然她的【无极荣耀】属性上明明写着魅魔女王,但这个女王只是【无极荣耀】一种代表进化个体的【无极荣耀】特别标称,并不是【无极荣耀】说她曾在魅魔种族中担任过女王。事实上论心理成长,她顶多算是【无极荣耀】个普通的【无极荣耀】小姑娘,和做过女神,统领过一国神殿势力的【无极荣耀】小纯和凌比起来,她的【无极荣耀】那点生活经验实在是【无极荣耀】差太远了。可以说凌和小纯与那只魅魔在一起,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两个天天跟阴谋诡计打交道的【无极荣耀】政治家碰上了一个懵懂少女,估计再给她俩几天时间,把人家卖了,人家还得帮她们俩数钱呢。

  最终那只暴力魅魔在凌和小纯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的【无极荣耀】双向夹击之下彻底安静了下来,虽然她的【无极荣耀】忠诚度依然显示负值一点没提高,但起码她没像在她的【无极荣耀】前主人那里那样专门跟主人对着干,可以说这已经算是【无极荣耀】一大进步了。

  没有了这只魅魔和那些魔兽,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玩家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群豆腐渣,在凌出手和之后这些人一起也没跑掉,全部被抓了起来。按照我和阿曼达签署的【无极荣耀】协议找出其中那几个需要惩罚的【无极荣耀】人,然后给那三个主犯喂了当初天庭给我升级仙丹,当然现在仙丹的【无极荣耀】设定等级已经明显低于了那些家伙的【无极荣耀】等级,所以他们吃完之后不是【无极荣耀】升级而是【无极荣耀】降级,这样也算完成了阿曼达的【无极荣耀】要求。

  主犯搞定后,从犯的【无极荣耀】事情更好办了。先把这些人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利用永恒的【无极荣耀】特殊属性打下来几件,然后把他们全部干掉。之后的【无极荣耀】追杀工作就交给本行会在这里的【无极荣耀】代理行会负责,反正只要杀他们每个人几次就行了,也不算太复杂的【无极荣耀】任务。

  解决了这些人后,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主要人员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已经都死光了,接下来摧毁掉行会总部的【无极荣耀】行会标志就算是【无极荣耀】强制行会解散了。我和阿曼达的【无极荣耀】协议到此为止也就算基本完成了,之后就只要分配矿区的【无极荣耀】利润就可以了。

  处理完这边的【无极荣耀】工作后我并没有马上飞去找我们行会在法国的【无极荣耀】代理行会谈事情,而是【无极荣耀】把工作交给了军神让他再派人过来谈,而我自己则是【无极荣耀】带着那只魅魔一起开始往天宇城方向前进。因为忠诚度的【无极荣耀】问题,那只魅魔根本不可能愿意进入我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或者训练空间,所以我干脆连问都没问,免得再爆发冲突。

  因为那只魅魔不能收起,所以我现在也没法坐飞鸟直接飞回去,毕竟她是【无极荣耀】不可能愿意跟我一起坐飞鸟飞行的【无极荣耀】,而我又不能把她丢这里不管。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理解她的【无极荣耀】第一任主人为什么宁可损失一个魔宠位置也要把她卖掉了。她这个魔宠不但不会给主人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还会给你制造一堆麻烦。走路的【无极荣耀】时候受她拖累无法快速移动,而且丢下她还不行,因为她虽然不承认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魔宠,系统却默认她享有魔宠权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如果她在外面随便砍死个玩家,系统就会判定我恶意了那名玩家,因为魔宠击杀目标都是【无极荣耀】算到主人头上的【无极荣耀】。你说我要是【无极荣耀】把她丢在法国,就她这个性格得给我惹多大乱子?所以说我根本就不敢丢下她,哪怕她派不上用场也得把她绑在身边,起码不能让她给我惹事。

  不能用飞鸟飞行,又不能骑夜影前进,我只好跟那只魅魔一起用翅膀飞行。当然,为了防止她半路又搞出什么幺蛾子,凌和小纯也是【无极荣耀】绝对要跟着我们一起飞的【无极荣耀】。

  这个地方距离天宇城还挺远的【无极荣耀】,我正好趁机跟她增进一下了解。隔阂大多是【无极荣耀】源于相互之间的【无极荣耀】不了解,只要多加沟通,大多数隔阂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可以消除的【无极荣耀】。

  “你有名字吗?”一边跟那魅魔一起飞行我一边出声问道。见对方只是【无极荣耀】看了我一眼却不答话,我又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要呆在一起了,知道下姓名总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吧?”

  听完我说的【无极荣耀】话那只魅魔便开始思考了起来,而小纯和凌则是【无极荣耀】敏锐的【无极荣耀】发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犹豫,小纯果断对话开解她道:“你要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自由和平等,如果两个人连名字都不知道,那还怎么谈平等?再说平等也是【无极荣耀】一种社会关系,如果你都不和我们交流,那你就根本不算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个小社会的【无极荣耀】一部分,那你所谓的【无极荣耀】平等也就根本无从说起了。”

  大概是【无极荣耀】因为小纯的【无极荣耀】形象太有欺骗性,魅魔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开口说道:“玲珑。我叫玲珑。”

  老实讲听到这个名字我稍微愣了一下,因为魅魔并不是【无极荣耀】中国神话中的【无极荣耀】生物,相反这种生物绝对是【无极荣耀】地地道道的【无极荣耀】进口货,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只魅魔居然说她叫玲珑,一个极端中国化的【无极荣耀】名字。这就好象你某天在大街上碰上一个金发碧眼的【无极荣耀】白种人,结果人家突然操着一口流利的【无极荣耀】河南方言告诉你他叫王小虎一样,那个反差还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大。

  “玲珑?很好听的【无极荣耀】名字。”小纯说完又问道:“不过你好象不是【无极荣耀】中国的【无极荣耀】吧?怎么会有个中国名字?”

  “我的【无极荣耀】第一任主人并不是【无极荣耀】将我孵化的【无极荣耀】那个人。我是【无极荣耀】在中国被一个中国人孵化的【无极荣耀】,之后他让我自己取名字,我说我不知道要叫什么,然后他就给了我很多名字让我自己选,最后我就选了这个。之后你们所说的【无极荣耀】那个我的【无极荣耀】第一任主人实际上并不是【无极荣耀】孵化我的【无极荣耀】人,孵化我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拍卖会的【无极荣耀】人。他们把我孵化出来之后才卖给了我的【无极荣耀】第一任主人。”

  聊天这种事情一旦开了个头,在没有事情打断的【无极荣耀】前提下是【无极荣耀】很难自然停止的【无极荣耀】。玲珑虽然刚开始很冷,但凌和小纯那都是【无极荣耀】当过大领导的【无极荣耀】,找人谈话聊天的【无极荣耀】水平那绝对是【无极荣耀】政委一级的【无极荣耀】。在她们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无极荣耀】诱导之下,玲珑最终将她之前的【无极荣耀】所有经历都给说了出来。

  听玲珑说完她的【无极荣耀】经历我也总算是【无极荣耀】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叛逆了。其实玲珑并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第一任主人孵化的【无极荣耀】,她是【无极荣耀】被拍卖场老板用他手下的【无极荣耀】小号孵化的【无极荣耀】。对于拍卖场来说,一只没有孵化的【无极荣耀】魔宠蛋就意味着其内的【无极荣耀】生物属性并不完全透明。《零》这个游戏的【无极荣耀】复杂系统设定往往会使一些数据化的【无极荣耀】属性变的【无极荣耀】不那么准确,一些数据上看起来完全一样的【无极荣耀】生物却有着天差地别的【无极荣耀】差距。因此很多人并不完全相信属性数据,他们更希望能看到实物,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经验去判断这个生物的【无极荣耀】实力到底如何。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对拍卖场来说一只孵化过的【无极荣耀】魔宠明显要比没孵化的【无极荣耀】更好卖,也更容易卖出高价,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一些拍卖场尤其是【无极荣耀】地下的【无极荣耀】黑拍卖场特别喜欢把魔宠孵化出来之后再拿去拍卖。这些拍卖场为了多赚钱,一般都会专门用自己内部人员的【无极荣耀】小号对魔宠蛋进行认主孵化,等蛋孵出来了自然就成为了这些小号的【无极荣耀】魔宠。

  因为刚刚孵化的【无极荣耀】原因,这些魔宠的【无极荣耀】忠诚度一般都不会很高,但离叛变也还差的【无极荣耀】很远。但是【无极荣耀】,在随后的【无极荣耀】拍卖过程中魔宠却会被强制转给最后的【无极荣耀】买家,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其主人的【无极荣耀】小号虽然会损失一个魔宠位置,但这种小号反正只是【无极荣耀】用来过度的【无极荣耀】,魔宠位置用完他们只要删号重练一个就行了,反正想升到二十级出新手村,对老玩家来说摹疚藜僖壳也就是【无极荣耀】四五个小时的【无极荣耀】事情。

  拍卖场的【无极荣耀】人不在乎小号的【无极荣耀】魔宠位置损失,但是【无极荣耀】被卖出去的【无极荣耀】魔宠因为被转过一次手,加上本来之前忠诚度就不高,在经过这次转让后忠诚度就会进一步下降。如果此时遇到一个比较了解魔宠的【无极荣耀】驯兽师,那么这个忠诚度还是【无极荣耀】可以再升回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很显然,玲珑没有碰到那个懂行的【无极荣耀】驯兽师,而是【无极荣耀】遇上了一个只想用高级魔宠镇场子的【无极荣耀】白痴。而且,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玲珑的【无极荣耀】特殊属性中就有一条极端另类的【无极荣耀】属性,那就是【无极荣耀】如果谁和她做那种少儿不宜的【无极荣耀】事情,就可以提升基础属性点,而且这种提升还是【无极荣耀】没有限制且无副作用的【无极荣耀】提升。只要两者一直这么做下去,理论上对方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强化下去的【无极荣耀】。

  如果玲珑是【无极荣耀】一只普通魅魔,那和她做这种事情正好和她的【无极荣耀】意了,但是【无极荣耀】玲珑却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魅魔,她的【无极荣耀】性格一点不象魅魔,而是【无极荣耀】更接近正常女性,所以在买了她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企图对她强行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她的【无极荣耀】忠诚度干脆就一路降到了零。之后的【无极荣耀】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完全没有忠诚度的【无极荣耀】魔宠不但不帮主人战斗,没事还尽找麻烦。本来对方买她就是【无极荣耀】看中了和她00可以提升基础属性这个特点,现在她不但不让主人碰,而且还尽捣乱,以她那个第一任主人的【无极荣耀】性格自然是【无极荣耀】无法容忍这样一个魔宠在身边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在最终被搞的【无极荣耀】焦头烂额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只能忍痛损失一个魔宠位置,把她卖给了米拉之前干掉的【无极荣耀】那个倒霉蛋,也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第二任主人。

  这个倒霉蛋虽然也还算是【无极荣耀】个稍微懂点魔宠的【无极荣耀】人,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本来此时的【无极荣耀】玲珑就已经忠诚度为负了,再加上那家伙之前的【无极荣耀】动机也不良,还是【无极荣耀】希望可以和玲珑,结果自然是【无极荣耀】忠诚度负的【无极荣耀】更厉害了。现在想来,玲珑没有把那家伙给干掉都已经算是【无极荣耀】很令人诧异了。

  “你既然那么不喜欢自己的【无极荣耀】主人,之前为什么还要跟我们战斗呢?你不是【无极荣耀】不应该帮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吗?”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我在疑惑些什么,凌善解人意的【无极荣耀】帮我问出了这个很让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题。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