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空与大地之树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空与大地之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不会真的【无极荣耀】以为我不敢得罪你们奥林匹斯神族吗?”看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表情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不相信我有那样的【无极荣耀】胆量,不过在我问出了这样的【无极荣耀】问题之后,她反到变的【无极荣耀】犹豫了起来。在经过了一番重新思考之后,她突然惊讶的【无极荣耀】抬起头看着我问道:“你该不会真打算招揽我们吧?”

  “本来只是【无极荣耀】想试试看来着,不过在见到你之后我改变主意了。人才到哪里都是【无极荣耀】受欢迎的【无极荣耀】,而你恰恰就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存在。”

  潘多拉低头略微沉思了一会,然后突然向我伸出了小拇指摆出小孩子拉钩钩做约定的【无极荣耀】姿势。我惊讶的【无极荣耀】低头看了下她伸过来的【无极荣耀】小拇指,然后又看回她的【无极荣耀】脸上。“你这是【无极荣耀】……?”

  “做个约定吧。”潘多拉微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

  “我是【无极荣耀】不会背叛哈迪斯的【无极荣耀】,但那不代表我不可以背叛宙斯。”

  “你要我把哈迪斯也挖过来?”

  “不,还要加上弥诺斯和埃阿科斯。”拉达曼提斯忽然走上来也伸出了小拇指。

  潘多拉的【无极荣耀】笑容更加灿烂了,而且她还故意歪着头摆出了个很可爱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当然珀耳塞福涅也不可以丢掉哦。”

  “喂喂?我是【无极荣耀】要挖人才,不是【无极荣耀】想搞神族大移民好不好?你们要不要把整个奥林匹斯神系的【无极荣耀】冥界都搬过来啊?”

  “你能办到那就更好了。”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捂住了脸,过了一会才放开手掌转头看向阿瑞斯。“你怎么说?”

  阿瑞斯似乎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他有些傻愣愣的【无极荣耀】看着潘多拉问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在就不算是【无极荣耀】我一伙的【无极荣耀】了?”

  潘多拉笑着回答道:“那得看你怎么决定了。如果你也跟着跳槽过来,我们就还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以后可能我们就会是【无极荣耀】敌人了。”

  “不是【无极荣耀】吧?你怎么说叛变就叛变啊?那我怎么办啊?我都不会谈条件的【无极荣耀】啊!”

  我看着急的【无极荣耀】在那团团转的【无极荣耀】阿瑞斯说道:“其实关于你的【无极荣耀】福利问题,你觉得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解决你那悲剧的【无极荣耀】幸运值,你会考虑背叛宙斯跟我混吗?”

  阿瑞斯人虽然不聪明,但那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明明有着一身超强的【无极荣耀】能力,却每每因为各种意外而吃败仗,人生之中最悲剧的【无极荣耀】事情莫过于此了。现在突然听说有办法解决他那悲剧一般的【无极荣耀】运气,只要是【无极荣耀】思维正常的【无极荣耀】人都会想要得到的【无极荣耀】,至于背叛宙斯这种事情,貌似宙斯在奥林匹斯神族中本来就是【无极荣耀】靠强权称王的【无极荣耀】,众神跟他之间基本上都没什么感情可言,反到是【无极荣耀】憎恨比较多一点。所以对于背叛宙斯,阿瑞斯是【无极荣耀】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你真的【无极荣耀】有办法解决我的【无极荣耀】运气问题?”

  我没有直接回答阿瑞斯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拍了拍手。我背后的【无极荣耀】大门忽然滑向了一边,然后就见吉祥、如意坐在两只简易的【无极荣耀】轿子上被人抬了进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吉祥物吉祥和如意。”

  阿瑞斯机械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可是【无极荣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在他们的【无极荣耀】特殊技能上面。”我说着就对潘多拉道:“麻烦你配合一下。”说完我就递了只色子给潘多拉。“说出你想扔出的【无极荣耀】点数,然后扔一次看看。”

  虽然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么鬼,但潘多拉还是【无极荣耀】听话的【无极荣耀】说出了她希望扔出的【无极荣耀】数字是【无极荣耀】6点,随后她就把色子扔了出来。那枚个头堪比玩具魔方的【无极荣耀】大色子在地上蹦了几下之后最后朝上的【无极荣耀】数字是【无极荣耀】个4。潘多拉看到数字后便望向了我,而我没有去捡色子,只是【无极荣耀】让她再重复几次。

  潘多拉按照我说的【无极荣耀】又玩了几次,每次都是【无极荣耀】先说出希望扔出的【无极荣耀】数字,然后再扔色子。一共扔了二十次,最终有三次扔出的【无极荣耀】数字和之前说出的【无极荣耀】数字是【无极荣耀】吻合的【无极荣耀】。可以说这个概率已经相当高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潘多拉的【无极荣耀】幸运值可能要高于正常人的【无极荣耀】平均值。

  做完这个此时后我又让阿瑞斯重复了一样的【无极荣耀】过程,只不过我让他一口气玩了五十次,结果是【无极荣耀】五十次全错,没有一次扔出的【无极荣耀】数字能和他说的【无极荣耀】数字对上号的【无极荣耀】。

  眼看着阿瑞斯因为扔不出自己说的【无极荣耀】数字就要暴走了,我赶紧抢回色子说道:“你看到了。同样的【无极荣耀】色子,潘多拉扔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可以偶尔命中自己希望的【无极荣耀】数字,这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运气,而你的【无极荣耀】命中率却是【无极荣耀】零。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心中所想的【无极荣耀】事情百分之百不可能实现。当然,我们这种小实验并不科学,但它至少从侧面反应出了你那有可能是【无极荣耀】负数的【无极荣耀】幸运值。”

  阿瑞斯垂头丧气的【无极荣耀】说道:“我知道我倒霉,你能别再刺激我了吗?”

  我笑着点点头道:“好了,我不刺激你了。我现在就给你动力。”我说着朝如意打了个手势,然后如意立刻扭着她的【无极荣耀】肥屁股爬到了潘多拉身边,然后朝潘多拉伸出了她的【无极荣耀】前爪。潘多拉会意的【无极荣耀】弯下腰,如意立刻将自己的【无极荣耀】额头和潘多拉的【无极荣耀】额头在一起碰了一下。

  等如意做完之后我便将色子重新递给潘多拉道:“再扔十次试试。还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方式。”

  潘多拉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她迅速的【无极荣耀】报出了一个数字并扔出了色子,然后等色子停下刚好就是【无极荣耀】她说的【无极荣耀】数字。如此重复了十次,结果是【无极荣耀】百发百中,十次报出的【无极荣耀】数字全部都是【无极荣耀】她说出的【无极荣耀】数字。

  在阿瑞斯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又将色子递给了他,然后道:“你也试试。”我说完吉祥就跑了过去对阿瑞斯做了一样的【无极荣耀】事情。当吉祥和阿瑞斯的【无极荣耀】额头分开后,阿瑞斯立刻激动的【无极荣耀】试着说了个数字,然后扔出了色子。结果那只色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象中邪了一般,居然跟陀螺一样在地上转了足有一分多钟还没有一点要倒下去的【无极荣耀】意思。

  看到那疯转的【无极荣耀】色子,阿瑞斯只是【无极荣耀】紧张,潘多拉是【无极荣耀】有些疑惑,而我和吉祥、如意却是【无极荣耀】震惊了。真没想到阿瑞斯的【无极荣耀】霉运竟然能强大到如此地步。刚刚吉祥、如意使用的【无极荣耀】那招叫做幸运祝福,就是【无极荣耀】使和他们额头相碰的【无极荣耀】人获得一天时间的【无极荣耀】幸运守护,在有效期内被祝福的【无极荣耀】人都会超级幸运。普通攻击几乎次次出最大伤害,技能攻击经常出翻倍效果,干掉b怪百分百爆好装备,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所有跟运气有关的【无极荣耀】事情都会好的【无极荣耀】不得了。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吉祥、如意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每天有使用次数限制,我都恨不得让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人每天都来接受一次祝福呢。

  不过,虽然这个技能有使用次数的【无极荣耀】限制,但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效果却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牛,之前我试过几次,那简直是【无极荣耀】逆天一般的【无极荣耀】属性。尤其是【无极荣耀】在面对远程攻击时,你几乎可以大摇大摆的【无极荣耀】在箭雨中穿行而保证不被任何一支箭射到。当然这种逆天的【无极荣耀】属性也不是【无极荣耀】随便用的【无极荣耀】。就像我们行会里的【无极荣耀】其他福利一样,吉祥、如意的【无极荣耀】这个能力每天都会明码标价的【无极荣耀】让会员们用行会贡献值去兑换。一般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都会选择在打b的【无极荣耀】时候集资让队伍里负责伤害输出的【无极荣耀】那个人来兑换一次,这样由他完成最后一击基本上铁定能爆一堆好东西出来,绝对值回贡献值了。

  正因为我了解这个能力的【无极荣耀】强大,所以我现在才更加震惊。因为按照正常情况,阿瑞斯现在应该化身幸运超人,说什么数字就能扔出什么数字来才对。但是【无极荣耀】,实际结果却是【无极荣耀】色子一直在打转就是【无极荣耀】不停。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吉祥刚刚使用的【无极荣耀】幸运祝福正在和阿瑞斯本身的【无极荣耀】霉运做斗争,而且貌似两者目前是【无极荣耀】势均力敌状态,以至于色子根本停不下来。

  看着那色子一点要停的【无极荣耀】意思也没有,我小心的【无极荣耀】移动到了潘多拉身边小声问道:“你们奥林匹斯神族里面有没有衰神啊?”

  “衰神?”

  “就是【无极荣耀】管倒霉事情的【无极荣耀】。”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阿瑞斯。

  潘多拉立刻张嘴做恍然大悟状。“我们那边好象没有哪个神专门管这个,不过有几个神的【无极荣耀】能力有些类似。比如说厄运女神、命运三女神,还有复仇女神和胜利女神都有一些类似的【无极荣耀】能力。”

  “那阿瑞斯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得罪过她们之中的【无极荣耀】哪一个或者几个啊?”

  潘多拉做思索状想了一会之后说道:“貌似阿瑞斯和她们几个的【无极荣耀】关系都不太好。”说到这里她又神秘兮兮的【无极荣耀】贴在我耳朵上小声说道:“其实阿瑞斯和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所有女性神族的【无极荣耀】关系都很糟糕。据说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有些大男子主义,很看不起女性,所以整个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女神都和她不对路。”

  潘多拉这话听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一头冷汗,我说阿瑞斯这家伙怎么能霉成这样呢!搞了半天问题出在这啊!不过刚刚答应要给阿瑞斯希望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只好让吉祥过去又浪费了一个宝贵的【无极荣耀】祝福。双祝福同时生效,那结果利马就不一样了。几乎在吉祥的【无极荣耀】二次祝福完成的【无极荣耀】瞬间那只色子立刻就停了,而且显示出来的【无极荣耀】数字正好就是【无极荣耀】阿瑞斯之前报的【无极荣耀】那个数。兴奋的【无极荣耀】阿瑞斯立刻就扑到了色子上大哭了起来,搞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哪根神经又短路了。

  拉达曼提斯在旁边小声的【无极荣耀】给我解释。“你别怪他。你也知道,我们这些男神有时候没事干就喜欢聚在一起赌两把。阿瑞斯那家伙特别好这一口,可是【无极荣耀】他那运气……反正他就从没赢过。这次应该是【无极荣耀】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成功提前猜出自己将扔出的【无极荣耀】点数,这对阿瑞斯来说算是【无极荣耀】破记录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我说他怎么激动成这样呢。”

  抱着色子在那哭了半天的【无极荣耀】阿瑞斯直到几分钟后才想起来验证一下刚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意外,所以他又连续扔了好几次,结果每次都能迅速扔出他之前说的【无极荣耀】数字。在连续扔了十次后这家伙立刻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无极荣耀】扑到了吉祥的【无极荣耀】脚边抱着吉祥的【无极荣耀】毛腿哭着喊着说以后就跟吉祥混了,吉祥让他上刀山下活海他都不带眨眼的【无极荣耀】。

  看着哭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的【无极荣耀】阿瑞斯我忍不住看着潘多拉和拉达曼提斯问道:“你们奥林匹斯神族怎么这么没有节操啊?”

  拉达曼提斯立刻信誓旦旦的【无极荣耀】保证阿瑞斯是【无极荣耀】特例,其他奥林匹斯神族,尤其是【无极荣耀】他们冥王一系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绝对没这样的【无极荣耀】。

  我这边正在跟拉达曼提斯说话,那边吉祥看我没注意他那边,立刻从身后摸出了一块下面带个棍子的【无极荣耀】告示牌,然后就见他迅速在上面写了一段话并把牌子举到了阿瑞斯面前。阿瑞斯傻忽忽的【无极荣耀】看着牌子上的【无极荣耀】字小声念道:“听话你们那里有一种九头蛇,我想吃蛇羹,你去帮我抓来,以后我照你。”

  阿瑞斯看完告示牌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可是【无极荣耀】许德拉是【无极荣耀】冥王一系的【无极荣耀】生物,我要是【无极荣耀】把他抓来哈迪斯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无极荣耀】啊!”

  吉祥听完连忙把牌子上的【无极荣耀】字给擦掉又重新写了一排上去,再次立了起来。阿瑞斯照样读道:“那就把那个喜欢住迷宫的【无极荣耀】牛头怪抓来。牛肉应该也不错。”

  刚一读完阿瑞斯立刻就说道:“他叫弥诺陶洛斯,不叫牛头怪。还有他也不是【无极荣耀】喜欢住迷宫,那个迷宫是【无极荣耀】用来封印他的【无极荣耀】。而且他身上的【无极荣耀】肉也不是【无极荣耀】牛肉,味道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啊!”

  吉祥听完还想再写,突然就感觉背后一阵杀气传来,他连忙把牌子一丢,然后吹着口哨装做若无其事的【无极荣耀】样子往门口晃了过去。不过他上半身虽然摆的【无极荣耀】挺像那么回事,下面的【无极荣耀】小短腿却还在拨拉着那个牌子,试图把那东西一起带走。

  我差点被这家伙个气乐了。硬板着声音威胁道:“你不是【无极荣耀】又想减肥啦?”

  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警告吉祥利马飞奔回来抱着我的【无极荣耀】大腿拼命的【无极荣耀】撒娇企图装可怜,最后还举起了他的【无极荣耀】专用告示牌在上面写了一堆马屁。在他信誓旦旦的【无极荣耀】保证下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没有惩罚他,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马屁拍的【无极荣耀】很到位,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原本就只是【无极荣耀】想吓吓他而已。毕竟吉祥、如意这俩熊猫的【无极荣耀】造型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萌了,如果我他们,回头行会里的【无极荣耀】mm们一定会集体暴走反过来我,所以为了我自己的【无极荣耀】人生安全,我是【无极荣耀】轻易不敢动他们的【无极荣耀】。

  在和阿瑞斯以及潘多拉他们达成协议之后,他们所属的【无极荣耀】圣斗士也立刻倒戈。本来,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圣斗士并不是【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正规军队,而是【无极荣耀】一种类似于私兵或者中国古代的【无极荣耀】门客一类的【无极荣耀】存在。这些圣斗士与其说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成员,到不如说是【无极荣耀】这些神族的【无极荣耀】私人卫队来的【无极荣耀】合适。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圣斗士们才会在那些神族点头后立刻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就加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势力。

  虽然这边的【无极荣耀】几位都已经同意加入我们的【无极荣耀】势力了,但是【无极荣耀】暂时我还不能放他们出去。神族想跳槽可不是【无极荣耀】嘴上说一声就可以的【无极荣耀】,如果不能将自己存放在本族信仰之源中的【无极荣耀】神魂种子弄出来,那一旦让本族主神知道自己背叛了,对方只要粉碎那颗神魂种子就可以让对应的【无极荣耀】神族身受重伤实力大损乃至直接丧命,所以在我把奥林匹斯神族那边的【无极荣耀】事情解决完并将这几位的【无极荣耀】神力种子弄出来之前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让他们在外面露面的【无极荣耀】。

  安排好潘多拉他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后我便迅速离开了戒律之城开始帮大地之母跑世界树。第一个目标我选择了天空之树,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运气好,这棵树的【无极荣耀】位置刚好离艾辛格不远,前后只用了十几分钟我就找到了这棵长在一座浮空岛上的【无极荣耀】大树。

  天空之树本身和一般的【无极荣耀】树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无极荣耀】区别,如果非要说它和一般的【无极荣耀】树看起来有什么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地方话,那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体积有点大。就像是【无极荣耀】南美洲那棵世界著名的【无极荣耀】自然之树一样,这棵天空之树也是【无极荣耀】长的【无极荣耀】非常夸张,远远看过去就好象一座在天空飞行的【无极荣耀】城堡一般。

  “好大一棵树啊!”远远的【无极荣耀】看见天空之树,玲珑立刻发出了赞叹之声。不过,她的【无极荣耀】赞叹之声才刚落下,我们就突然被一道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墙壁给挡了下来。幸好我们是【无极荣耀】自己在飞,没有骑飞鸟,不然就这么撞上去非把自己撞晕过去不可。不过即使以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飞行速度,这一下也是【无极荣耀】把我们摔的【无极荣耀】够戗。“这地方怎么会有防护罩?”好不容易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无极荣耀】玲珑立刻抱怨道。

  我将小纯召唤出来帮她治疗了一下脸上的【无极荣耀】青肿顺便又赚了两点忠诚度,然后才指了指前方的【无极荣耀】那棵树说道:“除了它还能有什么东西会在这里布置防护结界?”

  “可是【无极荣耀】它这样把周围全都保护在防护罩里面我们要怎么进去啊?”

  “这个问题最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我说着便将大地之母给我的【无极荣耀】那棵幼体世界树拿了出来,然后再次伸手摸向了刚才我们撞上的【无极荣耀】防护罩。不出所料。当我拿着世界树幼苗时,那防护罩就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让我顺利的【无极荣耀】钻了进去。

  当我们成功踏上天空之树生长着的【无极荣耀】那片浮空岛之后,我们才意识到这座浮空岛远不像之前想的【无极荣耀】那么小。事实上之前之所以会以为它很小,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天空之树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因为相对于浮空岛来说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体积实在是【无极荣耀】过于巨型了一些,所以远远的【无极荣耀】看过去就感觉天空之树仿佛是【无极荣耀】栽种在花盆中的【无极荣耀】圣诞树一般,树身比花盆也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以至于我们都觉得作为承载物的【无极荣耀】浮空岛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小了一些。不过,当我们真正踏足其上之后,这种想法立刻就消失无踪了。看着那摩天大楼一般的【无极荣耀】巨木和脚下那可以同时开展十几场足球赛的【无极荣耀】巨大草地,没有人会再认为这地方很小。

  “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见到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使者。”我们刚一踏上那片浮空岛,立刻就听到头顶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说话声。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心脏都被那声音震的【无极荣耀】直打颤。

  “请问。你是【无极荣耀】天空之树吗?”

  “哈哈哈哈……长在天上的【无极荣耀】树难道不是【无极荣耀】天空之树吗?放心吧孩子们,你们没有找错目标。大地之母应该是【无极荣耀】让你们来提取世界之痕的【无极荣耀】吧?来,把那棵小小世界主拿出来放到我的【无极荣耀】根上来。”随着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话音,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地面上突然隆起了一大片,然后一根好象跨海隧道那么粗的【无极荣耀】树根便带着隆隆巨响从地面下翻了出来。

  我小心的【无极荣耀】将世界树幼苗放到了那根树根上,然后就见天空之树上突然一闪,一层荧光忽然从世界树的【无极荣耀】全身各处聚集而来,然后一起流向了那棵幼小的【无极荣耀】世界树幼苗。仅仅一瞬间我们就见到那棵幼苗爆发出了夺目的【无极荣耀】光华,仿佛那不是【无极荣耀】一棵树,而是【无极荣耀】一支上千瓦的【无极荣耀】树状灯泡一般。幸好这种发光现象不是【无极荣耀】永久性的【无极荣耀】,在爆闪之后世界树幼苗的【无极荣耀】亮度便开始缓慢下降,直到最后完全恢复了正常不发光的【无极荣耀】状态。

  “好了,我这里的【无极荣耀】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现在可以带着小家伙离开了。”天空之树出人意料的【无极荣耀】只用了这么几秒就搞定了他的【无极荣耀】工作。不过,就在我拿回世界之树幼苗准备离开之时,那棵天空之树却突然抖动着身体说道:“哦,差点忘记了。除了世界之痕外,我还应该给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使者一点报酬的【无极荣耀】。”他说着忽然用之前那条粗壮的【无极荣耀】树根从树身中央突然打开的【无极荣耀】一个小洞内卷出了一块足有五六米高的【无极荣耀】巨型橄榄形水晶。“把它带走吧小朋友,这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报酬。”

  “请问下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

  我接过水晶一边研究着一边顺口问了一声,没想到天空之树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隐瞒的【无极荣耀】直接回答道:“哦,这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排泄物。”

  听到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话我差点没把那水晶扔出去,不过想想他是【无极荣耀】天空之树,产生的【无极荣耀】排泄物和动物的【无极荣耀】排泄物完全不是【无极荣耀】一个概念。再说这东西能作为奖励肯定价值不菲,所以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没舍得把它扔出去。

  “那什么,我不是【无极荣耀】想问这个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来历,我只是【无极荣耀】想知道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用途。”

  天空之树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吓的【无极荣耀】。那个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排泄物,再说树也不会产生什么排泄物就是【无极荣耀】了。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中自然凝结出来的【无极荣耀】一种晶体,给你的【无极荣耀】这枚要一万年才能长成形。它的【无极荣耀】作用就是【无极荣耀】屏蔽重力。只要你向其中舒服一点点魔力,它就可以使周围的【无极荣耀】一片区域内变成绝对的【无极荣耀】零重力状态。你可以用它制作飞行器或者别的【无极荣耀】什么,反正用处很多。”

  “那什么,这东西能拆开用吗?”

  “就算你把它研磨成粉也照样能用。不过你得想办法处理魔力流动问题,没有魔力的【无极荣耀】时候它可是【无极荣耀】不会产生重力屏障的【无极荣耀】。”

  “明白了。那我就收下这份礼物了。我还要去找另外五棵世界树,所以就不打扰你了。”

  “我到是【无极荣耀】希望你能经常来打扰打扰我,一个人飘在这里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寂寞了。”

  听到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话,我原本已经张开的【无极荣耀】翅膀便又合了起来。“那个,你是【无极荣耀】在说客气话?还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希望有人陪你聊天?”

  “当然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了。把你一个人放在天空上飘一万年,你想一下你会有什么感觉?”

  对于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想法我可没心思去猜,我关心的【无极荣耀】仅仅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那个防护罩。刚刚撞上那道防护罩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这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防护罩似乎不是【无极荣耀】一般防护招可比的【无极荣耀】,其防御力是【无极荣耀】我目前所见过的【无极荣耀】各种防御能量中第二强大的【无极荣耀】。在此之前我见过的【无极荣耀】唯一超越它的【无极荣耀】防护能量就是【无极荣耀】我和晶晶的【无极荣耀】绝对防御,可是【无极荣耀】绝对防御是【无极荣耀】有时间限制的【无极荣耀】,而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这个防护罩却是【无极荣耀】可以一直开着的【无极荣耀】。况且,天空之树本身又是【无极荣耀】生长在一处浮空岛上的【无极荣耀】。这要是【无极荣耀】把这座浮空岛的【无极荣耀】地面改建成一座城市,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防护罩使之成为不沉的【无极荣耀】空中母舰。当然,能否把这个岛改装成战争武器还得看天空之树的【无极荣耀】意思。

  在经过一番交流之后天空之树立刻就同意了我将浮空岛改建的【无极荣耀】建议,但是【无极荣耀】天空之树不让我把这里改成武器平台。不过他能接受把这里变成一个观察基地,反正浮空岛是【无极荣耀】可以到处飞的【无极荣耀】,而天空之树也可以控制风来带动浮空岛高速移动,就算不能装上武器把这里改成移动炮台,拿它当运输机和侦察器都是【无极荣耀】相当不错的【无极荣耀】。

  和天空之树商量好建立城市的【无极荣耀】大概计划后我就把接下来的【无极荣耀】任务都丢给了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人来处理,当老板的【无极荣耀】只要负责方向行谈判就行了,具体细节自然有人会去计算打理,不用我样样都亲历亲为。

  离开天空之树后我的【无极荣耀】下个目标就是【无极荣耀】大地之树。比天空之树还要好找,大地之树直接就是【无极荣耀】长在一座荒山的【无极荣耀】山顶上,而且这棵树整个都是【无极荣耀】石头组成的【无极荣耀】,看不到一点绿色。在我拿出幼年体世界树后,大地之树立刻完成了传递世界之痕的【无极荣耀】任务,然后按照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规矩留了个奖品给我,只是【无极荣耀】相比之前的【无极荣耀】反重力水晶,大地之树留下的【无极荣耀】精金就显得不那么值钱了。

  “下一个我们去哪?”离开大地之树后玲珑问道。

  我没有回答玲珑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反问道:“你能不能先到我的【无极荣耀】训练空间里和凌她们一起呆一会?”

  “为什么?”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