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九卷 第五章 一秒之内

第十九卷 第五章 一秒之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靠,你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看着飞进来的【无极荣耀】乌索我也给搞愣住了。

  乌索看到我站在大殿中间也是【无极荣耀】一愣神,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抓着我大喊道:“紫日会长你快去抢黄金右脚,这边由我来挡住那些食人族。”

  乌索这边才刚说完,外面变呼啦啦的【无极荣耀】涌进来一大帮子食人族,我一看便认出来了这就是【无极荣耀】刚刚离开的【无极荣耀】那帮食人族。看起来乌索他们这对人比我想的【无极荣耀】还要没用,这才多一会啊?居然被打的【无极荣耀】只剩乌索一个人了。

  “别怕别怕。”我拉住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去门口堵门的【无极荣耀】乌索道:“我已经和这里的【无极荣耀】首领达成了协议,所以我们不用再打了。”

  “协议?”

  乌索之所以会对我说的【无极荣耀】协议有这么大反应,主要还在于我们玩游戏的【无极荣耀】方式不太一样。《零》是【无极荣耀】款多元化的【无极荣耀】游戏,。但是【无极荣耀】,虽然《零》有无数种可能,但它却不能强迫玩家去按照某种可能发展,因此它实际上只给出了一种最基本的【无极荣耀】玩法,那就是【无极荣耀】战斗。

  和乌索一样,这个实际上九成九的【无极荣耀】战斗职业玩家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在玩战斗游戏,他们遇到怪物或者NPC势力的【无极荣耀】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战斗,而不是【无极荣耀】其他东西,像是【无极荣耀】和NPC势力沟通谈判之类的【无极荣耀】工作,一般玩家是【无极荣耀】既不会也做不到。以来要和NPC势力沟通需要很强的【无极荣耀】实力,否则人家根本不会鸟你,而来这种沟通本身也是【无极荣耀】需要技巧的【无极荣耀】,而且相对于战斗来说,这种交流显然更需要脑子而不是【无极荣耀】肌肉。

  正应为和NPC势力的【无极荣耀】沟通如此复杂,所以大部分玩家的【无极荣耀】印象中根本就没有交流谈判之类的【无极荣耀】想法,因此我突然说我已经和这帮食人族达成了协议乌索才会这么惊讶。

  就在我拉住乌索的【无极荣耀】同时,那边的【无极荣耀】那个食人族也是【无极荣耀】赶紧冲门口的【无极荣耀】那帮食人族叫喊了起来。那些食人族刚一冲进来就发现了站在殿中的【无极荣耀】我,然后他们立刻便端着那种能量枪就要往上冲,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发动攻击,就听到了之前那个食人族的【无极荣耀】叫喊声。

  和我谈判的【无极荣耀】这个食人族迅速的【无极荣耀】跑到了门口新进来的【无极荣耀】那帮食人族面前,然后一边伸手拦住他们一边叽里呱啦的【无极荣耀】和他们说了起来,那些后进来的【无极荣耀】食人族显然对前面这位的【无极荣耀】话相当震惊,以至于在这个家伙说完一堆话之后那边的【无极荣耀】其他食人族全都愣在哪里。不过,这种安静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就结束了,然后那边食人族就跟要发动集体暴动一般吵闹了起来,其中九个比较高大的【无极荣耀】食人族甚至冲到了之前和我谈判的【无极荣耀】那个食人族的【无极荣耀】面前和他争吵了起来。

  听到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争吵我也不再和乌索解释什么了,直接问凌道:“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好象吵起来了?”

  凌点头道:“确实是【无极荣耀】吵起来了。之前和我们谈判的【无极荣耀】哪个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族长,但是【无极荣耀】在这帮食人族中他算是【无极荣耀】年纪偏大的【无极荣耀】类型,按照他们的【无极荣耀】种族规则,这个族长早就该下台了。”

  听到这里即使凌不说我也明白那帮家伙在吵什么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几个少壮派反对合并,而且想借此机会把老族长拉下台换自己上位?”

  凌点点头道:“没错,他们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不过看起来老族长的【无极荣耀】余威还在,这些家伙虽然想上位却不是【无极荣耀】太敢跟老族长对抗。”

  “恐怕不仅仅是【无极荣耀】余威那么简单。”我听到凌的【无极荣耀】话直接指了下那个老族长的【无极荣耀】身上说道:“看到他身上的【无极荣耀】那套盔甲了吗?”

  凌的【无极荣耀】智力并不比我低,之前只是【无极荣耀】没注意,现在我一点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个食人族是【无极荣耀】一种以技术实力为依托的【无极荣耀】种族,这一点能从他们使用的【无极荣耀】武器方面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么,既然他们是【无极荣耀】以技术见长的【无极荣耀】种族,他们种族的【无极荣耀】各种用具上必然都会带着有或多或少的【无极荣耀】技术产物。之前我进村时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食人族身上穿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木头或者铁片做的【无极荣耀】盔甲,那种东西的【无极荣耀】技术含量几乎为零,不过那不代表食人族们没有装甲技术。那个族长身上的【无极荣耀】这套盔甲就明显带有机械装置,因为在他走动时我在他的【无极荣耀】各个关节部分都看到了类似液压装置的【无极荣耀】东西。再联系到这套盔甲破旧的【无极荣耀】外观和磨损严重的【无极荣耀】表面,不难猜测出,这套盔甲很可能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个种族技术实力完备之时生产的【无极荣耀】装备,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东西的【无极荣耀】技术含量比其他食人族身上的【无极荣耀】盔甲要高出老大一截。而且从其他食人族身上都没有这种盔甲来看,这东西有可能就只剩这么一套了。

  那么,掌握着这唯一一套古代战甲的【无极荣耀】族长,必然会比这些没有铠甲的【无极荣耀】少壮派要强悍许多,这也是【无极荣耀】那些少壮派不敢公然反叛的【无极荣耀】原因。

  尽管现在那位族长已经答应了我的【无极荣耀】要求同意加入我们行会,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对大多数食人族来说我暂时还算是【无极荣耀】个外人,因此现在我根本没有站出来说话的【无极荣耀】立场,所以我也只能站在这边看着那个老族长和那帮少壮派吵架。不过,这场争吵倒也的【无极荣耀】确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这支食人族的【无极荣耀】身份特征显然参考了铁血战士的【无极荣耀】设定,所以这些家伙也具备铁血战士的【无极荣耀】某些特征。好战、不善言辞,这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特征。因为不善言辞,所以对他们来说吵架是【无极荣耀】个技术活,而且还挺费劲。因此他们在简单地吵了几句后就直接选择了用本族最常用的【无极荣耀】方式解决问题。

  那个族长在和那些少壮派吵了一会之后直接走到我面前对着我们叽里呱啦的【无极荣耀】说了一阵,凌立刻翻译道:“他说族里的【无极荣耀】人不同意他的【无极荣耀】合并方式,所以希望你能出面和他们进行一场决斗。”

  “啊?决斗?”

  凌解释道:“他们这个种族极端好战,他们习惯与服从强者,平时族里的【无极荣耀】族长也是【无极荣耀】靠武力打出来的【无极荣耀】。刚刚听他们吵架的【无极荣耀】时候好像那几个少壮派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以你的【无极荣耀】实力不如他们为理由不同意并入我们行会。他们说他们这些战士不能被弱小的【无极荣耀】生物领导。”

  听到凌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到:“现在我说一句你帮我翻译一句,让那些家伙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

  凌点头道:“嗯,你说吧。”

  我颠颠向前走了两步站到和那组长一平拍的【无极荣耀】位置面对对面那帮食人族说道:“听说摹疚藜僖裤们都是【无极荣耀】战士,只服从于强者。我觉得你们的【无极荣耀】想法并没有问题。”我说完之后凌立刻把我的【无极荣耀】原话翻译了过去,然后对面的【无极荣耀】那帮食人族全都愣了一下。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又接着说道:“但是【无极荣耀】,虽然我赞成你们的【无极荣耀】想法,但我还是【无极荣耀】想让你们加入到我的【无极荣耀】势力中来。不过我并不打算为被你们的【无极荣耀】习俗,因此我接受你们的【无极荣耀】挑战。”随着凌将这句话翻译过去,对面立刻出现了一阵骚动。不过我马上又接着道:“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决斗是【无极荣耀】我对你米恩习俗的【无极荣耀】尊重,因此我只会接受着一次。一打你们以后加入我的【无极荣耀】势力,谁要是【无极荣耀】不服管束,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我最后这句带着威胁的【无极荣耀】话语,对面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片骚乱。毕竟他们都是【无极荣耀】好战分子,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平时谁也不副,这回突然听到我以上司的【无极荣耀】口吻说出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他们怎么可能平静的【无极荣耀】接受。于是【无极荣耀】,这帮家伙立刻便叫嚣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魔文,所以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只知道他们现在情绪很激动。

  “好了,都不要嚷嚷了,反正你们说什么我也听不懂。战士不应该耍嘴皮子,就让我们用实力说话吧。请马上选出要和我决斗的【无极荣耀】人员,并且告诉我规则和场地。另外,为了让你们彻底服气,我允许你们一起上。”

  我这次说的【无极荣耀】话被另一翻译过去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又引起了一片吵闹声,不过那个族长倒是【无极荣耀】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站在我身边啥也没说。之前他和我打过一场,虽然没被我干掉,但是【无极荣耀】他已经大概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了。以他穿着盔甲都完全挡不住我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这些小辈们就算一起上估计也只有被虐的【无极荣耀】份,因此他对这次合并并没有任何担心。在他看来解决已经注定了。

  这帮食人族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不善言辞的【无极荣耀】种族,在群情激奋了一阵之后立刻便行动了起来准备和我决斗。不过他们并没有采纳我的【无极荣耀】建议全体一起上,而是【无极荣耀】只派出了一个青年的【无极荣耀】食人族出战,至于交战地点则是【无极荣耀】选在了村子外面的【无极荣耀】一块空地上。这地方显然是【无极荣耀】人为清理出来的【无极荣耀】,之前可能是【无极荣耀】训练场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

  乌索有些胆战心惊的【无极荣耀】跟着我和一大帮食人族一起到达了这片广场,然后那群食人族便迅速做好了准备要和我决斗。不过我怕这帮家伙之后不服气,因此在开展前我还是【无极荣耀】让凌帮我告诉他们,我给他们两次机会挑战。这第一次他们只派了一个人,下次他们可以全体一起上或者选出几个代表。

  我的【无极荣耀】这个话当然再次引起一片叫嚣声,不过反正我也听不懂,全当噪音而已。

  那个被选出来的【无极荣耀】青年食人族站在我对面冲我吼了两声,然后示意旁边的【无极荣耀】族长可以开始了。他们族长这次将作为裁判,不过基本上他只负责喊开始而已,最后的【无极荣耀】结果无非就是【无极荣耀】谁倒地谁输,根本不需要裁判去判断。

  那个组长听那家伙吼完便直接拿起了一块石头往天上一抛,之前我们约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石头落地就算开始。

  随着那石头飞起来,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食人族的【无极荣耀】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那块石头上,就连我对面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也准备等着石头落地。不过,我和他们不同,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大脑里有电子脑可以辅助计算,所以在那石头飞起来之后我就已经将他的【无极荣耀】飞行轨迹和落地时间估算出来了。因此在他们都盯着石头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把目光锁定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上。

  由于族长扔的【无极荣耀】力量不大,石头几秒后就落在了地上,而就在石头落地,对面那家伙把目光移动到我身上准备攻击之时,我却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然后瞬间出现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面前,接着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包括那家伙都没看到我到底做了什么,反正他就是【无极荣耀】这么莫名奇妙的【无极荣耀】飞了出去,然后直接撞断了一颗大树挂在了后面一棵树的【无极荣耀】树枝上彻底不动了。

  场内一片寂静,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食人族都傻眼了。他们虽然也考虑过有可能落败的【无极荣耀】问题,但在他们看来那种可能只是【无极荣耀】微乎其微的【无极荣耀】,而且即使是【无极荣耀】输,他们也没想到会输得这么惨。这开场才多长时间啊?一秒有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