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新奥林匹斯神族归位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新奥林匹斯神族归位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然任务奖励很不错,但是【无极荣耀】暂时还不是【无极荣耀】做任务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只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看了下等级之后就开始往神力核心那边赶,维娜那里的【无极荣耀】核心同步读取工作已经结束了,下面要进行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之后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重建问题了。

  欧洲现在的【无极荣耀】局势对我们来说还是【无极荣耀】比较不错的【无极荣耀】。几大主要神族之中光暗两大神殿一个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傀儡神权,另外一个则是【无极荣耀】关系不错的【无极荣耀】盟友,教廷虽然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死敌,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在他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内没有产业,而且短期内没有在这一范围建立什么新势力的【无极荣耀】想法,所以教廷对我们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毫无威胁。剩下的【无极荣耀】两大神族一个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一个是【无极荣耀】北欧神族。

  北欧神族和我们应该不会成为盟友,但是【无极荣耀】敌对也算不上,这是【无极荣耀】一个还没开化的【无极荣耀】神族,暂时和我们没有太多交集。除掉北欧神族之后,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奥林匹斯神族了,如果能将其变成比光明神殿更加彻底的【无极荣耀】傀儡神权,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欧洲大地上掌握或者说影响半数以上的【无极荣耀】神族势力的【无极荣耀】思想倾向。这种巨大的【无极荣耀】影响力虽然不会直接给你印钞票,但它却可以让你的【无极荣耀】其他产业收入猛增,而且还能开辟出一些之前无法涉足或者不适合涉足的【无极荣耀】产业。

  我们需要这种影响力维持下去就必须保证欧洲神族的【无极荣耀】势力分布保持现状,或者按照我们希望的【无极荣耀】方向发展下去,而将奥林匹斯神族变成我们得傀儡神权就是【无极荣耀】其中最为重要的【无极荣耀】一步战略布局。

  我们行会知道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人不少。而且这种布局也不是【无极荣耀】一两个人讨论一下就能出结果的【无极荣耀】,因此当我到达的【无极荣耀】时候这边已经站了不少人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议大厅中此时已经挤满了人,不光是【无极荣耀】座位上,连周围都站着两圈人。之所以会这么多。倒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扩大了会议人员参加数量,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会议的【无极荣耀】另外一方人员,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成员也在现场。

  本来这种类似谈判一样的【无极荣耀】会议是【无极荣耀】需要先分别讨论一下整合自己的【无极荣耀】内部意见才能开始谈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有点特殊。一是【无极荣耀】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和我们并不是【无极荣耀】处于同一地位上,对方刚刚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支持下打赢了反叛战争。而且我们才是【无极荣耀】主力,这就决定了赫拉手下的【无极荣耀】那帮奥林匹斯神族并不具备和我们对等的【无极荣耀】地位。另外,实力反面我们也是【无极荣耀】确确实实的【无极荣耀】超越对方很多,这就决定了对方不具备强硬谈判的【无极荣耀】实力。最后,因为我们行会有内部通讯,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边开会边讨论统合意见。

  会议厅内现在双方已经分成了两部分坐好,但是【无极荣耀】从位置上就看的【无极荣耀】出来,我们之间不是【无极荣耀】平等的【无极荣耀】。正常谈判的【无极荣耀】时候双方都是【无极荣耀】隔着桌子坐在左右两侧。而桌子的【无极荣耀】首尾两端都是【无极荣耀】不坐人的【无极荣耀】。不过这次我们的【无极荣耀】位置却是【无极荣耀】分上下的【无极荣耀】。作为会长,我在会议桌上的【无极荣耀】位置就位于会议桌的【无极荣耀】顶头,而且这里有一张非常特别的【无极荣耀】王座,桌子边上的【无极荣耀】其他所有座位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唯独我这张是【无极荣耀】特别的【无极荣耀】,这就决定了这个位置代表着地位更高的【无极荣耀】存在。

  现在会场里已经将我的【无极荣耀】位置空了出来,而维娜、玫瑰、红月他们都在我的【无极荣耀】位置的【无极荣耀】左右两侧坐好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一帮子有资格参加会议的【无极荣耀】人员和混乱与秩序神族中提供的【无极荣耀】人员也都在座位后面站着,算是【无极荣耀】次席。

  赫拉的【无极荣耀】位置就在我对面。但是【无极荣耀】隔着整张桌子。要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议厅长桌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桌子,这玩意可是【无极荣耀】比过去的【无极荣耀】低级旅店里的【无极荣耀】大通铺还要大,长度都快超过十米了。要不是【无极荣耀】有魔法装置,隔这么远,说话都得大声喊了。

  赫拉的【无极荣耀】手下就在赫拉的【无极荣耀】位置两侧。但是【无极荣耀】和我们这边人满为患比起来,数量就显得稀稀拉拉了。能来参加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赫拉的【无极荣耀】直属人员,必然是【无极荣耀】心腹,而之前赫拉还是【无极荣耀】在宙斯的【无极荣耀】手底下被压制着,她当然不可能有太多手下,心腹什么的【无极荣耀】就更是【无极荣耀】挑不出几个来了,因此她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员也就是【无极荣耀】刚刚把分给他们的【无极荣耀】几个位置坐满了而已,后面总共也就站了三个人。

  “好了,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我刚一坐下红月就发话了,搞了半天我还是【无极荣耀】最后到的【无极荣耀】。

  对面的【无极荣耀】赫拉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那就开始吧。”

  既然赫拉都点头了,我们这边立刻便开始了议题。玫瑰首先拿出了十几份资料递给后面一名手下,那名玩家立刻把资料拿了过去发给了对面的【无极荣耀】赫拉和她的【无极荣耀】手下。在对方翻开资料后玫瑰才开始说道:“资料内容你们都看到,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刚从奥林匹斯神族中得到的【无极荣耀】物资恰疚藜僖垮单,后面那一份是【无极荣耀】还剩下的【无极荣耀】物资恰疚藜僖垮单,另外我们在表格的【无极荣耀】最后面列出了我们觉得对行会来说非常重要,而奥林匹斯神族这里出产量又很巨大的【无极荣耀】互补型物资。以后我们希望奥林匹斯神族可以为我们定期的【无极荣耀】提供这些物资。当然,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白拿的【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以及混乱与秩序神族将为你们提供国际关系以及实质上的【无极荣耀】庇护。同时我们还会想办法提升你们的【无极荣耀】实力,使你们在未来的【无极荣耀】日子里能够有足够自保的【无极荣耀】能力。”

  “听起来不错。”赫拉一边翻着手里的【无极荣耀】资料一边问道:“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损失这么大,短时间内如果耶和华或者奥丁的【无极荣耀】势力入侵,我们应该怎么办?”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翻到第七十二页。”玫瑰说道:“我们会通过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让光暗两大神殿拖住教廷的【无极荣耀】势力,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来自教廷这边的【无极荣耀】威胁。关于奥丁神族的【无极荣耀】事情。我觉得这还是【无极荣耀】个未知数,奥丁神族未必就会对你们下手,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也不一定一开始就进入全面总攻。他们总要有个试探的【无极荣耀】过程。”

  “那么万一他们进攻了呢?”赫拉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手下问道。

  “我们会第一时间出现,然后像之前对付宙斯那样把奥丁打的【无极荣耀】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如果是【无极荣耀】这样,我想我们可以接受。”赫拉道:“但是【无极荣耀】关于自主权的【无极荣耀】问题……”

  “我觉得这个其实不是【无极荣耀】需要讨论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出声制止了赫拉继续说下去。“你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我们帮你做到了。你要保存之前宙斯拥有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实力。我们也帮你留下来了。如果你还要求独立自主权,那么我很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帮你打这场战争?就凭我们得到的【无极荣耀】那一点人力资源和物资?我们是【无极荣耀】在进行一场战争。不是【无极荣耀】一笔买卖。做生意的【无极荣耀】话有个20%以上的【无极荣耀】利润就差不多了,战争收益达不到十倍以上。这种战争胜利和失败有区别吗?”

  赫拉并没有因为我的【无极荣耀】话而放弃,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说道:“可是【无极荣耀】我们才是【无极荣耀】即将留下来为你们稳定这一地区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之后的【无极荣耀】关系也应该维持在一种良性合作模式之下而不是【无极荣耀】一种奴役模式。”

  “我又说过要奴役你们吗?你们依然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人身自由,你们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新奥林匹斯神族是【无极荣耀】我们打下来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我们筹建的【无极荣耀】,我们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享有对它的【无极荣耀】所有权。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因为看中你们这些神祗的【无极荣耀】工作能力,所以退了一步,我们把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所有权让给了你们。如果我们还不能掌握它的【无极荣耀】对外政策,那这个集团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

  “好了,我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浪费时间。”我直接打断了赫拉的【无极荣耀】话,然后说道:“这是【无极荣耀】底线,不能超越。要么你接受这个条件,要么我们的【无极荣耀】谈判就没有进行下去的【无极荣耀】必要了。奥林匹斯神族就在那里,你虽然掌握着一部分人员,而且拥有名正言顺入主奥林匹斯神座的【无极荣耀】地位。但是【无极荣耀】不要忘记了,目前为止大部分剩余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还是【无极荣耀】之前效忠宙斯的【无极荣耀】骑墙派,他们的【无极荣耀】留存与否全在我们一念之间。说句不好听的【无极荣耀】话,我们想,你就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王。我们不想,你就不是【无极荣耀】。我想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已经表达的【无极荣耀】非常明白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无极荣耀】接受还是【无极荣耀】不接受,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三种回答。”

  赫拉陷入了沉默,她身边的【无极荣耀】几名神族明显心中有气,愤怒的【无极荣耀】瞪着我想要站起来发飙,但是【无极荣耀】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忍住没动。他们确实是【无极荣耀】曾今高傲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但现在那一切就只是【无极荣耀】曾经而已了。在看到我们刚刚搞定了宙斯之后,这些家伙再狂妄也不敢对着我们龇牙,愤怒的【无极荣耀】瞪视我们只是【无极荣耀】表达一种情绪上的【无极荣耀】态度,不能算是【无极荣耀】挑衅,他们没有胆量也没有资格挑衅我们。

  “都想好了吗?”我再次出声问道。玫瑰他们都对我的【无极荣耀】强硬有些意外,不过他们都是【无极荣耀】聪明人,这种时候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能拆我台的【无极荣耀】。我既然已经强硬的【无极荣耀】说出来了,在赫拉面前,他们即便不同意我的【无极荣耀】观点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让赫拉发现我们内部意见都不统一,她肯定会以为这个底线是【无极荣耀】可以逾越的【无极荣耀】,到时候就真的【无极荣耀】不好谈了。

  在思考了很长时间之后赫拉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没敢和我们对着干,对此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而玫瑰他们倒是【无极荣耀】实打实的【无极荣耀】捏了把冷汗。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比他们聪明,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不了解赫拉。之前的【无极荣耀】两次接触我已经把赫拉的【无极荣耀】脾性都摸差不多了。这个女人对于某些东西有着一定的【无极荣耀】坚持,所以不了解的【无极荣耀】人可能会感觉她是【无极荣耀】个女强人,是【无极荣耀】那种女王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但是【无极荣耀】,实际上赫拉只是【无极荣耀】貌似女王,她真正的【无极荣耀】性格应该是【无极荣耀】任性的【无极荣耀】公主。在某些事情上她会表现的【无极荣耀】很强硬,但那不是【无极荣耀】她真的【无极荣耀】强势,而是【无极荣耀】任性蛮横,一旦你服软,它就会变得更加傲慢,而你只要强硬到让她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希望,她其实比很多普通人还要软弱。

  正因为我了解了赫拉的【无极荣耀】性格特征,所以对于赫拉的【无极荣耀】行为我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担心。我知道她没有勇气拒绝我们,所以再强硬都无所谓,反倒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一旦放松,她就会变得很强硬和不候沟通。

  赫拉那边一点头。我们这边立刻就开始着手起草相关协议。虽然我没参与协议制定工作,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玫瑰她们肯定提前就准备好了一个协议大纲,加上有军神这种存在,所以那边赫拉刚确定下来我们这边不到五分钟就拿出了一份写好的【无极荣耀】协议。相比之刚才的【无极荣耀】口头承诺。这份协议的【无极荣耀】内容更加的【无极荣耀】详细,而且很多细节还有专门的【无极荣耀】注解,内容非常的【无极荣耀】清晰。

  赫拉看到协议之后也是【无极荣耀】认真的【无极荣耀】翻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并没有翻多久就合上了协议表示接受这份协议。这种情况虽然不是【无极荣耀】我意料中的【无极荣耀】事情,但也符合我对她的【无极荣耀】性格定义。赫拉的【无极荣耀】公主病显然是【无极荣耀】已经被我们得强硬态度给打压下去了。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赫拉变得有些逆来顺受。协议是【无极荣耀】我们起草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她想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左右我们的【无极荣耀】决定,干脆就不再看了,反正即便是【无极荣耀】有不平等条约她也只能接受。

  “既然你没意见,那么我们就签字生效吧。”玫瑰说完又补充道:“你可要想好了,这份是【无极荣耀】从上位神那里得到的【无极荣耀】法则契约,即便是【无极荣耀】我们也没有办法违约的【无极荣耀】,所以你一旦签署这份协议。它就会确实保证协议内容的【无极荣耀】执行,再想反悔可就不行了。”

  赫拉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无极荣耀】点头并迅速打开协议寻找起了签字的【无极荣耀】地方并写上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名字。在她签完最后一个字的【无极荣耀】时候,那本协议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光点飞入了她的【无极荣耀】眉心,搞得她自己都是【无极荣耀】一愣神。

  随着协议签署完成,我们双方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就相对融洽了许多,毕竟协议都签过了,现在也没什么好争的【无极荣耀】了。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只有把利益关系先分清楚,生活中不用再考虑这些问题,关系才能维持下去,不然老是【无极荣耀】互相算计着利益关系,这人际关系摹疚藜僖寇好才怪。

  “既然现在协议已经完成了。那我们去看一下你们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吧。”维娜忽然提议道。

  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现在还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无极荣耀】临时存放处里和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堆在一起,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操作都已经结束,谈判也已经完成,我们就没必要再保留这枚神力核心了。

  赫拉听到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时候明显的【无极荣耀】振奋了一下。多少年了,赫拉所希望的【无极荣耀】成为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王,其实际表现不就是【无极荣耀】掌管神力核心吗?现在突然一下这个多年的【无极荣耀】愿望就要实现了,赫拉又怎么能不激动?不过相比之她的【无极荣耀】激动,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淡定多了。虽说是【无极荣耀】要把神力核心给赫拉看一下,但这不是【无极荣耀】说马上她就能接管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了,因为目前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可是【无极荣耀】还连接在宙斯身上呢。虽说现在宙斯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得阶下囚了,但神力核心毕竟还是【无极荣耀】只认他这一个主神的【无极荣耀】,所以想要让赫拉接管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我们还得在宙斯那里费点功夫。

  就目前来说,干掉宙斯可能是【无极荣耀】最直接有效的【无极荣耀】办法,不过宙斯毕竟是【无极荣耀】主神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他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所以可能的【无极荣耀】话我们暂时还不想杀他。当然,如果他拒不合作非要抱着神力核心不放,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会干掉他的【无极荣耀】,因为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欧洲战略比起来,他的【无极荣耀】小命根本无足轻重。

  “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当我们带着赫拉再次到达神力核心存放处是【无极荣耀】,赫拉明显有些惊讶,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和之前刚从宙斯体内提取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有了明显的【无极荣耀】区别。

  维娜给赫拉解释道:“之前你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燃烧形态,你们平时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是【无极荣耀】稳定性态,现在这个是【无极荣耀】可操作的【无极荣耀】开放形态。这种形态下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是【无极荣耀】无保护的【无极荣耀】,非常容易受到损害。当然损害的【无极荣耀】实质是【无极荣耀】损害你们这些与它关联的【无极荣耀】神祗以及其中储存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不是【无极荣耀】损坏神力核心本身。不过不管是【无极荣耀】损害神力核心还是【无极荣耀】你们自身,都应该避免,所以正常状态下我建议你还是【无极荣耀】让它保持在稳定形态比较好,除非要进行输入输出操作,否则就不要进入这种状态。”

  “听起来不难。”

  “不是【无极荣耀】不难,而是【无极荣耀】非常简单。”维娜说完又补充道:“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我们得先去搞定宙斯,毕竟控制权限还在他手里捏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回权限?”赫拉显然很着急。

  红月这个时候插进来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无极荣耀】话。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当然。他被关在哪里了?”赫拉看着我们问道。

  鹰直接走到墙边抓住一个伸出来的【无极荣耀】把手往下一拉,我们头顶上忽然传来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紧跟着就看到一个金属平台从房顶上降了下来。这个平台也就是【无极荣耀】个直径一米多的【无极荣耀】圆形,宙斯此时正被固定在这个平台之上。

  现在宙斯的【无极荣耀】姿势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比较别扭的【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脑袋和双手都被一个横向的【无极荣耀】枷锁固定在了一条直线上,但是【无极荣耀】这儿枷锁的【无极荣耀】高度比较郁闷,宙斯既不能伸直双腿。也无法跪在地面上,因为那个东西的【无极荣耀】高度不够矮。跪在地上脖子会被吊起来,而它又不是【无极荣耀】很高,站直的【无极荣耀】话时间长了腰会受不了。因为这个别扭的【无极荣耀】姿势,所以宙斯不得不一会站直一会保持蹲马步的【无极荣耀】姿势。也就是【无极荣耀】他是【无极荣耀】神族,耐力比较好,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被搞成这种姿势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累死。

  原本还在架子上扭个没完的【无极荣耀】宙斯在被降下来之后立刻就看到了我们,然后原本还算是【无极荣耀】比较安静的【无极荣耀】宙斯突然一下就爆发了。他猛然直起了身体,并且想要冲上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架子限制了他的【无极荣耀】行动,所以他根本没法移动,只能徒劳的【无极荣耀】带动整个固定架呼啦啦的【无极荣耀】晃动,可惜这个架子本身就是【无极荣耀】用了符文钢制造的【无极荣耀】,硬度远超想象,至少依靠蛮力是【无极荣耀】肯定弄不断的【无极荣耀】。何况现在宙斯这个姿势也用不上力气。

  看着还在挣扎的【无极荣耀】宙斯,我走到了架子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操作台上,然后抬手在其中一个按钮上轻轻一压。并没有什么光影效果。也没有声音发出,但是【无极荣耀】宙斯却好像是【无极荣耀】突然被人用烧红的【无极荣耀】烙铁捅了一般凄厉的【无极荣耀】惨叫了起来,同时全身肌肉绷得紧紧地,连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看着扭曲挣扎的【无极荣耀】宙斯,我并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怜悯。一直持续了能有十几秒我才松手,而宙斯则是【无极荣耀】在我松手的【无极荣耀】瞬间就仿佛虚脱了一般的【无极荣耀】瘫软在地上,连脖子被固定器卡住吊在那里喘不上气都管不了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无极荣耀】宙斯,我缓慢的【无极荣耀】绕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正面,然后抬脚踢了他一下,宙斯连哼都没哼,一副死人样。看他没反应,我以为他是【无极荣耀】虚脱了,于是【无极荣耀】就靠近用手敲了敲他的【无极荣耀】脑袋,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在我靠近之后突然暴起,然后狂暴的【无极荣耀】想要扑上来用脚踹我。他现在脖子和双手都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没法咬人也没法出拳头,唯一能动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腿了。

  虽然他处心积虑的【无极荣耀】想要袭击我,但是【无极荣耀】他燃烧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时候都没能把我怎么样,现在被捆成这样自然更碰不到我了。轻巧的【无极荣耀】抬手挡住因为角度到达极限而已经失去力量的【无极荣耀】一条腿,我直接绕回控制面板那边,然后在宙斯惊恐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拿出了一个锤子,然后看着宙斯说道:“既然你还有劲折腾,那我们先不急。这个留给你慢慢享受,我们先去吃个饭,回来再找你谈话。”我说着就直接将锤子放在了刚刚按下去的【无极荣耀】那个按钮上。宙斯在看到我要放上锤子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挣扎着想要出声阻止来着,我也看到了他的【无极荣耀】动作并明白了他的【无极荣耀】意图,但是【无极荣耀】我故意忽略了这个动作,还是【无极荣耀】将锤子放了上去,于是【无极荣耀】宙斯立刻又开始惨叫了起来,原本要出口的【无极荣耀】话语也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打断了。

  看着惨叫不止的【无极荣耀】宙斯,我转头对赫拉道:“我看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去把奥林匹斯山的【无极荣耀】重建计划商量一下吧?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建筑队可是【无极荣耀】世界闻名的【无极荣耀】,速度快、质量好,而且这次我们免费帮你们施工。别人可是【无极荣耀】想求都求不到的【无极荣耀】哦。”

  赫拉虽然有些急,但是【无极荣耀】她不笨,所以知道现在表现的【无极荣耀】越着急宙斯越会以为捏住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把柄,到时候就更不好办了。所以我们直接放弃了与他谈判,然后先去忙别的【无极荣耀】事情,反正神力核心这个事情真的【无极荣耀】不急,除了赫拉的【无极荣耀】心情上有点急之外,我们短期内根本用不到神力核心,再说只要不让宙斯碰那个神力核心,我们也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操作权限,有什么问题自己就能搞定,唯一的【无极荣耀】麻烦就是【无极荣耀】两个神力核心必须靠在一起才能工作。毕竟我们是【无极荣耀】通过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模拟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波动才间接地控制它的【无极荣耀】,所以离开了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就无法控制了。好在我们一时半会还不用操作它。

  放着尖叫惨嚎的【无极荣耀】宙斯,我们一大群人就真的【无极荣耀】离开了房间。然后出了门之后我就让沃玛和素美她们拿出了一堆大型图纸,然后让赫拉自己挑选喜欢什么风格的【无极荣耀】建筑类型,以及需要什么特别指定的【无极荣耀】功能。

  看到那堆图纸。赫拉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你刚才不是【无极荣耀】骗他的【无极荣耀】吗?”

  我故作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赫拉反问:“我为什么要骗他?”

  “可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那样一直压着,他会不会被疼死?”

  赫拉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心疼宙斯。她比我们更巴不得宙斯多受点苦呢。之所以这样问就是【无极荣耀】怕我们不小心把宙斯给玩死了,之后就没得报复了。

  “这个东西你可能不是【无极荣耀】很清楚,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吧。”旁边的【无极荣耀】沃玛主动和赫拉说了一些理论方面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我觉得赫拉和我们一样是【无极荣耀】有听没有懂,当然她至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惩罚方式比较特殊,会让人觉得痛不欲生,但是【无极荣耀】不会把人弄死。甚至都不会留下创伤,至少是【无极荣耀】不会留下肢体创伤,至于心灵创伤……那东西谁在乎?宙斯又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家亲戚,就算被玩坏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

  明白了那东西的【无极荣耀】特性之后赫拉也就不再担心宙斯的【无极荣耀】问题开始专心讨论起了奥林匹斯山重建工作。因为现在艾辛格移动要塞就停在奥林匹斯山的【无极荣耀】正上方,所以跨国传送阵可以直接把我们行会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无极荣耀】物资和人员都集中过来帮助奥林匹斯神族重建神殿山。

  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员帮忙,废墟清理工作只用了一天就搞定了,而此时的【无极荣耀】日本那边已经开始了论战,鬼手信长正在和松本正贺比赛看谁的【无极荣耀】证据多。当然这个事情都是【无极荣耀】按照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进行的【无极荣耀】,所以鬼手信长除了被当成骗子之外根本不做第二种想法。

  我们在清理完了奥林匹斯山上的【无极荣耀】废墟之后就把建筑队派了出去,这些建筑队将按照赫拉自己设计的【无极荣耀】图纸开始重建奥林匹斯山。这份新图纸说是【无极荣耀】赫拉设计的【无极荣耀】,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基础套装图纸,只不过赫拉改动的【无极荣耀】地方比较多。所以看起来比较另类一些。

  一直忙到半夜,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员基本都下线休息去了,建筑队则是【无极荣耀】在三班倒得重建奥林匹斯山,而我这个不用睡觉的【无极荣耀】会长则是【无极荣耀】再次带着几个神族来到了神力核心存放处。

  随着厚达一米的【无极荣耀】防爆闸门在我们面前逐渐开启,房间内的【无极荣耀】惨叫声立刻就传入了我们得耳朵,只是【无极荣耀】和下午离开的【无极荣耀】时候比起来,这个声音已经小了很多,而且有种变调的【无极荣耀】感觉。声嘶力竭的【无极荣耀】惨叫了一下午,就算是【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嗓子也会出问题的【无极荣耀】。

  进入房间后我并没有先去拿锤子,而是【无极荣耀】先围着宙斯饶了两圈,确定他已经快崩溃了之后我才走到操作台前拿起了压住按钮的【无极荣耀】锤子。宙斯在我按钮弹起的【无极荣耀】瞬间就突然晕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又用手点了下按钮,当然这次只是【无极荣耀】一触即放,但是【无极荣耀】宙斯却很成功的【无极荣耀】被唤醒了。

  “感觉如何?我的【无极荣耀】神王陛下?”我故意用充满了嘲讽的【无极荣耀】语气询问着宙斯,同时手里还在翻来覆去的【无极荣耀】把玩着那个锤子,眼睛更是【无极荣耀】在锤子上仔细观察着,好像我是【无极荣耀】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无极荣耀】。当然,一柄锤子可没什么好欣赏的【无极荣耀】,即便这东西原本是【无极荣耀】个武器,表面有魔法符文,那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值得欣赏半天的【无极荣耀】东西。我这一系列动作的【无极荣耀】根本目的【无极荣耀】还在于恐吓,恐吓宙斯,让他知道我只要一个念头,随时可以让他继续痛苦下去。

  因为这这柄很普通的【无极荣耀】锤子是【无极荣耀】造成宙斯被折磨了一下午的【无极荣耀】重要道具,所以宙斯现在已经在心灵深处对这柄锤子产生了恐惧心理。尽管他自己可能都没注意到这一点,但他的【无极荣耀】心理其实已经在害怕这个锤子了。我这样玩弄着锤子,等于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心理暗示,这是【无极荣耀】在告诉他,锤子可以使他痛苦,而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可以随意操纵这个锤子,由此可以得出。我可以操作他的【无极荣耀】痛苦,我是【无极荣耀】凌驾于他之上的【无极荣耀】强大存在。

  对于这种思想,你直接和宙斯说是【无极荣耀】肯定没用的【无极荣耀】。作为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无极荣耀】神族,宙斯就像大多数成年人一样。思维模式已经定型了,并且有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完整的【无极荣耀】理论体系。在这种情况下,你和他说“我比你厉害”。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反应,搞不好还会笑你白痴。这就和普通成年人的【无极荣耀】情况一样。他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认知,你说的【无极荣耀】东西和他原本的【无极荣耀】认知不同,他通常都会无视,或者表面相信,心里根本不在意。这就是【无极荣耀】成年人的【无极荣耀】思维定势。但是【无极荣耀】,成年人的【无极荣耀】思维也不是【无极荣耀】无可更改的【无极荣耀】。通过心理暗示和心理传递,及可以讲你希望的【无极荣耀】信息写入对方的【无极荣耀】潜意识,这种暗示的【无极荣耀】方式比直接说话要复杂一点。但效果却绝对比语言沟通要来的【无极荣耀】好很多。

  如果把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意识看成一个军事基地,那么语言就是【无极荣耀】连接到这个基地的【无极荣耀】主干道,虽然路况很好,但是【无极荣耀】有重重关卡,从这里无法将不同的【无极荣耀】意见输入进去。而心理暗示就类似于连接到军事基地的【无极荣耀】羊肠小道,守卫很少,甚至于完全不设防,只是【无极荣耀】找到这样的【无极荣耀】道路很难。而且不一定能把信息送到。

  不管怎么说我的【无极荣耀】暗示反正是【无极荣耀】成功了,宙斯带着畏惧的【无极荣耀】眼神一直盯着我手里翻转的【无极荣耀】锤子,而之后他看我的【无极荣耀】眼神也开始逐渐带上了畏惧的【无极荣耀】情绪,这就是【无极荣耀】暗示生效的【无极荣耀】标志。

  “你要干什么?”宙斯有些胆怯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虽然被折磨了一下午,但是【无极荣耀】他还能保持说话的【无极荣耀】体力。不管怎么说也是【无极荣耀】神族。没有人类那么不经折腾。

  听到宙斯的【无极荣耀】回答,我微微一笑,然后将手里的【无极荣耀】短柄战锤一上一下的【无极荣耀】抛接着,同时看着他先是【无极荣耀】玩味的【无极荣耀】笑了笑,等到宙斯开始出现但由他和恐惧的【无极荣耀】表情后才继续说道:“我想你应该清楚我有什么事情。还不是【无极荣耀】那个事情?你现在反正都这样了,留着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控制权真的【无极荣耀】有用吗?没错,它就在你面前不到五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但是【无极荣耀】,这五米对你来说就是【无极荣耀】天堑,是【无极荣耀】一生的【无极荣耀】距离。你永远不可能再接触到它,因为我们不会允许,所以你保留这个权限除了报复一下赫拉之外根本无足轻重。而且,你的【无极荣耀】这种报复其实非常的【无极荣耀】幼稚。你也看到了,我们已经可以通过自己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操纵你们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了,所以就算你不释放权限,我们依然可以操作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只是【无极荣耀】有些事情会变的【无极荣耀】麻烦一些。只为了给我们造成一点小小的【无极荣耀】困扰,就把自己搞得生不如死,你不觉得很不划算吗?”

  宙斯一直在听着我的【无极荣耀】话,但是【无极荣耀】他并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表示。我知道他意动了,但是【无极荣耀】不好表达出来,所以我又加了把劲继续道:“我觉得你是【无极荣耀】聪明人。虽然阿芙洛狄忒和赫淮斯托斯他们都说摹疚藜僖裤很残暴,而且对手下过于苛刻,但我觉得那只是【无极荣耀】交际手段的【无极荣耀】问题,和你的【无极荣耀】智力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作为一个聪明人,你不觉得用你那点小小的【无极荣耀】报复心理去交换一些更实在的【无极荣耀】东西比较好吗?”

  “比如什么?”

  宙斯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搞得我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然后说道:“比如说解除你的【无极荣耀】痛苦。当然,如果你配合的【无极荣耀】好,我们甚至可以给你有限的【无极荣耀】自由。”

  “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突然将举着锤子的【无极荣耀】手一伸,锤子再次悬在了那个按钮上方,我同时反问道:“你觉得自己有的【无极荣耀】选择吗?”

  僵持了十三秒之后宙斯突然无力的【无极荣耀】瘫软了下去,然后耸拉着脑袋说道:“叫你们的【无极荣耀】人来吧,我把核心控制符文给你们。”

  “聪明人的【无极荣耀】选择。”我迅速收回了锤子,然后说道:“顺便通知你一下,我这个人或许很坏,但我绝对守信用。我说过的【无极荣耀】话就会执行。”

  宙斯诧异的【无极荣耀】抬头看了我一眼,但很快有低下头头颅,而我则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把赫拉叫了过来,当然维娜也必须在场。

  已经彻底放弃的【无极荣耀】宙斯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再抵抗,果断的【无极荣耀】释放了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控制符文,而赫拉则是【无极荣耀】在维娜的【无极荣耀】帮助下接受了这个符文。不过,这个符文在被注入赫拉体内之前,维娜借助我们的【无极荣耀】掩护偷偷做了点小手脚。她将其中的【无极荣耀】一小块符文打进了自己体内,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则是【无极荣耀】拼接了一部分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散发出的【无极荣耀】光点之后打入了赫拉体内。

  赫拉因为听维娜说接受符文时要全身心的【无极荣耀】放松,不能睁眼,不能动用任何力量。要完完全全的【无极荣耀】保持静默状态,所以她几乎封闭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所有感官,等于是【无极荣耀】完全看不见也听不见周围的【无极荣耀】变化。更加不知道维娜的【无极荣耀】小动作了。

  和一无所知的【无极荣耀】赫拉不同,宙斯可是【无极荣耀】明明白白的【无极荣耀】看到了维娜的【无极荣耀】小动作。而事实上我们也没有打算瞒着他,我甚至故意朝他挤了挤眼睛,而宙斯则是【无极荣耀】露出了一种奇怪的【无极荣耀】笑容。这种笑容中混合着很多很复杂的【无极荣耀】情绪,但主要还是【无极荣耀】一种变态的【无极荣耀】快感。因为赫拉夺取了他的【无极荣耀】神位,而现在赫拉被我们做了手脚,等于是【无极荣耀】也被我们控制了起来,这让宙斯感觉到了一种报复的【无极荣耀】快感,虽然他没有得到任何实质好处。而赫拉也未必就会有什么不好的【无极荣耀】结果,但他就是【无极荣耀】觉得很爽。

  事实上也就和我之前分析的【无极荣耀】差不多,赫拉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那种知道分寸的【无极荣耀】人。之前被我们限制在条约之下还有所收敛,这会拿到神力核心之后明显有点自信心爆棚,居然和我们要求把宙斯交给她处置。

  “抱歉,关于这一点我们恐怕没法同意。”我一边说着一边推了一下墙壁上的【无极荣耀】开关,宙斯的【无极荣耀】拘束架立刻又升上了房顶重新严丝合缝的【无极荣耀】密闭了起来。之所以把宙斯送上去,就是【无极荣耀】为了不让宙斯听到接下来我要说的【无极荣耀】话。但是【无极荣耀】赫拉显然误会了以为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拒绝方式,当然我确实是【无极荣耀】要拒绝她的【无极荣耀】。

  “宙斯已经交出了神力核心,现在我才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王,你们以后操纵奥林匹斯神族都要通过我来进行,你们现在还留着宙斯干什么?不如叫给我。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无极荣耀】。”赫拉满脸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依然坚定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不,宙斯对我们还有用。你也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研究能力很强,一名主神级的【无极荣耀】**研究材料是【无极荣耀】多么珍贵的【无极荣耀】东西你不会不知道吧?”

  “可是【无极荣耀】……”赫拉还想劝说。

  我直接打断她道:“好了,注意点分寸。我们帮助你的【无极荣耀】前提是【无极荣耀】要让奥林匹斯神族有足够自保的【无极荣耀】实力,不是【无极荣耀】要牺牲我们的【无极荣耀】利益帮你满足个人需求。这种事情我希望以后不用我们再提醒你,否则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不介意再换一个奥林匹斯神王。回去好好看看你签的【无极荣耀】协议,不要哪天自己跨国界了都不知道。”

  赫拉被我一顿训不但没有发飙,反而安静了下来。她的【无极荣耀】公主病平时确实挺烦人,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你掌握其特性,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挺好对付的【无极荣耀】。

  被我训完的【无极荣耀】赫拉最终被送出了艾辛格移动要塞,按照计划她应该在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时间内接见那些被我们抓住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俘虏。这些人不是【无极荣耀】赫拉的【无极荣耀】班底,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既然投降了,也就说明他们不是【无极荣耀】宙斯的【无极荣耀】死忠,只能说明这些人比较没主见,或者说是【无极荣耀】没有胆量。他们之前跟随宙斯反抗我们的【无极荣耀】原因不是【无极荣耀】拥戴宙斯,也不是【无极荣耀】讨厌我们,而仅仅是【无极荣耀】担心不听话会被宙斯报复。至于会不会被我们报复,这个他们倒是【无极荣耀】不担心。这些人胆子小,脑子却不笨。至少从大多数人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我们对待敌人或者坏人往往比对自己人和好人更加宽容。你会因为自己人没有帮助自己而记恨他,但你不会因为一个敌人帮助了你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敌人而去记恨那个敌人。这事情听起来就是【无极荣耀】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但你想想就会发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确实对自己人更加苛刻。

  那帮胆小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觉得只要听宙斯的【无极荣耀】话,事后宙斯获得胜利必然不会怪罪他们,而我们如果获得胜利,他们只要投降就好了。他们都是【无极荣耀】神族,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高端人才,只要他们不是【无极荣耀】死硬派,愿意弃暗投明,没几个人会真的【无极荣耀】脑袋进水被他们全干掉。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分析异常的【无极荣耀】准确,而我们现在就是【无极荣耀】要进行他们所希望的【无极荣耀】事情,将他们重新招揽到新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旗帜之下。

  赫拉被维娜她们带着去见那些俘虏,我则是【无极荣耀】找了个借口先离开了一下,返回了神力核心存放处,然后将宙斯给放了下来。再次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时候宙斯眼神很复杂,但是【无极荣耀】却没了憎恨,更多的【无极荣耀】似乎是【无极荣耀】忌惮。

  将宙斯放下来之后我也没说话,直接就上去把宙斯的【无极荣耀】枷锁卸了下来。宙斯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边活动着酸涩的【无极荣耀】全身关节一边看着我皱眉问道:“把我的【无极荣耀】枷锁卸掉,你就不怕我把你干掉再逃跑?”

  我一边扳动机关将那个固定架升起来一边无所谓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能打败你一次就能打败你两次,至于说逃跑吗……”我故意回头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后挑衅一般的【无极荣耀】反问道:“你觉得就你那两条小短腿能跑的【无极荣耀】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空骑兵?没事的【无极荣耀】时候别瞎想,对你有好处。”

  我说着就直接将一枚水晶通讯器抛了过去,宙斯本能的【无极荣耀】接住,然后不明所以得看向了我。

  “这是【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临时身份。”我说道:“我们这里可不像你们那座山寨那么简陋。艾辛格移动要塞有完整的【无极荣耀】城市控制系统,没有身份识别标志你一道门也过不去。这个东西里面有识别标志,可以暂时给你提供临时通行许可,而且它还可以定位你的【无极荣耀】位置,并且能起到通讯器的【无极荣耀】作用。你要是【无极荣耀】想跑,那就先想好怎么在没有它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通过那些封锁的【无极荣耀】大门,而你只要带着它,我们就能随时知道你的【无极荣耀】位置。明白了吗?”

  “原来我还是【无极荣耀】俘虏啊?”宙斯苦笑着说道。

  “不然你以为自己是【无极荣耀】什么?打了败仗难不成还爬我头上去了?”我说着就开始往外走,然后说道:“你自己去跨国传送阵,然后传送到艾辛格双子城,到了那边会有人接你。我现在要去陪你老婆接见一下你那帮不成器的【无极荣耀】手下,你自己过去吧。”

  看我居然真的【无极荣耀】往外走去,宙斯诧异的【无极荣耀】反问我:“你真不怕我跑了?”

  “你可以试试看。”远远的【无极荣耀】传来这么一句我的【无极荣耀】人已经消失在了外面的【无极荣耀】过道尽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