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 第二百五十章 镜像监狱

第十九 第二百五十章 镜像监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认识一个叫做佳哈的【无极荣耀】家伙?”

  “你说摹疚藜僖磕一个?”面对我的【无极荣耀】回答,那老头明显愣了一下。我连忙解释道:“我知道三个佳哈,或者也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两个,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是【无极荣耀】一个人。”

  老头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显然很诧异,但他选择相信了我的【无极荣耀】话,所以他只是【无极荣耀】在那里沉思了一会,然后便说道:“你认识的【无极荣耀】三个佳哈之中有没有一个魔偶制造技术很厉害的【无极荣耀】老头?”

  “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知道三个佳哈,而不是【无极荣耀】认识三个佳哈,我只认识他们中的【无极荣耀】两个,但是【无极荣耀】从你的【无极荣耀】描述中来看,很不幸你要找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我不认识的【无极荣耀】那个。”

  “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我被你说的【无极荣耀】有些迷糊。”

  “佳哈原本是【无极荣耀】个钻研魔偶技术的【无极荣耀】高级法师。”

  老头点头道:“当然,不然他还能是【无极荣耀】什么?”

  “之前确实是【无极荣耀】,但之后不是【无极荣耀】了。你认识的【无极荣耀】佳哈是【无极荣耀】第一代佳哈,他已经死了。不过在死亡前他做了一项实验,希望可以使自己获得恒久不变的【无极荣耀】生命。不过实验最终失败了,佳哈的【无极荣耀】知识和灵魂分裂成了两个个体。这两个佳哈都产生自当初那个佳哈,但他们都只是【无极荣耀】拥有佳哈的【无极荣耀】部分思想或知识,所以你既可以说他们就是【无极荣耀】佳哈,也可以说他们是【无极荣耀】两个全新的【无极荣耀】独立人格。”

  “真没想到佳哈居然死了。不过他的【无极荣耀】知识和灵魂能留下来也是【无极荣耀】很难得了。”老头略微回忆了一会后忽然回身打了个响指,然后我们就见其中一方墙壁边的【无极荣耀】书架底部突然打开了一个像狗洞一样的【无极荣耀】小门,接着就见一大串造型古怪的【无极荣耀】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这些玩意中有一种似乎是【无极荣耀】巫婆们最喜欢的【无极荣耀】那种魔力扫帚,不过它不是【无极荣耀】用来骑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自己在那里扫起了地来。除了这种会自己扫地的【无极荣耀】扫帚之外,那群冒出来的【无极荣耀】东西中还有两个正方形前面带着个管子的【无极荣耀】好象吸尘器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然后还有好多长着四只金属手臂的【无极荣耀】会飞的【无极荣耀】金属球,这些球有的【无极荣耀】在那里收拾碎片,有的【无极荣耀】把还完好的【无极荣耀】书架给扶了起来,还有的【无极荣耀】则拿着抹布和鸡毛掸子开始到处除尘。

  正当我被这一堆魔法版本的【无极荣耀】家政机器人给搞的【无极荣耀】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老头忽然又接着说道:“这些就是【无极荣耀】当年佳哈送给我的【无极荣耀】小礼物,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这些东西都还在,他却已经离开了。”

  “你说这些东西是【无极荣耀】佳哈的【无极荣耀】作品?”

  老头点头道:“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当初我是【无极荣耀】在一次宴会之中第一次见到佳哈的【无极荣耀】,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些搞研究的【无极荣耀】法师是【无极荣耀】不喜欢交际应酬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和佳哈都躲到了宴会的【无极荣耀】角落里。当时我为了不耽误时间就拿出了一本笔记在那里计算着公式,谁知道佳哈居然在看我写了几张纸后突然指出我有个地方写错了。那会我们都很年轻,当然是【无极荣耀】不肯轻易认输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我就和佳哈吵了起来。因为光用嘴无法说服对方,于是【无极荣耀】我们便直接离开了宴会跑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实验室开始演算推理。当时我和佳哈各自提出了一套理论,用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理论去证明那条魔法配方公式都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我们就互相觉得很好奇。之后佳哈请我把我的【无极荣耀】理论讲解给他,而他也把他的【无极荣耀】理论讲解给我。之后我们在一起共同研究了三个月,终于把对方的【无极荣耀】理论都给吃透了。但是【无极荣耀】结果我们俩都惊奇的【无极荣耀】发现对方的【无极荣耀】理论居然也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两个正确的【无极荣耀】理论推理同一道公式居然会得到不同答案,这就说明我们的【无极荣耀】理论出了问题。”说到这里那老头又是【无极荣耀】一副神往的【无极荣耀】表情,搞的【无极荣耀】我不得不催促他直接说下去。

  那老头在我的【无极荣耀】催促下才继续说道:“之后我们俩就搬到了一起开始共同研究两种理论以确定到底是【无极荣耀】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无极荣耀】,在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无极荣耀】时间后我们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理论都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

  “既然你们的【无极荣耀】理论都对,那为什么演算结果会不一样?”

  “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佩服佳哈的【无极荣耀】地方。”老头说道:“在发现理论没有问题之后我就陷入了彻底的【无极荣耀】混乱之中,因为我已经分不清楚到底哪是【无极荣耀】对哪是【无极荣耀】错了。但是【无极荣耀】佳哈却不同,他在那样的【无极荣耀】理论崩溃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竟然又坚持研究了半年,结果你猜怎么着?”老头说到这里之后便用一副你快问我的【无极荣耀】表情使劲盯着我看,搞的【无极荣耀】我感觉他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知道天大的【无极荣耀】秘密准备拿出来炫耀的【无极荣耀】孩子。

  虽然感觉这老头有点老顽童倾向,但我还是【无极荣耀】配合的【无极荣耀】问道:“我猜他一定是【无极荣耀】发现什么了吧?”

  “对。”老头兴奋的【无极荣耀】一拍巴掌,然后口沫横飞的【无极荣耀】说道:“当时我几乎都快要放弃研究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基础理论是【无极荣耀】否有问题。如果我之前的【无极荣耀】研究都是【无极荣耀】建立在一个错误的【无极荣耀】理论基础上的【无极荣耀】话,那我再研究下去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我那个时候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些心灰意冷了。不过,就在那天半夜,我正喝的【无极荣耀】酩酊大醉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无极荣耀】时候,佳哈突然疯了一般的【无极荣耀】冲进来拖着我就跑,然后他把我拉到了实验室,现场给我展示了那道公式之所以会有两个答案的【无极荣耀】原因。”

  “那原因是【无极荣耀】什么?”

  “灵魂。”老头兴奋的【无极荣耀】满脸通红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的【无极荣耀】公式是【无极荣耀】关于生物体对魔力的【无极荣耀】抗性问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按照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理论计算出的【无极荣耀】结果却不相同,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这两个结果之中有一个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结果,但事实证明了这两个结果都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它们产生差异的【无极荣耀】原因在于我们少计算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无极荣耀】灵魂。一个有灵魂的【无极荣耀】活体生物的【无极荣耀】魔力抗性要高于该生物死亡之后的【无极荣耀】魔力抗性,这其中灵魂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且受灵魂强度的【无极荣耀】影响,这个比例还是【无极荣耀】一个不固定的【无极荣耀】变量。有了这个发现后,不但证明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理论没有问题,还为我们打开了另外一个研究方向。”说到这里老头突然又沮丧了下来,然后从刚刚说到激动之处时跳上的【无极荣耀】桌子上又跳了下来,之后才接着说道:“可惜,之后在发现了灵魂的【无极荣耀】这一特性之后我和佳哈的【无极荣耀】研究方向又再次发生了分裂。佳哈自此开始转向对灵魂与物质构成关系的【无极荣耀】解析,而我则专门研究起了灵魂的【无极荣耀】本质。因为研究项目不同,加上当时还有各自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我们很快就分开了。不过当时佳哈已经是【无极荣耀】炼金术十级的【无极荣耀】知名大法师了,所以他在离开前就送了我这么一套魔力清扫组合。没想到自从那次分开后我们居然再没有见面的【无极荣耀】机会了!”

  “或许你也不用这么失望。”我说道:“佳哈虽然不在了,但那两个新的【无极荣耀】佳哈有着过去佳哈的【无极荣耀】记忆,所以他们可能还认识你。”

  “对啊。”这老头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老顽童性格,表情变化都跟小孩子一样,上一秒还很沮丧的【无极荣耀】样子,下一秒突然就变成了很开心的【无极荣耀】状态兴奋的【无极荣耀】叫道:“你知道他们在哪吗?我要见他们。”

  “抱歉,他们在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主城艾辛格,距离这里有点远,而且其中一个佳哈的【无极荣耀】身体也不方便移动,所以如果你想见他们就只能麻烦你跟我去艾辛格了。”

  本来我还以为这老头会犹豫一下的【无极荣耀】,没想到他直接就一转身冲着黄金狮龙喊道:“约丝法特,你帮我看守这里,我去见见老朋友可以吧?”

  “可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身体快要……”

  老头看了看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道:“没问题的【无极荣耀】,还有三个月才到日子呢,我想我应该赶的【无极荣耀】急在此之前回来的【无极荣耀】。”

  我看着黄金狮龙问道:“他的【无极荣耀】身体怎么了?”

  黄金狮龙转头对我道:“这老家伙和你说的【无极荣耀】那什么佳哈是【无极荣耀】一个年代的【无极荣耀】存在,那个佳哈都死了那么久,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为什么他没死吗?”

  之前我都一直没至于,突然听到黄金狮龙这么一说我也才想起来。“对啊!佳哈当初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寿命耗尽打算把自己转化成巫妖失败才死掉的【无极荣耀】,你怎么能活这么久?”

  老头嘿嘿笑着说道:“记得我说过我是【无极荣耀】专门研究灵魂的【无极荣耀】吗?”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给冰封了起来,然后只用灵魂出来活动,这样只要身体不死,我的【无极荣耀】灵魂就不灭。只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灵魂无法修炼,所以提升不了实力,也无法接触物体,非常的【无极荣耀】麻烦。于是【无极荣耀】我就想了个办法,就是【无极荣耀】用生命法阵复制我自己。这种复制方式只要有母体样本就可以为我创造出很多个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身体,当然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没有灵魂的【无极荣耀】尸体,不过因为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尸体,而且肉体本身并没有问题,所以我只需要把本体冰封,然后用灵魂融合这具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可以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灵魂融合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成功率是【无极荣耀】百分之百的【无极荣耀】,而且不会出现任何排斥。这样我就可以使用新身体,直到这具身体衰老到快要死亡之时,我就必须回到母体那里把灵魂抽回母体,然后换上一具年轻的【无极荣耀】尸体重新融合灵魂,之后这具身体再老了就再换。不过因为我完成这个理论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的【无极荣耀】本体已经有九十五岁了,所以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没有灵魂的【无极荣耀】空白身体一制造完成就是【无极荣耀】九十五岁的【无极荣耀】。根据我的【无极荣耀】测试,我的【无极荣耀】寿命应该在一百八十岁左右,所以为了安全,我一般会把身体使用到一百七十五岁就替换新身体。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每隔八十年就需要重新换一具身体,而现在距离下次更换只有三个月时间了。”

  听了老头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反问:“为什么要冒险呢?三个月虽然是【无极荣耀】不短了,但也没那个必要去冒险吧?你不能提前换身体吗?或者我们把你的【无极荣耀】那个本体一起搬到艾辛格去就是【无极荣耀】了。”

  “什么?把本体搬过去?”

  “对。”和佳哈差不多水平的【无极荣耀】研究人员可是【无极荣耀】比宝藏还要珍贵的【无极荣耀】存在,正好这家伙和佳哈还是【无极荣耀】朋友,而且他还有个黄金狮龙这么强大的【无极荣耀】魔宠,这要是【无极荣耀】不打包一起带回艾辛格,那我睡觉都不会安心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研究……”

  “佳哈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的【无极荣耀】人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住的【无极荣耀】地方你觉得会没有研究设备吗?”我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实验设备绝对比你这里的【无极荣耀】设备要好出几十倍,而且种类繁多功能全面,如果不是【无极荣耀】有着这么优越的【无极荣耀】条件,你觉得佳哈会愿意跑到我那里去常住?”

  “可是【无极荣耀】突然这么跑过去还是【无极荣耀】有些太草率了,起码也要我看看你们那里的【无极荣耀】环境再说吧?”

  “这个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那这样,你先告诉我这里有哪些东西一定需要带走的【无极荣耀】,给他们编个号,然后我带你去参观我们那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如果你觉得不好,那你见完佳哈随时可以回来,如果你觉得好,直接告诉我哪些东西需要搬过来,我让人过来帮你运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了。”

  “那好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头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好不答应了。事实上他也比较倾向于到我那里去工作,毕竟佳哈在那里。就算这两个佳哈不是【无极荣耀】当初的【无极荣耀】佳哈了,可毕竟他们是【无极荣耀】佳哈的【无极荣耀】继承者,承载着佳哈的【无极荣耀】灵魂和知识,这些东西决定了他们和这个老头绝对有着很多共同话题。

  在老头忙着给他的【无极荣耀】东西编号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和那条叫约丝法特的【无极荣耀】黄金狮龙也没闲着,因为约丝法特的【无极荣耀】请求还没说完呢。按照他的【无极荣耀】叙述,他们黄金狮龙一族的【无极荣耀】仇人其实就关在这里,他们早就抓到了那个下诅咒的【无极荣耀】家伙,只是【无极荣耀】因为诅咒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他们不能自己亲手杀他,甚至不可以在限制住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行动后随便找个普通人下手。他们唯一能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限制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活动范围,但是【无极荣耀】不能束缚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和能力。想要杀他,必须要有个实力足够强的【无极荣耀】人真正的【无极荣耀】干掉这个家伙才算术。之前约丝法特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刚刚我做测试的【无极荣耀】那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前主人就是【无极荣耀】这么找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对约丝法特来说很不幸对我却很幸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在真正动手的【无极荣耀】时候直接被那个擅长诅咒的【无极荣耀】家伙给干掉了,所以现在约丝法特不得不重新寻找一个有足够实力的【无极荣耀】人来帮忙杀掉那个家伙。

  “那家伙就在这下面?”我指着前面的【无极荣耀】一道大门问道。

  这里是【无极荣耀】老头的【无极荣耀】地下实验室的【无极荣耀】底层,约丝法特通过一条宽阔的【无极荣耀】足够他通过的【无极荣耀】通道直接到达了这里,然后他便紧张的【无极荣耀】说道:“一会我打开门之后我们会进入一个特别的【无极荣耀】空间,你能很明显的【无极荣耀】看到一条分界线。这条分界线就是【无极荣耀】我们黄金狮龙一族设置的【无极荣耀】魔法结界,那家伙在结界另外一边既出不来也看不到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从他那边看过来,结界会像镜子一样反光,他除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镜像什么也看不见。不过那个结界不隔音,所以开门之后你就不要说话,也尽量别发出声音。”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你可以偷袭那家伙。”

  “偷袭?”

  “对。他虽然知道这边随时可能有人进来杀他,但是【无极荣耀】他看不到就只能靠听觉,而且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听觉也不是【无极荣耀】特别好的【无极荣耀】那种,只要你注意放轻脚步他一般不可能提前察觉。他这么一直戒备着这边的【无极荣耀】结界集中力自然不可能持久,现在距离上次他干掉我找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人时间很短,他应该不会想到我这么快就能再找来一个人,所以他现在肯定不会太注意戒备这边的【无极荣耀】结界。你只要趁他不注意突然从结界这边冲出去发动攻击,万一能一击干掉他,我们一族的【无极荣耀】诅咒就算是【无极荣耀】解除了。”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骑士,所以我也没有一定要和人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正面对决的【无极荣耀】打算。既然约丝法特都说了让我偷袭,那我非要跑进去和他决斗那不成白痴了吗?“好的【无极荣耀】,没问题,你开门之后我会注意找个机会偷袭他的【无极荣耀】,不过你也别催我,我可能需要在那里等一段时间先观察下他的【无极荣耀】作战能力什么的【无极荣耀】。准备好了我自然会出手,你别催我就行了。”

  “放心,这么多年我都等下来了,不可能在乎这点时间的【无极荣耀】。”

  在得到了约丝法特的【无极荣耀】确定后我便让约丝法特开门。那道大门估计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为偷袭做了准备,居然是【无极荣耀】完全静音的【无极荣耀】。大门打开的【无极荣耀】时候并不是【无极荣耀】向两边移动或者向内推开,而是【无极荣耀】整个突然消失。这门似乎是【无极荣耀】带传送功能的【无极荣耀】,约丝法特一接触大门,那门立刻就不见了,直到我们走进去,那门才再次出现在原地。

  蹑手蹑脚的【无极荣耀】跟做贼似的【无极荣耀】走到那结界旁边,然后我在约丝法特的【无极荣耀】眼神示意下开始观察起了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

  这个空间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个特殊空间,它成正方体结构,长宽高差不多都在两千米以上。空间的【无极荣耀】四面墙壁加上天花板和地板居然全都是【无极荣耀】镜面,如果你站在那个空间的【无极荣耀】中心点上,不管你往前后左右上下哪个方向看,必然都会看到无数个自己一直延伸到远方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地方,因为镜子会不断的【无极荣耀】倒影你的【无极荣耀】身形,而来回反射的【无极荣耀】镜像则会不断的【无极荣耀】重复倒影,所以你能看到的【无极荣耀】就将是【无极荣耀】无数个自己出现在镜子中站成一排。

  虽然早知道这个空间很奇特,但我还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空间。按照之前约丝法特说过的【无极荣耀】,这些镜面如果被打碎,你不会看到后面的【无极荣耀】墙壁,而是【无极荣耀】会从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镜面中穿出来。简单点讲就是【无极荣耀】这个空间不但是【无极荣耀】光学镜像,还有空间镜像,如果你走到左边墙边砸碎镜子走进去,然后你就会从右边的【无极荣耀】墙边冒出来,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不管你往哪边走,都只能在这个房间里无限循环。

  观察完了这个光是【无极荣耀】把人关进去就能让人发疯的【无极荣耀】结界空间后,我的【无极荣耀】目光又集中到了这个房间中心的【无极荣耀】那个身影之上。这就是【无极荣耀】约丝法特他们的【无极荣耀】仇人了。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