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处遗迹?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处遗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十九卷第一百六十八章一处遗迹?

  被我骂的【无极荣耀】几乎要暴走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气愤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憋了半天,而他的【无极荣耀】手也一直按在刀柄上似乎随时有出刀的【无极荣耀】打算,但是【无极荣耀】,最终让我万分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居然突然一把将已经抽出了一寸的【无极荣耀】刀又猛的【无极荣耀】带回了原位,然后突然转身恨恨的【无极荣耀】招呼身边的【无极荣耀】几人道:“我们走。”

  看着真的【无极荣耀】离开了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我在原地愣了好久,然后眉头便皱成了一个川字。

  如果我是【无极荣耀】个好勇斗狠的【无极荣耀】少年,我会为对手的【无极荣耀】主动退让而高兴,因为那代表我压过对手了。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年龄虽然也才刚刚度过少年阶段,但我的【无极荣耀】阅历却决定了我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天真烂漫,因此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退让并不会让我感到高兴。正相反,他的【无极荣耀】退让让我觉得相当的【无极荣耀】不安。

  一个冲动的【无极荣耀】对手并不可怕,因为他们总是【无极荣耀】会在尚未准备好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贸然爆发,虽然这样可以借助突然袭击的【无极荣耀】效果获得一定的【无极荣耀】优势,但准备不足就是【无极荣耀】准备不足,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永远不会属于这样的【无极荣耀】人。以前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一直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一个人,所以他在和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总是【无极荣耀】他们先发动袭击,但每次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获胜。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居然忍下了这口气,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开始成长了。冲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开始学着冷静、学着先想后做了。这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个好消息。不过,至少暂时我们还不用太过担心,毕竟现在的【无极荣耀】领导者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超级间谍松本正贺,几乎没剩什么势力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就算成长了,短时间内也翻不起什么大风浪,只要我多派人盯紧他,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甚至于我都不需要从本行会专门找人去盯着鬼手信长,只要让松本正贺派人就行了,反正他现在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操纵玩家的【无极荣耀】遥控器,有现成的【无极荣耀】资源不用为什么要浪费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力资源呢?

  望着离开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我也没多做关注,用通讯器联络军神把这个事情安排一下之后我便收起夜影直接落在了坚实的【无极荣耀】土地上。

  自然之树的【无极荣耀】脚下有一大片明显高于周围地面的【无极荣耀】坚固地面,这片土地下面因为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挤入了太多自然之树的【无极荣耀】根系,所以地面都有明显的【无极荣耀】抬升,而且由于挤压作用使得这里的【无极荣耀】泥土也变的【无极荣耀】比一般地方要坚实一些。

  成功站到陆地上后我也没管周围人们关注的【无极荣耀】目光,就这么直接一蹬地面并扇了两下翅膀直接落在了自然之树最下面的【无极荣耀】粗壮枝干上,然后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立刻又是【无极荣耀】一个飞跃继续向上蹿,几下就消失在了下面人们的【无极荣耀】目光中。

  这自然之树虽然是【无极荣耀】个重要的【无极荣耀】旅游景点,但真正对所有人开放的【无极荣耀】也仅仅是【无极荣耀】树下的【无极荣耀】空地以及从树干中央的【无极荣耀】通道通往地下的【无极荣耀】根系迷宫而已,上面的【无极荣耀】树冠部分属于战斗区域,游客们如果确认要上去就必须做好战斗准备。而且,即使你做好准备,一般人也只能上到一、二层枝干上,再往上的【无极荣耀】部分只有部分精灵族玩家或者有特殊属性或是【无极荣耀】接到相关任务的【无极荣耀】人才能上去,而且是【无极荣耀】越往高处人越少。

  我在树冠之间往来纵跃,速度惊人,毕竟除了腿之外我还有翅膀,说是【无极荣耀】在往上跳,其实也算是【无极荣耀】在飞,速度自然很快。不过,就在我跳了十几层树枝之后,刚落到一根直径足有五米的【无极荣耀】巨大枝杈上,还没来及借力纵跃,突然就见迎面一枚光弹飞了过来。

  一般敌人朝我发射魔法什么的【无极荣耀】,以我的【无极荣耀】反应神经都是【无极荣耀】可以提前躲开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枚光弹明显是【无极荣耀】在我飞上来之前就已经发射出来了,而我出现在枝干上的【无极荣耀】瞬间那枚魔法飞弹也正好到达枝杈这里,这就好象是【无极荣耀】我自己迎着魔法飞弹撞上去的【无极荣耀】,这相对速度之下我就算反应再快也来不及躲啊!

  在我发现光弹时它以及到我面前了,眼看着来不及躲闪了,我只能将双臂交叉护在了身前。还好神龙套装的【无极荣耀】双臂前端因为装了太多机关而导致体积很大,双臂交叉之后基本上已经可以当盾牌用了。

  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光弹在命中我的【无极荣耀】手臂瞬间便发生了剧烈的【无极荣耀】爆炸,我只感觉双臂传来一股巨力,跟着整个人便被冲击波推飞了出去。不过,我才刚飞离树干便感觉腰间一紧,一根藤条突然缠住了我的【无极荣耀】腰部,然后猛然一拉便将我提了上去。因为没感觉到攻击意图,所以我并没有反抗,不过在被拉上去之前我到是【无极荣耀】抽空看了下袭击或者说误伤我的【无极荣耀】人。

  那是【无极荣耀】个长相很普通的【无极荣耀】本地青年,看起来几乎没啥特征可言,属于那种扔进人堆三十秒你就能彻底把他遗忘的【无极荣耀】类型,不过他附近的【无极荣耀】几根枝干上站着的【无极荣耀】那群人我到是【无极荣耀】认了个全,因为那帮人居然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亲卫队。

  虽然很好奇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围堵一个本地少年,但是【无极荣耀】我现在根本没空管闲事。再说看情况是【无极荣耀】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人正在欺负人,作为盟友我就算出现在那里也不可能帮那少年去对付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人,反而可能沾上个欺负弱者的【无极荣耀】名声。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无极荣耀】事情我才懒得干。看热闹也是【无极荣耀】要情况的【无极荣耀】。

  有那根藤条牵引,我的【无极荣耀】上升速度又快了好多倍,很快我就被拉进了树冠最浓密的【无极荣耀】部分。这里的【无极荣耀】树枝纵横交错已经密集到几乎没法走人的【无极荣耀】地步了。好在随着我的【无极荣耀】靠近,周围的【无极荣耀】树枝都主动让开了一条路,最终我被那藤条拉进了一个位于树干上的【无极荣耀】洞中。

  我这边才刚进入洞内立刻就觉得眼前一亮,然后就发现一团绿色的【无极荣耀】好象刺猬一样的【无极荣耀】光球正在离洞穴底部两米左右的【无极荣耀】地方悬浮着,其上散发出来的【无极荣耀】一圈圈能量波动甚至会使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产生一阵阵的【无极荣耀】嗡嗡声。

  “没想到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你来做。”自然之树对于我的【无极荣耀】出现可能也有点惊讶,毕竟我也不是【无极荣耀】第一次来了,而作为世界树中最知名的【无极荣耀】一棵,自然之树对玩家社会的【无极荣耀】了解要远多于其他几棵树,所以他非常清楚我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我微笑着将幼苗递过去道:“我也是【无极荣耀】人啊,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任务报酬这么丰富,我哪有不接的【无极荣耀】道理?”

  见到我递过去的【无极荣耀】幼苗,空中的【无极荣耀】那团绿光中立刻伸出了无数根绿色的【无极荣耀】藤条好象触手一样把幼苗卷了进去,然后那光团才一闪一闪的【无极荣耀】继续说道:“填充需要一个小时,你要是【无极荣耀】觉得等的【无极荣耀】急可以先下去玩玩,或者可以顺便帮我把刚才那群讨厌的【无极荣耀】家伙请下去。他们在我身上打来打去,自己人没死几个,到是【无极荣耀】把我身上炸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坑!”

  “小意思,那帮人我认识,下去讨个人情就是【无极荣耀】了。”我说着便跑出了洞口,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虽然下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没有藤条帮忙,但是【无极荣耀】下落速度本来就快,加上自然之树会主动把挡路的【无极荣耀】枝干移开,所以我这一路几乎就是【无极荣耀】以自由落体运动的【无极荣耀】方式掉下去的【无极荣耀】,前后不过几秒的【无极荣耀】时间我便咚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一根比较粗壮的【无极荣耀】枝干上。

  我的【无极荣耀】突然出现让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在看清楚来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我之后那些人的【无极荣耀】表情却是【无极荣耀】都有了变化。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那帮手下看到是【无极荣耀】我都是【无极荣耀】松了口气,毕竟是【无极荣耀】联盟行会,起码不担心我会帮他们的【无极荣耀】敌人。至于那个青年,他现在到是【无极荣耀】有点愧疚外加一点紧张。愧疚大概是【无极荣耀】因为刚才误伤我的【无极荣耀】那一下,紧张自然是【无极荣耀】担心我是【无极荣耀】回来报复的【无极荣耀】了。不过,接下来我一开口他的【无极荣耀】愧疚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深深的【无极荣耀】担忧。

  “嗨……你们一帮子人不跟着阿修福德在欧洲怎么跑这地方来了?”

  作为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亲卫队,这帮人自然都认识我。其中一个家伙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恭敬的【无极荣耀】说道:“会长得到情报说摹疚藜僖肯美这边发现了一处秘密遗迹,里面可能存放有史前科技,所以就带我们过来调查一下。”

  “然后呢?怎么跟阿修福德分开了?”

  一听我问这个那群人立刻就是【无极荣耀】愤怒的【无极荣耀】瞪着那个青年道:“都怪这个白痴土著,我们本来已经找到遗迹入口了,结果就因为我们没买他所谓的【无极荣耀】地图,这家伙就把遗迹的【无极荣耀】机关给启动了。会长已经挂回去了!”

  “什么?阿修福德挂回去了?这小子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倒霉的【无极荣耀】啊!不过你们不回去接阿修福德在这围着他干什么呢?”

  “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那个遗迹里面的【无极荣耀】机关很厉害,我们想就算会长回来也还是【无极荣耀】要进去,不想办法解决那些机关还得挂回去,所以我们就想让他关掉机关。”

  我点点头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想法不错,不过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换个地方打?”看对方疑惑的【无极荣耀】眼神我只好直接说道:“这棵世界树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他是【无极荣耀】有感觉的【无极荣耀】。我刚刚就是【无极荣耀】上去找世界树的【无极荣耀】灵魂做任务,你们在他身上打架老是【无极荣耀】误伤他的【无极荣耀】枝干,这让他很生气。所以我就被打发下来帮他把你们弄走了。所以……”

  一听我这话对方立刻愁眉苦脸的【无极荣耀】说道:“紫日会长,真不是【无极荣耀】我们不给你面子,而是【无极荣耀】我们没办法啊!其实我们也不想在这打啊!可是【无极荣耀】那家伙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只猴子,在这树上他的【无极荣耀】身手灵活的【无极荣耀】要命,我们根本打不到他,之前还被他伤了好几个人。要是【无极荣耀】能把他从树上弄下去我们早把他弄出去了。只要到了地面上,我们条顿武士不怕任何敌人。”

  “这样啊!”我说着便将目光转向了那名青年,然后说道:“那就只好麻烦你了。你是【无极荣耀】想自己下去还是【无极荣耀】我请你下去?”

  “哼,你们这些外国人没一个好东西。”青年说着便突然转身就往树枝密集的【无极荣耀】地方钻,希望借此给我们的【无极荣耀】追击制造麻烦,但是【无极荣耀】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我之前就说过了,我是【无极荣耀】帮世界树下来赶人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世界树是【无极荣耀】和我一伙的【无极荣耀】,而他居然还想借助世界树的【无极荣耀】枝干来抵挡我们,这不是【无极荣耀】自己找不痛快吗?

  果然,那家伙猛然跃起正想勾住一根枝干往上蹦,谁知道就在他即将碰到那根枝干的【无极荣耀】时候那根枝干却突然一动往上移了一米多,结果那家伙在空中横抓竖抓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没抓着,身体直接向下掉了下去。发现自己没抓到树干那家伙虽然也是【无极荣耀】一愣,却没有惊慌。这里毕竟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树枝,即使一根没抓住,再抓其他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了。所以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往下望去想要找个落脚点,结果他还没来及下手就发现脚下的【无极荣耀】树枝居然全部自动移开了他下落的【无极荣耀】方向露出了一大片空白区。

  发现无处落脚之后那家伙到也没有绝望,只见他突然从身后抽出了一根鞭子朝前一甩,鞭梢一下缠住了一根树枝让他轻易的【无极荣耀】借力荡了出去。不过,就在他即将借助鞭子荡到一根树枝上时,我却突然先他一步出现在了他即将落脚的【无极荣耀】地方,然后抬手轻轻一弹,一道银光一闪,那家伙手里的【无极荣耀】鞭子瞬间断裂,然后那家伙便直直的【无极荣耀】朝树干下面掉了下去,不过他并没有一直往下掉,而是【无极荣耀】摔在了一根没来及移开的【无极荣耀】枝干上。世界树虽然能动,但他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棵树,速度不可能太快,那家伙这么荡过来世界树肯定是【无极荣耀】闪不开的【无极荣耀】。

  成功落地后那家伙虽然摔的【无极荣耀】挺狼狈,但却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无极荣耀】迅速一个翻滚卸掉冲击力后立刻跳起来向树枝的【无极荣耀】根部跑。他现在已经发现了世界树在帮我们,但是【无极荣耀】他同时也知道世界树的【无极荣耀】弱点。假设你把一只宠物猫顶在头上,然后在手里抓条鱼诱惑它。你可以通过快速移动你的【无极荣耀】手让猫无法准确的【无极荣耀】跳到你的【无极荣耀】手上,但如果鱼在你的【无极荣耀】肩膀上,那你就彻底没辙了,因为你的【无极荣耀】肩膀是【无极荣耀】固定在身上的【无极荣耀】,你就算再怎么扭,肩膀对于你的【无极荣耀】头来说运动幅度也相当有限。世界树的【无极荣耀】情况也是【无极荣耀】一样。它的【无极荣耀】枝桠可以随意移动不让那青年碰到,但它的【无极荣耀】枝桠连接树干的【无极荣耀】部位却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这种地方想要移动那是【无极荣耀】根本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

  看着那家伙往树枝的【无极荣耀】根部跑我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无极荣耀】意图,不过对此我并不担心,因为他才刚跑到一半就突然被一道美丽的【无极荣耀】身影挡住了。不过当他看到那美丽身影的【无极荣耀】下半部分后却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连滚带爬的【无极荣耀】往后退。

  不得不说夜月的【无极荣耀】蛇尾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方便,别看她没有腿,在运动力方面她甚至比我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地面魔宠都要强。首先她在地面上游的【无极荣耀】很快,还可以通过调节身体竖起的【无极荣耀】部分的【无极荣耀】比例够到很高的【无极荣耀】位置,甚至于她还能利用支撑点的【无极荣耀】变换轻易的【无极荣耀】在崎岖不平的【无极荣耀】道路甚至是【无极荣耀】乱石堆中跑出极限速度,而现在,用尾巴环绕着树枝的【无极荣耀】她更是【无极荣耀】速度惊人,之前还上蹿下跳跟个猴子似的【无极荣耀】那名青年在速度上完全被她压制,两者简直不是【无极荣耀】一个量级的【无极荣耀】存在。

  在那青年连续换了九根树枝都被堵住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跑不过面前这个美丽异常却长了条蛇尾巴的【无极荣耀】怪物。事实上他心中一直把夜月当成了是【无极荣耀】一种恐怖的【无极荣耀】野生怪物,虽然欧洲神话与亚洲神话中都有关于夜月这类生物的【无极荣耀】传说,而且了解我的【无极荣耀】人也大多对夜月这个我的【无极荣耀】主要战力有着深刻了解,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青年却刚好属于那种消息闭塞外加文化程度很低的【无极荣耀】类型,他根本没听说过有关夜月这类种族的【无极荣耀】传说,也压根不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谁。事实上之前在我说话后他依然要跑我就知道他肯定不认识我了,不然我很难想象一个级别像他这么低的【无极荣耀】人居然能在和我有过接触过还想着要跑。如果他级别稍微高一点,或者不止他一个人,反抗都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可他只有一个人,而且我明显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种情况下他要能跑掉才叫有鬼呢。

  “怎么不跑了?”在那家伙第九次被挡住后我也迅速落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和夜月一前一后的【无极荣耀】把他夹在了中间,而附近的【无极荣耀】树枝上则站满了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那帮亲卫队,现在就算他跳下去也必定会被一名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亲卫缠住,跟本没有跑掉的【无极荣耀】可能。

  “你别过来。”那家伙紧张的【无极荣耀】拿着剑指着我威胁道。

  唰,在他喊完之后我闪电般的【无极荣耀】拿出永恒挥了一剑,然后又收了回去,过了一秒只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剑突然齐根断裂,只剩了根剑柄在他手里抓着。

  “你的【无极荣耀】武器貌似质量很不过关啊!”

  “你……你对我的【无极荣耀】剑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无极荣耀】碰了一下而已。不过你要是【无极荣耀】不合作,我也不介意用我的【无极荣耀】剑再碰一下你的【无极荣耀】四肢。”

  “哼,我知道你们想要我帮你们解除机关。但是【无极荣耀】我告诉你们,不买我的【无极荣耀】地图,我死也不会帮你们的【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地图多少钱一份?”

  “五……”那家伙刚想喊,忽然停了一下,然后道:“加上对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赔偿,一共要五百水晶币。”

  哗啦,一袋子水晶币被我直接丢到了他手里。“现在呢?”

  那家伙慌忙打开袋子看了一下,然后兴奋的【无极荣耀】扔过来一张卷着的【无极荣耀】树皮道:“机关的【无极荣耀】开启和关闭方法地图上都有标,你们早买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看着一脸黑线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亲卫队,我好笑的【无极荣耀】把地图交给了他们,然后道:“别难过,刻板是【无极荣耀】德国人的【无极荣耀】缺点也是【无极荣耀】优点,你们也不能指望自己是【无极荣耀】完美的【无极荣耀】超人吧?”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