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无奈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无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抱歉我不知道您是【无极荣耀】拉达曼提斯大人的【无极荣耀】人。弥诺斯大人在审判庭,埃阿科斯大人在哪我不知道。”

  听到守卫的【无极荣耀】报告之后我微微点了下头便没再管那守卫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朝审判庭走了过去。

  来之前潘多拉已经把这里的【无极荣耀】地图画给了我,所以我对这里的【无极荣耀】大致建筑位置都非常清楚。

  按照地图上指示的【无极荣耀】方向,穿过眼前这道长长的【无极荣耀】街道之后向左侧转弯,然后一直顺着道路走到底之后就能看见一道门。这是【无极荣耀】一道很明显的【无极荣耀】传送门,因为它是【无极荣耀】修在一座好像祭坛一样的【无极荣耀】底座上的【无极荣耀】。门的【无极荣耀】后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无极荣耀】好像缩小版的【无极荣耀】凯旋门一样的【无极荣耀】传送门立在那里。

  从那道传送门中穿过去之后我便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平台上面。平台四周都是【无极荣耀】无尽的【无极荣耀】黑暗,即使以我的【无极荣耀】黑暗视觉也无法看透那黑暗。在平台的【无极荣耀】正前方正对着传送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座建筑的【无极荣耀】后门。之所以我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后门,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建筑虽然异常高大,但却没有任何装饰,外面光滑滑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平整的【无极荣耀】岩石。要不是【无极荣耀】在那神殿一般的【无极荣耀】建筑顶部有怪物雕塑存在,搞不好我都会把这东西当成一道悬崖。

  从建筑后面的【无极荣耀】门走入建筑内部之后首先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向左右眼神的【无极荣耀】通道,根据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说法,这两条通道其实都是【无极荣耀】通往前殿的【无极荣耀】,所以走哪边都无所谓。

  绕过通道之后我便直接到达了建筑的【无极荣耀】前殿。这里的【无极荣耀】结构和之前进入冥界的【无极荣耀】那处城堡倒是【无极荣耀】很像。巨大的【无极荣耀】大厅像是【无极荣耀】给巨人准备的【无极荣耀】,直径足有十几米的【无极荣耀】巨星石柱整齐的【无极荣耀】排列在大厅两侧共同支撑着头顶上那离地面起码有一百多米高的【无极荣耀】房顶。大厅正面是【无极荣耀】一排可以让巨龙轻易钻进钻出的【无极荣耀】大门,而在大厅的【无极荣耀】深处则是【无极荣耀】像金字塔一样向上逐级收窄的【无极荣耀】阶梯结构,而在这阶梯的【无极荣耀】顶端则是【无极荣耀】一张巨大的【无极荣耀】办公桌,桌子两侧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无极荣耀】冥神守卫,至于桌子后面坐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我要找的【无极荣耀】弥诺斯。

  此时弥诺斯正拿着一本厚厚的【无极荣耀】本子在那翻着,在那高耸的【无极荣耀】阶梯的【无极荣耀】最下面,一个衣衫褴褛面色苍白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鬼的【无极荣耀】家伙正被两名守卫压在地上接受审问,上面的【无极荣耀】弥诺斯会不时的【无极荣耀】提出一些问题,下面那家伙只要不老实回答,立刻就会被守卫一顿暴打。

  由于这个大厅超级空旷,加上人也少,所以我刚一出现在大厅的【无极荣耀】侧面立刻就被发现了。不过我反正也没打算隐藏,在看到对方注意到我之后我便主动朝着台阶走了过去。

  如果我在被发现后立刻做出攻击或者转身逃跑的【无极荣耀】动作,对方多半会采取行动,不过看到我居然从容的【无极荣耀】走了过来,弥诺斯和那几个守卫反倒是【无极荣耀】没采取任何行动,毕竟我的【无极荣耀】反应看起来并不像是【无极荣耀】入侵者之类的【无极荣耀】存在,而且我出现的【无极荣耀】位置也说明了我是【无极荣耀】从后面的【无极荣耀】冥神殿那边过来的【无极荣耀】。能从那边走过来,至少说明我不是【无极荣耀】进入冥界的【无极荣耀】死者,不然我应该是【无极荣耀】从前面的【无极荣耀】大门走进来才对。

  虽然对方没有采取行动,但我并不打算过度接近弥诺斯。尽管我有信心战胜他,但我并不是【无极荣耀】来打架的【无极荣耀】,而且之后我还需要他的【无极荣耀】协助,现在不适合引发矛盾,所以保持必要的【无极荣耀】礼貌是【无极荣耀】必须的【无极荣耀】。

  按照拉达曼提斯交代的【无极荣耀】注意事项,我没有直接走上台阶,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到了压着那名亡者的【无极荣耀】两名守卫之一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将拉达曼提斯写给弥诺斯的【无极荣耀】信交给了靠近我这边的【无极荣耀】那名守卫。

  守卫先开始见我靠近还有点戒备,不过在看到信上的【无极荣耀】徽标之后立刻便放松了下来并迅速向我行礼,然后拿着信便跑上了台阶把信直接送到了弥诺斯的【无极荣耀】面前。

  弥诺斯在看到信上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标记后先是【无极荣耀】用带着惊讶和疑惑的【无极荣耀】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才拆开信封看了起来。花了几分钟读完信件内容后弥诺斯立刻站了起来对身边的【无极荣耀】两个守卫道:“你们帮我暂时接管一下。”

  两名守卫立刻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道:“请放心,我们会尽心审理每一名罪人。”

  弥诺斯点点头,然后迅速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并向我招了招手绕过侧面的【无极荣耀】廊柱进入了之前我过来的【无极荣耀】那条通道。

  “拉达曼提斯在你那里?”在进入了通道后弥诺斯小声问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道:“潘多拉和阿瑞斯也在我那里。他们已经同意加入冰霜玫瑰盟,至于我这次来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相信拉达曼提斯已经在信里和你说明了。”

  弥诺斯点点头道:“原则上我不反对加入你们冰霜玫瑰盟,但是【无极荣耀】拉达曼提斯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背叛哈迪斯大人的【无极荣耀】。如果哈迪斯大人不同意加入,我们也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加入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道:“关于这点潘多拉已经和我说过了,现在我只是【无极荣耀】希望你和埃阿科斯能够充当中间人让我和哈迪斯有机会好好谈谈。”

  “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先找到埃阿科斯,此外最好还要再找个人。”

  “谁?”

  “菲罗忒斯。”

  “什么?”听到这个名字说实话我是【无极荣耀】相当之惊讶的【无极荣耀】。不过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名字代表的【无极荣耀】人物有多么的【无极荣耀】强大,也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没听过这个名字,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菲罗忒斯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淫神。没错,菲罗忒斯在奥林匹斯神族中是【无极荣耀】掌管性圌欲和淫圌乱的【无极荣耀】女神,她的【无极荣耀】能力可谓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另类,而且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能力太过古怪,所以即使是【无极荣耀】以普遍乱圌伦而出名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中她也属于极不受欢迎的【无极荣耀】存在。弥诺斯让我找埃阿斯科我可以理解,可是【无极荣耀】这个菲罗忒斯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弥诺斯见我听到这个菲罗忒斯这么大反应还以为我不知道菲罗忒斯是【无极荣耀】谁,不过他刚解释了两句我便打断他道:“不用解释了,我知道菲罗忒斯是【无极荣耀】谁,只是【无极荣耀】我很奇怪,这个事情为什么要叫上菲罗忒斯?”

  弥诺斯直接伸出了两根手指道:“一,菲罗忒斯在我们奥林匹斯神族中也属于地位极为尴尬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她肯定支持我们转投你们冰霜玫瑰盟。”

  “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无极荣耀】菲罗忒斯对哈迪斯大人来说非常重要。”见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他,弥诺斯无奈的【无极荣耀】靠近我小声说道:“为了中在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内幕,不过你绝对不许告诉第三个人是【无极荣耀】我说的【无极荣耀】。”我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发誓保证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是【无极荣耀】他告诉我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在得到我的【无极荣耀】保证后弥诺斯才小声的【无极荣耀】说道:“你知道珀耳塞福大人是【无极荣耀】怎么成为冥后的【无极荣耀】吧?”

  我点点头道:“维多利亚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所以你骂我呢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听她说珀耳塞福好像是【无极荣耀】被哈迪斯抢到冥界来的【无极荣耀】。”

  弥诺斯听完立刻点头道:“看来你确实知道不少东西。珀耳塞福涅大人确实是【无极荣耀】被哈迪斯大人抢回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抢回来还不算完。因为珀耳塞福涅大人不是【无极荣耀】自愿成为冥后的【无极荣耀】,所以她起初对哈迪斯大人一直都很冷淡。”

  听弥诺斯说到这里我立刻了然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制止了弥诺斯继续说下去。其实事情说到这里已经很好猜了。在这里你完全可以把哈迪斯想象成山上的【无极荣耀】土圌匪,而珀耳塞福涅就是【无极荣耀】路过山下而不行被抢上山成为压寨夫人的【无极荣耀】贵圌族大小姐。在这种情况下珀耳塞福涅对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态度自然不难想象,没和她拼个你死我活就已经算是【无极荣耀】妥协了,指望她能对哈迪斯百依百顺当个小娇妻那是【无极荣耀】铁定没门的【无极荣耀】。

  哈迪斯当初抢珀耳塞福涅回来那是【无极荣耀】因为真的【无极荣耀】喜欢她,所以他才会在珀耳塞福涅即将成为别人圌妻子的【无极荣耀】时候抢先动手把她抢了回来。作为珀耳塞福涅的【无极荣耀】追求者,哈迪斯自然是【无极荣耀】希望珀耳塞福涅能对自己百依百顺和自己恩爱无比,但珀耳塞福涅最初对他的【无极荣耀】好感就不是【无极荣耀】很多,后来又被他强行抢到冥界,这感情自然就更糟糕了。在这种情况下哈迪斯想要通过正常情况得到珀耳塞福涅的【无极荣耀】爱那无疑就是【无极荣耀】做梦。所以哈迪斯这家伙就想了个比较另类的【无极荣耀】方法,那就是【无极荣耀】让菲罗忒斯偷偷的【无极荣耀】催化珀耳塞福涅的【无极荣耀】性圌欲。

  虽然OOXX和爱情不可等同,但不得不承认,大部分人的【无极荣耀】爱情都是【无极荣耀】以OOXX为基础的【无极荣耀】。

  谁要是【无极荣耀】说自己可以在完全不进行OOXX活动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和某人保持爱情,那恭喜你,你已经成仙成圣了。

  正因为OOXX对于爱情有着催化剂和强化胶的【无极荣耀】作用,所以哈迪斯这家伙无耻的【无极荣耀】选择了让菲罗忒斯对珀耳塞福涅进行性圌欲催化,结果珀耳塞福涅自然是【无极荣耀】挡不住菲罗忒斯特殊能力的【无极荣耀】效果屈从了哈迪斯,然后两个人有了身体关系之后再加上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刻意讨好,珀耳塞福涅对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态度便开始迅速好转,当然,这个效果的【无极荣耀】前提是【无极荣耀】建立在珀耳塞福涅不知道自己和哈迪斯OOXX是【无极荣耀】菲罗忒斯的【无极荣耀】功劳的【无极荣耀】前提下的【无极荣耀】。一旦珀耳塞福涅知道了自己被菲罗忒斯的【无极荣耀】特殊技能催化过,估计她立刻就得跟哈迪斯拼命。

  基于以上原因,菲罗忒斯等于是【无极荣耀】抓着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把柄在手里,所以如果有她在场的【无极荣耀】话,哈迪斯就算不同意跳槽,起码也会冷静的【无极荣耀】和我谈完,不至于一上来就跟我动手。

  在明白了弥诺斯的【无极荣耀】意思后我们便一起穿过零吧手打团那空间门又回到了冥神殿所在的【无极荣耀】那片空间,之后寻找菲罗忒斯的【无极荣耀】过程倒是【无极荣耀】简单,而且这女人估计也确实被奥林匹斯神族给欺负惨了,所以一听有机会转会,她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要帮我联络哈迪斯,搞得我感觉她比我还积极!不过菲罗忒斯虽然找到了,埃阿科斯这家伙确实怎么也找不到,所有他可能出现的【无极荣耀】位置我们都转了一圈,结果却完全找不到人。最后实在没办法之下我们只好不找他直接去了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冥神殿。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一下,我陷进去和哈迪斯大人说一下。”到了冥神殿之后弥诺斯让我和菲罗忒斯先等在了外面,毕竟我和菲罗忒斯对哈迪斯来说都算是【无极荣耀】外人,像冥神殿这种地方并不适合我们直接进入。

  弥诺斯进去之后我和菲罗忒斯在外面一等就是【无极荣耀】十多分钟,就在我么以为除了什么问题的【无极荣耀】时候弥诺斯才跑出来把我们给叫了进去。

  菲罗忒斯一看到弥诺斯出来立刻就问道:“怎么搞了这么久?”

  弥诺斯也是【无极荣耀】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珀耳塞福涅大人也在里面,我们这事情实在不好当着她的【无极荣耀】面说,所以我只好等她离开才向哈迪斯大人回报。噢,对了,埃阿科斯那家伙也在这里。”

  菲罗忒斯一听立刻道:“难怪找了他一圈都找不到。”

  我们说着说着便已经进入了冥神殿内部,在弥诺斯的【无极荣耀】带领下穿过数道守卫之后终于进入了一件巨大的【无极荣耀】房间。有些出乎意料,这并不是【无极荣耀】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种好像办公室一样的【无极荣耀】会客厅,尽管之前遇到的【无极荣耀】神族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在类似的【无极荣耀】房间中接待我的【无极荣耀】,但哈迪斯却选择了一间比较特别的【无极荣耀】房间。

  这间房间的【无极荣耀】面积大约在二百平方左右,大门对面的【无极荣耀】那面是【无极荣耀】整面墙的【无极荣耀】落地窗户,透过那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无极荣耀】花园,非常的【无极荣耀】漂亮。房间的【无极荣耀】左右两侧各有一排柜子,其中一面放的【无极荣耀】全是【无极荣耀】书,另外一面则是【无极荣耀】各种酒类饮料。房间的【无极荣耀】中间比较空旷,除了一套华丽的【无极荣耀】办公桌椅之外就只有一条长沙发以及一架巨大的【无极荣耀】能当床用的【无极荣耀】黑色钢琴了。

  老实讲这个房间像私人酒吧多过办公室,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哈迪斯这家伙比较有情调把办公室修成了酒吧,那就是【无极荣耀】这里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接待室而是【无极荣耀】休息间。

  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哈迪斯那家伙正坐在那架巨型钢琴前面弹着一首让人听起来感觉非常压抑的【无极荣耀】音乐,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曲子,但是【无极荣耀】可以肯定哈迪斯现在弹这个曲子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

  在我们全部进入房间之后站在门边的【无极荣耀】埃阿斯科便把门关了起来,然后他便和弥诺斯一起站到了哈迪斯的【无极荣耀】钢琴两边,而菲罗忒斯则是【无极荣耀】毫不客气的【无极荣耀】自己做到了那张沙发上,感觉她比这里的【无极荣耀】主人还要随意。

  看到他们都各自找好了位置,我便走到了房间中央,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并没有坐下,也没和哈迪斯说话,只是【无极荣耀】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哈迪斯弹琴。

  以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实力,房间里进来人他当然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不搭理我肯定是【无极荣耀】他故意的【无极荣耀】。不过我是【无极荣耀】来挖墙脚而不是【无极荣耀】来找哈迪斯打架的【无极荣耀】,所以对他的【无极荣耀】无视我也没做出什么过激反应,而是【无极荣耀】就这么看着他并一直等到他弹完了正在演奏的【无极荣耀】这首曲子。

  在一曲终了之后哈迪斯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并转身看向了我,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无极荣耀】在看了我一眼之后直接走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桌子后面坐下,然后他又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只小盒子放在了桌上。在摆好那个盒子后他又轻轻地在盒子顶上按了一下,一只红色的【无极荣耀】水晶柱立刻从盒子顶端弹了出来并散发出一圈圈的【无极荣耀】红色波纹。直到这东西启动之后哈迪斯才突然一反之前的【无极荣耀】态度热情的【无极荣耀】对我说道:“抱歉了紫日会长,刚刚真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想在你面前耍威风。实在是【无极荣耀】……”

  我没等哈迪斯说完就接口问道:“这里也有宙斯的【无极荣耀】眼线吗?”

  哈迪斯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忘了我一眼之后才接着说道:“能成为众神族的【无极荣耀】中间人代为保管戒律之环,紫日会长果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物。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知道我正在被监视”

  ,而监视我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来自宙斯呢?”

  我伸手指了下那个盒子道:“虽然我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麽,不过我身边恰好也有位幻象女神,这种用来掩人耳目的【无极荣耀】特殊能量结构我也算是【无极荣耀】比较熟悉了。既然你把这东西摆出来,那就肯定是【无极荣耀】因为正在被监视著。至於这个主使者是【无极荣耀】宙斯,这个其实也很好猜。”

  “好猜吗?”哈迪斯显然不太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当然。”我解释道:“以你冥王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身份和实力,在这整个奥林匹斯神族中能和你平起平坐的【无极荣耀】一共也就只有八个人而已。再加上宙斯这个比你还要高出一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你真正需要忌惮的【无极荣耀】人只有九个。如果对方比你弱,以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和性格,早就直接把他干掉了,又怎麼可能被迫装模作样只为欺骗对方的【无极荣耀】耳目?所以说这人必然是【无极荣耀】这九个人之一。”

  “可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也还有九个人可以猜,你为什麽就认定一定是【无极荣耀】宙斯呢?”

  “这个就要说到潘多拉了。”提到潘多拉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特意注意了一下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表情,发现他没有什麽不正常反应后我才放心的【无极荣耀】说道:“在我来之前就和潘多拉谈过有关你们转会的【无极荣耀】事情。潘多拉和我说了有关於冥神一系在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地位,她觉得你是【无极荣耀】个很重感情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不肯背叛周四,可是【无极荣耀】我觉得你不像是【无极荣耀】因为感情而不敢背叛,倒像是【无极荣耀】有什麽把柄被捏在了宙斯的【无极荣耀】手里。即使我的【无极荣耀】猜测不争取,以你冥神一系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你也应该早就叛离奥林匹斯神族了。就算不找人投靠,起码自立门户也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如果那个派人监视你的【无极荣耀】存在真的【无极荣耀】在另外那八人中间,以你现在在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尴尬处境,就算不直接找他决斗也应该会有别的【无极荣耀】激烈反应才对。可是【无极荣耀】你却表现的【无极荣耀】这麼安逸。这说明那人是【无极荣耀】你不能动的【无极荣耀】。在你与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关系搞的【无极荣耀】这麼僵化的【无极荣耀】时刻,你依然不敢动的【无极荣耀】任务,那除了周四我实在是【无极荣耀】想不到还能有谁了。”

  “没错,你的【无极荣耀】推断很正确。正在监视我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宙斯。”哈迪斯在我猜到之后也便爽快的【无极荣耀】承认了。

  我见哈迪斯承认便跟著道:“你既然不否认这件事情,那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不用再劝你了?只要我能解决宙斯挟持你的【无极荣耀】那样把柄,你就会直接加入我们吧?”

  哈迪斯点头道:“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宙斯要挟我的【无极荣耀】话,我早就不干了。每次一打冂仗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冲在最前面,分好处的【无极荣耀】时候却没我们的【无极荣耀】份,这样的【无极荣耀】组织我早不想在这里干了。至於加入你们,但从你身上我就能看出来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强大,所以加入你们也没什麽问题。我听说摹疚藜僖裤在中国还监管著地府的【无极荣耀】一部份工作,我过去的【无极荣耀】话刚好可以帮你把这部份工作接过来。”

  我点点头道:“那就好办了。你现在先告诉我一下宙斯到底是【无极荣耀】拿什麽在要挟你,我来帮你想办法解决。”

  哈迪斯想了想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在得到我的【无极荣耀】确认后他便离开了这个房间,不一会他又走了回来,身后还跟著一个女人。这女人我认识,正是【无极荣耀】冥后帕尔塞福涅。不得不说哈迪斯被他迷的【无极荣耀】神魂颠倒也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帕尔塞福涅实在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漂亮。不过,我觉得她身上最大的【无极荣耀】特点还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美丽,而是【无极荣耀】那种说不出来的【无极荣耀】活力。作为春之女神,帕尔塞福涅出现在哪里,你就会感觉仿佛身处春天的【无极荣耀】原野智商一般,连零吧手打团空气都变的【无极荣耀】清新美丽了起来。相对于死板沉寂的【无极荣耀】冥界来说,帕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气息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极端,我估计哈迪斯大概就是【无极荣耀】被这种极端的【无极荣耀】气质所吸引,所以才会不可自拔的【无极荣耀】爱上了帕尔塞福涅。老实讲这俩看起来极为般配的【无极荣耀】人物之间居然能发展出好像姐弟般的【无极荣耀】感情实在是【无极荣耀】有点匪夷所思,毕竟奥林匹斯神族一向都是【无极荣耀】以乱冂伦而著称的【无极荣耀】,即使亲生母子、父女之间都有通婚的【无极荣耀】历史,什麽哥哥妹妹那就更是【无极荣耀】家常便饭一般的【无极荣耀】事情。结果哈迪斯和潘多拉这俩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无极荣耀】存在之间却发展出了纯洁的【无极荣耀】姐弟之情,这事还这是【无极荣耀】够令人意外的【无极荣耀】。

  帕尔塞福涅进入房间后先是【无极荣耀】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将目光转向了哈迪斯那里,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在她准备转身的【无极荣耀】瞬间,哈迪斯却突然从背后一指点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脖子上,然后帕尔塞福涅便仿佛被人拿掉了电池的【无极荣耀】机器人一样瞬间瘫软了下去,要不然哈迪斯早有准备估计她就直接趴地上了。

  看到哈迪斯竟然把帕尔塞福涅给弄晕了,我和弥诺斯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一阵惊讶。哈迪斯宠爱妻子的【无极荣耀】名声可是【无极荣耀】在整个神界都是【无极荣耀】出名的【无极荣耀】,以他对帕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宠爱怎麼会突然把帕尔塞福涅点晕呢?

  就在我们疑惑不解的【无极荣耀】时候哈迪斯却是【无极荣耀】已经把帕尔塞福涅抱到了沙发旁边,示意菲罗忒斯让开之后他便将帕尔塞福涅放到了沙发上,然后在我们诱惑的【无极荣耀】目光中他又将帕尔塞福涅背后的【无极荣耀】衣服略微提起来了一点然后就见他用手指在那衣服上一划,衣服立刻便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在切开了衣服之后哈迪斯便将那衣服重新按回帕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身上并深受将切开的【无极荣耀】裂口撕大,露出了帕尔塞福涅背后的【无极荣耀】一块肌肤。之间那雪白有如玉石一般光滑的【无极荣耀】肌肤上竟然印著一个中央带有雷电标记的【无极荣耀】魔法阵。

  在看到这个东西之后我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走了过去,然后就想伸手去摸,不过还好手伸到一半我又想起了了,赶紧停下动作转头看向哈迪斯问道:“可以吗?”

  哈迪斯点了点头,随后我便将两根手指点在了那雷电图标上,大约过了几秒之后我才皱著眉头将手收了回来。“感觉到了吗?”哈迪斯看著我板著脸问道。

  我点点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问道:“这东西什麽时候印上去的【无极荣耀】?”

  “从我把帕尔塞福涅抢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印在上面了。”

  “你是【无极荣耀】说之前……”

  “不,就是【无极荣耀】在我抢她的【无极荣耀】时候印上去的【无极荣耀】。”

  “你是【无极荣耀】说在你抢夺帕尔塞福涅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被宙斯直接打上去的【无极荣耀】?”

  哈迪斯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时候打上去的【无极荣耀】。”

  我随后又问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宙斯本来准备打你来著?”

  哈迪斯摇了摇头道:“不,他瞄准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帕尔塞福涅,我虽然极力想要阻挡,但还是【无极荣耀】被他印上去了。”

  “宙斯这家伙也太狠了吧?自己女儿也下得去手?”

  “和自己姐姐生下的【无极荣耀】女儿都想染指,你觉得他还有什麽做不出来的【无极荣耀】?”

  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话让我微微一愣。不过话说回来宙斯这家伙也确实够变态的【无极荣耀】。帕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母亲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十大主神之一的【无极荣耀】丰收女神德墨忒尔,而这个德墨忒尔其实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二姐,而她同时又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位妻子。至於帕尔塞福涅则是【无极荣耀】宙斯与德墨忒尔所生的【无极荣耀】女儿。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宙斯这个老淫冂棍娶了自己二姐不算,还企图再把既是【无极荣耀】他女儿又是【无极荣耀】他侄女的【无极荣耀】帕尔塞福涅也给纳入自己的【无极荣耀】妻子行列。不过话说回来,这样将的【无极荣耀】话哈迪斯这家伙也不算啥好鸟,因为哈迪斯和宙斯是【无极荣耀】兄弟关系,所以德墨忒尔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二姐也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二姐,而帕尔塞福涅则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亲侄女。当然相比宙斯那个老淫冂棍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起码哈迪斯这还拐了道弯,而且哈迪斯至少比较专一,不像宙斯那家伙,整个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女性几乎就没几个和他没关系的【无极荣耀】。

  见我们在那说了半天,旁边一直保持著惊讶状态的【无极荣耀】菲罗忒斯终於忍不住插嘴问道:“你们两个在那说了半天,那个魔法印记到底是【无极荣耀】什麽东西啊?”

  “能量溃散法阵。”我直接对菲罗忒斯说道。

  菲罗忒斯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捂住了嘴巴。“这麼说来……?”

  哈迪斯点了点头道:“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东西,你觉得毫无生机的【无极荣耀】冥神殿为什麽会变成花园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

  听到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话一边的【无极荣耀】弥诺斯他们也终於明白了过来。帕尔塞福涅是【无极荣耀】春之女神,她的【无极荣耀】法力带有一定的【无极荣耀】生命特性,而因为背上的【无极荣耀】这个能量溃散法阵,她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法力,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她走到哪里法阵就一路溃散到哪里,而她的【无极荣耀】法力最大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会改造环境催生各种植物,结果她在冥界住下来之后这里不可控制的【无极荣耀】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花园。

  “原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埃阿科斯说道:“大人,既然这东西这麼麻烦,您为什麽不把它破坏掉呢?”

  见哈迪斯现在心情很糟的【无极荣耀】样子,我便代他回答道:“能量溃散法阵恶毒就恶毒在这里了。这个法阵会不断的【无极荣耀】造成能量溃散,最初是【无极荣耀】溃散法力,这个还好办一点,但是【无极荣耀】等法力溃散光了之后就会开始溃散生命力,如果听之任之,很快被印上这个法阵的【无极荣耀】人就会因为生命力耗尽而死亡。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不知道发好著呢的【无极荣耀】运行轨道而强行破阵的【无极荣耀】话,这个法阵就会聚集被印上法阵之人本身的【无极荣耀】法力反冲他的【无极荣耀】能量核心,对於你们神族来说就是【无极荣耀】冲击你们的【无极荣耀】神魂。最后结果轻则法力全失变成废人,重则当场爆体而亡,而且爆炸威力还相当的【无极荣耀】大。”

  “什麽?那帕尔塞福涅大人岂不是【无极荣耀】……?”弥诺斯和埃阿科斯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解释立刻就急了。地狱系统的【无极荣耀】神族最大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忠诚,似乎这一点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弥诺斯和埃阿科斯作为奥林匹斯这边的【无极荣耀】冥界三大判官,对哈迪斯自然是【无极荣耀】忠心不二的【无极荣耀】。现在听说帕尔塞福涅居然被印上了这麼危险的【无极荣耀】东西,而且很可能不就就会挂掉,他们哪有不激动的【无极荣耀】?

  见他们那麼紧张,就连心情不好的【无极荣耀】哈迪斯都忍不住说道:“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宙斯那家伙虽然不计较腐女之情,但却怕我盘里奥林匹斯神族,所以他就利用帕尔塞福涅给我设置了一条枷锁。帕尔塞福涅身上的【无极荣耀】这个印记并没有完全启动,它正处於一种半休眠状态。和完全启动的【无极荣耀】溃散法阵不一样,它不是【无极荣耀】无时无刻的【无极荣耀】发散能量,而是【无极荣耀】每小时启动一分钟,然后就会关闭。这种消耗速度还算比较慢的【无极荣耀】,以帕尔塞福涅自身的【无极荣耀】回覆速度就可以抵消法力消耗,所以不会对她构成什麽威胁。不过这种状态只会维持一年时间,每年帕尔塞福涅都必须返回奥林匹斯山住上三个月用来重新设定法阵,否则法阵就会全力启动。到那个时候,帕尔塞福涅就只能支撑大约半年时间,如果半年后还不关闭法阵,法阵就会开始消耗他的【无极荣耀】生命力,然后她会在三个月内耗尽生命力而死。”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打死也不离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原因?”菲罗忒斯问道。

  哈迪斯点了点头道:“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无极荣耀】关系害了帕尔塞福涅,虽然这样对你们这些跟著我的【无极荣耀】零吧手打团的【无极荣耀】人很不公平,但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人的【无极荣耀】生命,所以我只能如此。”

  我打断了还想说什麽的【无极荣耀】菲罗忒斯道:“哈迪斯有他的【无极荣耀】想法,你就不要再说了。”

  说完我又转向哈迪斯道:“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你就先保持现状,千万别让宙斯看出些什麽来。至於帕尔塞福涅身上的【无极荣耀】这个溃散法阵,由我来想办法。”

  哈迪斯点点头道:“只要你能解除这个法阵,我就跟你干。”

  和哈迪斯打成协议之后我便将自己身边所有对魔法阵有研究的【无极荣耀】魔宠都放了出来,然后一起对帕尔塞福涅身上的【无极荣耀】那个能量溃散法阵进行了一番研究。当然,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场破解这个法阵,那也太异想天开了些。宙斯好歹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老大,即使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强战种族不太擅长魔法阵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是【无极荣耀】以宙斯的【无极荣耀】实力打上去的【无极荣耀】法阵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人围在一起商量商量就能破掉的【无极荣耀】。我们之所以要研究这玩意只是【无极荣耀】为了搞清楚这东西上面的【无极荣耀】各种特徵方便带回去找人研究,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帕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身份比较敏感,我甚至都想把她也一起拐回去,毕竟抄下来的【无极荣耀】记录怎麼也没有原版的【无极荣耀】样本效果好啊。

  在记录下这个法阵的【无极荣耀】各种特徵之后我便和哈迪斯他们约定了尽快搞出解决方案,然后在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指导下我们又演了一场装作不欢而散的【无极荣耀】样子。在我们假装的【无极荣耀】争吵中弥诺斯装作上来劝说,结果被我推了一把,然后他无意撞翻了那个幻象发生器,接著外面的【无极荣耀】人看到的【无极荣耀】内容就和屋子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同步了起来。再然后我指著哈迪斯的【无极荣耀】鼻子怒声说了些什麽,哈迪斯则是【无极荣耀】立刻想要砍我,结果却被埃阿科斯死死拉住,而我则被菲罗忒斯拉出了房间。

  当房间的【无极荣耀】大门再次关闭后原本拉著我的【无极荣耀】菲罗忒斯才放开了手,而我也立刻恢复了正常表情,在向菲罗忒斯保证我一定尽快想办法解决帕尔塞福涅身上的【无极荣耀】法阵之后这女人才放我离开,而我也确实没有耽误,出了冥界之后连原本应该骚扰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计划我都给放弃了,直接就跑回了艾辛格。

  只要研究出接触溃散法阵的【无极荣耀】方法把哈迪斯他们一起拉过来,那就是【无极荣耀】对奥林匹斯神族最大的【无极荣耀】打击,所以为了这个远大目标,我暂时就没空做哪些偷鸡摸狗的【无极荣耀】小事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