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虏们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虏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和宙斯分开之后我就直接赶往了俘虏营,赫拉那边的【无极荣耀】俘虏劝降工作应该已经开始了,不过我倒是【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在意这个事情,毕竟那些骑墙派会投降的【无极荣耀】原因就是【无极荣耀】觉得我们会收留他们,所以与其说是【无极荣耀】我们想要通过劝降得到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加入,倒不如说是【无极荣耀】我们给他们一个加入的【无极荣耀】机会。

  虽然赫拉那边并不是【无极荣耀】很重要,但是【无极荣耀】宙斯这边我也没有刻意的【无极荣耀】去押送他。真的【无极荣耀】觉得不放心,维娜、星火、孔雀,让谁押送一下不行?再说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些封印设备又不是【无极荣耀】摆着好看的【无极荣耀】,把宙斯捆的【无极荣耀】跟粽子一样我就不信他还能跑掉。之所以不派人,让他自己去,纯粹是【无极荣耀】我在玩心理战。

  宙斯非常的【无极荣耀】高傲,而且自认为自己很聪明。这人一旦认为自己聪明就喜欢瞎想,没事都爱琢磨来琢磨去的【无极荣耀】乱想,而一旦你乱想,很多本来不是【无极荣耀】事的【无极荣耀】事都会变成事。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我是【无极荣耀】不应该让宙斯一个人去艾辛格那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正因为如此,所以宙斯才会觉得奇怪,然后他就会想为什么我不怕他逃跑,之后他当然会想不到原因,而越是【无极荣耀】想不到,他就越是【无极荣耀】担心,越是【无极荣耀】恐惧,最后他就会产生一种对我的【无极荣耀】自然恐惧心理,在这种心理的【无极荣耀】压制之下,以后宙斯恐怕都再难趾高气扬的【无极荣耀】面对我了。当然,宙斯也是【无极荣耀】有逃跑的【无极荣耀】可能的【无极荣耀】,不过这个我们倒是【无极荣耀】真不担心。现在的【无极荣耀】宙斯手里已经没有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控制权限了。所以就算跑掉了他也就是【无极荣耀】个在逃的【无极荣耀】强大神族而已。再说神族和我们不一样,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像是【无极荣耀】外部供电的【无极荣耀】遥控玩具,没了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支持,再牛的【无极荣耀】神祗也会逐渐萎靡衰弱下去。所以我们压根不在乎。

  没有再管宙斯的【无极荣耀】问题,一路赶到俘虏集中营,赫拉果然正在发表演说。那些被俘虏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此时就跟搞一帮狂信徒一般跟着赫拉的【无极荣耀】口号在那里呼喊着。搞得好像他们要去找人拼命似的【无极荣耀】。

  对于赫拉的【无极荣耀】演说水平我并没有多高的【无极荣耀】认可度,在我看来这帮人如此的【无极荣耀】狂热。完全就是【无极荣耀】故意做出来的【无极荣耀】。他们希望可以尽快被收编,自然不能表现的【无极荣耀】宁死不屈,所以赫拉在台上演讲,他们就要表现的【无极荣耀】狂热一点,这样才能给他们未来的【无极荣耀】主子留个好印象不是【无极荣耀】?

  当然,狂热只是【无极荣耀】一部分神祗的【无极荣耀】特征。现场的【无极荣耀】这些俘虏之中其实还有不少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狂热,但是【无极荣耀】这群人的【无极荣耀】表现也不完全一样。确切的【无极荣耀】说,俘虏中除了那些狂热份子之外。还有两种不同的【无极荣耀】类型。其中一种是【无极荣耀】完全安静的【无极荣耀】类型。这类人表现的【无极荣耀】相当冷淡,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这些人在我看来应该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无所谓或者说不在乎的【无极荣耀】人,当然,最能打的【无极荣耀】估计也就是【无极荣耀】这群人,因为他们有实力才能表现的【无极荣耀】桀骜不驯,没实力也敢装13的【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白痴。另外,剩下的【无极荣耀】一帮人表现就比较特别了。这些人一个个都尽量佝偻着身子使自己表现的【无极荣耀】尽量不要那么显眼,但他们却不知道。在这狂热的【无极荣耀】气氛之下,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反倒使他们成了最显眼的【无极荣耀】那群人。

  事实上这些好像老鼠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也大概能猜到其表现的【无极荣耀】这么猥琐的【无极荣耀】原因,无外乎就是【无极荣耀】和赫拉有过不愉快的【无极荣耀】经历。之前的【无极荣耀】赫拉毕竟是【无极荣耀】被宙斯夺了王位,而且被强娶了过去,加上宙斯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家庭观念。所以赫拉在奥林匹斯神族中其实是【无极荣耀】有些受排挤的【无极荣耀】。

  根据赫拉之前的【无极荣耀】地位情况就能猜到,既然她受到排挤,那么必然会有一些刻意逢迎宙斯的【无极荣耀】人会跟赫拉过不去,进而借此讨好宙斯。这种事情属于人之常情,几乎必然会发生,所以赫拉在奥林匹斯神族内必然是【无极荣耀】存在一些和她关系很不好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这些家伙未必就是【无极荣耀】实力超强的【无极荣耀】存在,而且会依靠欺负赫拉来讨好宙斯这么卑鄙的【无极荣耀】手段,说明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神格也是【无极荣耀】极为卑劣的【无极荣耀】。这种神祗肯定不存在什么节操可言,软蛋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代名词。没有实力的【无极荣耀】家伙们肯定无法在我们与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战争中跑掉,所以他们必然会在俘虏营中,而现在他们看到来招人的【无极荣耀】赫拉,当然是【无极荣耀】第一时间躲藏起来,不然被看到的【无极荣耀】话除了死就是【无极荣耀】死啊。

  看着这帮俘虏的【无极荣耀】众生百态,我只是【无极荣耀】觉得有点好笑,并没有过多参与,而赫拉大概是【无极荣耀】太兴奋,也没注意这些,正在专心的【无极荣耀】做她的【无极荣耀】演讲。我和闲在一边的【无极荣耀】维娜她们交头接耳的【无极荣耀】说了一下这边的【无极荣耀】状况之后维娜就走到了赫拉身边和她小声说了一下。赫拉听完维娜的【无极荣耀】话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迅速结束了演讲开始招人。

  因为这帮俘虏的【无极荣耀】神魂印记都还在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中存放着,所以这个加入过程就变得简单了很多,只要同意加入,然后让赫拉点下名签署一份象征性的【无极荣耀】协议就OK了。当然,刺头在哪都有。俘虏中虽然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骑墙派,但是【无极荣耀】有骨气的【无极荣耀】存在奋战到底力竭被俘也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并没有全部选择加入新奥林匹斯神族,而且还有一部分人被赫拉给刻意的【无极荣耀】刷了下里。

  那些同意接受赫拉领导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在签署玩协议之后就离开了俘虏营,他们都被放回了奥林匹斯山。神族因为需要神力核心提供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支持,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自由度明显低于玩家和普通NPC,也因此赫拉并不担心他们假意加入转而逃跑,反正神魂印记在这里,他们想跑也跑不掉。

  最后被刷下来的【无极荣耀】加上不肯加入的【无极荣耀】人全都被集中到了一起,人数大约有三十几个。其中有二十一人是【无极荣耀】不肯投降的【无极荣耀】死硬派,之前被俘都是【无极荣耀】寡不敌众被强行俘虏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主动投降。剩余的【无极荣耀】十三人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掉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不过人数似乎是【无极荣耀】少了一些。我估计可能有些人虽然也的【无极荣耀】罪过赫拉,但是【无极荣耀】情节并不严重,所以赫拉没和他们计较。至于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吗……不用说也知道是【无极荣耀】把赫拉得罪狠了的【无极荣耀】。

  按照赫拉的【无极荣耀】要求,这些被留下来的【无极荣耀】人就被分成了两部分。然后分别带开。那些得罪了赫拉的【无极荣耀】家伙先处理,至于那些拒绝加入的【无极荣耀】,只能先放后面了。

  “你们好啊各位。”赫拉一出现在这些人的【无极荣耀】面前就把眼前这帮家伙吓了一跳。之前他们看到赫拉以胜利者的【无极荣耀】姿态出现时就已经在忐忑了。现在更是【无极荣耀】战战栗栗一副快被吓死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这些人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吓得够呛,任谁发现自己之前欺辱过的【无极荣耀】人成了主导自己命运的【无极荣耀】人都不会毫无反应的【无极荣耀】。何况这帮人能干出那种事来,肯定就不会是【无极荣耀】有骨气的【无极荣耀】人,自然更加的【无极荣耀】胆怯。

  事实上这些人在看到赫拉之前都还是【无极荣耀】一副得意洋洋的【无极荣耀】样子想着好事。毕竟我们和赫拉的【无极荣耀】联盟只是【无极荣耀】我们得秘密协定,我们不可能去四处乱说,赫拉更不可能让别人知道,因此,赫拉与我们合作的【无极荣耀】事情除了我们也只有赫拉的【无极荣耀】手下知道而已了。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投降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原本都以为奥林匹斯神族会被我们冰霜玫瑰盟接管。虽然现在依然等于是【无极荣耀】处于我们的【无极荣耀】简介控制之下,但谁也没想到中间多了一个领导层,而且居然还是【无极荣耀】赫拉担任神王。对于那些没有得罪过赫拉或者和她关系比较好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来说,投降谁都一样,只要以后有人管饭就行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些的【无极荣耀】罪过赫拉的【无极荣耀】家伙可就郁闷了。

  “天后……”

  “你说什么?”一个家伙试探性的【无极荣耀】想和赫拉沟通,但是【无极荣耀】刚喊了个称呼就被赫拉一句恶狠狠地质疑声给吓了回去。

  这帮最擅长拍马屁的【无极荣耀】家伙之中立刻就有聪明人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关键,然后就叫了起来。“神王……神王陛下!”

  听到这个称呼赫拉的【无极荣耀】表情总算是【无极荣耀】稍微好了一些,下面那帮家伙也是【无极荣耀】松了口气。然后想起这个称呼的【无极荣耀】那位立刻顺杆往上爬,然后道:“神王,我们知道之前都是【无极荣耀】我们不对,是【无极荣耀】我们卑鄙,但是【无极荣耀】您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已经受到了惩罚,所以……您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放过我们呢?”不等赫拉说话,那个家伙立刻又接着叫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改过自新,一切都会按照您的【无极荣耀】意愿去做。以后您不管让我们做什么,我们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脏活累活不讨好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都愿意干,只求您放过我们!”

  “你们倒是【无极荣耀】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错误。”赫拉故意拿着强调讽刺那些家伙,然后又开始细数这些家伙对自己所做的【无极荣耀】那些龌龊事。我虽然很想打断赫拉的【无极荣耀】抱怨,不过考虑到她将来的【无极荣耀】威信,我也不好现在就当着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面打断她,所以只好无聊的【无极荣耀】和维娜她们聊起了天。好在赫拉无意间看到了我们这边,发现我们似乎有不耐烦的【无极荣耀】意思,所以很快就结束了她的【无极荣耀】抱怨,然后开始对那些家伙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就这么放过你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一句话就让在场的【无极荣耀】这帮家伙直接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但是【无极荣耀】赫拉很快又接了一句。“不过我也没打算弄死你们。”

  那个比较机灵的【无极荣耀】家伙立刻问道:“只要您不嫌弃,就请尽管惩罚我们吧。我们愿意为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为赎罪。”

  “这是【无极荣耀】个人才啊!”看着那个不要脸的【无极荣耀】家伙,维娜和我同事忍不住感叹了出来,然后我们俩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互相看了一眼。旁边的【无极荣耀】星火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情况就伸头问了一句,我和她说了一下,随后星火又去凑到赫拉耳边小声说了一下。

  赫拉虽然对于总是【无极荣耀】被打断有些不高兴,但是【无极荣耀】她也不敢反抗我们,只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然后对下面那些人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态度很不错,所以我决定接受你们的【无极荣耀】建议,让你们用实际行动去清洗你们的【无极荣耀】罪过。”说到这里,赫拉忽然指向那个比较机灵的【无极荣耀】家伙道:“你去那边,听候拆迁。”

  那个被指名的【无极荣耀】家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复命走到了我们这边。我和维娜都没说话,只是【无极荣耀】朝他勾了下手指让他跟上就把带带到了这个小房间的【无极荣耀】外面。出了门重新封闭那个房间之后我才开始说道:“知道你的【无极荣耀】身份吗?”

  那家伙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反应了过来用力点头道:“我是【无极荣耀】您最忠诚的【无极荣耀】部下。”

  “最字后面加个不,我的【无极荣耀】部下就没你这么贱的【无极荣耀】。”

  那家伙被骂了也不生气,立刻嬉皮笑脸的【无极荣耀】点头哈药的【无极荣耀】承认道:“您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您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

  重新顶着这家伙看了两秒之后我才再次开口。“我不需要你的【无极荣耀】忠诚,忠诚的【无极荣耀】部下我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缺你一个。而且以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即便和我其他的【无极荣耀】部下一样忠诚,你也就是【无极荣耀】个三流货色,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停顿了一下,见那家伙又开始紧张了起来我才继续道:“不过,你有一种能力很突出,那就是【无极荣耀】你够聪明,也够贱。你可以不要脸,所以你很适合钻营,只要有合适的【无极荣耀】机会,你比一般人更容易成功。但是【无极荣耀】,你这样的【无极荣耀】家伙缺乏毅力,也没有骨气,所以你的【无极荣耀】个人实力无法提升。如果奥林匹斯神族是【无极荣耀】元老会执政模式,你应该会混的【无极荣耀】不错,可惜宙斯是【无极荣耀】个铁血主宰,虽然他也有很多坏毛病,但是【无极荣耀】却注重实力,所以你的【无极荣耀】马屁功夫在他那里用不上。”

  被我说的【无极荣耀】有些自惭形秽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终于低下了头,看起来似乎很受打击。他这种人是【无极荣耀】不会觉得羞愧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意志很脆弱,所以很容易就可以被打击到。

  看他再次陷入沉默,我又接着说道:“别在那里担心了,我既然把你叫出来,自然是【无极荣耀】有用到你的【无极荣耀】地方。不要怀疑,会拍马屁也算是【无极荣耀】一种技能。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无极荣耀】废物,垃圾只是【无极荣耀】放错了位置的【无极荣耀】资源而已。你这种人在一个组织内部,很容易激化内部矛盾并导致组织分崩离析,从这一点上来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毒瘤,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把你塞进敌人的【无极荣耀】组织内,然后充分发挥你的【无极荣耀】特长,那就是【无极荣耀】在敌人体内埋了一枚炸弹。我的【无极荣耀】意思你明白吗?”

  “您要我留在奥林匹斯神族中干扰赫拉的【无极荣耀】统治?”

  “白痴啊!”维娜忍不住敲了他一下道:“奥林匹斯神族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下属单位了,我们把你留这里自己坑自己吗?”

  “那您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无极荣耀】望向了正北方,而对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哦……我明白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