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五十八章 火神秘辛

第二十卷 第五十八章 火神秘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可不要后悔。”那俩石像大概也是【无极荣耀】生气了,这会正想着怎么把我海扁一通呢。所以他们根本不等我确认,在喊完话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已经提着长枪扫了过来。

  呜……当……带着呼啸风声的【无极荣耀】长枪猛的【无极荣耀】扫在了我站的【无极荣耀】位置上,跟着便是【无极荣耀】呼啸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金属撞击声,同时我所站的【无极荣耀】位置就仿佛发生了爆炸一般的【无极荣耀】猛然升起了一个烟圈,直到弥漫的【无极荣耀】烟尘重新落下,众人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烟尘之中,我居然毫发无损的【无极荣耀】依然站在那里,而且还伸着一只手用五根手指捏住了那宽大的【无极荣耀】枪刃,而在我的【无极荣耀】脚下,平整的【无极荣耀】岩石地面竟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多的【无极荣耀】布满蛛网状裂纹的【无极荣耀】浅坑。

  “怎么可能?”就连那石像守卫自己也是【无极荣耀】吓了一跳。能躲开他攻击的【无极荣耀】人不少,挡住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可是【无极荣耀】只用五根手指就能捏住枪刃,并且纹丝不动的【无极荣耀】人,这绝对是【无极荣耀】他第一次见到。

  “可能与否不是【无极荣耀】你说了算的【无极荣耀】。”我说着突然用力捏住枪刃向上一挑,咔嚓一声我脚下的【无极荣耀】岩石再次碎成了更细的【无极荣耀】粉末,而那边的【无极荣耀】石像竟然因为手上的【无极荣耀】力量而站立不稳被提了起来,跟着真个身体在我头顶画出了一道半弧一直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侧又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尽管这是【无极荣耀】石像守卫摔在了地上,但是【无极荣耀】远处观战的【无极荣耀】那帮人都忍不住集体一缩脖子,好象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被摔了一下一样。

  “天,那家伙是【无极荣耀】变态吗?”一个玩家感叹道。

  另外一名玩家则是【无极荣耀】冷静的【无极荣耀】分析道:“等级起码一千八以上,不,至少两千,这力量太恐怖了。就算基础力量加到十,没有两千级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输出。”

  “可是【无极荣耀】游戏里有两千级以上的【无极荣耀】人吗?”一名玩家皱眉道:“我记得等级榜上排行第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不是【无极荣耀】才一千七百多级吗?”

  “傻蛋,紫日身上有一件功能不全的【无极荣耀】遮蔽工具,等级榜看不到他的【无极荣耀】爬名,不过根据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一些人自己猜测,紫日的【无极荣耀】等级早过两千了。”

  听到这个声音,旁边一个傻傻的【无极荣耀】家伙弱弱的【无极荣耀】说道:“两千级啊我还不到一千二呢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白痴,人家之前也就只有一千几百级而已,不过后来冰霜玫瑰盟和俄罗斯神族发生了战争,而且冰霜玫瑰盟好象还打赢了。作为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老大兼最强战力,你们觉得紫日要干掉多少神族才能让战斗获得胜利?”那个木乃伊法师作为我的【无极荣耀】粉丝,知道的【无极荣耀】显然比一般人多些,不过毕竟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消息知道不少,正确性却有待提高,至少我的【无极荣耀】等级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单靠一次战争就升上来的【无极荣耀】。

  “靠,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变态吗?”另外一个玩家感叹道。

  一名女性玩家有些不服气的【无极荣耀】质问道:“你怎么这么说人家?冰霜玫瑰盟得罪你啦?”

  “得罪是【无极荣耀】没得罪,不过你们不知道吗?战力榜上的【无极荣耀】前十名之中有一半都是【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人,而且前完名全给他们占了。你们说这还不够变态的【无极荣耀】吗?”

  之前四组之中人数比较少的【无极荣耀】那组的【无极荣耀】首领忽然说道:“这个世界上的【无极荣耀】一切事物都是【无极荣耀】遵循自然法则的【无极荣耀】,行会势力也不外如此。星体之间存在万有引力,行会和人员之间也一样。越是【无极荣耀】实力强大的【无极荣耀】行会吸引力就越强,于是【无极荣耀】那些强大的【无极荣耀】玩家就会像被引力捕捉的【无极荣耀】小行星一样不自觉的【无极荣耀】一头撞进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星体之中。”

  “分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点道理,不过我觉得冰霜玫瑰盟这枚行星最厉害的【无极荣耀】不在乎它的【无极荣耀】体积,而在于其上有一条主动捕捉其他小行星的【无极荣耀】重力之手。”

  “重力之手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玩意?”之前那名弱弱的【无极荣耀】玩家问道。

  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女性玩家一指那边的【无极荣耀】我道:“就是【无极荣耀】那个。”

  就在这帮人在那里讨论着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问题之时,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战斗可是【无极荣耀】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停顿。

  那尊石像守卫被摔在地上之后也好象正常人一样被彻底摔懵了,不过我觉得比起伤害,还是【无极荣耀】惊讶更多一些。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素质绝不至于弱到一个过肩摔就爬不起来的【无极荣耀】地步,他应该是【无极荣耀】因为被一个认为很弱小的【无极荣耀】对手击败而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那石像守卫被砸懵了,但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尊石像守卫却是【无极荣耀】丝毫没有停顿的【无极荣耀】挥起长枪猛的【无极荣耀】砍了过来。之前我只是【无极荣耀】想试一下这石像守卫的【无极荣耀】力量等级以判断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这次可不会再去抓枪刃了。看到扫过来的【无极荣耀】巨大长枪我直接一个纵跃便落在了枪刃上,然后就三步两步顺着枪身一路跑到了石像守卫的【无极荣耀】手臂之上。

  那石像守卫看到我居然爬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手上,立刻便放开了长枪伸手来拍,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一下跳到了拍来的【无极荣耀】那只手上,然后在他的【无极荣耀】胳膊上一蹬便蹿上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肩膀。

  感觉到我落在肩膀上,那家伙慌忙抖肩想把我弄下来,谁知道我却是【无极荣耀】直接拔出了永恒跳上了他的【无极荣耀】头顶,跟着猛的【无极荣耀】将变成钩镰枪形态的【无极荣耀】永恒对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头顶心扎了进去。

  “啊……”那石像守卫显然并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石像,除了有情绪之外他也有痛觉。被我一枪插入脑袋的【无极荣耀】石像守卫立刻惨叫着伸手来拍脑袋,而我则是【无极荣耀】早已拔出了钩镰枪一步跨到他的【无极荣耀】前额位置纵身跳了下去,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大手以一步之差拍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后。

  飞在空中的【无极荣耀】我忽然一个转身,双手同时前伸,噗噗两声射出了两只龙筋索,正中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双眼。虽然是【无极荣耀】石像守卫,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痛觉却让他们像人类一样弯腰向前躬下了身子,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借着他前倾的【无极荣耀】姿势拽着龙筋索一下从他的【无极荣耀】****荡了过去又悠上了他的【无极荣耀】后背,跟着我两步助跑冲到他的【无极荣耀】背心,抬起钩镰枪对准他的【无极荣耀】后心便猛的【无极荣耀】插了进去。

  “嗷……”这次那家伙连叫声都变调了,而且不是【无极荣耀】立刻直起身体把我甩下去,而是【无极荣耀】一下扑到了地上。

  所谓趁他病要他命,这家伙既然倒了,我自然不能放松,赶紧拔出插在他背心的【无极荣耀】长枪冲到他的【无极荣耀】脖子边将钩镰枪变成了长柄战斧猛的【无极荣耀】对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便劈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响,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长柄战斧轻松的【无极荣耀】便破开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然后在撞上他的【无极荣耀】颈椎时稍微感觉到了一点迟滞,但也只是【无极荣耀】稍微一顿便直接切了进去,最后随着我手上突然一松,长柄战斧直接穿过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将他的【无极荣耀】脑袋切了下来。

  伴随着一阵当啷啷的【无极荣耀】撞击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就这么翻滚了出去,最后竟然停在了另外一名石像守卫的【无极荣耀】身边。这家伙刚刚被摔懵了,这会才算反应过来重新爬起来准备再战,谁知道还没等到他动手,同伴的【无极荣耀】脑袋却是【无极荣耀】先一步滚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脚边。

  “你……?”那家伙看到同伴的【无极荣耀】脑袋已经惊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愤怒的【无极荣耀】一顿长枪就要冲上来。

  看到他的【无极荣耀】动作我却是【无极荣耀】没有马上展开反击,而是【无极荣耀】忽然喊了暂停。“你该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特**?”我说着便将一块大概比扑克牌略大一些,厚约一厘米的【无极荣耀】金属牌拿到了面前假装赏玩着。

  对面那家伙原本还打算冲上来和我拼命来着,可是【无极荣耀】一看到那东西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那里。

  “你怎么……?”

  “拜托,能量波动这么明显,你当我瞎的【无极荣耀】啊?”我一边说着一边还把那块金属牌上上下下的【无极荣耀】抛接着,搞的【无极荣耀】那边的【无极荣耀】石像守卫的【无极荣耀】脑袋也跟着上下不断的【无极荣耀】跳动,一副想过来接住又不敢动的【无极荣耀】样子。

  大概是【无极荣耀】反应过来我再耍他了,那家伙突然停止了那种紧盯着金属牌的【无极荣耀】样子转而对我吼道:“你给我小心点,要是【无极荣耀】摔碎了我根本拼命。”

  “不用担心,以这个金属牌的【无极荣耀】质地和地面的【无极荣耀】硬度计算,只要我不把它抛到十米以上的【无极荣耀】高度,落下来都不会有任何损伤的【无极荣耀】。不过我要是【无极荣耀】用力捏一下,那结果可就难说了。”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因为怕你吗?好象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和被我干掉的【无极荣耀】这家伙也差不多吧?我能毫发无伤的【无极荣耀】干掉他,自然也就能干掉你。你觉得你有什么能威胁到我的【无极荣耀】?当然,你可以哭着鼻子回去喊家长,放心,我不会拦着你的【无极荣耀】。”

  那家伙大概是【无极荣耀】没见过我这么嚣张的【无极荣耀】,一时之间居然愣住了。不过在看了看旁边同伴被砍下的【无极荣耀】脑袋后,他还是【无极荣耀】果断的【无极荣耀】妥协了。

  那家伙将武器一收,然后对我道:“你已经通过考验了,把那块金属牌交给我你就可以直接进去了。”

  “这还差不多。”我说着便直接将金属牌弹了出去,然后转身就往大门走去。那个石像守卫看到飞出的【无极荣耀】金属牌吓的【无极荣耀】赶紧扑了过去一把接住了金属牌,不过他也没敢冲我发火,毕竟技不如人,真把我惹毛了倒霉的【无极荣耀】只能是【无极荣耀】他自己。

  虽然不敢招惹我了,但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到是【无极荣耀】没忘记刁难我。本来在玩家完成任务后他们是【无极荣耀】要负责推开大门让人进去的【无极荣耀】,毕竟那道门看起来都快赶上机场的【无极荣耀】停机库大门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门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打的【无极荣耀】开?

  对于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故意刁难我当然也猜到了,不过我反正不在乎,也就没理他。在他带着坏笑的【无极荣耀】表情中我直接走到了大门口,然后在回头望了他一眼之后直接伸手在门上轻轻一按,大门就仿佛被什么人用力撞了一下一般轰的【无极荣耀】一下就彻底敞开了。在那家伙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表情中我坏笑着走了进去,然后大门便又自动在我身后重新关了起来。

  那道大门之内并不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房间,而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大厅,这边的【无极荣耀】环境看起来就要比外面的【无极荣耀】大厅漂亮多了。不但洞顶和墙壁都经过精心的【无极荣耀】装饰,地面上也不再是【无极荣耀】打磨平坦的【无极荣耀】普通岩石,而是【无极荣耀】换上了光滑的【无极荣耀】大理石。

  我进入的【无极荣耀】那道大门是【无极荣耀】位于大厅尾部的【无极荣耀】一道门,而在这有点像长廊一样的【无极荣耀】大厅对面则是【无极荣耀】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无极荣耀】高台。高台大约有五六米高,三面都有阶梯,修的【无极荣耀】跟金字塔似的【无极荣耀】。位于那高台的【无极荣耀】中央是【无极荣耀】一张相当华丽的【无极荣耀】火钻宝座,因为整张座椅都是【无极荣耀】一整块火钻雕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从远处看过去感觉就好象一团燃烧着的【无极荣耀】火焰一般。

  在这个宝座的【无极荣耀】背后是【无极荣耀】一面黄金屏风,其造型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团燃烧的【无极荣耀】火焰的【无极荣耀】样子,只是【无极荣耀】比较薄,不是【无极荣耀】立体图形。

  那高台并不是【无极荣耀】贴着大厅那头的【无极荣耀】墙壁放置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距离墙壁有一段距离。虽然因为高台的【无极荣耀】阻挡我看不到后面的【无极荣耀】情况,但是【无极荣耀】从这个大厅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高台后面应该是【无极荣耀】有一道门存在的【无极荣耀】。

  我正在那考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要过去看看的【无极荣耀】时候,对面的【无极荣耀】屏风后忽然绕出来一名身穿重型板甲的【无极荣耀】战士。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高大概有两米左右,虽然无法和外面的【无极荣耀】石像守卫相提并论,但以正常人的【无极荣耀】标准来说依然可以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个超级大个子。

  这家伙走出来之后看到我也是【无极荣耀】微微一愣,随后便一边向我招手示意我走过去一边主动迎了过来。当我们在大厅中央停下之后他又越过我望了眼大门口,然后才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我被他问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有点迷糊,不太清楚他的【无极荣耀】意思。“你是【无极荣耀】问我为什么没带同伴?”

  那战士摇了摇头道:“不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问你另外两组人呢?大人不是【无极荣耀】说每天办三件事吗?除了你还应该有两个人才对啊。难道说今天就你一个人有事情找大人?还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一个人有三个事情要处理,所以把其他人都赶走了?”

  “都不是【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先进来了,剩下的【无极荣耀】人还在外面混战,估计一会就能分出胜负选出另外两组了。”

  战士点点头道:“那就再等等吧,等他们进来我再带你们一起进去。”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后便开始和这个战士有一句没一句的【无极荣耀】聊了起来。当然我不是【无极荣耀】闲的【无极荣耀】无聊想找人唠嗑,就算真无聊我也会打开通讯器去联络军神给我找点事干。会里一堆一堆的【无极荣耀】事情等着处理,红月和玫瑰一天到晚都在喊忙,想找点事情那真是【无极荣耀】太容易了。

  我现在和这个战士在这里聊天无非就是【无极荣耀】两个目的【无极荣耀】,一是【无极荣耀】旁敲侧击的【无极荣耀】打听一下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性格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这样一会就可以对症下药找到合适的【无极荣耀】切入点,并且也能避免提到一些赫淮斯托斯忌讳的【无极荣耀】东西。除了这第一目的【无极荣耀】吗,我的【无极荣耀】第二目的【无极荣耀】也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想和这个家伙打好关系,希望一会找赫淮斯托斯谈话的【无极荣耀】时候他能适当的【无极荣耀】帮点小忙,哪怕只是【无极荣耀】帮我说句好话或者赞同一下我的【无极荣耀】观点,那也比我自己跟赫淮斯托斯说几十句话更有用。

  一般来说人与人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通常都和他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对话数量成正比,当然这个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绝大部分正常情况下,要是【无极荣耀】碰上那种一张嘴必然得罪人的【无极荣耀】类型,那情况就要完全倒过来了。

  我当然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张嘴就会得罪人的【无极荣耀】类型,正相反,通常情况下我的【无极荣耀】亲和力还是【无极荣耀】相当不错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在游戏里针对这些NPC时,有系统附加的【无极荣耀】高魅力外加威慑属性在,只要不是【无极荣耀】那种比较暴虐的【无极荣耀】NPC,一般NPC都会比较容易和我相处。

  眼前这个战士显然就是【无极荣耀】个比较正常的【无极荣耀】NPC,他虽然是【无极荣耀】战士,但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敌人,加上他本身性格比较憨厚梗直,所以我们没聊多一会他就已经开始跟我称兄道弟的【无极荣耀】互相胡侃了。通过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对话,我很快就弄清楚了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性格特征。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性格怎么说摹疚藜僖控?有点憨、还有点倔,总之就是【无极荣耀】那种半傻的【无极荣耀】类型。说他聪明吧,他确实聪明,不然也搞不出那么多技术装备来了。可你要说他笨,他也确实够笨,自身情感完全不懂得如何表达,而且基本上除了技术方面的【无极荣耀】事情外他几乎都没什么主见。

  在知道了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详细性格特征后我对此次的【无极荣耀】挖墙脚行动便更加的【无极荣耀】有信心了,不过比起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性格,我到是【无极荣耀】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情报,而且这个情报一般人根本就别指望知道。

  “还有这种事?”我故做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刚刚凑在我耳朵边上小声说出了一段重大八卦的【无极荣耀】战士以满足他的【无极荣耀】表现欲。

  果然,看到我这个表情那家伙立刻得意的【无极荣耀】开始给我解释前因后果。其实摹疚藜僖啃人也是【无极荣耀】有八卦之魂的【无极荣耀】,那并不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专利,只不过通常女人比男人的【无极荣耀】空闲时间要稍多一些,加上女人都喜欢扎堆,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只有女人才八卦。事实上男人们只是【无极荣耀】通常没什么机会八卦,而一旦获得了八卦的【无极荣耀】机会,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无极荣耀】迟疑。

  眼前这个战士虽然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个严肃的【无极荣耀】家伙,但其实他八卦起来也是【无极荣耀】相当厉害的【无极荣耀】。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眼前的【无极荣耀】战士是【无极荣耀】个菜市场大妈使用了伪装术冒充的【无极荣耀】呢。

  在看到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眼神后,那战士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向我保证:“这绝对是【无极荣耀】事实。你们不是【无极荣耀】火焰地穴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不知道。我可是【无极荣耀】天天在这里,这种消息怎么可能瞒的【无极荣耀】过我?赫淮斯托斯大人最爱的【无极荣耀】女人就是【无极荣耀】美狄亚小姐,只要美狄亚小姐说的【无极荣耀】话,赫淮斯托斯大人是【无极荣耀】从来不会反对的【无极荣耀】。”

  见他这么说,我又装做不信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不对啊。就算我们不知道赫淮斯托斯和美狄亚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难道其他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也不知道吗?”

  那家伙一听我怀疑,立刻又更加得意的【无极荣耀】指着我说道:“这你都想不明白?我们大人和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关系摹疚藜僖裤不知道吗?自从当年被从奥林匹斯山上扔下来,我们大人几乎就没和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其他神祗有过什么接触。就两边这关系,你觉得他们能知道吗?”说到这里那家伙突然又神秘兮兮的【无极荣耀】凑上来故意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第三个人后才小声说道:“其实就算我们大人和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关系没有闹成现在这样,这件事情也绝对不可能让奥林匹斯神族知道。”

  “为什么啊?”其实我已经猜到原因了,不过为了满足一下那家伙急于炫耀的【无极荣耀】心情我还是【无极荣耀】摆出了一副‘你快告诉我吧’的【无极荣耀】表情看着他等待答案。

  果然,那战士一看我这表情便更加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这个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内部的【无极荣耀】秘密,我只告诉你,你可别乱说知道吗?”

  我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点头道:“出了你的【无极荣耀】嘴,进了我的【无极荣耀】耳,我让它烂我肚子里。”

  战士满意的【无极荣耀】点点头,然后开始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这个事情还得从爱与美的【无极荣耀】女神阿芙洛狄忒说起。”

  “就是【无极荣耀】前段时间被抓了,最近两天刚跑回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我故意反问。

  “对,就是【无极荣耀】她。这个阿芙洛狄忒可是【无极荣耀】掌管着爱与美的【无极荣耀】女神,你说她得漂亮成什么样子?”

  我故意假装想不到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你说摹疚藜僖寇漂亮成啥样?我反正知道肯定很漂亮就对了。”

  “不是【无极荣耀】很漂亮,而是【无极荣耀】美丽绝伦。她的【无极荣耀】美丽几乎是【无极荣耀】男人都会被打动的【无极荣耀】。就连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主神宙斯也没有抵抗住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美丽,想要将她娶为妻子。”

  “我x,不是【无极荣耀】吧?”我故意一惊一乍的【无极荣耀】叫道:“我可听说阿芙洛狄忒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女儿啊?宙斯要娶阿芙洛狄忒?这不是【无极荣耀】乱套了吗?”

  “嘁,女儿算什么啊?”那战士一副很不屑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宙斯那个老yin棍只要是【无极荣耀】长的【无极荣耀】漂亮的【无极荣耀】,有谁是【无极荣耀】他不敢上的【无极荣耀】?到现在被他染指过的【无极荣耀】女神和女神之中就包括他的【无极荣耀】姐妹、他的【无极荣耀】亲姨妈、他父亲的【无极荣耀】女人,哦对了,除了阿芙洛狄忒之外还真有一个他的【无极荣耀】亲生女儿已经被他得手了。想当初要不是【无极荣耀】哈迪斯下手够快,我估计春之女神,现在的【无极荣耀】冥后应该也已经被宙斯占为己有了。对了,你知道春之女神的【无极荣耀】身份吧?”

  我赶紧点头道:“珀耳塞福涅是【无极荣耀】吧?听说也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女儿,而且好象她母亲丰收女神德墨忒尔就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二姐,这样算来珀耳塞福涅等于既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女儿又是【无极荣耀】他侄女吧?这个老yin棍,居然连女儿与侄女为一体的【无极荣耀】后代亲属都想下手,还真是【无极荣耀】个老变态”

  说到这里那战士立刻悄悄的【无极荣耀】说道:“其实摹疚藜僖裤不知道,宙斯碰过的【无极荣耀】可不止是【无极荣耀】那些和他有亲属关系的【无极荣耀】女神,什么人类啊、妖魔啊、还有一些动物,他都碰过。你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我们希腊这块好多怪物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后代。”

  “靠,**也就算了,他居然还玩人兽我算是【无极荣耀】服了。”其实宙斯的【无极荣耀】这些事迹我早就知道,毕竟作为神界之中一个比较特立独行的【无极荣耀】存在,宙斯也算是【无极荣耀】神族中的【无极荣耀】一朵奇葩了。反正我在别的【无极荣耀】神族中就没见过能变态成他这样的【无极荣耀】。一般神族能搞个三妻四妾或者找个把情人就已经算很夸张的【无极荣耀】了,宙斯这样的【无极荣耀】绝对是【无极荣耀】整个神族独一无二的【无极荣耀】存在。

  那个战士听我感叹完之后又接着道:“所以说啊。他想娶阿芙洛狄忒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呢,因为阿芙洛狄忒自己不愿意,而且坚决抵抗,所以宙斯最后实在没办法,就只好放弃了娶她的【无极荣耀】想法。不过宙斯这家伙特小心眼,他自己娶自己女儿被拒绝也就算了,这家伙居然还因此怀恨在心,竟然利用自己神王的【无极荣耀】权力逼阿芙洛狄忒嫁给我们主人赫淮斯托斯。你也知道,赫淮斯托斯大人的【无极荣耀】长相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些糟糕,这在奥林匹斯神族中一直被视为耻辱,所以那些奥林匹斯神族才会这么不喜欢大人。宙斯逼阿芙洛狄忒嫁给大人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折磨阿芙洛狄忒,让她难过,以此惩罚她拒绝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要求。”

  “这个混蛋,我就没见过有人能坏成这样的【无极荣耀】”

  “确实,宙斯那个老yin棍就是【无极荣耀】世界上最坏的【无极荣耀】家伙了。”因为赫淮斯托斯和宙斯的【无极荣耀】关系糟糕至极,所以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手下们对宙斯也是【无极荣耀】没有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敬畏之心,要不然就算再喜欢八卦的【无极荣耀】家伙也绝对不可能说宙斯的【无极荣耀】坏话。那家伙在点头承认了我的【无极荣耀】观点之后又接着说道:“虽然很讨厌他,但宙斯毕竟是【无极荣耀】神王,赫淮斯托斯大人和阿芙洛狄忒都无法反抗他,因此两位最终还是【无极荣耀】被迫结婚了。不过赫淮斯托斯大人还是【无极荣耀】喜欢我们美狄亚小姐,而美狄亚小姐也知道不能正面反对宙斯,因此她就想了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无极荣耀】把阿芙洛狄忒找来,然后大家凑在一起把事情说开了。我们赫淮斯托斯大人和阿芙洛狄忒保持名义上的【无极荣耀】夫妻关系,阿芙洛狄忒可以完全自由的【无极荣耀】想做什么做什么,就算去找别的【无极荣耀】男人也无所谓,而我们大人则是【无极荣耀】可以和美狄亚小姐永远的【无极荣耀】在一起,只是【无极荣耀】双方都不能破坏这场名义上的【无极荣耀】婚姻,因此也无法为自己的【无极荣耀】另一半提供名分。”

  我听到这里才点头道:“怪不然阿芙洛狄忒和和你们大人关系摹疚藜僖壳么好,本来我还在想,按照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性格被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无极荣耀】,而且长的【无极荣耀】这么丑……抱歉我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大人坏话。”

  “没关系的【无极荣耀】,大人从不在乎别人说他的【无极荣耀】长相。再说摹疚藜僖口在才是【无极荣耀】最重要的【无极荣耀】,相貌不过是【无极荣耀】层皮囊而已,以我们大人的【无极荣耀】实力,真想变漂亮的【无极荣耀】话起码有几十种办法可以变的【无极荣耀】像阿波罗一样帅气。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变的【无极荣耀】比阿波罗还要帅。”

  我点头道:“别说摹疚藜僖裤们大人,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也起码能想到三种方法变帅。不过这下我明白了阿芙洛狄忒为什么和你们大人关系这么好了,原来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成了夫妻,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现在是【无极荣耀】反对宙斯的【无极荣耀】联盟伙伴。”

  “对,所以我们大人和阿芙洛狄忒对外都表现的【无极荣耀】关系很融洽的【无极荣耀】样子,就是【无极荣耀】有意气宙斯,让他以为自己又失败了。”

  “不是【无极荣耀】以为。就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看宙斯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失败了。毕竟他既没得到阿芙洛狄忒,也没害到你们大人,而且阿芙洛狄忒和你们大人还都过的【无极荣耀】挺滋润的【无极荣耀】。”

  “嘿嘿,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

  我们俩正在那愉快的【无极荣耀】侃八卦,忽然就见我之前进来的【无极荣耀】那扇大门忽然打开了。透过大门可以看到门外正站着一排人,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无极荣耀】一大堆尸体。显然混战已经结束了,而且很明显,人数最多的【无极荣耀】那支队伍战败了。

  现在门口剩下的【无极荣耀】队伍还有两支,加上我就正好三队人。木乃伊法师那组明显取得了最后胜利,而另外一组则是【无极荣耀】那组人数最少的【无极荣耀】队伍。当然,两个队伍都减员了,而且剩下的【无极荣耀】人也基本都带着伤。

  那组人数最少的【无极荣耀】队伍现在依然是【无极荣耀】人数最少的【无极荣耀】队伍,因为他们只剩下了一个人还活着。这是【无极荣耀】个女人,穿着一身轻甲,虽然防护面积很低,不过这么穿到是【无极荣耀】挺性感的【无极荣耀】,毕竟防护部位上,露的【无极荣耀】自然就多了,再加上位置上比较合理,自然就显示出性感的【无极荣耀】效果来了。不过,这个女人到是【无极荣耀】挺让人好奇的【无极荣耀】,因为一开始她刚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以为她是【无极荣耀】个二十一二岁的【无极荣耀】少女,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身份很不错,而且长的【无极荣耀】也很漂亮,加上各种装饰物,确实是【无极荣耀】挺诱人的【无极荣耀】。不过,等她靠近了之后我仔细打量完才发现,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少女,尽管看不出具体哪里有瑕疵,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断定她绝对比看起来的【无极荣耀】年龄要大。

  除了这个女人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自然就是【无极荣耀】木乃伊法师他们这组了。相比之那个女人,他们这组还算不错,好歹还剩了四个人下来,比起那边那女人那组算不错的【无极荣耀】了。

  木乃伊法师他们这组除了木乃伊法师本人之外,另外剩下的【无极荣耀】三个人分别是【无极荣耀】那个冥神牧师MM、一名冥神守卫以及一名黑骑士MM。

  虽然剩了四个人,但是【无极荣耀】木乃伊法师他们这组剩下的【无极荣耀】人却是【无极荣耀】伤的【无极荣耀】很惨。除了那个冥神牧师完全没有任何伤之外,剩下三位几乎都是【无极荣耀】遍体鳞伤,尤其是【无极荣耀】那个黑骑士小妹,要不是【无极荣耀】冥神牧师MM在扶着她,估计她连站都站不住了。

  “我x,怎么搞的【无极荣耀】这么惨啊?”

  对于他们这两组人的【无极荣耀】状况我忍不住出声感叹了一句,而那边的【无极荣耀】战士则是【无极荣耀】收起了之前和我神侃的【无极荣耀】那副表情,开始一本正经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就是【无极荣耀】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两组人马吗?”

  木乃伊法师看了看那边的【无极荣耀】女性战士,见她没有说话的【无极荣耀】意思便站了出来说道:“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就剩我们两组了。”

  战士听完又朝外边的【无极荣耀】石像守卫问道:“他们都通过考验了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他们选择了回答问题,已经通过考验了。”此时通过敞开的【无极荣耀】大门,我发现之前被我击碎的【无极荣耀】那个石像已经重新复活了。不过对此我到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惊讶的【无极荣耀】意思,因为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那块金属牌才是【无极荣耀】石像的【无极荣耀】核心,其他部分都是【无极荣耀】用魔力凝聚起来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把这个金属牌放到那堆石头上,自然就会重新组成石像守卫。

  这边的【无极荣耀】战斗听到石像守卫报告之后便转而对木乃伊法师他们几个和那个女战士道:“既然如此你们就跟我进来吧。”说着他也不等对方答应就转身开始往座椅后面走去,我赶紧迈步跟上,而木乃伊法师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立刻跑了起来。虽然他们受伤不轻,但是【无极荣耀】战斗结束状态下吃点药就行了,所以几人也是【无极荣耀】很快就跟了上来。

  绕过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座放着宝座的【无极荣耀】高台,我们直接进入了宝座后面的【无极荣耀】一道门。这道门比外面的【无极荣耀】大门要略微小一些,但是【无极荣耀】比起人类的【无极荣耀】身高还是【无极荣耀】挺大的【无极荣耀】。

  穿过这道门之后是【无极荣耀】一条长长的【无极荣耀】走廊,但走廊是【无极荣耀】横着的【无极荣耀】,左右两边都可以走。不过因为有那战士在前面带路,所以我们直接就转向了左侧跟在他的【无极荣耀】身后。

  这走廊并不是【无极荣耀】很长,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突然向右一个转弯,之后就是【无极荣耀】一道拱门。这道拱门之上有一层红色的【无极荣耀】光幕在不断的【无极荣耀】闪烁着,看起来就好象是【无极荣耀】荡漾的【无极荣耀】水面一般,不过这个光幕似乎不怎么透明,几乎都无法透过它看到后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只能隐约看到那边是【无极荣耀】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空间。

  那战士并没有直接穿过那道大门,而是【无极荣耀】在门外停了下来并转身从门边放着的【无极荣耀】一个石台上取下了六只红色的【无极荣耀】试管状药瓶发给了我们。看着我们疑惑的【无极荣耀】目光,他直接解释道:“这是【无极荣耀】抗火药剂。过了这道门温度就会升的【无极荣耀】很高,服下这个可以保证你们一小时内火焰免疫。”

  “不错的【无极荣耀】东西。”我说着直接把那东西塞进了凤龙空间,然后啪的【无极荣耀】一个响指,小凤瞬间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拉住了我的【无极荣耀】一只手。一层红色的【无极荣耀】光膜瞬间便从小凤的【无极荣耀】手上蔓延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

  那战士看了我一眼,然后只是【无极荣耀】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这个药剂本身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了不得的【无极荣耀】东西,虽然也是【无极荣耀】比较有用的【无极荣耀】,但却没必要太过注意。再说就凭我和他聊的【无极荣耀】这么愉快,他也不好意思找我麻烦啊。

  木乃伊法师他们和那个女战士虽然也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行动,但是【无极荣耀】带路的【无极荣耀】战士都没说话,他们自然更不会说了。至于也学我将东西收起来,这个他们到是【无极荣耀】也想,只是【无极荣耀】看了看那红色光幕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放弃了。

  等他们喝下药剂之后战士便带着我们穿过光幕进入了后面的【无极荣耀】空间。

  那道光幕后面是【无极荣耀】一个相当巨大的【无极荣耀】岩洞。靠近光幕入口的【无极荣耀】这块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平地,其上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堆着很多矿石和没有完工的【无极荣耀】金属胚。在这片平地的【无极荣耀】右前方是【无极荣耀】一条熔岩河,不过它不是【无极荣耀】整段河道,而是【无极荣耀】一个小拐弯。熔岩从我们对面的【无极荣耀】岩壁下方流出,然后在洞穴内拐过一个小弯又从右侧的【无极荣耀】洞壁下流出了这个洞穴,所以这个洞穴内只能看到不太长的【无极荣耀】一小段河道。

  位于我们所站的【无极荣耀】平地的【无极荣耀】左前方和熔岩河并排的【无极荣耀】位置假设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焰熔炉,七八个大小不同的【无极荣耀】炉膛之中红光一片,而熔炉的【无极荣耀】右侧还有一个伸出的【无极荣耀】铲斗形滑道,不断有暗红色的【无极荣耀】岩浆从熔炉内流出,然后顺着滑道流入下方的【无极荣耀】熔岩河之中并被一起带出这个洞穴。

  很显然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熔炉就是【无极荣耀】依靠熔岩的【无极荣耀】温度在运做着,这样显然就不需要什么燃料了。当然,为了控制炉温,使用一些魔法装置是【无极荣耀】必不可少的【无极荣耀】,但不管怎么说,不需要燃料也算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属性了。

  此时洞穴中除了带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那名战士之外,还站着六个人,或者说是【无极荣耀】六个人形生物。其中一个长的【无极荣耀】很丑,不但驼背,而且还瘸了一条腿的【无极荣耀】家伙明显就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毕竟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相貌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容易辨认了。

  除了赫淮斯托斯外,剩余的【无极荣耀】五个中有一个是【无极荣耀】和给我们带路的【无极荣耀】这名战士一样打扮的【无极荣耀】战士,应该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护卫之类的【无极荣耀】人物。除了这位之外,还有四个家伙。其中一个是【无极荣耀】个矮人,手里拿着一个大铁锤,正在那敲打着一根烧红的【无极荣耀】金属条。另外还有一个家伙看长相应该应该是【无极荣耀】个炎魔,身高绝对在三米以上,不过此时这家伙正拿着个一点点大的【无极荣耀】小锤子蹲在地上正在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敲打一块很微型的【无极荣耀】金属块,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在干啥。最后剩余的【无极荣耀】两个生物看不出种族,可能是【无极荣耀】人类,也可能是【无极荣耀】比较接近人类的【无极荣耀】其他种族。两人一个身高大约在两米左右,全身都是【无极荣耀】肌肉,看着跟野蛮人似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但是【无极荣耀】却非常的【无极荣耀】瘦弱,白皙的【无极荣耀】脸蛋上架着副眼镜,手里还捧着本书站在赫淮斯托斯身边一边翻一边说着什么,要不是【无极荣耀】喉结很明显我几乎就要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个女人了。

  带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战士让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然后便跑到了赫淮斯托斯身边去通报了一声。听到通报的【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抬头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和那名斯文青年说了点什么,在后者转向那名野蛮人之后他才一瘸一拐的【无极荣耀】向我们走了过来。

  “你们好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者。”刚一见面赫淮斯托斯就先恭喜了我们一番,然后便直接切入正题。“那么现在,可以说出你们需要我做什么了,我会给出你们相应的【无极荣耀】任务,完成后我就会帮你们完成你们的【无极荣耀】要求。当然,愿望必须是【无极荣耀】和我的【无极荣耀】能力有关的【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可帮不上忙。”

  赫淮斯托斯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一直在注意他,看的【无极荣耀】出来,这家伙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善良。以神族的【无极荣耀】习惯,一般是【无极荣耀】不会把凡人看在眼里的【无极荣耀】,即使是【无极荣耀】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实力,在天庭也照样有神仙看不起我。尽管他们其实根本就打不过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保持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优越感。但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显然没有这样的【无极荣耀】习惯。他对我们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相当的【无极荣耀】温和,并没有任何高傲的【无极荣耀】感觉,当然这可能与他的【无极荣耀】经历有关。毕竟赫淮斯托斯是【无极荣耀】小时侯就被扔下了奥林匹斯山,之后从未进入过奥林匹斯山的【无极荣耀】范围,等于就是【无极荣耀】没接触过奥林匹斯神界,所以他的【无极荣耀】性格比较趋向于普通人到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

  在说完规则之后赫淮斯托斯便扫视了我们一圈,然后问道:“那么谁先来?”

  反正大家各有一个要求的【无极荣耀】机会,所以现在我们到也没谁去抢着说,而是【无极荣耀】客气的【无极荣耀】互相看了一下,反正早说晚说也没啥差别。最终见他们都不出声,我便干脆对那边只剩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女战士道:“女士优先吧。”

  对方听到这话也没推辞,向我点了下头之后便站出来说道:“那好吧。我先说出我的【无极荣耀】要求。”

  那女人的【无极荣耀】要求很简单,只是【无极荣耀】想要把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改造一下,当然肯定要改造的【无极荣耀】很强才行。赫淮斯托斯对于这个要求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做出了回应,首先告诉她可以完成她的【无极荣耀】愿望,但是【无极荣耀】需要她去取得几样物品。那女人也知道这个规矩,所以在领了任务后就直接高兴的【无极荣耀】离开了。反正据说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任务通常都不会太复杂,而且赫淮斯托斯很少提出过分要求,因此基本上不会有失败可能。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接受赫淮斯托斯接见的【无极荣耀】那三个名额的【无极荣耀】争夺反倒成了死人最多的【无极荣耀】一关。

  在那女人离开后木乃伊法师也提出了他的【无极荣耀】要求,就是【无极荣耀】帮他把一套他准备好的【无极荣耀】法师装备改造成一套他这个职业专属的【无极荣耀】装备。因为已经有了基本材料,所以这个任务难度也不算太高,赫淮斯托斯只是【无极荣耀】让他们把装备先拿出来,在鉴定了之后便告诉他们,要完成这个工作需要他们帮忙,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留下来打铁。当然,除了这个要求外他们还要提供一些材料和金钱,不过木乃伊法师他们显然早有准备,材料居然提前就准备好了。

  在将装备交给那名美男子设计改造方案之后赫淮斯托斯便将注意力移动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不过他首先注意到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小凤,毕竟作为火神赫淮斯托斯是【无极荣耀】能看出小凤的【无极荣耀】凤凰本体的【无极荣耀】。

  “说说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来意吧?”赫淮斯托斯看着我问道:“能带着黑凤凰的【无极荣耀】人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而且你身上这套应该是【无极荣耀】冥衣吧?能量如此之强的【无极荣耀】冥衣绝不是【无极荣耀】靠杀几个人就能强化出来的【无极荣耀】。你绝对杀过神灵,而且不止一个。我很好奇,你这样的【无极荣耀】实力来找我干什么?你总不会是【无极荣耀】为了强化冥衣而想杀死我吸收神魂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