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六十五章 中圈套了

第二十卷 第六十五章 中圈套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那四处搜索的【无极荣耀】守卫,我迅速的【无极荣耀】跑回了圣火台,不过我到没有急着跑路,而是【无极荣耀】先藏在了圣火台背后的【无极荣耀】基座下面。这个地方从圣火台前面过来的【无极荣耀】道路上根本看不到,而我面前就是【无极荣耀】悬崖,如果对方冲过来搜查,我只要纵身跳下去就行了。

  由于人手比较多,所以对方的【无极荣耀】搜查进度很快,一大帮子守卫很快就跑到了圣火台这边来。我的【无极荣耀】两个麒麟武士还穿着圣山守卫的【无极荣耀】铠甲在那里冒充,而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俩是【无极荣耀】冒牌货。当队伍冲近之后因为看到了这边有守卫,所以其中一个领头的【无极荣耀】守卫便直接问道:“你们有看到什么人从这里过去吗?”

  麒麟武士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摇头报告说这边一切正常,不过为了保证对方不起疑,我还是【无极荣耀】让答话的【无极荣耀】那个麒麟武士假装指挥另外一个守卫去圣火台里转了一圈,而且还故意走到我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装做伸头往下看的【无极荣耀】样子左右找了一圈,最后才跑回去向对方报告说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圣火台的【无极荣耀】守卫等级比较高,还是【无极荣耀】有其他什么原因,总之那些来搜查的【无极荣耀】守卫居然也就信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话。在那个首领一招手之后这帮守卫立刻便跟着头领一起沿原路跑了回去,一路上还不忘对沿途的【无极荣耀】灌木丛和各种雕像后面进行检查。当然,他们除了杂草之外什么都不可能找到。

  等那帮守卫跑远了,我便小心的【无极荣耀】启动隐身效果,然后爬到了圣火台顶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圆环上面用星瞳窥探起了广场上的【无极荣耀】情况。

  在守卫们四处搜索的【无极荣耀】同时,宙斯很快也出现在了广场上,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大帮高级神族。在仔细检查了花圃中的【无极荣耀】那朵发光的【无极荣耀】金线花后宙斯便下令彻底搜索花圃,毕竟那个切痕还是【无极荣耀】挺明显的【无极荣耀】,而且那切痕上的【无极荣耀】锯齿状结构也证明了袭击金线花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某种虫子,因此宙斯才下令搜索花圃。

  在看到那帮守卫开始小心的【无极荣耀】拨开花丛一寸一寸的【无极荣耀】检查花圃之后,我不由的【无极荣耀】开始庆幸起了刚才趁乱把那只幽灵甲虫给招回来了。这要是【无极荣耀】被发现了,就算宙斯想不到是【无极荣耀】我,估计也有的【无极荣耀】折腾。

  在反复检查了好长时间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无极荣耀】东西之后那帮守卫们终于开始松懈了下来,宙斯和那些高级神族也离开了,不过广场上却是【无极荣耀】加了双倍的【无极荣耀】守卫,最讨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奥林匹斯圣殿之前居然还留下了一名看起来很强力的【无极荣耀】高级奥林匹斯神族。

  突然增加的【无极荣耀】守卫力量让我的【无极荣耀】行动变的【无极荣耀】更加麻烦了起来,当然他们迟早是【无极荣耀】会还原到正常守卫状态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没那时间等啊。所以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无奈的【无极荣耀】又摸回了之前藏身的【无极荣耀】石像后面,当然我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也是【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小心。不过这种小心没有白费,因为它居然让我在那石像后面发现了一个隐藏的【无极荣耀】陷阱。

  我很确定之前我离开时还没有这个陷阱来着,所以它唯一出现在这里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就是【无极荣耀】那些守卫刚刚布置下的【无极荣耀】。

  广场周围就只有那么几个可以藏的【无极荣耀】住人的【无极荣耀】地方,对方在这些地方悄悄布下陷阱,目的【无极荣耀】自然不用说了。不过还好,仓促之间对方也来不及准备什么特别夸张的【无极荣耀】东西,因此只是【无极荣耀】放了一个火焰陷阱。这个陷阱的【无极荣耀】威力明显很低,就算我站在上面让它烧到能量耗尽自然熄灭都不可能对我构成任何伤害,但对方本来也没打算靠这个东西伤人。他们就是【无极荣耀】要起到报警的【无极荣耀】效果而且。

  因为提前发现了这个东西,所以我特地小心的【无极荣耀】避开了它,而且为了怕这个东西还连着连环陷阱,所以我根本没去拆它。我们冰霜玫瑰盟在艾辛格就布置有那种一旦被拆除就会启动连环的【无极荣耀】二阶陷阱的【无极荣耀】装置,因此我估计奥林匹斯神族可能也有这种东西,所以我干脆没去碰它,免得画蛇添足。

  小心的【无极荣耀】躲开那个陷阱把自己藏好,然后我又再次观察了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

  很显然,靠幽灵虫是【无极荣耀】没法把金线花弄下来的【无极荣耀】,而靠我自己则是【无极荣耀】没法靠近金线花的【无极荣耀】。因此,我必须想个办法折中一下。最后,在经过了长达十秒的【无极荣耀】思考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还算比较靠谱的【无极荣耀】办法。

  在想好了办法之后我立刻便向后退回到了圣火台那边,确认广场那边的【无极荣耀】守卫看不到我之后,我立刻从道路边爬了下去,然后把自己挂在了悬崖上。

  成功移动到了山体侧面的【无极荣耀】悬崖上后,我便开始像蜘蛛人一样沿着悬崖横向的【无极荣耀】往广场那边移动。虽然这样非常费劲,不过总算是【无极荣耀】可以接近广场了。

  由于广场附近无法使用魔力,所以小龙女的【无极荣耀】重力术完全帮不上忙。头顶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守卫,我也不能用翅膀飞行,而且龙筋索也是【无极荣耀】无法使用的【无极荣耀】,不然索头嵌入山体时的【无极荣耀】声音必然会被上面的【无极荣耀】守卫听到。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幸好我还有永恒。

  将永恒分成四个部分,然后让其中两个部分均匀的【无极荣耀】附着在我的【无极荣耀】金属手套表面,使我的【无极荣耀】手套具备部分变形能力。剩下的【无极荣耀】两个部分当然是【无极荣耀】要盖在脚上的【无极荣耀】,然后在鞋子的【无极荣耀】尖端组成锋利的【无极荣耀】钉爪。有了这些东西想在悬崖上移动可就简单多了。每当我把手插向岩石时,手套外面的【无极荣耀】永恒就会变成锋利的【无极荣耀】刀片状,然后就可以像切黄油一样无声的【无极荣耀】插入岩石之中,接着当我确定深度合适了之后,永恒的【无极荣耀】尖端就会横向展开,变成十字形并把锋利的【无极荣耀】边角变成圆弧形,这样就可以把我的【无极荣耀】手牢牢的【无极荣耀】锁在岩石之中,别说掉下去,就算我想往外拔,也得费很大力气。

  脚上的【无极荣耀】钉爪和手上的【无极荣耀】虽然结构不同,但原理大致一样,只要切入岩石就迅速膨胀变形固定住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等我想换位置时再重新变回刀片状便于拔出。

  使用这种方法,我就像一只大蜘蛛一般在悬崖上横向移动,很快就到了那片花圃旁边的【无极荣耀】悬崖下面。不过,接下来的【无极荣耀】部分就不能靠这种方式过去了,因为花圃并不是【无极荣耀】靠着悬崖边的【无极荣耀】。

  这悬崖边上虽然没有栏杆,但是【无极荣耀】却修了一条路,这条道路沿着广场的【无极荣耀】边缘环绕了一圈。淡黄色的【无极荣耀】石板路宽达四米以上,而越过这段道路之后还得经过一尺宽的【无极荣耀】一段草地才是【无极荣耀】花圃。另外,就算我能不被发现的【无极荣耀】安全接近花圃,以金线花与火焰葵那不到一尺的【无极荣耀】高度,也根本没法在花丛中藏人。

  现在广场上增加了这么多守卫,我只要一露头,肯定利马就会被发现,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穿过那道石板路。当然,我也确实没必要过去。

  幽灵虫虽然没法瞬间咬断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花茎,但是【无极荣耀】它们却有比的【无极荣耀】用处。

  我小心的【无极荣耀】把龙筋索从手腕上的【无极荣耀】发射口中拽了出来,然后将索头拆掉,把索线交给了一只幽灵虫。这只幽灵虫迅速的【无极荣耀】拖则索线开始往花圃爬。由于幽灵虫几乎是【无极荣耀】透明的【无极荣耀】,所以不注意是【无极荣耀】很难发现的【无极荣耀】。龙筋索到是【无极荣耀】不透明,但是【无极荣耀】它很细,而且银白色的【无极荣耀】丝线除了正好位于反光角度会比较亮之外,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不容易发现的【无极荣耀】。

  算好安全距离,幽灵甲虫最终有惊无险的【无极荣耀】把索线拖到了花圃之中,然后这只幽灵虫便开始执行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它小心的【无极荣耀】把索线绕在了花茎上并打了个死结,当然在此过程中索线一直没碰到花茎,因为我也不知道这花茎到底是【无极荣耀】被切伤了才发光还是【无极荣耀】跟感应开关一样一碰就亮。

  还算幸运,直到我们把索线完全准备好,那朵金线花都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反应。

  确认没有任何人发现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后,我又派出了第二只幽灵虫拖着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根索线同样爬上了石板路并穿了过去。和第一次差不多,这次依然没有人发现道路上多了两根丝线,第二只幽灵虫成功的【无极荣耀】把第二根龙筋索拉进了花圃并且和第一只幽灵虫合作将第二根索线也在花上打了个结,不过这次的【无极荣耀】位置比较高,而且索线是【无极荣耀】被架在了周围的【无极荣耀】火焰葵的【无极荣耀】叶子上的【无极荣耀】,并且打的【无极荣耀】结也是【无极荣耀】那种一拉就会自动收紧的【无极荣耀】p形结。

  当准备好这一切之后,我便做了两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确定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便突然向第一根索线中注入了大量的【无极荣耀】魔力,然后瞬间启动了收线器。

  龙筋索的【无极荣耀】特性是【无极荣耀】当它在正常模式下仅仅是【无极荣耀】非常坚韧而已,但一旦向其中输入魔力,它就会变成削铁如泥的【无极荣耀】锋利切割器,只要你输入的【无极荣耀】魔力足够强大,理论上它是【无极荣耀】可以切开任何有实体的【无极荣耀】物质的【无极荣耀】。

  广场上的【无极荣耀】魔力压制法阵只是【无极荣耀】让我无法施展魔法,而并不是【无极荣耀】让我无法调动魔力,因此当龙筋索被注入魔力后,它立刻便变的【无极荣耀】锋利无比,而随着我猛的【无极荣耀】收线,被打了结的【无极荣耀】龙筋索立刻便猛的【无极荣耀】挂住了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花茎上,跟着便一下切了过去并顺势扫平了沿途的【无极荣耀】火焰葵。

  几乎就在花茎被切断的【无极荣耀】瞬间金线花便猛的【无极荣耀】放射出了耀眼的【无极荣耀】金色光柱,而因为花圃中突然倒下了一大片火焰葵,所以周围的【无极荣耀】守卫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我的【无极荣耀】存在并开始发力向这边冲来。不过,他们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龙筋索的【无极荣耀】收线器。就在那些家伙刚刚启动之时,我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龙筋索便猛的【无极荣耀】开始收缩。由于这次没有注入魔力,所以索线并没有切断花茎,而是【无极荣耀】因为p型环的【无极荣耀】结构瞬间收紧固定在了花茎上。

  这朵金线花已经被之前那根龙筋索切断了花茎,现在又被突然一拉,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就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龙筋索的【无极荣耀】收线器即使悬吊着我的【无极荣耀】体重也可以迅速收线,可想而知它的【无极荣耀】拉力有多大。这么一朵巴掌大的【无极荣耀】小花对它来说简直轻如羽毛,瞬间便被拽了出来直接飞进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而此时那帮守卫中反应最快的【无极荣耀】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刚跑出一两米而已。

  金线花到手,我根本没打算和那些守卫战斗,直接一蹬悬崖转身就蹦了下去。只要出了广场周围的【无极荣耀】魔力xxx区,我就可以召唤飞鸟,然后离开这个地方了。奥林匹斯神族本来就不太擅长飞行,和飞鸟这种空霸级别的【无极荣耀】飞行单位比起来,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家用经济型轿车与f1赛车的【无极荣耀】区别,飞鸟用半功率飞行都能甩他们几条街。

  不过,虽然我计划的【无极荣耀】挺好,可惜那帮奥林匹斯神族也不是【无极荣耀】傻瓜,人家也惊着呢。就在我得意的【无极荣耀】纵身跳下悬崖以为自己成功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下坠的【无极荣耀】身体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瞬间便停了下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发现自己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层光幕把我给挡在了半空中。

  这层光幕并不是【无极荣耀】平面,而是【无极荣耀】一个弧形结构,看样子它甚至有可能是【无极荣耀】个球体。光幕从我背后的【无极荣耀】山崖之中延伸而出,一直向上翻卷而上,之后又消失在崖顶,从我这里看不到它的【无极荣耀】顶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闭合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觉得它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封闭的【无极荣耀】整体。

  几乎在被这东西拦下来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知道麻烦大了,赶紧一转身纵身跃上了悬崖回到了广场边缘。那边的【无极荣耀】守卫们显然知道这个光幕的【无极荣耀】存在,因此他们对我再次跳上来一点惊讶也没有,而是【无极荣耀】继续往这边冲着。而且,因为他们之前一直在跑,所以现在离我最近的【无极荣耀】人已经只有几米远而已了。要是【无极荣耀】他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长兵器,这会差不多都已经可以够到我了。

  尽管知道中了对方的【无极荣耀】陷阱,但我并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喜欢坐以待毙的【无极荣耀】人。刚刚那层光幕显然就是【无极荣耀】禁魔法阵转换而来,因为在它变成金色光幕的【无极荣耀】同时,我身上的【无极荣耀】魔力压制效果也消失了,而且我突然发现广场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了一座方尖碑,在那方尖碑的【无极荣耀】顶端还有一个金色的【无极荣耀】圆球正在缓慢旋转着,从它所处的【无极荣耀】位置和那强大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上不难看出这就是【无极荣耀】这个结界的【无极荣耀】基础,只要摧毁它,应该就能破坏结界。

  刚刚上来之前我已经试过了,那结界永恒可以穿透,但是【无极荣耀】却切不开破口,因为永恒只要一拔出来切口就会自动愈合,所以我现在跟本没指望跑出去,只希望能尽快摧毁那个球。

  想明白了各种事情之后我也放开了,直接召唤夜影一个翻身跨了上去。旁边的【无极荣耀】圣山守卫终于在这时赶到,一剑便朝着夜影刺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我和夜影却是【无极荣耀】直接像一团烟雾一般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便从那座方尖碑附近跑了出来,而且此时我手中的【无极荣耀】永恒已经变成了钩镰枪形态并被我平举着摆在了身侧。

  嚓。我骑着夜影从方尖碑旁边一冲而过,永恒瞬间斩过方尖碑的【无极荣耀】碑身,跟着整座方尖碑便开始缓慢的【无极荣耀】倾斜并顺着我奔跑的【无极荣耀】方向倒了下来。

  这个方尖碑并不是【无极荣耀】像美国人的【无极荣耀】那座方尖碑那么大,它只有十几高,最粗的【无极荣耀】地方边长也才一米多点而已,所以它倒的【无极荣耀】非常快。当它顶端的【无极荣耀】金球倒下来并落到离地一米多高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和夜影正好冲到那个位置,钩镰枪瞬间斩过金球,瞬间将其一分为二,周围的【无极荣耀】金色结界也同时消失与无形。

  成功摧毁结界,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跑路了。不过人家既然摆下这个东西就不可能没有准备,虽然因为我速度太快,导致对方没能救下金球,但好歹在我破坏结界准备逃跑之时,他们总算是【无极荣耀】赶到了。

  “哪里跑。”

  看到我出现在广场中央,突然从前面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圣殿中冲出的【无极荣耀】宙斯和那帮神族立刻叫喊了起来,而且他们全都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看着这么一大帮神族气势汹汹的【无极荣耀】冲过来,我也是【无极荣耀】吓了一跳。一个宙斯我都搞不定,还带这么多帮手,我可不认为自己能战胜他们。别说这里高手一大堆,就算他们用小兵耗估计也能耗死我。可别忘了这里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老巢,而且这些家伙都是【无极荣耀】神族,即使他们的【无极荣耀】杂兵也不能简单的【无极荣耀】当成杂兵去对待。如果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杂兵我自然不会在乎,反正再多也堆不死我,可是【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杂兵却不行,尤其是【无极荣耀】在我没有办法获得主动权的【无极荣耀】情况下。

  知道不能力敌,所以我立刻就让夜影启动了梦境穿梭能力,瞬间我们两个便化为一团烟雾穿入了一片虚无之中。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我们没有按照预定计划在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蹦出来,而是【无极荣耀】直接从消失的【无极荣耀】位置旁边不到两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直接摔了出来,而后又有一个一身黑色铠甲的【无极荣耀】家伙从那片虚无中跟着走了出来,看他手里的【无极荣耀】长枪,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他把我们给挡了下来。

  “哈哈,这次看你怎么死。”看到我被挡了下来,宙斯立刻张狂的【无极荣耀】大笑了起来。上次哈迪斯他们的【无极荣耀】事情已经让宙斯恨透了我,现在看到我倒霉他自然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要命。

  虽然被挡了下来,但我却没有就此认输。夜影在摔出来之后便直接跌进了另外一道展开的【无极荣耀】空间门之中,那个黑甲的【无极荣耀】家伙立刻一闪也想跟着进去,但是【无极荣耀】下一秒便浑身闪着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从虚空中飞了出来。训练空间是【无极荣耀】我专署的【无极荣耀】空间,受系统法则保护,这家伙想硬闯,不是【无极荣耀】找死是【无极荣耀】什么?

  因为我早知道那家伙会倒霉,所以在他摔出来的【无极荣耀】同时便已经冲了上去。手中钩镰枪一个翻转,枪尖对着他的【无极荣耀】心脏位置便扎了下去。那家伙虽然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却因为全身被电流麻痹而无法躲闪,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扎下去。不过,就在我即将得手之时,一支羽箭突然从侧面飞来正好撞上我的【无极荣耀】枪头。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直接把枪尖撞偏,结果我一枪插进了那家伙身边的【无极荣耀】地面中,却没伤到他分毫。

  正准备拔枪再杀,旁边立刻又是【无极荣耀】嗖嗖嗖的【无极荣耀】三支箭飞来,要是【无极荣耀】我去攻击他,自己铁定要中剑。目前这种状况我可不敢和敌人以伤换伤,毕竟现在是【无极荣耀】我被群殴,要是【无极荣耀】以伤换伤的【无极荣耀】话,他们每人破点皮就能把我换成骷髅架子了。

  看着原本可以轻易杀死的【无极荣耀】目标我最终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抽身后退,但是【无极荣耀】就在我刚把永恒拔出来之时,手上却突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拉力,原来是【无极荣耀】地上那家伙不要命的【无极荣耀】抱住了抢身,导致我抽不出永恒。本来以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压制他不成问题,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却没那时间,看着即将命中的【无极荣耀】三支羽箭,我只能松手后退。

  永恒脱手,地上那家伙立刻爬起来想把永恒拽出来据为己有,他虽然被电,但是【无极荣耀】并没有受多大伤,只是【无极荣耀】当时麻了一秒而已。不过,就在他准备动手抢永恒的【无极荣耀】时候,永恒却是【无极荣耀】突然爆炸了。没错,是【无极荣耀】爆炸了,变成了一堆飞溅的【无极荣耀】液体,而且瞬间便将他身上整个包了一层。在覆盖住这个家伙之后,永恒立刻便硬化了下来,瞬间便把那家伙变成了一座红色的【无极荣耀】金属雕塑。周围的【无极荣耀】几个神族冲到他身边便奋力砸那个雕塑,希望把它弄出来,可是【无极荣耀】无论他们怎么使劲都砸不动,其中一个倒霉蛋还不小心把兵器撞在了雕塑表面,结果整把剑都碎掉了。永恒的【无极荣耀】神器破坏属性可是【无极荣耀】号称神器杀手,敢用武器和永恒对撞,那就要做好武器粉碎的【无极荣耀】准备。

  看到这边那人救不出来,宙斯突然喊了一句:“先别管他,去把紫日抓住自然有办法把他弄出来。我们神族又不会被闷死,你们急个什么劲?”

  一听这话其他神族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朝我这边冲来希望快点把我制伏,反正我手里已经没了武器,他们根本不担心。

  那些奥林匹斯神族想到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当然也想到了,不过现在想跑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事情了。就在我被他们缠住的【无极荣耀】这会工夫,广场周围已经被圣山守卫里三层外三层的【无极荣耀】围的【无极荣耀】跟铁桶一般。尽管这些家伙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但他们也没必要战胜我,只要在我逃跑之时挡一下,哪怕耽误个零点几秒,后面的【无极荣耀】神族就可以把我重新拖入战圈,所以我现在想跑估计是【无极荣耀】不大可能了。当然,没到最后一刻我是【无极荣耀】不会放弃的【无极荣耀】,实在不行我就用最后那招,直接神域合体,然后放圣剑裁决。当初我能把耶和华的【无极荣耀】圣殿山劈倒,今天我就能把奥林匹斯山也给它一劈两半。反正我就是【无极荣耀】个祸害,宙斯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他好过。

  虽然手上在战斗,但我心里此时却已经在计划最糟糕的【无极荣耀】处理方式了,不过对此我到是【无极荣耀】并不太担心。了不起掉几级,宙斯虽然肯定有办法一次性杀伤我很多等级,但是【无极荣耀】他肯定没法彻底困住我,因为那和系统设定不符。因此我能蒙受的【无极荣耀】最大损失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掉很多级,外加丢失金线花,此外应该是【无极荣耀】没有别的【无极荣耀】损失了。

  带着这样的【无极荣耀】心情,我开始准备放手搏一把了。“维多利亚,出来帮忙。”

  这个时候叫维多利亚出来当然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战斗的【无极荣耀】,反正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一直不靠谱,所以我也没指望她能帮上啥忙。我叫她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她告诉我一下那个方向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山上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位置,一会万一撑不住了,我就往那边劈,到时候肯定能让宙斯心疼死。

  本来只想叫维多利亚出来帮我指个方向,没想到就在维多利亚出现的【无极荣耀】一瞬间,周围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却是【无极荣耀】集体一抽气,其中几个跑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家伙甚至因为刹车不急而一边向前滑一边摔倒在地,然后在屁股落地之后居然还手脚并用的【无极荣耀】倒着往回爬,直到爬出去好几米才反应过来转身爬起来飞奔。就连宙斯那个老混蛋居然也在看到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瞬间一下退到了奥林匹斯圣殿的【无极荣耀】大门里面去了,甚至还故意躲在了一堆神族背后。

  看着这突变的【无极荣耀】状况,我一脸古怪的【无极荣耀】转头看向维多利亚,然后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问道:“维多利亚?你难道以前是【无极荣耀】瘟神吗?”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