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骗子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骗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别难过,刻板是【无极荣耀】德国人的【无极荣耀】缺点也是【无极荣耀】优点,你们也不能指望自己是【无极荣耀】完美的【无极荣耀】超人吧?”

  “紫日会长,这次非常感谢你的【无极荣耀】帮助,如果……”对面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亲卫队正要说什么,却忽然被下面传来的【无极荣耀】一阵骚动给打断了。

  因为之前追击那个家伙一路向下跑,现在我们已经距离地面非常近了,此时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声响我们在树杈上都能听的【无极荣耀】清清楚楚。原本由于游客众多而一直显得比较嘈杂的【无极荣耀】地面不知道怎么搞的【无极荣耀】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结果我们低头一看,居然发现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那家伙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无极荣耀】开了过来。

  看到走在队伍前面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我干脆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嗨,阿修福德,没想到在这也能碰到我吧?”

  “咦?紫日?你居然也在这。正好,赶紧帮我去探索一座遗迹。”

  我指了指刚刚下来的【无极荣耀】那帮阿修福德亲卫队道:“我已经从他们那里听说了,而且我也帮你搞定了。不是【无极荣耀】我说摹疚藜僖裤,你这家伙还真是【无极荣耀】小气,随便买张地图人家不就不找你麻烦了吗?为了那几个钱搞这么狼狈,何苦来的【无极荣耀】呢?”

  “难道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地图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很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应该是【无极荣耀】吧,我又没去过遗迹,真假我也不知道,不过看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表现到是【无极荣耀】不像假的【无极荣耀】。”

  阿修福德和惊讶的【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激动的【无极荣耀】问道:“地图呢?”

  一听阿修福德问起,拿着地图的【无极荣耀】那个亲卫立刻把地图递了过去,阿修福德迅速展开地图看了一下,然后突然把地图往地上一砸抓着我急切的【无极荣耀】问道:“那混蛋人呢?”

  我很诧异的【无极荣耀】看了下被扔在地上还被阿修福德踩了一脚的【无极荣耀】地图,然后小心的【无极荣耀】问道:“怎么了?难道地图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老实说我看人虽然不是【无极荣耀】百分之百准确,但是【无极荣耀】能骗过我的【无极荣耀】人绝对不多。如果这地图真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那就只能说明刚刚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演技实在太高超了。

  阿修福德非常肯定的【无极荣耀】点头道:“我就是【无极荣耀】在遗迹一层被机关干掉了一次,地图上画的【无极荣耀】机关不但和我看到的【无极荣耀】不一样,有个转弯居然还标错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我这次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被骗了。老实说这种情况至今为止发生的【无极荣耀】次数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屈指可数,不过之前都没这么丢脸过,毕竟这次是【无极荣耀】帮阿修福德出头。如果是【无极荣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大不了再去找回场子就是【无极荣耀】了,可这是【无极荣耀】帮阿修福德出的【无极荣耀】头,这被骗之后损失的【无极荣耀】钱是【无极荣耀】小,这面子上可是【无极荣耀】真挂不住了。

  “该死的【无极荣耀】混蛋!”不等阿修福德继续追问我直接就是【无极荣耀】一个转身纵身跳上了树杈,当然那家伙已经不在那里了。他知道自己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假货,看到我们都下去了哪有站在原地等死的【无极荣耀】道理?可惜我把夜月收了回去,早知道应该放在外面看住他的【无极荣耀】。不过估计就算没收回也没用,毕竟当时我以为他只是【无极荣耀】为了卖地图,所以在他给出地图后我就对他放松警惕了。这种情况之下他要是【无极荣耀】想走夜月根本没理由拦着他。

  不管怎么说摹疚藜僖壳家伙现在跑了,而我如果不把他抓回来搞到遗迹的【无极荣耀】信息,那我这次可就真是【无极荣耀】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白浪。”

  唰的【无极荣耀】一下一道白影出现在了树枝之上,四下闻了闻之后立刻朝侧面的【无极荣耀】一根树干蹿了过去,落在树干上后再次闻了一下他又开始向下一根树干移动。阿修福德带着他的【无极荣耀】人看到我放出白浪四处搜索也知道我肯定是【无极荣耀】把人搞丢了,所以他也立刻吩咐众人跟了上来同时分散成一个扇面向前推进进行拉网式的【无极荣耀】搜索。

  虽然有白浪的【无极荣耀】嗅觉帮忙,但是【无极荣耀】我并没有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白浪身上,挥手之间飞鸟、幸运、瘟疫以及其他几只能飞起来的【无极荣耀】魔宠便全部飞上了天开始里同视觉进行搜索。果然,使用视觉直接搜索远比白浪的【无极荣耀】嗅觉来的【无极荣耀】要快。我和阿修福德刚刚其实也就说了几句话而已,时间并不是【无极荣耀】很长,这么点时间那家伙根本跑不了多远,所以幸运他们一上天立刻就发现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踪影。

  “在东边,距离两公里。”来自幸运的【无极荣耀】报告让我们的【无极荣耀】整个队伍都迅速向那边聚拢了过去,而我更是【无极荣耀】三步两步冲到世界树的【无极荣耀】边缘,然后纵身跳了出去。飞鸟从我身下一闪而过接住我后便直接开加力瞬间冲到了那家伙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上空。

  那个小骗子正在丛林中快速穿行,突然就见一个人影猛的【无极荣耀】砸在了他面前的【无极荣耀】泥浆中将前面的【无极荣耀】泥浆都炸飞了出去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泥坑。

  当我从泥坑中站起来之后,那家伙立刻认出了我的【无极荣耀】样子,然后转身就跑。看到他居然还敢跑,我直接隔着七八米就是【无极荣耀】一道剑芒甩了出去。那家伙跑着跑着突然就见面前一道光芒一闪而过,紧跟着他就见在他左前方的【无极荣耀】一棵十人合抱的【无极荣耀】大树突然从中间裂成了两半向两边倒了下去。

  “有种你再跑。”

  “嘿嘿……嘿嘿……误会,纯熟误会。”那家伙一边说着一边眼珠子滴溜乱转,明显是【无极荣耀】正在想歪点子。不过,我还没来及警告他,那家伙便突然一个纵身钻入了旁边的【无极荣耀】泥浆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泥浆有接近一米深,藏个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没问题的【无极荣耀】。不过藏人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先藏好再来找,他这样当着我的【无极荣耀】面钻进泥浆,我就算傻了也知道他在哪啊?

  “哼!”看到那家伙这么不识相,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火了。直接从凤龙空间中掏了枚魔晶蒸汽炸弹拉开保险朝着那家伙钻进泥浆的【无极荣耀】位置扔了过去。炸弹刚一落到泥浆中便立刻沉了下去,过了两秒便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周围的【无极荣耀】泥浆瞬间便被全部炸飞了起来,同时伴随着泥浆一起飞起来的【无极荣耀】还有一个人。

  那家伙在空中翻滚着往上飞居然还不老实,伸手拿出腰上的【无极荣耀】鞭子就想缠住附近的【无极荣耀】树木荡出去,不过他的【无极荣耀】鞭子才刚缠上一棵树的【无极荣耀】树枝,他便突然感觉周围一黑。猛然回头之间他才惊恐的【无极荣耀】发现一条巨龙已经飞到他背后了,而就在他企图拽鞭子使自己离开这里之时,那条龙便已经一爪将他捏在了手心中。

  幸运抓住那家伙之后立刻扇动翅膀准备升高,但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却拼命拉紧鞭子企图不让幸运把他带走,但是【无极荣耀】他一直在南美这边混,见过的【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飞行生物就是【无极荣耀】沼泽飞龙,而且他也只是【无极荣耀】远远的【无极荣耀】看见过几次,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和沼泽飞龙接触过。也正因为没有真正接触过龙类生物,所以他明显低估了龙族的【无极荣耀】里力量。事实上幸运压根都没注意到那家伙手里还缠着根鞭子,幸运只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拍了两下翅膀那根鞭子缠绕的【无极荣耀】树枝便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拽了下来。

  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鞭子居然完全没能固定住自己,那家伙立刻又翻手将鞭子抽向了幸运的【无极荣耀】脖子企图利用幸运疼痛捂伤口的【无极荣耀】机会使自己脱离龙爪,但结果他这一鞭子抽下去虽然传来了啪的【无极荣耀】一声,但幸运却只是【无极荣耀】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用另外一只爪子在脖子上被抽到的【无极荣耀】地方挠了两下。当看到幸运的【无极荣耀】爪子和他自己的【无极荣耀】鳞片摩擦出的【无极荣耀】那一串串火星之后,这家伙才终于意识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对眼前这条龙来说只能算是【无极荣耀】挠痒痒而已。

  得知幸运已经抓到他了,我们便全部聚集到了附近的【无极荣耀】一处高地上。这边离自然之树并不远,而且也是【无极荣耀】那种高出地面的【无极荣耀】土堆,所以还算比较干燥。当我满身泥浆的【无极荣耀】爬上这块陆地时那家伙已经被放在了地面上,不过此时这家伙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老实,刚一落地就企图逃跑,也不知道他是【无极荣耀】天生脑袋少根筋还是【无极荣耀】怎么着。周围这状况怎么看特不像是【无极荣耀】能跑掉的【无极荣耀】样子,他居然还妄图逃跑。

  “害的【无极荣耀】我还要下泥沼抓你,你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得了啊!”我一边说着一变点燃了身上的【无极荣耀】地狱火,泥浆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干裂变成了泥块并纷纷从我身上脱落了下来。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装备最大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不沾灰,只要泥浆一干立刻就会自己脱落。

  那家伙在连续冲了几次都被挡回来后看他还想跑,我干脆让镰刀出来用蛛丝把他的【无极荣耀】手脚全部粘在了一棵大树上,现在他整个人就是【无极荣耀】成个大字形背靠着大树被整个粘在了树干上。

  现实中南美洲的【无极荣耀】热带雨林就已经很夸张了,游戏里更是【无极荣耀】如此。这家伙背后的【无极荣耀】那棵大树虽然没有世界树那么夸张,但是【无极荣耀】至少也要十几个人才抱的【无极荣耀】过来,他这样背靠大树被固定在上面跟本连动都动不了,任凭他怎么晃都没用。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城市里栽种的【无极荣耀】景观树,就算他把吃奶的【无极荣耀】力气都一起用上也不可能让大树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晃动。

  看到这家伙被粘在树上居然还在挣扎,我干脆走过去用左手按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肩膀将他压在了树干上,然后右手举到他的【无极荣耀】面前,哗啦一声外侧的【无极荣耀】两根刃爪瞬间弹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却没有完全展开。这两根刃爪都只伸出了四分之一,中间那根则是【无极荣耀】完全没动。将这两根刃爪顶在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眼睛前面并缓缓向他的【无极荣耀】双眼靠近。那家伙惊恐的【无极荣耀】将头歪向一侧,我立刻用手捏住他的【无极荣耀】脸又把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扳了回来让他的【无极荣耀】眼睛直盯着刃爪的【无极荣耀】刃尖。

  “我给了你机会和信任,可是【无极荣耀】你居然敢骗我。从我进游戏开始,凡是【无极荣耀】得罪我的【无极荣耀】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无极荣耀】报应,从没例外,你也不会是【无极荣耀】那个例外。所以,如果希望不被整的【无极荣耀】太惨,我建议你最好让我看到你的【无极荣耀】诚意。”

  “啊……”

  就在我准备让那家伙说话而开了捏着他下巴的【无极荣耀】手掌时,那家伙居然转头企图朝我吐口水,多亏我反应快,刃爪中间那根刃瞬间弹出直接穿进了他的【无极荣耀】嘴里将他的【无极荣耀】四颗门牙撞的【无极荣耀】粉碎并直接穿透了他的【无极荣耀】舌头,不过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表情除了抗开始抖了一下之外并没有太明显的【无极荣耀】表现。显然这家伙选择的【无极荣耀】血腥程度不是【无极荣耀】百分之百,虽然这样不开全部痛觉会降低战斗力,但依然有很多玩家喜欢不开痛觉,只是【无极荣耀】选择不开痛觉的【无极荣耀】大多都是【无极荣耀】非战斗类玩家,至于战斗类玩家,这种人还真不太多,即使女孩子也一般都会开启全部疼痛,甚至有些暴力女还喜欢开血腥模式,毕竟战斗时如果一点不见血,那就不像是【无极荣耀】在战斗了。

  “哈哈,你尽管我吧。我没开全部疼痛,这点伤就跟打了一针一样,我不怕。”

  看到那家伙嚣张的【无极荣耀】样子,我的【无极荣耀】眉头深深的【无极荣耀】皱了起来,然后直接从身上摸出了一枚仙丹道:“行,算你狠,这回我认栽了。那五百水晶币我不要了,就当遭了回扒手。遗迹地图我也不要了,大不了硬闯,我还就不信有我过不去的【无极荣耀】机关。至于你吗……既然我已经不打算从你身上捞回什么了,那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吧?”我说着便将那枚丹药的【无极荣耀】属性显示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面前。

  本来嚣张的【无极荣耀】要命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一看到这属性瞬间脸都变绿了。我拿的【无极荣耀】这枚当然就是【无极荣耀】当初从天庭搞的【无极荣耀】那披强制升级丹药了,只不过那是【无极荣耀】早期产品,其中最高一枚也才六百多级,最低甚至有不到二百级的【无极荣耀】。而我拿出来的【无极荣耀】这颗就是【无极荣耀】那最低的【无极荣耀】一枚一百八十五级的【无极荣耀】丹药。只要他吃了这枚丹药,他的【无极荣耀】等级不会上升,而是【无极荣耀】会立刻变成一百八十五级。尽管这家伙目前八百一十三级的【无极荣耀】等级在游戏里算是【无极荣耀】比较低的【无极荣耀】,但好歹这也是【无极荣耀】八百多级了,要是【无极荣耀】一下退回到一百八十五级,这跟被杀回新手村区别已经不大了。

  “喂,你别唬我啊!这种丹药肯定很贵重,我知道你是【无极荣耀】不会舍得浪费在我身上的【无极荣耀】。”我没有反驳摹疚藜僖壳家伙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掏了一把丹药出来把属性全部显示给他看了一下,结果那家伙立刻就怂了。“大爷饶命啊!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吧!”

  “放过你?”我冷笑着看着对方说道:“我放过你,我那五百水晶币怎么算?我朋友无辜挂掉的【无极荣耀】那一次怎么算?还有我丢这么大个人,我的【无极荣耀】面子怎么算?”

  “水晶币我还你还不成吗?”那家伙哭丧着脸说道:“你朋友挂掉那次我实在是【无极荣耀】赔不起了,有钱的【无极荣耀】话我怎么会干这行?我到遗迹里给你们带路还不成吗?就当是【无极荣耀】还你们的【无极荣耀】帐了行不行?那遗迹真没地图,不过我知道怎么关闭机关,我给你们当向导,保证把你们安全送进去行了吧?”

  “哼,先把我的【无极荣耀】钱还来。”

  “钱不在我身上,你们跟我去拿行不行?”

  “不在你身上?”

  那家伙苦着脸说道:“五百水晶币又不少,你们看我身上哪里藏的【无极荣耀】住那么多钱啊?”

  “你没空间装备吗?”一旁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忍不住插嘴问道。

  那家伙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阿修福德说道:“拜托这位大人,我要是【无极荣耀】有钱买空间装备我还干这行干什么?靠空间装备去跑运输也比当骗子卖假地图赚钱多了吧?”

  “那你把钱藏哪了?”

  “我交给我们会里的【无极荣耀】人了。”

  “会里?”我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瞄了眼对方光秃秃的【无极荣耀】胸口。

  那家伙一看我看他胸口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连忙解释道:“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那种行会组织,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这帮专门做坑蒙拐骗偷的【无极荣耀】人组成的【无极荣耀】一个组织。为了保证被抓住不会互相连累,也防止因为带着徽章被别人认出来从而影响下手的【无极荣耀】机会,所以我们没有申报行会。”

  其实外面像这家伙说的【无极荣耀】这种野行会还是【无极荣耀】满多的【无极荣耀】,有些是【无极荣耀】为了特殊目的【无极荣耀】,比如像他们这样怕行会标志暴露身份让别人对他们提前提防从而影响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但是【无极荣耀】更多的【无极荣耀】野行会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因为太弱了。弱小就意味着没钱,组建行会需要资金,还需要战斗,凑够钱买下一座建筑做行会总部需要钱,通过行会成立考核需要实力,所以过于弱小的【无极荣耀】团队是【无极荣耀】无法建立行会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又想要在一起,所以他们就凑在一起像正规的【无极荣耀】行会一样运做,只是【无极荣耀】没有系统辅助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权利和行会义务。凡是【无极荣耀】这种系统不承认的【无极荣耀】行会都被我们叫做野行会,因为他们都跟野生动物一样完全不受约束。

  “既然这样你先带我们去遗迹,回来再拿钱。”五百水晶币对我来说根本可有可无,所以我根本不急着要钱。之所以我想要回钱纯粹是【无极荣耀】因为丢了面子而已,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面子关系,我不要那五百水晶币也没什么。相比之下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那个遗迹显然要更重要一些,所以我便决定了让那家伙先带我们去遗迹。

  本来我以为那家伙既然已经服软了肯定我们说什么就是【无极荣耀】什么了,谁知道他居然说道:“那个不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把钱拿回来吧。反正也是【无极荣耀】顺路,我怕去晚了他们不等我就把钱分掉了,到时候再想要回来可就麻烦了!”

  如果这家伙不这么解释只是【无极荣耀】建议先去拿钱,我反到可能听他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这么一解释反到是【无极荣耀】越描越黑。现在是【无极荣耀】我在逼他把已经骗到手的【无极荣耀】钱吐出来,他却这么好心的【无极荣耀】帮我着想,这不明摆着有问题吗?不过,虽然猜到了他是【无极荣耀】想把我们引去他们组织中,但我却并没打算拆穿他,反正以他们这些乌合之众的【无极荣耀】实力,我就算一个人去都不会有危险,何况还有个阿修福德和他带的【无极荣耀】这么大帮子人呢。

  “行,那我们就先去你们行会。”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