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二十章 彻底销毁

第二十卷 第二十章 彻底销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就在安敏注意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动作之后她也立刻把目光转向了我们所看的【无极荣耀】方向,期间她还不忘提醒了一下常彬将摄象机也转了过去。不过他们这边才刚把脑袋转过来就发现天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而此时那黑点正在以极快的【无极荣耀】速度向他们所站的【无极荣耀】地方俯冲而下,以至于即使明知道对方不是【无极荣耀】冲自己来的【无极荣耀】他们俩还是【无极荣耀】有种想要转身就跑的【无极荣耀】冲动。

  随着那黑影迅速的【无极荣耀】扩大,安敏和常彬总算是【无极荣耀】认出了那黑点。这就是【无极荣耀】刚刚离开的【无极荣耀】那条龙。

  几乎就在安敏他们俩认出这条龙的【无极荣耀】同时,那条龙已经俯冲到了距地面只有十几米的【无极荣耀】高度,然后就见他稍稍调整了一下翅膀的【无极荣耀】角度便轻松的【无极荣耀】改俯冲为滑翔,接着这条龙便猛的【无极荣耀】张开了他的【无极荣耀】大嘴向前一伸。安敏和常彬清楚的【无极荣耀】看到了两团白色的【无极荣耀】雾状气体从那条龙的【无极荣耀】嘴中喷出,就好象两只特大号的【无极荣耀】灭火器一般,但是【无极荣耀】和灭火器的【无极荣耀】功能正相反,当那两团白色气雾在空中接触之后立刻便剧烈燃烧了起来并组合成了一道长达十多米的【无极荣耀】火龙。

  随着巨龙持续的【无极荣耀】喷射着白色气雾,他的【无极荣耀】大嘴也好象火焰喷射器一般向前喷射着巨大的【无极荣耀】火柱,而因为巨龙正在高速掠过地面,因此这条火柱便仿佛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焰扫把一般将整条道路都给清扫了一遍,直到巨龙抵达道路另外一端没有车辆残骸的【无极荣耀】位置后他才停止喷射火焰迅速拉高飞上了高空,而刚刚还满是【无极荣耀】汽车残骸与敌军尸体的【无极荣耀】道路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条火焰之路,除了熊熊燃烧的【无极荣耀】大火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我……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一条喷火龙?”安敏几近痴呆了一般的【无极荣耀】自言自语着,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不过不是【无极荣耀】马上开始采访我们,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掉头就往后面的【无极荣耀】林子里跑。

  刚刚她是【无极荣耀】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景象给惊呆了,而现在直到她反应过来才突然感觉到身上好烫,而且前面滚滚热浪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她这边席卷而来,如果她在这里再站一会,她非常确定自己绝对会被烫伤。常彬看到安敏掉头往后自然也是【无极荣耀】立刻跟上,至于我们那边,他们到是【无极荣耀】没有费劲去喊,因为之前安敏套话的【无极荣耀】时候常彬也在旁边,他也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盔甲能乃高温高一两千度,现在这点温度还真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大火前后持续了将近两分钟才彻底熄灭,而在此期间我们也没闲着。虽然幸运烧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路,但是【无极荣耀】路两边不远就是【无极荣耀】森林。非洲这边的【无极荣耀】树林又不像南美那边的【无极荣耀】热带雨林不容易着火,这里的【无极荣耀】树木可是【无极荣耀】非常干的【无极荣耀】,一不小心就会烧起来。我们只是【无极荣耀】来拦截这帮政府军的【无极荣耀】,可没打算把人家整个国家都点着。因此我们在大火燃烧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一直在路边来回的【无极荣耀】巡视着,一旦发现哪棵树烧起来了就立刻把它整个砍倒扔到路中间去让它自己慢慢烧光。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小心看管下,最终除了一些不幸被引燃的【无极荣耀】树木被我们砍倒之外,树林到是【无极荣耀】没烧起来。

  等幸运喷射的【无极荣耀】龙炎熄灭后,道路上依然还有好几堆火在烧,这其中除了我们刚砍下来的【无极荣耀】大树之外主要还是【无极荣耀】几辆汽车残骸,不过此时除了那几辆坦克还能看出点样子来之外,其他的【无极荣耀】残骸如果没人告诉你这些东西之前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话,你根本就猜不到它们原来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那些汽车和装甲车别说车上的【无极荣耀】木板和塑料了,就连金属框架都已经融掉了一大半,地面上除了一些个头比较大的【无极荣耀】扭曲变形的【无极荣耀】金属块之外,更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半凝固状态的【无极荣耀】铁水,虽然还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这些东西之前是【无极荣耀】人造物品,但要想从着些金属上判断出它们的【无极荣耀】来历,那就真的【无极荣耀】没啥可能了。至于说摹疚藜僖壳些政府军的【无极荣耀】尸体……车都烧成铁水了,人还能剩下什么?就算是【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牙齿和骨头也顶不住这个温度吧?

  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无极荣耀】路面,我点头道:“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就算有人想找我们麻烦应该也找不到证据了。”

  凌看了眼那几堆半融化状态的【无极荣耀】坦克问道:“那东西怎么办?还没完全融掉呢。”

  小纯直接道:“都烧成这个样子了,应该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吧?”

  玲玲忽然道:“可是【无极荣耀】这样还是【无极荣耀】能看出来这坦克是【无极荣耀】被人直接切开的【无极荣耀】,这实际上除了我们能这么干的【无极荣耀】人好象不多吧?”

  我想了想觉得玲玲说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于是【无极荣耀】便直接朝天上勾了勾手指。刚刚飞走的【无极荣耀】幸运立刻又绕了回来,不过这次我没让他用龙炎洗地,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让他降落了。

  指了下那边的【无极荣耀】几辆坦克,我直接道:“把那个再烧化一点,最好全部烧成铁水。”

  幸运点点头走到一辆坦克残骸旁边直接把脑袋对着那残骸一张嘴,一道龙炎瞬间就喷在了那辆坦克的【无极荣耀】残骸上。与之前的【无极荣耀】大面积焚烧不同,当幸运将火焰集中后温度明显更高,而且火焰的【无极荣耀】颜色也变成了纯白色。我们就看到那辆坦克的【无极荣耀】轮廓在火焰中迅速变形向地面瘫软下去,最后变成了贴着地面的【无极荣耀】一大片铁水。确认这辆坦克没问题了之后幸运便又开始给下一辆坦克做火化工作。

  “那个,请问一下……”

  我们正看着幸运在那边喷火烧坦克,冷不丁的【无极荣耀】后面突然传来一声询问声。我一回头就看到安敏正举着话筒打算采访我们,不过我的【无极荣耀】第一反应不是【无极荣耀】拒绝也不是【无极荣耀】接受采访,而是【无极荣耀】赶紧一把抓住她把她横抱了起来,而斯哥特也是【无极荣耀】反应过来了迅速冲过去把常彬给抱了起来,接着就在他们俩不知道我们要干啥的【无极荣耀】时候两名铃音骑士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冲过来把他们俩的【无极荣耀】鞋子给一把拽了下去扔到了地上,而就在那两只鞋落地后鞋子里面立刻就开始冒起了青烟,然后不到十秒的【无极荣耀】时间他们俩的【无极荣耀】鞋子就突然烧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安敏和常彬都吓了一跳。

  “你们俩疯啦?”我抱着安敏训斥道:“没脑子也要有个限度吧?没看到地面上还有铁水没完全凝固吗?这种开放空间空气冷却很快,但是【无极荣耀】地面还很烫,你们俩想要新闻也得考虑是【无极荣耀】否有命带回去吧?”

  “抱歉抱歉,我们真的【无极荣耀】忘记了。”安敏赶紧解释道:“刚刚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只感觉空气很热,但还能忍的【无极荣耀】住,所以我们就……”

  “空气是【无极荣耀】会流动的【无极荣耀】,你感觉到的【无极荣耀】热力其实都是【无极荣耀】被地面烧热的【无极荣耀】空气,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土地现在至少有五六百度。温度太高你们的【无极荣耀】鞋子根本来不及传热,等你们感觉到脚底下烫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来不及了。到时候你们要是【无极荣耀】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往地下一坐准备脱鞋那就准备变铁板烧吧!”

  “那什么……我们刚刚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没注意。”安敏一边解释一边转移话题问道:“那个,可以给我们找点东西穿吗?这样光着脚没法走路啊!”

  “抱歉,我们打仗没有带备用鞋的【无极荣耀】习惯。一会把你们送到没有被烧过的【无极荣耀】地方,你们自己就这么光脚走吧。注意点别去踩路边的【无极荣耀】植物就行了,土地应该不扎脚。”

  “哦,知道了。”安敏说完之后我还以为她会吸取教训,谁知道她借着在我怀里的【无极荣耀】优势直接就把话筒递到了我面前,然后说道:“采访一下,请问刚刚那条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在喷火啊?那个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在他身上装了火焰喷射器吧?”

  看着一脸认真态度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突发情况的【无极荣耀】安敏,我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碰上这种人我是【无极荣耀】真没办法了。为了应付她,我只好一边抱着她往前面不太热的【无极荣耀】地方走一边解释道:“幸运体内有三个液囊,平时储存有三种不同的【无极荣耀】化合物,当需要喷火时他就会收缩液囊附近的【无极荣耀】肌肉将液体通过一个特殊管道喷出来。这三种高压液体会在接触到空气后迅速雾化,你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白气就是【无极荣耀】那些液体形成的【无极荣耀】。这三种雾化后的【无极荣耀】液体在空气中混合后就会迅速发生爆燃并产生接近四千度的【无极荣耀】高温,足以融化你能在地球上找的【无极荣耀】到的【无极荣耀】绝大部分东西。”

  安敏果然不愧是【无极荣耀】记者,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抓住了重点。“你刚刚说他叫幸运?他有名字?”

  “有名字很奇怪吗?现在连很多小狗都有名字,一条龙有名字不奇怪吧?”

  安敏微笑着问道:“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们既然给他起了名字,那么他一定和你们很熟了。可以说说他是【无极荣耀】怎么产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史前遗留的【无极荣耀】某种传说生物的【无极荣耀】蛋被你们孵化了还是【无极荣耀】基因突变,或者说……是【无极荣耀】你们龙缘集团自己搞出来的【无极荣耀】人造生物?”

  看着一脸兴奋表情的【无极荣耀】安敏,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我真的【无极荣耀】很疑惑,你到底是【无极荣耀】聪明还是【无极荣耀】傻摹疚藜僖控?”

  “啊?什么意思啊?”安敏这下反到被我搞糊涂了。

  我解释道:“说摹疚藜僖裤傻吧,你能从我的【无极荣耀】语言中敏锐的【无极荣耀】发现那些重要信息,可见你并不傻。可要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聪明,你居然连这种问题也敢问。你当我们龙缘集团是【无极荣耀】卖儿童玩具的【无极荣耀】吗?我们是【无极荣耀】军火商,比毒贩子还狠的【无极荣耀】军火商!你居然还想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秘密然后报道出去?你觉得你有几条命能活到把这条新闻带出去?你想想,我们连巨龙这种东西都能搞的【无极荣耀】出来,弄只比黑寡妇还毒的【无极荣耀】蚊子送到你家会很复杂吗?所以,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变成明天的【无极荣耀】头条新闻,那就最好别再想着把我们的【无极荣耀】消息报道出去。顺便说一下,你们也不用费劲录象了,最后录象资料我们都会销毁,所以与其在这里费劲采访,你不如省点体力也算帮我们点小忙。你觉得呢?”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