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打不死也搞残你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打不死也搞残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随着我高举的【无极荣耀】长枪猛然刺下,那只大蜈蚣终于如我期望一般的【无极荣耀】发出了一声惊天惨叫。我再一看枪柄,外面还剩了一米多长的【无极荣耀】一截,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壳有两米多厚。

  “靠,这厚度!”看了下外面剩余的【无极荣耀】那点枪柄,我赶紧把枪身拔了出来,因为那只蜈蚣的【无极荣耀】大尾巴已经扫了过来。

  由于蜈蚣的【无极荣耀】身体很长,所以它身上几乎是【无极荣耀】没有攻击死角的【无极荣耀】。就算我现在站在它脑袋上,它的【无极荣耀】尾巴也可以打到这边,想要攻击这个家伙唯一能使用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移动攻击,想要找个安全位置发动攻击那是【无极荣耀】根本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

  我这边才刚从大蜈蚣的【无极荣耀】背上跳下去,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尾巴便猛的【无极荣耀】抽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上发出了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猛烈撞击声,不过这一下除了把他自己打的【无极荣耀】一声惨叫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效果。

  “嘿嘿,有本事你就再来啊。”回头看了一眼那只大蜈蚣,我直接转身朝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下面钻了过去。

  那只大蜈蚣看到我钻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下面立刻便移动它那几百条腿开始横向移动企图把我从肚子下面弄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没我快,所以这招只是【无极荣耀】徒劳。

  看着头顶上那蜈蚣白花花的【无极荣耀】肚子,我直接张开翅膀飞了上去,然后将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新型长剑猛的【无极荣耀】往上一捅,两米多长的【无极荣耀】剑刃瞬间便全部没入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中惹来了那家伙又一声的【无极荣耀】怒吼。

  对于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惨叫声我根本没在意,直接将身体翻转用靴子上的【无极荣耀】吸附功能倒挂在蜈蚣肚子上,然后双手握住剑柄开始横向移动。随着永恒的【无极荣耀】移动,那家伙立刻发出了更加剧烈的【无极荣耀】惨叫声,整个身体也突然剧烈的【无极荣耀】抽动了起来。显然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抗伤害能力并不像它的【无极荣耀】防御能力那么好。

  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开出了一道一米多长的【无极荣耀】横向切口后我立刻转动永恒切出了一个半弧变成了纵向切割,然后继续拉了一米多再次转向,最后经过四次变向,我愣是【无极荣耀】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开出了一个接近于正方形的【无极荣耀】切口。完成切割过程后我直接将永恒剑的【无极荣耀】尖端变成了个钩子挂住了甲壳的【无极荣耀】内部,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外一拉,呜的【无极荣耀】一声那块正方形甲壳就被我整个掀飞了出去。

  “嗷……”随着那块甲壳被掀飞,那蜈蚣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跟着便突然加速朝前跑了起来,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及时把剑插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甲壳内固定身体,险些就被它给甩出去了。不过,就在我刚刚稳住身形之后,突然听到心灵接触中传来飞鸟的【无极荣耀】声音。

  “主人快跳。”

  “跳?”听到提醒我猛然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却发现前方竟然出现了一座小山,而那小山的【无极荣耀】山顶正在高速朝我撞来。原来那蜈蚣终于在巨痛的【无极荣耀】刺激下急中生智想到了把我弄下来的【无极荣耀】办法。他打算从那山峰上跑过去,然后利用山尖将我从它的【无极荣耀】肚子上给刮下来。

  看到那急速放大的【无极荣耀】山峰我赶紧抽出永恒往下一蹦,跟着便直接甩在了山腰上,而那蜈蚣却是【无极荣耀】轰隆轰隆的【无极荣耀】从山顶上一冲而过。它腹部的【无极荣耀】甲壳撞在山峰上带的【无极荣耀】整座山都在颤抖,大量的【无极荣耀】泥土和碎石不断的【无极荣耀】从山峰山滚落下来,害的【无极荣耀】我被搞的【无极荣耀】灰头土脸的【无极荣耀】。

  “呸……呸呸……,你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大虫子!”等了几分钟等那蜈蚣完全冲过去之后我才灰头土脸的【无极荣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我这边才刚起来,心灵接触中却又传来了警讯,只是【无极荣耀】这次提示有点晚,我还没来及做出反应就感觉到脚下的【无极荣耀】山峰猛的【无极荣耀】一抖,跟着我就飞了起来。不是【无极荣耀】我自己飞,而是【无极荣耀】被撞飞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在冲过去之后竟然立刻用自己的【无极荣耀】尾巴猛的【无极荣耀】对着山峰扫了过去,结果整座小山都和我一起被扫飞了出去。

  我这边还在天上飞着呢,突然又听到心灵接触中的【无极荣耀】警告,扭头一看才发现那蜈蚣的【无极荣耀】大脑袋竟然又转了过来,而且它的【无极荣耀】嘴里已经亮起了一个红点。

  “靠!”我瞬间认出了这就是【无极荣耀】之前那种红色的【无极荣耀】光束攻击,于是【无极荣耀】我立刻扇动翅膀翻转身体,然后脚下猛的【无极荣耀】一蹬身边的【无极荣耀】一块巨石跳到了旁边的【无极荣耀】另一块碎石上,接着借助这些飞在空中的【无极荣耀】山体碎片,我直接左蹦右跳的【无极荣耀】向着碎片群的【无极荣耀】外面飞去。

  那蜈蚣一看我要脱离碎石带了也不再继续聚能了,它知道一旦让我离开这些飞在空中的【无极荣耀】碎石带,我的【无极荣耀】速度利马会大幅度提升,到时候它根本没法在我有准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命中我。

  嗡,一道红色的【无极荣耀】光束猛然从那蜈蚣的【无极荣耀】嘴中射出,和前两次不同,这次整个光束的【无极荣耀】外围都多出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波浪状气层,由此可见这光束的【无极荣耀】威力绝对比之前大了n多倍。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那光束便到达了碎石带外围,然后将一块擦着它飞过的【无极荣耀】数吨重的【无极荣耀】岩石炸碎了半边,接着那光束路线不改的【无极荣耀】继续前进瞬间从一块几百吨重的【无极荣耀】岩石中央穿过,并在一秒之内就其整个融化并射穿了过去。光束一路前行,在再次击碎了一块小型岩石之后便到达了我站立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不过我却在光束到达前的【无极荣耀】一秒之内猛然从那岩石上跳了出去,然后瞬间落在了另外一块岩石上。只是【无极荣耀】和前几次不同,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光束竟然不是【无极荣耀】一放就收,而是【无极荣耀】扭动起脑袋将那光束像一条鞭子似的【无极荣耀】朝我这边抽了过来。

  看到光束追上来我哪还敢停,脚下连蹬,瞬间在几块岩石之间来回反弹跳了出去,而那光束则是【无极荣耀】一路追在我的【无极荣耀】后面跟了上来,然后将我落脚的【无极荣耀】岩石纷纷炸碎,最后终于追上了我即将落脚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眼看着这次跑不过那光束了,我整个身体突然在空中一闪,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便直接出现在了侧面几十米外的【无极荣耀】一块巨石后面。现在我也不跑了,直接就贴在那块岩石后面不动了。

  那蜈蚣发现我不见了便立刻甩动起光束不断的【无极荣耀】左右轰炸,将附近的【无极荣耀】岩石全部击的【无极荣耀】粉碎,而我则通过天上飞鸟的【无极荣耀】视线不断的【无极荣耀】观察着光束的【无极荣耀】轨迹,只要不是【无极荣耀】朝我这边来的【无极荣耀】,我就绝对不动。

  虽然我刚才那下闪的【无极荣耀】比较远,但是【无极荣耀】那蜈蚣的【无极荣耀】光束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凑巧甩中了我所藏身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无奈之下我只好在被命中前冲了出来。那蜈蚣因为事先并不知道我藏在那里,所以根本就没想到我会突然冲出来,结果光束一下甩过去却发现我在往相反的【无极荣耀】方向冲,光束直接甩过了头。

  意识到目标出现的【无极荣耀】蜈蚣再次调整了攻击方向,但是【无极荣耀】我已经借助周围的【无极荣耀】岩石三蹦两蹦跳到了飞石带的【无极荣耀】边缘,然后猛然蹿了出去。一离开碎石带我的【无极荣耀】速度利马便提高了很多,那光束追着我不断的【无极荣耀】扫来扫去却根本追不上我。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光束的【无极荣耀】发射时间太长坚持不住了还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这样根本没用,总之那蜈蚣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收回了光束。不过,这家伙虽然收回了光束,却没有停止攻击。只见它的【无极荣耀】肚子突然一阵蠕动,然后鼓起了一块,接着这块鼓起的【无极荣耀】部分开始不断的【无极荣耀】往上移动,最终到达了它的【无极荣耀】口部。接着这家伙便猛然对准我一张嘴,一大团绿色的【无极荣耀】还冒着热气的【无极荣耀】液体便在空中天女散花一般的【无极荣耀】喷洒了出来。

  “我靠!晶晶!”

  “圣盾守护。”

  刚一被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晶晶立刻便张开了圣盾,紧接着那一大片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便下雨一般劈头盖脸的【无极荣耀】砸了下来。那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刚一接触到圣盾表面的【无极荣耀】光罩上之后立刻便是【无极荣耀】一阵嗞啦乱响,紧跟着就见光罩表面居然开始冒白烟,然后我就见那光罩上开始逐渐出现大大小小的【无极荣耀】坑洞,而那绿色液体则是【无极荣耀】顺着那些坑洞开始往里流。

  “怎么可能?”看到圣盾居然挡不住这玩意,晶晶惊讶的【无极荣耀】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事实上惊讶的【无极荣耀】可不止是【无极荣耀】晶晶,我也一样的【无极荣耀】惊讶。圣盾的【无极荣耀】防御力暂且不提,单就是【无极荣耀】防御性质就绝对不应该这么容易被打破。要知道圣盾守护这个技能其实使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能量盾来着。那蜈蚣喷出来的【无极荣耀】分明就是【无极荣耀】某种带有腐蚀性的【无极荣耀】胃酸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可是【无极荣耀】胃酸再厉害那也是【无极荣耀】化学腐蚀,怎么可能连能量盾都一起腐蚀掉?

  疑惑归疑惑,办法还是【无极荣耀】要想的【无极荣耀】。眼看着这圣盾已经挡不住了,而一旦圣盾崩溃,那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肯定就要滴到我们身上来了。那玩意居然连圣盾形成的【无极荣耀】能量屏障都能腐蚀,相信把我们腐蚀掉应该也不成问题。

  迅速收回晶晶,我直接一个瞬间移动到了那绿色液体的【无极荣耀】上方。失去圣盾的【无极荣耀】支撑,那些绿色液体立刻朝地面掉落下去,而在上方的【无极荣耀】我则是【无极荣耀】安然无恙。

  那些绿色液体在落地之后立刻便是【无极荣耀】一阵嗤嗤嗤的【无极荣耀】声音响起,周围一大片的【无极荣耀】土地都开始冒烟,很快地面就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开始往下陷,最种被绿色液体覆盖的【无极荣耀】区域愣是【无极荣耀】变成了一个大坑。

  看着被腐蚀的【无极荣耀】地面我算是【无极荣耀】知道这虫子当初为什么啥都能吃了,看来关键还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消化系统上。他的【无极荣耀】胃酸既然能腐蚀大地和晶晶的【无极荣耀】能量屏障,那它能把这些东西吃下去也就不足为奇了。

  发现我居然闪过了那道酸液,那只蜈蚣立刻又从胃部往上翻了一口胃酸上来,不过这次我可不会傻傻的【无极荣耀】等着它往我头上喷了。就在那家伙准备酸液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召唤出了坦克,然后让坦克准备发射魔晶大炮。那蜈蚣虽然看到了坦克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对于体积小他很多的【无极荣耀】坦克,他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在意,直接张嘴就是【无极荣耀】一口酸液喷了出来。

  我在看到那家伙张嘴的【无极荣耀】瞬间便命令坦克开火,一发魔晶炮弹瞬间便飞了出去,而此时那蜈蚣的【无极荣耀】酸液也刚好出口,结果魔晶炮弹和酸液便在空中撞成一团,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发生了大爆炸。

  虽然那酸液能腐蚀能量,但对于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冲击波却是【无极荣耀】无能为力。瞬间高压产生的【无极荣耀】推力一下就把那家伙喷出的【无极荣耀】酸液全给吹了回去,然后哗的【无极荣耀】一下全浇在了它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上。

  几乎就在酸液覆盖到那蜈蚣脑袋上的【无极荣耀】瞬间,那家伙便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同时它的【无极荣耀】脑袋也仰了起来拼命的【无极荣耀】甩动着,大量的【无极荣耀】白烟从它的【无极荣耀】脑袋上冒了起来。

  就像我之前猜的【无极荣耀】一样,这蜈蚣也顶不住自己的【无极荣耀】酸液。其实在现实世界中这种现象很普遍。比如说很多毒蛇都怕自己的【无极荣耀】毒液,如果你将一条蛇的【无极荣耀】毒液挤出来再用注射器重新注射进它自己的【无极荣耀】血管内,那这蛇就会被自己的【无极荣耀】毒液毒死。毒蛇虽然有自己的【无极荣耀】毒素抗体,但却很少,它们对自己的【无极荣耀】毒素抵抗力很微弱。它们之所以平时不会被自己毒死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毒蛇的【无极荣耀】毒牙一般只在防御时会大量使用毒液,而抓猎物时注射量其实很低,而且毒蛇自己的【无极荣耀】消化系统可以分解毒素。那些毒素在猎物体内就已经反应掉了一部分,之后进入蛇的【无极荣耀】体内的【无极荣耀】已经很少了,即使蛇的【无极荣耀】口腔或者消化道有伤口,通过这些伤口吸收的【无极荣耀】毒素量也是【无极荣耀】极其微弱的【无极荣耀】,用它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抗体完全可以抵抗这一点点毒素。

  除了毒素之外,消化液这种东西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性质。大部分生物的【无极荣耀】消化液其实都能消化自身,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你只要想想食人族就可以了。既然人可以吃人,那就说明我们的【无极荣耀】消化液是【无极荣耀】可以消化自身的【无极荣耀】,平时之所以没事只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消化道具有抵抗这种消化的【无极荣耀】能力,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消化液流出消化道进入腹腔,那麻烦可就大了。

  总体来说就是【无极荣耀】生物自身的【无极荣耀】腐蚀能力或者毒性往往超过自身的【无极荣耀】承受极限,眼前这蜈蚣也没有摆脱这个定律。它的【无极荣耀】消化液确实强悍无比,可惜它自己也抵抗不了自身的【无极荣耀】消化液,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一旦这东西沾到自己身上,就连它自己也得遭殃。

  看着那不断扭曲挣扎的【无极荣耀】虫子,我知道机会来了。

  “神域——合体。”唰的【无极荣耀】一下我的【无极荣耀】周围就出现了一大片我的【无极荣耀】魔宠,然后他们的【无极荣耀】虚影便纷纷朝我汇聚而来融入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随着一团火焰一闪而过,我的【无极荣耀】全身装甲都发生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变化,恐怖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连那边正在挣扎的【无极荣耀】大蜈蚣都停了下来。

  “圣剑。”我突然将手中的【无极荣耀】长剑朝天一举,跟着一层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像血水一般顺着剑刃逆向而上,瞬间便覆盖了整柄剑并突然一下凝固成实体,在圣剑外面包上了一层红色的【无极荣耀】剑锋。当那柄重新包裹的【无极荣耀】圣剑完成后我便双手同时握住了剑柄,跟着猛的【无极荣耀】向下一挥,同时大喊道:“裁决。”

  在我喊出技能名称的【无极荣耀】瞬间,伴随着嗡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整柄圣剑外面突然多了一层近百米长十数米宽的【无极荣耀】巨大光之剑刃,跟着那光之剑刃便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劈砍动作一起猛劈而下。

  那蜈蚣虽然看不见我的【无极荣耀】攻击,但它能感觉到那恐怖的【无极荣耀】力量。就在圣剑及体之前它猛的【无极荣耀】向侧面一闪,但是【无极荣耀】我也在最后时刻将剑刃稍微偏转了一点,跟着光剑便猛然砸在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侧面。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地面上爆起了一道一百多米长几十米高的【无极荣耀】巨大烟幕,而伴随着烟尘的【无极荣耀】扩散,那蜈蚣也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无极荣耀】惨叫声,然后就见它的【无极荣耀】身体猛然向一边歪了过去,接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之前在我到来前正在攻击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那些美国玩家和n们在看到我出现后就闪到了一边去了,此时他们全都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场中,因为之前它们无论怎么打都无法造成实质伤害的【无极荣耀】大蜈蚣竟然被一剑切掉了几十条长腿,它的【无极荣耀】身体左侧从头部开始有近三十条腿都被齐根斩断,虽然它的【无极荣耀】这一侧还有上百条腿,但毕竟脑袋这一截的【无极荣耀】侧面失去了支撑,一时还不适应的【无极荣耀】它直接便栽倒在地。

  如果是【无极荣耀】面对一般敌人,我可能还会有闲心去挑拨几句对方的【无极荣耀】神经,耍耍酷什么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面对这种强大的【无极荣耀】敌人,我可是【无极荣耀】一点玩闹的【无极荣耀】心思也没有。没有打算给这家伙任何反应的【无极荣耀】时间,在看到那虫子倒地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猛的【无极荣耀】翅膀一张,背后瞬间翻出四只推进器喷出炽热的【无极荣耀】烈焰呼啸而出。

  那蜈蚣在度过了初期的【无极荣耀】不适后便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我已经拖着剑刃呼啸着从它身边一闪而过。伴随着一道血箭飞出,跟着便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一条巨大的【无极荣耀】蜈蚣腿便轰然砸落在地。

  再次被切掉了一条腿的【无极荣耀】大蜈蚣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惨叫,而是【无极荣耀】怒吼转身想要咬我,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在飞过它的【无极荣耀】身边之后立刻加速脱离了它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跟着转身向它一指。“毁灭光束。”一道红光瞬间从我的【无极荣耀】指尖射出,瞬间便在那蜈蚣的【无极荣耀】脑袋上爆出了一团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而那蜈蚣也是【无极荣耀】惨叫着脑袋向后摔了过去。

  趁它脑袋向后仰失去平衡的【无极荣耀】机会我立刻加力全开再次冲了上去,不等那家伙恢复平衡我便直接飞到了它的【无极荣耀】背上,跟着手中长剑放下,顺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脊背一路向前拖行,锋利的【无极荣耀】长剑瞬间便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背上开出了一道几十米长的【无极荣耀】大口子。

  背上的【无极荣耀】疼痛明显刺激了那蜈蚣,它疯狂的【无极荣耀】扭转身体对着我便猛然喷出了一口胃酸,但是【无极荣耀】我根本连躲都没躲,直接单手向前一点,口中念道:“避水咒。”一道绿色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瞬间将我包裹,跟着我便一头撞进了那团胃酸之中,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胃酸碰到我身体周围的【无极荣耀】绿色能量就仿佛看到猛虎的【无极荣耀】羊群一般猛然向周围散了开去。

  那蜈蚣的【无极荣耀】胃酸不管腐蚀性多么的【无极荣耀】强,它毕竟是【无极荣耀】液体,而只要是【无极荣耀】液体避水咒就能起作用。虽然这酸液的【无极荣耀】特性决定了这东西能够快速腐蚀避水咒的【无极荣耀】能量,但这种腐蚀的【无极荣耀】速度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快,而我现在和酸液是【无极荣耀】迎面飞行,速度叠加之后不过是【无极荣耀】零点几秒便交错而过。这么点时间就算这酸液腐蚀能量的【无极荣耀】速度再快十倍也不可能对我产生任何伤害。

  穿过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酸液之后我的【无极荣耀】速度丝毫没有减慢,瞬间便冲到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面前,跟着在那家伙反应过来之前便猛的【无极荣耀】一剑扎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门正中。当然,这剑不是【无极荣耀】用永恒扎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用包裹了永恒的【无极荣耀】圣剑所形成的【无极荣耀】能量剑扎的【无极荣耀】。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体积,一般武器对它根本没用。

  “嗷……”这下可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扎疼了,那家伙直接仰天一声怒吼,跟着便疯狂的【无极荣耀】甩动起了脑袋企图把还钉在它脑门上的【无极荣耀】我给甩下来。

  我到是【无极荣耀】没想在这家伙身上呆着,关键是【无极荣耀】刚才那剑扎的【无极荣耀】太深,居然有点卡住了。它要是【无极荣耀】不晃脑袋,我让永恒变细一点一抽也就出来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它这么乱甩我反到拔不出来了。其实最主要的【无极荣耀】问题还是【无极荣耀】我现在拿的【无极荣耀】武器有问题。现在我拿的【无极荣耀】武器是【无极荣耀】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和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合并后的【无极荣耀】武器,虽然外面包裹着的【无极荣耀】永恒可以变形,但圣剑不行,所以那家伙这么乱晃,我反而被彻底卡住拔不出来了。

  “该死的【无极荣耀】,你给我老实点。”我说着突然全身电光一阵乱闪,跟着那蜈蚣也是【无极荣耀】跟着电弧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抽抽。我一口气连着放了近三十秒的【无极荣耀】电才关闭输出,然后趁那家伙稍微稳定了一点赶紧把圣剑调整好角度猛的【无极荣耀】往外一抽,然后一蹬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便飞了出去。而那家伙则是【无极荣耀】在我离开后身上还一抽一抽的【无极荣耀】,而且全身各处还是【无极荣耀】时不时的【无极荣耀】闪几下电光。

  “靠,这技能怎么这么费魔啊!”我刚闪出蜈蚣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便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力值已经下降到还剩五分之一的【无极荣耀】状态了。虽说合体状态本身耗魔就高,但是【无极荣耀】我这才合体多长时间啊?没想到刚刚那个从雷身上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电击技能居然这么耗魔,早知道不用那招了!

  感觉到魔力不太够了,我也开始着急了起来。眼前这家伙是【无极荣耀】越吃越强,我要是【无极荣耀】一次搞不死它,等它再去袭击几个城市,那我就不一定干的【无极荣耀】过它了。

  可能有人会说,明知道这个虫子这么厉害,玩家们还会主动送上门找死吗?大不了不上线,或者传送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了。

  没错,玩家们确实有很多种方法躲避这只虫子,即使是【无极荣耀】级别最低的【无极荣耀】新人,只要买个传送卷轴也就没问题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玩家跑的【无极荣耀】掉,n怎么办?城市里最多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玩家,而是【无极荣耀】那些自由n。这些人虽然战斗力几乎为零,但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生命,也是【无极荣耀】可以提供这蜈蚣成长需要的【无极荣耀】生命能量的【无极荣耀】。而且,除了这个自由n,更麻烦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些本地的【无极荣耀】战斗生物。那些野生魔兽根本不会去听玩家的【无极荣耀】安排,它们虽然也知道躲避强大的【无极荣耀】生物,可等这虫子靠近就已经来不及了。再说,即使野生魔兽跑了,那些神族可不会跑。美国是【无极荣耀】自由神族的【无极荣耀】地盘,没有生物就没有信仰之力,因此自由神族绝不会坐视那虫子四处为祸,它们必然会去阻挡这虫子。只是【无极荣耀】从目前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自由神族似乎也不太搞的【无极荣耀】定这东西,所以它们除了会增加这玩意的【无极荣耀】实力,实在是【无极荣耀】没啥用处。其实就算以上这些情况都得到决绝,玩家们也照样不会跑,因为玩家们建立的【无极荣耀】城市和他们的【无极荣耀】资产都在那里,他们跑了这些东西就没了。不是【无极荣耀】每个行会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都跟我们的【无极荣耀】艾辛格移动要塞一样可以到处跑的【无极荣耀】。

  为了节约时间,我这次也不再心疼魔力了。其实真论起伤害输出,集中魔力在最短的【无极荣耀】时间内释放最强技能所产生的【无极荣耀】伤害是【无极荣耀】要远远高于维持合体状态并使用普通攻击缓慢输出的【无极荣耀】效果的【无极荣耀】。之所以平时我比较喜欢使用伤害输出效果更低的【无极荣耀】普通攻击,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这样比较安全。

  集中魔力用大招,伤害输出是【无极荣耀】高了,可万一被对方闪过去了怎么办?用大招,万一一招不中那可就没有补刀机会了。所以平时对付那些不是【无极荣耀】特别棘手的【无极荣耀】敌人,我都是【无极荣耀】宁可慢慢磨也绝对不放大招的【无极荣耀】。不过现在这情况不动大招不行了,再搞不定这家伙我就没魔力了。现在那家伙少了几十条腿,移动能力应该下降了很多,相信我的【无极荣耀】大招他是【无极荣耀】闪不开的【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当务之急就是【无极荣耀】必须把这家伙干掉,再不济也得重创它,起码让它在我恢复的【无极荣耀】这段时间内无法继续强化下去。

  想明白了情况之后,我直接将圣剑往身侧一挂,然后握住了挂在圣剑上方的【无极荣耀】一根短短的【无极荣耀】握柄,但是【无极荣耀】随着我猛的【无极荣耀】向外一抽,一根长达两米多的【无极荣耀】法杖愣是【无极荣耀】被从那看起来不足一尺长的【无极荣耀】短鞘内拔了出来。附着在圣剑之上的【无极荣耀】永恒瞬间分解然后直接扑到了我抽出的【无极荣耀】法杖上并附着了上去。

  “转换。”我将手中覆盖了永恒的【无极荣耀】法杖高高举起,然后大喊道:“太阳召唤。”瞬间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燃烧起了熊熊的【无极荣耀】金色火焰,周围观战的【无极荣耀】玩家全都慌忙用手遮住眼睛并拼命往后退去,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身上剧烈的【无极荣耀】灼烧感,而且有些人还发现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青草居然在冒烟,眼看就要烧起来了。

  变身太阳之体后我并没有停在那里,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将法杖插回了那只短鞘之中,跟着将圣剑重新换上并高举在头顶,永恒也迅速附着到了圣剑之上。接着我整个人都在空中横了过来将头顶方向的【无极荣耀】圣剑指向了个那只大蜈蚣,然后我整个人开始以圣剑为轴逐渐加速旋转了起来。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转速越来越高,我的【无极荣耀】翅膀也逐渐收拢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侧面将我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高举在头顶的【无极荣耀】剑尖指向那虫子。

  那虫子也不傻,看到我这动作立刻就知道我这是【无极荣耀】要用大招了,它赶紧对着我发射了一道光束,但是【无极荣耀】那光束命中我之后就如泥牛入海,射进去就彻底没了反应。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光束攻击居然无效,那蜈蚣立刻又喷出了一口胃酸,但是【无极荣耀】那绿色的【无极荣耀】酸液才刚飞到一半就直接变成了一团白烟往高空升腾而去。

  这边那蜈蚣两次攻击都无效后还想使用别的【无极荣耀】手段,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技能准备也已经结束了。此时的【无极荣耀】我被自己的【无极荣耀】翅膀仅仅的【无极荣耀】包在中间形成了一个橄榄形的【无极荣耀】长茧,其中指向那蜈蚣的【无极荣耀】那头则是【无极荣耀】以包裹了永恒的【无极荣耀】圣剑为锋,而且由于我的【无极荣耀】自转,那锋利的【无极荣耀】剑尖此时就像个钻头一般在那里高速旋转着。

  就在那蜈蚣准备第三次攻击之时,这个大茧的【无极荣耀】尾部突然张开了一个大洞,八只喷射器同时从洞底伸出,然后猛然喷出了近十丈长的【无极荣耀】金色火焰,同时我整个人也带着恐怖的【无极荣耀】呼啸声闪电般朝那大蜈蚣撞了过去。

  那蜈蚣看到我冲过来根本没打算抵抗,因为还隔着老远它就已经感觉到了身上传来的【无极荣耀】恐怖热量,而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们更是【无极荣耀】早就跑的【无极荣耀】没影了。不是【无极荣耀】他们不想留下来观战,而是【无极荣耀】根本呆不住了。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所有的【无极荣耀】植物都已经荡然无存,而地面上裸露在外的【无极荣耀】岩石也都被烧的【无极荣耀】通红。空气中升腾的【无极荣耀】热浪让空气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尽管那蜈蚣知道不能去挡这一击,但是【无极荣耀】当它开始躲闪时才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居然没有按预想中的【无极荣耀】方式移动起来,而直到这时它才想起来自己少了几十条腿。虽然它现在想到了原因,可已经来不及闪躲了。刚刚的【无极荣耀】努力只是【无极荣耀】让它稍稍闪开了一点点而已,而我所形成的【无极荣耀】那个光茧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准头的【无极荣耀】在乱飞。在那家伙移动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在调整飞行轨迹,所以即使它努力的【无极荣耀】在躲闪,可还是【无极荣耀】没能完全闪开。

  带着可怕高温的【无极荣耀】金色光茧闪仿佛一道金色的【无极荣耀】射线一般瞬间射到了那蜈蚣的【无极荣耀】身前,跟着从这家伙抬起的【无极荣耀】脑袋下方钻了过去一下撞上了它的【无极荣耀】左胸位置,跟着就仿佛射入奶油中的【无极荣耀】穿甲弹一般瞬间洞穿了它的【无极荣耀】胸口并造成了一个直径达五六米的【无极荣耀】大洞,跟着光茧又从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中部的【无极荣耀】背部甲壳下猛然穿出,并带飞了几十平方的【无极荣耀】一大块甲壳。而就在光茧穿出去之后的【无极荣耀】零点几秒,那蜈蚣的【无极荣耀】身体左侧从头部后面的【无极荣耀】第四节甲壳位置开始一直到身体中段那个我钻出的【无极荣耀】大洞位置之间的【无极荣耀】这个部分,突然整个向着侧面爆开了一道近五百米长的【无极荣耀】巨大伤口。这道伤口的【无极荣耀】深度达到了七八米深,创口内部的【无极荣耀】肌肉组织和内脏已经全部被烧的【无极荣耀】一片焦黑,但是【无极荣耀】因为爆炸,所以烧焦的【无极荣耀】那些组织器官又都被再次撕裂露出了内部恐怖的【无极荣耀】新鲜血肉,而且其中不少的【无极荣耀】地方似乎还残留着在燃烧的【无极荣耀】金色火焰。

  伴随着这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口,那蜈蚣也发出了一声之前从未爆发过的【无极荣耀】惊天惨叫声,而它的【无极荣耀】整个身体也是【无极荣耀】再也支撑不住向则右侧翻倒了过去,并且在倒地后也只能在那里不断的【无极荣耀】颤抖抽搐,连挣扎的【无极荣耀】力气都没有了。

  在那大蜈蚣惨遭破体的【无极荣耀】同时,从它背后穿出的【无极荣耀】光茧外面覆盖的【无极荣耀】那层金色火焰也是【无极荣耀】仿佛一团烟雾一般直接被气流给吹了下来,跟着就见光茧背后喷射的【无极荣耀】火焰也是【无极荣耀】时断时续的【无极荣耀】闪烁了几下,最后彻底熄灭,最后那收拢的【无极荣耀】翅膀形成的【无极荣耀】茧也是【无极荣耀】缓慢张开,然后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也仿佛到达目标上空的【无极荣耀】榴霰弹一般在空中瞬间分解出各个魔宠的【无极荣耀】身体,只是【无极荣耀】这些魔宠并没有落地,而是【无极荣耀】在分解后没飞多远就纷纷被一道道张开的【无极荣耀】空间门准确的【无极荣耀】接住收了进去,只有我还在继续往前飞。不过,我也没飞多久,一只守护长枪便忽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下轻轻的【无极荣耀】接住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猛然加速直接脱离了战场。

  之前因为我使用合体技能而失去了飞鸟这个坐骑的【无极荣耀】枪神早就已经换上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飞在高高的【无极荣耀】天空中,此时看到我直接脱离了战场,它却并没有跟上来,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指挥他的【无极荣耀】坐骑俯冲了下去。

  那虫子虽然遭到了重创,但是【无极荣耀】显然还没死,而且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恢复能力之前就已经让枪神他们吃了一次大亏,所以枪神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在同一个问题上再犯相同的【无极荣耀】错误的【无极荣耀】。

  地面上那只虫子已经疼的【无极荣耀】全身直哆嗦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俯冲而下的【无极荣耀】枪神。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枪神当然不会放过,他直接降落在了那只大虫子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上,然后将枪架了起来,然后直接启动技能使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最强攻击技能。

  现在那虫子根本就没有移动能,枪神压根就不担心射偏什么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输出。伴随着一道恐怖的【无极荣耀】白色射线飞出,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虫子外翻的【无极荣耀】一处甲壳便整个被轰成了碎片,同时甲壳下方的【无极荣耀】肌肉组织上也多出了一个直达身体对面的【无极荣耀】大洞。

  虽然身体再次遭受如此重创,但已经疼麻掉的【无极荣耀】那只大蜈蚣却几乎没怎么感觉到这里的【无极荣耀】疼痛,它依然就这样躺在那里抽抽着。

  发现对方已经连受伤都没反应了,枪神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拉开枪栓,一只冒着白烟的【无极荣耀】弹壳猛的【无极荣耀】弹了出来。他迅速从身上摸出了一只盒子,然后小心的【无极荣耀】打开盖子并从中抽出了一枚红色的【无极荣耀】好象手榴弹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子弹塞进了枪身下面的【无极荣耀】特殊进弹口,跟着猛的【无极荣耀】一推枪栓闭锁瞄准那只虫子的【无极荣耀】身体中段再次扣动扳机。

  这次没有光束飞出,但是【无极荣耀】效果却出奇的【无极荣耀】快。枪神这边才刚一扣扳机,那边的【无极荣耀】虫子身上便猛的【无极荣耀】腾起了一团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跟着它的【无极荣耀】一大片身体都被轰飞了出去。即使全身疼的【无极荣耀】都快失去知觉了,这次伤害却依然还是【无极荣耀】让那虫子反应了过来,毕竟这一击几乎掀飞了它中弹处五分之一的【无极荣耀】身体。如果枪神对着这个地方再连开五枪,这虫子就非得被整个炸成两截不可。

  虽然感觉到了这致命威胁,但那虫子却无论如何努力也爬不起来。而就在它拼命挣扎着想要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枪神却又从盒子里抽出了一发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子弹再次塞入了枪中,然后又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依然是【无极荣耀】同样的【无极荣耀】位置,同样的【无极荣耀】火球,而且这次因为没有破碎甲壳的【无极荣耀】阻挡,比上次掀飞的【无极荣耀】组织还要多。那虫子体内的【无极荣耀】内脏什么的【无极荣耀】已经明显被掀出了体外,而且连消化道都露了出来。

  两发命中枪神却没有任何迟疑,作为狙击手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绝对冷静。他迅速的【无极荣耀】摸出盒子中的【无极荣耀】第三发子弹然后塞入枪中,接着果断扣下扳机,对面的【无极荣耀】虫子虽然奋力扭动身体企图用甲壳阻挡攻击,但还是【无极荣耀】没能挡住。子弹依然准确命中那个缺口,然后就是【无极荣耀】毫无意外的【无极荣耀】爆炸,而且这次被炸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强而有力的【无极荣耀】肌肉组织,而是【无极荣耀】柔软的【无极荣耀】内脏。这肌肉虽然相比之甲壳来说还是【无极荣耀】软了不少,可怎么着也比内脏硬很多。之前就连肌肉组织都被轻易的【无极荣耀】一击削掉六分之一,这次更是【无极荣耀】直接直接把那虫子这段身体里的【无极荣耀】内脏完全的【无极荣耀】炸成了碎片。

  内脏组织遭到如此程度的【无极荣耀】破坏,即使伤成这样那虫子依然发出了惊天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只是【无极荣耀】它除了惨叫实在是【无极荣耀】没有别的【无极荣耀】办法了。它现在虽然很想反击,可是【无极荣耀】身体无论如何也不听指挥。枪神的【无极荣耀】攻击更是【无极荣耀】炸断了它的【无极荣耀】头部与后半截身体的【无极荣耀】神经连接,致使它的【无极荣耀】整个后半截相对完好的【无极荣耀】身体彻底失去了控制。

  就仿佛一个下半身瘫痪的【无极荣耀】肉一样,失去了半截身体的【无极荣耀】蜈蚣根本就没法移动了。它的【无极荣耀】前半截身体本来就有一边少了几十条腿,本来靠着后面的【无极荣耀】腿支撑到还勉强能动,现在突然失去了半截身体的【无极荣耀】控制权,仅剩前半截身体的【无极荣耀】它更是【无极荣耀】连平衡都无法维持了。别说它现在是【无极荣耀】侧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就算它爬起来,估计也得再躺回去。

  尽管这边形式一片大好,可是【无极荣耀】枪神却是【无极荣耀】皱眉收起了武器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拿出的【无极荣耀】盒子里一共就只有三发子弹,现在已经全部打完了。从这子弹的【无极荣耀】威力就可以看的【无极荣耀】出来,这种东西绝对不可能像普通子弹那样可以无限量补充,所以打完这三发子弹枪神也是【无极荣耀】心疼的【无极荣耀】要命。

  看看那边还没死掉的【无极荣耀】虫子,枪神又看了看自己的【无极荣耀】枪,无奈的【无极荣耀】摇摇头后他便再次端起了枪瞄准了那虫子的【无极荣耀】一条腿扣动了扳机。

  这次枪神没有趴下,他是【无极荣耀】站姿射击的【无极荣耀】,而且一边开枪还在一边往前走。不是【无极荣耀】他想耍帅,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不需要趴下射击了,因为他现在用的【无极荣耀】既不是【无极荣耀】特殊弹药也不是【无极荣耀】技能攻击,而是【无极荣耀】最最普通的【无极荣耀】子弹攻击。

  之前一击将那虫子体内打穿一个大洞的【无极荣耀】光线攻击就是【无极荣耀】枪神的【无极荣耀】技能,那种能量攻击的【无极荣耀】贯穿能力很强,但是【无极荣耀】耗魔也一样的【无极荣耀】强,就那一下就把枪神的【无极荣耀】魔力耗掉了七成左右。现在枪神能用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一些小技能,他知道这些小技能对这虫子一点用也没有,还不如直接用普通攻击把魔力省下来一会再来一次大招。

  因为普通攻击威力太低,枪神也知道就算打进这虫子体内也不可能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所以他也不打那虫子的【无极荣耀】身体了,直接对着虫子的【无极荣耀】一条腿和身体的【无极荣耀】连接处的【无极荣耀】关节部分开起了枪。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枪响,那虫子的【无极荣耀】腿上便多了一个大洞。接着枪神手中的【无极荣耀】枪便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响个没完,而那虫子的【无极荣耀】腿关节处的【无极荣耀】窟窿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多。最后,当枪神连着开了一百多枪后,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腿部和身体的【无极荣耀】连接处便已经被打的【无极荣耀】几乎快断掉了。

  看到那摇晃着的【无极荣耀】腿,枪神直接从腰间抽出了有发带有红色弹头的【无极荣耀】子弹塞入了枪中,当然这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三发子弹比起来可是【无极荣耀】小多了。

  伴随着枪神的【无极荣耀】手指扳动,那虫子的【无极荣耀】腿关节处立刻爆出一小团火球,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无极荣耀】腿关节瞬间被炸断,那条腿直接从虫子的【无极荣耀】身上脱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上。

  搞定了一条腿之后枪神手上不停又开始对着第二条腿下手,他知道自己不用大招伤不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干脆就专心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腿。这蜈蚣不会飞,只要没有腿它就不能移动。只要它动不了,那么它就无法得到能量补充,而没有能量补充它的【无极荣耀】伤口愈合就会很慢。枪神知道我现在用完超级技能肯定进入了虚弱状态,但只要给我时间,我迟早是【无极荣耀】可以返回战场的【无极荣耀】。再说全世界也不是【无极荣耀】只有我和他能伤害到这只虫子。之前因为这虫子太厉害,大家没法对它造成实际伤害,现在它动都不能动了,再加上前半截身体的【无极荣耀】甲壳被掀开了一大片,几乎已经丧失了防御能力。此时只要稍微厉害一点的【无极荣耀】技能就能伤到它,所以枪神现在只要能拖住这虫子等到别的【无极荣耀】美国玩家或者n赶过来帮忙就行了。

  枪神的【无极荣耀】想法确实没错,而且事实上他也确实没等多久就等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援军,只不过来的【无极荣耀】人不是【无极荣耀】他原本想象中的【无极荣耀】美国玩家而已。

  就在枪神全力释放技能打算一条腿一条腿的【无极荣耀】拆掉这蜈蚣武器的【无极荣耀】腿的【无极荣耀】时候,他突然发现天上出现了三道黑线,不过时间不长他又发现那黑线后面居然还有更多的【无极荣耀】光点在朝他这边飞来。

  “奇怪,这光团……难道是【无极荣耀】?不会吧?”

  “咦?我还以为来晚了呢,没想到还没死啊。”就在枪神在那猜测到底是【无极荣耀】谁来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女声便直接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耳朵中,而就在他刚想到这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声音的【无极荣耀】同时,对方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

  “靠,真是【无极荣耀】你们啊!”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