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教育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教育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听到凌提的【无极荣耀】问题之后玲珑立刻便回答了起来,因为之前已经聊了不少事情,现在他和我们的【无极荣耀】谈话变得自然了很多。

  “其实我之前帮那个家伙和你们战斗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一个交易。”

  “交易?”我很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该不会使用帮他战斗来换取自圌由吧?”

  玲珑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点头道:“对,我们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交易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吧?你还真干啊?”小纯故意装的【无极荣耀】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说到,然后他又看了我一眼半开玩笑似地说道;“喂,主人,我们以后也定个交易吧?打一次仗要带我去逛一次街,不然我可是【无极荣耀】会罢圌工的【无极荣耀】哦。”

  等小纯说完凌立刻问道:“玲珑,你说摹疚藜僖裤和你的【无极荣耀】前任主人做交易,那你们具体怎么交易的【无极荣耀】啊?你作为他的【无极荣耀】魔宠和他谈交易他也干吗?”

  “他倒是【无极荣耀】想不干来着。”玲珑有些得意地说道:“不过他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他不同意我就成天跟他捣乱。他去练级,我就把远处的【无极荣耀】boss拉过来个她添乱。他在城里我就到处惹事,在街道上袭圌击城市守卫,烧人家店铺,砸神殿离得雕塑,殴打办事员。每次我搞完之后他都会被那些城市守卫搞得很惨。”

  听玲珑说道这里连我也是【无极荣耀】惊得一身冷汗。现在我都开始后悔找了这么个魔宠了。这哪是【无极荣耀】抓了个魔宠啊?这分明是【无极荣耀】请了尊菩萨回来吗!还好我之前没把她一个人丢下,不然他要是【无极荣耀】出去到处给我找麻烦,我非被烦死不可。

  “你和那个前主任最后到底欠了个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协议啊?”我有些好奇的【无极荣耀】问道。

  玲珑歪头看了我一眼之后才说道:“我答应他帮他进行两百次战斗,是【无极荣耀】否需要我参战由他决定,而且只计算答应了的【无极荣耀】场次,如果战败了这次战斗就不算数。只要我完成两百次胜利,他就必须解除魔宠契约还我自圌由身。”

  “那你至今为止完成多少次啦?”

  “一百其实四次。”

  听玲珑说完这个数字之后我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他刚被我抓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按照这个数字计算,如果不是【无极荣耀】被我们抓了过来,那么他只要在完成二十六次战斗就可以获得自圌由之身了。一百多次战斗都打赢了,就差这么二十六次就可以获得自圌由之身,这么关紧的【无极荣耀】时刻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出现而让她的【无极荣耀】努力彻底成为了泡影,换我肯定也会发飙的【无极荣耀】。

  “你现在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了吗?”玲珑气愤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质问道。

  我迎着玲珑的【无极荣耀】目光脸不红气不喘的【无极荣耀】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第一,战斗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无情的【无极荣耀】,你答应帮之前那家伙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就该想到你可能在战斗中受伤、死亡、甚至被永久封印。而被俘虏只是【无极荣耀】其中的【无极荣耀】一种情况。你同意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要求就应该有接受这些惩罚的【无极荣耀】准备,将至怪圌罪到我身上是【无极荣耀】毫无道理的【无极荣耀】。”

  说完第一条,我又伸出一根手指接着道:“第二,别说摹疚藜僖裤还差二十六次战斗才能成为自圌由之身,就算你之前一直都是【无极荣耀】自圌由身又如何?你问问凌和消除,他们谁不是【无极荣耀】以自圌由之身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的【无极荣耀】?如果你换个角度看待这个清清,你甚至应该感谢我让你减少了二十六次无意义的【无极荣耀】战斗。因为即使你完成了那些战斗,你还是【无极荣耀】有可能被人抓圌住便成魔宠。那个人可能是【无极荣耀】我,也可能是【无极荣耀】任何人。”

  看见我说完之后立刻又在伸出了第三根手指,玲珑连忙抢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能找出一万种理由,但这不能改变我对你的【无极荣耀】观感。没有自圌由,我宁可死。”

  “哈哈哈哈……”听玲珑这样的【无极荣耀】论断,在场的【无极荣耀】凌和小纯跟我都一起大笑了起来。

  玲珑刚开始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无极荣耀】样子,可是【无极荣耀】很快他就被我们笑得心里发毛起来。“你们笑什么?”

  “笑你啊。”我开口说道:“你明白什么是【无极荣耀】自圌由身吗?或者我们简单点,你说说看你认为的【无极荣耀】自圌由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子?”

  玲珑刚开始还想跟我吵,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她又安静了下来,略微迟疑了一会她才说道:“自圌由就是【无极荣耀】随心所欲的【无极荣耀】生活。我想到那就可以去哪,我想休息就休息,想战斗就战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需要听别人的【无极荣耀】命令,不用去做自己不想做的【无极荣耀】事情。这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自圌由。”

  “那好,我们认为这是【无极荣耀】你要的【无极荣耀】自圌由。那么我问你,什么叫想去哪就去哪?熔岩池你像去吗?杀生地狱你想去么?冥神殿你想去吗?”

  “当然不想,我又不想死。”

  我笑着说道:“这就是【无极荣耀】问题所在。如果我做个笼子把你装进去,然后让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门看守着笼子,只要你出来他们就会立刻杀死你,那么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认为只要不出笼子就算是【无极荣耀】得到自圌由了呢?”

  “关到笼子里怎么能叫自圌由?”

  “可笼子外面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出来就会死啊?”

  “我……再怎么说笼子也太狭小了。”

  我笑着说道:“这就是【无极荣耀】问题所在。如果我做个笼子把你装进去,然后让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看守着笼子,只要你一出来他们就会立刻杀死你,那么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认为只要不出笼子就算是【无极荣耀】得到自由了呢?”

  “关在笼子里怎么能叫自由?”

  “可笼子外面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实力范围,出来就会死啊?”

  “我……再怎么说笼子也太狭小了。”

  “哦,原来是【无极荣耀】笼子比较小。那就是【无极荣耀】说地方大一点就可以了是【无极荣耀】吗?如果我给你指定一片森林,然后告诉你你一出森林我们就会干掉你,那么你是【无极荣耀】否认为呆在森林里就是【无极荣耀】自由呢?或者你觉得森林还不够大,我给你指定一个国家要不然一个大陆作为你的【无极荣耀】囚禁范围,你觉得那是【无极荣耀】自由吗?”

  “我……”玲珑很想说是【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仔细一想又觉得哪不太对,结果刚张嘴就卡在了那里。一直过了好半天她才突然大声喊道:“反正笼子就是【无极荣耀】不行。”

  “我们是【无极荣耀】在聊天,你有必要发那么大火吗?”我先是【无极荣耀】说了下玲珑,然后跟着说道:“你之前所谓的【无极荣耀】自由其实也是【无极荣耀】个笼子,他的【无极荣耀】活动范围仅仅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能力能够进入的【无极荣耀】区域,像是【无极荣耀】之前我说的【无极荣耀】冥神殿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你根本就不可能靠近。所以,你之前所住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一个名为世界,但实际上却去掉了其中很多地方的【无极荣耀】一小片区域而已。和我给你打造的【无极荣耀】笼子相比,这不过是【无极荣耀】个更大的【无极荣耀】笼子而已。所以说,你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跑出笼子,而只是【无极荣耀】一个你觉得足够大的【无极荣耀】笼子。那些笼子外你不能达到的【无极荣耀】地方,不是【无极荣耀】你真的【无极荣耀】去不了,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决定了你到那里会不安全,如果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增加,笼子也会跟着增大。如果你是【无极荣耀】个独立个体,那么,你的【无极荣耀】这个笼子实际上需要包括绝大部分人类活动的【无极荣耀】区域,所以,你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实际上是【无极荣耀】获得了更大的【无极荣耀】笼子,而不是【无极荣耀】被困住了。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将可以让你到达很多你原本根本不敢进入的【无极荣耀】区域。”

  玲珑被我说的【无极荣耀】一阵沉思,最后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点头承认了这点,但是【无极荣耀】她却没有就此放弃她的【无极荣耀】反抗精神,而是【无极荣耀】再次说道:“你虽然解释了我的【无极荣耀】活动区域的【无极荣耀】问题,但你却无法解决一个最根本的【无极荣耀】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即使我被关在一个狭小的【无极荣耀】笼子里,但我不需要去接受任何人的【无极荣耀】命令,可是【无极荣耀】成为你的【无极荣耀】魔宠却需要为你做事,听你的【无极荣耀】调遣,这不是【无极荣耀】我要的【无极荣耀】自由。”

  “我认为命令就是【无极荣耀】别人强加给你的【无极荣耀】一种意图,而你必须根据对方的【无极荣耀】意图去执行,我这样理解命令你能接受吗?”

  玲珑想了一下道:“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意思。”

  这边玲珑刚一点头,我立刻就说道:“那好,既然你承认这是【无极荣耀】命令的【无极荣耀】意思,那么你以为你所谓的【无极荣耀】自圌由就不是【无极荣耀】在命令的【无极荣耀】驱使下工作吗?当你生活在环境中时,你会受到自然规律的【无极荣耀】命令,强迫你去觅食,去战斗,守卫你的【无极荣耀】地盘,与你本来不想战斗的【无极荣耀】低敌人抢夺食物,这些都是【无极荣耀】你被迫去服从的【无极荣耀】事情。还有,你难道打算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没人的【无极荣耀】地方?肯定不可能。即使你是【无极荣耀】变异魅魔,但你毕竟是【无极荣耀】群居生物,一个人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你能忍受吗?当然,你可以交朋友,但是【无极荣耀】朋友有需要你可以说不帮忙吗?虽然你的【无极荣耀】朋友不会直接命令你去为他们做事情,但最后的【无极荣耀】结果却是【无极荣耀】你因为看到朋友有麻烦而不得补出手去做一些事情,这不是【无极荣耀】你想做的【无极荣耀】会事情,可你非做不可,这是【无极荣耀】一种隐藏的【无极荣耀】命令,他更委婉,但终究需要你去执行。

  “那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

  “补,那就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真正自圌由的【无极荣耀】人,或者说每个人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自圌由的【无极荣耀】。自圌由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很虚幻的【无极荣耀】概念,当你的【无极荣耀】心是【无极荣耀】自圌由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么你就是【无极荣耀】自圌由的【无极荣耀】,即使你身处铁笼受人奴役,你仍然是【无极荣耀】自圌由的【无极荣耀】。当你的【无极荣耀】心觉得自己被束缚住了,那自圌由也将不复存在,即使你站在世界之巅,纵览天下大权,但你依然被自己制定的【无极荣耀】规则束缚着。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很多神族的【无极荣耀】顶级存在都觉得自己不自圌由的【无极荣耀】原因所在,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份地位需要太多的【无极荣耀】规则去维持,所以到头来的【无极荣耀】结果是【无极荣耀】他们把自己给捆死了。”

  “你说的【无极荣耀】似乎有些道理,但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听你的【无极荣耀】辩解的【无极荣耀】,跟着你就是【无极荣耀】没有自圌由,这点我是【无极荣耀】坚信的【无极荣耀】。”

  听到这话我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耸了耸肩。说不过就耍无赖,对于这样的【无极荣耀】玲珑我是【无极荣耀】一点圌招也没有了,唯一的【无极荣耀】希望就是【无极荣耀】凌和小纯的【无极荣耀】无间道可以玩出点huā样来,要是【无极荣耀】能一举拿下她,应该也算是【无极荣耀】给我增加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助力。当然,我说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玲珑OOXX,就算她肯我还不敢呢。玫瑰虽然看着对我很放得开,但那也是【无极荣耀】建立在我自觉的【无极荣耀】基础上的【无极荣耀】。再说我那帮魔宠的【无极荣耀】情况大家又不是【无极荣耀】不清楚,一旦在玲珑这里开了个头,别的【无极荣耀】魔宠我不知道,凌肯定是【无极荣耀】跑不掉的【无极荣耀】,就算用强她都得把我反推了。为了避免以后陷入女人的【无极荣耀】战争,所以这方面的【无极荣耀】事情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忍住。男人好sè没什么,但必须能管住自己的【无极荣耀】下圌半圌身,吃的【无极荣耀】时候挺shuǎng,之后的【无极荣耀】麻烦绝对能让你知道什么叫水深火圌热。

  我这边不说话了之后凌河小纯为了避免尴尬,立刻开始接受聊天工作。我一直都说,魔宠多就是【无极荣耀】方便,连这种做思想工作的【无极荣耀】时候都可以分工合作。凌河小纯的【无极荣耀】思想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两个极端,但就是【无极荣耀】这种极端环境反而更容易让人看清楚事情的【无极荣耀】根本,相信玲珑就算不擦嘴,在旁边听她们俩吵嘴都能明白很多东西。

  就这么一边聊一边飞,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天圌宇城势力范围。直接空中飞进城市内部,也没和别人打招呼我就想从跨囯传圌送阵直接返回艾辛格,但是【无极荣耀】我这边还没到传圌送阵,那边就被人叫住了。

  “会长,会长。”

  听到下面的【无极荣耀】叫圌声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有几个人正在拼命朝我挥手,还有个家伙证在往远处的【无极荣耀】狮鹫身边跑,似乎是【无极荣耀】打算飞上来追我。看她们的【无极荣耀】样子好像有急事,我也没等他们上来,直接指了指下面带着凌她们便落了下去。“找我什么事?”看到迎面跑过来的【无极荣耀】几个人我出声问道。

  对面的【无极荣耀】一个本行会玩家跑到我面前站定之后先是【无极荣耀】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眼玲珑,然后才道:“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刚刚黑暗神殿本部派了名使者过来说是【无极荣耀】有事找你,我们正准备通知军神联络你,没想到你就正好飞过来了。

  “那名使者呢?”

  “在那边”

  “跟我过去看看。”我朝玲珑那边打了个招呼便朝着那名使者那边走了过去。

  迪斯坦这次派来的【无极荣耀】显然是【无极荣耀】个高级亡灵,隔着老远我就感觉到了那家伙身上浓到化不开的【无极荣耀】死亡气息。

  “见过紫日大领主。”看到我带着一群人走过来,那名将全身都遮在黑袍中的【无极荣耀】亡灵立即双手在身前一上一下的【无极荣耀】搭在一起,然后身体向前鞠了个三十度的【无极荣耀】躬。

  看到对方居然使用如此正式的【无极荣耀】理解,我也只好回了个领主接见臣民的【无极荣耀】礼节。说起来《零》中最重视礼节和制度的【无极荣耀】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号称礼仪之邦的【无极荣耀】中国,当然也不是【无极荣耀】天天喊着秩序既吾命的【无极荣耀】光明神殿。事实《零》中最讲究秩序的【无极荣耀】其实应该是【无极荣耀】亡灵才对。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制度体系简直完善到了令人发指的【无极荣耀】地步,要不是【无极荣耀】我身边跟着一个也在黑暗神殿当过女神的【无极荣耀】凌,这些繁杂的【无极荣耀】礼节绝对能把我搞晕过去。

  见我回完礼之后对方立刻说道:“尊敬的【无极荣耀】大领主阁下。迪坦斯主神希望您能尽快去一趟黑暗主神殿,有笔非常大的【无极荣耀】生意希望您能接手。”

  “生意?”我稍微愣了一下问道:“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生意吗?我现在可是【无极荣耀】没什么空啊!”

  对面那名使者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问道:“可以让我近前说话吗?”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反正迪坦斯也不大可能找人来刺杀我,再说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掉的【无极荣耀】。将身体略微前倾,那名使者立刻走到我身边将嘴贴到我的【无极荣耀】耳朵上小声的【无极荣耀】说了一句话,而我的【无极荣耀】眼睛则是【无极荣耀】瞬间瞪的【无极荣耀】老大转身猛的【无极荣耀】抓住对方的【无极荣耀】手腕质问道:“你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迪斯坦主神是【无极荣耀】这么说的【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个传话人,我能保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转告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迪斯坦主神qīn口告诉我的【无极荣耀】,至于主神是【无极荣耀】如何想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没办fǎ保证的【无极荣耀】。”

  听到他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松开了他,然后将水晶通讯器拉了出来喊道:“jun神,我去见下迪斯坦,艾辛格那边先不回去了。哦,对了,我这里还有本疑似世界之书的【无极荣耀】东西一会我让人送回去,你叫他们给我抓紧时间研究。”

  “就这些了吗?”

  “就这些了。”切断通讯收回通讯器我立刻对凌和小纯还有玲珑说道:“我们去黑圌暗神殿转转。”

  凌笑着道:“真是【无极荣耀】好久没回黑圌暗神殿了呢!”

  小纯很不屑的【无极荣耀】嗤笑了一声道:“那种臭气熏天的【无极荣耀】地方我才不稀罕呢!”

  让我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玲珑居然开口说道:“我们真的【无极荣耀】可以进入黑圌暗神殿吗?那里可是【无极荣耀】一级jìn区啊!”

  “对你是【无极荣耀】,但对我不是【无极荣耀】。”我说着便对那名使者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别让迪斯坦等急了。”

  那使者显然也是【无极荣耀】早有准备。

  他居然直接从身上拿了根卷轴出来道:“主神知道您听到那句话之后一定很着急赶过去,所以他让我准备了这个。”

  我接过卷轴一看才发现这玩意居然是【无极荣耀】个定点传圌送卷轴,其功能就是【无极荣耀】在卷轴发动的【无极荣耀】瞬间将其周围一定范围内的【无极荣耀】人全部传圌送到黑圌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大厅里。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倒是【无极荣耀】省了在路上耽误时间,直接撕掉卷轴,几秒之后我们便出现在了黑圌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大厅之中。

  “咦,你们这里才装修的【无极荣耀】吗?”传圌送刚一结束我就发现了黑圌暗神殿的【无极荣耀】不同。这地方和我上次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可是【无极荣耀】有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变化,原本只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大厅不知道怎么就扩建成了一片堪比天圌安门广圌场的【无极荣耀】巨型大厅,而且比较诡异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么大的【无极荣耀】房子居然连根柱子都没有,估计这里面不但用了空间类魔fǎ,肯定还有结构加强之类的【无极荣耀】魔fǎ,不然这么大的【无极荣耀】房子不用外力作用,光是【无极荣耀】那超大跨度的【无极荣耀】顶棚自己就得因为重力而坍塌。

  带我来的【无极荣耀】使者还没来及回答我的【无极荣耀】话,对面的【无极荣耀】门口倒是【无极荣耀】先走出了一群人,而在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三位之后,我更是【无极荣耀】惊得险些把下巴nòng拖臼。“迪斯坦、菲林迪尔、玛丽莲?你们三个怎么会凑到一块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