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一个祭坛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一个祭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难道有人xí圌击?”我骑在夜影背上停在路中间东张西望了起来,结果望了一圈也没看到啥有威胁的【无极荣耀】东西出现。

  正当我在那里四处找寻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造成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群恐圌慌之时,前面的【无极荣耀】那座城市里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响起了jǐng钟,这更加让我确定了这地方肯定有敌人入侵。不过……就在我四下寻找之时,夜影突然向侧面挪了半步,然后就听嗖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支羽箭直接穿过我的【无极荣耀】身侧我刚刚站立的【无极荣耀】地方直接擦圌入了泥土之中半尺多深。

  看到这只箭,我立刻意识到有人xí圌击我,顺着箭尾的【无极荣耀】方向我也很快发现了xí圌击者的【无极荣耀】位置。让我以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xí圌击我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怪物,也不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入侵者,而是【无极荣耀】城墙上站着的【无极荣耀】一名玩家。

  当我看向那名玩家时,这家伙正在往弓上搭第二支箭,不过他还没来及把箭架好我和夜影便突然消失了。正当他惊讶的【无极荣耀】四处寻找目标之时,忽然发现自己被一片巨大的【无极荣耀】阴影给遮住了。他略微疑惑的【无极荣耀】回过头来之后却惊得险些从城墙上蹦下来,原来他会有之后居然发现我就在他背后半步之遥的【无极荣耀】地方。

  “你为什么要攻击?”在这个家伙慌张的【无极荣耀】表情中我首先开口问道。

  那家伙先开始还在吃惊,可是【无极荣耀】我刚问完话他便突然目光一寒,跟着便立刻墩身抽圌出腰间的【无极荣耀】匕圌首就要朝我刺来。不过,他刚把匕圌首拔圌出来就突然感觉肩膀一沉,然后整个人便被直接压趴了下去。

  我站在那家伙背上左右看了看,确认附近只有他一个人在试图攻击我后才从她身上散步一般的【无极荣耀】走了下来。那家伙在我从身上下来之后立刻便向侧面一个翻滚,然后迅速跳了起来有打算进攻,不过这次迎接他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夜影的【无极荣耀】两只后蹄,而且被夜影踩和被我踩完全是【无极荣耀】两回事。被我踩一脚不是【无极荣耀】摔一下而已,被夜影踢中之后他直接就从城墙上消失并一路飞进了附近的【无极荣耀】树林中。

  没有管那个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家伙,我只直接收起夜影转身从城墙上一步迈了下去。由于眼前这座城市只是【无极荣耀】村寨级的【无极荣耀】,所以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城墙实际上只是【无极荣耀】几排木头架起来的【无极荣耀】,高度也才四米左右。我一步迈出来便轻飘飘的【无极荣耀】落在了地上,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附近的【无极荣耀】人都在明显往后躲,而我也是【无极荣耀】直到现在发现他们好像是【无极荣耀】在怕我。

  对于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反应我根本懒得去理,反正村子里又不是【无极荣耀】就这么些人,他们反应不正常去找几个正常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了。

  只抢钱那些人之所以会惊慌失措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有人先被吓疯,然后其他人只是【无极荣耀】盲目的【无极荣耀】跟着跑,属于群圌体感情bào发,和我本人实际上并没有多大关系。况且当时有人发疯是【无极荣耀】因为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和体型太震撼了,和我真的【无极荣耀】没多大关系。离开城门之后圌进入城内,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并不知道我之前骑着夜影狂奔的【无极荣耀】样子,所以这些人对我的【无极荣耀】反应就明显好得多了,除了很多人都对我穿着盔甲感觉到奇怪之外,倒是【无极荣耀】没什么人在躲着我或者上来就跟我打起来了。

  “先生。先生。”我正在村子中圌央的【无极荣耀】主干道上穿行,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侧面叫我。扭头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无极荣耀】个本地玩家。这家伙年纪很小,看起来应该才十几岁,一身的【无极荣耀】皮甲以及身上的【无极荣耀】其他装备说明他是【无极荣耀】个猎人职业。对方见我停下来并扭头看向她之后,立刻便微笑着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苏伦,是【无极荣耀】名猎人。我非常熟悉附近的【无极荣耀】环境,而你现在是【无极荣耀】从外囯来的【无极荣耀】,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对你来说可能非常麻烦。如果你愿意雇用我的【无极荣耀】话,我想我可以为你提圌供全面而周到的【无极荣耀】向导以及信息服圌务。”

  本来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在城里随便打听一下附近有什么巫神存在,不过相比之hú乱找圌人询问,收费的【无极荣耀】向导显然更靠谱一些。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收费不太贵的【无极荣耀】话。

  “你是【无极荣耀】怎么收费的【无极荣耀】?”

  “不知道你需要向导还是【无极荣耀】只想打听点事情?”

  “我想寻找巫神,你觉得是【无极荣耀】直接带我去合适还是【无极荣耀】告诉我地点更直接些?”

  那名叫苏伦的【无极荣耀】猎人想了一下之后问道:“不知道你是【无极荣耀】有特定目标,需要寻找某一位特殊的【无极荣耀】巫神还是【无极荣耀】随便找到哪一个巫神都行?”

  “随便哪个都行。不过我可能不止要见一个巫神,具体需要见几个暂时还不确定。”“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当然最好是【无极荣耀】雇佣向导,毕竟您不知道要见多少个巫神。收费方面我们按小时计算,每小时收费二十个水晶币。旅途中发生战斗的【无极荣耀】话我会出手帮忙,但是【无极荣耀】战利品谁打到的【无极荣耀】就归谁。”

  “你的【无极荣耀】收费标准还挺贵啊?一个小时二十个水晶币,你比小公司的【无极荣耀】高管拿钱都多了。”

  “这样当然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如果您只是【无极荣耀】要去个什么普通地方,那我可能只收每小时两个水晶币,可是【无极荣耀】您要找巫神,所以我们必须穿过高级怪物区,这样我就有可能死在里面。如果我因此而掉级,那我得损失会很大,所以收费高一些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的【无极荣耀】事情。”

  我想了想道:“那好吧,就按你的【无极荣耀】规矩办。”

  “那好,我们是【无极荣耀】现在就出发还是【无极荣耀】先去准备些补给品?您知道,我们这里出门不带防虫液是【无极荣耀】会遭殃的【无极荣耀】!”

  “那种东西我用不到,我们直接就走吧。”

  “既然您这样说,那我们就出发吧。不过您有别的【无极荣耀】装备吗?穿这样一身盔甲,就算您不嫌热,路过一些软泥地或者沼泽时还是【无极荣耀】会遇到麻烦的【无极荣耀】。”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你只管把我带到地方就行了。”

  “那好吧,不过这是【无极荣耀】您的【无极荣耀】要求,万一因此遇到麻烦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行了,快走吧。”

  在我的【无极荣耀】一再催促下那家伙便和我签署了雇佣契约,然后我们便一起离开了城市范围。

  他们这地方似乎经常有人雇佣向导,因为我们出城的【无极荣耀】时候这家伙居然还碰到几个同行互相打了几个招呼。

  “你们这里很多人请向导吗?”我跟着那家伙一边在林地间穿行一边问道。

  苏伦笑着说道:“我们这里是【无极荣耀】离中国最近的【无极荣耀】城市,很多从中国过来的【无极荣耀】玩家到我们这里都会需要向导。毕竟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不像你们那边,很多地方都是【无极荣耀】没有路的【无极荣耀】。如果你没有向“怪不然城门口有那么多人当向导。”我说完又问道:“哦,对了,之前都忘记问了。这里距离那个巫神住的【无极荣耀】地方有多远啊?”

  苏伦一听我这么说便赶紧解释道:“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个要先和您说清楚。我只是【无极荣耀】带您去巫神的【无极荣耀】祭坛,不是【无极荣耀】去他住的【无极荣耀】地方。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巫神到底住在哪,所以我只能带你去他的【无极荣耀】祭坛。不过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巫神和佛教的【无极荣耀】那些神不一样。一个巫神只会有一个祭坛,不会像佛教的【无极荣耀】庙宇修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道:“没关系,你把我带到祭坛就行了。既然那巫神只有一个祭坛,我想他应该会时刻关注自己的【无极荣耀】祭坛。”

  苏伦点点头道:“大概是【无极荣耀】吧。反正我是【无极荣耀】没见过巫的【无极荣耀】真身的【无极荣耀】。对了,还没问客人您叫什么呢?”

  “紫日。”

  我本人以为一报出名字对方就会立刻反应过来我是【无极荣耀】谁,但谁知道那个苏伦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名字后居然只是【无极荣耀】停顿了一会,然后便摇摇头道:“听着到是【无极荣耀】挺熟,就是【无极荣耀】想不起来了,可是【无极荣耀】我之前接待的【无极荣耀】客人太多了吧!”

  苏伦没认出我来我倒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失落,相反我还挺高兴。他要是【无极荣耀】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谁,搞不好还能搞出麻烦来,毕竟我的【无极荣耀】地位不同,不太可能被当成简单的【无极荣耀】游客对待。

  苏伦一边带着我往目的【无极荣耀】地赶,一边问道:“对了,紫日,你到底为什么要找巫神啊?我们本国的【无极荣耀】玩家都很少有需要找巫神的【无极荣耀】,即使是【无极荣耀】那些邪术士也不过上偶尔到祭坛参拜一下,还没听说过有谁要寻找巫神的【无极荣耀】呢。”

  听到他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并没有回答,而只是【无极荣耀】微微一笑。苏伦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第一天当向导,察言观色的【无极荣耀】本事还是【无极荣耀】有点的【无极荣耀】。一看我只是【无极荣耀】笑,他立刻塔里克就知道我不想说了,于是【无极荣耀】他也不在多问,而是【无极荣耀】岔开话题跟我天南海北的【无极荣耀】神侃了起来。话说干倒有的【无极荣耀】好象都挺能聊的【无极荣耀】,这个苏伦也不例外,一路上叽哩呱啦的【无极荣耀】就不带停的【无极荣耀】。一般像他这样的【无极荣耀】导游都会主义客人的【无极荣耀】习惯,如果客人喜欢聊天,他自然就会说个没完,要是【无极荣耀】客人要喜欢安静他就会注意只说必要的【无极荣耀】提醒和介绍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不和客人说别的【无极荣耀】东西。这个也算是【无极荣耀】导游的【无极荣耀】职业性质。

  按照苏伦的【无极荣耀】介绍,我们现在要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小巫神的【无极荣耀】祭坛集碳,距离我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大概也就只有四五公里远的【无极荣耀】直线距离,不过四五公里这个距离放高速公路上确实很短,但在这几乎没有路的【无极荣耀】原始森林里可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因为沿途有好多倒伏的【无极荣耀】大树或者巨石、泥坑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路线一直在拐来拐去。如果不是【无极荣耀】苏伦这家伙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对这附近的【无极荣耀】地形了如指掌的【无极荣耀】话,估计我一个人早转晕了。

  “客人,这个地方你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先把装备脱掉再过去。”我们走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苏伦突然在一大片开阔地前停了下来。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片开阔地,用眼睛看上去似乎和我们站的【无极荣耀】地方没啥区别。除了这块区域没有大树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苏伦大概不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碰到我之这样的【无极荣耀】客人了,所以他也不解释,直接转身从附近找了块人头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石头往前一扔。原本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覆盖着落叶的【无极荣耀】开阔地中突然传来吧嘅一声响,然后就见那块石头一落地就消失了一半,然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半截也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下沉。不到三秒时间那块石头就整个消失在了地面上,而且啥痕迹都没留下。

  现在不用解释,我也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个大泥坑,不过我没打算脱装备,而是【无极荣耀】直接一把抓住苏伦背后的【无极荣耀】腰带,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借助两步冲到泥坑边缘,并在苏伦惊慌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纵身跳了起来。

  碰。就在苏伦吓得要命的【无极荣耀】时候,一双巨大的【无极荣耀】翅膀猛然张开,用力扑闪两下,我们便离开了地面,到了空地对面。收起翅膀,稳稳落地后,我才把苏伦放下,然后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苏伦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说道:“狗狗你居然有翅膀?”

  “建号的【无极荣耀】时候你没看见有翅膀的【无极荣耀】种族?”

  “可是【无极荣耀】那些天使或者恶魔什么的【无极荣耀】种族长出的【无极荣耀】翅膀都是【无极荣耀】装饰品,能看不能飞。”

  “我零吧手打团的【无极荣耀】种族本来就有翅膀,后来得到了一件让翅膀具备飞行能力的【无极荣耀】装备,然后就能飞了。”

  苏伦羡慕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要是【无极荣耀】也有就好了。虽然在树林里,翅膀张不开,但是【无极荣耀】有怪物的【无极荣耀】地方,一般都是【无极荣耀】空地,要是【无极荣耀】能飞起来,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肯定很厉害。”

  “别高兴的【无极荣耀】太美,你别看有翅膀很帅,但他的【无极荣耀】消耗速度比跑步起码快六倍,你当初加点的【无极荣耀】时候要是【无极荣耀】体力加上,飞不了几分钟就累趴下了。”

  苏伦立刻说道:“就算不能长时间飞,哪怕当成跳蛋器帮自己偶尔玩几下也好。你知道我们这里好多泥坑什么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能蹦远点,省多少事。”

  “翅膀具有很罕见,不是【无极荣耀】有钱就能买到,你还是【无极荣耀】别做梦了,快告诉我下面怎么走?”

  “不用走了。”苏伦最后一把拨开前面的【无极荣耀】树枝说道:“就是【无极荣耀】那个了。”

  没想到祭坛居然就在泥坑背后相隔不到十米的【无极荣耀】地方。不过这地方与其说是【无极荣耀】祭坛不如说是【无极荣耀】废墟比较合适。我穿过那几棵树组成的【无极荣耀】屏障后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块半径七八米的【无极荣耀】圆形空地。在这片空地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中央有个石头平台,不过平台表面裂的【无极荣耀】很厉害,中间都长出草来了。平台上面有四根用石头堆起来的【无极荣耀】歪歪扭扭的【无极荣耀】柱子,虽然这柱子的【无极荣耀】高度总攻还不到两米高,但我总觉得它们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无极荣耀】样子。

  除了石柱之外,那石质平台的【无极荣耀】中央还有个一米多高的【无极荣耀】金字塔形石堆,组成石堆的【无极荣耀】石头全部都是【无极荣耀】特大号的【无极荣耀】鹅卵石,不过石堆的【无极荣耀】最顶部放著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石头,而是【无极荣耀】一只漆黑的【无极荣耀】好像是【无极荣耀】用黑水晶制成的【无极荣耀】骷髅头。那骷髅头的【无极荣耀】额头正中央似乎还向前著一枚红宝石,看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妖艳邪恶。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