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幽灵树的【无极荣耀】一箭双雕计划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幽灵树的【无极荣耀】一箭双雕计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灵魂之树的【无极荣耀】邻居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生物,这家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凶灵,而且是【无极荣耀】凶到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那种超级凶灵。我在灵魂之树给出的【无极荣耀】大致方位指引下很快就见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这位邻居,不过对方打招呼的【无极荣耀】方式非常特别。你可以想象当你一个人在幽暗的【无极荣耀】密林中走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然后突然一只腐烂了一半的【无极荣耀】死人脸以仅仅几厘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出现在你的【无极荣耀】面前时你会有什么反应?

  我的【无极荣耀】反应很夸张,因为我被吓到了。在那张鬼脸出现的【无极荣耀】瞬间我的【无极荣耀】大脑都没来及反应身体就条件反射的【无极荣耀】上去一拳将对方轰飞了出去,而那个倒霉的【无极荣耀】恶鬼则是【无极荣耀】用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再次朝我扑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有准备之下它比上一次还要倒霉,直接被我一把捏住了咽喉,无论它怎么挣扎也不能晃动分毫。

  其实幽灵这种东西是【无极荣耀】没有所谓的【无极荣耀】要害可以让人捏的【无极荣耀】,之所以这家伙被捏住脖子就无法挣扎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还带有生前的【无极荣耀】记忆。因为他生前是【无极荣耀】个人,所以别捏住脖子后就会本能的【无极荣耀】以为自己被控制住了,其实以它幽灵的【无极荣耀】体制根本就没有那回事,他只要愿意,甚至可以通过放弃一部分肢体来从我手中脱离出去。

  “可怜的【无极荣耀】家伙,看来你惹的【无极荣耀】灵魂之树很不高兴啊?”在抓住了眼前这只恶灵之后我便也明白了灵魂之树为什么让我到这边来了。很显然这个家伙并不像灵魂之树说的【无极荣耀】那么有意思,而灵魂之树把我骗过来的【无极荣耀】唯一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顺手帮他解决掉一个麻烦而已。

  其实之前我在灵魂之树周围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互相吞噬的【无极荣耀】灵魂并不是【无极荣耀】自愿聚集起来的【无极荣耀】,他们都是【无极荣耀】灵魂之树用自己的【无极荣耀】能力强行聚集到一起的【无极荣耀】。就好象火之树需要吸收火元素,自然之树需要吸收自然之力一样,灵魂之树是【无极荣耀】必须依靠灵魂才能生存下去的【无极荣耀】植物,所以它把附近区域的【无极荣耀】幽灵都给强行聚集到了那片区域并迫使他们互相吞噬,最后当某个灵魂吞噬了足够的【无极荣耀】灵魂强化到一定程度后,灵魂之树就会将这个强大的【无极荣耀】灵魂抓到自己身边,然后将其吞噬掉,这就是【无极荣耀】灵魂之树的【无极荣耀】生存方式。

  在成功抓住这个凶灵之后我让凌帮忙读取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记忆,根据他的【无极荣耀】记忆显示,这家伙本来也是【无极荣耀】那群可怜的【无极荣耀】应该别吞掉的【无极荣耀】灵魂之一。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吞噬了足够的【无极荣耀】灵魂后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恢复了生前的【无极荣耀】记忆,变成了一只有着人类思维的【无极荣耀】幽灵。

  之前那些没有意识的【无极荣耀】灵魂只会本能的【无极荣耀】互相吞噬以强化自身,而当他们吞噬了足够多的【无极荣耀】同类后就会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暴躁,最后成为完全没有理智的【无极荣耀】恶灵。这种恶灵除了杀戮和吞噬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无极荣耀】意识,所以当灵魂之树需要吸收他们时,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要逃跑。虽然他们也会反抗,但实力差距在那摆着,不知道逃跑的【无极荣耀】家伙们只有被吞噬掉这一个结果。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家伙却是【无极荣耀】个异类。

  因为有着人类的【无极荣耀】思维,所以他比那些恶灵多了一个能力,那就是【无极荣耀】思考。刚具备智慧的【无极荣耀】时候他虽然想到离开,可是【无极荣耀】在发现吞噬同类可以强化自己后他便把那片空地当成了天堂。本来他是【无极荣耀】打算在那里强化到一定强度再离开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在他无忧无虑的【无极荣耀】生存了一段时间后,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强的【无极荣耀】同类被中央那棵他一直以为很普通的【无极荣耀】大树给吃了。在那之后他又发现了两次这种事情,最终他认识到了这棵树强大且危险,在衡量和自己与对方发生战斗后的【无极荣耀】结果后,他果断的【无极荣耀】选择了逃跑。

  之前因为那些无意识的【无极荣耀】灵魂即使强大了也不知道跑,所以灵魂之树压根就没浪费力气去布置什么隔离设施防止幽灵逃跑,事实上因为他一直在开启着吸引幽灵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不但没有幽灵离开,反而有很多附近路过或者新出现的【无极荣耀】幽灵会时不时的【无极荣耀】往这里聚集。正因为没有逃跑的【无极荣耀】幽灵,所以灵魂之树根本没设置拦截设施,结果这个家伙就很容易的【无极荣耀】离开了那个范围。

  尽管灵魂之使很强,但再强它也只是【无极荣耀】棵树,而树的【无极荣耀】最大问题就在于它是【无极荣耀】不能移动的【无极荣耀】。面对一棵无法移动的【无极荣耀】食人树,最安全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远离他。眼前这家伙选择了最正确的【无极荣耀】方法,他跑出了那片区域,并且发现灵魂之树的【无极荣耀】能力之中实际上除了吸引幽灵的【无极荣耀】能力外,其他能力都无法超出那片空地的【无极荣耀】范围。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他不进入那片空地,那灵魂之树就绝对拿他没招。

  在逃离了危险区之后这个家伙便开始计划重返人间,但是【无极荣耀】在冥界晃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人间与地狱之间的【无极荣耀】鸿沟不是【无极荣耀】他这个没有背景的【无极荣耀】小人物可以通过的【无极荣耀】,因此他开始脚踏实地的【无极荣耀】想要让自己变强。想要返回人间,除了认识那些冥界的【无极荣耀】大佬之外,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获得强大的【无极荣耀】力量。

  对于一只幽灵来说,最简单的【无极荣耀】强化方法就是【无极荣耀】吞噬别的【无极荣耀】幽灵。先开始这家伙只是【无极荣耀】到处寻找幽灵加以吞噬,但是【无极荣耀】很快他就坚持不住了。野生的【无极荣耀】各种幽灵并不是【无极荣耀】都很弱,正相反,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比他还要厉害。在这种情况下能供他选择的【无极荣耀】目标其实并不多。况且即使是【无极荣耀】比他要弱的【无极荣耀】灵魂,对方也不会傻忽忽的【无极荣耀】任他吞噬,那些灵魂一般都会剧烈反抗,每次即使他能成功吞噬掉对方也要打上几个小时甚至一天。这种速度无疑相当之慢,而且危险性非常大,毕竟长达几小时乃至一天时间的【无极荣耀】战斗必然会引起附近的【无极荣耀】很多生物的【无极荣耀】注意。要知道这可是【无极荣耀】危险的【无极荣耀】地狱而不是【无极荣耀】人间,即使人间也有等着鹬蚌相争的【无极荣耀】渔翁存在,地狱这种地方这样的【无极荣耀】家伙就更多了。所以,绝大部分时间内这家伙都不是【无极荣耀】成功吞噬对手,而是【无极荣耀】打到一半被迫提前逃跑。十次袭击最多能有两次得手,这还得看运气。

  如此低的【无极荣耀】成功率加上难于想象的【无极荣耀】危险让这家伙不得不想其他办法,而想来想去他便又想到了灵魂之树。灵魂之树强大的【无极荣耀】诱惑能力会自动使周围区域的【无极荣耀】灵魂往它身边聚集,这就为眼前这家伙提供了比较多的【无极荣耀】目标供他选择。而在随后的【无极荣耀】接触中,他居然发现那些被影响了不由自主向此地聚集的【无极荣耀】灵魂居然全都好象在梦游一般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无极荣耀】状态。这种现象使得他的【无极荣耀】袭击变的【无极荣耀】异常简单,因为几乎没有反应能力的【无极荣耀】这些灵魂根本不知道反抗,所以别说是【无极荣耀】比他弱的【无极荣耀】灵魂,即使有比他强的【无极荣耀】存在也可以轻易得手。

  自从发现了这一现象后这家伙就在灵魂之树周围住了下来,然后他就把灵魂之树当成了一个诱饵,而他则潜伏在诱饵附近袭击那些被吸引来的【无极荣耀】猎物。不过,尽管他的【无极荣耀】方法对他来说是【无极荣耀】件大好事,但在灵魂之树看来可不是【无极荣耀】这样。他的【无极荣耀】行为直接导致进入灵魂之树势力范围的【无极荣耀】灵魂数量成直线下降趋势,这等于是【无极荣耀】在从灵魂之树的【无极荣耀】饭碗里往外抢粮食一般,你说灵魂之树对他能有好感吗?

  在搞清楚了他与灵魂之树之间的【无极荣耀】这层关系之后,也就不难理解灵魂之树为什么骗我过来帮他处理掉这个麻烦了。要是【无极荣耀】有个人每天等在你家门口,你一发工资回家他就抢一部分走,你说这样的【无极荣耀】人你有可能对他客气吗?之前是【无极荣耀】因为灵魂之树根本无法移动,所以没有办法干掉这个家伙,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不同了。我的【无极荣耀】出现给了灵魂之树一个额外的【无极荣耀】选择。

  “喂,你可真是【无极荣耀】不跟我客气啊?”带着那家伙返回灵魂之树后我直接将他扔在了灵魂之树的【无极荣耀】身边。“你要是【无极荣耀】想让我帮你解决这家伙直接拜托我就是【无极荣耀】了,何必骗我呢?”

  “我虽然是【无极荣耀】想利用一下你的【无极荣耀】能力,但是【无极荣耀】我可没有骗你。”灵魂之树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愧疚的【无极荣耀】说道:“之前我就和你说了这家伙很有意思,那并不是【无极荣耀】骗你的【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没有告诉你我跟他有仇而已。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无极荣耀】个很有意思的【无极荣耀】家伙。”

  “看他这副烂掉一大半的【无极荣耀】死人脸,我并不觉得哪里好玩。”

  “他好玩就好玩在这里了。”灵魂之树说道:“你知道他最初是【无极荣耀】什么样子的【无极荣耀】吗?”

  我摇了摇头道:“这我哪知道?怎么?难道他以前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烂糊糊的【无极荣耀】造型?”

  “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家伙以前只是【无极荣耀】一条小狗而已。”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嘲讽他是【无极荣耀】狗,还是【无极荣耀】……?”

  “不,就是【无极荣耀】字面意思。他原本被我吸引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一条小狗的【无极荣耀】灵魂,可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吞噬了那么多灵魂后他居然开始向人形发展,最后居然连自己的【无极荣耀】主意识都出现了混乱,竟然还认为自己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个人。”

  听到灵魂之树这么说我终于对地上这家伙开始有点兴趣了。本来一条狗的【无极荣耀】灵魂进化成人形就已经有点奇怪了,但是【无极荣耀】对方能完全复制出一个完整的【无极荣耀】人类记忆,而且他自己居然还没发现,居然把这个复制来的【无极荣耀】意识当成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识,这种情况实在是【无极荣耀】有些奇怪。按说灵魂对于自我这种概念应该是【无极荣耀】有很明确的【无极荣耀】感应的【无极荣耀】,就好象母亲一般很难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子女弄错一般,每个人或者说每个生物的【无极荣耀】意识都很难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意志和别的【无极荣耀】吸收来的【无极荣耀】意志弄混,因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意味着自我的【无极荣耀】消失。这种吞噬与其说是【无极荣耀】吞噬,到不如说被吞噬来的【无极荣耀】合适些。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情况似乎还有点不太一样。

  如果他仅仅是【无极荣耀】因为吸收了某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意识而把自己当成他,并且具备了完整意识,那还好说一些,关键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记忆似乎不是【无极荣耀】被替换,而是【无极荣耀】被融合了。他虽然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一个人,但他的【无极荣耀】记忆中却有自己还是【无极荣耀】条狗的【无极荣耀】时候的【无极荣耀】记忆,只是【无极荣耀】在他的【无极荣耀】记忆中他的【无极荣耀】狗身份被人类形象给自动替换了,而这正是【无极荣耀】我关心的【无极荣耀】内容。

  能够使用一段记忆完美替换对方的【无极荣耀】记忆,并且使对方自己都深信那就是【无极荣耀】事实,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多么可怕的【无极荣耀】能力啊?如果我们可以从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意外中分离并再现这种记忆融合的【无极荣耀】过程,那么我们甚至有可能做到对某些人的【无极荣耀】记忆进行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修改。当然,在游戏里这种技术估计就算搞出来了也只能对n使用,毕竟玩家的【无极荣耀】意志是【无极荣耀】受到系统保护的【无极荣耀】,系统不会允许任何团体或个人以任何方式直接伤害玩家的【无极荣耀】意识。不过,即使这种技术分离出来后只能对n使用,那也将是【无极荣耀】一项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技术。起码我们以后再想拉某个神族入伙就简单多了。先拉对方入伙,对方同意最好,不同意就使用这种技术修改对方的【无极荣耀】记忆让他以为自己已经答应了,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神族队伍应该就可以快速的【无极荣耀】壮大起来了。

  见我终于明白了其中关键,灵魂之树忽然问道:“怎么样?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有趣?”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点点头道:“确实很有趣,就算这次我没白帮你的【无极荣耀】忙。”说完这个家伙我又对灵魂之树道:“好了,我已经帮你搞定了你的【无极荣耀】麻烦,你有没有搞定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

  灵魂之树直接将世界树幼苗递还给我道:“已经好了,你把它交给大地之母就行了。哦对了,按照规矩还得给你点报酬,让我想想我有什么可以给你的【无极荣耀】。”在一阵摇晃之后灵魂之树突然伸出一根藤条朝我卷了过来并同时说道:“就是【无极荣耀】你了小家伙。”只见那根闪着蓝光的【无极荣耀】藤条就好象幻象一样穿过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将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虚影从我身上卷了出去。

  “主人?”被从我身体里硬拉出去的【无极荣耀】幻影还有些惊慌,显然他还是【无极荣耀】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要不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情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估计这会幻影一定已经发动攻击开始反击了。

  因为我知道灵魂之树不可能对我们下手,所以我在幻影发出询问后立刻示意他放松,而在他接到命令之后他也立刻感觉到了灵魂之树正在对他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见那根卷着他的【无极荣耀】藤条根部突然出现了一个亮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圈,然后这个光圈顺着藤条迅速的【无极荣耀】向尖端移动,在到达藤条末梢后光芒便直接注入了幻影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

  随着第一个光圈闪过,第二个、第三个光圈又开始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出现又消失,后来光圈开始越来越密集,它们全都在迅速的【无极荣耀】往幻影的【无极荣耀】身体内灌输,而幻影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亮,最后居然从原本半透明的【无极荣耀】好象一团雾一般的【无极荣耀】状态变成了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无极荣耀】好象一块水晶一般的【无极荣耀】形象。

  “这难道是【无极荣耀】……?”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