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五十九章 火神的【无极荣耀】救命恩人

第二十卷 第五十九章 火神的【无极荣耀】救命恩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哈哈哈哈……不是【无极荣耀】都说火神是【无极荣耀】个很闷的【无极荣耀】家伙吗?现在看来不是【无极荣耀】挺有幽默感吗?”

  赫淮斯托斯看着发笑的【无极荣耀】我再次问道:“你到底是【无极荣耀】谁?来这里干什么?”

  “嘿丑鬼,认得我吗?”维多利亚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向赫淮斯托斯打了个招呼。

  在看到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时候赫淮斯托斯先是【无极荣耀】一愣,随后便突然反应了过来迅速一伸手,一只立在墙边的【无极荣耀】铁锤突然便飞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手里,然后似乎还觉得不放心,他立刻退到了墙边,而且房间里其他属于他的【无极荣耀】人都跑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就连之前带我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战士也是【无极荣耀】一脸疑惑的【无极荣耀】跑到了他前方挡在了那里。

  “喂喂喂……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反应啊?”维多利亚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动作忍不住叫道。

  那边的【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对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丝毫没有去关注,反而把目光死死的【无极荣耀】锁定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并且好象非常害怕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父亲难道就真的【无极荣耀】容不下我吗?就算长的【无极荣耀】丑,那也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啊?”

  “喂喂,我说摹疚藜僖裤个大块头到底在说什么梦话啊?”维多利亚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指着赫淮斯托斯骂道:“你就算做梦麻烦也晚上再做好不好?现在这还是【无极荣耀】大白天呢!”

  似乎是【无极荣耀】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头的【无极荣耀】地方,赫淮斯托斯有些胆怯的【无极荣耀】从人群后伸出脑袋朝我问了一声:“你难道不是【无极荣耀】父亲派来杀我的【无极荣耀】吗?”

  “你父亲?你是【无极荣耀】说宙斯?”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赫淮斯托斯反问:“你怎么会认为我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人?”

  赫淮斯托斯一指维多利亚道:“她不是【无极荣耀】和你一伙的【无极荣耀】吗?”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无极荣耀】看了眼维多利亚,然后点头道:“对,她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这个跟宙斯有什么关系?”

  赫淮斯托斯一听我承认立刻就吓的【无极荣耀】躲到了人群后面并高声叫道:“还说摹疚藜僖裤不是【无极荣耀】父亲派来的【无极荣耀】人。她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山上的【无极荣耀】高等神族,我都闻到她身上的【无极荣耀】味道了。你和她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自然就和父亲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

  听到这话我都还没来及张嘴解释,旁边的【无极荣耀】维多利亚就直接暴走了,然后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命运之轮就突然出现了。往常命运之轮出现的【无极荣耀】时候维多利亚都是【无极荣耀】会把命运之箭准备好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这次显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回事,因为维多利亚根本没有要拿弓的【无极荣耀】意思,而且这次的【无极荣耀】命运之轮也不是【无极荣耀】出现在她的【无极荣耀】前方,而是【无极荣耀】出现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背后。

  “你这个混蛋,枉我当年还曾经救你一命!”维多利亚一边说着,她背后的【无极荣耀】那个金色轮盘一边在逐渐加速,而且随着金色轮盘与其中的【无极荣耀】金色文字的【无极荣耀】反向旋转,轮盘表面开始出现大量的【无极荣耀】电弧。并且正在逐渐向四周的【无极荣耀】空间蔓延。

  赫淮斯托斯本来还一副认定了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的【无极荣耀】架势,但是【无极荣耀】当那金色的【无极荣耀】轮盘突然出现之时,他却是【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直接从人群后方走了出来。“你……你是【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那个漂亮阿姨?”

  “哼,现在才想起来已经晚了。维多利亚说着就要开始攻击,一看她这架势,赫淮斯托斯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们便立刻要跳出来保护赫淮斯托斯,不过他们才刚有点意动就被赫淮斯托斯全部叫停了。

  “都不许动,这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救命恩人,没有她的【无极荣耀】话我当年就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维多利亚。先安静一会。”看到赫淮斯托斯已经反应了过来。我便直接走过去将手轻轻搭在了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肩膀上,而就在我们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维多利亚背后的【无极荣耀】那只金色轮盘就仿佛是【无极荣耀】断电的【无极荣耀】风扇一般逐渐开始慢了下来,周围那到处乱蹿的【无极荣耀】电弧也是【无极荣耀】跟着消停了下来。

  “抱歉主人,我有些冲动了。”维多利亚好歹知道我这个主人的【无极荣耀】权威不能质疑,所以及时停止了暴走状态。

  我摇摇头示意我不介意之后便对维多利亚问道:“他为什么叫你漂亮阿姨啊?难道你比赫淮斯托斯年纪还大?”

  单论相貌的【无极荣耀】话。赫淮斯托斯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个三十七八岁的【无极荣耀】中年人形象,而维多利亚明显只有十**岁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听他们俩刚才的【无极荣耀】对话,这维多利亚分明是【无极荣耀】比赫淮斯托斯要大很多的【无极荣耀】,不然也不会落上个阿姨的【无极荣耀】头衔了。

  果然,维多利亚点头道:“我其实在宙斯还没有当上奥林匹斯神族神王之时就已经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主神了,不过在上界神王与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战争中我被对方封印了,在那之后宙斯才当上的【无极荣耀】神王。”

  “那么赫淮斯托斯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出生的【无极荣耀】啊?”

  “大概就是【无极荣耀】在我被封印之前不长时间。当时的【无极荣耀】我还不象现在这样。”

  “不象现在这样?你现在怎么啦?”

  维多利亚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体。”

  “我知道啊。”

  “不,我说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实力没有达到顶峰的【无极荣耀】不完全体,而是【无极荣耀】实质上的【无极荣耀】不完全。”

  “什么意思啊?”

  维多利亚解释道:“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在上上界神战之时我被上上上界光明女神所封印。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力量还不足以压制我,所以被封印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和一半的【无极荣耀】神魂。”

  听到这话我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说我从菲林迪尔那里接收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体的【无极荣耀】你,而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肉身和半个灵魂?那么你现在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体?”

  “对。我还有半个神魂在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中。”

  “我说怎么你被封印了这么久,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事情你却全都知道呢?原来还有半个神魂在外面啊?”想到这里我突然反应了过来。“等一下。照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们这次袭击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岂不是【无极荣耀】正好可以把你的【无极荣耀】神魂一起带出来?”

  “所以我在现在才告诉你这个事情啊。之前就算算了,你也没能力去抢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吧?”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一指赫淮斯托斯道:“那他怎么回事?”

  维多利亚立刻解释道:“这个就更简单了。赫淮斯托斯出生后因为长的【无极荣耀】太丑就被宙斯那个老混蛋从奥林匹斯山上扔了下来。我当时正好路过。看到这一幕后觉得孩子太可怜,于是【无极荣耀】就对他施展了命运之轮。结果赫淮斯托斯最终从神山上掉下来也仅仅是【无极荣耀】摔断了一条腿而已。”

  奥林匹斯山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神山。它有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一套法则力量。如果一名神祗被人从奥林匹斯山上推下来。那么就会像天庭那边专门贬神仙下凡的【无极荣耀】轮回池一般。直接洗掉神祗的【无极荣耀】神力。而一名没有神力的【无极荣耀】神祗直接从山顶上摔到地面上,那还有不死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如果当时赫淮斯托斯是【无极荣耀】直接掉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他早就应该挂掉了,而就算他当时侥幸不死,身上的【无极荣耀】神力也绝对不可能保存下来。当然,神山的【无极荣耀】法则力量多少还是【无极荣耀】起到了一些作用,赫淮斯托斯现在战斗力奇弱无比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原则造成的【无极荣耀】。

  “漂亮阿姨,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赫淮斯托斯明显正处于高度兴奋当中。直接就冲到了维多利亚身边,不过靠近了之后他又卡在了那里,因为他一开始光想着接近维多利亚,可靠近了才想起来自己是【无极荣耀】男的【无极荣耀】,貌似不适合与维多利亚发生接触。

  维多利亚冷眼瞪了赫淮斯托斯一眼,然后道:“你现在可是【无极荣耀】牛气了,居然连我这个救命恩人也忘记了。”

  赫淮斯托斯一听这话连忙着急的【无极荣耀】解释道:“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一直把漂亮阿姨的【无极荣耀】样子记在脑子里,可是【无极荣耀】毕竟这么多年了,形象多少总会出点差错。而且阿姨好象和当年也不太一样了。”他说着又上下打量了一遍维多利亚,然后皱着眉头问道:“阿姨?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变的【无极荣耀】比以前更年轻啦?”

  “这个不用你管。先把他们安排好,然后带我们换个凉快点的【无极荣耀】地方,我们有事情和你说。”

  我本来还指望游说一下赫淮斯托斯来着,现在看维多利亚这架势哪还用游说啊?估计这会就算维多利亚让他去自杀,搞不好赫淮斯托斯都会照着做。

  在听到了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令后赫淮斯托斯立刻就开始执行,先把之前两组人都安排离开。然后便吩咐手下们继续干活,他自己则是【无极荣耀】亲自带着我们离开了那个锻造间。穿过之前那个大厅后面走的【无极荣耀】走廊向另外一侧前进,走了不远我们便进入了一个很大的【无极荣耀】洞穴。

  和另外一边用来锻造金属的【无极荣耀】洞穴不同,这边的【无极荣耀】洞穴里面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派人间仙境的【无极荣耀】造型。巨大的【无极荣耀】大理石广场两侧点缀着众多的【无极荣耀】花坛,广场中央竖着一座巨大的【无极荣耀】喷泉,喷泉下的【无极荣耀】水池中还养着一群彩色的【无极荣耀】不知名小鱼。在广场的【无极荣耀】另一头是【无极荣耀】一座贴着洞壁建造的【无极荣耀】巨大宫殿,从外面看起来金碧辉煌的【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气派。不过,相比之这些,我更好奇头顶上的【无极荣耀】情况。

  这地方是【无极荣耀】山洞内部我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怀疑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在这里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一片蔚蓝的【无极荣耀】晴空,这显然不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

  先不说我们所处的【无极荣耀】位置比较低,根本不可能看到天空,就算赫淮斯托斯真的【无极荣耀】用神力把头顶上的【无极荣耀】山洞挖穿了,我们也绝对不可能看到现在这个景象。要知道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熔岩地穴旁边可是【无极荣耀】紧贴着一座时刻都在喷发的【无极荣耀】活火山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我们头顶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被挖穿了的【无极荣耀】话,那我们现在应该看到的【无极荣耀】就应该是【无极荣耀】一条黑红色的【无极荣耀】巨大烟柱,以及时不时飞过头顶的【无极荣耀】熔岩球。当然还有下雪一般纷纷落下的【无极荣耀】火山灰。

  但是【无极荣耀】,这一切的【无极荣耀】一切都没出现。头顶的【无极荣耀】天空蔚蓝的【无极荣耀】就仿佛是【无极荣耀】画上去的【无极荣耀】。而且其中还有几只漂亮的【无极荣耀】鸟类在上空飞翔。这显然是【无极荣耀】不正常的【无极荣耀】。火山这地方除了火凤凰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鸟会往这飞。

  “赫淮斯托斯。”大概是【无极荣耀】注意到了我一直在看头顶,维多利亚忽然叫住了赫淮斯托斯。

  赫淮斯托斯现在就像根在老师身边的【无极荣耀】小学生一般。一听到维多利亚叫他,立刻就转了过来热情的【无极荣耀】问道:“漂亮阿姨有什么事?”

  “第一,我叫维多利亚,你不要叫我漂亮阿姨。第二,上面那东西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幻象还是【无极荣耀】空间魔法?”

  赫淮斯托斯听到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要求立刻点头道:“那好吧,维多利亚。关于上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怎么说摹疚藜僖控?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一种幻象吧?”

  “什么叫算是【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不是【无极荣耀】,你这个算是【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还不是【无极荣耀】啊?”维多利亚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问道。

  “这个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开始给我们解释,期间用到了N多专业术语,搞的【无极荣耀】我和维多利亚越听越迷糊,不过好在赫淮斯托斯解释完之后我们总算明白了个大概。反正我们就知道上面这个东西有点类似于投影,不过不是【无极荣耀】摄象机那种投影,而是【无极荣耀】真实投影。

  过去恶魔在无法进入人间的【无极荣耀】时候会选择在人间创造一种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分身,这种分身就叫做投影。它们具有实体,与创造它们的【无极荣耀】主人共用一个思维。投影具备主人的【无极荣耀】部分能力,但肯定不会太多,但是【无极荣耀】投影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制造的【无极荣耀】,就算死掉了,对主人也不会产生反噬之类的【无极荣耀】不良影响。当然,制造投影的【无极荣耀】过程是【无极荣耀】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无极荣耀】,比如说有的【无极荣耀】投影在释放时会永久性的【无极荣耀】剥夺主人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力量,除非重新吸收掉这个投影,否则这部分力量就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消失了。如果不幸被敌人破坏了投影,那这部分力量也会消失。

  简单点讲投影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可以遥控的【无极荣耀】傀儡,但是【无极荣耀】制造需要花费代价,不用的【无极荣耀】话还可以回收,只是【无极荣耀】一旦被破坏就将彻底损失这个代价。

  我们头顶上的【无极荣耀】这个投影当然不会像恶魔在人间创造的【无极荣耀】投影那么夸张,它的【无极荣耀】原理要简单多了。不过,虽然赫淮斯托斯只把它当成一个立体显示器来用,可我却是【无极荣耀】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巨大价值。

  “靠,你居然拿这种东西当装饰用?你知不知道用这玩意就算想干掉宙斯也不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啊?”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赫淮斯托斯也是【无极荣耀】吓了一跳,然后他非常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这个真的【无极荣耀】能当武器使?”(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