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七十一章 被吓住的【无极荣耀】宙斯

第二十卷 第七十一章 被吓住的【无极荣耀】宙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话之所以让宙斯惊讶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宙斯怀疑她。之前阿芙洛狄忒被我们俘虏后又自己跑回了奥林匹斯山,这个经历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不靠谱。这就好象战争时期,如果有本方军官被敌方俘虏,此后他又自己跑回来了,难道部队会不对他做些审查就直接让他官复原职继续指挥部队?这显然不可能吗。

  宙斯也不是【无极荣耀】傻瓜,因此他也怀疑阿芙洛狄忒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跑回来的【无极荣耀】。他担心阿芙洛狄忒是【无极荣耀】我们故意放放回来的【无极荣耀】。当然,尽管他的【无极荣耀】猜测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事实,但他自己却无法确认这个事情。

  作为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高等存在,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地位和实力都是【无极荣耀】相当高的【无极荣耀】。这样一个存在对奥林匹斯神族本身来说也是【无极荣耀】一笔巨大的【无极荣耀】财富,因此即便有所怀疑,在真正得到确实可信的【无极荣耀】证据之前,宙斯也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动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

  但是【无极荣耀】,就在刚才,阿芙洛狄忒突然主动提出要宙斯出手干掉我。这个提议可是【无极荣耀】把宙斯搞糊涂了。如果说阿芙洛狄忒投靠了我们,那么她现在应该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帮助我逃跑,而不是【无极荣耀】主动帮助宙斯把我干掉,因此宙斯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无极荣耀】判断来了。

  当然,实际恰疚藜僖块况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宙斯想的【无极荣耀】那样。阿芙洛狄忒可是【无极荣耀】和我签过协议的【无极荣耀】,这可不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那种法律协议。毕竟法律协议,只要你有本事,胆子够大,偶尔也是【无极荣耀】能安然违约而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无极荣耀】。我们签署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大地之母担保的【无极荣耀】正式协议,在游戏内,上位神几乎是【无极荣耀】无所不能的【无极荣耀】。别说是【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就算把全世界所有的【无极荣耀】地方神族势力都捆一起。也不够人家一根手指戳一下的【无极荣耀】。这种巨大的【无极荣耀】实力差距保证了除那些就是【无极荣耀】故意找死的【无极荣耀】人之外,没有谁敢于违反上位神担保的【无极荣耀】协议,因为那结果基本等于找死。

  阿芙洛狄忒当然不想死,她也压根就没打算帮宙斯。她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为了完成她的【无极荣耀】任务。

  说实话我之前都没想到,阿芙洛狄忒居然是【无极荣耀】个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她对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似乎特别的【无极荣耀】积极,简单点讲她就是【无极荣耀】个功利主义者。她和我签署的【无极荣耀】协议是【无极荣耀】她必须帮助我们完成分化拉拢奥林匹斯神族中有离开意向的【无极荣耀】成员。而且她不能在任务结束前泄露任何一点有关任务的【无极荣耀】消息。

  她刚刚建议宙斯干掉我,如果宙斯出手了,那么我死不死不知道,但周围的【无极荣耀】神族对宙斯的【无极荣耀】忠诚必然会大受打击。毕竟范围魔法砸下去必然会有误伤,而宙斯不管不顾的【无极荣耀】连自己人一起炸,这对他的【无极荣耀】形象必然会造成严重打击,此后阿芙洛狄忒再想劝说别人离开奥林匹斯神族,那可就容易多了。至于我的【无极荣耀】死亡吗……那和她有什么关系?阿芙洛狄忒签的【无极荣耀】协议只是【无极荣耀】保证任务完成,我死不死根本没在协议里。再说我是【无极荣耀】玩家,就算死亡也是【无极荣耀】可以复活的【无极荣耀】。又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会彻底挂掉。

  当然,阿芙洛狄忒这么干之后,以后到了混乱与秩序神族肯定会被嫉恨,但是【无极荣耀】她根本不在乎。就像大多数美女都很高傲一样。阿芙洛狄忒作为美神也是【无极荣耀】个相当高傲的【无极荣耀】女神。她喜欢那种被人众星捧月的【无极荣耀】感觉,而且她从不在乎得罪人,因为在她的【无极荣耀】认知中除了宙斯那种家伙,别人都会顺着她。另外,阿芙洛狄忒觉得自己是【无极荣耀】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战力,在混乱与秩序神族中必然会像在奥林匹斯神族中一样受到重视。因此她觉得自己之后的【无极荣耀】地位应该很高。至于我,我不过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她却是【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成员。两者虽然有联系,但也不能说就是【无极荣耀】一回事,因此她觉得我不能代表混乱与秩序神族,也管不到她。

  对于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这种想法,我大概能够理解。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无极荣耀】宙斯却因此陷入了迷茫。

  使用范围魔法攻击我确实会伤到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成员,但说实话,宙斯并不在乎。与天庭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比起来,宙斯更像个暴君,而不是【无极荣耀】权术专家。他的【无极荣耀】地位是【无极荣耀】靠拳头打出来的【无极荣耀】,谁不服气就打到他服气为止。这种管理方式虽然粗鄙,但见效却异常迅速。当然后遗症也是【无极荣耀】多如牛毛。哈迪斯冥神系的【无极荣耀】集体叛变、海神系的【无极荣耀】尾大不掉,这都是【无极荣耀】拜这种粗鄙的【无极荣耀】管理方式所赐。相比之下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天庭虽然也会有野心家想要上位,但他们想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干掉某个高等存在,然后自己占据那个位置,从来就没谁想过要跳槽去别的【无极荣耀】势力混的【无极荣耀】。这也算是【无极荣耀】两个神族势力的【无极荣耀】意识形态和管理方式的【无极荣耀】不同所带来的【无极荣耀】区别吧。

  不管怎么说宙斯犹豫了,而且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不在乎奥林匹斯神族成员对他的【无极荣耀】看法,至少不在乎他们认为他残暴,因为他就是【无极荣耀】靠这个来管理手下的【无极荣耀】。所以,在经过了短暂思索之后,宙斯立刻便决定出手。

  “都让开,神王要用大招了。”阿芙洛狄忒在看到宙斯举起手准备释放大招之后立刻便出声提醒了一声。表面上这是【无极荣耀】在提醒那些奥林匹斯神族闪开攻击范围,但实际上我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喊给我听的【无极荣耀】。

  宙斯要放大招,周围那些奥林匹斯神族哪还敢留在我身边,一个个都是【无极荣耀】有多快跑多快,尽量远离我身边,而我却是【无极荣耀】也利用这个机会做出了正确反应。

  刚刚在战斗中我已经按照凌的【无极荣耀】建议测试出了身上的【无极荣耀】各个装备用魂力强化后所对应的【无极荣耀】效果,结果得到的【无极荣耀】答案却是【无极荣耀】让我既后悔又高兴。后悔是【无极荣耀】后悔刚才不该逐个测试装备效果,而高兴则是【无极荣耀】高兴魂力强化居然没有废柴属性,所有部件强化全都会出非常极端化的【无极荣耀】强悍属性。

  就在阿芙洛狄忒喊出宙斯要用大招,周围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纷纷从我身边脱离之时,我猛然之间便将身上的【无极荣耀】所有装备都开启了魂力强化,然后。只见一层若有若无的【无极荣耀】流光便从装备顶端闪过。我全身的【无极荣耀】装备又再次发生了变化。

  之前哈迪斯帮我把神龙套装转化成龙魂套装的【无极荣耀】时候装备就已经发生了一次变化,不过改变幅度并不大,只是【无极荣耀】在原来装备上做出了一些细节调整,外加给整套装备外面多加了层水晶外壳。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这身装备居然又变样了。

  铠甲什么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变化不大,依然是【无极荣耀】小范围的【无极荣耀】调整了一下花纹,而且铠甲外面的【无极荣耀】那层水晶外壳内似乎多了一些用内雕方式嵌在水晶层中的【无极荣耀】魔法文字,这些文字会随着魔力的【无极荣耀】注入而亮起一种暗红色或者幽蓝色与森绿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就好象霓虹灯一样。当然,这些文字没有霓虹灯那么花哨,反到给人一种神秘、阴冷的【无极荣耀】感觉。另外,由于花纹和部分雕花的【无极荣耀】变化,龙魂套装的【无极荣耀】感觉似乎又从那种华丽帅气的【无极荣耀】感觉开始向阴冷、厚重、血腥的【无极荣耀】哥特风格转变了。不过想想也对,这毕竟是【无极荣耀】用魂力强化强化出来的【无极荣耀】,而魂力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敌人死亡后吸收的【无极荣耀】灵魂力量,这样说来现在的【无极荣耀】龙魂套装基本就是【无极荣耀】用死亡之气强化出来的【无极荣耀】,这要是【无极荣耀】还能表现出阳光的【无极荣耀】感觉,那反倒奇怪了。

  其实装备主体的【无极荣耀】变化还不算大。变化最大的【无极荣耀】反到是【无极荣耀】我背后挂着的【无极荣耀】小戒律之环,这个东西本来是【无极荣耀】由戒律之心与八根誓约之柱,外加上两片月刃组成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它却是【无极荣耀】完全变了个样子。

  两只月刃都发生了变形,变成了两个圆形的【无极荣耀】刀轮。不过其直径却比原来的【无极荣耀】月刃要小了很多,只有不到六十公分长,而且刀轮的【无极荣耀】正反两面都出现了一圈暗红色的【无极荣耀】魔文。另外,这两个刀轮内部都出现了四根誓约之柱,不过这些誓约之柱比原来位于节律之轮上的【无极荣耀】时候要变短变细了很多。它们就嵌在刀轮的【无极荣耀】内环之上,以每间隔九十度角一根的【无极荣耀】方式成十字形分布在刀轮内侧。誓约之柱的【无极荣耀】另外一端全部指向刀轮的【无极荣耀】圆心。不过这四根誓约之柱指向刀轮圆心的【无极荣耀】那一端却没有连接在一起,而是【无极荣耀】空出了大约相当于一个拳头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空间,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用的【无极荣耀】。

  除了这俩刀轮,原本戒律之轮的【无极荣耀】那枚核心,现在却是【无极荣耀】变成了一个香瓜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圆球。这个圆球的【无极荣耀】主体是【无极荣耀】半透明的【无极荣耀】晶体结构,颜色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蓝色,可是【无极荣耀】却不太稳定。会毫无规律的【无极荣耀】突然从一个颜色跳成另外一个颜色。另外,在这个球体的【无极荣耀】赤道位置有一圈大约两根手指宽的【无极荣耀】金色圆环,这圈环是【无极荣耀】明显的【无极荣耀】金属,而且相当的【无极荣耀】光滑,感觉都快能发光了。

  这个变化后的【无极荣耀】球体似乎成了一个卫星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它总是【无极荣耀】在我身体周围移动,而且它的【无极荣耀】飞行轨迹似乎是【无极荣耀】个球面,如果可以把这个球面标记出来,它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包裹我整个身体的【无极荣耀】,直径在两米五左右的【无极荣耀】标准球体。还有,那俩刀轮似乎也出现了类似变化,它们现在也是【无极荣耀】分别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两侧肩膀的【无极荣耀】斜上方,以距离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三十几公分的【无极荣耀】高度悬浮在那里,就好象两只螺旋桨一样以四十五度的【无极荣耀】倾斜角悬浮在那里缓慢的【无极荣耀】自转着,位置相当稳定,只要我移动身体,甚至是【无极荣耀】抬起手臂,它们都会跟着动,就好象它们的【无极荣耀】自转轴是【无极荣耀】一根看不见的【无极荣耀】棍子,并且插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一样。

  看到我这边突然的【无极荣耀】变化,宙斯并没有丝毫迟疑。阿芙洛狄忒提醒奥林匹斯神族成员躲避的【无极荣耀】话他也听到了,所以他知道我会知道他要攻击,因此我做出一些反应试图抵抗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不过,虽然他现在没有在意我的【无极荣耀】变化,但很快他就不得不在意了,因为这个变化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让人感到恐惧了。

  宙斯在酝酿了足有七八秒之后才突然朝我伸出了手中的【无极荣耀】权杖,在此期间我本来想偷袭打断他来着,不过看到周围那么多奥林匹斯神族一副跃跃欲试准备随时冲上来拦截我的【无极荣耀】样子,我便放弃了。当然,逃跑也是【无极荣耀】个办法,只是【无极荣耀】我觉得现在跑反而更危险,因为一旦我升空,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变成靶子了。在地面上,为了保护奥林匹斯山,宙斯好歹不会用太夸张的【无极荣耀】攻击技能。要知道连我在合体状态下都可以用大型技能一剑劈倒耶和华的【无极荣耀】圣殿山,以宙斯的【无极荣耀】实力,他难道就没有类似或者更强的【无极荣耀】技能?所以说,现在飞起来就是【无极荣耀】给他当靶子打的【无极荣耀】。相比之下我宁可呆在地上。好歹他不会太肆无忌惮。

  随着宙斯的【无极荣耀】准备结束,伸出那柄他一直没用过的【无极荣耀】权杖,一团红色的【无极荣耀】光芒突然开始在他的【无极荣耀】全长顶端聚集,然后红色开始旋转,并且越来越大,最后红光逐渐增大到成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无极荣耀】圆球。这玩意看起来并不象是【无极荣耀】范围魔法,但其中恐怖的【无极荣耀】能量密度却是【无极荣耀】让我没来由的【无极荣耀】一阵紧张,因为在我的【无极荣耀】魔力感应范围中。似乎周围的【无极荣耀】魔网都在震动,好象随时会崩溃一般。

  经过短暂聚能,那枚红色的【无极荣耀】光球终于飞了出来,而且速度极端恐怖,几乎是【无极荣耀】在发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瞬间就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然后带着恐怖的【无极荣耀】力量猛然撞向了我的【无极荣耀】面门。不过,就在下一秒,另宙斯瞪爆眼球的【无极荣耀】一幕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只见我居然用一面盾牌顶住了那个光球,而在顶住光球的【无极荣耀】瞬间,我整个人便开始被光球推着向后滑了出去。我的【无极荣耀】两条腿就仿佛两只铁犁一般把强化过抗魔、抗冲击的【无极荣耀】石板地面硬是【无极荣耀】拉出了两道大沟。而那光球却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无极荣耀】意思,居然就这么硬推着我一路向前,同时整个地面都在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显然那东西对周围空间也产生了很大的【无极荣耀】影响。

  虽然我用盾牌挡住这光球已经让宙斯够惊讶的【无极荣耀】了。但是【无极荣耀】,下一秒,让他连下巴都险些弄掉的【无极荣耀】事情又发生了。只见原本悬浮在我肩膀上方的【无极荣耀】那两只刀轮突然飞到了光球的【无极荣耀】上方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分开,然后刀轮开始一边旋转着提速,一边将自己的【无极荣耀】侧面对准光球开始逐渐接近它。最后,当两只转的【无极荣耀】飞快的【无极荣耀】刀轮的【无极荣耀】侧面终于贴上光球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两只刀轮中心,被誓约之柱空出来的【无极荣耀】空洞却是【无极荣耀】仿佛两个排气口一般,瞬间便将大量的【无极荣耀】红色光雾从光球中抽了出来。

  那些飞出光球的【无极荣耀】光雾并没有消散,而是【无极荣耀】在高速喷出了两三米远之后立刻转向朝着我头顶的【无极荣耀】那个圆球飞了过去。圆球被金环分割的【无极荣耀】两个水晶面中的【无极荣耀】一个突然变成了透明的【无极荣耀】状态,另外一面则是【无极荣耀】变成了红色,跟着那些红色光雾便纷纷从透明的【无极荣耀】那一面蜂拥而入。随着这个过程的【无极荣耀】进行,我所抵挡着的【无极荣耀】那个光球也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变小。同时,我被推行的【无极荣耀】速度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慢,并且在光球缩小到直径不到一米七之后更是【无极荣耀】直接停了下来。

  似乎体积变小之后光球抵抗吸收的【无极荣耀】能力也在下降,因为随着体积缩小,那光球似乎干瘪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快,最后更是【无极荣耀】仿佛被故意打开气门的【无极荣耀】气球一般咻的【无极荣耀】一下就彻底被吸干了。

  当那只光球消失后,两只刀轮便立刻飞回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方继续缓慢的【无极荣耀】旋转着,而头顶那个球则是【无极荣耀】又变回了原来的【无极荣耀】样子,就好象啥也没发生过一样。不过,这两件东西没啥变化,我身上却是【无极荣耀】不太好过。虽然顶住了这次攻击,但我伸在前面的【无极荣耀】盾牌上此时却是【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蒸汽直冒,有些眼尖的【无极荣耀】人甚至可以看到盾牌的【无极荣耀】中心位置有些发红的【无极荣耀】迹象,估计要是【无极荣耀】那俩刀轮再慢点,盾牌就要被烧穿了。

  可惜,虽然眼看就要烧穿盾牌了,但它毕竟是【无极荣耀】没烧穿,所以,现在我除了感觉特别累之外几乎没啥损失,甚至于因为合体而消失的【无极荣耀】魔力居然回升了一大截。头顶那玩意吸收的【无极荣耀】红雾明显有补魔效果,而且看起来效率还挺高。

  “你你你……你怎么会没事?”

  宙斯这会已经连说话都不太利索了。不是【无极荣耀】他因为年纪太大而中风了,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太惊讶了。刚才那招看着似乎平平无奇,但只要魔力感应稍微强一点的【无极荣耀】人都知道,那绝对是【无极荣耀】个大招。

  某些法师释放的【无极荣耀】法术看起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的【无极荣耀】,似乎声势浩大威力无穷,其实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他们没有完全控制住魔力,导致大部分魔力泄露造成的【无极荣耀】。就好象照明灯,你能看到它发光,那就说明它把能量散射了出去,除了有些许热度之外,几乎没有杀伤力。相反,那种无法从周围看到的【无极荣耀】激光束同样也是【无极荣耀】光,但它却可以溶金化铁,因为它把能量都集中到一个电上去了。

  宙斯的【无极荣耀】魔法看着声势并不大,其实正显示出了他的【无极荣耀】魔控能力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强大,也正因为他把魔力都集中到了那个球之中,约束住了其中的【无极荣耀】能量,没有多余能量散失,所以这个魔法的【无极荣耀】威力要远比那些看起来很强的【无极荣耀】法术更加恐怖。如果说别的【无极荣耀】魔法投入一百魔力只能产生六十伤害的【无极荣耀】话,那么这个魔法就是【无极荣耀】一百魔力产生九十九伤害,绝对是【无极荣耀】超级高效型魔法。但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一个恐怖魔法,居然被我挡住了,而且还被吸收了。你说宙斯现在是【无极荣耀】个什么心情?

  “这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无极荣耀】?”宙斯明显受刺激了,连思维都出现了问题,要不然他也不会主动问我了。

  阿芙洛狄忒大概觉得现在这个状况比较适合她出手了,所以她主动站了出来,先是【无极荣耀】拉住宙斯耳语了一番,然后才面对我说道:“紫日,你给我听着。今天看在你能接下神王一击的【无极荣耀】实力上,我们决定不再追究你偷窃金线花的【无极荣耀】行为。识相的【无极荣耀】你就马上滚吧。”

  阿芙洛狄忒这话一出,周围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立刻都惊讶的【无极荣耀】把目光转向了阿芙洛狄忒,然后又一起望向了宙斯,见宙斯一直没说话之后便是【无极荣耀】更加惊讶了。之前阿芙洛狄忒和宙斯耳语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都看到了,现在他们都在奇怪,阿芙洛狄忒到底说了什么会让宙斯同意放我走。(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