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七十六章 有苦衷的【无极荣耀】星神们

第二十卷 第七十六章 有苦衷的【无极荣耀】星神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着面前站成一圈的【无极荣耀】十二星神,阿芙洛狄忒忽然之间感觉似乎有种羊入虎口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想想她现在是【无极荣耀】奉宙斯之命前来邀请他们,这个过程是【无极荣耀】有记录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应该也不敢为难自己想明白了之后阿芙洛狄忒也不再胆怯,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上了最后一级台阶并跟随带路的【无极荣耀】圣斗士走到了十二星神面前。

  “各位主神,阿芙洛狄忒女神到了。”带路的【无极荣耀】圣斗士首先向十二星神禀报道。

  白羊座的【无极荣耀】艾瑞斯走了出来让那名圣斗士先离开,然后他才向阿芙洛狄忒打了个招呼并邀请她进入了白羊宫内部。

  十二星神中白羊宫是【无极荣耀】最靠前的【无极荣耀】宫殿,但这并不是【无极荣耀】说它等级最低。正想法,十二星神之中白羊座的【无极荣耀】艾瑞斯其实才是【无极荣耀】最高首领,相当于十二星神的【无极荣耀】代表。不过,艾瑞斯虽然是【无极荣耀】十二星神中最厉害的【无极荣耀】一个,但他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却不是【无极荣耀】最强的【无极荣耀】。十二星神中战斗力最强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谁一直就没个定论,有人说是【无极荣耀】处女座的【无极荣耀】沃格欧尔,也有人认为是【无极荣耀】双子座的【无极荣耀】吉米纳尔,还有人说是【无极荣耀】天秤座的【无极荣耀】莱布若尔,甚至有人认为是【无极荣耀】射手座的【无极荣耀】纱织提瑞尔斯。不过因为十二星神之间从未正式交过手,即使切磋也大多没有尽全力,因此这个猜测一直也就没确定下来。不过这四位被认为是【无极荣耀】最强星神的【无极荣耀】家伙确实是【无极荣耀】十二星神中最厉害的【无极荣耀】四位,这个是【无极荣耀】没错的【无极荣耀】。不过,厉害归厉害,这只是【无极荣耀】一种战斗力的【无极荣耀】体现,和领导能力与地位无关。

  十二星神中领导能力最强,地位最高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第一宫的【无极荣耀】白羊座艾瑞斯,而排名第二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第八星神,天蝎座的【无极荣耀】斯沽尔碧昂斯。虽然两人实力在十二星神中都排不进前四,但地位却是【无极荣耀】十二星神中最高的【无极荣耀】。

  因为艾瑞斯的【无极荣耀】地位超然,所以他邀请阿芙洛狄忒进入白羊宫,其他星神也就没说什么,纷纷跟着一起进入了宫殿内部。

  虽然不是【无极荣耀】一个派系,但天神系与冥神系毕竟都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中的【无极荣耀】一员,在建筑风格上两者还是【无极荣耀】相当类似的【无极荣耀】。这星神殿内部的【无极荣耀】构造就和地狱三巨头审理特殊亡魂的【无极荣耀】灵魂裁判所很像。大殿正面是【无极荣耀】一排从地面直达顶部的【无极荣耀】高大立柱,每一根都需要七八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过来。而其高度更是【无极荣耀】高达二三十米。

  这排柱子后面是【无极荣耀】一段十几米宽的【无极荣耀】走廊,不过不是【无极荣耀】向前延伸,而是【无极荣耀】横向展开。在这条走廊的【无极荣耀】中段位置有一道七八米高的【无极荣耀】大门,推开那近一米厚的【无极荣耀】黄金门板,内部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大厅。这个大厅的【无极荣耀】对面位置有一道与两侧墙壁不连接的【无极荣耀】隔断墙,墙的【无极荣耀】前面是【无极荣耀】一处高台,高台上摆放着一套很华丽的【无极荣耀】办公桌椅。绕过那道隔断墙,后面就是【无极荣耀】出口,通到白羊宫外面。大殿两侧各有十几个小门,分别通往休息区以及其他一些功能区。分属各个星神的【无极荣耀】圣斗士也都住在那些门内。

  艾瑞斯并没有要和阿芙洛狄忒在大殿中谈事情的【无极荣耀】打算,而是【无极荣耀】带着阿芙洛狄忒打开了大厅左侧的【无极荣耀】一道小门进入了内部。

  穿过那道门之后是【无极荣耀】一间不算很大的【无极荣耀】餐厅,除了进入的【无极荣耀】门之外,餐厅内还有两道门,分别位于除对面之外的【无极荣耀】另外两堵墙上。艾瑞斯带着阿芙洛狄忒和其他星神从靠右手边的【无极荣耀】一道小门出去,再穿过一段中间有很多门的【无极荣耀】走廊,最后在走廊的【无极荣耀】一个转弯处上了二楼。二楼之上如一楼一样也是【无极荣耀】走廊,不过顺着楼梯上来走不了几步艾瑞斯便打开了一道门把阿芙洛狄忒让了进去,后面的【无极荣耀】星神们也鱼贯而入。

  阿芙洛狄忒在进入房间后便打量了一下房间内部的【无极荣耀】情况。这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书房,而是【无极荣耀】一间类似于家用小酒吧的【无极荣耀】房间。房间里除了靠墙放着一排摆满了各类饮料的【无极荣耀】柜台之外就只剩下了两组分别围成两个圈的【无极荣耀】沙发,以及一架落地的【无极荣耀】大型管风琴。

  由于沙发很多,所以十二星神加上阿芙洛狄忒在这里也不算太拥挤。等艾瑞斯安排大家都落座之后又走到了管风琴旁边,然后在管风琴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键上按了一下,之后才走回沙发上为他自己留的【无极荣耀】位置坐了下来。当他按下那个琴键的【无极荣耀】时候,阿芙洛狄忒能够明显的【无极荣耀】感觉到自己的【无极荣耀】感应范围被限制在了房间内部,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此时房间外部与内部应该已经完全隔离了。外面就算有人想要窃听内部人员的【无极荣耀】谈话也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

  阿芙洛狄忒虽然觉得艾瑞斯和其他那几个星神的【无极荣耀】行为相当奇怪,但对方既然还没开始解释,她也就没问。她知道,表现的【无极荣耀】太积极往往也意味着失去谈话主动权。

  果然,等待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决定。终于落座的【无极荣耀】艾瑞斯在大家都平静下来之后便首先开口,而且他一张嘴就是【无极荣耀】直接切入主体,一点弯子也没绕。

  “阿芙洛狄忒,你在为冰霜玫瑰盟工作吧?”

  本来已经做好了和对方互相套话准备的【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冷不丁碰上这么一句直白的【无极荣耀】半肯定式询问,一下子愣是【无极荣耀】被问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话虽然是【无极荣耀】用疑问句式问出来的【无极荣耀】,但这口气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个陈述句。对方不是【无极荣耀】在询问她是【无极荣耀】否已经投靠了我们,对方就是【无极荣耀】直接把她投靠我们的【无极荣耀】事情说了出来,这是【无极荣耀】肯定答案,而不是【无极荣耀】询问的【无极荣耀】意思。

  见阿芙洛狄忒不说话,艾瑞斯也知道大概自己进入主题太快了。于是【无极荣耀】,他稍微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宙斯他们没有去过艾辛格,他们并不理解那里的【无极荣耀】恐怖。你我都是【无极荣耀】曾经到过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我们都知道艾辛格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城市。那地方根本就不能被称为人间界的【无极荣耀】城市,它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建在人间界的【无极荣耀】神城,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武装要塞类型的【无极荣耀】神城。和她比起来,我们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山就像是【无极荣耀】农舍一般简陋。”

  阿芙洛狄忒皱着眉头看着艾瑞斯试探性的【无极荣耀】询问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很简单。”艾瑞斯看着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眼睛,用非常真诚的【无极荣耀】口气说道:“我们都到过艾辛格,所以了解他的【无极荣耀】强大防御。像艾辛格那种城市,一旦被关进去,除非他们有意把你放出来,任何人都是【无极荣耀】不可能跑的【无极荣耀】掉的【无极荣耀】。所以,你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从艾辛格逃出来的【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与他们达成了协议被放回来的【无极荣耀】。”见阿芙洛狄忒着急的【无极荣耀】要解释,艾瑞斯连忙伸手制止了她,并且抢先说道:“别忙着辩解,我们到过艾辛格,所以不会相信你的【无极荣耀】话。另外,你也不需要解释,因为我们不会去向宙斯告密。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想要一个可以帮我们与紫日建立联系的【无极荣耀】通道。”

  阿芙洛狄忒皱了下眉头,然后开始思考他们话中的【无极荣耀】内容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不过,在经过了短暂的【无极荣耀】思考之后,阿芙洛狄忒便无奈的【无极荣耀】承认了对方说的【无极荣耀】一点也没错。她被抓到了艾辛格,又从艾辛格好端端的【无极荣耀】走出来,这期间她对艾辛格的【无极荣耀】了解甚至比艾瑞斯他们还要多。事实就像艾瑞斯他们说的【无极荣耀】一样,艾辛格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建立在人间界的【无极荣耀】神城,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座要塞城市。相比之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山这种跟自然村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建筑结构,艾辛格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个战争机器。能从那样的【无极荣耀】地方跑出来,就必须要有那种连买十次彩票每次都刚好买中头奖的【无极荣耀】运气,否则你就只能指望在梦中从那里逃脱出来了。

  既然事情不可辩驳,阿芙洛狄忒也光棍的【无极荣耀】很。她直接点头承认道:“好吧,我承认,我接受了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条件,暂时为他们效力。不过你们对此有什么打算呢?我想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然后这么神秘的【无极荣耀】和我接触,并不只是【无极荣耀】为了把我的【无极荣耀】情报套出来然后跑去找宙斯告密吧?”

  “不不不。”在听到阿芙洛狄忒亲口承认后艾瑞斯显然相当兴奋,他略带激动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怎么会把你告发出去呢?你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无极荣耀】桥梁啊。”

  阿芙洛狄忒皱眉道:“什么意思啊?”

  这个时候天蝎座的【无极荣耀】斯沽尔碧昂斯忽然开口解释道:“艾瑞斯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我们希望通过你和紫日建立联系。”

  阿芙洛狄忒听完之后反而更加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之前去投靠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时候不是【无极荣耀】带了几套通讯设备离开吗?”

  一听到这个话,那些星神立刻便是【无极荣耀】相对苦笑了起来。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斯沽尔碧昂斯解释道:“我们上次去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时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愿。”

  “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愿?那你们……”阿芙洛狄忒问到一半自己就想明白了,然后突然惊叫道:“那你们上次去难道是【无极荣耀】假投诚?”

  “是【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艾瑞斯接过话题继续道:“我们最初只是【无极荣耀】觉得宙斯的【无极荣耀】管理方式很成问题,大家心中都有怨言,都不想再呆在奥林匹斯神族了。不过,那时候大家只是【无极荣耀】觉得留下没什么前途,也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想着要付诸行动。但是【无极荣耀】,前段时间宙斯突然找到我们,给我们下达了一项秘密任务。”

  “是【无极荣耀】他让你们去假投诚的【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反应到是【无极荣耀】不慢。

  艾瑞斯点点头道:“宙斯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把紫日引到我们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中来,至于之后要做什么他没告诉我们。而且,为了怕我们不好好办事,他还在我们身上强行打入了魔法阵,这使得他可以随时监听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和谈话,我们不得不按照他的【无极荣耀】要求去接触冰霜玫瑰盟,根本不敢有半点超出任务范围之外的【无极荣耀】行动。”

  艾瑞斯说到这里,旁边的【无极荣耀】斯沽尔碧昂斯又接着道:“你刚刚问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有通讯器为什么还要由你来沟通,原因就在这了。我们在冰霜玫瑰盟拿到通讯器的【无极荣耀】事情宙斯也知道,所以回来之后他就立刻把三套通讯器都拿了过去。先开始他是【无极荣耀】想着搞清楚这个东西怎么工作的【无极荣耀】,然后通过这个东西去偷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内部通讯。但是【无极荣耀】这种通讯器和我们的【无极荣耀】神力结构完全是【无极荣耀】两个不相关的【无极荣耀】技术体系,宙斯研究了半天,最后还搞坏了两部通讯器也没能弄明白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关键技术。最后剩下一部通讯器他不敢乱折腾了,但是【无极荣耀】也没给我们,而是【无极荣耀】留在他那里,方便随时监听冰霜玫瑰盟发给我们的【无极荣耀】指示。”

  阿芙洛狄忒点头道:“所以你们现在不得不找我来帮你们联络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吗?”

  艾瑞斯点头道:“事实上我们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投靠冰霜玫瑰盟了,只是【无极荣耀】因为身上一直被魔法阵监控着,所以我们根本不敢表现出任何一点背叛的【无极荣耀】意思,只能按宙斯的【无极荣耀】安排行动。”

  “那你们现在怎么敢和我说这个了?”阿芙洛狄忒当然知道他们肯定是【无极荣耀】想到了办法解除监控,只是【无极荣耀】想知道具体方法和原因而已。

  艾瑞斯大方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我们回来之后宙斯对我们的【无极荣耀】监管也就松懈了很多,而且我们还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屏蔽房间,所以宙斯也没法全程监控我们了。不过出了这个房间,我们的【无极荣耀】行为还是【无极荣耀】要受到控制的【无极荣耀】。”

  阿芙洛狄忒再次点头道:“我现在大致明白你们的【无极荣耀】情况了,不过你们现在要我带什么话回去呢?在这里通讯器好象也是【无极荣耀】会被屏蔽的【无极荣耀】啊。”

  “其实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想让冰霜玫瑰盟帮我们想办法搞一套跟珀耳塞福涅身上那个东西一样的【无极荣耀】设备。”

  “珀耳塞福涅身上……”刚听到对方的【无极荣耀】话阿芙洛狄忒还在习惯性的【无极荣耀】重复,但是【无极荣耀】突然她就愣住了,然后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了艾瑞斯和斯沽尔碧昂斯他们,最后在扫了一圈十二星神的【无极荣耀】表情,发现他们各个都是【无极荣耀】一脸郁闷表情的【无极荣耀】时候,才终于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你们不会全都被宙斯打上了能量溃散法阵吧?”

  斯沽尔碧昂斯苦笑着道:“如果不是【无极荣耀】身上有一个可以遥控启动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你以为我们干什么还要听宙斯的【无极荣耀】?他就算在我们身上装了监视法阵,我们叛变他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又拿我们没办法,大不了等冰霜玫瑰盟把宙斯干趴下了我们再回来就是【无极荣耀】了。可是【无极荣耀】有这东西顶在上面,我们只要稍微有点什么叛变的【无极荣耀】行为,宙斯只要一段咒语就能彻底把我们干掉。”

  “怪不然……!”阿芙洛狄忒想了想道:“这个我暂时还没法答复你们,不过宙斯要我来的【无极荣耀】命令是【无极荣耀】带你们去见他,所以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我看不如这样,你们先跟我走。我会中途绕道去一趟赫淮斯托斯那里拿我的【无极荣耀】装备,宙斯也知道我的【无极荣耀】装备在上次与紫日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损坏了,去拿装备也是【无极荣耀】正当理由,他应该不会在意。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试着联络紫日,看他怎么说。”

  艾瑞斯和其他几个星神商量了一下,最后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点头道:“好吧,暂时只能这么干了。”

  在撤消魔法屏障之后十二星神便跟阿芙洛狄忒一起离开了黄道十二宫,不过他们没有直接返回奥林匹斯山,而是【无极荣耀】绕道去了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熔岩地穴。

  虽然十二星神身上都有监视法阵,但是【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身上并没有。故意与十二星神拉开距离,然后她一个人独自走在队伍最前面并启动了通讯器联络上了正在赶往教廷的【无极荣耀】我。

  “什么?十二星神身上也有能量溃散法阵对,我亲眼看过了,确实是【无极荣耀】遥控启动型能量溃散法阵。”阿芙洛狄忒非常肯定的【无极荣耀】答复道。

  听到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话我立刻道:“我不是【无极荣耀】怀疑你说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只是【无极荣耀】惊讶宙斯居然大量给部下安装能量溃散法阵以求控制他们,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把人心全都弄散吗?”

  阿芙洛狄忒这次反倒是【无极荣耀】不以为然的【无极荣耀】说道:“奥林匹斯神族一向都是【无极荣耀】这样管理的【无极荣耀】。拳头大就是【无极荣耀】老大,这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秩序。以前宙斯就是【无极荣耀】靠他的【无极荣耀】个人实力压制大家,现在加上个能量溃散法阵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加强了控制力度,不算是【无极荣耀】什么很夸张的【无极荣耀】事情。”

  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话听的【无极荣耀】我直摇头,不得不说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逻辑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奇怪的【无极荣耀】。虽说高压政策在历史上不少国家都试过,但那是【无极荣耀】建立在国民自由受到绝对控制,无法反抗的【无极荣耀】基础上的【无极荣耀】。神族一般都不会有太多成员,而且对他们来说地域限制其实根本就不大。一旦某一方采取高压政策,逃到别的【无极荣耀】神族就成了那些小神们第一个想到的【无极荣耀】解决方法。

  之前我还觉得哈迪斯从奥林匹斯神族中分裂出来挺奇迹的【无极荣耀】,现在看来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分裂就是【无极荣耀】个时间问题。要是【无极荣耀】他们一直打顺风仗,信仰区域不断扩大,那还好说一点,只要一碰上阻碍,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内部的【无极荣耀】各种矛盾立刻就会浮现出来。所以说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分裂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制度问题,我的【无极荣耀】到来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带来了压跨骆驼的【无极荣耀】最后那一根稻草而已。

  “阿芙洛狄忒。”

  “我听着呢。”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刚离开黄道十二宫,正在往赫淮斯托斯那里走,我想用拿装备的【无极荣耀】借口去找赫淮斯托斯想想办法。”

  你的【无极荣耀】判断很正确,现在照你自己的【无极荣耀】计划带他们去就行了。赫淮斯托斯那边我会通知他的【无极荣耀】。之前我们帮珀耳塞福涅做过一个溃散法阵的【无极荣耀】压制系统,以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技术,只要我们把制作资料传过去,他应该也能做出来相同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十二星神人数实在是【无极荣耀】不少,我怕他到时候未必来的【无极荣耀】及完成那么多套。”

  “我会尽量争取时间的【无极荣耀】。”

  “这个我知道,反正你尽量找借口走慢一点,我现在就联络赫淮斯托斯。”

  赫淮斯托斯那边刚一接到我的【无极荣耀】通讯立刻就惊讶的【无极荣耀】道:“什么?宙斯给十二星神装了能量溃散法阵?”

  我点点头用非常确定的【无极荣耀】口气道:“对,而且他们身上装的【无极荣耀】还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而是【无极荣耀】遥控型能量溃散法阵。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宙斯高兴,一个口令就能把十二星神变成十二个废人甚至是【无极荣耀】死人。”

  赫淮斯托斯听完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道:“可是【无极荣耀】你把这个告诉我,我也没办法啊。能量溃散法阵的【无极荣耀】能源循环回路决定了它几乎无法安全破坏,拆除魔法阵本身就会导致魔力被以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吸收掉,最后反而伤害到被烙印了魔法阵的【无极荣耀】人。我虽然擅长锻造和制作魔法阵,可破坏摹疚藜僖咖法阵并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专长。”

  “你不需要去破坏,只要帮我们造点东西就行了。你现在就去用我给你的【无极荣耀】那台大型通讯器,查阅一种叫做能量溃散法阵抑制器的【无极荣耀】设备,我会给你开放权限。你照着图纸给我打造十二套就行了。”

  “好的【无极荣耀】,我这就去做。”

  “等一下。”

  “又怎么啦?”

  “我觉得十二套还是【无极荣耀】不太放心。”

  赫淮斯托斯一听立刻火大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赫淮斯托斯什么时候打出过报废的【无极荣耀】装备?你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抑制器能有多复杂?我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打出来。”

  “不不不,我不是【无极荣耀】怀疑你的【无极荣耀】良品率,而是【无极荣耀】我觉得宙斯既然能给十二星神烙印能量溃散法阵,难保他不给别的【无极荣耀】神族也烙上这玩意。这次我来奥林匹斯神族就是【无极荣耀】来挖墙脚的【无极荣耀】,各路神族我都想要,万一再碰上被加了烙印的【无极荣耀】人,我总不能让你临时做吧?”

  “这到也是【无极荣耀】。不过那个可以等会,我先把十二套打完再说。”

  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锻造技术是【无极荣耀】没话说的【无极荣耀】,而我们之前为珀耳塞福涅设计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设计难度也并不高,因此赫淮斯托斯想要照着图纸打砸,那实在是【无极荣耀】再容易不过了。

  虽说赫淮斯托斯打造这种抑制器很简单,但毕竟要打十二套,而且时间也不多,因此等阿芙洛狄忒他们到达时赫淮斯托斯才刚刚好完成最后一套抑制器。

  由于我在之前提醒过赫淮斯托斯对方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赫淮斯托斯也没有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跑上去和阿芙洛狄忒寒暄,而是【无极荣耀】首先对阿芙洛狄忒表现出了异常的【无极荣耀】顺从。这当然是【无极荣耀】为了做给宙斯看的【无极荣耀】,实际上阿芙洛狄忒和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关系远没有这么亲密。另外,为了不让宙斯看出问题,所以赫淮斯托斯对十二星神都表现出了相当恶劣的【无极荣耀】态度。

  不管怎么说十二星神目前依然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天神系成员,而赫淮斯托斯和天神们的【无极荣耀】关系一直都是【无极荣耀】极不融洽的【无极荣耀】,所以这个时候他的【无极荣耀】态度越是【无极荣耀】恶劣,宙斯反而越不会有什么怀疑。

  阿芙洛狄忒之前也和赫淮斯托斯通过通讯器联络好了注意事项,所以一进来她就按照剧本开始询问赫淮斯托斯她的【无极荣耀】装备可有完成。因为我拿回了金线花,所以这个装备自然是【无极荣耀】已经完成了。不过为了找机会给十二星神装配上限制器,所以赫淮斯托斯并没有说完工了,而是【无极荣耀】告诉他们还差最后一个点点,因此让他们先等等等。

  随后,在赫淮斯托斯说出让他们等的【无极荣耀】时候,阿芙洛狄忒立刻便装做着急的【无极荣耀】样子要求去冶炼处看看。赫淮斯托斯当即答应了下来,然后便把阿芙洛狄忒他们全都带到了冶炼室。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冶炼室?也不怎么样吗?”艾瑞斯故意装做很不屑的【无极荣耀】样子询问道。

  实际上他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到过的【无极荣耀】那个带岩浆河的【无极荣耀】训练间,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锻造房间。赫淮斯托斯并不想让宙斯知道他的【无极荣耀】锻造车间到底长什么样子,因此只把他们带到了这边来。反正就是【无极荣耀】骗骗宙斯而已,用哪个冶炼室都一样。

  在听到艾瑞斯的【无极荣耀】话后,赫淮斯托斯也装做很生气的【无极荣耀】样子和艾瑞斯吵了几句,最后当然是【无极荣耀】阿芙洛狄忒出来打圆场。在被平复下来之后赫淮斯托斯便拿出了一个类似墨镜的【无极荣耀】东西递给了阿芙洛狄忒。阿芙洛狄忒疑惑的【无极荣耀】接过这东西问道:“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啊?”

  赫淮斯托斯立刻解释道:“我一会要开炉,这里会变的【无极荣耀】非常刺眼,所以必须带山这个才能看见东西。还有一会开炉后声音会很大,你们最好把耳朵也堵起来,有事情就用桌子上的【无极荣耀】粉板写字吧。”

  阿芙洛狄忒听完立刻问道:“可是【无极荣耀】他们怎么办?”

  赫淮斯托斯装做很不情愿的【无极荣耀】样子说管他们看的【无极荣耀】见看不见,不过在阿芙洛狄忒的【无极荣耀】劝说下他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又拿出了十二套墨镜给了十二星神。等他们都带上墨镜后,随着赫淮斯托斯一声令下,他的【无极荣耀】助手立刻打开了冶炼炉,跟着整个洞穴内立刻便被一片眩目的【无极荣耀】强光给淹没了。要是【无极荣耀】不带墨镜,在这里根本什么也别指望看见。

  与强光同时,当炉门打开后,房间内立刻便响起了一阵轰鸣声,同时还夹杂着锻打金属时的【无极荣耀】叮当乱响,反正噪音大的【无极荣耀】连站在一起互相吼叫都几乎听不见。在这种环境之下宙斯的【无极荣耀】监视法阵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报废了,因为那玩意也只能像眼睛和耳朵一样收集声光信息,现在它能传回给宙斯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片橘红色的【无极荣耀】世界外加一堆噪音,反正啥有用的【无极荣耀】也看不见听不到。

  \\借着这噪音和强光的【无极荣耀】掩护,赫淮斯托斯迅速从一个工作台下面翻出了早就放好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抑制器并用一块写好字的【无极荣耀】粉板提示十二星神赶紧把盔甲脱掉。

  十二星神之前根本不知道已经准备好了抑制器,因为怕被宙斯听到,之前阿芙洛狄忒只是【无极荣耀】用诱导式的【无极荣耀】语言告诉他们一会会到这边与赫淮斯托斯秘密办些事情,却没法告诉他们具体要干什么。现在十二星神突然发现居然已经准备好了能量溃散法阵抑制器,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想要大叫,不过他们都是【无极荣耀】高级主神,这点自制力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兴奋归兴奋,却没有搞什么过分的【无极荣耀】事情。

  在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要求下,十二星神脱掉了身上的【无极荣耀】盔甲把印在背后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露了出来。

  十二星神身上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明显和珀耳塞福涅身上那个不一样,这个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有了珀耳塞福涅那次失败的【无极荣耀】教训,宙斯又改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当然了,宙斯从根本上就搞错了研究方向。他以为我们是【无极荣耀】想到了办法破解了法阵,使之失效了,而实际上我们却并没有破解法阵,只是【无极荣耀】使它无法正常工作而已。宙斯因为搞错了研究方向,所以回去之后就强化了这个能量溃散法阵的【无极荣耀】结构,而且还特地加了套防止被破解的【无极荣耀】保护法阵。只是【无极荣耀】这些改动对我们的【无极荣耀】抑制器来说根本就没用,因为抑制器压根就没打算去破解法阵。

  在检查了十二星神身上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并确认我们提供的【无极荣耀】设计方案有效后,赫淮斯托斯立刻开始给他们的【无极荣耀】抑制器进行逐个的【无极荣耀】小范围调整。这个只是【无极荣耀】为了让抑制器能够更贴和个人的【无极荣耀】能量特征。毕竟抑制器是【无极荣耀】通过增加能量压强来达到抑制能量溃散法阵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每个人的【无极荣耀】魔力类型和强度都不一样,所以同样一个能量溃散法阵印在不同人身上,抑制方法都会有些微的【无极荣耀】不同。本来不改的【无极荣耀】话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用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赫淮斯托斯是【无极荣耀】个精益求精的【无极荣耀】人,他不能允许自己手上出去的【无极荣耀】东西只是【无极荣耀】“能用”而已,他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完美。因此他最终给每个星神都做了微调,并且把抑制器的【无极荣耀】尺寸也重新调整了一番以适应星神们不同的【无极荣耀】身材。

  等到最后一个能量溃散法阵完成之后,赫淮斯托斯又拿起了一块粉板,然后在上面写道:“现在你们身上的【无极荣耀】能量溃散法阵已经无法威胁你们了,但是【无极荣耀】它还能启动,只是【无极荣耀】无法产生实际危害。另外,我刚刚给你们安装的【无极荣耀】腰带上还有个红色按扭,只要你们按一下,监视法阵就会失效,再按一下就自动恢复。不过平时最好别按,以防止宙斯发现监视不到你们而产生怀疑。”

  看完这段话后艾瑞斯便拿过另外一块粉板在上面写了一些感谢的【无极荣耀】话,其他星神也都上来和他拥抱感谢。不过等到金牛座的【无极荣耀】托尔斯打算拥抱的【无极荣耀】时候赫淮斯托斯却吓跑了。

  开玩笑!托尔斯那家伙身高都快三米了,胳膊比人家腰都粗,这要是【无极荣耀】没控制好力量用力大了那么一点点,那赫淮斯托斯的【无极荣耀】下半辈子就只能在床上度过了。他现在只是【无极荣耀】腿有点瘸,行动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可不想变成小儿麻痹症患者,来个半身不遂啥的【无极荣耀】!

  等他们拥抱完了之后赫淮斯托斯便关闭了熔炉,并且将早就准备好的【无极荣耀】那套为阿芙洛狄忒打造的【无极荣耀】装备假装着从炉子里拿了出来。其实以这套装备的【无极荣耀】抗火属性,在这个岩浆熔炉中根本就不会融化,甚至连变软都不会,赫淮斯托斯只是【无极荣耀】把它放在里面假装一下而已。

  阿芙洛狄忒在看到装备从炉子里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立刻便兴奋的【无极荣耀】扑了上去。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做假的【无极荣耀】,她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很兴奋。毕竟好装备穿习惯了,突然没了装备感觉好象浑身都不对劲了。这会新装备完成,她当然异常兴奋了。

  由于怕耽误时间,阿芙洛狄忒在拿到装备后便套在身上与赫淮斯托斯告了别,然后一边喜滋滋的【无极荣耀】带着十二星神前往奥林匹斯山,一边检查起了自己新装备的【无极荣耀】属性。虽然她没和别人说摹疚藜僖壳上面到底有些啥属性,但是【无极荣耀】看她那笑的【无极荣耀】跟朵花似的【无极荣耀】表情就知道这套装备的【无极荣耀】属性只会比她原来那套还要好很多,否则如果只是【无极荣耀】相同或者略有超出,她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微笑一下而已,绝对不会不顾形象的【无极荣耀】乐成这副德行。

  就在阿芙洛狄忒带着十二星神往奥林匹斯山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也终于到了耶和华的【无极荣耀】教廷之外。

  此时的【无极荣耀】教廷和我上次离开时的【无极荣耀】样子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上次走的【无极荣耀】时候因为我把圣殿山给轰塌了,最后导致圣殿山倾倒并摔到了空间压缩结界范围之外,结果半个罗马城都被圣殿山给砸在了下面。当然,由此造成的【无极荣耀】无辜人员死伤全都要算到我头上来了。不过对此我并不担心,一来我不是【无极荣耀】罗马人,所以造成这边的【无极荣耀】npc和玩家死亡我只加经验和杀敌荣誉,不增加邪恶值;二来我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邪恶类职业了,再多的【无极荣耀】邪恶值对我来说也没有害处。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就是【无极荣耀】这个道理。反正我的【无极荣耀】邪恶值早破表了,再多点也没啥。

  虽然圣殿山被我劈了,但是【无极荣耀】耶和华的【无极荣耀】教廷并没有完蛋,他们只是【无极荣耀】损失了一些杂兵外加建筑物之类的【无极荣耀】固定资产而已,并没有多大的【无极荣耀】实际损失。因此,他们肯定是【无极荣耀】要进行灾后重建的【无极荣耀】。

  游戏里虽然没有工程机械,但是【无极荣耀】却有魔法和各种魔兽可以利用,因此在实际的【无极荣耀】施工速度上不但不比现实中慢,反而要快了好几十倍。

  现在罗马城内虽然还是【无极荣耀】有一大半都被倒塌的【无极荣耀】山体埋在下面,但是【无极荣耀】山体陡峭的【无极荣耀】斜面都被做了爆**理,使之能够和周围的【无极荣耀】地平线之间组成相对比较柔和的【无极荣耀】斜坡,这样就可以建造阶梯或者是【无极荣耀】倾斜的【无极荣耀】道路爬上山体。另外,倒塌山体的【无极荣耀】顶部似乎也被人工平整过了,看起来已经有点基本的【无极荣耀】地平了。估计教廷是【无极荣耀】考虑到把整座山移走不太实际,所以干脆就把山体休整成可以住人的【无极荣耀】结构,让它变成城市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只不过原本平整的【无极荣耀】罗马城以后就会变成一半是【无极荣耀】山,一半是【无极荣耀】平原的【无极荣耀】状态了。

  我来这边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来看教廷搞土木工程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要调查清楚赫拉的【无极荣耀】外援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所以还是【无极荣耀】得先找到耶和华。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