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章 任务的【无极荣耀】关键所在

第十章 任务的【无极荣耀】关键所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仅余的【无极荣耀】两艘战舰都不大,即便是【无极荣耀】这艘稍微大一点的【无极荣耀】也不过是【无极荣耀】艘中型帆船而已,在永恒面前这种体积的【无极荣耀】木制战舰真的【无极荣耀】构不成多大阻碍效果,因此我的【无极荣耀】斩舰刀非常轻松的【无极荣耀】便将整艘战舰一刀两断。因为没有水密隔舱,所以帆船被切开后很快就冒着泡沉了下去,海面上只剩下个别还在挣扎的【无极荣耀】落水船员。

  干掉这艘船之后我的【无极荣耀】目标就剩一个了,不过那艘船速度挺快,已经跑出一截了,只是【无极荣耀】再快的【无极荣耀】船也不可能和我们这种飞行单位相比的【无极荣耀】,所以很快就被我追了上去一刀横斩削掉了全部桅杆和上层的【无极荣耀】驾驶台,整艘船的【无极荣耀】顶部都变成了一个平面,更靠上的【无极荣耀】部分都被掀飞了。

  就像我之前猜测的【无极荣耀】那样,这艘船貌似确实是【无极荣耀】有额外的【无极荣耀】动力设备,即便桅杆全部都被削断它依然没有要停下的【无极荣耀】意思,速度反倒是【无极荣耀】上升了一点点。

  看着还在跑的【无极荣耀】战舰,我直接超过它飞到了船头方向,然后将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斩舰刀单手拖在身侧,跟着绕了个弯变成正对船头迎着它飞了过去。对方也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行为,所以猜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意图,只是【无极荣耀】即便他们知道我要干什么,这种时候也是【无极荣耀】绝对躲不过去的【无极荣耀】。船在水里转向怎么可能和我这种飞行单位比?即便是【无极荣耀】单人快艇也不可能和海鸟比谁转向快吧?

  毫无悬念的【无极荣耀】,虽然对方做了规避,但是【无极荣耀】船身还没来及真正转向我的【无极荣耀】斩舰刀就从船首偏左位置一刀切入。跟着有如热刀切牛油一般穿透整艘战舰,从船尾轻松脱离,而战舰则是【无极荣耀】在我身后缓慢的【无极荣耀】分成了两片。其中一半直接向外侧倒下,另外一半则是【无极荣耀】贴着内侧滑了下去。最后整艘船都在翻滚的【无极荣耀】水花中逐渐开始下沉。

  为了以防万一我在海面上还兜了几圈,见最后冒出来的【无极荣耀】几名幸存者全部基杀之后才转身返回了梦想家号的【无极荣耀】位置。

  虽然我这边没怎么耽误时间,但是【无极荣耀】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魔宠们比我效率高多了。因为我居然是【无极荣耀】最后一个回来的【无极荣耀】。

  梦想家号在这次海战中被多次炮击,但实际上只有一发炮弹擦到了船舷。而且因为只是【无极荣耀】擦过,所以没有击穿,只是【无极荣耀】带飞了一块装饰板。对于这样的【无极荣耀】胜利,按说已经是【无极荣耀】大获全胜了,但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当我们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居然还在海上飘着。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船长问道。

  相比之我的【无极荣耀】反应,船上的【无极荣耀】那帮船员其实更加的【无极荣耀】惊讶。本来他们以为抢劫成功就算是【无极荣耀】完事了,但结果在我帮助他们成功完成抢劫之后却啥依然无法摆脱这个循环。之后根据我的【无极荣耀】分析。认为这个事情很可能和这个舰队有关,于是【无极荣耀】就有了这次的【无极荣耀】歼灭战,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海战已经结束很长时间了,别说船,就是【无极荣耀】幸存的【无极荣耀】海员也已经死光了。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依然还在这个时间片段中。循环并未结束,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遗愿没有被完成。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那边的【无极荣耀】船长也是【无极荣耀】一脑袋问号,全船的【无极荣耀】人都在那里抓耳挠腮的【无极荣耀】思考到底哪不对了,但是【无极荣耀】,即便如此,我们依然是【无极荣耀】一无所获。

  “真是【无极荣耀】该死。你们之前到底都许了什么愿啊?”本来以为任务会很轻松的【无极荣耀】我现在都开始有些担心了。难怪维基他们说这是【无极荣耀】个坑爹任务,连我这样暴力破解,将敌人全部歼灭居然都还完不成任务,这任务确实够坑爹的【无极荣耀】,而且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坑爹。

  实在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全船的【无极荣耀】人聚集到一起开始商量解决的【无极荣耀】办法,结果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无极荣耀】讨论之下依然无法确定他们的【无极荣耀】遗愿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

  “如果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建议我们干脆再来一次吧?”我突然出声说道。“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或许没有将敌人全部击毙,这次我们来个彻底的【无极荣耀】,看看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没有杀死所有敌人的【无极荣耀】原因。”

  听我这样说船长也只好暂时同意了这个方案,毕竟除了这个我们已经找不到别的【无极荣耀】原因了。

  无奈的【无极荣耀】自沉之后循环再次开始,抢劫过程可谓是【无极荣耀】标准的【无极荣耀】无以复加,毕竟这帮家伙已经抢了那艘船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且对方极为的【无极荣耀】配合,所以这个过程可谓是【无极荣耀】超级顺利就完成了。之后对面的【无极荣耀】帝国舰队出现,然后是【无极荣耀】包围和开战。这次为了确保没有生还者,我也算是【无极荣耀】下狠心了。等对方靠近之后直接让黑炎出手将对方的【无极荣耀】所有战舰全都圈了起来,然后大型魔宠一拥而上,所有战舰一律击沉,最后所有能下水的【无极荣耀】魔宠下水去盯着,看到任何没有死的【无极荣耀】人员全部上去补一下,至于扶在水面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遭到了不会潜水的【无极荣耀】魔宠的【无极荣耀】屠杀,最后当战斗结束后我们终于可以确定没有任何一个生还者了。不过,貌似循环依然没有结束。

  看着灰心丧气的【无极荣耀】船员们我只能鼓励道:“别灰心,至少我们证明了杀光敌人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遗愿。”

  “可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怎么出去啊!”有个海盗感叹道。

  “大家集中注意力回想一下当初自己到底都想了些什么,总能找到问题所在的【无极荣耀】。你们也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完全超乎你们的【无极荣耀】想象,你们的【无极荣耀】任何愿望我都能满足,所以现在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完成不了任务,而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你们的【无极荣耀】愿望所在,只要你们能告诉我你们当时到底都想了些什么,我就有办法把你们弄出去。”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海盗们总算是【无极荣耀】稍微镇定了一点,毕竟我的【无极荣耀】话确实是【无极荣耀】有道理的【无极荣耀】。相比之以前,有我在这里,他们的【无极荣耀】脱离可能性至少提升了很大一截,毕竟连消灭敌人全部舰队的【无极荣耀】事情我都能办到,他们也不觉得我还有什么办不到的【无极荣耀】事情了,现在所欠缺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没有目标而已。

  在稍微冷静了一些之后。海盗们的【无极荣耀】大脑总算是【无极荣耀】开动了起来。很快就有人提出了一个可能性。“你们说我们的【无极荣耀】遗愿会不会是【无极荣耀】击沉那艘我们抢劫的【无极荣耀】商船啊?”

  “之前你们没击沉过它吗?”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海盗船长点头道:“对方除了最初的【无极荣耀】那几次之外,后来都变的【无极荣耀】非常配合,我们最初也只是【无极荣耀】击毙了船上的【无极荣耀】一部分人员而已,根本没想着要击沉他们。您也知道。我们做海盗的【无极荣耀】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规矩,凡是【无极荣耀】不抵抗的【无极荣耀】船只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击沉他们的【无极荣耀】,而且只要对方随时的【无极荣耀】停止战斗。我们就不会赶尽杀绝,这样对我们以后的【无极荣耀】抢劫行为会有帮助的【无极荣耀】。那艘船除了一开始的【无极荣耀】有限反抗之后都是【无极荣耀】越来越配合。我们当然是【无极荣耀】按照规矩不去动他们了。”

  “这样说来击沉那艘商场也许可能有用是【无极荣耀】吗?”

  船长想了想道:“或许吧。”显然他也不是【无极荣耀】很确定。不过我倒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兴奋。

  “管他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反正你们可以无限循环,大不了就当是【无极荣耀】一次错误的【无极荣耀】测试而已,你们难道还能损失什么不成?”

  “对啊,反正可以无限混换的【无极荣耀】,大不了再自沉一次呗。”

  随着海盗们的【无极荣耀】叫嚷声,我们立刻自沉并开始了下一个循环。当场景再次重置完成后,海盗们第一时间就撤回了船上。然后开始对商船开炮。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毫无抵抗能力的【无极荣耀】商船当然是【无极荣耀】很快就变成了一堆碎木片,但结果我们依然没有从这个时间片段中脱离出去。

  “好像没用啊!”看着已经变成一堆海上浮木的【无极荣耀】商船,海盗们失望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或许这是【无极荣耀】个连带条件,需要再击沉后逃离或者击沉敌人的【无极荣耀】舰队。”

  “那就再试试。”

  因为有了我的【无极荣耀】存在,现在海盗们可以放心的【无极荣耀】测试他们的【无极荣耀】任何想法,因此现在的【无极荣耀】热情还算相当高的【无极荣耀】状态,于是【无极荣耀】我们就在很短的【无极荣耀】时间内连续自沉了好几次。结果证明了不管是【无极荣耀】击沉商船再逃跑成功还是【无极荣耀】击沉商船之后再击沉舰队,或者击沉舰队之后再回来抢劫都没用。至于从舰队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内脱离再回来抢劫,这个方法我们没能试验成功,因为这个实验在进行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我们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开始重置了。

  “见鬼,这么多方法都试过了。居然没有一个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海盗们在度过了一开始的【无极荣耀】兴奋期之后,明显的【无极荣耀】失去了耐心,因为连续几次的【无极荣耀】测试全部失败,他们又有一种陷入绝望的【无极荣耀】趋势。

  实际上此时不光是【无极荣耀】海盗们,即便是【无极荣耀】我也开始担心了起来。看来这个任务真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么简单,坑爹任务果然名不虚传。

  再次陷入僵局的【无极荣耀】我们沉静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忽然站了起来,对所有海盗道:“大家听我说。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你们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当初的【无极荣耀】遗愿是【无极荣耀】什么了,而我因为没有经历过当初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没法帮你们推敲,我们这样瞎试显然也不是【无极荣耀】办法,所以我想我们来重现一次当初的【无极荣耀】景象如何?”

  “什么叫重现当初的【无极荣耀】景象?”一名海盗问道。

  我认真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就是【无极荣耀】我不帮你们,你们也不要改变战术,就按照你们当初还活着的【无极荣耀】时候那次完全模拟当初的【无极荣耀】情况再来一次,让我看看整个过程。我正有了解事情的【无极荣耀】经过才有希望帮助你们完成你们的【无极荣耀】遗愿。”

  因为之前我的【无极荣耀】表现为我获得了不少形象分,所以现在海盗们对我的【无极荣耀】话都有很高的【无极荣耀】支持度。既然我这么说了,他们也就这么干了。

  再次自沉之后场景重置,然后我就直接飞了起来,依靠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幻象让自己隐身飞在天上,然后仔细的【无极荣耀】观察整个过程。海盗们一如既往的【无极荣耀】开始抢劫,只是【无极荣耀】船员们并没有抵抗,然后就是【无极荣耀】抢劫完成,不过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完成抢劫后两艘船并没有分开,反倒是【无极荣耀】继续在一起停靠了一会之后海盗们才突然脱离了商船开始跑路。

  此时帝国舰队已经距离非常的【无极荣耀】近了,海盗们完成转向后立刻开始逃跑,舰队威吓性射击,结果不中,接着舰队中分出几艘快速战舰两翼包抄围住了海盗们的【无极荣耀】船。快速战舰和梦想家号发生了炮战。因为快速战舰体积小火炮少,所以被击沉了两艘,而梦想家号只是【无极荣耀】被摧毁了一门火炮就安然穿过了封锁线,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炮战。船身速度有些下降,结果被后续的【无极荣耀】舰队逐渐追上,最后两边的【无极荣耀】战舰开始在超远距离上互相炮击。梦想家号率先命中对方一艘战舰。但是【无极荣耀】伤害轻微,接着梦想家号遭到炮击。船帆被击中撕裂导致船速下降。陆续追上来的【无极荣耀】帝国舰队对着梦想家号就是【无极荣耀】一轮炮击,然后梦想家号就在不甘中无奈沉没。

  整个过程看起来都很正常,为了确认没有遗漏什么我还特地让海盗们重新来了三遍,而且每次我都在不同位置观察情况。最后一次我选择了留在商船上看情况,而整个过程似乎也还是【无极荣耀】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商船上的【无极荣耀】一名带着兜帽的【无极荣耀】人员老是【无极荣耀】偷偷看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那名船员很奇怪,但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观察完整个战局感觉情况都差不多,似乎完全陷入了死胡同,根本想不到问题所在。

  就在我伤脑经的【无极荣耀】在那里敏思苦想到底哪里不对的【无极荣耀】时候,场景又再次进入了沉船阶段,我被拉入海底和海盗们一起到了深海,然后船只变的【无极荣耀】破破烂烂,而船员们也变成了一个个的【无极荣耀】亡灵形象。

  “紫日会长,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还要再看一遍?”海盗们反正已经重复了无数次这种轮回。也不在乎再多个几次,所以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我摇摇头道:“看起来似乎情况都差不多,我总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点什么,可就是【无极荣耀】想不起来。”

  一听我说似乎抓住了点什么,那些海盗们立刻就激动了起来。因为我在进入这里之后的【无极荣耀】表现中已经充分证明了我不仅在战斗力,也在思维能力方面全面超越他们,所以他们都觉得我说发现了什么那就一定是【无极荣耀】用的【无极荣耀】东西。

  有急性子的【无极荣耀】海盗听说我发现了什么就赶紧凑了过来追问:“您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啊?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需要和那支舰队进行白刃战?难道击沉船只不行吗?”

  我还没回答,海盗船长就一把拉开了这个猴急的【无极荣耀】家伙教训道:“不要打扰紫日会长思考问题,给我一边呆着去。”

  “等等。”我制止了船长的【无极荣耀】动作,然后好像说梦话一般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好像有点灵感了。白刃战……难道说问题不是【无极荣耀】船,而是【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你们把船击沉之后人不是【无极荣耀】也死了吗?不,不对,应该还是【无极荣耀】哪里出了问题。对了,你们重复这么多次轮回,有发现什么奇怪的【无极荣耀】现象吗?”

  “奇怪的【无极荣耀】现象?”船长疑惑的【无极荣耀】道:“好像最奇怪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之前你让我们做实验,先绕开舰队再回来抢劫那次突然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直接开始轮回了,除此之外都没发生过什么奇怪的【无极荣耀】现象。哦对了,那些商船上的【无极荣耀】船员越来越配合我们的【无极荣耀】抢劫行动应该也算一个吧。”

  “越来越配合你们?”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他们也和你们一样记得每一次轮回?”

  之前是【无极荣耀】没注意,听我这么一说船长也反应过来了。“对啊!如果说他们越来越配合我们,只能说明他们记得每次轮回,所以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个循环,抵抗毫无意义,所以才会这么配合。要不然他们应该和那个舰队一样,每次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模式,只要我们不改变战术,他们甚至连每次炮击的【无极荣耀】炮弹落点对会一模一样。”

  得到了这个坑定之后我立刻皱眉道:“如果是【无极荣耀】你们是【无极荣耀】遗愿的【无极荣耀】发布者,那么你们自己记得这一切事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连对方的【无极荣耀】船员都记得,这个就不太正常了。难道说……”

  “不会有遗愿没完成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而是【无极荣耀】商船上的【无极荣耀】船员吧?”海盗船长显然也不是【无极荣耀】笨蛋,一下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话这个可能就是【无极荣耀】问题所在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

  无限循环的【无极荣耀】唯一好处就是【无极荣耀】可以放心大胆的【无极荣耀】测试任何可能性,因为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损失。

  场景重置之后我们再次出现在了商船旁边,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海盗们没有抢劫,而是【无极荣耀】把船上的【无极荣耀】船员全都集中到了甲板上。我和海盗船长就站在商船的【无极荣耀】指挥楼上看着下面的【无极荣耀】商船船员。然后由我出声问道:“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一样可以记得这里的【无极荣耀】每一次循环?”

  我的【无极荣耀】话刚一说完,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就明显愣了一下,我从他们的【无极荣耀】表现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实际上并不记得时间循环的【无极荣耀】事情,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他们不会这么错愕。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样子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表现。

  但是【无极荣耀】,虽然大部分船员都是【无极荣耀】这样,但是【无极荣耀】这里却有几个不同的【无极荣耀】反应。就在船员中间。有三个人的【无极荣耀】表现明显和周围的【无极荣耀】船员不一样。这三个人分别是【无极荣耀】两个年轻人和一名老者。

  那个老者看起来年纪很大,但是【无极荣耀】却一点也不觉得衰弱。反倒是【无极荣耀】神采奕奕的【无极荣耀】好像很强悍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虽然精气神都很不错,但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身材什么的【无极荣耀】看起来不像是【无极荣耀】战士类人物,倒是【无极荣耀】和法师很像,只是【无极荣耀】这家伙一没拿法杖,二没穿法师袍,所以我也不好确定。

  除了老者之外,还有两个年轻人的【无极荣耀】反应时一样的【无极荣耀】。这两个人都穿着白色长袍。头上戴着兜帽,因为帽檐的【无极荣耀】原因所以看不到脸,但是【无极荣耀】我觉得这两个人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好像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在商船上观察战斗过程的【无极荣耀】时候盯着我看的【无极荣耀】那个人。

  确认目标之后我直接对海盗船长小声吩咐了几句,对方立刻指挥人员将商船上的【无极荣耀】船员全都赶到了船上的【无极荣耀】货仓,也就是【无极荣耀】他们之前关押这些船员的【无极荣耀】房间中重新锁了起来。当然,那三个与众不同的【无极荣耀】人被留了下来。

  因为只剩三个人了,我也就没必要站那么高了,直接下到甲板上走到了他们三个的【无极荣耀】附近。然后看着他们再次问道:“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知道这个世界一直在轮回?”

  “知道又能如何?”跟在老者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年轻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同时他也抬起了脑袋并掀掉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兜帽。被兜帽遮挡住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头金色的【无极荣耀】波浪短发,棱角分明的【无极荣耀】面部线条加上一身白银铠甲,这家伙活脱脱就一个白马王子的【无极荣耀】形象,唯一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马不知道哪去了。

  我这边还没来及回答那名王子的【无极荣耀】话。旁边的【无极荣耀】老者就首先开口了。“你们这么来回折腾是【无极荣耀】在寻找无法结束这个轮回的【无极荣耀】原因吧?”

  对方一开口我就松了口气,因为能这样问说明对方知道这个轮回,而之前海盗们的【无极荣耀】表现很明显的【无极荣耀】表明了他们其实是【无极荣耀】没有遗愿的【无极荣耀】,那么,结束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唯一可能性就是【无极荣耀】满足这边的【无极荣耀】三个人的【无极荣耀】遗愿,这才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根本问题所在。玩家们接了任务进来之后一上来就在海盗船上,而且抢劫的【无极荣耀】目标就是【无极荣耀】这艘商船。谁能想到结束任务的【无极荣耀】关键人物居然会在这艘被抢的【无极荣耀】商船上呢?

  之前一直无法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关键就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任务目标,现在既然知道问题所在,那就好办了。

  “尊敬的【无极荣耀】老者,我们确实是【无极荣耀】在寻找结束这个无休止的【无极荣耀】循环的【无极荣耀】方法。既然您也记得这个循环,那么您也应该知道这种无限循环的【无极荣耀】世界有多么的【无极荣耀】痛苦,所以我相信你们也是【无极荣耀】希望结束这一切的【无极荣耀】。您说是【无极荣耀】吗?”

  老者身边的【无极荣耀】年轻人似乎又想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刚动了一下就被老者给制止了。“我确实很想结束这个轮回,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却不得不一再的【无极荣耀】重复这个轮回,因为我们根本无法结束它。”

  “为什么?”

  “因为那个。”年轻人终于还是【无极荣耀】冲动的【无极荣耀】喊了出来,同时他的【无极荣耀】手指也指向了海上,我们顺着他的【无极荣耀】手指方向看了过去,结果发现了庞大的【无极荣耀】帝国舰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海面上。

  在看到舰队之后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就反应了过来。“难道说摹疚藜僖壳支舰队不是【无极荣耀】来解救你们,或者说只是【无极荣耀】正好经过这里吗?”

  年轻人再次喊道:“解救?顺路?他们会解救我们?他们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来追杀我们的【无极荣耀】!”

  一听这个话那边的【无极荣耀】海盗船长却是【无极荣耀】忍不住叫了起来。“我说怎么帝国舰队会全体出动过来围剿我们一个二流海盗团,搞了半天我们只是【无极荣耀】倒霉撞枪口上了吗?”

  “不然你以为呢?”青年冷哼道。

  “抱歉,连累你们了。”一直没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位终于开口了,当然她也掀掉了兜帽,而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这居然是【无极荣耀】位美丽的【无极荣耀】姑娘。如果说之前那位是【无极荣耀】白马王子的【无极荣耀】话。那么这位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白雪公主了。身材什么的【无极荣耀】被长袍盖住了完全看不出来,不过这张脸蛋真是【无极荣耀】精致的【无极荣耀】没话说,不但比例匀称,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白皙。简直就和剥了壳的【无极荣耀】煮鸡蛋一样,看不到任何毛孔,而且白的【无极荣耀】好像快要透明了。就在我观察对方的【无极荣耀】容貌之时。那位美丽的【无极荣耀】姑娘继续道:“其实我和我的【无极荣耀】哥哥是【无极荣耀】帝国的【无极荣耀】三王子和小公主。这边的【无极荣耀】这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老师麦弗逊,也是【无极荣耀】帝国**师。”挺到她的【无极荣耀】话。那边的【无极荣耀】海盗们哗啦一下把武器全都亮了出来,显然这个帝国**师的【无极荣耀】身份相当的【无极荣耀】有威慑力。

  看到这个状况,公主赶紧解释道:“你们不用这样的【无极荣耀】。老师他其实已经受了重伤,现在已经根本没有能力释放任何法术了。”

  “这么说来后面的【无极荣耀】那支舰队就是【无极荣耀】来追杀你们的【无极荣耀】?”宫廷斗争什么的【无极荣耀】戏码看了那么多,突然发现一个公主和一个王子被他们本国的【无极荣耀】舰队追杀,当然是【无极荣耀】直接就想到了王位争夺战什么的【无极荣耀】了。

  果然,公主说道:“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二哥杀死了大哥和父亲之后自己当了皇帝,然后还要杀死我们。老师他得到了父王的【无极荣耀】遗命将我们护送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他自己也受伤失去了法力。不过可惜,我们到了这里被他们拦截并抢劫,因此耽误了时间,最后被帝国舰队追上,然后全部死在了这里并陷入了无限的【无极荣耀】循环之中。”

  听完公主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我直接点头道:“现在我算是【无极荣耀】知道为什么一艘普通商船上会有堆的【无极荣耀】跟小山一样的【无极荣耀】金银财宝了。搞了半天你们是【无极荣耀】王子和公主,有钱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

  “不,这个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钱。”公主解释道:“这个其实是【无极荣耀】秘密国家的【无极荣耀】全部财宝,相当于现在外部国库总价值的【无极荣耀】两倍多。父王说二哥肯定是【无极荣耀】暴君。所以要我们带走这些财宝,不能让他得到,不然他肯定会用这些钱组建军队对外扩张,到时候必然又是【无极荣耀】一片生灵涂炭!”

  “你们老爹还真是【无极荣耀】善良啊!”这话时海盗船长说的【无极荣耀】,不过听那口气嘲讽的【无极荣耀】意思居多。

  王子想发火。但是【无极荣耀】被老头按住了。公主显然比他哥聪明冷静,听到这话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好像没听到一样。她继续说道:“虽然你们现在找到了我们,并且也知道了这个世界无限循环的【无极荣耀】原因,但是【无极荣耀】你们应该也清楚,我们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完成的【无极荣耀】。”

  “为什么?”海盗船长立刻说道:“紫日会长之前就带着我们成功逃脱了追击,你们不就是【无极荣耀】不用被抓住吗?让紫日会长带着你们跑就是【无极荣耀】了。我们留下给你们断后,保证你们安全脱离。”反正已经死过无数次了,海盗船长这会只求能够安息,断后什么的【无极荣耀】根本就不叫个事。

  本来我和海盗船长的【无极荣耀】想法也差不多,没想到海盗船长才刚把话说完,那边的【无极荣耀】公主却是【无极荣耀】说道:“不不不,我们当时在临死前曾经许了三个愿望。”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道:“用我们三个的【无极荣耀】生命和灵魂。”

  “什么?你们不会用了许愿术吧?”听到公主的【无极荣耀】解释我直接就斯巴达了。我说怎么几个人的【无极荣耀】执念就能形成这样强大的【无极荣耀】时间片段呢,搞了半天是【无极荣耀】许愿术,难怪这么坑爹!许愿术那东西虽然威力无穷,号称禁咒中的【无极荣耀】禁咒,但是【无极荣耀】这玩意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外号就是【无极荣耀】坑爹之王,绝对的【无极荣耀】牛头不对马嘴型法术。通常使用许愿术的【无极荣耀】结果都会得到满足,但是【无极荣耀】满足你的【无极荣耀】方式绝对让你哭笑不得,看起来好像是【无极荣耀】完成了,但是【无极荣耀】说没有完成也行。反正就是【无极荣耀】很坑爹。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惊叫那边的【无极荣耀】法师似乎脸红了一下,最后还是【无极荣耀】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说道:“当时被你们拦截,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急怒交加,一时冲动就使用了宝藏中的【无极荣耀】一根许愿术卷轴,据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神话时代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自己却陷入了这样的【无极荣耀】循环之中。”

  “不不不。”我打断了老法师,然后说道:“许愿术虽然经常不靠谱,但是【无极荣耀】必然会生效,尤其是【无极荣耀】代价巨大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们付出了生命和灵魂的【无极荣耀】煎熬,那么结果必然很强力。现在的【无极荣耀】这个空间循环就是【无极荣耀】结果之一。你们的【无极荣耀】愿望肯定是【无极荣耀】实现了。只是【无极荣耀】你们没有发现而已。”

  “真的【无极荣耀】吗?”公主问道。

  我点点头:“反正目前为止我没有听说过许愿术有成功后不产生效果的【无极荣耀】情况。现在你们说说摹疚藜僖裤们到底都许了什么愿望?我来帮你们看看到底怎么生效的【无极荣耀】,顺便研究下如何结束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循环。”

  大概是【无极荣耀】觉得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没什么可担心的【无极荣耀】了,所以公主他们只是【无极荣耀】稍一犹豫就说出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愿望。

  “我当时许愿希望那些拦截我们的【无极荣耀】海盗承受世界上最痛苦的【无极荣耀】惩罚。让他们死后也不得安宁。”王子最先说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愿望。

  海盗船长无奈的【无极荣耀】叹气道:“谁跟你说愿望没实现的【无极荣耀】啊?我们这还不叫惩罚?每次那个舰队来了都会把我们击沉,然后我们就要再次重温一遍死亡的【无极荣耀】感觉。你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死了多少次吗?一百二十六万七千八百八十七次。这还不叫死后都不得安宁吗?我们都死一百多万次了,世界上有什么惩罚比这个更严重的【无极荣耀】?你们王国之中就算有人犯了谋逆大罪也不用死一百多万次吧?”

  “咦?你们真的【无极荣耀】死了那么多次?这样说来我的【无极荣耀】愿望还真是【无极荣耀】执行的【无极荣耀】满彻底的【无极荣耀】!”王子的【无极荣耀】语气已经明显不像之前那么冲了。不过在听完公主的【无极荣耀】叙述后。我也就没在意他的【无极荣耀】语气,毕竟如果换做是【无极荣耀】我在逃命的【无极荣耀】时候因为被人拦住而被仇家杀死。我肯定也会恨死那个拦我的【无极荣耀】人。这种状况下没有直接冲上去掐死对方已经算是【无极荣耀】克制力不错了,哪还管得了什么语气问题?不过,现在听说对方死了一百多万次,王子的【无极荣耀】气显然下去不少,毕竟这个惩罚确实是【无极荣耀】够狠的【无极荣耀】。

  听完了王子的【无极荣耀】叙述,我又看向公主和法师问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愿望呢?是【无极荣耀】什么?”

  法师说道:“我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这笔财宝不要落到帝国舰队手中。”

  我点点头道:“这个愿望看来也执行的【无极荣耀】蛮不错的【无极荣耀】。海盗们抢劫了你们的【无极荣耀】财宝,之后被击沉了,他们确实一个金币都没得到。话说摹疚藜僖裤们的【无极荣耀】那根卷轴难道不是【无极荣耀】许愿术。而是【无极荣耀】更高级的【无极荣耀】东西?貌似我以前见到的【无极荣耀】许愿术可没有这么靠谱过。前两个愿望几乎是【无极荣耀】不折不扣的【无极荣耀】执行了啊?”

  法师摇头表示他不清楚,只是【无极荣耀】知道那根卷轴应该记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许愿术,其他信息他也不清楚,毕竟之前连他都不知道这笔财宝的【无极荣耀】存在,后来发现卷轴也是【无极荣耀】临时注意到的【无极荣耀】,根本没功夫探究卷轴的【无极荣耀】来历。对此我只能表示这是【无极荣耀】个不解之谜了,反正卷轴已经用掉了,而且是【无极荣耀】在循环片段之前。我们现在根本就看不到它了。

  在我们说完之后我又转向公主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公主明显开始不好意思了起来,能明显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脸蛋在向红苹果转变。

  “咦?我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无极荣耀】吗?”

  “不,不是【无极荣耀】。”公主连忙解释。“那个……那个……其实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愿望啦!”

  “怎么了?”

  “我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帝国舰队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弃暗投明,然后跟着我反攻回去将二哥赶下王位。”公主说完之后就羞的【无极荣耀】低下了头,恨不得把脑袋塞到甲板里面当鸵鸟。

  我们几个在愣了好半天之后。那边的【无极荣耀】海盗船长才突然冒出来一句:“还真是【无极荣耀】爱做梦的【无极荣耀】好姑娘啊!”

  我很有同感的【无极荣耀】看了海盗船长一眼,然后忽然大声道:“OK,既然你的【无极荣耀】愿望如此,那就让我们来完成它吧。”

  “诶?那个……我的【无极荣耀】愿望可是【无极荣耀】……”

  公主还没说完我就直接打断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当时拿出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根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卷轴,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肯定,那东西绝对不是【无极荣耀】许愿术,因为你们的【无极荣耀】愿望都被彻彻底底的【无极荣耀】执行了,没有发生任何的【无极荣耀】偏差。这不是【无极荣耀】许愿术的【无极荣耀】风格。至于最后一个愿望吗……它不是【无极荣耀】没有生效,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能量不足而效果变的【无极荣耀】很弱。你们的【无极荣耀】那根卷轴无法直接用最后的【无极荣耀】能量完成公主的【无极荣耀】愿望,所以它将你们也留在了这个循环的【无极荣耀】世界内,并且在外面发布了一个任务,以此来召集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冒险者帮助你们完成最后一个愿望,而代价就是【无极荣耀】法师阁下不想要二王子得到的【无极荣耀】那批财宝。”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解释。众人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阵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怪不然我们觉得卷轴没有生效,原来问题出在这里。”麦弗逊**师第一个感叹道:“看来我们用掉的【无极荣耀】果然不是【无极荣耀】许愿术卷轴,真正的【无极荣耀】许愿术不会如此强大。居然可以分毫不差的【无极荣耀】完成主人的【无极荣耀】愿望,而且在能量不足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竟然还能主动寻找替代方案,这真是【无极荣耀】太强大了!即便是【无极荣耀】号称禁咒中的【无极荣耀】禁咒的【无极荣耀】许愿术也不可能完成如此复杂的【无极荣耀】事情。”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不要去管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卷轴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完成公主的【无极荣耀】愿望。前面两个愿望都完成的【无极荣耀】非常不错。只是【无极荣耀】这最后一个愿望看来就要我来帮你们完成了!”

  “别开玩笑了,你有办法让整个帝国舰队叛变投靠我们?”王子很不屑的【无极荣耀】说道:“别说让他们投靠了,即便是【无极荣耀】要击败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更别说让他们主动投靠了。”

  法师听到这里也是【无极荣耀】点头叹气道:“是【无极荣耀】啊!要让他们主动投靠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舰队里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帝国最忠诚的【无极荣耀】海军战士,他们被二王子散步的【无极荣耀】假消息所蒙蔽,以为是【无极荣耀】我们害死了国王陛下,所以他们根本不会投靠我们,反而会不遗余力的【无极荣耀】追杀我们。”

  “不不不。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发生的【无极荣耀】,只要有合适的【无极荣耀】条件,任何事情都是【无极荣耀】可以发生的【无极荣耀】。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仅仅是【无极荣耀】创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王子追问。

  “我正在想。”

  “哼,还不是【无极荣耀】空口说大话。”

  “不,我已经想到了。”我说完突然抬头对那边的【无极荣耀】法师说道:“你们帝国有信仰的【无极荣耀】神祗吗?”

  “当然。”法师显然很意外我会问这样的【无极荣耀】问题。

  我点点头道:“有就好,那么告诉我,你们国家的【无极荣耀】神祗构成,我希望能知道你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各种神祗在各种不同人群中的【无极荣耀】地位。”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要求。那边的【无极荣耀】法师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无极荣耀】给我介绍了一下,至于中途赶过来捣乱的【无极荣耀】帝国舰队,当然是【无极荣耀】让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去打发了。不过,这次王子和公主他们都是【无极荣耀】震惊的【无极荣耀】合不拢嘴。连法师的【无极荣耀】讲解都暂停了一小会。之前王子不信我能对付那边的【无极荣耀】帝国舰队其实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因为正常人都不会相信,毕竟那可是【无极荣耀】一千多艘战舰,我们只有一条海盗船,之前还被撵的【无极荣耀】跟兔子一样四处乱窜,他们当然不会相信我们有能够让舰队屈服的【无极荣耀】实力。至于说我之前消灭舰队的【无极荣耀】那几次,这个他们根本就没看见,因为每次打劫的【无极荣耀】时候海盗们都会把他们锁在船舱里。虽然海盗们按照规矩留下了工具,只要他们在海盗离开后稍微费点劲就能自己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王子他们三个知道这个世界是【无极荣耀】循环的【无极荣耀】,而且到了这个时间段很快就要开始重置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懒得去开门,直接就吩咐船上的【无极荣耀】人不要浪费精力了。这样一来他们每次都是【无极荣耀】被锁在船舱里等着环境重置,自动就能出来,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外面的【无极荣耀】海战,自然也就不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厉害。也正因为之前不知道,所以第一次看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才会这么大反应。

  “OK,我想我明白要怎么做了。”

  麦弗逊法师在被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惊吓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然后信心满满地给我讲解了本地神祗情况的【无极荣耀】情况。简单点讲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神祗貌似并不是【无极荣耀】主游戏地图上的【无极荣耀】神祗,很可能是【无极荣耀】个独立的【无极荣耀】神祗体系。因为冰岛这块地方虽然离欧洲大陆有点远,但是【无极荣耀】总体来讲应该依然在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内。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地方的【无极荣耀】神祗按照位置划分应该是【无极荣耀】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迪坦斯才对,可是【无极荣耀】询问过后我才发现这地方的【无极荣耀】神祗是【无极荣耀】个我没听过的【无极荣耀】家伙。难怪之前觉得这里的【无极荣耀】海盗们战斗力弱的【无极荣耀】掉渣,搞了半天这是【无极荣耀】个独立世界,而且似乎是【无极荣耀】低魔世界,大部分人员都不会魔法,会魔法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实力很一般。当然,除了那个奇怪的【无极荣耀】愿望卷轴效果惊人的【无极荣耀】好。

  把各种旁枝末节的【无极荣耀】信息全部收集完之后,我们依然是【无极荣耀】让海盗船自沉,然后开始场景重置,毕竟我们需要一个漂亮的【无极荣耀】开场,这种打的【无极荣耀】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状态可不适合我的【无极荣耀】劝降计划。

  当环境再次重置后,我们又再次回到了帝国舰队没有出现的【无极荣耀】状态。对面商船上只有公主他们三个有记忆,其他的【无极荣耀】人根本不知道轮回的【无极荣耀】事情,在他们的【无极荣耀】记忆力,这就是【无极荣耀】第一次遇上海盗。不过就像之前海盗船长说的【无极荣耀】那样,这些船员都很配合,因为公主他们有记忆,所以下令不要抵抗来着。船上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王子和公主的【无极荣耀】死忠,属于那种即便他们真的【无极荣耀】把老国王干掉了,也会跟着他们干的【无极荣耀】那种人,所以王子和公主的【无极荣耀】命令在这里特别好用。

  让船员都去下面呆着之后,我和王子以及公主重新聚集到了一起,当然少不了海盗船长,然后我就之前场景重置前的【无极荣耀】计划再次和他们核对了一遍台词,确认大家都没问题之后才开始行动计划。这次两艘船没有逃跑,而是【无极荣耀】主动迎着帝国舰队的【无极荣耀】方向开了过去。既然要劝降,那就要有个姿态,起码要表现的【无极荣耀】大义凌然。你一路被人家追着打,那还有什么形象?所以说,这次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

  因为我们这次是【无极荣耀】主动迎着对方前进,所以提前了很多和帝国舰队发生了遭遇,而对面的【无极荣耀】舰队所有指挥人员都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觉得会面时间提前了,毕竟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一直在循环轮回,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记忆力这就是【无极荣耀】第一次追上王子和公主的【无极荣耀】船,并不知道会面时间。让他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两件事情。

  第一,他们惊讶于王子和公主的【无极荣耀】船不但没跑,居然还主动迎着他们冲了过来。第二则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航行方式。之前就说过,帝国舰队是【无极荣耀】顺风航向,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海盗船和旁边的【无极荣耀】这艘商船现在是【无极荣耀】逆风而上。作为帆船时代的【无极荣耀】海军,突然看到两艘没有升帆的【无极荣耀】帆船以比他们快了好几倍的【无极荣耀】航速逆风前进,这个景象可是【无极荣耀】吓到了不少人。有些举着望远镜的【无极荣耀】船长和瞭望手甚至忍不住把望远镜放下来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不过,当他们把望远镜重新放到眼前的【无极荣耀】时候,更惊人地一幕却是【无极荣耀】出现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眼中。

  “哦我的【无极荣耀】天哪!我看到了什么?”这就是【无极荣耀】帝国舰队所有拿着望远镜的【无极荣耀】人心中的【无极荣耀】想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