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看人下菜的【无极荣耀】机关

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看人下菜的【无极荣耀】机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以我的【无极荣耀】性格,眼看就要到地方了却要我这里等显然是【无极荣耀】不现实的【无极荣耀】。必须得想个办法过去。既然无法投机取巧,那就只好用最笨的【无极荣耀】办法了。

  “苏伦。”

  “什么事?”

  “那块砸下来的【无极荣耀】石头有多重?”

  “啊?”苏伦突然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你不会是【无极荣耀】想托着那玩意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我劝说摹疚藜僖裤还是【无极荣耀】不要想那种事的【无极荣耀】好。那块千斤石只是【无极荣耀】我们给它起的【无极荣耀】名字,它的【无极荣耀】重量绝对不止千斤。二百米长的【无极荣耀】通道,宽度三米五,上面还不知道有多高。这么大体积的【无极荣耀】石头,你觉得你扛的【无极荣耀】动吗?我承认你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一,但那毕竟是【无极荣耀】战力榜,不是【无极荣耀】大力士排行榜。再说就算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大力士来了,也不可能举的【无极荣耀】起这块石头。”

  “我确实是【无极荣耀】举不起来,不过那并不代表就没办法撑住上面的【无极荣耀】石头。”

  “撑住?”

  我点点头然后便率先走进了通道之中。这二百米的【无极荣耀】通道前一半是【无极荣耀】不会触发机关的【无极荣耀】,只有当有人踩上后面一半的【无极荣耀】通道才会导致头顶的【无极荣耀】石头掉下来,所以前面这半是【无极荣耀】安全的【无极荣耀】。

  走到通道中间的【无极荣耀】分界线上之后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无极荣耀】天花板,那玩意上面现在几乎全都是【无极荣耀】大大小小的【无极荣耀】坑洞,不用说就是【无极荣耀】之前从这过的【无极荣耀】倒霉蛋留下的【无极荣耀】。

  苏伦因为怕洞顶掉下来我撑不住连他一起砸在里面,所以根本没跟着我过来,只是【无极荣耀】在入口处喊着:“紫日会长,你小心啊!这石头真的【无极荣耀】很重的【无极荣耀】。”

  “放心,这点东西还难不倒我。”我说着便直接打开凤龙空间开始往外拿东西。

  那千斤石现在既然能挂在洞顶上,这就说明它的【无极荣耀】重量是【无极荣耀】可以被撑住的【无极荣耀】,毕竟这只是【无极荣耀】石头不是【无极荣耀】钢铁。再说就算头顶上是【无极荣耀】块整块的【无极荣耀】钢锭,只要用几根钢柱也就能把它撑住了。当然,这个方法其实谁都能想到,只不过有本事用的【无极荣耀】人却不多。毕竟现在系统取消了玩家的【无极荣耀】自带空间,所有玩家想带东西除了拥有空间装备外就只能用包袱挂在身上。虽然在取消私人空间后系统释放提高了空间装备的【无极荣耀】产量,但总量依然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小型空间装备。平时去练级点带点药品、食物和特殊道具什么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没多大问题,可要往里面装纯钢的【无极荣耀】支撑柱那可就不行了。再说想要撑住这么大块石头一两根柱子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行的【无极荣耀】,必须得多一些。

  事实上我身上也没带柱子,毕竟就算凤龙空间够大,我也不至于没事在里面装上几根柱子带着吧?这不是【无极荣耀】装的【无极荣耀】下装不下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装它干什么的【无极荣耀】问题。

  不过,虽然我没带钢筋支撑柱,可我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中却有很多棵大树。树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用处很多,首先就是【无极荣耀】它可以被分解成木材,而木材可以用来制作很多东西,所以只要带上一棵大树,也就意味着你在关键时刻可以有很多种工具可以选择。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我习惯直接带上整棵的【无极荣耀】大树而不是【无极荣耀】切好的【无极荣耀】工具的【无极荣耀】原因,毕竟大树可以随时加工成工具,而一种工具是【无极荣耀】没法很快变成另外一种工具的【无极荣耀】。

  将凤龙空间里的【无极荣耀】大树弄了整整十棵出来,然后我开始用永恒切割加工这些大树。先将树上的【无极荣耀】枝干什么的【无极荣耀】都切掉,然后把那需要几个人合抱的【无极荣耀】树干切成没段两米高的【无极荣耀】木桩,将它们竖起来之后就变成了一根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柱子。

  本来加工这些木头是【无极荣耀】需要不少时间的【无极荣耀】,不过我用的【无极荣耀】切割工具是【无极荣耀】永恒,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以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切钢板都跟用刀切黄泥差不多,削个木头那还不根切豆腐似的【无极荣耀】?再说我只是【无极荣耀】需要那些树干做支撑,也不用加工出什么规格来,树干上的【无极荣耀】树枝也不需要全部削干净,只要不挡事就行。

  苏伦看我在前一百米的【无极荣耀】通道内不断的【无极荣耀】竖起一根根的【无极荣耀】柱子之后终于也兴奋的【无极荣耀】跑了过来。看到他过来我好笑的【无极荣耀】看着他问道:“你不怕啦?”

  苏伦尴尬的【无极荣耀】摇摇头道:“您早说摹疚藜僖窥有这么多木头我也不会躲在外面了。”

  我只是【无极荣耀】在和苏伦开玩笑,也没有责怪他的【无极荣耀】意思。玩笑开完了我便正色问道:“你觉得这些木头撑的【无极荣耀】住吗?”

  苏伦回头看了看前一半通道中堆的【无极荣耀】相当密集的【无极荣耀】木头,然后道:“我想应该撑的【无极荣耀】住吧。这石头虽然很重,不过你用的【无极荣耀】这些木头似乎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树木,况且摆了这么多,我想应该是【无极荣耀】撑的【无极荣耀】住吧。”

  我点点头道:“这些木头本来是【无极荣耀】打算用来造船的【无极荣耀】,所以都是【无极荣耀】很坚固的【无极荣耀】木头。”

  “怪不然。”苏伦敲了敲身边的【无极荣耀】木头道:“不过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木头拿来做支撑柱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浪费了?”

  “印尼那边全都是【无极荣耀】这种树,在当地几乎烂大街,别的【无极荣耀】地方贵是【无极荣耀】因为运输成本,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木头贵。不过对我来说这个成本等于零,所以对我来说根本不值钱。”

  苏伦羡慕的【无极荣耀】说道:“你们冰霜玫瑰盟果然很有钱。”

  “这不是【无极荣耀】有钱没钱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势力范围的【无极荣耀】问题。印尼之前被我们灭国之后一直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虽然其中很多城市都卖给了别的【无极荣耀】行会,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却控制着最重要的【无极荣耀】几个战略要点。什么时候我们想收回那些城市,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举手之劳。所以,对我们来说这些木头根本不值钱,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无极荣耀】换个行会,你想把这些木头运出来,那就得看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第三远洋舰队答应不答应了。”

  “你们行会还有第三舰队?”

  “确切的【无极荣耀】讲我们有八支舰队,不过只有前三个舰队战斗力特别的【无极荣耀】强,其他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护航舰队,船很少,吨位也小。”其实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舰队总数不是【无极荣耀】八支,而应该是【无极荣耀】十一支,八支是【无极荣耀】对外宣布的【无极荣耀】数量。除了经常暴露在各行会面前的【无极荣耀】八支舰队之外,我们行会还有一只纯由主力舰组成的【无极荣耀】特别攻击舰队,属于紧急预备队类型,平时基本不参加任何活动。另外还有两支舰队,其中一个就是【无极荣耀】那支全部由鬼船组成的【无极荣耀】迷雾舰队,这个舰队别的【无极荣耀】行会多少也知道一点,只是【无极荣耀】具体数量和战斗力他们不清楚,只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们似乎有这么一支舰队。另外,因为和亚特兰蒂斯的【无极荣耀】关系,我们行会还配备有一支潜水舰队,只不过这个舰队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比较弱,它的【无极荣耀】意义在于出其不意的【无极荣耀】突袭以及隐秘运输。当然,这些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秘密,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跟一个导游讲的【无极荣耀】。

  在苏伦再次感叹了一番之后我又放下了一根柱子,然后看了看前面的【无极荣耀】通道道:“好了,现在我要过去了,看看我们摆的【无极荣耀】柱子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顶的【无极荣耀】住上面的【无极荣耀】石头吧。你要是【无极荣耀】害怕就躲到外面去,等确定柱子管用再过来。”

  苏伦心虚的【无极荣耀】看了看后面的【无极荣耀】柱子又抬头望了望头顶的【无极荣耀】岩石,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决定留下来。毕竟这么多柱子看起来确实很有安全感,只要上面的【无极荣耀】千斤石高度不是【无极荣耀】太变态,一般都应该能顶的【无极荣耀】住了。

  确认苏伦不打算返回通道口之后我便跨过了通道中央的【无极荣耀】那道分界线。这个地方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方便大家确认位置,所以被人为的【无极荣耀】在地面上制作了一条铜制分割线,这道线刚好就是【无极荣耀】通道的【无极荣耀】中点,跨过去就会触动机关,这一半则绝对安全。

  随着我跨过铜制分割带,苏伦紧张的【无极荣耀】直接一闭眼,但是【无极荣耀】,让人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站在那边之后居然啥事情也没发生。等了一会没听到啥声音的【无极荣耀】苏伦才小心的【无极荣耀】睁开眼睛往上看了看,结果发现顶上的【无极荣耀】石头该咋样还咋样,竟然纹丝没动。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在原地蹦了两下,然后发现头顶的【无极荣耀】石头还是【无极荣耀】没反应便疑惑的【无极荣耀】低头问苏伦。“你不是【无极荣耀】跨过这道线头顶的【无极荣耀】石头就会掉下来吗/怎么没反应啊?”

  苏伦现在也是【无极荣耀】一脑袋问号,按照他以往的【无极荣耀】经验,按说我的【无极荣耀】第一只脚只要一落地那石头就该砸下来了才对啊。他疑惑的【无极荣耀】一边往我这边走一边说道:“奇怪了,平时都是【无极荣耀】脚一落地石头就掉下来的【无极荣耀】,今天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

  我听到他的【无极荣耀】话立刻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哈,看来我的【无极荣耀】运气真不错,这个机关居然坏了。”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无极荣耀】同时,苏伦也正好一脚跨过那条线踩上了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然后就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金属撞击声,跟着伴随着一阵轰的【无极荣耀】巨响,整条通道的【无极荣耀】顶部便猛的【无极荣耀】砸了下来,吓的【无极荣耀】苏伦赶紧抱头蹲在了地上。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还没完全蹲下去之时,通道里却突然传来了咔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然后等了一会苏伦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压扁。他抬头往上看去发现通道顶确实是【无极荣耀】下来了,但却只是【无极荣耀】变矮了一些而已。原本离地有四米多高的【无极荣耀】通道顶棚现在变成了离地只有两米高而已,但它却停住了。当然这不是【无极荣耀】它自己想停下来的【无极荣耀】,按照正常情况下,它应该一直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并顺便把挡在它和地面之间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拍成饼饼。可惜这次它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无法达成了,因为那些木头成功的【无极荣耀】架住了它的【无极荣耀】重量,阻止了它与地面的【无极荣耀】接触。

  “嗯,看来我的【无极荣耀】木头还挺管用。”

  苏伦也是【无极荣耀】回头看了看那些木头,然后有些颤抖的【无极荣耀】说道:“呼,还好撑住了。”

  虽然这只是【无极荣耀】游戏,即使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但就像别人用东西快速打向你的【无极荣耀】眼睛时你会本能的【无极荣耀】闭眼一样,在看到头顶有东西猛然砸下时正常人都会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害怕并且在那一瞬间大量分泌肾上腺素使得整个人的【无极荣耀】心跳和血液循环速度都提升到一个相当可怕的【无极荣耀】速度。

  刚刚苏伦虽然没被砸到,可他的【无极荣耀】心脏却差点没吓蹦出来,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的【无极荣耀】心脏在胸膛里狂蹦。

  正当我们在那里感叹这些木头柱子起作用了的【无极荣耀】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不太对劲的【无极荣耀】声音。只听咔嚓一声,远处的【无极荣耀】一截树干的【无极荣耀】外皮突然整个向外爆开,就好象树干里面装了炸弹一样。

  “不好,那些木头快顶不住了。”在第一棵树干外皮爆炸之后,后面的【无极荣耀】树干便开始一根根的【无极荣耀】纷纷爆裂,显然顶部的【无极荣耀】石头压力太大,那些木头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苏伦看到这个情况吓的【无极荣耀】赶紧抱着脑袋就往前冲,生怕顶棚掉下来把他砸死在里面。不过,他才刚跑出两步,后面的【无极荣耀】树干便突然全部爆裂开来,原本已经被顶住的【无极荣耀】洞顶竟然再次向下压了下来。

  眼看着再次落下的【无极荣耀】洞顶,苏伦这次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连跑都忘记了,只能恐惧的【无极荣耀】坐倒在地惊恐的【无极荣耀】看着洞顶逐渐下压。不过,就在洞顶到了离地面仅有一米六十几的【无极荣耀】时候,整个洞顶的【无极荣耀】下落速度突然又再次慢了下来,并且在继续下降了几工分后竟然彻底停在了那里。

  惊讶的【无极荣耀】苏伦似乎突然反应了过来一般的【无极荣耀】猛然翻身往回看去,结果正好看到我低着头双手做出了一个上托的【无极荣耀】动作用双手和肩膀一起扛住了下落的【无极荣耀】整个顶棚。那一瞬间苏伦的【无极荣耀】下巴险些掉下来。

  “紫日会长你……”

  我根本没空搭理苏伦,此时的【无极荣耀】我已经是【无极荣耀】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快把吃奶的【无极荣耀】力气都用出来了。当然,如果是【无极荣耀】正常状态,就算我把吃奶的【无极荣耀】力气全部用出来也不可能顶的【无极荣耀】住这么重的【无极荣耀】岩石,毕竟这玩意的【无极荣耀】体积都快赶上摩天大楼了。能用肩膀扛起帝国大厦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只有那个喜欢把内裤穿外面的【无极荣耀】家伙,我自认为没那么大力气。我之所以现在能扛的【无极荣耀】住这大厦一般的【无极荣耀】岩石,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那块正贴在我的【无极荣耀】胸口闪着夺目金光的【无极荣耀】乌龟壳。

  玄武甲片,圣兽玄武的【无极荣耀】信物。只要贴身携带,就可以向其中注入魔力用以暂时借用玄武的【无极荣耀】力量。作为四圣兽中力量最大的【无极荣耀】玄武,别说是【无极荣耀】这么块石头,就算把整个祭坛全部顶起来,那也不会比普通人手里抓块砖头费劲多少。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玄武之力能顶的【无极荣耀】住,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却跟马表似的【无极荣耀】在往下掉。使用圣兽之力的【无极荣耀】代价就是【无极荣耀】消耗我的【无极荣耀】魔力,那玄武甲片对我来说就像是【无极荣耀】一台可以随时改变功率的【无极荣耀】燃油发动机,只要作为油料的【无极荣耀】魔力充足,它的【无极荣耀】力量就可以拔山托鼎,只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输出功率之下,我的【无极荣耀】魔力也是【无极荣耀】消耗的【无极荣耀】超级快。不过,虽然魔力消耗速度很惊人,但我却并不是【无极荣耀】太着急,毕竟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值也是【无极荣耀】很可观的【无极荣耀】。现在这个流失速度固然很夸张,但要耗尽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却还是【无极荣耀】得有段时间的【无极荣耀】。

  “白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去按停止开关?”见苏伦还在那发呆,我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苏伦到是【无极荣耀】不介意我骂他,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他才反应过来赶紧爬起来飞一般的【无极荣耀】朝前面跑,不过,就在他刚跑出十几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正前方的【无极荣耀】形通道口却突然打开了一道石门,然后原本的【无极荣耀】型路口就变成了十字路口。

  “嗯?”看到那突然多出来的【无极荣耀】通道,苏伦也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不过还好他也知道我扛着大山一般的【无极荣耀】石头很吃力,所以脚下到是【无极荣耀】没慢多少。不过,就在他又跑了几步之后,前方的【无极荣耀】通道里却突然有一阵风吹了过来。

  苏伦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是【无极荣耀】我反应过来了。“苏伦,快停下,给我回来。”

  苏伦跑着跑着便是【无极荣耀】一个急刹车,然后诧异的【无极荣耀】回头看向我,但是【无极荣耀】不等他问出来我就再次喊道:“快往回跑,到我后面去。”

  “可是【无极荣耀】……”

  “没有可是【无极荣耀】。不想死就给我回来。”

  虽然不知道我到底什么意思,但苏伦还是【无极荣耀】立刻转身就开始往回跑,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往回跑的【无极荣耀】过程中,前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无极荣耀】风声。那声音带着一种奇特的【无极荣耀】嗡声,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在地铁进站时的【无极荣耀】那种轰鸣声。

  苏伦诧异的【无极荣耀】回头看向了通道那头,然后他的【无极荣耀】眼睛突然猛的【无极荣耀】瞪的【无极荣耀】老大,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白点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朝他飞了过来。不过,就在他呆呆的【无极荣耀】吓傻在那里的【无极荣耀】时候,三道身影却突然从他身边冲了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天使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并举起了一面很大的【无极荣耀】盾牌大喊道:“绝对屏障。”

  随着那天使的【无极荣耀】呼喊,一道半透明的【无极荣耀】光墙突然出现在了通道中,跟着远处那白点便闪电般冲到了我们面前咣的【无极荣耀】一声撞在了光墙中心位置的【无极荣耀】盾牌上,与此同时两边的【无极荣耀】两个好象天使一般的【无极荣耀】金属身影也同时撞在了光墙的【无极荣耀】这一边。三个身影以自己的【无极荣耀】肩膀和手臂顶在了光墙后面,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东西则顶在个光墙的【无极荣耀】正面。

  虽然是【无极荣耀】三对一,但三个身影还是【无极荣耀】没能顶住对面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三个身影同时斜着身子顶在光墙之上,但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脚却在地面上不断的【无极荣耀】往后滑行,而且还在地面上拉出了三道火星。

  还在发呆的【无极荣耀】苏伦完全没啥反应就被光墙撞倒,然后被推着一起往后滑。不过,就在滑行过程中,更多的【无极荣耀】身影开始节二连三的【无极荣耀】顶上光墙并奋力向前推,最终在光墙离我只差一步之遥的【无极荣耀】时候终于彻底停了下来。

  几乎就在彻底停住的【无极荣耀】瞬间,顶在光墙那边的【无极荣耀】东西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掉在了地面上变成了一堆粉末。虽然它碎掉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无极荣耀】本体。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根石柱,直径大概一米多,长约十米。这么大根纯由石头构成的【无极荣耀】柱子以箭矢一般的【无极荣耀】速度飞过来,其动能之大可想而知。要不是【无极荣耀】晶晶的【无极荣耀】绝对屏障只要魔力不空就绝对不碎,估计一般人还真挡不住这玩意。不过,就在那根石柱落地成粉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们突然又再次听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那种嗡嗡声。不用说,又一根石柱飞过来了。

  “苏伦,有这种机关你怎么不早说?”

  突然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苏伦连忙转过身来一脸委屈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要知道你觉得我会进来陪你等死吗?”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