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等你软了我再砍

第十九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等你软了我再砍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好不容易从那只僵尸的【无极荣耀】胳膊里出来,我现在又开始为怎么干掉这家伙发愁了。

  凭借永恒的【无极荣耀】硬度,加上幸运他们四个的【无极荣耀】力量压制,那只僵尸现在到是【无极荣耀】被勉强压在了地上,但是【无极荣耀】看幸运他们被这家伙挣扎的【无极荣耀】力量搞的【无极荣耀】晃来晃去的【无极荣耀】样子,估计他们也压不了多长时间。这僵尸虽然体积不大,可这力量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过强大了。

  那名神仙跟我带来的【无极荣耀】那十八个人追出洞穴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发现我已经从僵尸的【无极荣耀】胳膊里出来了,那神仙看到那僵尸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到是【无极荣耀】松了口气,而那十八个普通玩家则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围着那只僵尸开始研究了起来。期间那个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小笨蛋还糊涂胆子大的【无极荣耀】上去敲了几下,结果除了发出了几声钢铁碰撞的【无极荣耀】声音之外根本啥效果也没有。

  在看到那个傻小子敲了几下没效果后,那个带队的【无极荣耀】战士也拿出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试了几下,发现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破防后便离开看热闹的【无极荣耀】人群跑到了我身边说道:“紫日会长,这个僵尸是【无极荣耀】多少级的【无极荣耀】怪啊?怎么我们的【无极荣耀】攻击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级别到是【无极荣耀】不高,刚刚五千级,不过他是【无极荣耀】特殊系生物,战斗力和一般生物没法比。”

  所谓特殊系指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些属性比较异常的【无极荣耀】生物,比如说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中的【无极荣耀】莉莉丝、宝宝以及维多利亚都可以算是【无极荣耀】特殊系。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并不是【无极荣耀】依靠自身的【无极荣耀】攻防属性来体现的【无极荣耀】,而更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依靠他们的【无极荣耀】某一项或某几项特殊属性来体现的【无极荣耀】。像莉莉丝的【无极荣耀】吞噬属性、宝宝的【无极荣耀】世界领域以及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运之轮,那都是【无极荣耀】可以颠倒乾坤的【无极荣耀】超级能力,即使他们的【无极荣耀】攻防属性都只有一点,这些属性照样可以放倒一片人。

  这只僵尸的【无极荣耀】能力虽然还停留在战斗方面,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防御却是【无极荣耀】一种变态到几乎无敌的【无极荣耀】状态,这其实已经不能算一般战斗系生物了,按我的【无极荣耀】观点,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个特殊系生物。

  那战士显然也知道特殊系生物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在听说这僵尸是【无极荣耀】五千级的【无极荣耀】特殊系生物后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这么高级的【无极荣耀】东西要怎么对付啊?”

  我一边活动着还很疼的【无极荣耀】腰一边道:“我也正头疼呢!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无敌状态,我的【无极荣耀】武器攻击力这么高,砍上去居然都没用,就算现在把他控制住了我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杀他!”

  凌忽然说道:“其实要杀他也很容易,就是【无极荣耀】得费点时间。”

  “你是【无极荣耀】说宝宝的【无极荣耀】领域?”毕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凌的【无极荣耀】意思我当然明白。

  凌点点头道:“只要把这家伙拉进宝宝的【无极荣耀】甜蜜世界中,以他的【无极荣耀】平均属性,最多一天时间就能把他变成布娃娃,到时候还不是【无极荣耀】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变成布娃娃?”站在旁边的【无极荣耀】战士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凌问道:“游戏里有什么能力能把怪物变成布娃娃的【无极荣耀】吗?”

  凌没有回答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先看了我一眼,在我点头之后才回答道:“宝宝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是【无极荣耀】一种类似神国的【无极荣耀】超级领域,其内部的【无极荣耀】世界就像童话故事一样。这个世界里所有没有生命的【无极荣耀】东西都会变成甜品零食,而所有有生命的【无极荣耀】东西则全都会变成布偶。当然,变化不是【无极荣耀】瞬间产生的【无极荣耀】,必须要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时间,而且你自身能力越强抵抗的【无极荣耀】时间越长,但无论你强到什么程度都不能逆转这种变化。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你没办法在一定时间内找到出口或者杀死宝宝,那你就必然会变成布娃娃,不管你有多强都一样。”

  “好变态的【无极荣耀】能力。不过那个宝宝是【无极荣耀】谁?”

  “宝宝当然就是【无极荣耀】宝宝大人我啦。”伴宿着一个嚣张的【无极荣耀】童音,宝宝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然后这家伙居然就这么站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扶着我的【无极荣耀】脑袋单手向前一指道:“冲啊骏马,向着敌人前进。”

  听着这嚣张的【无极荣耀】声音我的【无极荣耀】额头上瞬间出现了一排黑线。一把将还在我肩膀上蹦达的【无极荣耀】宝宝抓下来,然后指着那边的【无极荣耀】僵尸道:“看到目标了没?马上给我把他弄进你的【无极荣耀】领域里去。”

  “放开宝宝大人啦,你这个大家伙想造反吗?”宝宝完全不惧我杀人的【无极荣耀】目光,一边在我手里晃荡着一边嚣张的【无极荣耀】挑衅着。

  看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表情,我直接右手一抖,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团火苗就烧了起来。“你说摹疚藜僖裤这身肉果冻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烤时间长了会不会脱水呢?”

  “哼,就会威胁我。”宝宝生气的【无极荣耀】发出了一声哼声,不过他还是【无极荣耀】在说完之后直接单手一挥,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瞬间便是【无极荣耀】一变,就连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普通玩家和那名神仙都被一起拉进了甜蜜世界之中。

  “这……这是【无极荣耀】……?”那神仙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激动的【无极荣耀】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当然他胸口的【无极荣耀】伤逝也是【无极荣耀】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无知者无谓,相比之老神仙惊讶的【无极荣耀】连说话都不利索的【无极荣耀】情况,周围那些普通玩家到是【无极荣耀】没啥太大反应。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比老神仙更强,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这个空间的【无极荣耀】可怕。

  那名战士看到周围环境变化后立刻就明白了这就是【无极荣耀】所谓的【无极荣耀】甜蜜世界,不过他到是【无极荣耀】并不紧张,毕竟他知识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释放的【无极荣耀】技能,而他们也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敌人,所以不用担心什么,只是【无极荣耀】他还是【无极荣耀】有些不放心的【无极荣耀】问道:“紫日大人,您不是【无极荣耀】说被装进这里的【无极荣耀】人会变成布娃娃吗?您怎么把我们也装进来啦?”

  我还没来及回答宝宝便嚣张的【无极荣耀】说道:“哼,宝宝大人的【无极荣耀】空间是【无极荣耀】绝对完美的【无极荣耀】,怎么可能连敌我都分不清楚?你们这些人在这里是【无极荣耀】不会丧失战斗力的【无极荣耀】,而且我的【无极荣耀】空间里发生的【无极荣耀】变化是【无极荣耀】没有持续性的【无极荣耀】,就算你在这里变成了布娃娃,只要你出去就会立刻变回正常人了。当然,你要是【无极荣耀】死在这里,就算出去别想再活过来了。”

  我们这边正说着呢,突然就听那边传来了一声惊叫,跟着就见幸运他们全都松开了手在那里四处找着什么东西。我在看到那个情况的【无极荣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可是【无极荣耀】还没等我有所准备,便突然感觉脚下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顶,不过因为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在那力量向上顶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猛的【无极荣耀】一把将身边的【无极荣耀】那战士和凌推了出去,同时抓着宝宝飞身后退,瞬间便拉开了距离。

  就在我们几个分开之后,刚刚我们站的【无极荣耀】那个位置的【无极荣耀】中心点上突然打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就见那只僵尸直接从洞里钻了出来。这个情况其实我早该想到,只是【无极荣耀】一时疏忽把这茬给忘记了。

  我们虽然用永恒压住了那只僵尸,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身下却只有地面而已,而僵尸这个物种其实是【无极荣耀】土属性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僵尸对泥土是【无极荣耀】有很高亲和力的【无极荣耀】,而这种亲和力一旦到了高级僵尸身上,很容易就会变成钻地能力。之前在外面那只僵尸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一直依靠力量对抗敌人习惯了,所以一时之间没想到要用钻地的【无极荣耀】本事,直到进入这里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里的【无极荣耀】地面竟然是【无极荣耀】软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这家伙便想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老本行——钻地。

  看着那个从我所在位置冒出来的【无极荣耀】家伙,我直接一转身把宝宝扔了出去,一只死神守卫迅速出现在远处接住了飞过去的【无极荣耀】宝宝,而我自己则是【无极荣耀】朝着永恒那边一伸手,变成扩张器的【无极荣耀】永恒瞬间飞回了我的【无极荣耀】手中并迅速凝结成了一柄剑的【无极荣耀】形态。

  那僵尸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能听的【无极荣耀】懂人话还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反正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认准了我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第一目标,他在钻出地面后发现没抓到目标便直接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看着冲过来的【无极荣耀】那只僵尸我直接将永恒一挥先是【无极荣耀】甩出一刀剑芒,跟着整个人也直冲了上去。那僵尸在看到飞来的【无极荣耀】剑芒之后竟然是【无极荣耀】不闪不避的【无极荣耀】直接一爪拍在了剑芒之上,随后便是【无极荣耀】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金铁交击之声,我的【无极荣耀】剑芒竟然被他直接震散,然后那只僵尸速度不减的【无极荣耀】直接冲了上来和我正面撞在了一起。

  就在我们两个即将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一枚黑色的【无极荣耀】光弹突然从侧面飞了过来先我一步撞上了那只僵尸,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炸,那僵尸直接被轰的【无极荣耀】向后连退了三四步,而就在他还没稳定身体之时,我已经两步跨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跟着手中永恒猛然举起一个斜劈。只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永恒直接撞在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侧面,但是【无极荣耀】和往常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切钢板有如切豆腐一般的【无极荣耀】永恒在命中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之时我却感觉自己好象在用刀劈木头,而且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木头,而是【无极荣耀】那种质量很好的【无极荣耀】铁木。

  木头这东西虽然和钢铁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比起来并不算多结实,但如果你在家切过菜就会知道,其实摹疚藜僖烤头对于锋利的【无极荣耀】刀剑还是【无极荣耀】有很强的【无极荣耀】阻挡效果的【无极荣耀】,至少家里的【无极荣耀】砧板在菜刀面前就有很强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家里的【无极荣耀】砧板还只是【无极荣耀】一般比较硬实一点的【无极荣耀】木头而已,这铁木相对于一般的【无极荣耀】木头来说摹疚藜僖壳就更是【无极荣耀】硬的【无极荣耀】要命。

  现在我砍在这只僵尸的【无极荣耀】身上的【无极荣耀】感觉就和那砍铁木的【无极荣耀】感觉差不多,虽然不像切中金属时完全没有让劲的【无极荣耀】感觉,但也仅仅是【无极荣耀】有一点微微的【无极荣耀】切入感而已,我的【无极荣耀】手依然被震的【无极荣耀】生疼。

  我一剑砍中之后那僵尸就好象并没受到攻击一样,居然脑袋一挺直接用脖子将我的【无极荣耀】剑顶开,然后双爪猛的【无极荣耀】向我抓了过来。

  看到那伸过来的【无极荣耀】双爪,我根本没躲,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抬腿一脚将这家伙给踹飞了出去。不管他的【无极荣耀】力量到底有多大,但他毕竟也就这么大个头,重量是【无极荣耀】死的【无极荣耀】。只要我有足够的【无极荣耀】力气,踢飞他是【无极荣耀】肯定没问题的【无极荣耀】。

  那僵尸被我一脚踢飞之后整个人都向后平着飞了出去,然后面朝下直接摔在了地面上后还往前滑出了几十米才停下。不过,就在我打算冲上去继续开战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发现一个身影冲到了那僵尸身边抬起武器就朝那只僵尸身上砍了下去。

  “别砍!”在看清楚那身影是【无极荣耀】谁之后我立刻叫了出来,因为我发现这身影居然是【无极荣耀】那个小傻瓜。

  虽然我喊的【无极荣耀】很及时,但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没听见还是【无极荣耀】听见了没打算听,反正那家伙最后还是【无极荣耀】一剑砍了下去。结果不用说,除了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之外啥效果也没有。不,也不能说没效果,起码他成功的【无极荣耀】转移了僵尸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就在那家伙一剑砍中那僵尸之后,那僵尸忽然就这么直挺挺的【无极荣耀】从地上立了起来,然后猛然一转身,平伸的【无极荣耀】双爪直接扫中了那家伙,然后我们就看到那个小傻瓜直接飞上了天并最终消失在天边。

  这小傻瓜的【无极荣耀】体重充其量也就一百来斤,算上那一身盔甲顶天了也就二三百斤重,以这僵尸九龙之力的【无极荣耀】力量,把他扔到天边去那是【无极荣耀】绝对不成问题的【无极荣耀】。毕竟就算是【无极荣耀】幸运和瘟疫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力量,想把一个人扔出几公里远那也是【无极荣耀】跟我们扔块石子差不多,完全都不费劲的【无极荣耀】。

  看着那小傻瓜消失在天边,我带来的【无极荣耀】其他人都惊叫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们打算挥起武器冲上去砍那个僵尸的【无极荣耀】时候却被那名弓手给叫住了。

  在那名弓手给这帮人做思想教育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僵尸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没闲着。这家伙在扫飞了那个小傻瓜之后直接朝我们这边一眼望了过来,然后就见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双手猛然朝我这边一伸,跟着便一蹦一蹦的【无极荣耀】朝我这边跳了过来。

  说实话之前我都没注意,直到现在我才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好象不是【无极荣耀】西方僵尸。

  僵尸这东西在东西方的【无极荣耀】神话中都是【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两者在大部分属性雷同的【无极荣耀】前提下却有着一些不同。其中最主要的【无极荣耀】一个特征就是【无极荣耀】西方僵尸的【无极荣耀】行动方式就好象腿脚有毛病的【无极荣耀】老年人,走路一瘸一拐的【无极荣耀】速度很慢,而中国僵尸则是【无极荣耀】完全不知道迈步,完全是【无极荣耀】一蹦一蹦的【无极荣耀】往前跳着走。

  之前这只僵尸根本就没走过路,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注意,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个家伙貌似压根不会走路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家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西方僵尸,而是【无极荣耀】一只地地道道的【无极荣耀】中国僵尸。

  说说话,之前看到和这僵尸在一起的【无极荣耀】那位神仙我就该想到这是【无极荣耀】中国僵尸了,关键是【无极荣耀】这家伙身上的【无极荣耀】造型有点特别,所以造成了我的【无极荣耀】认知错误。因为平时看的【无极荣耀】僵尸电影中的【无极荣耀】中国僵尸穿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中国清朝的【无极荣耀】官服,所以给我们的【无极荣耀】感觉好象中国僵尸都穿那样的【无极荣耀】服装。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家伙穿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清朝的【无极荣耀】官服,而是【无极荣耀】一身的【无极荣耀】龙袍。其实也不能说是【无极荣耀】龙袍,这家伙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明显有甲的【无极荣耀】成分在里面,只是【无极荣耀】这不是【无极荣耀】硬式盔甲,而是【无极荣耀】套软甲。而且,这套盔甲上面的【无极荣耀】布料部分全部都是【无极荣耀】明黄色,其上还绣着五爪金龙,造型相当的【无极荣耀】生猛。尽管这个造型看起来相当中国化,但毕竟中国的【无极荣耀】僵尸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不穿铠甲的【无极荣耀】,加上游戏里中国地区的【无极荣耀】僵尸也有很多是【无极荣耀】西方那种瘸腿僵尸,所以我一时之间没搞清楚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一只西方僵尸。

  既然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一只中国僵尸,那就不能像西方僵尸那样用蛮力硬砍了。相比之西方僵尸,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属性虽然要强很多,但弱点其实也很多,比如说……僵尸怕糯米。这条是【无极荣耀】电视上看的【无极荣耀】,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反正《零》这个游戏在设计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参考了很多民间传说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所以像这种电影电视中常出现的【无极荣耀】东西游戏内一般也都真的【无极荣耀】有用。不过……糯米这东西谁有带?

  “喂,老神仙,你那边有糯米没?”我一边躲闪着那只僵尸的【无极荣耀】攻击一边大喊道。

  那神仙看着我一边咳嗽一边道:“小友就不要想那些旁门左道的【无极荣耀】东西了,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这只僵尸是【无极荣耀】专门针对我道门中人炼制的【无极荣耀】兵器,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僵尸,那些传说中制僵尸的【无极荣耀】东西对他都没用!”

  “什么?那你知道他怕什么吗?”

  “小友觉得我知道的【无极荣耀】话还会弄成这副样子吗?”

  听到那神仙这样的【无极荣耀】回答我也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放弃了投机取巧的【无极荣耀】想法了。既然连人家这个正牌神仙都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克制这僵尸,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知识那就更是【无极荣耀】上不得台面了!不过,要是【无极荣耀】不能制住这家伙那就只能耗时间了。

  虽然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超级强大,但现在他却是【无极荣耀】在宝宝的【无极荣耀】甜蜜空间之中,在这里他的【无极荣耀】身体会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布娃娃转化。虽然这个过程可能会需要很长时间,但是【无极荣耀】我也不需要把他完全变成布娃娃。在他变布娃娃的【无极荣耀】过程中身体会不断的【无极荣耀】软化,毕竟真正的【无极荣耀】布娃娃是【无极荣耀】非常柔软的【无极荣耀】,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无极荣耀】防御力等于是【无极荣耀】在不断的【无极荣耀】下降。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素质其实一点也不强,除了防御强到变态之外他几乎可以说就是【无极荣耀】个垃圾僵尸,所以一旦我能破他的【无极荣耀】防了,他也就完蛋了。相信以宝宝的【无极荣耀】能力,把他彻底变布娃娃需要很长时间,让我能破他的【无极荣耀】防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

  “所有魔宠听着,出来帮忙拖住这家伙,在他变成布娃娃之前别让他碰跑掉就行。”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呼喊,我的【无极荣耀】周围瞬间出现了一大片的【无极荣耀】各种生物。看到这周围一大群的【无极荣耀】魔宠,我带来的【无极荣耀】那帮人全都惊的【无极荣耀】下巴险些掉下来。虽然他们都知道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非常多,但是【无极荣耀】知道和亲眼看到完全是【无极荣耀】两个概念。这就好象你在电视上听说谁中了一两个亿的【无极荣耀】体育彩票可能只是【无极荣耀】觉得很多,如果你真的【无极荣耀】现场看到这一两亿的【无极荣耀】纸币堆在那里,那就完全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概念了。

  因为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里不乏体型巨大的【无极荣耀】存在,因此当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全部出现后,周围的【无极荣耀】这一片区域几乎就已经被全部站满了。本来在外面我还担心这僵尸的【无极荣耀】感染特性会把魔宠变成他的【无极荣耀】手下,所以一直不敢让魔宠们放开手脚攻击,但是【无极荣耀】到了宝宝的【无极荣耀】领域中就没这么多担心了。

  其实宝宝的【无极荣耀】领域除了可以把敌人变成布娃娃之外,自己人也是【无极荣耀】可以变的【无极荣耀】,这个变与不变都是【无极荣耀】宝宝可以随意控制的【无极荣耀】。而且,变成布娃娃这个状态也不一定要全部变,宝宝可以控制只变一部分。对自己人来说,如果想免疫毒素或者感染类属性,最好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把自己人的【无极荣耀】身体内部的【无极荣耀】结构全部变成布娃娃,这样你的【无极荣耀】身体外面还是【无极荣耀】原来的【无极荣耀】样子,依然可以战斗,但是【无极荣耀】体内就只有一堆棉花,就算被别人捅成马蜂窝,只要把漏出来的【无极荣耀】棉花塞回去,然后用线缝一缝,你就不会有事。而且因为体内都是【无极荣耀】棉花,所以感染类的【无极荣耀】属性也就没有了发挥的【无极荣耀】条件,毕竟尸毒再厉害也不能把棉花感染成僵尸吧?

  在成功召唤出了大群的【无极荣耀】魔宠之后,我们便开始对那只僵尸展开了车轮战加围殴战术的【无极荣耀】打击方式,中小型魔宠主攻,大型魔宠抽冷子来下狠的【无极荣耀】,万一那僵尸脱离包围圈,大型魔宠还要负责把他重新圈回来。至于那些远程攻击型和辅助型自然是【无极荣耀】尽量发挥自身特长,能怎么帮忙就怎么帮忙。

  我们这边一群人在那围殴僵尸,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那位神仙则在享受着他这辈子第一次碰上的【无极荣耀】特别医疗服务。只见小纯用一把刀把他胸口的【无极荣耀】皮肤全部切开,然后从里面掏了一堆发黑的【无极荣耀】棉花出来,跟着再把他的【无极荣耀】胸口重新用线缝上,跟着使用治疗术帮他恢复伤害。

  那神仙本来以为自己被那僵尸感染已经没救了,之前答应我加入我么行会答应的【无极荣耀】那么快,也正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活不了多久了的【无极荣耀】原因。虽然这样做有点不地道,但是【无极荣耀】他也没别的【无极荣耀】办法了,他当时只是【无极荣耀】想着消灭那只僵尸为先。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他却突然发现,居然还有这种治疗方式。

  由于宝宝把他的【无极荣耀】体内部分全部变成了布娃娃状态,所以他的【无极荣耀】身体里现在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一堆的【无极荣耀】棉花。因为之前他一直用法力封住了自己胸口周围的【无极荣耀】尸毒,所以毒素并未完全扩散。当他体内的【无极荣耀】内脏全部变成了棉花之后,他的【无极荣耀】身体里被尸毒感染的【无极荣耀】部分就显示为黑色的【无极荣耀】棉花。在小纯把这些棉花掏出来之后,尸毒实际上也就算被彻底清除了。虽然他自己因此也损失了不少内脏组织,但对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神仙来说,就算体内被清空了也无非是【无极荣耀】再长一副心肝出来而已,之前之所以以为没救了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没办法控制尸毒扩散,现在好了,尸毒清干净了,他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在这个裁缝式的【无极荣耀】手术完成后,宝宝便将那神仙的【无极荣耀】身体又还原成了正常状态,然后那神仙立刻就喷了一大口血出来。毕竟体内缺少了很多东西,受伤那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不过能练到他们这阶段的【无极荣耀】,自愈能力已经相当强悍了,再配合小纯的【无极荣耀】高级治疗术,几乎也就是【无极荣耀】几分钟他的【无极荣耀】伤势就好了个七七八八。

  “这样就没问题了。”小纯在用完治疗术并观察了一下伤口后说道。

  那老神仙连忙感谢了一番小纯的【无极荣耀】帮助,然后便把注意力移动到了位于包围之中的【无极荣耀】那只僵尸身上去了。

  和几分钟之前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现在这只僵尸显然有种找不到北的【无极荣耀】感觉。被一群人围殴,就算你防御无敌,这东一榔头西一的【无极荣耀】打不死你敲晕你是【无极荣耀】肯定没问题的【无极荣耀】。现在那僵尸就处于这种尴尬的【无极荣耀】状态之中。他被我们这么多人围着打,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只感觉前后左右到处都有攻击,而且不管他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好了好了,给我让条路,试试看能不能破防了。”看那僵尸被打的【无极荣耀】晕忽忽的【无极荣耀】,在一边休息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的【无极荣耀】我便将永恒变成了钩镰枪形态直接冲了上去。

  那僵尸本来正在那抱着脑袋胡乱抵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无极荣耀】攻击,没想到周围的【无极荣耀】攻击突然就是【无极荣耀】一停。不过就在疑惑的【无极荣耀】观察周围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就看到我拿着把钩镰枪冲了上来。

  在看到我之后那僵尸立刻就向我咆哮了一声,不过我可没管他那么多,直接把钩镰枪挥了起来猛的【无极荣耀】用枪刃劈在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上。只听到咚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枪刃直接被他的【无极荣耀】胳膊给弹开了。不过这声音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金铁交击之声比起来却是【无极荣耀】让人放心多了。

  见挡开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那僵尸立刻挥舞起手臂又想冲上来,但是【无极荣耀】一发红色光弹却是【无极荣耀】再一次先我一步命中了他,将他炸的【无极荣耀】向后一仰,然后就在他重新直起腰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正好举着钩镰枪再次冲了上来一枪扎向了他的【无极荣耀】咽喉。

  噗……。完全不同于前几次的【无极荣耀】攻击,这次我明显感觉到了永恒钩镰枪刺入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注意去看的【无极荣耀】话会发现钩镰枪的【无极荣耀】枪尖已经深入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之中大约一厘米左右的【无极荣耀】深度。尽管这个深度还是【无极荣耀】很浅,但和之前比起来起码有了巨大的【无极荣耀】进步。

  “吼……”那僵尸在发现自己居然受伤了之后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声怒吼,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挥手扫开了我的【无极荣耀】枪头,跟着便再次朝我冲了上来。

  “镰刀。”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声喊,一团白色的【无极荣耀】东西突然飞了过来正中那僵尸的【无极荣耀】双腿,结果他本就不太灵活的【无极荣耀】双腿突然一下就被彻底粘在了地上。不过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力气太大,尽管被粘住,却还是【无极荣耀】被他把地皮都给拽了起来拼命向我这边蹦。“你到是【无极荣耀】挺有毅力。”看着那家伙冲过来,我直接一低头,一条巨大的【无极荣耀】尾巴便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风声从我头顶甩过,然后乒的【无极荣耀】一声抽中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并直接像打棒球一般的【无极荣耀】将他抽飞了出去。

  虽然被打飞了,但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对于钝器打击却有着超强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刚刚被打倒在地的【无极荣耀】他立刻便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又站了起来,然后在此朝我扑来。

  “凌,给他刷状态。”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声喊,凌直接抬手扔出了十几个黑色光球。随着身体的【无极荣耀】不断布偶化,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魔法抵抗能力也在不断下降,之前的【无极荣耀】抵抗力明显已经消失了大半。被凌的【无极荣耀】十几个负面状态一刷,这家伙直接就萎了半截。

  看着在那一阵摇晃险些倒下去的【无极荣耀】僵尸,我再次朝前一挥手。“继续扁他。”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命令,众魔宠立刻围了上去在此开打,于是【无极荣耀】那僵尸立刻又陷入了被围殴的【无极荣耀】境地,而且比之前更惨,因为防御下降加上中了一堆负面状态,他的【无极荣耀】抵抗力已经下降到无法完全扛住这些攻击的【无极荣耀】状态了。本来这些攻击对他来所只能偶尔扣血一点或者打出十几点的【无极荣耀】伤害值而已,但现在却是【无极荣耀】每次攻击都能造成一百点以上的【无极荣耀】伤害,某些魔宠的【无极荣耀】攻击数值甚至有过千的【无极荣耀】情况。尽管相对于他的【无极荣耀】生命值来说,这点伤害还是【无极荣耀】很低,但毕竟他开始快速损血了,这对他来说可不是【无极荣耀】好兆头。而且,这个状态并不是【无极荣耀】一直维持在这个样子,而是【无极荣耀】会随时时间的【无极荣耀】推移越变越严重。

  看着众魔宠重新将那家伙淹没之后,我便轻松的【无极荣耀】扛着永恒钩镰枪从魔宠群中走了出来。随便找了个地方把永恒往地上一插,然后我便顺势坐了下来开始等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下降到我可以正常伤害他的【无极荣耀】状态。

  以这家伙二十亿的【无极荣耀】生命值,即使被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那个愤怒属性削掉了一半,那也还是【无极荣耀】有十亿点之多。像现在我每次攻击只能打出一千多点的【无极荣耀】伤害,这就意味着我要攻击他将近一百万次才有希望干掉他。就这还得忽略掉他的【无极荣耀】回血问题。显然我不太可能慢慢打他一百万次。就算我有那个体力估计也没那耐心。

  想要正常和这家伙战斗,我必须保证攻击次数在万次以内,这样我才有可能去和他战斗,不然的【无极荣耀】话不仅太耗时间,我也没那个力气跟他耗。所以,想要我能和他正常战斗,我每次的【无极荣耀】攻击至少得能打出十万以上的【无极荣耀】伤害才行。我平时砍一般怪物的【无极荣耀】时候,伤害输出大约是【无极荣耀】三十万到一百万之间,碰到弱一点的【无极荣耀】怪也能打出百万以上的【无极荣耀】伤害值。对付这家伙需要打出十万以上的【无极荣耀】伤害,那就意味着他的【无极荣耀】防御最多不能超过那些野外的【无极荣耀】大b们的【无极荣耀】平均防御值的【无极荣耀】五倍以上,否则想要和这家伙打就会变成一场马拉松式的【无极荣耀】战斗。

  “紫日会长,你怎么不继续攻击啦?”看到我在这边停了下来,我带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些人便一起围了过来。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正在围攻那僵尸,他们也帮不上忙,只能在一边看着。现在看到我闲下来了自然就一起围了过来。

  我看看这帮人,然后解释道:“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太高,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他的【无极荣耀】防御降下来,现在上去也就是【无极荣耀】纯耗体力,不如先养精蓄锐休息一会,等他防御下来了我再出手。”

  “原来如此。”那些人听说摹疚藜僖壳僵尸的【无极荣耀】防御还能降下来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讨论了起来,我甚至听到其中有两个家伙在鼓动大家一会上去捞一下攻击,毕竟对他们来说这种超级怪物的【无极荣耀】经验值摹疚藜僖壳都是【无极荣耀】天文数字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只要他们能打几下,最后分到的【无极荣耀】经验也绝对比他们在外面练几个小时的【无极荣耀】级得到的【无极荣耀】经验还要多。

  正因为这个怪物的【无极荣耀】经验这么多,所以这两个家伙才有了想要分一杯羹的【无极荣耀】打算。我在听到这个话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眉头一皱。到不是【无极荣耀】说我舍不得这点经验,而是【无极荣耀】对方根本就不该有这种想法。这就好象如果你的【无极荣耀】某位亲戚很有钱,那去对他说要他分你点钱花花一样。他有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事情,人家给你是【无极荣耀】人家大方,不给也是【无极荣耀】天经地义的【无极荣耀】。你主动去要钱,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这还是【无极荣耀】亲戚之间,我和这帮人只是【无极荣耀】恰好路上碰上,保护他们出去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因为想得到那个区分怪物分区的【无极荣耀】方法而留个人情,可以说我们也就是【无极荣耀】点头之交而已。为了这点关系就敢谋划我的【无极荣耀】经验值,这算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啊?

  虽然我听到了这个论调,但我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毕竟这只是【无极荣耀】他们在谈论,他们自己也还没向我说出这个想法。不过还算好,这种到处想着好事的【无极荣耀】二百五毕竟是【无极荣耀】少数,在那两个人提出这个想法之后立刻就被其他人一顿很批,于是【无极荣耀】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正当这帮家伙在那聊天的【无极荣耀】时候,忽然有人指着森林边缘叫了起来。其他人听到他的【无极荣耀】声音都是【无极荣耀】疑惑的【无极荣耀】顺着他的【无极荣耀】手望了过去,结果这么一看,众人都是【无极荣耀】一愣,因为他们发现那个小傻瓜竟然完好无损的【无极荣耀】从森林中走了出来。

  “你你你……你怎么没死?”

  那僵尸的【无极荣耀】厉害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看到那小傻瓜被打飞出去,他们都以为他死定了,所以连找都没去找。毕竟游戏里玩家死了是【无极荣耀】可以复活的【无极荣耀】,所有也没必要一定要去收尸什么的【无极荣耀】。当然,我没有去管他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也以为他死了,相反,正是【无极荣耀】因为知道他没事,所以我才没去管他。

  宝宝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我是【无极荣耀】很清楚的【无极荣耀】,那个小傻瓜在被攻击到之前的【无极荣耀】一瞬间宝宝就把他变成了布娃娃。别看布娃娃软软的【无极荣耀】似乎很容易破坏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在面对钝器打击时它却比很多东西都更不容易受损。比如说如果一个人和一个布娃娃同时被车撞到了,布娃娃就肯定不会有事,而人就不一定了。所以说在面对钝器打击时布娃娃要比坚硬的【无极荣耀】物体更有抵抗力。

  那僵尸当时是【无极荣耀】用手的【无极荣耀】侧面扫中那个小傻瓜的【无极荣耀】,而他的【无极荣耀】手侧面并不是【无极荣耀】刀锋,虽然也不能完全算是【无极荣耀】钝器,起码绝对算不上锋利。因此当那个小傻瓜以布娃娃状态被打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同时,他实际上并没受到太大伤害。而且,因为他是【无极荣耀】以布娃娃的【无极荣耀】状态飞出去的【无极荣耀】,所以他落地之时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摔出什么问题来。

  就因为如此,所以这个小傻瓜虽然被打飞了,其实却跟本没受多大伤害。而我正因为知道他没事,所以也就没去管他。

  尽管我知道他没事,但是【无极荣耀】那帮人显然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所以在看到他居然活蹦乱跳的【无极荣耀】回来后那帮人才会那么的【无极荣耀】惊讶。

  走道我们跟前的【无极荣耀】那个小傻瓜在听到众人的【无极荣耀】问题后先是【无极荣耀】傻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无极荣耀】被打中的【无极荣耀】时候有点疼,然后就没事了。之后飞到那边的【无极荣耀】森林里掉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也是【无极荣耀】轻瓢飘的【无极荣耀】一点也不疼。”

  虽然不明白这小子到底说的【无极荣耀】啥意思,但这帮人显然也习惯了这傻小子的【无极荣耀】表达能力,因此他们也没想着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那名战士则是【无极荣耀】拍着这小子的【无极荣耀】肩膀说道:“你小子还真是【无极荣耀】傻人有傻福,这都死不掉!”

  听到那战士的【无极荣耀】话后那傻小子先是【无极荣耀】在次傻笑了两声,然后他好象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无极荣耀】突然弯腰从地上捡了块泥巴起来递到了那个战士面前,然后说道:“对了叔,我刚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发现了个秘密。”

  那战士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他递过来的【无极荣耀】泥土愣了一下,然后又看向他问道:“你发现什么啦?”

  那小傻瓜故意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我发现了这里的【无极荣耀】土都是【无极荣耀】巧克力做的【无极荣耀】,好甜。”在看到众人一副这傻瓜又开始发傻的【无极荣耀】表情后,他立刻焦急的【无极荣耀】喊道:“我没骗你们,不信你自己尝尝。”说着他还拼命想要把泥土往那个战士嘴里塞,而且他自己还说着:“你吃啊你吃啊。”

  那战士就算再宠爱这个小傻瓜也是【无极荣耀】肯定不可能吃土玩的【无极荣耀】,所以他自然是【无极荣耀】拼命的【无极荣耀】推,最后甚至有点发火了,而周围的【无极荣耀】其他人则是【无极荣耀】一个劲的【无极荣耀】笑。不过,就在那个战士要发飙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忽然开口了。

  “他没骗你,那泥土现在确实是【无极荣耀】巧克力。”

  “什么?”这小傻瓜平时老赶傻事大家都习惯了,所以突然听他说摹疚藜僖苦土是【无极荣耀】巧克力做的【无极荣耀】都以为他又犯病了,也没太在意,可是【无极荣耀】突然听到我也这么说,就不由得他们不惊讶了。

  我也知道他们会怀疑,所以便解释道:“我之前就和你们说过了,这里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的【无极荣耀】领域空间,在这里一切有会动的【无极荣耀】生命物体都会变成布娃娃,而一切没生命的【无极荣耀】物体或者植物则全都会变成甜品和零食。这其中也包括泥土。所以这里的【无极荣耀】泥巴现在都是【无极荣耀】巧克力,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青草其实是【无极荣耀】椰蓉,那边的【无极荣耀】湖水应该已经变成某种饮料了。还有那边的【无极荣耀】树和石头肯定都已经变成零食了。”

  得到我的【无极荣耀】证实之后那个小傻瓜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叫道:“你们听,我没骗人吧?我说这些泥巴都是【无极荣耀】巧克力吧?之前我在那边吃了好多呢。还有那边的【无极荣耀】树,都是【无极荣耀】夹心巧克力棒,又甜又脆,好吃的【无极荣耀】不得了。”

  “什么?你吃了?”听到这话终于连我也惊讶了起来。

  那小傻瓜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我这么问还以为我心疼了,于是【无极荣耀】他立刻嘲笑我道:“哼,你这家伙真小气,吃你点巧克力就心疼成这样。回去我让妈妈买一车还你。”

  那边的【无极荣耀】战士一听也以为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有什么讲究,所以连忙道歉,我赶紧制止他道:“你们理解错了。不是【无极荣耀】我心疼那些东西,而是【无极荣耀】那些东西不能吃!”

  “啊?不能吃?您不是【无极荣耀】说这些东西都变成甜品了吗?”

  “没错,确实是【无极荣耀】变成甜品了。”宝宝不知道从哪里蹦了过来说道:“但是【无极荣耀】这些都是【无极荣耀】宝宝大人一个人的【无极荣耀】甜品。”

  我直接一把把宝宝抓了回来,然后解释道:“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现在确实是【无极荣耀】变成甜品了没错,但那都是【无极荣耀】因为宝宝的【无极荣耀】能力才变成这样的【无极荣耀】。这些东西只要一脱离宝宝的【无极荣耀】能力范围,立刻就会变回原来的【无极荣耀】样子。”

  “什么?”那战士总算是【无极荣耀】反应了过来。他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那小傻瓜的【无极荣耀】肚子道:“那他刚刚吃下去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道:“只要他一离开这里,土还是【无极荣耀】土,树还是【无极荣耀】树。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到时候会发现自己装了一肚子的【无极荣耀】泥巴和木头。因为需要宝宝的【无极荣耀】能力这些东西才能保持甜品状态,所以只有宝宝自己可以吃这些东西,因为他体内是【无极荣耀】永远恒定这个状态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别人就……!”

  “快快快!”那个战士突然转身和另外一个人一起一把抓住那个小傻瓜的【无极荣耀】双脚把他倒提了起来,然后对另外那个弓箭手喊道:“快抠他的【无极荣耀】嗓子,把刚刚吃下去的【无极荣耀】全都吐出来。”

  听到那战士的【无极荣耀】话别人也反应过来了纷纷上前抱腿的【无极荣耀】抱腿抠嗓子的【无极荣耀】抠嗓子帮那小傻瓜催吐。看着他们一帮人在那忙活,我也只是【无极荣耀】笑了笑。泥巴和木头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毒药,只要被吃太多也死不了人,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在马桶上蹲几个小时也就解决了。再说在这个空间内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东西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甜品,只要他把这些东西消化完了再出去也就没事了。不过我并不打算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因为我不可能在这里等他一天时间让他把肚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消化干净,还不如让他受点罪全吐出来算了。

  他们这边忙活的【无极荣耀】热闹,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那边也挺热闹。就在那边的【无极荣耀】小傻瓜差不多把东西都吐出来了之后,我忽然见米拉扭头冲我喊道:“主人,我刚刚把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皮肤划破了。”

  “哦?让我来看看。”我因为有永恒的【无极荣耀】原因,所以一开始就能破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防,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却是【无极荣耀】没有这个能力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攻击效果比我要差很多。现在米拉突然说她把那僵尸的【无极荣耀】皮肤划开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防御已经下降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都可以破防的【无极荣耀】地步了。

  拔出插在地里的【无极荣耀】钩镰枪,我直接朝着那僵尸走了过去。“嘿嘿,现在看你还怎么嚣张。”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