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十七章 狡猾的【无极荣耀】翻译

第二十卷 第十七章 狡猾的【无极荣耀】翻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这名军官的【无极荣耀】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之前刚到聚集地时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座位于聚集地正中央的【无极荣耀】六层办公楼前。这座六层办公楼是【无极荣耀】整个聚集地中最高的【无极荣耀】建筑物,它的【无极荣耀】造型很特别,从外面看上去就好象是【无极荣耀】放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奔驰汽车标志一般。整座楼除了中央的【无极荣耀】圆柱形结构之外,主体部分则被分成了三个长条形的【无极荣耀】部分分别向着三个方向延伸了出去。

  位于中央的【无极荣耀】这个原柱形结构内实际上主要是【无极荣耀】一些公用设施,比如说餐厅、那个小诊所还有一些别的【无极荣耀】服务性设施。而且这里也是【无极荣耀】整座大楼的【无极荣耀】交通枢纽,全楼的【无极荣耀】通道和电梯基本都交汇于此。

  从这个圆柱形结构上分别伸出去的【无极荣耀】三块长方形区域分别属于三个国家的【无极荣耀】三家公司,大家各占一个分区,这样既保证了大家各自的【无极荣耀】独立性,又能在需要的【无极荣耀】时候迅速来往联络。

  根据在飞机上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看的【无极荣耀】资料,这里在正常情况下的【无极荣耀】时候应该是【无极荣耀】分段管理的【无极荣耀】,不同国家的【无极荣耀】公司之前不能随意的【无极荣耀】乱串门,只有中央的【无极荣耀】公共区域才是【无极荣耀】共有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现在情况特殊,所以暂时所有民政规则就都得给军政规则让路,也因此那名英官没有任何阻碍的【无极荣耀】就直接把我带到了本该是【无极荣耀】中国公司所属区域的【无极荣耀】这块地方。

  虽然现在因为正在打仗,所以废除了各国人员不得乱串门的【无极荣耀】规定,但这里毕竟是【无极荣耀】中国公司原本的【无极荣耀】工作区,所以我们一进入这边就碰到了好几个中国人。

  在那些中国人或疑惑或惊讶的【无极荣耀】表情中旁边的【无极荣耀】军官直接把我带到了那处位于三楼的【无极荣耀】办公区,不过让我比较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刚走到走廊口就发现位于走廊中段的【无极荣耀】一扇门外居然还站着两名中国士兵在守卫着那里。这地方本来是【无极荣耀】没有我国驻军的【无极荣耀】。尽管我们国家也往这边派有维和部队,但并没有在这里驻扎,现在这边能看到的【无极荣耀】中国人除了和我们一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一百多特种兵之外就应该只有先期到达的【无极荣耀】那披特种兵了。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一共也就二十一个人,兵力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居然还抽出了两个人在这边站岗。这房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啊?

  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无极荣耀】时候,前面的【无极荣耀】中国士兵已经看到了我们,并且直到我们走到附近,两名士兵才转头向我们这边敬了个礼,然后其中一人才开口问道:“约绍尔少校,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虽然对方首先向这名军官敬礼,但我能感觉的【无极荣耀】出来,那俩士兵并没把这个带我过来的【无极荣耀】少校放在眼里,要是【无极荣耀】这名军官没有合适的【无极荣耀】理由而要强冲那间房间,我很怀疑这两人会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朝他开枪。

  带我们过来的【无极荣耀】军官大概也知道自己和对方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一个国家的【无极荣耀】军队,就算现在名义上军衔是【无极荣耀】他比较高,但实际上听不听指挥也得看人家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思。不想惹麻烦的【无极荣耀】这名军官直接往旁边让了一步,然后把我让到了前面并介绍道:“这位是【无极荣耀】刚刚到达的【无极荣耀】那支增援部队的【无极荣耀】主官之一。他说想要找懂本地方言的【无极荣耀】翻译,所以我就把他带过来了。你们都是【无极荣耀】中国部队,所以还是【无极荣耀】你们自己协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在和那名军官敬礼告别之后直到对方转身离开对面的【无极荣耀】两名士兵中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人才看向我先敬了个礼,然后才说道:“抱歉长官,请问一下您的【无极荣耀】番号和军衔。”

  “我们是【无极荣耀】龙缘集团下属保安部队,我的【无极荣耀】军衔是【无极荣耀】准将。”

  一听是【无极荣耀】龙缘保安部队的【无极荣耀】人,那俩军人立刻再次立正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标准的【无极荣耀】军礼,然后才说道:“报告准将,我们是【无极荣耀】中国人民解放军2战斗组一科六组第十四行动队。”

  虽然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正规军,但龙缘保安部队并不能简单的【无极荣耀】被当成保安来理解。当然,从法律和对外宣传上来说我们就是【无极荣耀】龙缘集团雇佣的【无极荣耀】保安,就和那些大公司里或者高档住宅小区里的【无极荣耀】保安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无极荣耀】,那只是【无极荣耀】对外宣传和法律上的【无极荣耀】情况。实际上龙缘的【无极荣耀】保安部队是【无极荣耀】分成好几个科的【无极荣耀】。其中包括真正的【无极荣耀】保安科,这个部分的【无极荣耀】人员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保安,平时就算携带武器也顶多是【无极荣耀】电棍或者某些非致命武器而已。但是【无极荣耀】,除了这些正规保安之外,我们还有特种保安,知道内情的【无极荣耀】人以及军队里一般管我们叫龙缘保安部队。我们这支队伍的【无极荣耀】真正用途就是【无极荣耀】负责出面解决一些正规渠道无法完成的【无极荣耀】事情,比如说摹疚藜僖砍个外国实验室发明了什么我们很想要的【无极荣耀】技术,然后我们出钱买他们却不肯卖,之后我们就会派出保安部队去和他们深入的【无极荣耀】谈一谈,通常最后对方都会无偿的【无极荣耀】把技术成果转让给我们,而后他们自己就会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消失掉。当然,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总干这种缺德事,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还是【无极荣耀】保卫龙缘的【无极荣耀】合理利益。

  除了这个保卫龙缘利益的【无极荣耀】工作外,我们这些保安部队还有个工作就是【无极荣耀】实验龙缘集团的【无极荣耀】新装备。虽然龙缘集团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个综合性企业集团,但她的【无极荣耀】主要赢利项目却是【无极荣耀】来自军工和医药方面的【无极荣耀】。因此龙缘的【无极荣耀】各种新式武器肯定是【无极荣耀】会比国家正规军要多很多,而且更新速度也要快很多。各种未定型的【无极荣耀】实验性装备都会优先装备到龙缘保安部队,等我们实验完了提出改进意见并最终确认没什么问题了之后才会考虑简化工艺降低成本并定型卖给国家正规军或者别国武装人员。当然,因为简化工艺降低成本的【无极荣耀】原因,之后的【无极荣耀】出售型号肯定是【无极荣耀】没有实验型牛叉的【无极荣耀】。也许小细节上会有所改动使之更加协调,但硬性指标却绝对不如我们的【无极荣耀】实验性装备。

  也正是【无极荣耀】因为龙缘保安部队经常实验各种新武器,所以在正规军眼中我们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群装备达人。别说是【无极荣耀】常规部队,就算是【无极荣耀】以装备先进而闻名的【无极荣耀】特种部队中,他们的【无极荣耀】装备和我们保安部队一比也能差出一两个时代去。毕竟一般国家的【无极荣耀】装备从计划研发到实际装备部队,这期间的【无极荣耀】过程差不多就需要五到十年,有的【无极荣耀】甚至还不止。即使是【无极荣耀】特种部队的【无极荣耀】装备没个两三年实验也是【无极荣耀】绝到不了士兵手里的【无极荣耀】。相比之下我们这帮保安却是【无极荣耀】经常端着各种理论验证型武器到处乱跑,尽管其中有些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问题,但这些武器大部分情况下都有两大特点,即贵的【无极荣耀】离谱和强的【无极荣耀】变态。

  一想到平时听队伍里的【无极荣耀】老兵们说起我们保安部队时吹的【无极荣耀】那些事情,这俩士兵看到我们这帮人时眼睛里都快闪出小星星来了。特种兵也是【无极荣耀】人,特种兵也有追星的【无极荣耀】爱好,只是【无极荣耀】人家未必是【无极荣耀】追那些唱歌跳舞的【无极荣耀】大明星而已。

  “稍息士兵,我只是【无极荣耀】想找个翻译,他在这里吗?”

  “抱歉我并不知道这里有谁懂本地方言,不过您可以问问看。”

  我点点头并回头示意斯哥特他们就在外面等着,毕竟这房间里面估计也大不到哪去,我们这二十多人要是【无极荣耀】一起涌进去那恐怕连转个身都得成问题了。最后我只带着凌、小纯以及夜月她们三个走到了房间门口,然后我先敲了两下门。

  “谁啊?”一声充满了不耐烦情绪的【无极荣耀】中年妇女的【无极荣耀】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跟着还没等我说话就见办公室的【无极荣耀】房门被从里面拽了开来,不过开门的【无极荣耀】显然不是【无极荣耀】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位,而是【无极荣耀】一个二十六七岁,长的【无极荣耀】很瘦弱的【无极荣耀】男青年。看他的【无极荣耀】样子应该是【无极荣耀】文职人员,因为他身上穿着整齐的【无极荣耀】西装裤和白衬衫,但是【无极荣耀】气质上看他顶多是【无极荣耀】个打工的【无极荣耀】白领而已。

  果然,男青年刚把门打开还没来及说话就听到之前那个女声在里面说道:“我说小王你怎么回事?都不问恰疚藜僖垮楚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就开门?要是【无极荣耀】心怀不轨的【无极荣耀】人怎么办?这里不是【无极荣耀】国内,你怎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啊?”

  被骂的【无极荣耀】青年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太大法应,不过我看主要是【无极荣耀】他被我们的【无极荣耀】造型给惊到了。那人骂他的【无极荣耀】时候他还在惊愕于我们的【无极荣耀】打扮来着,不过被骂完他到是【无极荣耀】醒了过来,只是【无极荣耀】他并没有顺着对方的【无极荣耀】意思,反到拉着门站到一边把路给让了出来。

  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我直接走进了房间并顺手将头盔从脑袋上拽了下来夹在了腋下。

  门内并不是【无极荣耀】我想象的【无极荣耀】单人办公室,而是【无极荣耀】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无极荣耀】地方。房间大概有四五十平的【无极荣耀】样子,除了中央的【无极荣耀】一张长桌和外面一圈椅子之外就没啥东西了,所以看起来还挺宽敞。

  此时房间里除了开门的【无极荣耀】男青年之外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人是【无极荣耀】个三十多岁的【无极荣耀】男性,此时就坐在离门不远的【无极荣耀】桌子边上。在他面前的【无极荣耀】桌子上摆着一台个头相当不小的【无极荣耀】摄象机,而此时他正拿着两个小工具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在进行日常维护还是【无极荣耀】在修理那台摄象机。

  位于长桌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头,也就是【无极荣耀】离门很远的【无极荣耀】那头聚集着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是【无极荣耀】一名长相还不错的【无极荣耀】清秀小姑娘,看起来顶多二十出点头,穿了一身简单的【无极荣耀】休闲装和牛仔裤,手里拿着一堆化装工具正在给她面前的【无极荣耀】那个背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女人化装。

  背对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位虽然看不见脸,但是【无极荣耀】从背影就能确定除非她是【无极荣耀】个背影杀手,否则一定是【无极荣耀】个大美女。她的【无极荣耀】上身穿着一套女式小西装,看起来相当干练的【无极荣耀】样子,只是【无极荣耀】下面被桌子挡住看不见,不过想来应该是【无极荣耀】配套的【无极荣耀】那种紧身包臀西装裤才对。虽然看不见她的【无极荣耀】正面,但是【无极荣耀】从她的【无极荣耀】装束和能看到的【无极荣耀】部分判断,这位应该也很年轻,大概和那个小姑娘差不多,可能要略大一些,但也有限的【无极荣耀】很。

  除了这两名年轻女性之外,桌子那边还站着一个女人。这女人乍一看大概三十来岁,脸上画了彩妆,虽然算不上气质美女,但说她风韵犹存是【无极荣耀】绝对没问题的【无极荣耀】。不过,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女人虽然乍一看只有三十五六的【无极荣耀】样子,可实际年龄恐怕已经在四十五六往上了。

  和旁边两位不同,这位身上套着一套联体短裙,前面部分看起来像普通套裙,背后却是【无极荣耀】大露背设计,只有几条布带而已。下面的【无极荣耀】裙子是【无极荣耀】雪纺面料,既薄又短,还有点半透明的【无极荣耀】感觉,给人一种朦胧的【无极荣耀】诱惑之感。当然,四十多岁的【无极荣耀】女人敢穿成这样也还是【无极荣耀】要一定先天条件的【无极荣耀】,起码这女人的【无极荣耀】身材什么的【无极荣耀】足够撑的【无极荣耀】起这套衣服的【无极荣耀】质感,要是【无极荣耀】来个水桶腰的【无极荣耀】老妈妈身材再配这么一套东西,那就真成妖怪了。

  可惜,虽然这女人看起来还挺养眼,但这嘴就实在是【无极荣耀】有点让人恨不得给她缝上算了。

  “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啊?怎么都不问问就往里冲啊?”

  大概是【无极荣耀】化装正好结束,之前背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女人此时也转了过来。虽然早猜到这位大概是【无极荣耀】个美女,不过乍一看到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小惊讶了一把。这个女人不但长的【无极荣耀】极为漂亮,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身上有种书卷气,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无极荣耀】感觉,而且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身上不但有那种书香门第的【无极荣耀】大家闺秀的【无极荣耀】感觉,居然还带着一种女强人的【无极荣耀】干练之感。虽说这两种气质并不完全冲突,可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也确实挺奇怪的【无极荣耀】。不过,我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注意了一下她便没再多看,美女固然是【无极荣耀】美女,可她也还没道看一眼就能摄人心魄的【无极荣耀】地步。再说我身边美女还少吗?咱老婆就不说了,凌和小纯她们哪个弱了?平时总被这么多美女包围着,就算是【无极荣耀】色中恶鬼这会大概也看到麻木了,何况我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好色之人。

  对于那中年妇女的【无极荣耀】话我并没有回答,我知道她这种人和疯狗一样是【无极荣耀】不能沾的【无极荣耀】,不然越吵越厉害。我直接扫视了一圈房间里的【无极荣耀】几个人,然后问道:“你们谁会说本地方言?”也不知道啥情况,我一句话问完房间里居然啥反应都没有,所有人都依然盯着我看。无奈我只好又说道:“刚刚听约绍尔少校说摹疚藜僖裤们这里有人懂本地方言,所以我过来问一下。怎么?难道你们没人会吗?”

  又沉默了好几秒,桌子对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很好听也很清脆响亮的【无极荣耀】声音。“我会一点。”

  让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说话的【无极荣耀】竟然是【无极荣耀】之前背对我们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我一开始还以为会是【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两个男性之一,甚至是【无极荣耀】那位中年妇女,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无极荣耀】这个女人。

  其实刚进房间我就大致猜到了,这队人很可能就是【无极荣耀】跟着前一批特种兵过来的【无极荣耀】记者队伍,而那女人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主播。照她这个年龄来看,最不可能懂本地方言的【无极荣耀】就应该是【无极荣耀】她和为她化装的【无极荣耀】小姑娘了。毕竟本地人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少见的【无极荣耀】方言,其中不但有非洲土语,还融合了部分西班牙语和法语,另外还包括一些不知来历的【无极荣耀】古怪语种,而且这种用语的【无极荣耀】使用范围很狭窄,一般很少有人会去学这种方言。毕竟你学个英语、日语啥的【无极荣耀】指不定啥时候就能用上,可是【无极荣耀】这土著语要怎么用?全中国十几亿人有几个能用上这种少数语种的【无极荣耀】?

  正因为使用范围狭窄,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会有人提前去学这个语言,一般都是【无极荣耀】被派到这边的【无极荣耀】办事人员在利用英语或者法语、西班牙语做中介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搀杂着学点本地的【无极荣耀】日常用语而已,正常人根本不会花心思去学这个。

  看我这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那女人直接站了起来并绕到了桌子这边,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她个头好高。我们龙族因为是【无极荣耀】作为移民船驾驶人员制造的【无极荣耀】,因此为了适应飞船里相对狭窄的【无极荣耀】环境而被设计成了身高只有一米七二的【无极荣耀】状态。即使穿着铠甲被垫高了一些,不带头盔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的【无极荣耀】身高也才刚刚一米七八左右,可是【无极荣耀】这女人穿着平底皮鞋居然比我还高了一点点,我估计她光脚都有一米七八。

  女人本来就比男人显身高,这女人一米七八的【无极荣耀】个头穿上平底鞋也有一米八十左右了。可是【无极荣耀】她看起来却好象有一米八十五的【无极荣耀】感觉,似乎比我高很多的【无极荣耀】样子。而且,我发现她的【无极荣耀】身材比例也很完美,就好象动画人物一样,腿比身体长很多,感觉几乎都快达到二比一的【无极荣耀】比例了。配上她那条包腿长裤,更显得她的【无极荣耀】两条腿修长无比。

  “你要找翻译干什么?我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在飞机上现学了点本地的【无极荣耀】日常用语,不太复杂的【无极荣耀】对话我都能行。”

  听到这女人的【无极荣耀】话我又再次惊讶了。“你说摹疚藜僖裤在来的【无极荣耀】路上学的【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方言?”

  那女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就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了,她直接微笑着说道:“我是【无极荣耀】语言天才哦。不管什么语种,只要听一遍就能记得五六成的【无极荣耀】对话,找个懂这种语言也懂我懂的【无极荣耀】任何一种语言的【无极荣耀】人和我练习一两天我就能保证使用大部分日常用语正常对话。过来这两天我已经找机会和外面的【无极荣耀】本地人说过几次话了,看起来似乎普通交流没问题。”

  我们龙族其实也能做到这女人这样,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是【无极荣耀】人造人啊!我们的【无极荣耀】大脑里有电子芯片,只要听一遍就能把某种方言的【无极荣耀】单词和发音全部记录下来,之后再说的【无极荣耀】时候只要调整语法什么的【无极荣耀】就行了。可是【无极荣耀】这女人只靠普通人的【无极荣耀】大脑就能做到和我们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效果,这就真的【无极荣耀】只能说她是【无极荣耀】天才了。

  “说实话我很惊讶你的【无极荣耀】学习能力,不过这个世界上也确实存在天才,所以你的【无极荣耀】情况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接受的【无极荣耀】。不过我现在需要翻译帮我们和外面的【无极荣耀】村民交流一下,不知道你可以帮忙吗?”

  “当然。”“不行!”两声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回答来自两个人。那句当然是【无极荣耀】这个年轻女主播自己说的【无极荣耀】,而说不行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那名中年妇女,她此时已经跑到了我们身边。

  “红姨,我只是【无极荣耀】出去帮他们做下翻译而已,再说我也想要采访一下本地村民来着。”

  “我说不行就是【无极荣耀】不行。”那中年妇女到是【无极荣耀】表现的【无极荣耀】很强势。她拉着年轻女主播说道:“你知道外面正在打仗,刀剑无眼,何况是【无极荣耀】子弹?就算你呆在这里我都觉得不放心,怎么可能还让你去外面冒险?我和你妈是【无极荣耀】从小玩到大的【无极荣耀】好姐妹,你要是【无极荣耀】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向你妈交代?”

  “哎呀,我又不是【无极荣耀】三岁小孩了!再说我是【无极荣耀】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的【无极荣耀】,你不让我出去我怎么采访啊?你放心啦,我会带上头盔穿上防弹衣的【无极荣耀】,何况还有他们保护我呢。而且现在敌人也没来啊。这附近都有观察哨的【无极荣耀】,只要发现敌人我保证第一时间赶回来可以吧?”

  虽然那女人对我们态度很恶劣,可她是【无极荣耀】关心自己人的【无极荣耀】安全,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等他们商量出个结果。真要是【无极荣耀】不行我大不了让凌直接读记忆,虽然这样可能会把对方烧成白痴,但没办法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也只能这样了。

  大概是【无极荣耀】也知道战地记者不出去是【无极荣耀】没新闻可抢的【无极荣耀】,况且现在也确实没有敌人在外面,相对来说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安全的【无极荣耀】。总之那中年妇女最终还是【无极荣耀】被说服了。她先是【无极荣耀】对着那少女道:“那好吧。我反正也管不住你。”看那少女要庆祝,她连忙又补充道:“但是【无极荣耀】你给我记得,一旦这边的【无极荣耀】了望哨报警你就必须马上回来。还有,在外面多留个心眼,万一发现情况不对第一时间找地方躲起来。移动的【无极荣耀】时候最好站在他们的【无极荣耀】人群中间,有他们挡着起码安全一点。”

  尽管这位大妈说的【无极荣耀】很在理,可是【无极荣耀】拿我们当人体盾牌这种话当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面讲出来确实挺刺耳的【无极荣耀】。不过我反正也不在呼,所以也没动气,只是【无极荣耀】听着。可是【无极荣耀】没想到那中年妇女和少女交代完居然又转向我道:“你给我听着。我们家安琪的【无极荣耀】父母在京里可是【无极荣耀】有头有脸的【无极荣耀】人物,她本身也是【无极荣耀】认识不少大人物。尤其是【无极荣耀】安琪的【无极荣耀】男朋友,那可是【无极荣耀】大人物,要捏死你这样的【无极荣耀】大头兵就跟玩一样。所以你最好给我保护好了安琪,要是【无极荣耀】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把她先送回来,听明白了没有?”

  对于这位中年妇女的【无极荣耀】话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明白了,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什么也没回答。我不在乎她的【无极荣耀】话,所以不会跟她计较,但要我去配合逢迎那就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了。因此我啥也没说,直接对旁边的【无极荣耀】女主播道:“请吧。”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没听到我说话吗?”见我不理她,那中年妇女居然对着我叫喊了起来。

  旁边的【无极荣耀】女主播大概是【无极荣耀】也知道我不待见她这位家长,所以为了防止我们吵起来,她连忙挡着那中年妇女说道:“哎呀红姨算了,您就别操心了。我们去去就回。”说着她又对里面正在捣鼓摄像器材的【无极荣耀】那位喊道:“常彬,跟我一起去吧?”

  桌上那人动作到是【无极荣耀】快,一听喊他直接把机器一提,抓起旁边架子上的【无极荣耀】一件衣服就往外跑。我估计他也是【无极荣耀】被那中年妇女烦过,现在是【无极荣耀】趁机开溜不想接受疲劳轰炸了。

  尽管那中年妇女在后面很生气,但是【无极荣耀】由于我们先走了出去,她也不好追着骂了。不过最终她还是【无极荣耀】不放心的【无极荣耀】一直跟着把我们送到了聚集地的【无极荣耀】大门口。

  之前在楼里光顾吵架了,出来之后她才发现我们的【无极荣耀】装备相当奇怪。由于我们身上的【无极荣耀】盔甲是【无极荣耀】按照游戏里的【无极荣耀】外形设计的【无极荣耀】,所以看起来过于华丽了一些,再说摹疚藜僖咖法时代风格的【无极荣耀】盔甲和现代武器的【无极荣耀】造型也差别很大,总之看着就是【无极荣耀】很别扭的【无极荣耀】感觉。

  那中年妇女走到半路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部队啊?这一身东西是【无极荣耀】在玩ly吗?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演出团还是【无极荣耀】部队啊?”

  听到这个问题旁边的【无极荣耀】女主播也是【无极荣耀】饶有兴趣的【无极荣耀】把头转了过来。说实话她也早想问了,毕竟这身东西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

  “抱歉,你的【无极荣耀】保密级别不够,我不能告诉你任何东西。”听到中年妇女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一句话把她噎的【无极荣耀】彻底没话了。你再大能大过军队保密条例吗?不信的【无极荣耀】话你去问问国家核武库的【无极荣耀】具体位置去?除非你自己密级够了,不然谁敢告诉你谁就得完蛋,而且你也跑不掉。

  在我们这里碰了钉子的【无极荣耀】中年妇女也不再和我们说话,而是【无极荣耀】一路和那女主播交代着各种注意事项。很快我们便到达门口,然后从门卫那里取得了两套防弹背心和头盔,女主播和摄像师各穿了一套。那女主播自己换上防弹衣后也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你们不用换吗?”她见我看向她又问道:“我看你们身上这东西也不像金属的【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能挡子弹吗?”

  旁边的【无极荣耀】中年妇女虽然很想说让他们死掉最好之类的【无极荣耀】话,但是【无极荣耀】想想还是【无极荣耀】忍住了,说实话她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很好奇的【无极荣耀】。不过我没有回答他们的【无极荣耀】问题,只是【无极荣耀】直接把头盔套上并拉下了面罩说道:“我们你就不用管了,照顾好自己就行。”我说着又对晶晶道:“晶晶,你负责保护她和摄像师。”说完我又对那女主播道:“一会万一真有战斗发生你就躲到她背后就行了。她手里有盾牌,防护面积比较大。”

  “对对对。”中年妇女赶紧叫道:“一有战斗你赶紧躲到他身后,他可以帮你挡子弹。”

  “哎呀,知道了!”女主播不耐烦的【无极荣耀】说了几句便叫门卫把门开了条缝,而我则是【无极荣耀】让门卫通知赵洁说我们出去转转,有事情用无线电呼叫我们就行了。

  等厚重的【无极荣耀】大门在我们身后关闭之后那女主播忽然大喊了一声:“呼,总算自由啦!这位,之前都还没问呢,你叫什么啊?既然接下来我们要合作,起码要知道怎么互相称呼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安敏,安全的【无极荣耀】安,敏捷的【无极荣耀】敏。那是【无极荣耀】摄影常彬。你们呢?”

  我扭头看了眼安敏,然后道:“我叫神林,这位是【无极荣耀】凌,她是【无极荣耀】小纯、晶晶、玲玲、艾美尼斯、夜月……。”

  听我一个个介绍完安敏才惊讶的【无极荣耀】叫道:“你们不全是【无极荣耀】中国人吗?而且听名字好象不少都是【无极荣耀】女性啊?”

  因为除了我之外大家的【无极荣耀】头盔面罩都没打开过,所以安敏他们一直没注意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性别组成。尽管凌她们的【无极荣耀】盔甲实际上有很明显的【无极荣耀】女性特征存在,但毕竟大部分人还是【无极荣耀】习惯用脸部特征来区分人的【无极荣耀】性别。

  等我们介绍完之后安敏立刻道:“好了,知道名字了我们就算是【无极荣耀】认识了。刚刚我知道你们被红姨惹烦了。你们别往心里去啊。她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嘴上不饶人,其实人挺和善的【无极荣耀】。”

  一直扛着摄象机的【无极荣耀】那个常彬也跟着道:“这到是【无极荣耀】实话。红姐对我们这些人都很不错,就是【无极荣耀】这嘴太厉害,好多时候我都在想,她要是【无极荣耀】个哑巴该多好!”

  由于安敏的【无极荣耀】性格超级开朗,而且极端的【无极荣耀】健谈,所以凌她们几个女性很快就被她聊熟了。不得不说女人之间成为朋友或者敌人都比男人容易多了。

  说起来凌和小纯她们都是【无极荣耀】人造人,虽然智力很高,可毕竟阅历低了些,所以很多人情世故什么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不如这个安敏,她毕竟是【无极荣耀】混记者的【无极荣耀】,能说会道那是【无极荣耀】基本功。在和我们混熟之后她果断的【无极荣耀】开始套话,不过我听着也没啥重要信息,所以也就没管她们。

  此时安敏正挽着她发现的【无极荣耀】人群中最好忽悠的【无极荣耀】小纯的【无极荣耀】胳膊边走边说道:“你这盔甲什么材质的【无极荣耀】啊?摸起来冰凉凉的【无极荣耀】好光滑,难道是【无极荣耀】玻璃?”

  小纯傻忽忽的【无极荣耀】直接道:“这个是【无极荣耀】陶瓷材料,不过和家里吃饭的【无极荣耀】那种陶瓷不一样,这是【无极荣耀】特种陶瓷,硬度接近金刚石,而且不像金刚石高温下容易氧化,这个可以耐高温到三千多度依然保持硬度不出现太明显下降。”

  “哇,三千度,好厉害。不过真烧到那么高温度你们在里面不是【无极荣耀】也烧死了?”

  “当然不会。陶瓷本身就有一定隔热效果,而且盔甲里面也有特殊设计,虽然不能真的【无极荣耀】耐高温到三千度还没事,但是【无极荣耀】一千八百度以内的【无极荣耀】温度我们都可以在其中坚持一两个小时,不过要是【无极荣耀】再热就不行了。外面的【无极荣耀】陶瓷虽然没事,里面的【无极荣耀】耐高温隔热层就顶不住了。”

  “那也很不错了,一般的【无极荣耀】火灾就算你们在火场里散步都没问题了吧?”

  “那到是【无极荣耀】,一般火灾时火场里也就一千五六百度,对我们确实没社么威胁。”

  安敏装做无意的【无极荣耀】说道:“这个防御确实不错,不过你们穿着这个不会累吗?陶瓷可是【无极荣耀】很重的【无极荣耀】,何况你还说里面有别的【无极荣耀】东西呢?”

  “哦,这个到是【无极荣耀】不会啦。”小纯道:“我们这些人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力气很大,穿着这个就像你们普通人穿了件单衣一样,各本没感觉的【无极荣耀】。”小纯虽然人是【无极荣耀】单纯了点,可她毕竟不傻,不该说的【无极荣耀】当然知道隐藏。

  安敏点头道:“可是【无极荣耀】就算力气够大,走长路还是【无极荣耀】会累啊?人的【无极荣耀】体能毕竟是【无极荣耀】有限的【无极荣耀】吗?”

  “这个,其实穿着反而更轻松啦。”小纯在安敏询问的【无极荣耀】目光中解释道:“这套看起来像演出服,但它其实是【无极荣耀】动力装甲,里面有动力装置的【无极荣耀】。就算我们自己不出力,它也可以带着我们动起来。要是【无极荣耀】我们受伤昏迷了,只要设定好自动返航,它甚至可以带着我们自己跑回基地去。”

  “哇,这么厉害啊?”安敏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那里傻乐,小纯也跟着乐,但是【无极荣耀】凌却是【无极荣耀】听的【无极荣耀】直摇头。相比之小纯来说凌可是【无极荣耀】滑头多了。她早发现安敏在故意套话,只是【无极荣耀】和我一样听着没啥重要信息也就没管。

  一路上小纯被安敏这个装疯卖傻的【无极荣耀】丫头套了不少东西出去,当然真正需要保密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一件也没有,不然我们肯定会立刻用无线电网络通知她不能说的【无极荣耀】。

  出了聚集地往前走了不远我们就到了当地人居住的【无极荣耀】区域。这地方离聚集地顶多也就七八百米而已,看样子这地方已经形成了一片规模不小的【无极荣耀】集市。虽说聚集地那边的【无极荣耀】外国人全加一块也才几百人,消费能力有限,但这地方毕竟驻扎着一支规模不算小的【无极荣耀】维和部队,治安比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好很多。加上外国消费群体的【无极荣耀】购买力,很快就形成了集市,于是【无极荣耀】本地人也到这里来购买东西,时间一长规模自然就大起来了。而且要是【无极荣耀】这帮外国人不撤离,这边的【无极荣耀】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

  本来村子里还有不少人在活动,可是【无极荣耀】看到我们靠近立刻就有很多老弱妇孺躲回了家里。尽管他们那用木头和树叶搭建的【无极荣耀】房子未必经的【无极荣耀】住正常士兵的【无极荣耀】一脚,但那好歹是【无极荣耀】个家,起码心理上可以给人一点安慰。不过,这帮妇女儿童虽然躲了起来,村民却没有完全躲起来,反而有些人会家搬着东西就迎着我们走了过来。

  “……”“……”

  当我们双方靠近后最前面的【无极荣耀】人立刻拿出了很多项链、手链之类的【无极荣耀】木质或者骨质工艺品开始向我们喊着什么,尽管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这意识很明显,这是【无极荣耀】向我们兜售东西呢。

  我瞄了一眼那些工艺品,说实话,除了有一点当地的【无极荣耀】风格特色之外,工艺水平和艺术内涵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敢恭维。很多木雕都只有寥寥几笔,看起来就好象把小朋友们的【无极荣耀】抽象画雕在了木头上。这东西要是【无极荣耀】旅游的【无极荣耀】时候带几串回去做个纪念也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不太贵的【无极荣耀】话。

  看到周围有逐渐将我们包围趋势的【无极荣耀】村民,我直接把安敏拉了过来帮忙翻译。带她过来就是【无极荣耀】干这个的【无极荣耀】,被她套了一路的【无极荣耀】话,现在也该是【无极荣耀】她发挥点作用的【无极荣耀】时候了。“你帮我告诉他们我不买东西,但是【无极荣耀】我有问题想问他们,我可以为此付费。”之前在基地里我已经让艾美尼斯去找这边的【无极荣耀】负责人搜罗了一些美金、人民币和欧元,这三种货币在这边都属于硬通货,因为购买力有保障所以很受欢迎。

  赵洁也知道这样被围着不是【无极荣耀】事情,所以很快便将我的【无极荣耀】话翻译了出去。不过,在她说完之后,周围却是【无极荣耀】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所有的【无极荣耀】本地人都傻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发呆。

  “我靠,这什么情况啊?”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