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无极荣耀】个壳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无极荣耀】个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被对神族用机动天使一剑震飞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嵌在墙里之后似乎有点晕呼,不过他只是【无极荣耀】晃了两下脑袋之后就清醒了过来。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这家伙立刻一撑身体两侧的【无极荣耀】墙壁直接从墙上飞了出来,同时目标再变,竟然直接朝我扑了过来。

  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看出来了。这家伙是【无极荣耀】柿子转捡软的【无极荣耀】捏,之前这里这么多人,就小纯穿了一身跟晚礼服似的【无极荣耀】白袍,看起来最好下手,所以他就直接奔小纯去了。这会发现小纯身边站着俩机动天使不好下手,所以直接把目标转到了我身上。之前为了烧虫子我可是【无极荣耀】一直保持着银月形态,虽然小号银月身上的【无极荣耀】誓约套装也是【无极荣耀】半甲半袍类型的【无极荣耀】,但不管怎么说看起来总没有其他人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多,所以那家伙直接把我当成了第二目标。

  尽管那家伙以为我很好欺负,但事实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他想的【无极荣耀】那样。就在这家伙跳到我面前并一爪探来之即,我突然闪电般出手一把捏住了他伸来的【无极荣耀】那只手,跟着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只手猛的【无极荣耀】一搭他的【无极荣耀】肩膀同时身体侧旋顺着那家伙冲来的【无极荣耀】力道直接把他朝我的【无极荣耀】身后甩了过去。那家伙此时本来就在空中无法借力,加上前冲的【无极荣耀】力量,再被我这么推波助澜的【无极荣耀】一送,速度更是【无极荣耀】无法控制,直接就从我身边飞了过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进了后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中。

  再次被砸进墙里,那家伙立刻就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伴随着嚓嚓两声,两柄巨剑已经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交叉卡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上,只要他敢再动一动,利马就会变成三截。

  “有种你再动下我看看?”走到被卡在墙里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身边,我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

  下面那家伙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无极荣耀】愤怒,跟着就见他双眼突然一闪,我立刻感觉脑袋仿佛被人砸了一锤子似的【无极荣耀】,整个人踉踉跄跄的【无极荣耀】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要不是【无极荣耀】被维多利亚扶住,搞不好就得坐地上去了。

  在我被精神冲击砸的【无极荣耀】连续后退之时,凌立刻便挡在了我们之间,跟着双眼突然一闪,然后那家伙和她同时向后一仰头,不过凌被小纯扶住了,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脑袋直接砸在了墙上。

  不等那家伙恢复过来,公主已经走到了那家伙面前,然后双眼闪耀着迷人的【无极荣耀】光芒看向了他的【无极荣耀】眼睛。刚刚和凌硬拼了一次精神力,这会又遭到公主的【无极荣耀】精神入侵,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抵抗力开始直线下降,很快就变的【无极荣耀】好象白痴一样双眼发直。

  “怎么样?你没事吧?”维多利亚扶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又看向凌,发现她已经自己站起来了我也就没再问她有没有事,不过公主那边的【无极荣耀】控制状态却似乎完全无法停止。凌走过去看了看两个人的【无极荣耀】情况,然后对我道:“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精神抵抗非常顽强,公主现在已经压制住了他的【无极荣耀】意志,但是【无极荣耀】不能终止,只要她一停,那人立刻就会恢复正常。”

  “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精神力这么强?”

  凌点点头道:“痛苦本身就可以增加精神力,他被封在那口棺材里承受了这么多年的【无极荣耀】痛苦,精神力如果不强才是【无极荣耀】不正常的【无极荣耀】。他现在这个精神强度其实已经说明他天赋很烂了。如果是【无极荣耀】我被封在棺材里折磨这么多年,精神强度至少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十几倍。”

  “你能成为女神自然是【无极荣耀】天赋顶尖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都可以和你一样的【无极荣耀】。”我说着便走到了被压在墙里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身边道:“先让我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模样再说,这一身黑不溜秋的【无极荣耀】搞的【无极荣耀】我到现在都没看到他到底长啥样。”

  刚刚那家伙从离开棺材到被我们制住虽然前后一共不到三十秒,但这么长时间也足够看清楚一个人的【无极荣耀】长相了。不过这个家伙长啥样我们到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一点也没看清楚。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眼神不好,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家伙穿了一件好象死神长袍一样的【无极荣耀】黑色长袍,不但把身体都给遮住了,连脸也被封在了兜帽里,所以除了知道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大致身高之外这么半天我们愣是【无极荣耀】没看清这家伙到底长啥样。

  我说完便挥手示意两部机动天使退开一点,等机动天使放开那家伙后我便将他从墙里拽了出来。反正现在有公主的【无极荣耀】精神压制,他就跟个植物人没啥区别,就算把他拽出来也没啥大不了的【无极荣耀】。

  将那家伙弄出来后我直接抓着他的【无极荣耀】兜帽往后一翻,然后在场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愣了一下,因为那兜帽下面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期待的【无极荣耀】人脸,而是【无极荣耀】一个被灰色的【无极荣耀】布带缠的【无极荣耀】跟个萝卜似的【无极荣耀】球状物体。

  “我靠,这家伙难道是【无极荣耀】具木乃伊?你们不是【无极荣耀】说他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吗?”

  凌开口道:“我们只是【无极荣耀】看到魔法阵上有保持生命活力的【无极荣耀】符文,所以才推断这里面的【无极荣耀】生物应该是【无极荣耀】个活体。他们要放个木乃伊进去我也没办法啊!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把他的【无极荣耀】绷带打开看看,说不定这家伙还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被捆了起来而已。”

  我点点头对公主道:“跟着我。”说完我便将那家伙抱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石棺上放平。虽然这个角度不是【无极荣耀】面对公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精神控制本身就不是【无极荣耀】通过眼睛来实现控制的【无极荣耀】。精神控制之所以叫精神控制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它控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精神,至于使用法术时和对方对视,这个完全是【无极荣耀】一种习惯动作。大家都知道眼睛是【无极荣耀】心灵的【无极荣耀】窗户,通过眼神对视可以大幅度提高精神控制类技能的【无极荣耀】成功率并降低施法难度,而且在施法时盯着对方的【无极荣耀】眼睛本身也可以帮助施法者集中注意力。可以说摹疚藜僖靠光对视仅仅是【无极荣耀】精神控制的【无极荣耀】一个技巧和辅助手段,并不是【无极荣耀】说精神控制就一定要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眼睛。事实上如果真的【无极荣耀】只有目光接触才能进行精神操作,那之前我和凌就不会被这家伙袭击了,而公主也不可能控制住他,因为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眼睛根本就没露出来。他脑袋上那层灰色的【无极荣耀】布条根本就没把眼睛留出来,所以他实际上应该是【无极荣耀】看不见东西的【无极荣耀】。

  把那家伙放好之后我便直接伸手解掉了他的【无极荣耀】长袍,然后在水晶的【无极荣耀】帮助下把这条长袍整个拽了下来扔到一边。长袍内的【无极荣耀】躯体如我们估计的【无极荣耀】一样,从头到脚就没哪个地方是【无极荣耀】露在外面的【无极荣耀】,整个都被布条缠死了。不过虽然看不到他的【无极荣耀】身体皮肤,但是【无极荣耀】从对方的【无极荣耀】身体结构来看,这个被缠在布条中的【无极荣耀】家伙应该是【无极荣耀】个非常瘦的【无极荣耀】人,因为即使隔着布条看起来他的【无极荣耀】四肢和身体都显得很细。

  “你们谁会拆绷带?”拽掉外袍之后我抬头看向凌他们问道。

  “你反正又没打算给他再捆回去,直接撕开就是【无极荣耀】了。”

  我想想也是【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便直接把永恒变成了手术刀的【无极荣耀】样子在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侧面挑起一根布带切断,之后顺着这个布带开始一层层的【无极荣耀】往外解,不过这个布带似乎缠的【无极荣耀】比较厚,我一口气拽了好几层下来居然还没看到皮肤。

  “我靠,他们到底捆了多少层啊?”

  凌直接道:“不要拆脑袋上的【无极荣耀】,直接从胳膊上开始拆,下刀狠一点,多切断几层然后往外撕。反正胳膊上就算切到肉也死不了人。”

  我点点头把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抓了起来,然后用永恒狠劲一划,接着往旁边一掀,瞬间就有半寸厚的【无极荣耀】布带被我切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我靠?怎么这么厚?”

  切断了半寸厚的【无极荣耀】布带后下面居然还是【无极荣耀】布带。本来布带缠厚点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反正布又不值钱。关键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本来胳膊腿就非常的【无极荣耀】细,现在被我切掉半寸厚的【无极荣耀】一层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都没我的【无极荣耀】手腕粗,那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该细成啥样?

  “这绷带里面不会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骷髅吧?”小纯突然问道。

  凌在旁边端详了一阵道:“搞不好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骷髅,不然这胳膊也太细了点!”

  “管他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切开就知道了。”我说着便将永恒对着那个切开的【无极荣耀】地方再次向下切了一道,然后直接把切开的【无极荣耀】绷带掀掉。由于这次我下刀比较狠,所以掀开绷带后到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确看到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只不过让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虽然不是【无极荣耀】骷髅,可也和骷髅差不多了。

  掀掉切断的【无极荣耀】绷带后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层灰白色的【无极荣耀】松松垮垮的【无极荣耀】皮肤,不过因为刚才我下刀有点狠,所以现在连这层皮肤也被切开了。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没有水分补充的【无极荣耀】原因,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皮肤和骨骼之前基本上没有任何附着力,我在掀开绷带的【无极荣耀】时候居然连他的【无极荣耀】皮肤也一起掀开了。在这层皮肤之下没有任何能够称之为肉的【无极荣耀】东西存在,我能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好象医学实验室里处理过的【无极荣耀】那种骷髅一样干净的【无极荣耀】白骨。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家伙除了骨骼之外就剩一层皮了。

  知道了绷带厚度之后我直接几刀切断了他身上大部分的【无极荣耀】绷带连接点,然后三两下就把这个家伙给解放了出来。在去掉所有绷带后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具包裹着人皮的【无极荣耀】骷髅,相比之纯粹的【无极荣耀】骷髅,这样的【无极荣耀】身体绝对要吓人多了。而且,由于他的【无极荣耀】皮肤松松的【无极荣耀】挂在身上,所以看起来还有点恶心。

  虽然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造型相当吓人,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更关心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肚子。因为比骷髅多了层皮,所以这家伙还是【无极荣耀】有腹腔存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按照他全身的【无极荣耀】状态,他现在的【无极荣耀】腹部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无极荣耀】扁扁的【无极荣耀】才对。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干瘪腹腔,而是【无极荣耀】一个微微隆起的【无极荣耀】腹部。

  正常人如果有他这样的【无极荣耀】肚子那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只要不是【无极荣耀】那些身材特标准的【无极荣耀】健美人士,基本上稍微赘肉多点的【无极荣耀】人都有他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肚子。不过这种腰围出现在这样一具干尸一般的【无极荣耀】家伙身上就有点不对劲了。

  “这家伙难道是【无极荣耀】女的【无极荣耀】?”在看到那肚子之后小纯第一个叫了起来。

  维多利亚很认真的【无极荣耀】看了下那家伙的【无极荣耀】两腿之间,然后有点脸红的【无极荣耀】说道:“这是【无极荣耀】个男的【无极荣耀】。”

  “男的【无极荣耀】?”听到这个答案我也是【无极荣耀】有点惊讶。在看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之后我的【无极荣耀】第一反应也是【无极荣耀】和小纯一样认为这是【无极荣耀】个孕妇,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事实说明了那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这肚子里不是【无极荣耀】胎儿,那能是【无极荣耀】什么?总不能是【无极荣耀】一肚子大便吧?

  我们正在那猜测这家伙肚子里到底塞了什么东西鼓成这样,突然就见他的【无极荣耀】肚子往上鼓了一下,然后就见到一个大包从他的【无极荣耀】肚子开始往上移动,最后消失在他的【无极荣耀】胸骨之下。不过,那个大包虽然消失了,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却好象触电了一般开始哆嗦了起来,就算是【无极荣耀】公主的【无极荣耀】精神控制也完全失去了作用。

  看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不正常反应我们赶紧退开了一截,然后我立刻问公主:“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又动起来了?”

  公主的【无极荣耀】眼睛依然维持着技能发动时特有的【无极荣耀】彩芒,同时她头上的【无极荣耀】汗水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多。在稍微停顿了几秒后她才开口说道:“他体内有强烈的【无极荣耀】精神反应,我快控制不住他了!”

  听到公主的【无极荣耀】话我反应也不慢,直接把永恒变回长剑冲上去就是【无极荣耀】四剑把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四肢全部卸了下来。现在就算他脱离控制也无所谓了,没有四肢他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不过为了安全我还是【无极荣耀】把晶晶召唤了出来让她围着那家伙布置了一道隔离屏障。

  我不是【无极荣耀】怕这个家伙爬起来伤人。没有四肢的【无极荣耀】他就算再牛也不可能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我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肚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刚才的【无极荣耀】情况很明显,这家伙体内还有另外一个生命体,他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应该是【无极荣耀】那个生命体在吞食他的【无极荣耀】内脏器官的【无极荣耀】结果。如果我猜的【无极荣耀】没错,这家伙估计很快就要挂了。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那个生命维持法阵是【无极荣耀】用来维持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生命让他承受万年不死的【无极荣耀】折磨用的【无极荣耀】,但事实证明了这个法阵很可能是【无极荣耀】为那家伙肚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准备的【无极荣耀】。因为如果生命维持法阵是【无极荣耀】为这个家伙准备的【无极荣耀】,那么他就不应该会变成干尸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被封在棺材里这么多年持续接受生命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滋养,就算是【无极荣耀】具骷髅估计都能长出肉来,这家伙居然还能瘦成干尸,这说明那个魔法阵压根就不是【无极荣耀】为他服务的【无极荣耀】。

  不过,我们现在虽然大致想明白了这个生命维持法阵的【无极荣耀】用途,却完全不知道设置这个棺材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意图了。他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为了折磨这个骷髅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而在他体内放了个什么东西撕咬他的【无极荣耀】肉体,还是【无极荣耀】为了温养他体内的【无极荣耀】这个东西而特意把这家伙放进棺材里的【无极荣耀】呢?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无极荣耀】这个骷髅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实力超群的【无极荣耀】强者,对方无法直接杀死他,所以采取了这种慢慢消耗他的【无极荣耀】生命力的【无极荣耀】方法将其磨死。当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能设置这种魔法石棺的【无极荣耀】人也不像是【无极荣耀】连个人都杀不死的【无极荣耀】存在。再说这家伙虽然被封这么久都不死,可看他的【无极荣耀】精神强度好象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强大的【无极荣耀】存在。

  就在我们小心的【无极荣耀】做好准备并布置好防御之后,那个家伙也逐渐从颤抖中停了下来,而公主的【无极荣耀】双眼则是【无极荣耀】突然熄灭了下来,随后不等我们询问她便提醒道:“小心点,那家伙已经死了,他体内的【无极荣耀】东西估计呆不了多久。”

  凌直接在双手之中各凝聚出了一个黑色的【无极荣耀】光球,然后道:“我打赌这里面绝对是【无极荣耀】个恶心的【无极荣耀】虫子。”

  小纯一边也搞出了两个光球一边说道:“能在人体里生活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虫子还能是【无极荣耀】什么?”

  艾美尼斯帮着凌说道:“那可不一定。我记得有些寄生兽的【无极荣耀】幼体就是【无极荣耀】可以在人体里生存的【无极荣耀】,不过当它们成年之后这个被寄生的【无极荣耀】人就会死掉。说起来和现在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情况到是【无极荣耀】很像呢。”

  维多利亚也跟着道:“我以前也见过这种寄生兽,就不知道和艾美尼斯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种。”

  凌开口道:“寄生兽虽然罕见,但是【无极荣耀】说起来也有好几十个品种了。这还只是【无极荣耀】我们知道的【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还不知道有多少。看这家伙体内那东西的【无极荣耀】体积应该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虫子,估计很大可能就是【无极荣耀】一只寄生兽。”

  “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那种寄生兽厉害吗?”

  “那得看品种。”艾美尼斯道:“其实开拓者就是【无极荣耀】寄生兽来着。”

  “啊?开拓者是【无极荣耀】寄生兽?”开拓者虽然现在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但他不是【无极荣耀】我直接抓的【无极荣耀】魔宠。开拓者原本就是【无极荣耀】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魔宠,只不过后来艾美尼斯做了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所以开拓者才因为附属关系成为了我的【无极荣耀】魔宠。现在艾美尼斯既然说开拓者是【无极荣耀】寄生兽,那八成就错不了。

  艾美尼斯见我这么惊讶便向我解释道:“其实寄生兽只是【无极荣耀】具备寄生繁殖能力的【无极荣耀】一类特殊魔兽的【无极荣耀】总称,就好象有的【无极荣耀】生物是【无极荣耀】从蛋里孵化出来的【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生物是【无极荣耀】直接胎生,还有用魔法凝聚后代的【无极荣耀】特殊种类生物。这个寄生兽就是【无极荣耀】把后代产在别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体内,等小家伙长大了就会把宿主吃光并破体而出。对于成年的【无极荣耀】寄生兽来说,在不繁殖的【无极荣耀】时候其实跟一般魔兽基本都没什么区别。”

  我点点头道:“怪不然这么久我都没发现开拓者是【无极荣耀】寄生兽来着。不过为什么开拓者没有寄生属性啊?他不是【无极荣耀】寄生兽吗?”

  艾美尼斯非常干脆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因为开拓者是【无极荣耀】雄的【无极荣耀】,只能当爸爸。寄生兽中只有母体才有寄生能力,而且还要是【无极荣耀】受孕的【无极荣耀】母体才行。”

  艾美尼斯正给我解释寄生兽的【无极荣耀】特性,维多利亚忽然提醒道:“注意,那东西要出来了。”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