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五十四章 逼供与目标确定

第二十卷 第五十四章 逼供与目标确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维多利亚是【无极荣耀】我魔宠的【无极荣耀】原因,总之我的【无极荣耀】愿望很快就实现了。那帮人和圣斗士之间的【无极荣耀】口角很快就演变成了群殴。什么?你说圣斗士一个人只能被围殴?对,一个人确实只能被围殴,不过要是【无极荣耀】把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起加进去呢?

  话说摹疚藜僖垦道维多利亚真的【无极荣耀】有隐藏的【无极荣耀】幸运属性存在?要不然我的【无极荣耀】愿望为啥执行的【无极荣耀】这么彻底?

  那个圣斗士在和那帮人打起来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群中立刻就有人看上了那个圣斗士身后石头上放着的【无极荣耀】银瓶。那玩意里面装了满满一壶的【无极荣耀】不知名液体,但是【无极荣耀】这并不妨碍大家对它的【无极荣耀】渴望,因为每次有人上缴甲虫壳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圣斗士就会从这玩意里面用滴管吸出几滴液体滴进对方的【无极荣耀】嘴里。喝下这个之后只要你想一下希望强化的【无极荣耀】属性,那个属性立刻就会发生变化,而且是【无极荣耀】一滴对应一点,非常的【无极荣耀】精确。

  之前因为有个正牌奥林匹斯神族在那守着,所以一直没人敢动手,这会可就不一样了。随着那个奥林匹斯神族也被那群与圣斗士对打的【无极荣耀】人群波及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便再也按耐不住对那玩意的【无极荣耀】渴望将贪婪之手伸向了那个瓶子。然后事情就变的【无极荣耀】美妙了起来。敢偷神族的【无极荣耀】人不多,但敢抢别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玩家却是【无极荣耀】一抓一大把,于是【无极荣耀】在那个瓶子到手后,盗窃者第一时间便被放倒,接着其他人开始哄抢,最后彻底把这次事件演变成了混战。

  看着已经彻底打乱套了的【无极荣耀】人群,我直接让艾美尼斯使用〖真〗实镜像技能复制出了三个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瓶子,然后悄悄的【无极荣耀】潜入了人群之中。

  虽然使用伪装术后我的【无极荣耀】外表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个普通玩家,但伪装术并不会改变我的【无极荣耀】实际属性,因此在人群中我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如虎入羊群一般的【无极荣耀】轻松隔开了所有攻击并抢走了瓶子。当然,我在抢走瓶子之后很快便被围攻“击倒”然后瓶子被某个倒霉蛋抢走,接着那家伙也被人群放倒,瓶子到了下一个倒霉蛋的【无极荣耀】手里。

  看着人群渐渐远离我这边,我立刻便从那群人中钻了出去,不过其实不出去也没啥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了,因为战场上已经大致分成了几个片区在互相围殴。刚刚我装做摔倒的【无极荣耀】时候被人抢走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一个瓶子,而是【无极荣耀】三个。因为大家都只盯着自己看中的【无极荣耀】那个,所以没人注意到其实瓶子已经从一个变成了三个,而且全都是【无极荣耀】假货。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真〗实镜像最大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具有实体,除了没有目标物的【无极荣耀】属性和比较脆弱之外基本和真品没啥区别。可惜这个技能在现实世界中用不出来,要不然让艾美尼斯去复制点古董啥的【无极荣耀】那就爽了。反正也没人会拿古董去做什么用途,也就是【无极荣耀】摆那看看而已,只要外观一模一样,一般都不会被发现。当然,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这些装备道具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要用的【无极荣耀】,所以只要有人用了就会立刻被发现。

  趁着那边混战的【无极荣耀】人群逐渐转移位置,我则是【无极荣耀】迅速靠近了那帮正在被殴打的【无极荣耀】外国人。由于瓶子不在这边,加上希腊人都知道神族不好惹,所以除了那几个外国人和那俩奥林匹斯神族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在这个战圈内。那几个外国人虽然人数达到了十人以上,但对手毕竟是【无极荣耀】神族,一比十的【无极荣耀】属性换算决定了再垃圾的【无极荣耀】神族对普通玩家来说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不说摹疚藜僖壳个正牌奥林匹斯神族,单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圣斗士就已经可以做到一挑八而不落下风的【无极荣耀】地步了,更别说旁边还有个正牌神族。

  正因为实力的【无极荣耀】巨大差距,所以人数占到了绝对优势的【无极荣耀】那帮外国人反到是【无极荣耀】被压着打的【无极荣耀】一方,不过这帮人到是【无极荣耀】够硬气,即使被压着打也是【无极荣耀】死战不退,而且仗着人多还真给那个奥林匹斯神族和旁边的【无极荣耀】圣斗士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伤害。当然,这点伤充其量也就是【无极荣耀】皮外伤,没看那奥林匹斯神族连治疗术都懒得往身上刷吗?

  正当这边的【无极荣耀】那俩奥林匹斯神族在那虐着几个外国人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是【无极荣耀】悄悄的【无极荣耀】摸了上去。本来按照正常顺序我应该借助偷袭优势先把那个实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正牌奥林匹斯神族干掉,然后再去对付那个圣斗士,但是【无极荣耀】我需要打听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必须得把那个神族留下,因此就只能先袭击那个圣斗士了。反正以这两位的【无极荣耀】实力,想从我手里跑掉那都是【无极荣耀】基本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

  那俩神族正在专心的【无极荣耀】对付眼前的【无极荣耀】外国人,而那帮外国人被打的【无极荣耀】狼飘无比,双方都没怎么注意身边情况,因此直到我突然暴起之时两边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那圣斗士一拳将一名战士的【无极荣耀】盾牌打出了一个拳头形状的【无极荣耀】凹坑,而那战士也因为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被直接砸的【无极荣耀】半跪了下去。接着圣斗士抬腿一脚将他的【无极荣耀】盾牌踢开,那战士则是【无极荣耀】被踢了个跟头,随后便拼命抱住了脑袋,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就要遭受攻击了。

  不过,预料中的【无极荣耀】攻击并未落下,就在他惊慌的【无极荣耀】护住要害而身边同伴冲上去准备救援之时,一只手突然从那圣斗士的【无极荣耀】背后伸了出来环过他的【无极荣耀】脖子将其直接拉倒在地,跟着一柄几乎看不见形体的【无极荣耀】刀刃闪电般划过了圣斗士的【无极荣耀】咽喉让他的【无极荣耀】挣扎瞬间停了下来。已经结束了,而地上的【无极荣耀】圣斗士则是【无极荣耀】已经没了呼吸,显然已经死透。不过,那帮外国人虽然没啥反应,但那名奥林匹斯神族却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只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反应出了点差错。

  本来如果在圣斗士被干掉的【无极荣耀】同时他就立刻转身逃跑,那么他的【无极荣耀】生还几率至少能再增加一倍以上,但是【无极荣耀】很可惜,在发现圣斗士死亡后他不但没有跑路,反而冲了上来。这就有点自寻死路的【无极荣耀】意思了。

  就在那家伙朝我冲来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已经起身迎了上去。那奥林匹斯神族一进入攻击范围便立刻抬手挥出一拳,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以比他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一把捏住了他的【无极荣耀】手腕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推,跟着右手直接一把掐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脖子。那家伙挥起左拳想攻击我的【无极荣耀】太阳穴以逼迫我松开他的【无极荣耀】脖子,但是【无极荣耀】让他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却突然向他身前迈了一步,跟着捏住他脖子的【无极荣耀】右臂往上一抬用手肘位置架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胳膊,同时在他的【无极荣耀】胳膊撞上我的【无极荣耀】手肘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立刻顺着他击打的【无极荣耀】力量猛然发力捏着他的【无极荣耀】脖子往左侧用力按了下去。那家伙立刻便感觉自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都横着跌了出去然后被我一下掼在了地面上,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半个人都陷了进去。

  虽然这一下被摔的【无极荣耀】很惨,不过这种打击还远没到能干掉一个神族的【无极荣耀】地步,所以我根本没有丝毫停顿的【无极荣耀】直接将被我摔的【无极荣耀】有点晕呼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从土里一下又拽了起来,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抬腿便是【无极荣耀】一脚正中他的【无极荣耀】肚子,踢的【无极荣耀】他整个人都横着飞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脖子还在我手里捏着所以他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飞起来,而是【无极荣耀】在整个身体甩平之后被我突然换手捏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后颈面朝下再次掼向了地面。

  轰。伴随着一圈圈扩散开来的【无极荣耀】蛛网状裂纹,那家伙直接就被砸晕了过去。不是【无极荣耀】神族不经打,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对他的【无极荣耀】压制太强烈了。神石本身已经赋予了我压制神力的【无极荣耀】作用,更何况屠神属性的【无极荣耀】强化效果使得我在面对神族之时明显比平时更加生猛。

  想想我连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的【无极荣耀】攻击都能扛下来这么一个跑腿的【无极荣耀】小神又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

  就在那帮外国玩家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注视之中,我直接像拖死狗一般拎着那名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脖子将其从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大坑里拖了出来,然后当他们不存在一般走过他们身边向旁边的【无极荣耀】练级区中走去,至于那帮外国人则是【无极荣耀】直到我消失在视线中好长时间才咕咚咽了。吐沫下去平缓了一下紧张的【无极荣耀】心情。当然,在缓过劲来之后那帮人的【无极荣耀】议论我是【无极荣耀】听不见了,因为此时我正在练级区内的【无极荣耀】一处小山洞里审问俘虏呢。

  “名字、身份、、隶属哪位神祗、这次下界的【无极荣耀】任务,通通告诉我马上。”

  “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啪的【无极荣耀】一多响亮的【无极荣耀】耳光声回荡在洞穴中,而那家伙也直接从靠着的【无极荣耀】墙壁上飞出去两米多远才再次砸落地面。

  “我并不是【无极荣耀】个有耐心的【无极荣耀】人,不过如果你不肯合作的【无极荣耀】话,我也不介意和你慢慢玩。”

  我说着便直接拿出了一只皮箱在他面前打开并放在了地面上。当箱子打开的【无极荣耀】瞬间,那原本还一副我是【无极荣耀】英雄表情的【无极荣耀】神族便直接吓的【无极荣耀】像条蛆虫一般往后挪了过去。

  “你可以不说,那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权利但我也可以尽情的【无极荣耀】折磨你,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权利。”

  “你这个恶魔,宙斯会为我报仇的【无极荣耀】。”那家伙虽然怕的【无极荣耀】要死却还是【无极荣耀】一副不肯妥协的【无极荣耀】嘴脸。

  “宙斯?”我故意笑的【无极荣耀】尽量邪恶一些并看着他的【无极荣耀】手指说道:“或许他能办到,但在此之前你一定已经悲惨的【无极荣耀】死去了。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你继续这么英勇下去。不过话说回来,我很好奇你能为此得到什么?没有人会为你的【无极荣耀】死而感到伤心他们甚至都不会记得有你这么号人失踪了。”“胡说,我是【无极荣耀】有任务在身的【无极荣耀】,如果到时间了我还没回去宙斯就会知道我出事了。”“不不不,如果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下确实如你所说不过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消息,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正准备对你们奥林匹斯神族展开一次大规模行动,所以宙斯很快就会忙的【无极荣耀】焦头烂额,至于你这么个芝麻小神的【无极荣耀】失踪……会有人记得吗?、“你你你”那家伙指着我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我故意继续邪笑着挑衅道:“你什么啊?我很想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伟大的【无极荣耀】称号呢。你可千万别用什么恶魔啊、杀人狂啊、变态啊之类的【无极荣耀】了,那都已经被人用烂了。来点有新意的【无极荣耀】吧?我很想再拿到一个称号呢。”“你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家伙!、,被我一番邪恶的【无极荣耀】说辞搞的【无极荣耀】不知所措的【无极荣耀】神族最终只能骂出了这么一句没有威力的【无极荣耀】言语,不过我对此却是【无极荣耀】相当高兴,因为这正说明那家伙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怎么?还是【无极荣耀】不想说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箱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一件件的【无极荣耀】拿了出来,虽然那家伙并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因此而感到恐惧。见他的【无极荣耀】目光跟随我的【无极荣耀】动作一件件的【无极荣耀】扫描我拿出的【无极荣耀】物品后,我忽然将其中一只小瓶子取了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说道:“知道这里面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吗?不用猜了,这里面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静寂之海的【无极荣耀】海水。”我说着便放下了那瓶子由于这一切发生的【无极荣耀】太快,所以在场的【无极荣耀】几个外国人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战斗就然后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无极荣耀】突然又问道:“你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吧?”见对方已经连嘴唇都开始哆嗦了,我便满意的【无极荣耀】点点头道:“很好,看来你知道。那么,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拿这东西出来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吧?”“你去死吧!”因为我并没有禁锢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所以在想到了可能的【无极荣耀】结果后那家伙便彻底爆发了。他愤怒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然后想要袭击我,当然结果只是【无极荣耀】让他身上又挨了几拳。

  这家伙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我对手,而且实力差距很大,再加上刚才被我一顿胖揍,现在明显是【无极荣耀】一身伤,就这状态他要还能跑掉那就真奇了怪了。

  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为什么不把他捆起来的【无极荣耀】原因。

  将那家伙再次扔回墙边但他一落地立刻又要跑,不过我比他动作快,上去一脚直接踩住他的【无极荣耀】手掌,跟着蹲下去拔出腰间的【无极荣耀】匕首猛的【无极荣耀】一下贯穿了他的【无极荣耀】手腕将他的【无极荣耀】一只胳膊钉在了地面上。即使是【无极荣耀】神族也是【无极荣耀】会疼的【无极荣耀】,只不过他们平时不太容易受伤所以一般很少有疼痛的【无极荣耀】时候。

  不过,被我突然钉穿手臂,即使是【无极荣耀】神族也照样得疼的【无极荣耀】满地打滚。当然,因为手臂被固定住了,他虽然在那不断的【无极荣耀】挣扎扭动却根本不敢去动那条胳膊,因为一动就会更疼。

  看他还跟条上了岸的【无极荣耀】鱼一般在那蹦达,我直接一脚踢在他的【无极荣耀】下巴上让其变成仰面朝天的【无极荣耀】姿势然后又拔出一根匕首在他反应过来之间把他的【无极荣耀】另外一条胳膊也钉在了地面上。

  “啊……你这个恶魔……该下地狱的【无极荣耀】混蛋!”那家伙现在已经疼的【无极荣耀】快抽过去了,不过因为手被固定根本没法动,只能张嘴骂我以减轻痛苦。

  对于他的【无极荣耀】辱骂我当然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在乎了,所以我又迅速的【无极荣耀】拔出了一根匕首将他的【无极荣耀】一条腿按在地上照样钉穿,接着我又迅速摸出了第四把匕首一边按着他剩下的【无极荣耀】那条腿一边道:“你别乱动啊,配合一点一会我还要给你试试寂静之海的【无极荣耀】海水呢。那玩意可比这个厉害多了,你这就叫的【无极荣耀】跟杀猪的【无极荣耀】一样,一会要怎么办啊?来来来,坚强一点,表现出你英雄的【无极荣耀】气概吗。”

  “不不不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不当英雄了,我说还不行吗?”在我的【无极荣耀】威胁之下那家伙终于彻底崩溃了。对此我到是【无极荣耀】不觉得意外毕竟按照以前的【无极荣耀】经验来看,其实神族是【无极荣耀】最好逼供的【无极荣耀】种族。相比之其他生物神族的【无极荣耀】生活条件最优越,因此他们也最怕死,加上平时基本不会受伤,所以他们对疼痛之类的【无极荣耀】抵抗力都很弱。基本上除了实力比较强悍外加极端的【无极荣耀】高傲之外,神族其实可以被定义为一种欺软怕硬的【无极荣耀】软弱生物。这个家伙能坚持到现在而不是【无极荣耀】一上来就招供其实已经很让我惊讶了,所以他现在求饶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很好,看来你是【无极荣耀】领悟到了生命的【无极荣耀】真谛。”看着那家伙恐惧的【无极荣耀】表情,我便转身直接坐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上,然后拿着个匕首一边在他身上比画一边说道:“那么我们来正式开始我们的【无极荣耀】对话吧。

  首先,第一个问……”在心理防线崩溃后拷问就变的【无极荣耀】相当没有技术含量了,只用了几分钟我就把想要知道的【无极荣耀】全部弄到了手,然后我又拿出了一把匕首准备结果他的【无极荣耀】生命。

  那家伙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无极荣耀】意图,立刻剧烈挣扎了起来想要逃脱,结果反而扯到了手臂和腿上的【无极荣耀】匕首疼的【无极荣耀】他再次惨叫了起来。发现无法挣扎后他便惊慌的【无极荣耀】质问我:“你不是【无极荣耀】说只要我说了就放了我吗?”

  “我有那么说过吗?”我反问道。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家伙一下就愣住了。确实,我根本就没说过会放了他,而他只是【无极荣耀】被我的【无极荣耀】行为给误导了。

  “你你你你不能这样!我已经交代了所有情报,你应该放了我。”“抱歉,我没有给自己留下后患的【无极荣耀】习惯。”我说着便按住他的【无极荣耀】脖子要下杀手。

  那家伙一看这架势赶紧叫道:“不,别杀我。我投降,我加入你们的【无极荣耀】势力给你当打手还不行吗?”

  “抱歉,你这种实力的【无极荣耀】废物我没兴趣。”我说着便要往下扎那家伙还想说些什么求饶,但我却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打算。那家伙看我下定了决心要杀他便也知道不能再怕疼了,于是【无极荣耀】他便奋力一挣,猛的【无极荣耀】将被钉住的【无极荣耀】手臂连着匕首一起拔了起来虽然疼的【无极荣耀】要死,但他却根本不敢去分心,手臂刚一获得〖自〗由立刻便伸手想架住我的【无极荣耀】手臂,只可惜他本来就没我速度快,加上疼痛多少让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最终当他抓住我的【无极荣耀】手腕之时,匕首已经插进了他的【无极荣耀】咽喉。

  正常来说被破坏身体后神族还是【无极荣耀】可以依靠神魂脱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显然比较弱,所以他的【无极荣耀】神魂刚飞起来就被我一把拽了下来。本来我还担心冥衣的【无极荣耀】属性会导致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神魂直接被龙魂套装吸收呢,没想到在我抓住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神魂后,尸体上又飘出一团紫黑色的【无极荣耀】气息渗入了我的【无极荣耀】铠甲之中,这样看来冥衣吸收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魂魄而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什么东西。

  哈迪斯那边的【无极荣耀】信仰收集计划正愁神魂不够呢,眼前正好发现一个,我干脆直接把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神魂塞进了随身携带的【无极荣耀】容器中装了起来。

  干掉这个家伙之后我便离开了那个洞*,不过出门后我又把洞给轰塌了,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他的【无极荣耀】尸体了。

  我可不想因为一点小疏忽而导致任务出现差错。

  根据刚刚被干掉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交代,阿芙洛狄忒应该是【无极荣耀】已经带着一身伤回到了奥林匹斯山,而且她现在已经被治愈至于她正在做什么,这个低级神族就不知道了。

  被俘虏的【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跑回奥林匹斯神族算是【无极荣耀】个大新闻,他能听到不足为奇,但高级神族的【无极荣耀】行踪却不是【无极荣耀】他这种小神可以接触到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从他那里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很快就会去一个地方而我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提前去等着就行了。

  上次俘虏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就发现了,当时阿芙洛秋忒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明喜比雅典娜还要高,而这种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差距则来源于另外一名奥林匹斯神族神族火神赫淮斯托斯。

  赫淮斯托斯与其说是【无极荣耀】火神,不如说是【无极荣耀】个铁匠更合适。当然他不管制作菜刀和农具,这家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人形兵工厂而阿芙洛狄忒之所以在战斗力上能超越雅典娜,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有一套赫淮斯托斯为她度身定做的【无极荣耀】超级战甲。正因为这套牛到不行的【无极荣耀】装甲,所以阿芙洛狄忒才获得了不应该具备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当然现在那套装甲已经被我弄碎了,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处于战斗力极低的【无极荣耀】状态中。

  虽然现在的【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已经投靠了我们混乱与秩序神娄但是【无极荣耀】不管在哪个势力中,个人实力永远都是【无极荣耀】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既然有了这么一次回来的【无极荣耀】机会,阿芙洛狄忒便打算再找赫淮斯托斯为她打造一套装备。不管怎么说赫淮斯托斯也是【无极荣耀】她名义上的【无极荣耀】丈夫,虽然没有实,却有名,加上赫淮斯托斯对她本身就很好,所以找赫淮斯托斯要套装备对她来说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不过,尽管赫淮斯托斯不会吝啬一套装备,但即便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也不可能随时都准备着好几套适合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装备,因此阿芙洛狄忒回来后还得等赫淮斯托斯现做一套才行。好在赫淮斯托斯毕竟是【无极荣耀】专门干这个的【无极荣耀】神族,虽然战斗力不行,但是【无极荣耀】打铁的【无极荣耀】技术却没人比的【无极荣耀】上,有一天时间足够他完成一套装备了。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计算,阿芙洛狄忒应该很快就会去找赫淮斯托斯取她的【无极荣耀】装备,那么我想要找到阿芙洛狄忒就方便很多了。不过说起来有点奇怪。我好象记得自己离开前曾让阿芙洛狄忒带上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水晶通讯器方便联系来着,可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她的【无极荣耀】通信器却一直收不到信号呢?要不是【无极荣耀】那东西到现在都无法生效,我也不用费这么大劲跑来找她了。

  赫淮斯托斯虽然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高级存在,而且是【无极荣耀】神王宙斯与天后赫拉的【无极荣耀】儿子,几乎相当于奥林匹斯神族神族大太子一般的【无极荣耀】身份,但是【无极荣耀】他却并不住在奥林匹斯山上。至于这个原因吗……很简单,因为他长的【无极荣耀】丑。

  拜宙斯那个老色鬼还算不错的【无极荣耀】眼光所赐,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成员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男的【无极荣耀】帅女的【无极荣耀】枧,反正拉出去当模特个个都合格,而且全都是【无极荣耀】模特中的【无极荣耀】精英,惟独就是【无极荣耀】这个赫淮斯托斯偏偏长的【无极荣耀】奇丑无比。宙斯的【无极荣耀】阳刚,

  之美与赫拉的【无极荣耀】高贵之美居然在他身上发生了正正得负的【无极荣耀】情况,帅哥加美女生出来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个怪物。

  就因为他长的【无极荣耀】丑,所以宙斯极为不喜欢他,而且在他出生后还把他扔下了奥林匹斯山,结果还摔断了一条腿,搞的【无极荣耀】他现在是【无极荣耀】又丑又骆还是【无极荣耀】个瘸子,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无极荣耀】极品烂人了。

  被扔下神山的【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之后也再没回过奥林匹斯山,而是【无极荣耀】一直住在一座火山之中,当然火神住在火山中其实比住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更舒服。

  虽然长相很糟糕,但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为人据说很不错,温柔善良外加热爱和平,这一点依然与宙斯和赫拉的【无极荣耀】基因完全相反,不过这次不是【无极荣耀】正正得负,而是【无极荣耀】负负得正。就像奥林匹斯神族中除了赫淮斯托斯外几乎找不到一个长的【无极荣耀】稍微丑点的【无极荣耀】神族一样,奥林匹斯神族之中同样几乎找不到善良的【无极荣耀】家伙。整个奥林匹斯神族中能称的【无极荣耀】上仁慈善良的【无极荣耀】存在基本上两个巴掌就数过来了,相对于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人口基数来说,这个比例还真是【无极荣耀】低的【无极荣耀】够可以的【无极荣耀】。

  总之赫淮斯托斯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异类,不但长相颠倒,连性格都是【无极荣耀】反的【无极荣耀】。不过,这到是【无极荣耀】方便我了。离群独居意味着容易靠近,温柔善良说明好忽悠,战斗力低下代表出了问题方便善后,再加上这家伙牛到不行的【无极荣耀】铁匠手艺,这么极品的【无极荣耀】存在我当然要尝试一番看能不能挖过来了。话说这家伙虽然很善良,可换了谁一出生就被父亲从山顶扔下来,之后也不会再对这个父亲有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感情了吧?所以说这么多条件之下,挖走赫淮斯托斯我基本上已经可以确保九成的【无极荣耀】把握了。当然,真说不通的【无极荣耀】话我或许会考虑武力解决,就算绑也把他绑回艾辛格去,反正这种武器专家哪怕扔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监狱里发霉也比放在敌人那边来的【无极荣耀】让人舒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