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九泉之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九泉之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其实这种材料就是【无极荣耀】……”哈迪斯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搞的【无极荣耀】我只能傻看着他等他说下去。大概是【无极荣耀】感觉胃口吊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哈迪斯这个时候终于说道:“其实这种材料就是【无极荣耀】神魂。”

  “神魂?”

  “对,就是【无极荣耀】神族死亡后留下的【无极荣耀】魂魄。不管是【无极荣耀】有意识还是【无极荣耀】没意识的【无极荣耀】都可以,只要是【无极荣耀】神魂就行。”

  我皱着眉头说道:“神魂这种材料对我来说到确实是【无极荣耀】挺好找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想要得到就得费点事了。不过这个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只要能为我们提供信仰之力,几个神魂还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的【无极荣耀】。”

  哈迪斯一听我这么说赶紧解释道:“可不是【无极荣耀】几个的【无极荣耀】问题。”

  “不是【无极荣耀】几个?难道需要很多?”

  “那得看你提供的【无极荣耀】神魂质量如何了。”哈迪斯解释道:“神魂也是【无极荣耀】有等级之分的【无极荣耀】。比如说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神魂和我的【无极荣耀】神魂,在承载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数量上就肯定会有差别。实力越强的【无极荣耀】神族死后留下的【无极荣耀】神魂越是【无极荣耀】能承载更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如果你弄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些普通神魂,那就必须要多一点才行,如果是【无极荣耀】像我这么高级的【无极荣耀】存在,那到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只要几个就够了。”

  “你说的【无极荣耀】这个数量能量化吗?要不然我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啊?”

  “要是【无极荣耀】可以量化我就直接告诉你了。而且就算能量化我也没法告诉你具体要多少,因为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中国这边的【无极荣耀】地府到底能产生多少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另外,你的【无极荣耀】调度安排也会影响需求量。如果你不怕麻烦,那准备两个神魂就可以了,一个运输另外一个储存,只要在另外那个神魂装满之前把运输的【无极荣耀】那个带回来替换就行了,这样只要两个就能保证运输。当然这样会变的【无极荣耀】很麻烦,而且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都会造成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吸收中断。而且如果运输太频繁,一来容易被外人发现,二来也会增加信仰之力运输过程中的【无极荣耀】意外风险。”

  “那你觉得多长时间运输一次比较合理?”

  “你要是【无极荣耀】能搞到很多神魂,那自然是【无极荣耀】间隔越长越好,最好能一年或者半年一次,不过那样的【无极荣耀】话需要的【无极荣耀】神魂数量就有点吓人了。所以我觉得比较经济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一周一次,或者三天一次。当然最好是【无极荣耀】能一周一次。”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那行,我们就按一周一次的【无极荣耀】运输量先计划着,如果能搞到足够的【无极荣耀】神魂就按这个办法办,要是【无极荣耀】凑不齐就视情况缩短周期,改成五天一次或者三天一次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最后看我能搞来多少神魂再说。”

  “目前也只能这么干了。”

  哈迪斯说完之后旁边的【无极荣耀】潘多拉忽然道:“你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地府都不去收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吗?那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可以去其他十个阎罗殿那边收集这些信仰之力?”

  听到潘多拉的【无极荣耀】问题我本想马上否决,但是【无极荣耀】想想说不定还真行,于是【无极荣耀】便问道:“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收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啊?如果方法比较隐蔽我到是【无极荣耀】可以找个借口把你们送过去试试,要是【无极荣耀】需要比较大的【无极荣耀】阵仗,那就不好办了。”

  哈迪斯回答道:“收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方法并不麻烦,只需要建一座信仰聚集器就可以了。”

  “什么是【无极荣耀】信仰聚集器?”

  “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内部雕刻有很多种特殊魔法阵,可以将信仰之力集中收集起来的【无极荣耀】装置。”

  “很复杂吗?”

  哈迪斯点点头道:“很复杂。”

  我想了想道:“你们多长时间能造出来,我想看看实物。”

  “我的【无极荣耀】神国里现在就有好几个,不过这里……!”

  听到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话我才想起来光顾着问问题了,居然到现在还站在路口没动地方。赶紧和哈迪斯他们道了个歉,然后带着他们往阎罗殿跑。

  我一边带着哈迪斯他们往阎罗殿走,一边给他们介绍。“现在我们走的【无极荣耀】这条就是【无极荣耀】黄泉路了。路上这些亡魂就是【无极荣耀】每天分配给我们这个阎罗殿处理的【无极荣耀】死者。道路的【无极荣耀】右边和中间都是【无极荣耀】他们走的【无极荣耀】,左边的【无极荣耀】这条道是【无极荣耀】专门空出来给阴司的【无极荣耀】鬼差以及需要还阳的【无极荣耀】灵魂走的【无极荣耀】。”

  潘多拉看着两边的【无极荣耀】森林问道:“那这旁边的【无极荣耀】森林里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啊?”

  “就是【无极荣耀】森林啊。”

  “全都是【无极荣耀】?”潘多拉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点点头道:“天庭给的【无极荣耀】介绍说这周围是【无极荣耀】无尽林海,后来我也派人进去探索过,最远一次往前跑了两万多公里,结果还是【无极荣耀】一望无际的【无极荣耀】林海,根本连块空地都没有。”

  “这么大?难道你们就一直没发现它的【无极荣耀】边缘在哪吗?”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耸耸肩道:“我也想知道它的【无极荣耀】边缘在哪,可惜它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而且这林子里也不是【无极荣耀】绝对安全,其中有很多从未被发现的【无极荣耀】怪物存在。之前我派人探索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发现了几万种以前从未见过的【无极荣耀】怪物,这些生物有的【无极荣耀】成群出现,有的【无极荣耀】单个行动,级别也是【无极荣耀】高低不等。目前发现的【无极荣耀】最厉害的【无极荣耀】一只生物只用了五秒就把我的【无极荣耀】一个探索小队全部干掉了。”

  “那你的【无极荣耀】探索小队是【无极荣耀】什么实力?”拉达曼提斯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道:“只要三个人就能把你干掉,而且你连跑的【无极荣耀】机会都不会有。一支探索小队有十二人。你自己算算他们是【无极荣耀】什么实力吧。”

  原本还想说我的【无极荣耀】队伍战斗力不行来着的【无极荣耀】拉达曼提斯被我一句话堵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说啥好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潘多拉岔开话题问道:“阎罗殿就在这条路的【无极荣耀】尽头吗?”

  “也算是【无极荣耀】吧。”我解释道:“这条路再往前不远拐个弯森林就结束了。我们之前出来的【无极荣耀】位置其实已经算是【无极荣耀】森林的【无极荣耀】边缘了,我们背后才是【无极荣耀】森林的【无极荣耀】核心地带。再往前出了林区就是【无极荣耀】条河,河水连着寂静之海,所以森林延伸不过去。那河上有座桥名为奈何桥,十一座阎罗殿各有一座,风格什么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在河那边是【无极荣耀】一大片花海。说到这点到是【无极荣耀】和你们欧洲那边的【无极荣耀】冥界很类似。”

  珀耳塞福涅皱着眉头问道:“该不会全是【无极荣耀】彼岸花吧?”

  我点点头然后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好象全世界的【无极荣耀】冥界都只长这一种花,而且这玩意好象还特别适应冥界的【无极荣耀】环境,随便在哪种下一朵,很快就能长成一大片,要是【无极荣耀】没人管,三个月我的【无极荣耀】阎罗殿里都能长满这玩意。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这边的【无极荣耀】森林里一朵也看不到,就算故意移植一片过来也会很快枯死。”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哈迪斯忽然走到路边将一只手按在了旁边的【无极荣耀】那棵树上,然后不到五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就见那树底下突然一亮,一道绿色的【无极荣耀】光圈瞬间从树根下向树干上聚集而来并迅速集中到了哈迪斯手按着的【无极荣耀】地方。只听嗞啦一声电击声,哈迪斯竟然甩着手往后倒退了两步,而且他的【无极荣耀】脸色也变的【无极荣耀】异常难看。

  “怎么回事?你没事吧?”我扶住哈迪斯问道:“以前从没听说过这树还会攻击人的【无极荣耀】啊?你刚才干什么啦?”

  哈迪斯先是【无极荣耀】看了下自己的【无极荣耀】手掌,结果发现手心居然被烧焦了一块,然后他才心有余悸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我建议你以后最好不要碰这些树,尤其是【无极荣耀】不能砍伐这些树木。”

  我点点头道:“这个你不说我也不会砍的【无极荣耀】。我早派人检测过了,这些树全都是【无极荣耀】负能量组成的【无极荣耀】。就算砍下来也不能当木材用,它们一到人间就会迅速腐朽,而且任何正能量物质接触到它们都会互相腐蚀,我才不会把这么危险的【无极荣耀】东西运到人间去呢。至于地府这边,房子都是【无极荣耀】早就修好的【无极荣耀】,也用不到我自己砍树造房子。不过你为什么让我别动这些树啊?”

  哈迪斯想了想忽然把我拉到身边,然后贴着我的【无极荣耀】耳朵小声把原因告诉了我。

  “什么?你说真的【无极荣耀】?”在听到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我几乎吓蹦了起来。

  哈迪斯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别乱传以免引起恐慌。直接下道禁令不许砍树就可以了,反正这里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人,不会有人违规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重新带着众人开始往阎罗殿走。

  刚刚哈迪斯说的【无极荣耀】原因相当之吓人。他居然告诉我说这些看起来很像是【无极荣耀】树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都不是【无极荣耀】树,而是【无极荣耀】——毛。没错,就是【无极荣耀】毛。就好象小猫小狗身上的【无极荣耀】毛一样,这些一直被我们当成是【无极荣耀】树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全部都是【无极荣耀】某只超级生物脊背上的【无极荣耀】毛发的【无极荣耀】……尖端。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只有尖端。刚才哈迪斯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神念沿着树干一路向下探索,结果发现这些树都没有根。顺着树干进入地下之后是【无极荣耀】和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树干完全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树干,而且一直向地下延伸了足有好几千米。按照哈迪斯的【无极荣耀】说法,上面这些看起来像树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是【无极荣耀】为了适应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而变化出来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形式类似变形术,只不过变形术是【无极荣耀】变化整个身体,这家伙却只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毛尖子变成了树。而且,这些树的【无极荣耀】树叶和树冠并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树冠,从功能上理解的【无极荣耀】话,它们其实应该算是【无极荣耀】树根,因为这些树叶和树干都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吸收周围的【无极荣耀】正能量并将之传输到地下深处他的【无极荣耀】本体那里。

  趁着队伍还在前进,我跟在哈迪斯身边小声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说这些树在吸收正能量?”

  哈迪斯左右看了看,确定手下们离的【无极荣耀】够远不会听到我们的【无极荣耀】谈话后才小声说道:“刚才我的【无极荣耀】神念顺着那些树一直向下好象接触到了那只生物的【无极荣耀】本体。对方现在显然是【无极荣耀】在沉睡状态,而且从气息上可以看出来那只生物应该很虚弱。不过……”

  “不过什么啊?你说话别总说一半好不好?你要急死我啊?”

  “不过那生物体内全都是【无极荣耀】正能量。”

  “正能量?你是【无极荣耀】说一只以正能量为基础的【无极荣耀】生物被埋在了完全由负能量组成的【无极荣耀】地府的【无极荣耀】土地下面?”

  哈迪斯摇头道:“我怀疑不是【无极荣耀】那东西被埋在了地府下面,而是【无极荣耀】地府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建在他身上的【无极荣耀】。”

  “我靠,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我们中国的【无极荣耀】地府整个就是【无极荣耀】建在一只巨兽的【无极荣耀】身上,而不是【无极荣耀】像你们那边一样是【无极荣耀】建立在寂静之海中的【无极荣耀】一座大岛屿上的【无极荣耀】?”

  “恐怕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

  听了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推测我先是【无极荣耀】沉默了一会让自己的【无极荣耀】心跳速度恢复到正常水平,然后才说道:“这家伙全身都带着正能量,可他却被泡在了寂静之海中,身上还压着一片大陆。这样都不死,说明他的【无极荣耀】实力绝对已经达到逆天的【无极荣耀】水平了。至少在我看来,他的【无极荣耀】实力可能已经和上位神只有一步之遥了。”

  哈迪斯也点头道:“我看这家伙至少可以运用一种或几种法则,否则他不可能在这种极端环境下生存。按照这点推断,他的【无极荣耀】实力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准上位神,比那些真正的【无极荣耀】上位神要弱,但是【无极荣耀】比我们这些下位神却要强出很多。”

  我跟着道:“但是【无极荣耀】他显然受伤或者被封印了。他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毛变成树是【无极荣耀】为了吸收正能量来恢复自身,但这里是【无极荣耀】地府,即使有正能量也微乎其微,加上他要不断对抗寂静之海负能量的【无极荣耀】侵蚀,吸收的【无极荣耀】正能量说不定不但无法累积,还在不断减少。”

  哈迪斯立刻接过去道:“所以他才会这么长时间都醒不过来,而且表现的【无极荣耀】如此虚弱。”

  “那你还吓唬我不让我砍树?切掉他的【无极荣耀】能量供应,他不是【无极荣耀】死的【无极荣耀】更快?”

  哈迪斯立刻摇头道:“你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温水煮青蛙吗?”

  我一听便立刻明白了过来。“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封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要让他在这种状态下慢慢死去,如果我们把他的【无极荣耀】能量供给切断,他就会因为能量平衡的【无极荣耀】丢失而被惊醒。就算他最后还要死,但是【无极荣耀】他临死前的【无极荣耀】挣扎绝对会变成世界级大灾难是【无极荣耀】吧?”

  “恐怕不止那么简单。”哈迪斯说道:“这家伙体内全都是【无极荣耀】正能量,而你也知道,正能量和负能量接触会有什么结果。保持现在这种状态缓慢消耗他的【无极荣耀】正能量,那么他就会最终安静的【无极荣耀】死去。可是【无极荣耀】一旦正能量供应消失,他突然死亡,那他体内剩余的【无极荣耀】正能量就会和寂静之海的【无极荣耀】负能量接触。接着就会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然后全世界都清净了。”

  “诶……貌似确实有这种可能,那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别招惹他的【无极荣耀】好,保持现状吧!”

  就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无极荣耀】时候,队伍不知不觉的【无极荣耀】就已经走出了森林。在林地前方,一座很有中国特色的【无极荣耀】小桥出现在了一条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宽的【无极荣耀】小河之上。在那桥的【无极荣耀】两端各站着几名鬼差,其中在桥的【无极荣耀】那头还有几张桌子摆在那里,那些排着队走过桥的【无极荣耀】鬼魂会被分别带到桌子前面,然后由那些坐在桌子后面的【无极荣耀】鬼差在他们脑门上盖章。被盖过章的【无极荣耀】鬼魂会被带到后面喝那传说中的【无极荣耀】孟婆汤,不过喝完之后他们的【无极荣耀】头顶立刻就会冒出一小团火焰。站在一边的【无极荣耀】鬼差看到那火焰就会用特制的【无极荣耀】工具把火给摘下来扔进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只巨鼎之中,而此时那鼎里正燃烧着熊熊大火,显然是【无极荣耀】收集了不少的【无极荣耀】灵魂之火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手下们都是【无极荣耀】在那里不断的【无极荣耀】议论着这奇怪的【无极荣耀】工作方式。毕竟他们那边是【无极荣耀】不会从死灵身上提取灵魂之火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无极荣耀】流程。当然,如果中国的【无极荣耀】阎王去哈迪斯他们那里参观肯定也会和哈迪斯他们现在一样好奇,因为哈迪斯他们不提取灵魂之火而是【无极荣耀】收集信仰之力。

  看到我过来,河边的【无极荣耀】鬼差立刻都放下了手里的【无极荣耀】工作向我行起了礼来。我迅速的【无极荣耀】把哈迪斯他们介绍了一下就让他们又回去工作了,毕竟这里不象其他地方,鬼差们都很忙,耽误他们的【无极荣耀】时间不但影响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利益还会造成鬼魂积压。

  在通过奈何桥这边的【无极荣耀】类似于检查站一般的【无极荣耀】地方后前方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的【无极荣耀】花海。那娇艳的【无极荣耀】彼岸花一朵朵盛开的【无极荣耀】无比灿烂无比美丽,那红色的【无极荣耀】丝状花瓣艳的【无极荣耀】都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有些花朵之上甚至能看到晶莹的【无极荣耀】闪光,简直是【无极荣耀】美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当然,冥界这种地方越美的【无极荣耀】东西就越危险,所以除了我们这些专业的【无极荣耀】冥界工作人员,一般人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别靠近它们比较好。就凭这些彼岸花的【无极荣耀】美丽,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实在太危险,我早把艾辛格种满了这东西。不过话说回来,貌似现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各处花坛里种植最多的【无极荣耀】魔宫玫瑰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安全的【无极荣耀】植物,那玩意如果感应到危险就会向周围散发巨毒催眠气体,可以让人在美丽的【无极荣耀】梦境中永远的【无极荣耀】长眠下去。不过在城里种这种危险植物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好处,起码我就从来不用在艾辛格做什么爱护花草树木的【无极荣耀】宣传,因为凡是【无极荣耀】敢于在艾辛格粘花惹草的【无极荣耀】家伙都去复活神殿报道了。

  潘多拉看着周围的【无极荣耀】花海深深的【无极荣耀】吸了口气,然后就好象要细细品位一般闭气了很长时间才呼出那口气说道:“啊,死亡的【无极荣耀】味道!巨毒的【无极荣耀】芬芳,这才是【无极荣耀】冥界该有的【无极荣耀】感觉吗!”

  在潘多拉感受着那要人命的【无极荣耀】花香之时,哈迪斯却很温柔的【无极荣耀】搂着瑟瑟发抖的【无极荣耀】珀耳塞福涅道:“你要是【无极荣耀】不喜欢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俩可以住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神殿里,这边反正距离也不远,我每天过来几个小时处理完公务就回去怎么样?”

  珀耳塞福涅看了看哈迪斯,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和哈迪斯他们不同,珀耳塞福涅是【无极荣耀】春之女神,她很不适应冥界的【无极荣耀】环境。奥林匹斯神族那边的【无极荣耀】冥界是【无极荣耀】以为她的【无极荣耀】魔力长期溃散加上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刻意压制才比较接近人间界的【无极荣耀】,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地府可是【无极荣耀】彻头彻尾的【无极荣耀】鬼域,珀耳塞福涅要是【无极荣耀】能住的【无极荣耀】下去才叫见鬼呢。诶……不对,应该说才叫奇怪。这里是【无极荣耀】地府,天天都能见鬼,而且一睁眼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