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六十四章 悄然接近

第二十卷 第六十四章 悄然接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怎么没人说话?你们难道对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一点都不在意吗?”宙斯在问完话后发现身边的【无极荣耀】人一个都不出声便有些火气的【无极荣耀】问了一声。

  见周围没人出声,一名穿了一身金色铠甲的【无极荣耀】帅气神祗便开口解释道:“神王,不是【无极荣耀】我们不在意,而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该怎么说啊。阿芙洛狄忒到底是【无极荣耀】从混乱与秩序神族那边逃跑出来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被他们收买后故意放回来的【无极荣耀】,这个我们根本是【无极荣耀】一点头绪也没有。现在一切都只能听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一面之词,她说什么就是【无极荣耀】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其他参考,根本没法做出判断。”

  有人先说话了,其他的【无极荣耀】神祗便也找到了话题。其中一个家伙跟着说道:“是【无极荣耀】啊,阿波罗说的【无极荣耀】和我们想的【无极荣耀】也差不多。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情况真假难辩,十二星神那边也未必就是【无极荣耀】一定在按计划行事。”

  一名女性神族这个时候也跟着附和道:“没错,表面上十二星神是【无极荣耀】按照您的【无极荣耀】命令去假意投降以诱惑紫日前来,可是【无极荣耀】谁又能保证他们没有打算真的【无极荣耀】投降摹疚藜僖控?”

  有了前面几个人的【无极荣耀】话做铺垫,其他的【无极荣耀】神族立刻便你一言我一语的【无极荣耀】开始跟着说了起来,而宙斯则是【无极荣耀】越听眉头皱的【无极荣耀】越厉害。

  说来说去宙斯遇到的【无极荣耀】情况其实和我遇到的【无极荣耀】情况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因为我们两边都不太确定这些被夹在中间的【无极荣耀】家伙们到底是【无极荣耀】在帮哪边,所以搞的【无极荣耀】大家现在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无极荣耀】在那谁的【无极荣耀】计划在前进。毕竟双方的【无极荣耀】计划在前半部分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宙斯希望把我引到希腊来,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希望装做让宙斯以为我是【无极荣耀】被引来的【无极荣耀】,这一点上不管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计划成功了,结果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所以目前大家都搞不清楚到底哪边的【无极荣耀】计划真的【无极荣耀】成功了。

  与前半部分的【无极荣耀】计划不同,我和宙斯的【无极荣耀】后半部分计划自然是【无极荣耀】完全相反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因为搞不清楚间谍们到底在帮谁,所以我和宙斯都遇到了一样的【无极荣耀】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该不该让计划进行下去。如果计划是【无极荣耀】在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计划在运转,那么现在叫停无疑就是【无极荣耀】搬石头砸自己的【无极荣耀】脚,可要是【无极荣耀】让它继续,那么万一计划是【无极荣耀】在按对方的【无极荣耀】计划在进行,那麻烦只会更大。

  利益与危机共存,谁都不好下决定。不过相比之宙斯的【无极荣耀】畏首畏尾,我到是【无极荣耀】决定的【无极荣耀】很快。帮助赫淮斯托斯来搞金线花就是【无极荣耀】我决定执行计划的【无极荣耀】结果,否则的【无极荣耀】话我现在就应该带着赫淮斯托斯他们赶紧离开,或者把计划转成强攻了。至于宙斯,他现在还在找人商量就说明了他根本下不了决定。

  虽然在这件事情的【无极荣耀】决断上我比宙斯要做的【无极荣耀】干脆,但这并不能说明宙斯是【无极荣耀】个软弱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们两个在这件事情上的【无极荣耀】不同处理方式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所处的【无极荣耀】环境不同。

  对我们来说这次的【无极荣耀】行动就是【无极荣耀】一笔横财,成了就是【无极荣耀】意外惊喜,败了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白忙一场而已。但是【无极荣耀】对宙斯来说却不一样,他们现在等于已经是【无极荣耀】在背水一战了。成了他们可以彻底恢复元气并站稳脚跟重新获得发展机会,败了的【无极荣耀】话那就是【无极荣耀】彻底完蛋,奥林匹斯神族将从此沦为三流神族。

  另外,除了成败的【无极荣耀】代价问题之外,宙斯比我难下决定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实力。

  这个实力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们俩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单挑的【无极荣耀】话宙斯肯定能干掉我,当然他自己也绝对得受点伤,而且不会太轻。不过,更严重的【无极荣耀】问题还是【无极荣耀】组织上的【无极荣耀】问题。

  混乱与秩序神族有冰霜玫瑰盟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支撑点存在,与奥林匹斯神族不同,混乱与秩序神族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行会神族,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神族,而奥林匹斯神族对希腊人民来说只是【无极荣耀】一个高等存在,并不被他们认同为自己人。打个比方,混乱与秩序神族对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意义,就好象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中国国民的【无极荣耀】意义一样,那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队伍,而奥林匹斯神族对希腊人民的【无极荣耀】意义则像是【无极荣耀】维和部队对全世界人民的【无极荣耀】意义一样。大家有可能认为他们是【无极荣耀】正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强大的【无极荣耀】,但却并不会把维和部队认为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部队,因为关系隔太远了。

  正因为这种基础层面的【无极荣耀】差距,当奥林匹斯神族与我们的【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发生冲突时,我们冰霜玫瑰盟会全力参战支持混乱与秩序神族,可希腊人却不会去为了奥林匹斯神族拼命,至少其中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干。

  问题其实还远不止如此。除了基础支持比较少之外,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内部也出了问题。宙斯现在犹豫不定的【无极荣耀】原因就是【无极荣耀】他不相信阿芙洛狄忒也不相信十二星神,他现在甚至对除了正在和他讨论的【无极荣耀】这些家伙之外的【无极荣耀】所有奥林匹斯神族都不信任。同样的【无极荣耀】。宙斯不信任这些奥林匹斯神族成员,那他们也不会去信任宙斯,至少战斗时他们不会去拼命。与他们正好相反。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凝聚力虽然不能说有多高,但起码我们不用担心同伴的【无极荣耀】忠诚问题,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是【无极荣耀】一加一等于二,甚至大于二,而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则是【无极荣耀】一加一小于二,甚至小于一。这样此消彼长之下,就算奥林匹斯神族是【无极荣耀】强战种族,现在也没啥威慑力可言了。更何况奥林匹斯神族最能打的【无极荣耀】冥神一系还刚刚叛变了,别的【无极荣耀】神族成员也因为这个事情而心态不稳。这种状态下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战斗力?

  除了以上这些问题,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问题还没完。除了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些,在外部环境上奥林匹斯神族也有着巨大问题。哈迪斯他们被我拐走之前奥林匹斯神族正在对外扩张,虽然战争因为冥神系的【无极荣耀】集体跳槽而暂时停了下来,可战争状态并没有解除,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奥林匹斯神族目前正在与光暗两大神殿以及耶和华的【无极荣耀】教廷势力处于战争状态下。与此相反,混乱与秩序神族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关系不但可以得到光暗两大神殿的【无极荣耀】支持,还能得到很多来自别的【无极荣耀】神族势力的【无极荣耀】隐晦支持。这种支持可以是【无极荣耀】派出一两个强力人员直接参战,也可以是【无极荣耀】支援一两件价值不大却用处很大的【无极荣耀】特殊物品,甚至于提供一点点情报信息或者是【无极荣耀】牵制,那都是【无极荣耀】可以左右战局的【无极荣耀】事情。

  面对如此之多的【无极荣耀】问题和麻烦,要不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实在需要一场胜利来稳定人心,宙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招惹我们这种存在。但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别无选择,因为我们挖走了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冥神一系所有的【无极荣耀】神祗,他如果对此不做出反击,之后奥林匹斯神族必然会彻底崩溃,稍微有点本事的【无极荣耀】神祗必然是【无极荣耀】想尽办法四处寻找下家准备跳槽。到那时候别说奥林匹斯神族周围强敌环伺了,就算没有外部压力,他们自己就得崩溃了。

  在如此不稳定的【无极荣耀】状况之下宙斯能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赌。赌一切会按照他的【无极荣耀】计划进行,赌那些奥林匹斯神族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异心。

  终于想明白了个中关系的【无极荣耀】宙斯就在众神族七嘴八舌的【无极荣耀】吵嚷之中突然用力一拍桌子震住了其他人。“都被吵了,现在这种情况惟有相信十二星神的【无极荣耀】忠心了。大敌当前,我们自己不能先乱了阵脚。你们都给我尽快回到各自岗位,不管事情往哪个方向发展,紫日肯定是【无极荣耀】会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做好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剩下的【无极荣耀】就看命运之轮要怎么转了!”

  就在宙斯那边下定决心开始准备之时,我这边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始准备从圣火台这边接近奥林匹斯圣殿,而此时我正在费劲的【无极荣耀】攀爬悬崖。奥林匹斯山上全是【无极荣耀】高等神族,我可不敢直接飞上去,那跟站在山下大喊我来了一样,纯属找死行为。想要不被发现的【无极荣耀】靠近奥林匹斯圣殿就只能从圣火台这边的【无极荣耀】悬崖爬上去。好在这悬崖不是【无极荣耀】太光滑,多少还能找到几个落脚点。

  爬悬崖归爬悬崖,我可没打算靠自己的【无极荣耀】手脚就这么爬上去,咱手里的【无极荣耀】优势这么多,不好好利用一下怎么行?

  贴在山崖上,我首先让小龙女给我施展了一个反向的【无极荣耀】重力术,感觉身上变轻了很多之后我便开始踩着那些突出山体的【无极荣耀】岩石往上蹿。因为输出的【无极荣耀】力量很大,加上体重又变的【无极荣耀】很轻,我每一步都能向上蹿起十几二十米高,而且,由于我有翅膀,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用力过猛脱离悬崖而找不到落脚点的【无极荣耀】问题,因此我根本不需要像一般攀岩爱好者那样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一步一顿的【无极荣耀】寻找落脚点,我基本上就像是【无极荣耀】在跑步一般嗖嗖嗖的【无极荣耀】往上蹿,速度快的【无极荣耀】就和在地面上没啥区别。

  由于速度快,加上奥林匹斯山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很高,所以没用多长时间我便已经到了山顶。最后那段路因为已经接近山顶,有可能被发现,所以我也不敢再用翅膀飞了,只能放满速度小心的【无极荣耀】爬,好在我还有龙筋索,万一滑手还能用龙筋索固定住岩石把自己拉回来。

  啪。奥林匹斯圣殿右侧的【无极荣耀】圣火台所在的【无极荣耀】悬崖边,一只手忽然搭上了悬崖的【无极荣耀】边缘,跟着才是【无极荣耀】一只脑袋小心的【无极荣耀】冒了出来。因为哈迪斯的【无极荣耀】那个冥衣转化导致原本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的【无极荣耀】头盔上多出了两根超长的【无极荣耀】红色翎毛,所以现在我只穿了盔甲而没带头盔。像这种潜伏接近的【无极荣耀】任务要是【无极荣耀】带着那个头盔就跟在头顶插了根旗子一般,那还谈什么隐蔽接近?

  伸出脑袋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之后我便一按悬崖边缘的【无极荣耀】地面整个人一个空翻就蹦了上来,落地之后瞬势一个前滚到达崖边的【无极荣耀】圣火台墙根底下,然后贴在了上面。

  圣火台并不是【无极荣耀】给人呆的【无极荣耀】地方,因此它的【无极荣耀】结构也比较特殊,从远处看它可能有点类似于一个放大的【无极荣耀】亭子。它的【无极荣耀】底部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个实心的【无极荣耀】圆形基座,差不多有四五米高,直径可能有十米以上。这个基座的【无极荣耀】上面并不是【无极荣耀】墙壁,而是【无极荣耀】一圈华丽的【无极荣耀】金色立柱。不过在这圈立枝的【无极荣耀】顶端并不是【无极荣耀】房顶,而是【无极荣耀】一个圆形的【无极荣耀】环状结果。这个环正好和下面的【无极荣耀】基座直径相同,位于那圈柱子的【无极荣耀】顶端。虽然这个环本身并没有遮挡住亭子的【无极荣耀】顶部,但是【无极荣耀】它实际上却有着强大的【无极荣耀】遮蔽效果,因为它是【无极荣耀】一个魔法装置。真个圆环的【无极荣耀】内外圈都雕满了神秘的【无极荣耀】魔法符号,其上流动的【无极荣耀】彩色流光分明显示着其强大的【无极荣耀】能量储备。不过,我并不怕这个东西,因为这种玩意多半不是【无极荣耀】攻击性的【无极荣耀】,不然也不会等我靠近到这种距离都还没反应了。

  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后我首先放出了一群幽灵甲虫,然后让它们分开行动。其中一只沿着基座顺时针离开,另外一只则是【无极荣耀】从逆时针方向离开,同时顺着基座向对面迂回。剩下的【无极荣耀】幽灵甲虫开始顺着基座的【无极荣耀】墙壁向上爬,当到达基座顶端后有两只直接爬了上去观察圣火台内部的【无极荣耀】情况,而剩余的【无极荣耀】两只则是【无极荣耀】顺着一根柱子开始向顶端进发。

  借助几只幽灵甲虫的【无极荣耀】视线,我很快便将圣火台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全部收在了眼底。

  圣火台背对山崖的【无极荣耀】那一面有一条还算宽阔的【无极荣耀】阶梯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基座顶端,两名圣山守卫就站在那阶梯的【无极荣耀】顶端,面对着阶梯下方。圣火台内部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无极荣耀】东西,光洁平整的【无极荣耀】地面之上只在建筑的【无极荣耀】中心点上摆放着一部金色的【无极荣耀】机械体。这个金色的【无极荣耀】机械体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金属框架加上一些透镜所组成,看起来有点像是【无极荣耀】天文仪器,但又找不到类似的【无极荣耀】东西。

  在这台金色仪器的【无极荣耀】顶端漂浮着一团有些奇怪的【无极荣耀】能量体,它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一团金色的【无极荣耀】雾气,但是【无极荣耀】仔细看你却会发现其中有很多亮闪闪的【无极荣耀】光点在四处流动。

  尽管不知道这个能量团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是【无极荣耀】我大致可以猜测到,这个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圣火,因为它是【无极荣耀】圣火台中唯一可以和圣火关联起来的【无极荣耀】东西。

  除了这团圣火以及圣火之下的【无极荣耀】那个金属机械之外,整个圣火台内没有任何其他的【无极荣耀】东西,借助爬到顶部的【无极荣耀】两只幽灵甲虫的【无极荣耀】视线,我将附近全部扫描了一遍,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

  确定这边没什么危险之后我便小心的【无极荣耀】爬到了基座上面,然后躲在了其中一根柱子后面。这基座上的【无极荣耀】支撑柱说是【无极荣耀】有一圈,其实一共也就十几根,每根的【无极荣耀】直径都在一米以上,要挡个人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借助这根柱子的【无极荣耀】遮挡,我小心的【无极荣耀】确认了下那俩守卫与我的【无极荣耀】相对位置。从甲虫的【无极荣耀】视线看到的【无极荣耀】画面与自己的【无极荣耀】第一人称视角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有差距的【无极荣耀】,所以在有条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一般都会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眼睛去确认一遍。

  在确定了目标和我的【无极荣耀】相对位置之后,我便开始沿着那圈柱子一根根的【无极荣耀】往那俩家伙身边挪动,当然我不会傻到直接移动到他们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两根柱子旁边去的【无极荣耀】,毕竟那地方等于是【无极荣耀】已经站在他们侧面了,对方的【无极荣耀】眼角余光是【无极荣耀】可以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所以我用了一点点小策略,那就是【无极荣耀】把飞镖召唤了出来,然后让他沿着圣火台外圈绕到了那俩守卫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侧待命。

  等飞镖就位之后我便用心灵接触开始和他一起倒数。“三、二、一、行动。”就在我在心灵接触中喊出行动的【无极荣耀】瞬间飞镖便故意用自己的【无极荣耀】小爪子往地面上用力敲了一下,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无极荣耀】撞击声,那俩守卫立刻便举起了刚刚还支在地上的【无极荣耀】长枪转了过去,不过就在他们同时看到飞镖的【无极荣耀】时候,飞镖已经从原地蹿了起来,然后一下扑到了离他最近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脸上开始又抓又挠。那家伙立刻便扔掉了长枪伸手想把脸上的【无极荣耀】飞镖给拽下来,而靠近我这边的【无极荣耀】那名守卫则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向他跑了过去打算帮忙。当然,我比他速度更快,就在他刚启动的【无极荣耀】瞬间便已经追上了他。左手直接环过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捂住他的【无极荣耀】嘴防止他喊叫,同时右手握住永恒匕首迅速抹过他的【无极荣耀】咽喉,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挣扎立刻变的【无极荣耀】剧烈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仅仅三五秒就逐渐软了下去。

  看我干掉了这个守卫并松手将他放了下来,那边的【无极荣耀】飞镖也从那家伙身上跳了下来。那名守卫看飞镖跑了还准备去踩他,不过一柄长剑却是【无极荣耀】立刻从后面穿透了他的【无极荣耀】盔甲刺入了他的【无极荣耀】心脏,跟着在剑尖刺穿心脏后剑刃猛的【无极荣耀】一下变的【无极荣耀】跟刺猬一样瞬间弹出了很多尖刺,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心脏彻底扎成了筛子。

  如此严重的【无极荣耀】破坏只让那家伙蹬了两下腿便倒了下去,期间连一声叫喊都没能发出。

  确认两名守卫都已经死透,我便立刻扒掉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装备,然后召唤出了两名麒麟武士换上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铠甲和武器站到门口去冒充守卫。反正这里的【无极荣耀】守卫穿的【无极荣耀】铠甲把身体遮挡的【无极荣耀】很严实,连头上都有头盔和面具遮挡,所以只要身材相差不大,冒充起来是【无极荣耀】很容易的【无极荣耀】。至于说两人的【无极荣耀】铠甲,那更是【无极荣耀】看不出破绽了。第一人是【无极荣耀】被我抹了脖子,铠甲上根本没有任何损坏。第二人的【无极荣耀】胸甲虽然被穿了一个窟窿,但破口却在背后,前面并没有损坏。这圣火台里又没什么人,就算有人来也是【无极荣耀】从外面进来,根本不会看到看到他背后的【无极荣耀】那个窟窿,所以可以骗过大多数人。

  收拾掉地上的【无极荣耀】血迹,略微清理了一下现场并将两具尸体扔下悬崖,确认再没有什么痕迹后我便收回飞镖和幽灵虫开始向奥林匹斯圣殿摸去。

  来这里之前赫淮斯托斯就跟我说过,奥林匹斯圣殿前面的【无极荣耀】广场上有大型抗魔法阵,所以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魔法会失效。不过我没想到这个范围居然这么大,我才刚走出圣火台的【无极荣耀】范围不到十米就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这种波动不但非常强大,而且非常的【无极荣耀】令人不舒服。

  我知道这种不舒服的【无极荣耀】源头来自那个法阵对我身上魔力的【无极荣耀】压制,所以我也没太在意,只是【无极荣耀】加快了速度小心的【无极荣耀】靠近了奥林匹斯圣殿前方的【无极荣耀】那片广场。

  说是【无极荣耀】广场,其实应该是【无极荣耀】一片天然的【无极荣耀】岩石平台。在这个广场的【无极荣耀】前方有一条铺了台阶的【无极荣耀】下山道,从那里下去就可以到达神官学院。广场的【无极荣耀】后面自然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圣殿,而广场的【无极荣耀】左右两侧则都是【无极荣耀】悬崖。我过来的【无极荣耀】圣火台和天神宫都和奥林匹斯圣殿位于一条直线上,比广场要略微靠后一些,其中圣火台可能还稍微偏前一点。

  我小心的【无极荣耀】移动到了奥林匹斯圣殿和广场的【无极荣耀】夹角处,这里立着一尊巨大的【无极荣耀】石像,不过看不出来是【无极荣耀】谁。在对面的【无极荣耀】拐角处也有一座这样的【无极荣耀】石像,不过那是【无极荣耀】座女性的【无极荣耀】石像,和我这边的【无极荣耀】这个相对而立。

  因为这石像比较大,所以正好可以给我当掩护,躲在它的【无极荣耀】脚下就可以把自己整个挡在后面,除非有人从圣火台方向过来,否则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发现我的【无极荣耀】。不过,即使有这东西挡着,我也依然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郁闷。

  我要做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安全的【无极荣耀】到达这里等着,而是【无极荣耀】要去摘金线花,可是【无极荣耀】那东西所在的【无极荣耀】花圃居然位于广场的【无极荣耀】最前端,紧靠着通往神官学院的【无极荣耀】那条山道两侧,从我这里到那边的【无极荣耀】直线距离超过一千米,就算我用最快速度冲过去也绝对会被发现,毕竟广场上可不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这里现在除了广场是【无极荣耀】角站着四个守卫之外,在那条下山道,还有奥林匹斯圣殿的【无极荣耀】门口都有守卫。

  广场的【无极荣耀】四个拐角各有一名穿金色铠甲的【无极荣耀】圣山守卫,那条阶梯的【无极荣耀】两边也是【无极荣耀】各有一个。离我最近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圣殿的【无极荣耀】大门口站着一排圣山守卫,其中还有两个中阶神族,怎么看都不是【无极荣耀】好对付的【无极荣耀】样子。而且,这里有个很不好的【无极荣耀】状态,那就是【无极荣耀】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魔法压制法阵只对我有效,对获得许可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是【无极荣耀】无效的【无极荣耀】。因此我不但不能在这里使用魔法,一旦被发现之后我还得依靠近身战去搏斗,因为我的【无极荣耀】魔法根本就用不出来,而且因为那个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压制,连空间通道也打不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除非我提前把魔宠都放出来,否则一会万一真打起来,我就彻底指望不上他们了。

  “真该死,居然有这么多守卫!”扫视了一圈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后我便直接放弃了从广场上跑过去的【无极荣耀】打算,如果我现在敢冒头,不等我跑到花圃那里铁定就得被人围住了。所以这个计划根本没指望。

  稍微想了想后我突然又转身跑回了圣火台,然后在魔力压制区域外释放了一群幽灵甲虫,跟着便带上它们重新跑回了之前藏身的【无极荣耀】石像脚下。

  重新藏好之后我又看了眼金线花所在的【无极荣耀】花圃位置,然后便把幽灵甲虫放了出来。这些小家伙就像大多数昆虫一样具备将自己挂在任何表面的【无极荣耀】能力,即使是【无极荣耀】垂直的【无极荣耀】玻璃它们也能平稳的【无极荣耀】站在上面。我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它们的【无极荣耀】这种能力,因为我打算让它们去帮我摘花。

  这广场除了后方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圣殿之外,前面和左右两侧几乎都是【无极荣耀】悬崖,而那些守卫则根本不会往悬崖下面看。再说以幽灵甲虫的【无极荣耀】体积和颜色,就算有守卫往下看,也未必真能看到它。

  得到指示的【无极荣耀】幽灵甲虫们迅速的【无极荣耀】从我身边的【无极荣耀】悬崖边爬了下去,然后沿着悬崖一路向花圃靠近,很快它们就到达了花圃周围。

  在我的【无极荣耀】指挥下,到达花圃周围的【无极荣耀】幽灵甲虫立刻便从悬崖侧面爬上了广场边缘,然后迅速的【无极荣耀】向着花圃移动了过去。

  由于体积小,加上身体又是【无极荣耀】几乎透明的【无极荣耀】,所以第一只幽灵甲虫很轻易的【无极荣耀】就爬到了花圃旁边,然后迅速的【无极荣耀】钻了进去。为了不引起注意,所以我只派了这么一只幽灵甲虫靠近,其他的【无极荣耀】幽灵虫都躲在悬崖侧面没冒头。

  就像赫淮斯托斯说的【无极荣耀】一样,金线花不是【无极荣耀】单独生长的【无极荣耀】,它周围有大量的【无极荣耀】火焰葵与它伴生。那只进入花圃的【无极荣耀】幽灵虫迅速的【无极荣耀】穿过了火焰葵爬到了金线花的【无极荣耀】旁边。与火焰葵不同,金线花不但长的【无极荣耀】比火焰葵要略微高大一些,而且其花瓣的【无极荣耀】颜色与形状也都和火焰葵不同,因此我很容易就找到了金线花。

  在我的【无极荣耀】指挥下那只幽灵虫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爬到了金线花的【无极荣耀】径旁边,然后开始啃花径。幽灵虫的【无极荣耀】前身就是【无极荣耀】以擅长吞噬而著称的【无极荣耀】物种,所以它们的【无极荣耀】大牙非常具有破坏力,更何况金线花只是【无极荣耀】株植物而已,我根本没指望它有什么硬度。不过,事情往往与想法有很大的【无极荣耀】区别。就在那只幽灵虫猛的【无极荣耀】一口咬在金线花上的【无极荣耀】瞬间,异变突生。

  就在那株金线花被咬的【无极荣耀】瞬间,整朵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表面都瞬间亮起了璀璨的【无极荣耀】金色光芒,跟着一道足有手臂粗的【无极荣耀】金色光柱便由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花心中射出,直达天际。这么明显的【无极荣耀】东西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大概也只有瞎子了,反正那帮守卫是【无极荣耀】全都看见了。

  反应最快的【无极荣耀】自然是【无极荣耀】离花圃最近的【无极荣耀】把守下山道的【无极荣耀】那两名圣山守卫,不过就在他们跑向光柱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是【无极荣耀】遇到了别的【无极荣耀】问题。

  本来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是【无极荣耀】完全不用爬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的【无极荣耀】,只要金线花到手,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反正我可以跑掉,他们根本拦不住我。不过,就在我打算变暗偷为明抢之时,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幽灵虫刚刚的【无极荣耀】那一钳子竟然只在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花茎上留下了两道很浅的【无极荣耀】切口,按照这个速度幽灵甲虫起码得用上好几个小时才啃的【无极荣耀】断这根花茎。

  “我靠,不是【无极荣耀】吧?这花难道是【无极荣耀】铁打的【无极荣耀】不成?”

  其实说它是【无极荣耀】铁打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侮辱它了。要知道幽灵虫可是【无极荣耀】连钢铁都能轻易啃下来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行会在钢城那边的【无极荣耀】钢铁森林中就是【无极荣耀】靠着幽灵虫才能把那些钢铁大树一棵棵的【无极荣耀】放倒拿去熔炼的【无极荣耀】,你想想,这些幽灵虫连纯钢的【无极荣耀】大树都能啃倒,却只能在这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花茎上留下一个小切口,那这花茎到底该硬到什么程度啊?

  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赫淮斯托斯之前为什么那么惊讶我说出要几朵的【无极荣耀】话来了。以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硬度,再加上那受伤就会发射光柱的【无极荣耀】习惯,以及周围的【无极荣耀】守卫力量,这东西确实没法偷。不过,现在也不是【无极荣耀】感叹这个的【无极荣耀】时候,因为那帮守卫在赶到花圃没发现敌人后便开始呼叫增援,周围呼啦拉的【无极荣耀】跑出来了一大群的【无极荣耀】守卫,然后开始四处搜索了起来,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转身就往圣火台跑。金线花到手之前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以被发现的【无极荣耀】,不然再想下手可就难了!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