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六十八掌 大师级坑人术

第六十八掌 大师级坑人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鼓动下,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那几个俄罗斯玩家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看着迅速靠拢的【无极荣耀】人群,我所能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迅速向着那边的【无极荣耀】那台机器的【无极荣耀】方向跑过去。

  反正站在原地也是【无极荣耀】会被包围的【无极荣耀】,冲向一个方向仅仅是【无极荣耀】让接触稍微提前一点而已,但是【无极荣耀】站在原地的【无极荣耀】话我就需要应付所有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而我根本不可能依靠现在的【无极荣耀】状态徒手干掉这么多敌人,而只要我能在自己脱力前破坏掉那台机器,那么胜利就必然属于我,因为没有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压制我起码有几十种办法搞定身边这些人。

  和周围冲上来的【无极荣耀】那帮日本玩家正好相反,白羽守鹤在看了一眼冲向我的【无极荣耀】人群之后忽然自己朝人群外面走了过去,而鬼手信长则是【无极荣耀】冲他大喊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白羽守鹤完全没有去管对方的【无极荣耀】叫喊,就这么直接离开了人群走向了仓库的【无极荣耀】外面。

  我虽然看到了白羽守鹤的【无极荣耀】离开,但现在不是【无极荣耀】和他沟通的【无极荣耀】好时间,再说这种事情也不该由我来做,所以我打算一会通知松本正贺去处理这个事情。

  最后看了一眼白羽守鹤我便将注意力完全转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那台机器,然后全力爆发朝着那台机器冲了过去。

  “该死,他要破坏阻断器,别让他过去。”鬼手信长发现了我的【无极荣耀】行为,但他的【无极荣耀】喊叫并不能让日本玩家获得额外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挡不住就是【无极荣耀】挡不住。不是【无极荣耀】说他喊了就能挡住的【无极荣耀】。

  挡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两名日本玩家看到我靠近立刻就纵身扑了上来,这俩家伙压根没打算和我战斗,直接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扑击,我估计他们大概是【无极荣耀】想抱住我,然后限制我的【无极荣耀】行动。在正常状态下光是【无极荣耀】我身上的【无极荣耀】自动反击魔法就足够让这俩白痴死几百回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现在不是【无极荣耀】正常状态,这个状态下我一旦被抱住,最起码需要两秒以上才能挣脱。而这个时间足够后面的【无极荣耀】人把我埋到人堆下面。

  看着那俩纵身扑过来的【无极荣耀】家伙,我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样去躲闪他们的【无极荣耀】扑击,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原地起跳,然后在两个人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越升越高,最后超过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体的【无极荣耀】高度,紧跟着双脚在他们的【无极荣耀】后背上再次一蹬,重新借力继续上升。两个被我踩了的【无极荣耀】家伙就好像两枚炸弹一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面上。而我则是【无极荣耀】一口气飞起来四米多高,然后团身前滚翻。从后面跟着跃起的【无极荣耀】一群人头顶上飞了过去。接着在力量耗尽时突然伸展身体双脚超前面部向上成四十五度角斜斜的【无极荣耀】坠向地面。当然,我没有真正的【无极荣耀】落地,而是【无极荣耀】准确的【无极荣耀】踩在了后面蹦起来的【无极荣耀】一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脸上,瞬间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整个五官都被我踩的【无极荣耀】彻底变形塌陷了下去。多亏这是【无极荣耀】游戏,不然这家伙就算不死以后也绝对没法见人了。

  借助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冲击力抵消惯性,我直接踩着他的【无极荣耀】脸向前蹿了出去,一个日本玩家从他背后扑了出来。但我动作更快,整个人前倾。双手和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双手在空中五指交叉并互相抓住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手掌。本来他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捏住我的【无极荣耀】手,不管如何也要讲我拖下来。然后就可以为后面的【无极荣耀】人争取时间,但他实在是【无极荣耀】太低估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和身体灵活性了。

  当我和他的【无极荣耀】手掌仅仅的【无极荣耀】扣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的【无极荣耀】脚其实还没完全离开前面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脸,所以,当两只手扣紧之后我突然发力猛地一蹬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然后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头就好像被大锤砸了一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向地面并爆成了一大片红白之物,而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则是【无极荣耀】借助这一蹬的【无极荣耀】力量再次升上。不过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手和前面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所以我的【无极荣耀】手是【无极荣耀】升不起来的【无极荣耀】,上升的【无极荣耀】只有我的【无极荣耀】下半身。于是【无极荣耀】,我就好像倒立一样整个人头下脚上的【无极荣耀】竖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一直在往前冲,所以这个前进的【无极荣耀】动能并没有被释放掉,于是【无极荣耀】当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垂直的【无极荣耀】倒立在他的【无极荣耀】头顶上之后,这股动能便带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开始向他的【无极荣耀】背后倾斜,并在眨眼之间从他的【无极荣耀】头顶翻了过去。

  其实到了这种角度,他的【无极荣耀】胳膊就已经使不上力了。《零》中也有关节技设定,按照这个设定,人的【无极荣耀】关节都有工作角度限制,一旦某些关节到达某一角度,就会出现力量急剧减弱的【无极荣耀】情况,而现在这个角度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反关节限制角度。当我从他的【无极荣耀】头顶飞过之后,他的【无极荣耀】双手等于是【无极荣耀】高举过头并向后扭了过去,这种角度他的【无极荣耀】收臂根本用不上力气,再说就算能用的【无极荣耀】上力气,他也不可能单靠两只手臂的【无极荣耀】力量托住我真个人的【无极荣耀】体重和之前积攒的【无极荣耀】动能。于是【无极荣耀】呼很自然地我就从他头顶翻越而过,然后想着地面落去,而他因为收臂转动角度达到死角,身体开始为了配合关节的【无极荣耀】转动角度而本能的【无极荣耀】跟着我下落的【无极荣耀】姿态向后弯曲。当我的【无极荣耀】双脚落地之时,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其实已经后倾的【无极荣耀】非常厉害了。不过,这还不算完。当我彻底落地之后,我也并没有松手,而是【无极荣耀】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惯性好像抡大锤一样直接将他从我的【无极荣耀】背后扯了起来,然后抡过头顶,啪的【无极荣耀】一声从猛地拍在了我面前冲过来的【无极荣耀】两个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身上。

  这整个过程说起来多,其实不过是【无极荣耀】零点几秒的【无极荣耀】事情,前面那俩日本玩家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我甩过来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给一下拍倒在地。一个大活人的【无极荣耀】体重加上旋转加速后的【无极荣耀】动能可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属性的【无极荣耀】两个玩家能挡的【无极荣耀】住的【无极荣耀】,被我当大锤抡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当场就挂掉了,那俩被砸的【无极荣耀】家伙也是【无极荣耀】重伤倒地,短时间内基本不指望能起来了。

  这一连串动作眨眼间就被我完成了,而完成这个动作后我就已经越过了人群最密集的【无极荣耀】前部区域进入到了日本玩家防御圈的【无极荣耀】中部,虽然前面还有人挡着。但他们根本没想到我能瞬间到达他们面前,不但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而且他们的【无极荣耀】站位也是【无极荣耀】稀稀拉拉的【无极荣耀】还没聚拢起来。

  看着稀疏的【无极荣耀】人群我一秒也没浪费就踩着地上那三个倒霉蛋的【无极荣耀】身体冲了过去,然后直接一个小跳离地,左腿弯曲在前,用膝关节部位和后面一个刚好挡在路线上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脸蛋来了个亲密接触,那家伙也和之前被我踩了的【无极荣耀】家伙一样瞬间就没脸见人了,而我则是【无极荣耀】踩着向后跌飞的【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胸膛一路跑上他的【无极荣耀】脑袋。然后再次起跳,在空中抬腿,然后一个华丽的【无极荣耀】战斧式下劈,咔嚓一声就给后面一个家伙开了瓢。落地之后不等周围人聚拢,我直接顺着地面一个翻滚从两个傻掉的【无极荣耀】玩家中间滚了过去,接着猛然舒展身体弹跳而起,一个上勾拳。伴随着咔嚓一声骨折的【无极荣耀】声音,一个家伙直接做了空中飞人升起来两米多高。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在他还没开始下落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从他身下钻了过去。然后左手抬起,一记左勾拳命中后面一个家伙的【无极荣耀】鼻梁,瞬间又一个满脸开花的【无极荣耀】家伙飞了出去,不过我的【无极荣耀】连击也就到此为止了。

  就在我将那个家伙击飞的【无极荣耀】同时,侧面一个实力不错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转身侧踢,我击飞那家伙之后已经来不及闪避了,直接在空中接住他的【无极荣耀】小腿。然后整个人就好像玩单杠一样腰部和收臂同时发力顺着他的【无极荣耀】腿一个前翻上杠动作从他的【无极荣耀】腿上翻了过去,同时借助惯性下压将他整个人的【无极荣耀】重心带偏。最后咔嚓一声直接来了个大劈叉就一屁股坐地上了。

  那家伙显然没有我的【无极荣耀】身体柔韧度这么好,这个大劈叉直接就把他的【无极荣耀】腿部韧带给拉断了。然后坐那就起不来了,整个人疼的【无极荣耀】连叫声都变调了。不过我估计他这么大反应主要原因不在于韧带撕裂,而是【无极荣耀】……摔到蛋蛋了。所以说,劈叉这种事情还是【无极荣耀】女性合适,男人玩不好可是【无极荣耀】会出人命的【无极荣耀】。

  没去管那位差点变太监,这回疼的【无极荣耀】脸色都不对了的【无极荣耀】倒霉蛋,我直接回身一个甩拳和另外一个刚赶到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拳头在空中来了一个硬碰硬,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咔嚓一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直接变成了三截弯成了一个诡异的【无极荣耀】角度,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紧跟着又给他的【无极荣耀】眼眶上补了一拳瞬间就KO掉了这个家伙。

  随着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倒下,我和那台阻断器之间就只剩下了两名俄罗斯玩家而已了,而且,最让鬼手信长绝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俩俄罗斯玩家中有一个明显是【无极荣耀】技术人员,而另外一个则是【无极荣耀】个看起来年轻的【无极荣耀】不像话的【无极荣耀】少年。

  那边的【无极荣耀】少年虽然是【无极荣耀】战斗职业,但他似乎不是【无极荣耀】来和我战斗的【无极荣耀】,出现在这个位置上不过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一直守着那台阻断器而已。看到我冲过来,这个长得异常清秀的【无极荣耀】俄罗斯少年居然吓的【无极荣耀】往后退了两步之后自己把自己给绊了一跤。

  既然那家伙自己倒掉了,我也就没打算再去管他了,直接从他身上一跃而过,然后一拳将那个完全傻掉的【无极荣耀】技术人员砸的【无极荣耀】临空翻转了两圈半之后才后脑着地当场挂掉,而我此时已经站在了机器边上,而附近离我最近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那个还坐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少年,而除了他之外,最近的【无极荣耀】活人也在三米之外。

  三米很远吗?应该不远,但是【无极荣耀】我和机器的【无极荣耀】距离更近,而且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连台精密仪器都破坏不了的【无极荣耀】软脚虾,相反我这种人应该归类到怪兽一个范畴才对。

  在鬼手信长绝望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猛地一拳砸在了这东西顶部的【无极荣耀】那个开关上,然后一贯到底。那东西给我的【无极荣耀】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堆塑料做的【无极荣耀】,脆弱的【无极荣耀】不像话,一拳下去就整个粉碎了,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一股魔力之风吹过身边,身上的【无极荣耀】各种属性瞬间复苏。

  轰。来不及重新穿戴龙魂套装的【无极荣耀】我干脆直接切换了银月模式。法师造型一出现,炽热的【无极荣耀】烈焰便腾空而起并熊熊燃烧了起来。刚才追在我后面打算阻止我破坏机器的【无极荣耀】几个玩家完全没来及刹车就一头撞进了我的【无极荣耀】太阳领域之中,连惨叫都没来及就瞬间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了火焰中。

  呼。挥舞着燃烧的【无极荣耀】法杖挡开随后而来的【无极荣耀】两只利箭,我直接将法杖往地上一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个火焰环瞬间扩散开来。所有靠近我的【无极荣耀】敌人都被火焰环撞飞了出去并同时被点燃,一时之间周围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惨叫着满地打滚的【无极荣耀】人员。

  “果然还是【无极荣耀】有力量的【无极荣耀】感觉比较舒服。”火焰环散开之后我便踏着熊熊火焰从火海之中走了出来,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后是【无极荣耀】刚刚张开的【无极荣耀】巨大空间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如溃堤的【无极荣耀】洪水一般从空间门内蜂拥而出,瞬间周围急冲的【无极荣耀】人群就变成了尖叫后退。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力量吗?”刚刚已经离开的【无极荣耀】白羽守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不过和他离开的【无极荣耀】时候完全相反,此时仓库内已经完全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天下了。因为松本正贺已经冲进了外面的【无极荣耀】索道,所以凌已经帮我把所有魔宠都送回了凤龙空间。而此时他们已经通过凤龙空间到达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作为一个驯兽师,魔宠齐聚的【无极荣耀】状态才是【无极荣耀】我最强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现在仓库内已经没有别人生存的【无极荣耀】机会了。之前鬼手信长就是【无极荣耀】指望依靠阻断器压制我的【无极荣耀】实力,然后依靠现实中格斗能力逆天的【无极荣耀】白羽守鹤来干掉我,因此他根本没想过用什么高手来牵制我,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力量恢复,这里又没有什么游戏内的【无极荣耀】高手。自然也就没有人可以对我造成哪怕是【无极荣耀】丝毫的【无极荣耀】阻碍了。

  已经将仓库内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俄罗斯玩家清理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的【无极荣耀】我看到白羽守鹤也没打算过去干掉他,而是【无极荣耀】很随意的【无极荣耀】走到他的【无极荣耀】身边说道:“怎么样?游戏内的【无极荣耀】能力还是【无极荣耀】挺壮观的【无极荣耀】吧?”

  白羽守鹤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表现出很激动的【无极荣耀】样子。只是【无极荣耀】平淡的【无极荣耀】说道:“不过我追求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可以实际用在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格斗能力,不是【无极荣耀】这种……魔法。”

  虽然我们龙族其实可以在现实中部分模拟出魔法效果,但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和白羽守鹤说的【无极荣耀】,只能是【无极荣耀】点点头说道:“这些东西在现实中确实用不了,但是【无极荣耀】你可以去研究一下战士系的【无极荣耀】技能。虽然很多技能确实是【无极荣耀】依靠魔法来实现的【无极荣耀】,但也有一些是【无极荣耀】体术类型的【无极荣耀】技能,这些技能的【无极荣耀】攻击原理什么的【无极荣耀】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可以借鉴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你需要区分,游戏内的【无极荣耀】很多东西是【无极荣耀】依靠游戏内玩家的【无极荣耀】强大体能来实现的【无极荣耀】。有些动作确实可行,但在现实中。以人类的【无极荣耀】体能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做不出来的【无极荣耀】。”

  白羽守鹤点点头,然后向我鞠了一躬说道:“感谢您的【无极荣耀】赐教,我会记得您的【无极荣耀】帮助的【无极荣耀】。”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无极荣耀】个有趣的【无极荣耀】家伙。别忘记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来着。”

  “敌人是【无极荣耀】敌人,指教之恩是【无极荣耀】指教之恩,恩是【无极荣耀】恩,仇是【无极荣耀】仇,功过不可相抵,这是【无极荣耀】我们白羽一族传承的【无极荣耀】族规。”

  “不错的【无极荣耀】族规。”我说完便扭头看向仓库内部,结果找了一圈也没发现鬼手信长在哪,但是【无极荣耀】让我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仓库外面的【无极荣耀】隧道里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传来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音。

  “鬼手信长,你怎么会和紫日在一起?”这虽然是【无极荣耀】疑问句,但其实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已经无异于往鬼手信长脑袋上扣屎盆子了。

  鬼手信长又不傻,怎么可能让松本正贺污蔑自己的【无极荣耀】形象,当即就想解释,不过我的【无极荣耀】反应也不慢,听到松本正贺之前的【无极荣耀】那句话立刻就跑了出来,鬼手信长还没来及解释我就装作没发现外面的【无极荣耀】情况一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鬼手君,让你的【无极荣耀】人再挡一会,我现在不方便被外人看到,不然别人会以为……诶,糟糕啊!”

  “不,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到我突然走出来,还说了这么一番话,当时就傻眼了,我这话被人听去,那鬼手信长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无极荣耀】屎也是【无极荣耀】屎了。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他慌忙解释,可除了说不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之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坑人都不用提前计划的【无极荣耀】。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我故意假装愣了一下,随后就突然反应过来拔出法杖一指鬼手信长怒吼道:“鬼手信长,既然你的【无极荣耀】帮手来了,今天就先放过你,迟早我会再回来的【无极荣耀】,你就等着被我杀回新手村吧。”

  我这话要是【无极荣耀】单独说出来,那鬼手信长当然就没有任何嫌疑了,可是【无极荣耀】我两秒之前才刚刚亲密的【无极荣耀】喊他鬼手君,而且后面的【无极荣耀】话分明就是【无极荣耀】表明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这会突然改口,而且改的【无极荣耀】这么突兀,反而成了明摆着假装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帮鬼手信长摆脱干系了。虽然鬼手信长和我确实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但我现在越是【无极荣耀】这么解释,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就越不信,而鬼手信长更是【无极荣耀】连解释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现在要是【无极荣耀】说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和我在做一样的【无极荣耀】事情,等于是【无极荣耀】加深他的【无极荣耀】可疑程度,可他又不能解释说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这两边都不能说,但是【无极荣耀】不解释又等于是【无极荣耀】默认了这个事实。或者也可能被认为是【无极荣耀】被人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秘密而哑口无言,反正鬼手信长今天是【无极荣耀】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

  我在假装解释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在悄悄的【无极荣耀】通知凌那边给松本正贺发信号,周围的【无极荣耀】人注意力都在我身上,这会功夫哪里还有人注意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呢?所以,凌很顺利的【无极荣耀】就用我的【无极荣耀】备用通讯器悄悄的【无极荣耀】和松本正贺取得了联系并传达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松本正贺那边接到指示立刻就开始了行动。大义凛然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个时候突然站了出来,然后指着我大喊道:“别管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冤枉的【无极荣耀】,反正紫日肯定是【无极荣耀】咱们的【无极荣耀】敌人。先去对付紫日,鬼手信长又不会消失。他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紫日串通可以以后再说。”

  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听到这个话都觉得有道理。而且也觉得松本正贺比较大度,就连一些鬼手信长幸存的【无极荣耀】手下都开始不自觉的【无极荣耀】怀疑起来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老大真的【无极荣耀】跟我有联系了。

  看着冲过来的【无极荣耀】玩家,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毫不留情的【无极荣耀】一挥手,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一片魔法扔过去,当即就放翻了一大片,紧跟着我迅速收起所有魔宠跳上了飞鸟一个加速就从人群头顶冲了过去,等那些日本玩家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隧道里就只剩下了我远远传来的【无极荣耀】声音大喊着:“我还会回来的【无极荣耀】。”

  看到我飞出去了。有些人就想要去追,但却被松本正贺拦了下来。“不用追了。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速度太快。你们追不上的【无极荣耀】。让他走吧!”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有些比较激进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

  松本正贺说道:“承认失败是【无极荣耀】在积蓄前进的【无极荣耀】动力,不承认失败就永远走不出败局。这点肚量我们要有。”

  众人想想纷纷点头,然后向松本正贺道歉表示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对,而那边鬼手信长已经瘫在地上不知道要做什么了。现在的【无极荣耀】局面搞得他几乎里外不是【无极荣耀】人。之前袭击艾辛格移动要塞的【无极荣耀】那次被我们和松本正贺联合搞了个舆论反诬陷,鬼手信长此时在日本玩家中的【无极荣耀】威信和可信度都已经相当的【无极荣耀】低了,现在这又来一次不明事件,你说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名声能好的【无极荣耀】了吗?

  安抚完那边要追击我的【无极荣耀】玩家,松本正贺又看了眼瘫在地上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最后直接向着里面的【无极荣耀】仓库走了过去。后面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冲进来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松本正贺往里走,自然也就跟了上去,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松本正贺现在还往里走要干什么,但他们都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松本正贺走进去他们自然也要跟着。

  松本正贺路过鬼手信长身边之后,跟在后面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瘫软在地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忽然想起来还没解决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敌我问题,于是【无极荣耀】又对松本正贺问道:“会长,这家伙怎么办?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紫日串通了呢?”

  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话一出口,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就把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他们也是【无极荣耀】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处理一下。不过松本正贺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而是【无极荣耀】挥了挥手说道:“我相信鬼手信长君不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人,这件事情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我们姑且相信他时无辜的【无极荣耀】吧。紫日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对我们来说太强大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团结我大日本帝国内部所有可以团结的【无极荣耀】力量,因此,让我们把内斗都先放一放吧。”

  “嗨!”松本正贺此话一出,周围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片整齐的【无极荣耀】回应声。这种大度的【无极荣耀】,超脱一切的【无极荣耀】话语,瞬间就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形象抬升到了一个让众人仰望的【无极荣耀】高度。当然了,松本正贺这么说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这个效果。

  鬼手信长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知道的【无极荣耀】人太多,虽然刚才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急智而让鬼手信长暂是【无极荣耀】被扣了一脑袋屎盆子,但这个事情其实很好证实。所以如果松本正贺死咬着这个事情不放,最后的【无极荣耀】结果也无非是【无极荣耀】证明自己很小人而已。所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就是【无极荣耀】不去追究这个事情。

  松本正贺不追究这个事情,那么这个事情就会变成悬案,而这个事情只要没有真相大白,日本玩家对鬼手信长就会存在戒心。松本正贺需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种戒心,因为没有人可以一边防备着一个人,一边去崇拜这个人。这种戒心可以让鬼手信长难以聚集追随者,也可以让松本正贺更容易得到更多玩家的【无极荣耀】支持。所以,松本正贺表现的【无极荣耀】越是【无极荣耀】大度,越是【无极荣耀】淡化处理这个事情,鬼手信长就越是【无极荣耀】说不清,并一直都要背负着这个嫌疑。

  松本正贺这边说完之后就转身继续往最里间的【无极荣耀】仓库走了过去,鬼手信长刚才听到这番话就感觉不对劲。但他和松本正贺不一样,他不是【无极荣耀】玩政治的【无极荣耀】。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这其中的【无极荣耀】弯弯绕。只是【无极荣耀】不能的【无极荣耀】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想那个事情了,因为松本正贺正往他们的【无极荣耀】秘密仓库里面走去。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并大叫道:“站住,谁让你们进去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仓库,你们贸然闯进来就已经很不对了,怎么还要进入我们得秘密仓库?快点,都给我滚出去。”

  “你怎么说话呢?”本来大家对鬼手信长就相当不满了。这会被拦住,还听到这样的【无极荣耀】话。自然更是【无极荣耀】火大,估计要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前面压着。不少人已经冲上去和他开打了。

  松本正贺轻轻的【无极荣耀】一抬手,后面骚动的【无极荣耀】人群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由此可见此时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威望之高。

  “鬼手信长,你的【无极荣耀】破烂仓库我也不想进去,但你的【无极荣耀】嫌疑并没有洗清,想证明你和紫日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那就让我们进去看看紫日到底来干什么来了。我这是【无极荣耀】在帮你洗脱嫌疑。你要是【无极荣耀】觉得我多事,只要你说一句,我立马掉头就走,之后的【无极荣耀】事情你自己解决。现在你就给我个准信,你到底要不要证明自己的【无极荣耀】清白?”

  “这……”鬼手信长一下子就卡住了。这到底是【无极荣耀】让进还是【无极荣耀】不让进呢?让进的【无极荣耀】话,秘密仓库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变成了众人皆知的【无极荣耀】秘密,那还叫个屁的【无极荣耀】秘密啊?可要说不让进,那他脑袋上这个屎盆子估计以后就得一直顶着了。即便他以后找到证据洗脱了这次的【无极荣耀】嫌疑,估计也会有不少人不相信,因为他在今天,这个最有机会证明自己清白的【无极荣耀】时候放弃了证明这一点,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心中有鬼,所以说,不管是【无极荣耀】让松本正贺他们进去检查,还是【无极荣耀】不让他们进去,这意义其实都差不多,反正对鬼手信长来说都不是【无极荣耀】好事。

  “喂,你到底让不让进啊?”有人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是【无极荣耀】啊,到底让不让进,给个准话。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在帮你澄清嫌疑啊。”

  “心中没鬼就不怕人查……后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七嘴八舌的【无极荣耀】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现在是【无极荣耀】想拒绝都不行了,因为被他们这么一说,原本拒绝的【无极荣耀】话只是【无极荣耀】没法洗脱嫌疑,现在却变成了拒绝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承认和我串通一气了。鬼手信长只要还想再日本混下去,他就绝对不能让这个事情坐实了。所以他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咬牙道:“进进进,你们进去查就是【无极荣耀】了。”见到众人这就要往里走,他突然又有些后悔,于是【无极荣耀】立刻叫道:“等一下。”

  “又怎么啦?”有人不耐烦的【无极荣耀】问道。

  鬼手信长说道:“里面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秘密仓库,装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秘密物资,你们这么多人进去,万一丢点什么东西我找谁要去?”

  “你说什么?”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等于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里的【无极荣耀】人手脚不干净会顺手牵羊那他的【无极荣耀】东西,这不等于指着人家鼻子骂人家是【无极荣耀】贼吗?这谁受得了?

  松本正贺伸手再次制止了群情激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然后看着鬼手信长语气不善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对你宽容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你着个人,而是【无极荣耀】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未来,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生存空间和民族繁荣。你不要用我的【无极荣耀】爱国之心来当筹码,如果你做的【无极荣耀】太过分,我也不会对你留情。虽然现在是【无极荣耀】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无极荣耀】时候。但某些毒瘤,其实还是【无极荣耀】尽快割除比较好。这次跟我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满腔热血的【无极荣耀】爱国武士,你居然怀疑他们是【无极荣耀】窃贼,你觉得这是【无极荣耀】人说出来的【无极荣耀】话吗?”

  鬼手信长被松本正贺站在国家大义的【无极荣耀】立场上一通狠批,现在是【无极荣耀】哑口无言,因为反驳松本正贺就是【无极荣耀】和国家和日本民族对抗,他脑子没进水就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站到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对立面上去,所以他除了沉默就只能是【无极荣耀】沉默。

  松本正贺当然也没打算用这个事情拍死鬼手信长。反正这种事情不属于民族大义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能说是【无极荣耀】道德和人品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松本正贺觉得落一下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面子也就差不多了,没打算揪着这个事情不放。

  “鬼手信长,你的【无极荣耀】话我姑且相信你是【无极荣耀】口不择言,但是【无极荣耀】你必须给我们个理由,为什么不能让大家一起进去。”

  鬼手信长被这样问自然是【无极荣耀】有卡住了。这种问题要怎么回答?说我就是【无极荣耀】怀疑你们是【无极荣耀】贼?那不是【无极荣耀】自己找死吗?那还能说什么?说这里是【无极荣耀】秘密仓库。里面放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秘密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能看?可是【无极荣耀】这个理由之前用过了,再拿出来说已经没意义了。等于是【无极荣耀】又会回到自己心中有没有鬼的【无极荣耀】这个讨论上来。那么。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说出真相。告诉大家里面藏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是【无极荣耀】,如果这么做的【无极荣耀】话,那岂不是【无极荣耀】等于把之前的【无极荣耀】努力都给浪费掉了?

  其实事情是【无极荣耀】这个样子的【无极荣耀】。

  我刚刚进入秘密仓库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就知道他们大概挡不住我,所以他其实玩了个花招。那个阻断器和白羽守鹤确实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一个尝试,试图用这个东西一劳永逸的【无极荣耀】彻底解决掉我这个超级大麻烦,而他们利用这次的【无极荣耀】消息吸引我过来在特定环境下和白羽守鹤决斗,这个也确实和鬼手信长说的【无极荣耀】一样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计谋。但是【无极荣耀】。他并没有说完。

  鬼手信长实际上真的【无极荣耀】从俄罗斯搞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同时他也搞到了阻断器并找到了白羽守鹤。所谓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最安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情报收集能力强的【无极荣耀】变态。他也担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提前发现并遭到破坏,所以他故意摆了这么个龙门阵。先用秘密武器的【无极荣耀】名义把我引来。然后用阻断器和白羽守鹤配合狙击我,如果成功,那自然万事大吉。但即使失败也不是【无极荣耀】就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我最终会发现这个阻断器不是【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于是【无极荣耀】呼我就会相信他的【无极荣耀】谎言,认为所谓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是【无极荣耀】个引我上钩的【无极荣耀】谎言,这样他们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就彻底安全了。

  这招可谓是【无极荣耀】计中计,瞒天过海计和欲擒故纵计的【无极荣耀】联合使用,效果出奇的【无极荣耀】好。

  鬼手信长虽然不是【无极荣耀】政治家,也不能算多聪明,但他是【无极荣耀】个领袖。领袖并不需要多聪明,他只要会识人就行了。任何一个领导者身边都不可能缺少出谋划策的【无极荣耀】军师,鬼手信长自然也不例外。这个计谋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军师们给他想的【无极荣耀】办法,而且效果也不错,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貌似计划要失败了。

  如果现在为了保护计划成果不让人看,那么鬼手信长损失会更大,因为他会彻底站到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对立面上去,到时候搞不好等不到这些武器大发神威他就已经先被人拉下领导者的【无极荣耀】宝座了。可是【无极荣耀】,如果要告诉松本正贺他们不让他们看的【无极荣耀】原因,那其实也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自己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计划给戳破了,虽然这个消息未必就会传到我那里,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可能性不但存在,而且还相当的【无极荣耀】大。

  纠结了半天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最后实在是【无极荣耀】没办法了,在众人的【无极荣耀】催促下只能是【无极荣耀】选择了一个危险性最小的【无极荣耀】办法。他对着那些日本玩家说道:“我真的【无极荣耀】有不能说的【无极荣耀】苦衷,而且没法给你们解释。如果你们一定要看,可以推举出一个大家都信任的【无极荣耀】代表让他进去检查,之后他需要对我们的【无极荣耀】秘密进行保密,只告诉大家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清白的【无极荣耀】就行了。这样总行了吧?”

  “一个人太少了。”松本正贺想都不想就说道:“即便是【无极荣耀】为了保存某些秘密,一个人也太少了。我们这里有上千人,起码需要十个代表,这样才能起到互相监督的【无极荣耀】作用。你就算能收买我们其中的【无极荣耀】一两个,也不可能同时收买十个人,这样检查的【无极荣耀】结果才是【无极荣耀】真实可信的【无极荣耀】,才能让大家相信你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和紫日勾结。”

  尽管极端不愿意,但此时鬼手信长已经是【无极荣耀】没有退路了。无奈之下只好点头道:“好吧。你们选出十个代表,我带你们进去,但是【无极荣耀】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代表必须保证,绝不透露任何有关里面你们看到的【无极荣耀】信息,尤其是【无极荣耀】不能让中国人知道。”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