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见光后的【无极荣耀】阴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见光后的【无极荣耀】阴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影子,你怎么……?”看到影子二世带人冲过来,审判者还想让他回去,不过他才喊到一半就感觉我把手搭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审判者立即疑惑的【无极荣耀】回头望向我。

  “你到现在还没明白吗?”

  “我应该明白什么吗?”审判者疑惑的【无极荣耀】望向我问道。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然后道:“他根本就是【无极荣耀】要你一起干掉的【无极荣耀】。”

  “为什么?”

  “当然是【无极荣耀】为了让城墙上的【无极荣耀】人一起攻击我喽?”

  “我的【无极荣耀】会员?”审判者转头望向了城墙,然后他便看到了正在混战的【无极荣耀】己方人群,跟着他便突然反应了过来。“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影子想要连我一起干掉,然后嫁祸说是【无极荣耀】你把握干掉,之后再以此为理由要求我们行会对你发动攻击?”

  我点点头道:“很简单的【无极荣耀】道理不是【无极荣耀】吗?”

  审判者立刻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无极荣耀】。我又不是【无极荣耀】NPC,他把我杀了我还会复活,等我回来不就什么都解释清楚了吗?”

  “可是【无极荣耀】等你回来就一起都晚了。”见审判者一副白痴的【无极荣耀】表情我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拍了下自己的【无极荣耀】额头,然后对玫瑰道:“我去挡住那帮骑兵,还是【无极荣耀】你跟他解释吧”

  在我离开后玫瑰有些好笑的【无极荣耀】站到了审判者面前,然后解释道:“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某些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原因,影子二世对我们冰霜玫瑰盟或者是【无极荣耀】对紫日有着极强的【无极荣耀】敌视情绪。这一点从之前发生的【无极荣耀】愿望果实事件你应该就能分析出来。”玫瑰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一下,直到审判者点头表示明白之后他才继续道:“因为这种敌视情绪,所以他非常希望可以伤害我们冰霜玫瑰盟或者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利益,但是【无极荣耀】他知道我们多么强大,明白单靠他自己一个人无法对我们造成多大伤害。”

  “所以他希望托我们下水?”审判者总算是【无极荣耀】反映了过来。

  玫瑰微笑道:“你看,这不是【无极荣耀】很简单吗?”

  审判者皱着眉头继续推理。“只要他带人干掉我,距离太远城墙上的【无极荣耀】人根本看不清细节,他只要我是【无极荣耀】被你们干掉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十有八九会信他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他们就会对你们发动攻击,就算之后我回来澄清事实,你们必然已经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主动攻击而开始了反击,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抵抗,也是【无极荣耀】说我带回来的【无极荣耀】真相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没错。”玫瑰点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他的【无极荣耀】计划成功,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让你被他的【无极荣耀】人干掉,而且就算你**掉了也没关系,我们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计谋,所他就算他把你干掉了,我们也会暂时离开,等你复活回来只要我们没打起来,他的【无极荣耀】计划也就彻底没用了。”

  审判者点头道:“看来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并不像他说的【无极荣耀】那样了!”

  “他说的【无极荣耀】那样?”玫瑰敏锐的【无极荣耀】抓住了关键词。“它是【无极荣耀】指影子二世?他说了什么?我们的【无极荣耀】坏话?”

  审判者直接拿出了一个水晶球,然后放出了一段影像,内容正是【无极荣耀】影子二世放给审判者他们看的【无极荣耀】那段影响。

  “这是【无极荣耀】……不对,这不是【无极荣耀】真实场景。”玫瑰直接指着画面中的【无极荣耀】一个位置道:“暂停。”审判者迅速暂停了画面,然后看向了玫瑰。

  玫瑰指着画面中我们进行会谈的【无极荣耀】那座石亭说道:“这不是【无极荣耀】当初那座石亭,注意看这里,这座亭子是【无极荣耀】完好的【无极荣耀】,紫日他们当初谈判的【无极荣耀】时候枪神和紫日曾经暗地里较量过反应速度,枪神偷偷开了一枪,被紫日挡飞了。不过那枚子弹把亭子的【无极荣耀】一个角给打掉了,你看这座亭子,八个角都是【无极荣耀】完好的【无极荣耀】,明显不对吗。”

  “这么说这是【无极荣耀】伪造的【无极荣耀】影响?”

  “那亭子又不是【无极荣耀】消失了,,你完全可以去查证,而是【无极荣耀】论坛上关于那次事件的【无极荣耀】各种版本视频也不知道有多少,你自己去翻一下就是【无极荣耀】了。”

  审判者皱着眉头道:“网上公开很久的【无极荣耀】视频是【无极荣耀】没法作假的【无极荣耀】,你既然敢这么说摹疚藜僖壳必然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了。这么说来影子的【无极荣耀】身份就值得怀疑了。对了,之前他曾告诉我说他是【无极荣耀】光明联盟的【无极荣耀】副会长,还有光明联盟曾经是【无极荣耀】一个**的【无极荣耀】行会,结果后来就因为他们行会得到了这段视频才被你们灭掉的【无极荣耀】。他还说他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卖国什么的【无极荣耀】行为都是【无极荣耀】你们控制舆论为了把他们摸黑而编出来的【无极荣耀】谎言。”

  “他到还真能说。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舆论又不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那些新闻单位,哪有那么好控制的【无极荣耀】?而且这家伙也不是【无极荣耀】光明联盟的【无极荣耀】副会长,光明联盟一共有过三个副会长,没有一个是【无极荣耀】叫影子二世的【无极荣耀】。不过我怀疑他多少还是【无极荣耀】跟光明联盟有些联系的【无极荣耀】,有可能他确实是【无极荣耀】副会长,只不过这个号是【无极荣耀】从新建立的【无极荣耀】新号,也有可能他只是【无极荣耀】光明联盟的【无极荣耀】一个普通领导人物,说自己是【无极荣耀】副会长是【无极荣耀】想让你们觉得他来历不凡。”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这种可能,不行,我得赶紧回去制止会里的【无极荣耀】自相残杀。”

  玫瑰拉住了马上就要离开的【无极荣耀】审判者提醒道:“自相残杀确实是【无极荣耀】要制止的【无极荣耀】,不过那些战斗也未见得都是【无极荣耀】自相残杀,你可以看清楚哦。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错过了可是【无极荣耀】不会再来的【无极荣耀】。”

  审判者被玫瑰说的【无极荣耀】一愣,结果反倒把玫瑰搞的【无极荣耀】一脸郁闷。最后玫瑰无奈只能泄气的【无极荣耀】说道:“算了算了,看来和你说话必须直白一点!我刚才是【无极荣耀】在告诉你自由阵线中可能已经有人投靠了影子二世,这些人未必真的【无极荣耀】知道影子二世的【无极荣耀】真实摹疚藜僖靠的【无极荣耀】,但他们无疑已经决定跟着影子二世背叛你了。不管这些人是【无极荣耀】被骗了也好,还是【无极荣耀】他们真的【无极荣耀】赞同影子二世的【无极荣耀】理念,总之他们现在是【无极荣耀】背叛你了。把这种人留在行会里那就是【无极荣耀】一堆定时炸弹,所以你不妨趁这次机会直接把他们找出来干掉,如果错过这次的【无极荣耀】机会,下次再想找到这些叛徒可就没那么容易喽。”

  审判者被玫瑰说的【无极荣耀】一愣一愣的【无极荣耀】,听完玫瑰的【无极荣耀】话他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论坛上有很多真正的【无极荣耀】高人都说冰霜玫瑰之所以强大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有紫日这个世界第一战力,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们有一个世界第一的【无极荣耀】参谋团。之前我还以为这只是【无极荣耀】某些人为了显摆而瞎编的【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这个才是【无极荣耀】最接近真相的【无极荣耀】答案!”

  “你有空再这里感慨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强大不如抓紧时间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整理整理,这次事情之后你们自由阵线虽然会有一番阵痛,但清除掉了那些隐患,就像修道之人战胜了心魔一般,之后的【无极荣耀】修行之路就是【无极荣耀】一片坦途了。”

  审判者这次倒是【无极荣耀】啥感慨也没说,直接点点头网城墙那边跑了过去,而知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之前冲出来的【无极荣耀】骑兵已经死了七七八八了。

  我一个人拿着永恒所化的【无极荣耀】重型钩镰枪骑在夜影背上,前方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疯跑的【无极荣耀】无主战马和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至于活着的【无极荣耀】人,加一块也不够十个了,而且几人中也就只有五个人还是【无极荣耀】骑着马的【无极荣耀】,其他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无极荣耀】伤站在或者坐在地上,总之是【无极荣耀】基本失去了战斗力。

  “你到底是【无极荣耀】谁?”骑在夜影背上,我用钩镰枪的【无极荣耀】强健指向了影子二世。

  “你应该和我有过接触,但是【无极荣耀】我不能确定你具体是【无极荣耀】谁,让我来猜猜,你是【无极荣耀】那个影武者?”

  “哈哈哈哈哈哈……”对方大笑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却并未接我的【无极荣耀】话。那家伙直接向我一指,跟在他身边的【无极荣耀】死命其实立刻纵马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那就算了,反正你这种小人物就算复活一万次也还是【无极荣耀】小人物,那么现在,,,,,,让我们暂时再见吧。”我说着突然将永恒钩镰枪直接朝影子二世扔了过来,而钩镰枪在飞行过程中迅速变短,最终变成了一柄飞斧翻滚着砸向了影子二世。

  冲向我的【无极荣耀】四名其实看到飞斧后反应不一,有三名其实是【无极荣耀】直接闪了开来,而最后一人确实伸出武器师徒挑开飞斧,可惜他的【无极荣耀】武器挑的【无极荣耀】位置不是【无极荣耀】太对,正好撞上斧刃。一般兵器根本就挡不住永恒,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武器瞬间便被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飞斧拦腰截断,而飞斧本身却还在继续向前飞。

  看着朝自己飞来的【无极荣耀】斧头,影子二世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偏头让过了飞斧,然后他很不屑的【无极荣耀】哼了一声以表现对我的【无极荣耀】蔑视,只是【无极荣耀】在哼完之后发现我居然毫无表情变化他才意识到不对,而此时我也正好举起了手做好了准备接住什么的【无极荣耀】准备,他突然反应过来猛然回头,结果正好看到那柄飞斧竟然翻滚着飞了回来,而且几乎已经到他身边了,这么短的【无极荣耀】时间内他根本来不及完全闪开,只能勉强侧了身子,结果飞斧还是【无极荣耀】从他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穿了过去,瞬间便卸了他一条胳膊,然后飞斧才翻滚着回到我的【无极荣耀】手中并且在此伸展开来重新变回了钩镰枪。

  “嚣张是【无极荣耀】需要本钱的【无极荣耀】,否则就只能是【无极荣耀】白痴。而你……没有那样的【无极荣耀】本钱。”我说着便一夹夜影的【无极荣耀】肚子,夜影立刻纵身向前,在那四名骑士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从他们中间一穿而过,紧跟着四个人的【无极荣耀】脑袋便一起飞了起来,而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则是【无极荣耀】一起滑向了战马摔到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四名随从全部挂掉,影子二世立刻疯狂的【无极荣耀】大叫了起来,只可惜他的【无极荣耀】叫喊对我毫无用处。

  夜影在那家伙大喊大叫的【无极荣耀】时候启动了梦境穿梭,瞬间便穿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前,我直接单手一提他的【无极荣耀】脖子将他拎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坐骑上,然后在他抬起仅剩的【无极荣耀】手臂准备反抗之时一把捏住他的【无极荣耀】手腕,将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钩镰枪往地上一插,翻手拿出一枚零吧手打团降级仙丹对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嘴巴直接硬塞了进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

  “大便。”我说着便直接把他从夜影背上扔了下去。他刚一落地就靠一只手支撑着爬了起来试图再次发动攻击,不过没等他找到武器夜影便突然跳了起来以一记准确的【无极荣耀】顶点后踢将他直接踹飞出去几十米,落地之后还跟皮球一般在地面上连滚带蹦的【无极荣耀】又飞出去几十米才最终落地,至于他到底死没死那就不是【无极荣耀】需要我关心的【无极荣耀】了,反正吃了降级仙丹,这家伙现在只剩一百多级了,这种级别现在来说基本等于废人。

  “这边搞定了吗?”玫瑰忽然骑着她的【无极荣耀】那只白狼轻巧的【无极荣耀】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侧。

  我转头扫视了一下战场,确认没有人能爬起来之后才点点头。“我们现在怎么办?马上进城还是【无极荣耀】?”

  “我刚让军神用巴贝尔塔看过,城里看起来还在混战,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进去。”

  “那我们就这么等着?”

  “先给你看样东西。”玫瑰将之前翻录的【无极荣耀】那段录像拿了出来给我看了一遍。

  “这东西怎么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啊?系统不是【无极荣耀】说记忆水晶的【无极荣耀】录像无法伪造吗?”玫瑰也不回答,只是【无极荣耀】看着我笑,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很快反应了过来。“他们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幻象?”

  系统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说过记忆水晶中的【无极荣耀】录像是【无极荣耀】无法改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漏洞,那就是【无极荣耀】系统只说了录像本身不能更改,却没说不能拍摄伪造出来的【无极荣耀】幻象。这就好像假设现实中没有修改录像内容的【无极荣耀】技术,然后你看到张三杀人的【无极荣耀】录像,你就能据此确定张三是【无极荣耀】杀人犯吗?如果这段录像中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张三的【无极荣耀】双胞胎兄弟张四呢?虽然画面上看起来一模一样,但张三实际上并没有在现场杀人。这里的【无极荣耀】录像显然就是【无极荣耀】没有修改过的【无极荣耀】,但我们可以制造假象欺骗摄像机,同时也就间接的【无极荣耀】欺骗了看录像的【无极荣耀】人。

  影子二世拿出的【无极荣耀】水晶球是【无极荣耀】系统道具,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录像是【无极荣耀】不可修改的【无极荣耀】,所以没法伪造,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你找个会变身的【无极荣耀】人变成别人的【无极荣耀】样子,或者干脆用大型幻象欺骗水晶球,那么就可以拍摄出假的【无极荣耀】画面。

  玫瑰见我反应过来了便开口说道:“知道这录像是【无极荣耀】伪造的【无极荣耀】。你能想到什么?”

  “影子二世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在单干?”

  “聪明。”玫瑰点头道:“他至少还有一个团队在配合他,这段录像就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的【无极荣耀】,还有他打入自由阵线的【无极荣耀】过程也需要内应,他的【无极荣耀】这个新人物也是【无极荣耀】短时间内硬用高级人员带起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他身后至少还有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团队在支撑他。”

  “看来我们有事干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