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章 虚惊一场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章 虚惊一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经过我的【无极荣耀】分析,红月也意识到了事情似乎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对方费劲周章的【无极荣耀】不可能只为了把这么一堆根本用不上的【无极荣耀】东西送到喜马拉雅山上来。他们肯定是【无极荣耀】有能够利用这些设备的【无极荣耀】计划,否则傻瓜才会费劲的【无极荣耀】把那么重的【无极荣耀】东西往山上运呢。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他们到底想要怎么用这些东西?

  一路上我们一边追击着那群人一边猜测着他们的【无极荣耀】作战计划,不过我们还没想到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追击到是【无极荣耀】先遇到了问题。

  “白浪,怎么回事?”看着停在一处山坡下不断的【无极荣耀】左右跑来跑去的【无极荣耀】白浪,我忍不住问道。

  白浪先是【无极荣耀】自顾自的【无极荣耀】又在那来回跑了几圈,然后才回头对我道:“气味分成了三股分别往三个方向去了。”

  “你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分开了?”

  “对。”白浪道:“队伍分成了三路,一路往前方的【无极荣耀】山顶上去了,另外两路分别向左右两边去了。”

  我赶紧拿出地图翻看了一下附近区域的【无极荣耀】地形,结果发现前方这条路是【无极荣耀】直通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而左右两侧的【无极荣耀】道路则会分别指向珠穆朗玛峰附近的【无极荣耀】两处山峰。红月凑过来看了下我展开的【无极荣耀】地图,然后忽然问道:“我们如果放弃地面追踪直接去那几处山峰,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提前堵住他们?”

  我想了想觉得红月的【无极荣耀】方法确实有一定可能性,所以干脆收起白浪和夜影召唤出了飞鸟跳了上去。红月虽然也有守护长枪,不过速度不如飞鸟快,所以干脆跟我一起坐飞鸟前进,反正以飞鸟的【无极荣耀】体型完全可以带三到四个人正常飞行。

  因为是【无极荣耀】直接找准目标往前飞,所以这次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可比之前快多了。夜影速度再快也得受到白浪搜索速度的【无极荣耀】限制,何况后面还有个钢爪拖累我们的【无极荣耀】整体速度,整个队伍的【无极荣耀】速度不可能超过钢爪的【无极荣耀】极限速度,所以即使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再快也发挥不出来。再说就算是【无极荣耀】夜影全速前进也不可能跑的【无极荣耀】过飞鸟,毕竟人家在空中单位中也算是【无极荣耀】速度拔尖的【无极荣耀】存在了。

  坐上飞鸟之后我们选择的【无极荣耀】目标并不是【无极荣耀】直往珠穆朗玛峰去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把目标放在了临近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那两座山峰中的【无极荣耀】一座。珠穆朗玛峰那边有大批神族守卫存在,就算对方带着液化魔晶蒸汽炸弹也休想占到半点便宜,所以我们把目标定在了没有守卫的【无极荣耀】另外两座山峰。

  带着沉重的【无极荣耀】投石机对方的【无极荣耀】速度根本快不起来,尤其是【无极荣耀】到了后期。山峰通常都是【无极荣耀】越到山尖越陡峭,喜马拉雅山也是【无极荣耀】如此,前面的【无极荣耀】路还算好走,后面的【无极荣耀】部分却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陡峭。之前靠着大地之熊的【无极荣耀】蛮力到是【无极荣耀】能勉强拖着马车前进,后来他们干脆把马车也给扔了改由人和魔兽分开来背着拆成了零件的【无极荣耀】投石机往山上爬,至于那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当然不可能靠人背,不过这些家伙却找到了一种长着利爪的【无极荣耀】奇怪生物。这种生物的【无极荣耀】外形看起来有点像狮子,但是【无极荣耀】身上却覆盖着鳞片,乍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有点像某些种类的【无极荣耀】麒麟,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无极荣耀】麒麟,因为麒麟绝对不会让他们随便赶着当驮兽使。

  靠着这种体型不很大,但力量却极为惊人的【无极荣耀】生物,那些家伙愣是【无极荣耀】把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给带上了珠穆朗玛峰附近的【无极荣耀】那座山峰。之所以我对他们的【无极荣耀】搬运过程与结果如此清楚,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现在正在看着那些家伙。虽然比我们早出发了三天,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带着东西,所以他们几乎也就是【无极荣耀】比我们早了几分钟到达目的【无极荣耀】地,直到他们进入我们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时他们还在一件件的【无极荣耀】从每个人身上往地上卸零件。

  如果是【无极荣耀】现实世界,除非动用直升机,否则这巨大的【无极荣耀】投石机是【无极荣耀】肯定没法搬到山顶上来的【无极荣耀】。不过幸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游戏,在这里玩家们的【无极荣耀】体能比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人要好处无数倍,而那些体力强劲的【无极荣耀】魔兽更是【无极荣耀】比什么运输设备都要牛叉。投石机装起来确实很大,但真正比较大的【无极荣耀】零件也就是【无极荣耀】中间那根作为杠杆存在的【无极荣耀】抛射臂而已,其他零件拆开后最大的【无极荣耀】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相当于三四根铁轨下铺的【无极荣耀】那种枕木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以游戏内玩家的【无极荣耀】体能来说,只要不是【无极荣耀】法师或者刺客类的【无极荣耀】职业,一般人都可以搬的【无极荣耀】动。

  在成功发现目标后我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无极荣耀】先让飞鸟在天空盘旋了起来。虽然因为这附近的【无极荣耀】高度已经超过了云层的【无极荣耀】高度导致我们没有云层可以用来遮掩,但由于我们飞的【无极荣耀】比较高,下面那些家伙不注意也不可能发现我们。此时这帮人正忙着把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往下卸,也没谁有空盯着天上看,所以我们可以放心的【无极荣耀】观察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

  这些人在将分散的【无极荣耀】零件都卸下来之后便在几个一看就是【无极荣耀】搞技术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指挥下开始组装零件。这种大型投石机虽然已经是【无极荣耀】相当成熟的【无极荣耀】设计,但毕竟是【无极荣耀】大型设备,组装也不是【无极荣耀】想象中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在山顶上愣是【无极荣耀】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把那玩意大致组装了起来。

  装好投石机还不算完,还得打固定桩。投石机虽然不像大炮一样会在发射时往后座,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其在投射时会产生一个甩动的【无极荣耀】力量,这个力量会使整部投石机经历一个从前到后的【无极荣耀】受力过程,这就决定了投石机如果不能被固定在平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就会在发射时剧烈的【无极荣耀】晃动。本来投石机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精确武器,如果发射时自身再发生晃动,再加上喜马拉雅山上的【无极荣耀】狂风,五六公里的【无极荣耀】射程他们起码能把投掷物偏出几公里去。尽管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爆炸的【无极荣耀】话威力不亚于小型原子弹,但也不能歪的【无极荣耀】太厉害吧?

  看着那帮人在那哼哧哼哧的【无极荣耀】打桩塞木头块固定投石机,我和红月却是【无极荣耀】越来越糊涂。从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地方可以清晰的【无极荣耀】看到那个作为发射阵地的【无极荣耀】山峰和不远处的【无极荣耀】戒律之城,两者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到是【无极荣耀】不算太远,刚好也就十几公里而已。不过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距离大炮虽然能打到,可对投石机来说摹疚藜僖壳却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企及的【无极荣耀】距离。对方把投石机架在这种地方到底要干什么呢?难道他们是【无极荣耀】打算靠投石机把人扔到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山脚下再让人去攻山?先不说山上的【无极荣耀】神族守卫,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也绝对成问题。这一处发射点周围连玩家带n加一块顶多也就三十几个人,就算把那些魔兽也算上都不会超过一百。三个发射点全加一块都不够三百人,就算他们把自己和魔兽全都打到戒律之城内又能干什么呢?这么点人还不够神族砍的【无极荣耀】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无极荣耀】搞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这些人在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完成的【无极荣耀】任务,可他们偏偏就是【无极荣耀】这么干了。这其中绝对有原因,只是【无极荣耀】我们想不到而已。反正我不觉得那些人会傻到去做注定不会成功的【无极荣耀】事情。

  因为暂时搞不清楚这些人到底要干吗,我干脆让飞鸟沿着山峰飞了一圈,结果很轻松的【无极荣耀】就发现了另外两处发射点。和这边一样,这两处也在忙着组装投石机,其中比较快的【无极荣耀】一组已经开始进行最后的【无极荣耀】角度调教了,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依然搞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干吗。

  红月看着最快的【无极荣耀】那组已经有人在检查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了便沉不住气的【无极荣耀】问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马上发动袭击摧毁他们的【无极荣耀】投石机?看这样子他们已经打算开始投掷了,我们要是【无极荣耀】再不动手他们可就真要先动手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总归对我们不会是【无极荣耀】好事吧?”

  我想了想点头道:“确实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这样吧,我们分开行动。通知城里的【无极荣耀】神族去灭掉西边那个山头的【无极荣耀】敌人,你盯着这边,我去把东边那座山上的【无极荣耀】人解决掉。”

  红月点点头道:“就这么办,通知的【无极荣耀】事情麻烦你跑一趟了。”说着红月便站了起来一蹬飞鸟的【无极荣耀】背部整个人立刻便被甩了出去,在空中迅速召唤出自己的【无极荣耀】长枪后她就像在玩冲浪板一样稳稳的【无极荣耀】落在了长枪背上。看到她已经稳定之后我便让飞鸟加速飞到了戒律之城上空,通知了这边的【无极荣耀】神族后我又迅速飞往了东边那座山峰顶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发射点。

  由于距离很近,我这么兜了一圈也才过去一分钟而已,之前和玫瑰商量好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延迟五分钟再动手,所以我到地方后也没发动袭击而是【无极荣耀】依然在高空兜圈子。看着计时器不断的【无极荣耀】倒数,最后当时间还剩六七秒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便猛的【无极荣耀】一拍飞鸟大喊道:“就是【无极荣耀】现在。俯冲俯冲。”说着我便从飞鸟身上站了起来也像红月那样踩在了飞鸟背上。

  尽管我们的【无极荣耀】高度很高,但以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俯冲下来也没用到五秒时间。在距离地面还有两百多米远的【无极荣耀】时候飞鸟便突然开始急速刹车,同时我的【无极荣耀】耳边也传来了飞鸟身上的【无极荣耀】空气减速片发出的【无极荣耀】尖啸声,而随着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几乎停顿下来的【无极荣耀】瞬间,他的【无极荣耀】身前的【无极荣耀】四个燃烧室进气口突然同时喷出了四个透明的【无极荣耀】气团。

  音压炸弹这个技能随着飞鸟的【无极荣耀】等级提升已经进阶成了更高威力的【无极荣耀】雷鸣爆弹。别把这个技能和《英雄无敌》里的【无极荣耀】那个技能搞混了,虽然两者的【无极荣耀】名字一样,但实际上却是【无极荣耀】完全无关的【无极荣耀】两种技能。飞鸟的【无极荣耀】雷鸣爆弹是【无极荣耀】一种引高压气团的【无极荣耀】定向爆发来产生杀伤力的【无极荣耀】软炸弹,其杀伤效果有些类似于震爆弹,基本上不会直接杀死目标,但是【无极荣耀】可以造成大范围的【无极荣耀】伤害,而且通常还会伴随着严重的【无极荣耀】眩晕、昏迷、失聪以及平衡感消失等负面效果,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偷袭阴人的【无极荣耀】最佳伴侣。

  三才会的【无极荣耀】那帮人在飞鸟减速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我们,不过发现归发现,要说反应,以他们的【无极荣耀】神经还跟不上这速度。就在他们都愣在那里的【无极荣耀】时候飞鸟的【无极荣耀】雷鸣爆弹便已经飞了出来,四枚爆弹中的【无极荣耀】两枚直接轰在了投石机上。整架投石机瞬间便四分五裂被炸的【无极荣耀】粉碎,同时四处飞溅的【无极荣耀】碎木片和冲击波也扫倒了一大片人,相对的【无极荣耀】另外两枚砸在地上的【无极荣耀】爆弹反到没这么大威力了。

  在飞鸟的【无极荣耀】爆弹发射出去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已经跳离了飞鸟,然后在爆炸过后我也刚好落到离地两米多高的【无极荣耀】地方。可以说我几乎是【无极荣耀】踩着爆炸的【无极荣耀】冲击波落下来的【无极荣耀】。不过就在我即将接地的【无极荣耀】瞬间突然就听到斜后方传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震天巨响,同时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波也是【无极荣耀】直接把我掀的【无极荣耀】横向飞了出去。原本准备好的【无极荣耀】着陆姿态被完全打乱,我整个人连滚带爬的【无极荣耀】从山峰侧面翻了下去一路顺着山坡滚了几十米远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稳住身形。

  “我靠,红月你那边怎么回事?”重新飞起来的【无极荣耀】我也顾不得看我这边的【无极荣耀】敌人了,反正没有投石机他们特翻不出什么浪来。相比之他们,不远处的【无极荣耀】山峰上那正在冉冉升起的【无极荣耀】巨大火球反到更能吸引我的【无极荣耀】注意力。那里正是【无极荣耀】红月负责的【无极荣耀】区域,而现在这个火球则是【无极荣耀】将整个山峰都包了进去,那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团甚至让我站的【无极荣耀】这么远都隐约感觉到了那炽人的【无极荣耀】热力,除了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爆炸,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来。

  我在水晶通讯器里喊完,等了两秒居然啥声音都没听到,结果又过了几秒却是【无极荣耀】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通讯器中。“会长,红月副会长昏迷了,位置应该离你不远。”

  “你怎么知道的【无极荣耀】?”我一边招呼飞鸟过来一边问道。

  “刚刚戒律之城的【无极荣耀】能量探测水晶感应到高能量释放,所以我用巴贝尔塔扫描了这一区域,结果正好发现副会长被冲击波震晕过去的【无极荣耀】画面。”

  “明白了。帮我指下方向。”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助跑,然后三步冲到山峰边上并跳了出去。飞鸟正好从我身下一冲而过,在接住我后立刻便加速朝着发生爆炸的【无极荣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看到我离开,原本以为这次死定了的【无极荣耀】那些三才会的【无极荣耀】人总算输了口气,不过就在他们反应过来准备带着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离开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却突然感觉背后似乎有声音,结果一回头才发现背后居然站着两条龙。

  救红月当然重要,但我怎么可能放任那群人把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运走呢?事实上在我跳上飞鸟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已经把幸运和瘟疫放了出来,有他们俩在,那帮已经被飞鸟炸的【无极荣耀】晕头转向的【无极荣耀】家伙根本连跑都别想跑掉。

  “军神,方向。”

  “就在你的【无极荣耀】一点方向,往下看。”

  “哦好吧,我想我看见了。”

  收回飞鸟我直接张开翅膀滑行到了红月身边,不过看起来似乎不需要我救援她也能自己搞定。在我到达的【无极荣耀】时候红月正从地上坐起来。看到一双腿在她面前,她立刻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不过在看清楚是【无极荣耀】我后便放松了下来。左右看了看之后她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我指了指头顶那个还在上升的【无极荣耀】火球道:“你搞出这么大动静你说我能不过来看看吗?”红月听了之后无奈的【无极荣耀】叹了口气,感觉她整个人都跟泄气的【无极荣耀】皮球似的【无极荣耀】。我直接揽住她的【无极荣耀】肩膀拍了拍,然后安慰道:“没关系的【无极荣耀】,不就是【无极荣耀】一只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吗?反正又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弄丢的【无极荣耀】,就算追不回来北方联盟也得给钱。战斗中失误是【无极荣耀】难免的【无极荣耀】,你就别自责了。”

  红月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又再次叹了口气道:“要是【无极荣耀】我自己失误我才不会这么伤心呢!这次真是【无极荣耀】倒了八辈子霉了!”

  “怎么回事啊?”

  红月丧气的【无极荣耀】说道:“都是【无极荣耀】三才会的【无极荣耀】那个笨蛋。我当时卡好时间冲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有个人正在检查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的【无极荣耀】压力阀,结果因为我突然出现,他一紧张就把阀门给拧开了。再然后一个背对着储存罐的【无极荣耀】家伙没看见后面的【无极荣耀】储存罐已经开始泄露人,然后他就对着我释放了一个攻击魔法,结果魔法还没放出来就先把整个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都给点爆了。你说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哈哈哈哈……这么倒霉的【无极荣耀】事情都能让你碰上,你也确实够霉的【无极荣耀】!”

  “你还笑!”红月忍不住拍了我一巴掌,然后就在他正准备接着说些什么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突然再次听到了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但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位置比之前要近很多,而且我几乎是【无极荣耀】同步的【无极荣耀】看到了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瞬间。

  “该死,那帮神族怎么回事?”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爆炸点居然不是【无极荣耀】在对面的【无极荣耀】山头上,而是【无极荣耀】在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半山腰位置,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不是【无极荣耀】那边的【无极荣耀】神族引爆了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而是【无极荣耀】三才会的【无极荣耀】人把储存罐抛了出来。

  红月转身看到那团火球之后也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生气的【无极荣耀】骂道:“这些废物,去这么多人居然还搞不定几个玩家。他们这帮神族都是【无极荣耀】怎么当的【无极荣耀】啊?”

  红月这边正在那发火,突然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又是【无极荣耀】一声响。不同于之前的【无极荣耀】爆炸声,这次的【无极荣耀】声音听起来比较脆,而且没有那种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声音,听着不像爆炸,到像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断裂产生的【无极荣耀】声音。我们正在那疑惑呢,突然就见珠穆朗玛峰上开始往下滚石头,而且是【无极荣耀】越滚越大,最后甚至直接能看到整个山峰都在抖动着向下崩塌。

  “我靠,不是【无极荣耀】吧?他们难道原本就是【无极荣耀】计划好了要炸山的【无极荣耀】吗?”现在我总算明白三才会的【无极荣耀】那帮人的【无极荣耀】意图了。他们当然知道投石机的【无极荣耀】射程打不到戒律之城,他们之所以明知道不行还这么做,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原本就没打算攻击戒律之城。他们是【无极荣耀】打算通过轰塌珠穆朗玛峰来让戒律之城跟着一起崩溃。

  看着正在不断崩溃的【无极荣耀】山峰,我和红月虽然惊讶,却是【无极荣耀】一脸的【无极荣耀】平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不关心戒律之城,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戒律之城它其实是【无极荣耀】座——浮空城。没错,戒律之城看似是【无极荣耀】修在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峰顶的【无极荣耀】,但实际上它却是【无极荣耀】浮在空中的【无极荣耀】。整座城市根本不依靠山峰来承重,就好象把一个氢气球拴在地面上,然后你再摧毁那根线一样。这里的【无极荣耀】线根本不是【无极荣耀】负责承重的【无极荣耀】,没有它气球只会飞起来,而不会落地。同样的【无极荣耀】,戒律之城也是【无极荣耀】自己可以悬浮的【无极荣耀】。山峰倒了对它根本毫无影响。

  可怜三才会的【无极荣耀】那帮倒霉蛋居然因为搞错了戒律之城的【无极荣耀】结构而白忙活了这么久,估计回头他们会长非得把提供情报的【无极荣耀】那家伙掐死十遍才能解气。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