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物非人也非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物非人也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事实证明了这本笔记确实是【无极荣耀】很有价值的【无极荣耀】,因为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我完全看不懂。

  实验笔记的【无极荣耀】内容除了大量复杂的【无极荣耀】推导公式之外就是【无极荣耀】一堆堆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图和各种数据说明,内容之复杂对我来说犹如天书,幸好凌还勉强看的【无极荣耀】懂一点,不然我就真拿这玩意没辙了。

  “能看明白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吗?”我站在凌的【无极荣耀】身后有些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

  凌点点头道:“内容到是【无极荣耀】不太复杂,只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记录方式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随意了,我必须得想办法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小标记结合到魔法阵图中才能搞清楚意思。”

  “现在不需要你搞清楚这里面到底记录了些什么,你只要告诉我这里面是【无极荣耀】否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就行了。”

  “这个到是【无极荣耀】没问题。”凌说着便开始翻看了起来。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她才大致翻完了这本书,而我在旁边已经等的【无极荣耀】快睡着了。“我看完了。”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我兴奋的【无极荣耀】凑上去问道。

  凌点点头回答道:“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还是【无极荣耀】满多的【无极荣耀】,不过主要还是【无极荣耀】两个方面有些研究价值。”

  “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

  凌用笔记本的【无极荣耀】拐角往前指了指道:“一个就是【无极荣耀】关于那魔法阵的【无极荣耀】一些想法,我觉得用来辅助研究这个可以组合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应该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

  “那还有另外一项呢?”

  “另外一项就是【无极荣耀】关于灵魂学的【无极荣耀】一些研究内容,不过这个部分写的【无极荣耀】比较模糊,研究价值不大,只能作为参考。”

  我想了想道:“就算只有组合魔法阵的【无极荣耀】记录也绝对够重要了,这个东西我们不交任务了,直接带回去研究。”

  “就知道你肯定会留下来的【无极荣耀】。”凌说着忽然拿出了一本比较大的【无极荣耀】本子递给我。我疑惑的【无极荣耀】接过那个本子翻开看了起来,而在我翻看那本东西的【无极荣耀】时候凌也在说着:“这个是【无极荣耀】我刚用拓印魔法复制下来的【无极荣耀】。这笔记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只是【无极荣耀】一些文字信息,记录本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抄一份保存就行了,原版拿去交任务就好啦。”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兴奋的【无极荣耀】收起两个本子,我又转头看向那边的【无极荣耀】女武神询问了一下最后的【无极荣耀】转换狠可不可以启动了。女武神在检查了一下小龙女和小纯的【无极荣耀】情况后觉得没必要等两个小时了,直接就给她们开始了灵魂转换。按照女武神的【无极荣耀】说法就是【无极荣耀】小纯和小龙女的【无极荣耀】灵魂强度都很高,虽然在转移过程中同样受到了冲击,但超强的【无极荣耀】灵魂使她们获得了更快的【无极荣耀】恢复速度,因此对别人来说要两个小时,她们半个小时就了。

  转换两人的【无极荣耀】灵魂到是【无极荣耀】没怎么费事,除了又浪费了我一堆宝石之外也就没啥损失了。当然,宝石就算用完了也还是【无极荣耀】有利用价值的【无极荣耀】。要知道宝石粉也是【无极荣耀】一种魔法材料,很多地方都能用的【无极荣耀】上的【无极荣耀】。

  搞定了大家错位的【无极荣耀】灵魂后我便对女武神道:“之前一直都没空和你好好聊聊,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主人想问什么?”女武神到是【无极荣耀】表现的【无极荣耀】相当自觉。她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魔宠,所以意识转换非常迅速。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觉得挺奇怪的【无极荣耀】,按照一般人的【无极荣耀】思路,有着强大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女武神在得到我的【无极荣耀】帮助后完全可以反悔,拒绝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尽管她实际上不可能在被我看到属性后还跑的【无极荣耀】掉,但问题是【无极荣耀】她并不知道这一点。在完全没有什么人强迫她的【无极荣耀】前提下,她居然选择了遵守约定,这就显得相当难得了。另外,更让我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女武神在主动成为魔宠后居然也表现出了高度的【无极荣耀】自觉性,她非常适应这种身份转换,感觉就好象她之前一直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一样。用一个不太好听,但很贴切的【无极荣耀】描述方式来说,这个女武神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有着天生的【无极荣耀】奴性,她似乎很享受那种被人控制的【无极荣耀】感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听话,但现在她毕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她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听话对我来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好事,所以我也没打算纠正她的【无极荣耀】这种特征。稍微想了想之后我开始询问她之前一直很想问,但一直没啥机会问的【无极荣耀】问题。

  “那个……首先我想知道一下,你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会被锁在底下的【无极荣耀】牢房里的【无极荣耀】呢?还有你的【无极荣耀】灵魂为什么会跑到之前那只怪物的【无极荣耀】体内?”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后女武神根本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犹豫,她简直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在回答别人的【无极荣耀】事情一样说道:“我是【无极荣耀】被这里的【无极荣耀】主人骗到地牢后被他抓住的【无极荣耀】。这个实验室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无极荣耀】我帮助他建造的【无极荣耀】,包括地上的【无极荣耀】这个魔法阵。不过在魔法阵完成后这里的【无极荣耀】主人希望我能成为他的【无极荣耀】妻子,但是【无极荣耀】我拒绝了他的【无极荣耀】要求,于是【无极荣耀】他便怀恨在心,在一次他故意安排的【无极荣耀】怪物逃脱事件中将我打晕并利用我自己建造的【无极荣耀】这个魔法阵将我和怪物的【无极荣耀】灵魂做了对调,之后我就进入到了那只怪物的【无极荣耀】身体里,而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则被锁在了地牢中。”

  “你说这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无极荣耀】你建造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所以我才会知道很多机关的【无极荣耀】位置。”

  听到她的【无极荣耀】解释我便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你说当初这里的【无极荣耀】主人用这个魔法阵把你的【无极荣耀】灵魂和怪物的【无极荣耀】灵魂做了对调,那么你的【无极荣耀】身体里应该有怪物的【无极荣耀】灵魂才对,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怎么成空壳了?”

  “这个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太过强大,那只怪物不过是【无极荣耀】一只经过魔法改造的【无极荣耀】野生黑猩猩而已,连魔兽都算不上,自然承受不住我身体的【无极荣耀】负担,刚一转换完成它的【无极荣耀】灵魂就被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给吸收掉了。”

  听到女武神回答完这个问题,我先是【无极荣耀】犹豫的【无极荣耀】看了她一眼,然后想了想才终于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性格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性格?我不太明白你的【无极荣耀】意思。”

  “怎么说摹疚藜僖控。你的【无极荣耀】行为看起来服从性很高,之前你承诺要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可是【无极荣耀】后来我并没逼你,你却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就答应了。而且,我刚刚看了你的【无极荣耀】忠诚度属性,居然高达九十五。你不过是【无极荣耀】刚刚加入我们而已,怎么瞬间就变成我的【无极荣耀】死忠啦?”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灵魂被改造过。”女武神完全是【无极荣耀】用一副在陈述别人的【无极荣耀】事情的【无极荣耀】口气在说着:“之前我说过,那家伙希望让我成为他的【无极荣耀】妻子,所以在把我的【无极荣耀】灵魂转移到怪物体内后他就一直在试图操纵我的【无极荣耀】灵魂让我爱上他。不过在实验了很久之后他才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爱情,所以他就算有着无与伦比的【无极荣耀】灵魂操作技术也不可能让我爱上他,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把我的【无极荣耀】灵魂改造成什么样子才算是【无极荣耀】爱上他,再说他也没有那么高超的【无极荣耀】技术可以随意修改灵魂。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占有我的【无极荣耀】计划。在把我改造成爱人的【无极荣耀】实验失败后他便开始计划将我变成他的【无极荣耀】私奴,一个没有自己意志,只知道服从,可以任由他随意支配的【无极荣耀】玩物。”

  “这个实验成功了?”看着女武神现在这个样子我已经大概知道了结果。

  果然,女武神点点头道:“实验成功了一大半。他抹掉了我的【无极荣耀】憎恶观念,因此我对任何东西都不会表现出憎恶或者反感,即使是【无极荣耀】一些正常人明知道不应该接受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也可以毫无顾虑的【无极荣耀】接受,因为我根本不懂得讨厌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而因为不讨厌,所以就可以无所谓的【无极荣耀】接受。”

  “原来的【无极荣耀】性格是【无极荣耀】这样造成的【无极荣耀】啊?”

  “不完全如此。除了没有憎恶感自外,我的【无极荣耀】自我意识也很淡漠,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我几乎不太具备自我这个东西。当然,我的【无极荣耀】知识告诉我我因该有自我这种东西,但因为在灵魂上缺失了这一块,所以我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行为就是【无极荣耀】完全无视自己的【无极荣耀】感受。甚至于现在,我可以毫无感觉的【无极荣耀】和你谈论这本来应该让我很难过的【无极荣耀】事情。”

  “那你现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伤心?”凌忽然插嘴问道。

  女武神摇头道:“我知道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很伤心很悲愤,但是【无极荣耀】我现在心里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不具备伤心的【无极荣耀】能力。”

  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小纯听完女武神的【无极荣耀】介绍后悠悠的【无极荣耀】说道:“或许这样对你来说也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坏事呢!”

  小龙女也点头道:“如果你保留着那些负面感觉,现在的【无极荣耀】你一定会非常痛苦,不过因为你没有这方面的【无极荣耀】意识,所以反而不会难过了。不过那个把你搞成这样的【无极荣耀】家伙确实很可恶,要是【无极荣耀】有机会见到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帮你报仇。”

  “是【无极荣耀】啊,下次看到那家伙一定帮你报仇。不过我估计以后是【无极荣耀】没啥机会了。看这实验室能破成这个样子,估计那家伙早不知道死多少年了。”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女武神忽然哭着说道:“你对我真好。”

  看她突然这么大反应反倒搞的【无极荣耀】我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小纯和凌上去安慰了一番。等她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我才奇怪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不是【无极荣耀】不会伤心吗?怎么说哭就哭啊?”

  女武神还有些抽泣着说道:“我这是【无极荣耀】感动的【无极荣耀】哭,不是【无极荣耀】伤心。我没有负面情绪,因此正面情绪比放大到了正常人的【无极荣耀】两倍,因此我很容易对别人产生好感,而且很容易被感动。”

  小龙女在旁边嘀咕道:“这不是【无极荣耀】天生准备好被人骗的【无极荣耀】类型吗?”

  凌立刻道:“不用担心,她以后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了,跟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话难道还用担心被人骗?我们不去骗人就不错了。”

  小龙女和凌正在讨论着女武神的【无极荣耀】性格问题,忽然就听她说道:“其实虽然不知道伤心和憎恶,但我其实也挺想报仇的【无极荣耀】,毕竟我的【无极荣耀】知识告诉我我应该对那个家伙进行报复。”

  “可是【无极荣耀】那家伙都死那么多年了,我们要怎么报复啊?”小纯问道。

  “不,他的【无极荣耀】肉身虽然死了,但他的【无极荣耀】灵魂并没有消失。”

  女武神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全都是【无极荣耀】一阵惊讶。“你说什么?他没死?”

  “以灵魂为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存在标志的【无极荣耀】话,他确实没死。”

  “你怎么确定?”我追问道:“就算你的【无极荣耀】灵魂一直在那只猴子怪的【无极荣耀】体内,可你毕竟没离开过地下牢房啊?”

  女武神道:“我和他的【无极荣耀】灵魂之中存在一份契约。这是【无极荣耀】他之前想要奴役我的【无极荣耀】尝试之一,他企图利用主仆契约奴役我的【无极荣耀】灵魂,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我的【无极荣耀】抵抗太强烈,以至于奴役契约只完成了个开头就耗尽了魔法阵上的【无极荣耀】能量,而且因为我们之间已经建立了一个奴役契约,所以他之后都无法再次使用这种契约了。”

  “他不可以解除吗?”

  “不可以。”女武神道:“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奴役契约是【无极荣耀】永久性的【无极荣耀】,除非其中一方的【无极荣耀】灵魂彻底消失,否则不可能被解除。”

  凌看着女武神说道:“照你这么说摹疚藜僖裤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契约只完成了一个开头,他现在没法通过这个契约来命令你,但是【无极荣耀】你们双方却因此拥有了感知对方位置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吧?”

  女武神点点头道:“我能感觉的【无极荣耀】到,他正在向这里前进,应该很快就会到达这山谷的【无极荣耀】外围。”

  “他在向这里前进?”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无极荣耀】脑袋里突然跳出了之前枪神说的【无极荣耀】那个杀死了一些自由神族的【无极荣耀】家伙。难道说这里的【无极荣耀】主人就是【无极荣耀】我要等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虽然有些怀疑,但按照女武神的【无极荣耀】说法,这家伙已经更换了身体,所以就算我知道那家伙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也没法和女武神对照,何况我根本不知道那家伙现在长啥样,只是【无极荣耀】知道他很强而已。

  女武神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契约中的【无极荣耀】力量,然后睁开眼睛对我说道:“我能确定,再有一个小时他就会进入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片山谷。”

  我想了想道:“那好,我们一会去会会他。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

  “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无极荣耀】必须得给你起个名字,女武神只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称号,你原本应该有名字吧?”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女武神点头道:“我原本确实有名字,可是【无极荣耀】我只记得自己有名字,却记不得自己叫什么了。”

  “那你有喜欢的【无极荣耀】名字吗?”我刚说完就想起来她没什么自我意识,让她自己想名字可能有点麻烦,不过,就在我准备帮她起名字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却突然开口了。

  “我想叫卡罗拉。”

  “卡罗拉?”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卡罗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这是【无极荣耀】个对我很重要的【无极荣耀】名称,可能这就是【无极荣耀】我原本的【无极荣耀】名字,也可能这是【无极荣耀】一个对我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名字,我的【无极荣耀】灵魂在多次实验中缺失了很大一部分记忆,我想不起来这到底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名字了。但是【无极荣耀】,我想自己叫卡罗拉。”

  “既然这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愿望,那么你就叫卡罗拉吧。”

  有了名字之后卡罗拉就正式成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之一了,当然她还是【无极荣耀】要挂在银月这个帐号下。紫日的【无极荣耀】直接魔宠位已经全满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人形魔宠附带的【无极荣耀】空位。卡罗拉是【无极荣耀】人形宠,她本身就可以多带两个魔宠,如果把她放在别的【无极荣耀】人形宠的【无极荣耀】名下,那她自带的【无极荣耀】两个位置就浪费了。反正我现在是【无极荣耀】双号一体,两个号的【无极荣耀】魔宠和技能都可以通用,方便的【无极荣耀】很。

  搞定了名字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又对卡罗拉道:“名字定下来了,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可以变换功能的【无极荣耀】魔法阵挺不错的【无极荣耀】,想带回去研究,你知道怎么拆卸吗?”

  卡罗拉点点头道:“这个魔法阵是【无极荣耀】我和那家伙最得意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它其实是【无极荣耀】可以这样的【无极荣耀】。”卡罗拉说着便站到了魔法阵中央的【无极荣耀】钥匙孔位置把那只钥匙一脚全部踩进了钥匙孔中,跟着就见周围的【无极荣耀】魔法阵突然一阵嘁哩喀喳的【无极荣耀】组合变形,然后所有零件全部从地面下飞了起来。

  “我靠,这玩意是【无极荣耀】变形金刚啊?”

  在我们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那飞起来的【无极荣耀】魔法阵零件开始在空中互相撞击,而且看起来这些魔法阵之间不是【无极荣耀】在乱撞,它们分明是【无极荣耀】有目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在互相撞击,因为每两块撞到一起的【无极荣耀】零件总是【无极荣耀】会有互相吻合的【无极荣耀】接口连接在一起。当这些零件撞击组合后又是【无极荣耀】一阵折叠组装,最后竟然明显看出来它们在往人形结构发展。就在我几乎看出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结构时,卡罗拉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那些零件就呼啦一下全部飞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身上并自动组合在了一起。等卡罗拉落地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全身都被包裹在金色铠甲中的【无极荣耀】真正女武神。

  “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变形金刚啊!”小龙女忍不住感叹道。

  凌纠正道:“应该是【无极荣耀】圣斗士的【无极荣耀】圣衣组装。”

  小纯突然跳出来喊道:“不对,这是【无极荣耀】美少女战士变身,你看卡罗拉手里还拿着魔法棒呢。”

  我一头黑线的【无极荣耀】推开她们道:“都什么跟什么啊?让你们用学习机是【无极荣耀】学知识的【无极荣耀】,谁让你们往脑袋里装动画片的【无极荣耀】啊?”训完了三个魔宠,我又走到卡罗拉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仔细的【无极荣耀】打量了一下卡罗拉的【无极荣耀】新造型。

  现在的【无极荣耀】卡罗拉和之前根本看不出来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这身铠甲居然跟我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一样连脸都给包了起来。最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这铠甲的【无极荣耀】头盔部分根本没有眼睛,或者说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铠甲正面根本就没有一般头盔的【无极荣耀】结构。卡罗拉的【无极荣耀】这个头盔从前额到下巴整个都被一块锥形的【无极荣耀】弧面水晶给包在了里面,从外面看过去就只能看到这么一大块淡蓝色的【无极荣耀】水晶,里面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除了头盔外,这套铠甲在身体上的【无极荣耀】保护也可谓是【无极荣耀】全面无比,全身上下连关节部分都使用了活动关节进行封闭保护,估计跳水里直接就能当潜水服用。不过,这铠甲虽然现在变成了铠甲的【无极荣耀】造型,但它毕竟是【无极荣耀】魔法阵变出来的【无极荣耀】。从这铠甲的【无极荣耀】表面各个位置还是【无极荣耀】能看出一些之前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影子的【无极荣耀】。而且这铠甲上从前到后很多地方都隐藏着或凹或凸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印记,看起来这盔甲应该是【无极荣耀】有很强的【无极荣耀】魔法战斗能力的【无极荣耀】。

  果然,在我打量完之后,卡罗拉自己便首先介绍道:“这个魔法阵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以我的【无极荣耀】符文甲为基础打造的【无极荣耀】,所以在收起时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铠甲,展开后就变成大型魔法阵。而且,在穿着过程中也可以展开各种类型的【无极荣耀】功能魔法阵,只不过威力没有完全展开时来的【无极荣耀】大而已。”

  我点点头道:“很不错的【无极荣耀】创意。不过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类型的【无极荣耀】战斗人员啊?你的【无极荣耀】封号是【无极荣耀】女武神,那你应该是【无极荣耀】近战型的【无极荣耀】才对啊?可是【无极荣耀】这盔甲……?”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会近战,但我不完全是【无极荣耀】近战型。正确来说我应该是【无极荣耀】全面战斗类的【无极荣耀】魔战士。我本身擅长从弓箭到重剑的【无极荣耀】近远类型武器,而且在近战中我也可以从长矛玩到匕首,所有我见过的【无极荣耀】武器我都可以快速上手。另外,我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赋予了我释放攻击和辅助魔法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我可以边近战边使用魔法。综合来说我其实相当于魔剑士和魔弓手的【无极荣耀】组合型战士。”

  “怪不然你攻击力那么高,原来是【无极荣耀】物魔合一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之前看卡罗拉的【无极荣耀】属性时我就已经发现了,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力高的【无极荣耀】惊人,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里面好象只有夜月和国王这两个人形宠有这么高的【无极荣耀】近战攻击力。大型魔宠因为体积问题攻击高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而我的【无极荣耀】其他魔宠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依靠某些特殊能力在战斗,他们确实很强,但近战攻击力却不是【无极荣耀】很夸张。相比之下国王和夜月的【无极荣耀】攻击力才是【无极荣耀】近战人形魔宠中最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两位也是【无极荣耀】有特殊原因的【无极荣耀】。夜月攻击高是【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形态可以同时使用六把剑,所以她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能达到一般人的【无极荣耀】五倍以上,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自然带来了超高的【无极荣耀】攻击力。至于国王,一来他的【无极荣耀】能力本身就是【无极荣耀】近战格斗,二来他在寂静之海中进化过一次,三来他本身是【无极荣耀】英灵,特殊属性就是【无极荣耀】攻击加强,可以说他的【无极荣耀】一切都是【无极荣耀】为了这个攻击输出,所以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强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

  卡罗拉对于我的【无极荣耀】夸奖只是【无极荣耀】笑了笑,并没有过分骄傲,因为没有大部分的【无极荣耀】自我意识,所以她的【无极荣耀】感情有些不太完整,很多情绪在她身上都不会出现或者表现的【无极荣耀】很淡。好在消失的【无极荣耀】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不好的【无极荣耀】情绪,所以卡罗拉并没有因此而变弱。

  本来还打算把这层地下室中的【无极荣耀】魔法阵连地板一起挖走的【无极荣耀】,现在看起来完全没那必要了。地面上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大坑,魔法阵已经组合压缩到了卡罗拉身上。说起来这魔法阵好象还带有空间压缩能力,之前那魔法阵展开的【无极荣耀】零件如果全部熔成一个金属块的【无极荣耀】话,就算铸造一个比卡罗拉大几圈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实心金属像都没问题了,而现在这魔法阵不但能组成一套只和卡罗拉差不多大的【无极荣耀】铠甲,其中居然还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这消失的【无极荣耀】体积不用说肯定是【无极荣耀】用空间能力折叠了起来,不然这套盔甲真的【无极荣耀】恢复本来体积估计给金刚穿都够大了。

  确认魔法阵和研究笔记全部到手,这个实验室就再没什么值得我们留下的【无极荣耀】了。带着已经n多年没有离开过实验室的【无极荣耀】卡罗拉来到地面,呼吸到久违的【无极荣耀】空气,即使以卡罗拉这不完整的【无极荣耀】灵魂也表现出了夸张的【无极荣耀】激动情绪,好在她本来情绪就比较平和,加上有我们在旁边安抚,她到是【无极荣耀】没有在外面发疯。

  “这里和以前变了好多。”稍微平静下来的【无极荣耀】卡罗拉看着周围的【无极荣耀】沼泽地说道。

  “你记得这里之前的【无极荣耀】样子吗?”

  卡罗拉点点头道:“这部分记忆没有消失。我记得当初我最后一次进入实验室的【无极荣耀】时候这里还是【无极荣耀】一片风景秀丽的【无极荣耀】山谷。那边的【无极荣耀】山脚下本来应该有条河,这边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开阔的【无极荣耀】草地,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现在怎么变成沼泽地了。”

  “怪不然你们的【无极荣耀】实验室会出现在沼泽地里,我之前还奇怪怎么会有人想起来在沼泽地里都实验室呢,没想到当初这里竟然是【无极荣耀】一片草地。”

  卡罗拉点点头道:“不光是【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草地。当初这两边的【无极荣耀】山也不像现在这样陡峭,那时候山上有和多树的【无极荣耀】,而且当初的【无极荣耀】山似乎比现在要高很多,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变成这样光秃秃的【无极荣耀】低矮山峰了。要不是【无极荣耀】山体走势没有发生变化加上实验室本身不可能移动,我都认不出这里来了。”

  凌在旁边说道:“我想我知道这里环境大变样的【无极荣耀】原因。”卡罗拉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凌,等待她的【无极荣耀】解释,而凌也立刻解释道:“你说的【无极荣耀】河流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水源。这个山谷现在被雾气覆盖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有地热资源。来自地下的【无极荣耀】热量将水蒸发,从而制造出了大量的【无极荣耀】水雾。那么,既然有地热,就说明这里有地壳断层。我觉得这里在很久之前应该是【无极荣耀】发生过大规模的【无极荣耀】地震,这里的【无极荣耀】山体应该在当时发生过一定范围的【无极荣耀】崩塌,倒下的【无极荣耀】山体碎石阻断了河道的【无极荣耀】出口,封闭的【无极荣耀】河流水位抬升把原本的【无极荣耀】山谷低地变成了沼泽地。之后由于长年的【无极荣耀】湿气滋润,两侧的【无极荣耀】山体上的【无极荣耀】泥土变的【无极荣耀】异常松软,只要几场降雨就可以把山体泥土全部冲下来从而进一步抬升地面。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你觉得山变矮了的【无极荣耀】原因。其实山没有变矮,只是【无极荣耀】地面变高了。而且,由于山上冲下来的【无极荣耀】泥土在谷底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形成了松软的【无极荣耀】泥土堆积层,再加上充沛的【无极荣耀】水资源,泥浆地面就变成了沼泽地。至于这里的【无极荣耀】虫子,我想应该是【无极荣耀】那之后发展起来的【无极荣耀】。毕竟虫子这东西只要有合适的【无极荣耀】环境,爆发性繁殖的【无极荣耀】话一两年就足够把种群扩大起来了。”

  听了凌的【无极荣耀】分析卡罗拉佩服的【无极荣耀】直点头,我也觉得凌分析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没来及赞叹两句,我之前留在山谷入口的【无极荣耀】幽灵虫便突然传来了连接信号。

  我在离开前给这些幽灵虫下达的【无极荣耀】指令是【无极荣耀】监视所有进入山谷的【无极荣耀】有高能量反应的【无极荣耀】生物,如果发现这类目标,它们立刻就会联系我。现在我得到了连接信号,那就说明它们发现目标了。虽然不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要等的【无极荣耀】那只能袭击神族的【无极荣耀】怪物,但最起码这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很强的【无极荣耀】个体,毕竟当初我给虫子们做的【无极荣耀】能量参考标准是【无极荣耀】以我自己为基础的【无极荣耀】。这个生物必须至少具备我一半的【无极荣耀】能量强度才能让幽灵虫报警,否则幽灵虫根本不会理他。

  作为拥有忠贞之心的【无极荣耀】魔宠大管家,凌也在我得到信号的【无极荣耀】同时接到了信号,她连忙终止了玩笑认真的【无极荣耀】和我一起把幽灵虫的【无极荣耀】视觉信号连接到了我们所有魔宠的【无极荣耀】视觉信息中,当然最主要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要让卡罗拉看到那个目标。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怪物啊?”

  当幽灵虫的【无极荣耀】视觉画面一接通,我立刻就感觉自己快要吐了。出现在我们脑海中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之前认为的【无极荣耀】人形生物,也不是【无极荣耀】常见的【无极荣耀】那些面貌凶恶但却很威武的【无极荣耀】怪兽。幽灵虫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个生物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一堆生物残渣的【无极荣耀】组合体,它的【无极荣耀】形象比用尸体拼接出来的【无极荣耀】憎恶武士还要恶心。

  这个家伙有着一个略微向前佝偻着的【无极荣耀】身躯,大致看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和人类一样的【无极荣耀】直立行走生物,而且它也确实有两条人腿支撑着地面。但是【无极荣耀】,除了这两条支撑着地面的【无极荣耀】人腿之外,在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左边屁股上居然还长着一个人的【无极荣耀】胯部,而且这个胯部的【无极荣耀】下面还连接着一条正常比例的【无极荣耀】人腿,只是【无极荣耀】这条腿现在正无力的【无极荣耀】被那家伙拖在身后晃悠着,偶尔还能碰到地面。

  除了屁股上这条奇怪的【无极荣耀】腿之外,这家伙肥胖的【无极荣耀】好象个肉球一样的【无极荣耀】身体上还支棱着三条人腿和六七只人胳膊,只是【无极荣耀】这些胳膊腿全都站公德不对位置,有的【无极荣耀】在肚子上,有的【无极荣耀】在腰侧,还有长在胸口和背后的【无极荣耀】。除了这些人形肢体,实际上这家伙身上还有不少别的【无极荣耀】生物痕迹。它的【无极荣耀】腰侧有块皮肤上长满鳞片,而且明显看着就像是【无极荣耀】鳄鱼的【无极荣耀】皮肤。但是【无极荣耀】这块皮肤只有一米多长的【无极荣耀】一段,而且成三角型分布,其他地方都是【无极荣耀】灰白色的【无极荣耀】好象猪皮一样的【无极荣耀】粗糙皮肤。除了这块皮肤,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正中还长着一个脑袋,但是【无极荣耀】看起来这个好象不是【无极荣耀】人脑袋,而是【无极荣耀】某种魔宠的【无极荣耀】脑袋,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只剩了半个头盖骨在外面,所以看不清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生物。当然,这家伙自己也有脑袋……如果那也能算是【无极荣耀】脑袋的【无极荣耀】话。

  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肩膀上面是【无极荣耀】一大团长满了肉瘤的【无极荣耀】不明物体,虽然那东西有可能是【无极荣耀】个脑袋,但它上面却没有任何能和脑袋联系起来的【无极荣耀】器官,至少我没看见眼睛和耳朵,甚至连鼻子和嘴都找不到。

  “这是【无极荣耀】憎恶武士?”小龙女不确定的【无极荣耀】看向凌问道,毕竟凌以前是【无极荣耀】黑暗女神,而憎恶武士这种东西就是【无极荣耀】黑暗神殿发明出来的【无极荣耀】。

  “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凌很果断的【无极荣耀】否决道:“憎恶的【无极荣耀】头部是【无极荣耀】用僵尸为基础制作的【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肉球,我甚至都不确定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个脑袋。”

  卡罗拉忽然道:“这个就是【无极荣耀】他,我能感觉到他的【无极荣耀】契约。”

  我看了眼卡罗拉道:“放心,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这次我一定帮你报仇,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搞清楚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玩意。”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话音落下,大家就通过幽灵虫的【无极荣耀】视线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毒蜂朝着那只怪物飞了过去。这只毒蜂不是【无极荣耀】野生生物,而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烛蜂,让它过去不过是【无极荣耀】试探下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属性而已。

  虽然确定这东西不是【无极荣耀】憎恶,但是【无极荣耀】从它身上那些明显不属于它的【无极荣耀】身体部件来看,这个东西很可能有吞噬别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为了安全,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先用烛蜂去试探一下。

  虽然我们没找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眼睛在哪,但是【无极荣耀】它显然是【无极荣耀】有办法感知周围环境的【无极荣耀】。就在烛蜂接近到离它十几米的【无极荣耀】地方之后,那家伙突然转了过来变成了面对着烛蜂,而且它还停了下来,似乎在等着烛蜂靠近。就在烛蜂接近到距离那家伙还有一米多远并亮出了身下的【无极荣耀】毒刺之时,那怪物突然动了。就见它肩膀右侧的【无极荣耀】粗壮胳膊突然一伸,一把捏住了烛蜂,然后它就这么把烛蜂往身边一拉直接就给按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胸口上。接下来在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手拿开后,我们就看到烛蜂好象掉进了胶水之中一般一边挣扎着一边被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血肉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拉进体内。

  “我靠,这东西果然有吞噬别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能力。”看到那东西正在逐渐把烛蜂吸收掉,我直接打了个响指,跟着就见已经有一半进入那家伙体内的【无极荣耀】烛蜂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变成了一大团火焰,同时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胸口也被炸的【无极荣耀】血肉模糊,原本肥胖的【无极荣耀】胸口处多出了一个直径足有两尺的【无极荣耀】大坑,而其中的【无极荣耀】血肉则是【无极荣耀】在迅速的【无极荣耀】蠕动着往一块凑。“嘿嘿,看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并不怎么样,就是【无极荣耀】恢复力变态了点。”

  这个肉球一般的【无极荣耀】恶心怪物连烛蜂的【无极荣耀】爆炸都挡不住,可见它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并不怎么强,不过它那伤口几秒之内就愈合了,说明这东西再生能力超强。但是【无极荣耀】,我觉得它的【无极荣耀】能力应该不止这么一点。要知道这东西之前可是【无极荣耀】干掉了几名神族。如果它只是【无极荣耀】愈合能力强外加可以吞噬生物,我觉得它是【无极荣耀】绝对吃不掉神族的【无极荣耀】。所以,它一定还有别的【无极荣耀】什么特殊能力。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