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章 碾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章 碾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突然传来的【无极荣耀】声音让我警觉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我这边都还没来及做出任何调整,突然就感觉到周围的【无极荣耀】迷雾似乎都活了过来。

  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奇怪的【无极荣耀】感觉,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看到了什么变化,而是【无极荣耀】一种感觉。感觉好象自己正站在台上被很多道目光注视着一样。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人浑身不舒服,可却对此无能为力,因为我的【无极荣耀】霜冻技能在雾第一次发飙之后就失效了,至于其他的【无极荣耀】技能,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技能去面对这种局面。

  我这边没有什么明显变化,但是【无极荣耀】在我周围十米之外的【无极荣耀】地方,变化可就大了去了。只见整片噩梦地带内的【无极荣耀】迷雾居然都开始向中心区域积聚收缩,就仿佛是【无极荣耀】被吸尘器吸入的【无极荣耀】烟雾一般迅速向中心聚集,而随着这些烟雾的【无极荣耀】聚集,那些雾魂也被一起抽到了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区域之内,只是【无极荣耀】它们和迷雾的【无极荣耀】情况不一样。被抽到我们附近的【无极荣耀】迷雾全部像是【无极荣耀】归巢的【无极荣耀】鸟群一般冲入了雾的【无极荣耀】身体并全部被她吸纳了进去,而聚集过来的【无极荣耀】雾魂却没有撞到雾的【无极荣耀】身上,而是【无极荣耀】在原地捉对厮杀起来。那些被打败的【无极荣耀】雾魂会迅速消散变成一团不同于周围迷雾的【无极荣耀】,略显灰色的【无极荣耀】迷雾,然后容入战胜它的【无极荣耀】那只雾魂的【无极荣耀】体内。而这只吸收了同伴的【无极荣耀】雾魂会立刻变大一圈,然后再去寻找别的【无极荣耀】雾魂开始战斗,之后将战备的【无极荣耀】雾魂吸收或者被战胜它的【无极荣耀】雾魂吸收掉。总之,整个噩梦地带内除了我周围十米半径内依然被一层浓的【无极荣耀】伸手不见五指的【无极荣耀】迷雾所覆盖之外,其他地方几乎都在几分钟内被彻底清空。所有的【无极荣耀】迷雾都被雾吸入了体内,而所有的【无极荣耀】雾魂则是【无极荣耀】全都互相撕杀吞噬,最后形成了一只全身雪白的【无极荣耀】,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实体状态的【无极荣耀】球状物体。

  当雾吸收完所有的【无极荣耀】雾气之后,围在我身边遮蔽视线的【无极荣耀】那些白雾最终也从我身边脱离容入了雾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我便看到了周围一览无余的【无极荣耀】清澈空间以及雾和她身边悬浮着的【无极荣耀】雪白球体。

  在重新见到雾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稍稍愣了一下,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雾看上去已经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雾看起来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具备一个女性的【无极荣耀】身体轮廓而已,但是【无极荣耀】在质地方面看起来依然是【无极荣耀】一团团的【无极荣耀】雾气所组成的【无极荣耀】,根本没有各种颜色的【无极荣耀】区分。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情况不同了。眼前的【无极荣耀】雾此时看起来已经完全变成了人类女性的【无极荣耀】样子,穿着一身相当夸张的【无极荣耀】拖地长尾晚礼服,就仿佛是【无极荣耀】婚礼上的【无极荣耀】新娘一般。当然,我可不认为她搞成这样是【无极荣耀】为了要和谁结婚。

  除了雾本身之外,她身边那个球也让我感觉非常的【无极荣耀】不安全。那东西虽然看起来是【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但在我的【无极荣耀】危险感知中它却是【无极荣耀】血红色的【无极荣耀】,一种充满了邪恶、疯狂以及怨恨的【无极荣耀】血红色。这东西是【无极荣耀】个魔器。我终于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在哪遇到过。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武器,而是【无极荣耀】件魔器,一种用活的【无极荣耀】生灵而非简单的【无极荣耀】坚硬材料转化为成的【无极荣耀】武器。

  在观察完雾的【无极荣耀】新形象后我又看了眼周围清澈的【无极荣耀】空间,然后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这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真实形态吧?”

  雾并没有要隐瞒的【无极荣耀】意思,而是【无极荣耀】直接点头道:“没错。这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本体形态。整个噩梦地带的【无极荣耀】迷雾其实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只不过之前我是【无极荣耀】处于分散状态的【无极荣耀】,而现在我却凝聚在了一起。这两种形态的【无极荣耀】转化需要消耗大量的【无极荣耀】魔力,而且下次分散也需要很长时间,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无极荣耀】代价,而你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承担责任?”我故意嘲笑道:“你要有本事击败我才能让我承担责任,否则的【无极荣耀】话我转身就走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而且……”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直到雾的【无极荣耀】表情紧张了起来,我才笑着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无极荣耀】秘密。虽然我之前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无极荣耀】生物,但是【无极荣耀】能量聚合型生物我却是【无极荣耀】见过。你们这类生物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一个样子,当能量分散时战斗力很弱,但却近乎是【无极荣耀】不死之身,而一旦凝聚完成,战斗力就会暴涨,但同样的【无极荣耀】,此时的【无极荣耀】你们也会由不死之身变成可以被彻底杀死的【无极荣耀】存在。”

  “哼,你难道真以为我可以被杀死吗?告诉你,我和那些家伙不一样,我即便是【无极荣耀】凝聚起来了也不会被杀死。不管你破坏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多少次,我都能重新凝聚起来。”

  我点头道:“你说的【无极荣耀】没错,可我指的【无极荣耀】杀死不是【无极荣耀】破坏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身体,而是【无极荣耀】将你整个摧毁。之前你的【无极荣耀】体积覆盖了整个噩梦地带,即便是【无极荣耀】我现在的【无极荣耀】状态也没可能将这么大片区域一瞬间全部摧毁。不过现在简单了。你既然已经凝聚成这么点大,我就好办多了。如果只是【无极荣耀】摧毁这么点区域,我甚至可以连附近的【无极荣耀】空间一起彻底摧毁,所以……与其想着如何惩罚我,你到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活下去。”

  “哼,你也就嘴巴厉害,真打起来我几下就能干掉你。”

  “那你就试试看呗。”

  “哼,去死吧笨蛋。”雾忽然肩膀向后一耸将身上的【无极荣耀】婚纱甩脱,然后整个人便闪电般朝我冲了过来。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我完全被搞愣住了,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她动作快看不清,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衣服。原本穿着宽大拖尾婚纱的【无极荣耀】雾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有一副天使般纯洁的【无极荣耀】感觉,但是【无极荣耀】当她甩掉婚纱后,我却发现她在婚纱之下穿着的【无极荣耀】竟然是【无极荣耀】一套紧身的【无极荣耀】白色皮衣,而且这套皮衣并不是【无极荣耀】那种从上包到下的【无极荣耀】类型,而且近似于女王装的【无极荣耀】类型。这个女王装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指的【无极荣耀】女性国王的【无极荣耀】那种华丽外袍,而是【无极荣耀】那种情趣游戏中的【无极荣耀】女王装。六英寸高根的【无极荣耀】紧束型过膝长靴,联体泳装一般将腹股沟与大半个肩膀完全露在外面的【无极荣耀】紧身衣,腰上缠着相当夸张的【无极荣耀】漆皮束腰,长及手肘的【无极荣耀】皮质手套,皮带扣一般的【无极荣耀】颈圈,当然还有最为标志性的【无极荣耀】——长鞭。

  这就是【无极荣耀】雾的【无极荣耀】全套装备,不是【无极荣耀】金属铠甲,也不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婚纱,更不是【无极荣耀】法师袍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要不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全都是【无极荣耀】奶白色的【无极荣耀】,看起来还不算太邪恶,估计就算是【无极荣耀】在自己老公面前也没多少女人敢这么穿的【无极荣耀】。

  之前看谈吐举止,我一直觉得雾就像是【无极荣耀】个修女一般,即便发火,听起来也比较庄重,而之后她的【无极荣耀】婚纱装也让我觉得挺符合她的【无极荣耀】形象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婚纱一脱,没想到整个风格都完全变调了。

  事实上改变的【无极荣耀】不仅仅是【无极荣耀】外形特征,在脱掉了婚纱之后雾连整个性格似乎都发生了改变。之前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性子现在完全变成了一种火暴的【无极荣耀】性格,动作快的【无极荣耀】惊人。我就怎么一愣神的【无极荣耀】工夫她便已经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并且手中鞭子隔着老远就朝我挥了过来。

  啪。在鞭子即将命中的【无极荣耀】前一瞬间我突然抬起了右手,鞭梢打在我的【无极荣耀】手腕上紧跟着便缠了上去。雾发现鞭子缠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腕上立刻就要抽手把我拉倒,但是【无极荣耀】我手腕上的【无极荣耀】刃爪却先一步弹了出来正好将鞭子挑断,跟着就见我整个人仿佛一台大发电机一般,无数道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电弧从我的【无极荣耀】全身上下各个位置连接出来,仿佛章鱼的【无极荣耀】触手一般在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来回扫荡,同时我整个人也逐渐浮空离开了地面。

  对于我的【无极荣耀】变化雾到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害怕的【无极荣耀】意思,她依然毫不迟疑的【无极荣耀】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前,而我身上的【无极荣耀】电弧则是【无极荣耀】立刻像有生命一般全部卷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身上,瞬间便烧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身上白烟滚滚,但她本人却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继续在朝我冲锋。在冲到我面前之后立刻便跳了起来直接朝我身上撞了过来。

  正常来说即便是【无极荣耀】近战,指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那种间隔半米左右互相攻击的【无极荣耀】方式,但是【无极荣耀】雾的【无极荣耀】行为显然不象是【无极荣耀】要和我拼刺刀的【无极荣耀】样子,她这明显是【无极荣耀】要贴上来。近战也没有必要贴这么近吧?这是【无极荣耀】战斗还是【无极荣耀】干那啥事情啊?

  不管怎么说,战场上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让敌人的【无极荣耀】意图得逞的【无极荣耀】,因此凡是【无极荣耀】敌人想做的【无极荣耀】事情你最好都和他对着干就对了。雾现在的【无极荣耀】行为分明就是【无极荣耀】想要贴上来的【无极荣耀】意思,那么我就不能让她贴到我身上来,所以在看到她猛的【无极荣耀】跳起来之后我整个人便立刻一闪消失在原地,然后又突然在雾的【无极荣耀】背后闪了出来。

  雾本身也是【无极荣耀】懂一些空间类的【无极荣耀】能力的【无极荣耀】,但她没想到我速度这么快,只一眨眼的【无极荣耀】工夫就我到她背后了。不等她有所反应我便直接将一只黑色的【无极荣耀】光球按进了她的【无极荣耀】身体,跟着在她回身之前又是【无极荣耀】一闪消失在原地,等雾反应过来之时我已经在离她十几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站着了。

  “你把什么东西塞我身上了?”雾惊慌的【无极荣耀】一边摸着背后试图把那东西弄出来一边叫着。

  对于她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当然没有回答,这种时候她越紧张越慌乱对我就越有利,所以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告诉她那是【无极荣耀】什么的【无极荣耀】。只有未知的【无极荣耀】事物才是【无极荣耀】最吓人的【无极荣耀】,我就是【无极荣耀】要让她害怕。

  当然,刚刚我塞的【无极荣耀】那玩意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一般东西。事实上那是【无极荣耀】个魔法装备,是【无极荣耀】之前从天庭搞到的【无极荣耀】一件小玩意。这个东西总共就能用三次,所以并不被看重。不过这玩意的【无极荣耀】功能到确实是【无极荣耀】不错,它一共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无极荣耀】主体,放在使用者自己身上,另一部分就是【无极荣耀】那个黑球,需要接触到敌人的【无极荣耀】身体才能生效。不过那玩意可以自己渗透进对方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而且不管什么东西都挡不住,所以想放到敌人身上也很容易。只要敌人一旦被这个黑球侵入,那么他不管使用什么魔法,其魔法威力都会下降百分之一,而且法术生效时间也会变慢一两秒,同时这个东西还会在对方使用法术的【无极荣耀】瞬间通过心灵传输告诉使用者对方要使用什么样的【无极荣耀】法术了。

  乍看起来这个东西似乎没什么用,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仔细一想你就会发现这玩意其实挺厉害的【无极荣耀】。那个魔法威力下降百分之一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忽略不计,反正下降比例很微弱,有没有影响不大。关键问题是【无极荣耀】后面两个效果比较变态。首先,它会通知主人敌人要使用什么技能,这个就可以让主人提前做出准备。如果只是【无极荣耀】在敌人开始准备技能时提前通知主人,这个还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毕竟游戏内的【无极荣耀】常用技能一般都能在一到两秒之内完成准备过程,个别法术甚至可以瞬发,如果在对方准备法术之后才通知主人,这个交流过程就得花掉一秒多,等你知道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法术可能已经在发射的【无极荣耀】临界点上了。因此如果对方使用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大型技能,那基本上这个功能就没啥实际用处。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东西还会同时延长敌方的【无极荣耀】法术生效时间两秒,这个就不得了了。有了这两秒时间就意味着在你明白敌人即将使用法术之后两秒敌人的【无极荣耀】法术才会生效,而这两秒时间就可以提供给你进行闪避或者隔挡。要是【无极荣耀】你反应够快,会一些可以瞬发的【无极荣耀】远程打击技能,你甚至都能抢在对方的【无极荣耀】法术生效前打断他。

  雾中了这一招之后相当的【无极荣耀】紧张,她知道我很厉害,所以她也同样猜测我放到她身上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但她虽然知道我放了什么东西到她身上,可她自己却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法搞清楚那东西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由于自己本身的【无极荣耀】特性,雾其实是【无极荣耀】可以把任何进入体内的【无极荣耀】异物给弄出来的【无极荣耀】。毕竟她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一大堆雾气凝结而成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她本来就可以变化成虚无状态,就算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体内,她之间使自己虚无化,那玩意应该自己就会掉出来了。但是【无极荣耀】,实际结果却是【无极荣耀】她不但无法把那东西弄出来,甚至连找都找不到。那东西就仿佛掉进水里的【无极荣耀】盐粒一般在进入她身体的【无极荣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你到底放了什么?”见我不回答,雾又再次问了出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我的【无极荣耀】话让雾异常的【无极荣耀】气愤,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不过最终她还是【无极荣耀】决定放弃继续询问的【无极荣耀】打算,毕竟她也看出来了,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告诉她的【无极荣耀】。所以既然那东西没产生什么特别的【无极荣耀】状况,她便也没去管它,只是【无极荣耀】战斗时注意留了两分力,以防止那东西突然搞出什么特殊效果让她吃亏。

  本来雾的【无极荣耀】整体实力就不如我,现在留了两分力那就更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了。见我闪开的【无极荣耀】她立刻冲了上来,但因为没有全力出手,所以冲到我面前之后只是【无极荣耀】打出了一拳八分力的【无极荣耀】拳头,然而这拳最终也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打中,因为我看出来了她是【无极荣耀】在找机会接近我。

  雾从一开始就跳起来企图抱住我,这就是【无极荣耀】她最大的【无极荣耀】错误。她不应该那么急切。在战斗中与敌人发生肢体接触其实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且这种事情发生的【无极荣耀】会非常频繁。如果雾真的【无极荣耀】有什么特殊能力必须通过接触才能发挥效力,她完全可以在战斗中接触我。但是【无极荣耀】她太心急了,居然一上来就试图整个抱住我,这让我起了疑心,因此在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时间里我开始躲避她的【无极荣耀】一切接触。刚才那一拳如果放在战斗开始前我保证不会去闪,而是【无极荣耀】会趁机和她近身格斗,但现在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去接她的【无极荣耀】拳头的【无极荣耀】。

  原地一个转身,我整个人再次瞬间消失。一拳打空的【无极荣耀】雾气愤的【无极荣耀】四处张望寻找我的【无极荣耀】位置,但是【无极荣耀】让她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就在她四处张望的【无极荣耀】时候,头顶上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张开了一给黑洞。

  感觉到能量变化的【无极荣耀】雾猛然惊觉头顶的【无极荣耀】威胁,可惜不等她抬头就见黑洞之中突然一闪,一根与黑洞一模一样大小,直径达到了五十米的【无极荣耀】实心花岗岩巨柱突然从黑洞中猛的【无极荣耀】穿了出来,然后带着雷霆万钧之力猛然轰在了地面上。当巨柱与地面撞击的【无极荣耀】瞬间,只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整个噩梦地带及其周边区域的【无极荣耀】人都感觉到了剧烈的【无极荣耀】震感。

  等震动与烟尘完全消失之后,只见雾刚刚站着的【无极荣耀】地方现在却是【无极荣耀】多了一根直径三十米的【无极荣耀】巨大石柱。石柱的【无极荣耀】下端明显已经插入了地面,但具体砸进去多深暂时还看不出来,而巨柱的【无极荣耀】上部则是【无极荣耀】高达一百多米的【无极荣耀】柱身,更吓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柱身的【无极荣耀】顶端居然还在黑洞之中没有完全伸出来,也不知道这东西具体还有多长,但即便只有伸出洞外的【无极荣耀】这一百米长,这根柱子的【无极荣耀】体积也足够吓人了。

  看着笔直插入地面的【无极荣耀】巨柱,我微笑着收回了玄武甲片。其实刚才用的【无极荣耀】这个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技能,而是【无极荣耀】玄武的【无极荣耀】技能,名字叫做定坤柱,原版使用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应该会先轰出十二根像刚才这样的【无极荣耀】柱子,如果敌人还不死,那就会再降下一根比这个粗两三倍,并且长度也要长出十几倍的【无极荣耀】更恐怖的【无极荣耀】柱子。这种柱子都是【无极荣耀】好几十亿吨一根,当其带着巨大的【无极荣耀】重力加速度从天空猛砸下来之时,即便是【无极荣耀】玄武自己也没办法纯靠*力量接住它。而且,你别看这柱子好象很粗糙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这玩意还带破魔属性,所以即便有防护罩什么的【无极荣耀】,这玩意通常也能连防护罩一起砸扁。

  之前从我们战斗开始就一直躲在远处的【无极荣耀】狐狸这个时候又跑了回来,然后看着那好象擎天柱一般的【无极荣耀】巨柱忍不住直吐舌头。“我说紫日会长你这个是【无极荣耀】什么技能啊?这威力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夸张吗?这个才是【无极荣耀】一段而已好不好。”

  “一段?这个法术还分段的【无极荣耀】?”

  我点头道:“一共两阶,前一阶分十二段,如果不行还有第二阶一段,不过到了二阶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毁灭性法术了。那种东西只要用出来,国家地图都要变更了!”

  “我反正觉得这一段就已经够吓人了。不过紫日会长我建议你还是【无极荣耀】尽快准备点别的【无极荣耀】法术,要是【无极荣耀】没有的【无极荣耀】话就赶紧闪吧。”

  “你知道她没死?”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小狐狸比我更惊讶的【无极荣耀】反问:“你原来也知道吗?”

  我点点头道:“她是【无极荣耀】雾组成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本体其实是【无极荣耀】没有形状的【无极荣耀】。你觉得用东西砸雾有用吗?”

  “那你还砸?”

  “吓吓她而已。我只是【无极荣耀】觉得她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战斗伙伴,所以想收留她。因此在提出来之前先让她看看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不然你一穷二白三没本事凭什么要人家跟你混?”

  “你的【无极荣耀】逻辑还真够牛的【无极荣耀】!”小狐狸这边刚感叹完,忽然就听咔的【无极荣耀】一声,前方的【无极荣耀】花岗岩巨柱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大约一米高的【无极荣耀】裂缝。“看来我得先闪了,你们打完我再过来。”小狐狸看到裂缝之后立刻转身就跑,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这边小狐狸才刚离开,那边的【无极荣耀】石柱之上突然又是【无极荣耀】咔嚓一声,那道原本只有一米长的【无极荣耀】裂缝忽然像活了过来一般开始沿着柱身一路往上游去,最后当半根柱子都裂开后,柱子的【无极荣耀】底端靠近地面的【无极荣耀】位置突然向外崩出了无数的【无极荣耀】碎片,然后就看到雾一脸怒容的【无极荣耀】从里面蹦了出来。

  啪啪啪啪……伴随着一阵鼓掌声,我故意戏谑的【无极荣耀】说道:“恭喜你成功脱困,而且至今为止你是【无极荣耀】第一个从定坤柱下逃生的【无极荣耀】存在。”

  我说的【无极荣耀】这可是【无极荣耀】实话。玄武虽然也用过这招,而且被打中的【无极荣耀】生物中也确实有比雾厉害很多的【无极荣耀】存在,但人家玄武只要一发动就会看着敌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死了,然后要是【无极荣耀】一根砸不死,第二根、第三根就会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砸下来,而至今为止还没有谁能撑到最后一根柱砸下来的【无极荣耀】。所以说雾确实是【无极荣耀】这定坤柱下第一个存活下来的【无极荣耀】生物,只是【无极荣耀】她活下来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没有杀意,而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她实力够强能硬扛这东西。

  被砸了一下的【无极荣耀】雾虽然看起来身上完好无损的【无极荣耀】样子,但其实我能从她的【无极荣耀】感应中感觉到她的【无极荣耀】情况。现在的【无极荣耀】雾其实已经比之前虚弱很多了,我甚至可以确定她至少已经损失了六分之一以上的【无极荣耀】力量,照这个状况看来,如果我狠心一点砸来几根柱子,她最多能再支撑两三根就得完蛋。毕竟定坤柱是【无极荣耀】一根比一根厉害,第一根最弱的【无极荣耀】就打掉她六分之一还多的【无极荣耀】力量,再来一根估计她就剩不下多少东西了,而第三根直接就能要了她的【无极荣耀】小命。要知道这个定坤柱可不单单是【无极荣耀】根柱子那么简单,这玩意也是【无极荣耀】玄武当年从洪荒时代一路活到现在保命的【无极荣耀】法术之一,其原本瞄准的【无极荣耀】目标就是【无极荣耀】那些洪荒凶兽之类的【无极荣耀】超级怪物,所以除了物理攻击,这东西对魔法和灵体类生物的【无极荣耀】杀伤效果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弱,不然也不致意把雾这种几乎不怕物理伤害的【无极荣耀】生物都砸这么惨了。

  气愤异常的【无极荣耀】雾此时显然还存着要干掉我的【无极荣耀】心思,因此她在爬出来之后立刻又朝我冲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就在她刚刚跑出一步之后,我突然朝她弹出了一枚小小的【无极荣耀】光点。那光点大概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是【无极荣耀】却极为的【无极荣耀】明亮。

  因为体积小,所以这玩意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几乎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就飞到了雾的【无极荣耀】面前。之前吃过一次亏的【无极荣耀】雾现在可是【无极荣耀】打着十二万分的【无极荣耀】警惕,一看到我弹出光点,她也不管那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到底厉不厉害,立刻就往旁边飞身一扑。

  事实证明了她的【无极荣耀】选择是【无极荣耀】非常正确的【无极荣耀】。在魔力无限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不用担心任何耗魔问题,因此用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平时用一两下就能把我全身魔力耗干的【无极荣耀】超级魔法。想象一下,以我的【无极荣耀】基础属性点,加上后来得到的【无极荣耀】各种加成,我的【无极荣耀】魔力总量会是【无极荣耀】一个多么庞大的【无极荣耀】数值?而这些魔法即便以我的【无极荣耀】魔力也只能支撑一到两次发射,由此你就可以判断出这些法术的【无极荣耀】威力如何了。

  虽说法术的【无极荣耀】威力不一定就等于消耗的【无极荣耀】魔力,但不管怎么说,耗魔高的【无极荣耀】法术威力更大这个基本定律还是【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能在一两次之间耗干我的【无极荣耀】魔力的【无极荣耀】法术,那威力能小到哪去?

  事实上别看我刚刚弹出的【无极荣耀】光点不过指甲盖大小,但它其实是【无极荣耀】来自朱雀的【无极荣耀】技能——太阳碎片。

  一听这名字我估计很多人直接就能猜到这个技能的【无极荣耀】特性了。没错,它的【无极荣耀】属性就和名字一样,那个弹出的【无极荣耀】小东西内部携带着太阳内部相同的【无极荣耀】高温,只是【无极荣耀】在撞到物体之前温度是【无极荣耀】被束缚了起来的【无极荣耀】,只有在命中了什么东西之后才会释放出来。刚刚雾要是【无极荣耀】不躲,一旦被命中,我估计那枚太阳碎片烧光她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但是【无极荣耀】把她蒸发掉一大半绝对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的【无极荣耀】。要知道这东西可是【无极荣耀】拥有太阳一般的【无极荣耀】高温啊,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体积太小,估计放出来那就是【无极荣耀】地图炮一般的【无极荣耀】威力。

  最终雾很走运的【无极荣耀】闪开了这一击,结果不带跟踪能力的【无极荣耀】光点便直接飞进了她背后的【无极荣耀】定坤柱之中,然后……然后那根巨大的【无极荣耀】定坤柱就在她惊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仿佛一根竖立在夏日正午的【无极荣耀】马路中央的【无极荣耀】冰淇淋一般眨眼之间便融成了一滩橘红色的【无极荣耀】,好象牛粪一般的【无极荣耀】炽热熔岩。

  刚被定坤柱砸过的【无极荣耀】雾当然知道定坤柱是【无极荣耀】多么强力的【无极荣耀】东西,然而那小小的【无极荣耀】光点居然一下就把那么大根柱子整个给烧成了熔岩,这得多么恐怖的【无极荣耀】温度才能办到啊?

  被吓了个半死的【无极荣耀】雾终于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无极荣耀】想法有多么的【无极荣耀】错误。她一开始只是【无极荣耀】觉得我很厉害,但并没有觉得我是【无极荣耀】不可战胜的【无极荣耀】。她一直认为只要自己恢复凝聚状态就可以随意碾压我,但事实却是【无极荣耀】即便她凝聚了自身力量,依然只能在我面前被碾压。

  其实她要是【无极荣耀】了解我的【无极荣耀】这些属性的【无极荣耀】话,就不会觉得这么惊讶了。要知道刚刚那俩技能全都是【无极荣耀】四圣兽的【无极荣耀】技能,我不过是【无极荣耀】借用圣兽印信发动的【无极荣耀】技能而已。如果是【无极荣耀】平时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大概只够释放一次不完整的【无极荣耀】技能,但现在因为魔力无限的【无极荣耀】原因,所以我不但能释放完整技能,还可以一个接一个的【无极荣耀】扔。这一点恐怕连四圣兽自己都做不到。毕竟他们的【无极荣耀】魔力也是【无极荣耀】有限的【无极荣耀】,即便因为总量多回复快,可以联系使用技能,但也不可能扔起来没完。所以说我现在单就伤害输出这一项来说已经比四圣兽还要厉害了。当然,如果现在让我和他们单挑,肯定还是【无极荣耀】我先挂,毕竟他们只要拼着硬扛一招的【无极荣耀】后果强行释放技能,跟我来个以伤换伤,最后死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我。毕竟人家的【无极荣耀】血量后面可是【无极荣耀】好长一串零来着,就算我攻击防御什么的【无极荣耀】不比人家低,拼血量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对手啊。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无极荣耀】伤害输出反正是【无极荣耀】达到了四圣兽的【无极荣耀】级别。可是【无极荣耀】四圣兽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啊?人家可是【无极荣耀】地区守卫来着,而且还是【无极荣耀】中国这样的【无极荣耀】超级大国的【无极荣耀】地区守卫,这个实力可想而知。雾虽然也是【无极荣耀】个实力还算不错的【无极荣耀】生物,但要和地区守卫比起来那就不够看了。要知道,在《零》中,就算是【无极荣耀】各国的【无极荣耀】神族领袖,像是【无极荣耀】宙斯、鸿钧教主这样的【无极荣耀】存在都是【无极荣耀】默认为可被杀死的【无极荣耀】范畴,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实际上在系统设定中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实力很强的【无极荣耀】npc怪物,与外面那些给大家练级的【无极荣耀】怪物比起来,他们的【无极荣耀】不同点也仅仅是【无极荣耀】身份特殊外加实力超强而已,本质上他们依然还是【无极荣耀】给玩家杀的【无极荣耀】怪物,只是【无极荣耀】目前玩家们暂时还搞不定他们而已。

  但是【无极荣耀】,按照系统设定,地区守卫却不属于怪物范畴。地区守卫在《零》中就相当于系统的【无极荣耀】组成部分,他们可以被杀死,但系统不会引导或者鼓励玩家杀死地区守卫,而且各国的【无极荣耀】地区守卫一般都是【无极荣耀】不怎么参加世俗纷争的【无极荣耀】,甚至于除了中国的【无极荣耀】天庭比较强势可以一定程度上指挥四圣兽之外,其他国家的【无极荣耀】神族大多没法指挥自己国家的【无极荣耀】地区守卫,因为系统设置中他们就不是【无极荣耀】怪物。这些地区守卫更多的【无极荣耀】时候都是【无极荣耀】在维持系统的【无极荣耀】一些设置的【无极荣耀】运转,比如限制玩家的【无极荣耀】出入区域什么的【无极荣耀】。而且大部分地区守卫都是【无极荣耀】兼职的【无极荣耀】任务npc,他们往往比神族发布的【无极荣耀】任务还要多。

  通过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地区守卫是【无极荣耀】多么强力的【无极荣耀】存在,它们是【无极荣耀】系统的【无极荣耀】组成部分,是【无极荣耀】系统在游戏内实现部分功能的【无极荣耀】媒介。要是【无极荣耀】把系统看作是【无极荣耀】游戏体系的【无极荣耀】终极创世神,那地区守卫就是【无极荣耀】创世神的【无极荣耀】神使。如此强力的【无极荣耀】生物,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雾这样的【无极荣耀】普通强力生物能比的【无极荣耀】?

  看着被融成半凝固岩浆团的【无极荣耀】定坤柱,雾开始计划着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赶紧跑路比较好。刚才那两下都不是【无极荣耀】她能承受的【无极荣耀】攻击,虽然那个定坤柱她硬接了下来,但其实她是【无极荣耀】借助地面缓解了不少冲击力的【无极荣耀】。她当时是【无极荣耀】硬往地下钻了很深,直到被柱子追上才开始抵抗冲击的【无极荣耀】。如果她当时是【无极荣耀】站在地面去接,那就这一下估计她就已经被打成半残了。

  “为什么不冲了?你是【无极荣耀】在害怕吗?”看着停在那里的【无极荣耀】雾,我故意出声问道。

  可以看出来雾是【无极荣耀】那种很有自尊的【无极荣耀】生物,如果你把她的【无极荣耀】自尊彻底打倒,她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不会服从你的【无极荣耀】。所以对付她这种类型的【无极荣耀】生物就不能太客气。当然,不客气只是【无极荣耀】说要凶狠一些,不是【无极荣耀】说可以去侮辱她,所以语言上可以挑衅,但绝对不如侮辱。

  雾的【无极荣耀】心里自然是【无极荣耀】不想再往前冲了,可是【无极荣耀】面子上似乎又过不去。之前是【无极荣耀】她自己说要给我点颜色看看的【无极荣耀】,结果这才刚动手,连我的【无极荣耀】边都没摸到就被吓成了这副德行,这让她的【无极荣耀】自尊心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所以最终明知不敌她还是【无极荣耀】咬牙冲了上来。

  之前在雾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已经试过了玄武与朱雀的【无极荣耀】技能,而青龙的【无极荣耀】技能最初就用过了,现在四圣兽中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剩白虎了。看着再次冲上来的【无极荣耀】雾,我直接拿出了白虎裘毛并迅速扫了一遍白虎的【无极荣耀】技能,然后直接选定了一个比较好控制,杀伤力不强的【无极荣耀】技能。

  我现在已经看出来雾有所动摇的【无极荣耀】意思了,而且她的【无极荣耀】实力在之前被砸了一下之后就明显不如一开始的【无极荣耀】状态了。可是【无极荣耀】四圣兽的【无极荣耀】攻击性技能威力都比较吓人,我怕弄巧成拙一下把雾给打死了,所以没敢用强力攻击型技能,而是【无极荣耀】选了个控制类的【无极荣耀】技能。

  正在朝我冲锋的【无极荣耀】雾跑着跑着突然就听咚的【无极荣耀】一声,整个人以一种极为搞笑的【无极荣耀】姿势停在了那里。她的【无极荣耀】整个脸几乎都挤变了形,整个人用一种古怪的【无极荣耀】定在那里,就好象撞上了一面玻璃墙一般。

  实际上雾确实是【无极荣耀】撞到东西了,不过她撞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玻璃,而是【无极荣耀】空气。

  所谓云从龙,风从虎,白虎的【无极荣耀】技能就是【无极荣耀】风,而实际上控制风也就是【无极荣耀】控制气体。刚刚我使用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就叫做空气掌握,功能有点像念动力,只不过念动力即使在水中或者真空环境中也能用,而这个能力只能在空气中使用。不过,虽然使用范围狭窄了一点,但威力却是【无极荣耀】不小。刚刚启动技能之后我只是【无极荣耀】想象着在雾的【无极荣耀】面前竖立一道坚固的【无极荣耀】空气墙而已,结果她立刻就一头撞了上去并把自己给撞成了人饼,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空气墙竖的【无极荣耀】太近,她的【无极荣耀】速度还没提起来,估计这下就够她受的【无极荣耀】。

  从空气墙上下来,雾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不停摸索着面前的【无极荣耀】空气,虽然那里什么都看不见,但确实是【无极荣耀】可以摸到一面平整的【无极荣耀】墙壁。在确认到这里有面墙之后,雾第一个想到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绕过去,因为我既然能在这里竖起一面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墙,那么移动它应该也不难,再说谁又能保证我只能竖一道墙呢?所以她在发现墙壁之后做的【无极荣耀】第一近事情就是【无极荣耀】砸。

  咚。雾直接一拳砸在了墙壁上,结果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值瞬间下降了一小截,然后因为魔力无限,眨眼间便又回满了。搞了半天这个空气掌握技能也是【无极荣耀】需要消耗魔力来产生对抗力的【无极荣耀】,当它产生压力或者抵抗压力时就会消耗魔力,而不产生这些相互作用力时却几乎不耗魔。我说怎么别的【无极荣耀】技能一启动我的【无极荣耀】魔力立刻就下去一大截,这个技能启动半天都没见魔力下降,搞了半天消耗是【无极荣耀】在这里。

  “该死的【无极荣耀】紫日,你有本事别躲在墙后面。”雾砸了一次之后又用脚踢了几次,之后还试着用肩膀去撞了两下,当然结果依然是【无极荣耀】毫无动静。之前她跑那么快都没撞穿墙壁,靠这点拳脚能起什么作用?正因为打不穿,所以雾开始发火,并喊出了之前那句话,期望我会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放她过去。

  事实上我当然不傻,可我也确实放开了空气墙,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邪恶的【无极荣耀】玩法。

  刚喊完话的【无极荣耀】雾猛然一拳再次砸向墙壁,结果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墙不见了。试探着摸了两下,确认墙真的【无极荣耀】不见了之后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不过在看到我故意打开面罩露出的【无极荣耀】挑衅的【无极荣耀】表情之后,怒火上涌的【无极荣耀】她便立刻再次冲了过来,然后……

  然后她就悲剧了。先是【无极荣耀】跑了两步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跟着整个人往前一倒,双手还没撑到地面,脑袋到是【无极荣耀】先撞到了东西,结果这一下就摔了个头昏眼花。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生物这两下就够她受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雾比较占便宜,她是【无极荣耀】半能量生物,所以虽然这下摔的【无极荣耀】不轻,但其实没啥伤害,只是【无极荣耀】心里气的【无极荣耀】快不行了。不过,等她爬起来之后再去摸,刚才撞到脑袋和绊了她一下的【无极荣耀】东西都不见了,而后她又想往我这边移动,可是【无极荣耀】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没敢跑起来,而是【无极荣耀】像个瞎子一样用手去摸,但是【无极荣耀】结果却突然感觉手上一疼,收回来才发现手指居然被切了道口子。因为是【无极荣耀】半能量生物,所以受伤也不会流血,而且伤口几乎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复原了。但是【无极荣耀】,被划伤总是【无极荣耀】会疼的【无极荣耀】。她试探性的【无极荣耀】再次去摸了一下,结果发现刚刚扎到手的【无极荣耀】位置居然有个好象钉子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然后她顺着这个东西往下摸,发现这个钉子并不是【无极荣耀】独立的【无极荣耀】,在它的【无极荣耀】后面连着一面墙,墙上稀疏的【无极荣耀】分布着一根根的【无极荣耀】钉子,而且和墙壁本身一样完全看不见。雾一瞬间就晕了,空气墙还可以硬撞,钉墙怎么办?把自己戳成蜂窝?

  这就是【无极荣耀】我刚刚想到的【无极荣耀】空气掌握的【无极荣耀】超级变态用法。因为空气掌握掌握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空气,而我们周围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空气。你说这空气要怎么发现?平时空气都是【无极荣耀】松软而可以流动的【无极荣耀】,这看不见自然也没什么,反正你走过去空气自然就让开了。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速度太快的【无极荣耀】时候摩擦力会发热,但一般是【无极荣耀】不会造成伤害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一旦某一天空气变成了砖头一样坚硬的【无极荣耀】状态,那麻烦可就到了。原本看着好好的【无极荣耀】地方,一走过去直接撞墙上了,而且因为看不见,所以毫无准备,这自然就比撞到别的【无极荣耀】东西撞的【无极荣耀】更重,因为你根本无法提前采取措施降低撞击伤害。

  当然,把空气当墙使还只是【无极荣耀】低级用法,高级用法就是【无极荣耀】我刚刚用的【无极荣耀】这样,在敌人的【无极荣耀】周围不规则的【无极荣耀】布置各种形状的【无极荣耀】固化空气。这些空气可以是【无极荣耀】锋利的【无极荣耀】刀刃,可以是【无极荣耀】钉板墙,可以是【无极荣耀】高出地面一点点的【无极荣耀】矮墙,甚至可以是【无极荣耀】横在空中的【无极荣耀】一面薄如蝉翼的【无极荣耀】刀片,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把空气塑造成各种锋利或不锋利的【无极荣耀】形状对人造成阻挡,而敌人因为完全看不见,所以根本没法做出预判。当然,如果放慢速度小心的【无极荣耀】摸索着前进也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在战场上这样和找死其实没啥区别。

  战斗中大家都恨不得自己能瞬移,你跟个盲人一样摸索着前进,这要怎么战斗?至于说用颜料什么的【无极荣耀】做记号,那就更别想了。空气这东西可不是【无极荣耀】固体,就算你往前喷颜料,只要我一解除空气固化,然后立刻再凝结,颜料自然就掉下去了。我可没听说有什么颜料能给空气上色的【无极荣耀】。当然,使用烟雾其实是【无极荣耀】可以试出这些固化空气的【无极荣耀】,毕竟固化之后就不能流动了,所以在烟雾中会比较好辨认,但是【无极荣耀】那样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好辨认一点点而已,实际上你的【无极荣耀】速度还是【无极荣耀】快不起来,因为如果我把固化空气都弄成像小刀片一样大横七竖八的【无极荣耀】放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那即使在烟雾中也是【无极荣耀】很难发现它们的【无极荣耀】,但只要有一个没发现,那就要做好被放血的【无极荣耀】准备了,甚至于伤到要害直接挂掉也是【无极荣耀】可能的【无极荣耀】。

  当然,雾是【无极荣耀】半能量生物,被切割的【无极荣耀】话对她来说只是【无极荣耀】身体会疼,但不会产生伤害,甚至于她如果像之前那样变成覆盖整个噩梦地带的【无极荣耀】状态的【无极荣耀】话根本就可以无视这些切割伤,只可惜她现在凝聚成了本体形态,而这个状态虽然攻击力强了n多倍,但却会疼,这就成了她最大的【无极荣耀】弱点。

  其实就算雾不怕疼,我也照样有办法对付她,而事实上我已经开始这么干了。

  看到雾被眼前看不见摸的【无极荣耀】到,而且确实摹疚藜僖寇伤人的【无极荣耀】固化空气逼的【无极荣耀】寸步难行,我便猜到了她的【无极荣耀】锐气已经被消耗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是【无极荣耀】时候收网了。

  就在雾试探着前进之时,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无极荣耀】腰被缠住了。跟着不等她伸手去扮,她的【无极荣耀】双手手腕便也被卡住了,再然后是【无极荣耀】脚腕和脖子,她整个人被迅速拉成了大字形举离了地面,然后缓慢的【无极荣耀】升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只是【无极荣耀】和她之前的【无极荣耀】想象不同,此时虽然与我近在咫尺,可惜她却被捆的【无极荣耀】跟粽子一样,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雾是【无极荣耀】可以变形的【无极荣耀】生物,我才不会傻了吧唧的【无极荣耀】以为固定住手脚就能困住她呢,所以我直接给她做了个空气石棺,将她整个人严丝合缝的【无极荣耀】卡在了里面,就算她有本事把自己变成一阵风也别指望钻出来了。

  “现在你还想着干掉我吗?”

  “哼。”雾虽然被困住了,却还是【无极荣耀】在用声音表达她的【无极荣耀】不满。

  我对此并没有介意,反而微笑着说道:“别这么激动吗。你看,我们之间其实并不存在根本性冲突,所以,不如让我们和和气气的【无极荣耀】坐下来谈谈好吗?打打杀杀什么的【无极荣耀】多没情调啊!”

  雾其实很想反问我刚才是【无极荣耀】谁把她打这么惨的【无极荣耀】,但想想现在的【无极荣耀】处境她还是【无极荣耀】没张口。不过她现在心里确实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气愤,一是【无极荣耀】气自己打不过我,二是【无极荣耀】气我这个家伙太可恶,三则是【无极荣耀】气之前雾魂互相吞噬形成的【无极荣耀】那个球。她本来还指望那东西能帮她的【无极荣耀】忙干掉我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从形成之后开始那个球压根就没动过地方。被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背叛,这才是【无极荣耀】最让她气愤的【无极荣耀】地方。比起敌人,正常人其实更讨厌叛徒,雾也不例外。不过我估计她要是【无极荣耀】知道那个球不动的【无极荣耀】原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