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七十四章 偷天换日

第七十四章 偷天换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和松本正贺简单的【无极荣耀】交流了一下之后我们就迅速的【无极荣耀】和前面反向冲过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接近到了攻击范围。

  本来按照计划,我会故意和鬼手信长发生短暂接触,然后假装受到他的【无极荣耀】影响被逼停下来,然后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追上来,我们三个开始缠斗。不过,计划虽然很简单,但架不住鬼手信长这货太白痴。你说摹疚藜僖裤跟我迎面飞,我又没躲,空中也没有障碍物影响视力,这都能飞偏掉,这到底是【无极荣耀】要闹哪样啊?

  本来计划的【无极荣耀】好好地应该和鬼手信长撞一块的【无极荣耀】,结果就在最后接触的【无极荣耀】一刹那,鬼手信长那家伙居然从我身边擦过去了。我就算是【无极荣耀】要演戏,那也得装的【无极荣耀】逼真一点不是【无极荣耀】?总不能自己照着他往上撞吧?不主动躲闪就已经很假了,这再自己往上撞,这不明摆着是【无极荣耀】在做戏吗?所以最终我也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看着鬼手信长就这么飞过去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他是【无极荣耀】飞过去了,可我怎么办?

  如果我现在继续往前飞,那之后所要面临的【无极荣耀】问题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速度比他们快,所以他们追不上我,而后我就会追上八月熏她们,可是【无极荣耀】八月熏她们要转运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如果带着鬼手信长追上去,岂不是【无极荣耀】全都穿帮了?可我要是【无极荣耀】主动减速呢?这个貌似也不对头吧?

  跟在我后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此时也是【无极荣耀】目瞪口呆,本来我应该是【无极荣耀】被鬼手信长给截停的【无极荣耀】才对。然后他就追上来和我一顿厮杀,结果我俩就跟两个路人似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擦肩而过,反倒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和他差点撞一块,搞得松本正贺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着鬼手信长大骂道:“你个混蛋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紫日一伙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这话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要诬陷鬼手信长,这里除了我们三个就没别人了,这种话说出来给谁听啊?之所以要这样说,就是【无极荣耀】为了在气势上压制住鬼手信长。鬼手信长刚才和我错身而过。之后差点撞到松本正贺,这已经让他有些惭愧了,现在被松本正贺点出来,当然是【无极荣耀】更加的【无极荣耀】羞愧,不过松本正贺也没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点了一下也没多说直接加速往前追了过来。

  其实松本正贺这么急的【无极荣耀】追上来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计划乱了,所以不得不赶紧加速跟上看看有没有办法应付现在这个局面。不过他才刚刚加速准备追击,我那边却是【无极荣耀】已经想到了办法。

  刚刚跟鬼手信长错开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真是【无极荣耀】吓了一跳。不过我也算是【无极荣耀】急中生智。突然想起来了一个解决办法,赶紧拍了拍身下的【无极荣耀】长枪。“喂,快点,假装你坚持不住了要往下掉。”

  长枪没有回答,直接就开始演戏。虽然没上过演技培训学校,不过以长枪的【无极荣耀】飞行能力,想玩个空中特技什么的【无极荣耀】那还不是【无极荣耀】小儿科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这只长枪直接就开始有规律的【无极荣耀】调节喷射口。并且一收一放的【无极荣耀】释放排气口,结果跟在后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就看到我身下的【无极荣耀】长枪背后拉出的【无极荣耀】黑烟忽然就是【无极荣耀】一断。然后又开始冒烟,接着再停再冒的【无极荣耀】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左后居然从喷射口前面往外喷火,整个长枪也是【无极荣耀】开始在空中乱扭,高度一会高一会低,明显是【无极荣耀】要失去控制了。

  “哈哈,紫日的【无极荣耀】坐骑快不行了,我们还有希望。”正因为自己的【无极荣耀】失误愧疚不已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突然发现我身下的【无极荣耀】坐骑出了问题,自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即便长枪用这种速度飞行,鬼手信长要追上来也还是【无极荣耀】需要点时间的【无极荣耀】。不过,他虽然慢,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慢,一看我这状况立刻就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意思了,直接一个加速追到我的【无极荣耀】身后隔着老远就开始发射魔导光束进行攻击。

  对于后面的【无极荣耀】攻击我当然知道,但是【无极荣耀】我故意假装没看到,没有进行躲闪,然后松本正贺就非常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了我身下的【无极荣耀】长枪。之前一直在装样子的【无极荣耀】长枪中了这一下之后只能说是【无极荣耀】受了点伤,远不止于丧失飞行能力,不过现在我们也就是【无极荣耀】需要一个借口而已。看到光束命中长枪我干脆直接在我们背后引爆了一个爆裂火球遮挡视线,然后收起长枪自己一个人悬浮在空中。

  鬼手信长看到一个火球闪过之后就剩我一个人在空中了,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开始加速松本正贺倒是【无极荣耀】先一步追了上来。

  “紫日,看你今天怎么跑?”松本正贺隔着老远就开始叫嚣,当然这话不是【无极荣耀】喊给我听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让鬼手信长听的【无极荣耀】。

  我听到这个喊话也是【无极荣耀】不服气的【无极荣耀】样子回头大喊道:“哼,你们别得意,就算没有坐骑我也一样能追的【无极荣耀】上去。”

  “想去追她们,先过我这关再说。”松本正贺说着就开始加速冲击,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瞄准好方向突然甩出了一道剑芒,对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早有准备,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闪身躲了开去,结果就听后面传来啊的【无极荣耀】一声惨叫,一回头就看到鬼手信长捂着的【无极荣耀】胳膊正在滴血。其实刚刚那下我就说算好了位置朝鬼手信长扔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只不过是【无极荣耀】给我打掩护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就是【无极荣耀】要利用他的【无极荣耀】遮挡进行妨碍,只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妨碍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而是【无极荣耀】妨碍鬼手信长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这样他就没法躲了。不过还是【无极荣耀】有点可惜,鬼手信长毕竟战斗意识还算不错,即便是【无极荣耀】发现剑芒朝自己过来了也没有完全乱掉分寸,紧急时刻还是【无极荣耀】侧身躲了一下。就因为他这一侧身,所以最后剑芒只在他的【无极荣耀】胳膊上开了道口子而已,要是【无极荣耀】他不躲,现在不但那条胳膊保不住,连胸廓的【无极荣耀】侧面恐怕都会有条极深的【无极荣耀】伤口出现。

  虽然被我伤到了胳膊,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现在也只能忍着伤痛继续冲上来。之前他已经失误一次了,现在要是【无极荣耀】再来一次。别说松本正贺了,他自己都要以为自己和我串通过了。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受伤了,鬼手信长也没打算停下,相反,他倒是【无极荣耀】更加勇猛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

  如果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下,我只要召唤出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玩群殴,或者启动神域合体技能。然后放大招来个一击必杀,之后就没鬼手信长啥事了。不过现在我要和松本正贺演戏,因此松本正贺会配合鬼手信长对我展开攻击,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启动神域合体的【无极荣耀】,因为那个过程需要时间,对付鬼手信长我能争取到这个时间,对松本正贺却不行。而松本正贺要是【无极荣耀】在这个事情上放水,那也说不过去。再说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也不是【无极荣耀】干掉鬼手信长。我们还需要他作为我们得证人。证明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无极荣耀】战斗才将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安全的【无极荣耀】送达这边的【无极荣耀】实验基地的【无极荣耀】。

  正因为这个计划里鬼手信长不能死,所以我也不敢下重手,甚至连魔宠都没有释放。不是【无极荣耀】我不想释放,而是【无极荣耀】因为鬼手信长太菜了。从这小子登上日本玩家领袖的【无极荣耀】宝座开始,他就从来没有战胜过我,可以说鬼手信长和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一直就差一大截,压根就没有被我当成过战术力量上的【无极荣耀】对手。之前因为他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还可以依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地位为自己获得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好处,依靠这些东西将他的【无极荣耀】实力勉强支撑到能和我过上两招的【无极荣耀】地步。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了,支持他的【无极荣耀】除了他自己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那一小撮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员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没有了外部的【无极荣耀】资源支持,而他自己又因为要和松本正贺对抗而忙的【无极荣耀】团团转,根本不能像一般玩家那样去专心练级,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和我之前的【无极荣耀】实力差距越拉越大。从以前的【无极荣耀】可以勉强挡住我一段时间变成了现在只要我稍微一爆发,他立刻就会死的【无极荣耀】地步,所以我现在感觉自己简直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在和一个纸人表演自由搏击。一方面要演的【无极荣耀】逼真,让别人以为我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在打架,另一方面又不敢用劲,生怕一不小心把这个纸人给戳破了。

  在我们这边开始缠斗起来的【无极荣耀】同时,八月熏她们三个那边却是【无极荣耀】还在往前飞。

  樱雨神雏一边四下张望一边问道:“姐姐姐姐,会长说的【无极荣耀】飞船在哪呢?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

  八月熏也是【无极荣耀】皱着个眉头说道:“据说这次派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行会里最新完成的【无极荣耀】一种飞船,好像讲是【无极荣耀】安装了个什么最新版本的【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也不知道具体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

  “海市蜃楼系统?”炽火龙姬问道:“那玩意不是【无极荣耀】能伪装成周围环境的【无极荣耀】颜色从而达到部分隐形的【无极荣耀】效果吗?他们这样开着系统我们怎么看的【无极荣耀】见他们啊?”

  “没关系,玫瑰说我们看不见他们不影响的【无极荣耀】,反正他们能看到我们就行了。”八月熏说道。

  樱雨神雏点头道:“对啊对啊。我们又没隐形,他们看到我们就会自己靠过来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话说他们怎么还不出现啊?”

  炽火龙姬的【无极荣耀】话才刚说完,忽然就感觉到一阵不太一样的【无极荣耀】气流从头顶上压了下来,旁边的【无极荣耀】八月熏和樱雨神雏也是【无极荣耀】若有所感的【无极荣耀】同时抬头向上看去,结果正好看到头顶上飘着的【无极荣耀】一大片白云忽然翻滚着向两边分了开来,跟着就看到了一团扭曲的【无极荣耀】空气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朝她们头顶压了下来。

  “我靠!”正在四处寻找飞船的【无极荣耀】八月熏她们看到这个情况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赶紧就往两边飞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透明物体从云层中彻底钻了出来。虽然这个玩意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大块晶莹剔透的【无极荣耀】水晶一般,但毕竟和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的【无极荣耀】折射率不太一样,所以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分辨出大概轮廓来的【无极荣耀】。当然了,这个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她们靠的【无极荣耀】比较近,如果是【无极荣耀】稍微远一点,那就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发现空去的【无极荣耀】扭曲了。毕竟这个东西虽然会造成空去扭曲,但程度却非常微弱,不靠近了注意看根本是【无极荣耀】发现不了的【无极荣耀】。

  随着她们三个四散分开,上面压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东西也是【无极荣耀】彻底出现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中央,紧跟着就看到那个东西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无极荣耀】大手给涂上了颜色一般从前端开始逐渐向后显露出了原本的【无极荣耀】样子。而直到这个时候三个人才发现,眼前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她们正在寻找的【无极荣耀】飞船。

  “好大!”眼前显出身形的【无极荣耀】飞船让三个人都忍不住感叹了出来,不过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就听到船上有人朝她们喊道:“别愣着了,快上来啊!我们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无极荣耀】!”

  “啊?哦!”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三个人赶紧只会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和松本正贺留下的【无极荣耀】那只坐骑一起朝着飞船上面飞了过去。

  这艘飞船的【无极荣耀】造型并不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怪异,它的【无极荣耀】外壳整个都是【无极荣耀】天蓝色的【无极荣耀】,可以看得出来这是【无极荣耀】伪装色。船身的【无极荣耀】形状看起来就和海边那种娱乐用的【无极荣耀】双人摩托艇差不多,底部是【无极荣耀】狭长的【无极荣耀】弧面,和船底类似。上部的【无极荣耀】前端比较高大一些,这个和摩托艇差不多,那个类似摩托艇的【无极荣耀】把手的【无极荣耀】位置其实是【无极荣耀】舰桥,而后部类似摩托艇的【无极荣耀】骑乘座位的【无极荣耀】位置则是【无极荣耀】一块很大的【无极荣耀】飞行甲板,应该是【无极荣耀】用来起降更小型的【无极荣耀】飞行器用的【无极荣耀】。当然,飞行魔兽们大多可以定点着落,在起降条件上没有人工飞行器要求那么高。这样的【无极荣耀】大平台自然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就靠了上去。

  三个人刚一落地飞船便立刻开始变色,眨眼之间就再次变成了完全透明的【无极荣耀】状态。不过站在甲板上的【无极荣耀】三个人却是【无极荣耀】没有被一起隐身。只是【无极荣耀】脚下的【无极荣耀】船身变成了透明色,感觉就好像站在空中一样。

  “哇,好漂亮,这样都能看到地面呢。”樱雨神雏年龄较小,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一看到这神奇的【无极荣耀】一幕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

  那边八月熏她们还没来及回应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叫喊,倒是【无极荣耀】飞船甲板上先跑过来了几名玩家。这些玩家穿的【无极荣耀】都不是【无极荣耀】战斗盔甲。但是【无极荣耀】脑袋上没有头盔,倒是【无极荣耀】眼睛那个地方用头带固定了一个单眼的【无极荣耀】环状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就好像一个扁平的【无极荣耀】手镯一样。周围一圈是【无极荣耀】金属环,上面雕刻了很多复杂的【无极荣耀】魔文。而中央则是【无极荣耀】个窟窿,但是【无极荣耀】没有玻璃片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看起来不像眼镜。不过,虽然看起来不像,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其实还就是【无极荣耀】个眼镜,只不过不是【无极荣耀】用来解决近视眼问题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为了用来应对这个飞船自身的【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的【无极荣耀】。

  这个飞船为了隐蔽,平时在空中都会开着海市蜃楼系统,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海市蜃楼系统一启动,船身外面看过去,就会发现整个船都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透明水晶。这个效果只在船身外面有用,内部的【无极荣耀】人员不会受到这个影响。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这艘飞船有起飞甲板,所以必然的【无极荣耀】会有在隐身状态下放飞或者接收小型飞行器的【无极荣耀】时候。

  这个放飞和接收小型飞行器,甲板上自然就要有人引导什么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起飞甲板为了要飞行器起飞降落,所以不能在周围安装栏杆,而那些负责飞行甲板的【无极荣耀】地勤人员在甲板上又看不到甲板,这要是【无极荣耀】一不小心跑到船身边缘都还不知道,这一脚踩空掉下去,那计算会飞不会摔死,想再回船上也是【无极荣耀】非常困难的【无极荣耀】。毕竟这船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单靠个人力量是【无极荣耀】很难追的【无极荣耀】上的【无极荣耀】。至于说要让飞船等你,这种事情想想就不太可能,为了一个失足掉落船外的【无极荣耀】人让整个飞船都冒着被敌人击落的【无极荣耀】危险减速,这不是【无极荣耀】傻蛋行为吗?所以说,甲板上的【无极荣耀】地勤人员都需要一种能识别船体的【无极荣耀】装置,不说摹疚藜僖寇完全对抗海市蜃楼的【无极荣耀】伪装效果,起码也要能看到飞船的【无极荣耀】边缘在什么位置。

  这些人眼睛上带着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种东西。那个圆环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个光系摹疚藜僖咖法阵,可以改变通过圆环的【无极荣耀】光线特征,也就相当于在那个窟窿中装了一块镜片。这个魔法镜片的【无极荣耀】功能就是【无极荣耀】让佩戴者可以看到光线的【无极荣耀】扭曲,而且可以强化这种扭曲。虽然依然无法确切的【无极荣耀】看到船体,但是【无极荣耀】能很轻易的【无极荣耀】看到飞船的【无极荣耀】轮廓,这样至少不会跑出甲板掉到外面去。

  这些人跑到了八月熏她们身边之后立刻就站成了两排,然后就听其中一个人站出来说道:“你们好,我们是【无极荣耀】这艘船上的【无极荣耀】工作人员,奉命接受你们移交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好的【无极荣耀】。你们过来帮忙卸一下。”八月熏说着就指挥着就让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指挥各自的【无极荣耀】坐骑趴在了地上。然后八月熏自己也让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趴了下来,接着那些玩家开始帮忙从她们每个人的【无极荣耀】坐骑上卸载了一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计划中的【无极荣耀】三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算成功交接了。至于为什么不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只坐骑上面卸载,这个也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会正和我一起给鬼手信长演戏呢,他的【无极荣耀】坐骑只是【无极荣耀】得到命令暂时跟着八月熏她们而已,而且这只坐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智力特别高的【无极荣耀】生物。因此,如果把它身上的【无极荣耀】负重都给下掉了,它肯定是【无极荣耀】演不出那种驮着负重的【无极荣耀】样子的【无极荣耀】。相反。八月熏她们因为自己人在这里,她们可以随时指挥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做出假动作,假装背负着很大的【无极荣耀】负重,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少了三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其实这种情况下,制作三枚假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配重重新装回去才是【无极荣耀】正确选择,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时间仓促,我们也来不及测量尺寸制作假货了。所以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了。

  本来八月熏她们都没见过眼前的【无极荣耀】飞船,倒是【无极荣耀】都挺好奇。可惜现在赶时间。也没办法参观了。这边刚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卸载下来,八月熏立刻就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坐骑背上的【无极荣耀】箱子里拿了三套发射器和十几个那种防护装置交给眼前的【无极荣耀】玩家,然后和对方简单告别后就带着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重新起飞回到了航道上。

  她们这边一起飞,那边的【无极荣耀】飞船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大角度转向,然后朝着斜侧方向飞了过去。八月熏看着飞船那模糊的【无极荣耀】轮廓消失后立刻接通了通讯器报告道:“货已寄出,快递员上路了。”

  “收到。”刚和鬼手信长对拼了一招的【无极荣耀】我悄悄回答道,而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反应。

  回应完八月熏的【无极荣耀】通知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就是【无极荣耀】飞到了鬼手信长身边小声道:“你一会去用大招攻击紫日。尽量用带有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声光效果的【无极荣耀】技能遮蔽紫日的【无极荣耀】视线,我要贴上去跟他做个了断。”

  “可我们还要掩护八月熏她们。万一我们被干掉了,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怎么办?”鬼手信长问道。

  松本正贺皱眉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紫日明显比我们应付的【无极荣耀】游刃有余。因为要拖住紫日,我们有时候必须近身和紫日缠斗,没法游斗,以紫日的【无极荣耀】杀伤力这明显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吃亏,我们要是【无极荣耀】和他这样打下去最后铁定是【无极荣耀】我们先完蛋,而且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我向趁这个机会给予紫日一次重创。就算我因此被干掉了,紫日也会丧失部分战斗力。即便他追上去,八月熏她们也不是【无极荣耀】吃素的【无极荣耀】,状态不满的【无极荣耀】紫日根本搞不定她们。”

  鬼手信长想了想也点点头赞同了这个建议,然后便一个加速朝着我冲了上来。

  这个计划当然是【无极荣耀】我们早就制定好的【无极荣耀】脱离计划,所以看到鬼手信长冲上来我并没有跑,而是【无极荣耀】假装不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一样去硬接了一招并打算就此干掉鬼手信长,而鬼手信长也听话的【无极荣耀】直接释放了一个带有强烈闪光的【无极荣耀】技能,然后直接一蹬我的【无极荣耀】收臂脱离了和我的【无极荣耀】接触并让我随后的【无极荣耀】一拳挥了个空。

  我这边和鬼手信长刚一分开,鬼手信长立刻就感觉到头顶一阵狂风刮过,随后就看到松本正贺一下从他头顶飞了过去穿过还没有熄灭的【无极荣耀】闪光一头撞进了我的【无极荣耀】怀里,然后双手同时握住两柄匕首对着我的【无极荣耀】两肋就插了进去。

  “啊!”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声惨叫,空重也传来呯的【无极荣耀】一声重击声,跟着鬼手信长就看到松本正贺从我身上飞了出去,而我却是【无极荣耀】颤抖着伸手从两肋之中拔出了两柄染血的【无极荣耀】匕首。都说两肋插刀,我今天算是【无极荣耀】彻底领教了,这还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疼。早知道刚才应该吧血腥模式调低一个档次的【无极荣耀】!

  因为两肋受伤,翅膀也没法扇了,毕竟背后的【无极荣耀】翅膀是【无极荣耀】依靠肋骨两边的【无极荣耀】肌肉来传递胸肌产生的【无极荣耀】动力的【无极荣耀】,所以现在这个样子压根没法飞了。

  看着我在一片光芒之中一口气召唤出了四条龙,松本正贺果断的【无极荣耀】一拉还在发呆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掉头就跑,同时对鬼手信长解释道:“别发呆了。紫日受伤没法追了,现在不跑还等什么?想被他干掉吗?”

  鬼手信长也是【无极荣耀】这才反应过来。然后一边召唤出坐骑自己骑了上去一边问道:“可是【无极荣耀】紫日还有巨龙,他追上来怎么办?”

  “笨蛋啊你。”松本正贺骂道:“我们挡了这么久,八月熏她们肯定已经快到地方了。紫日没了飞鸟之后速度并不比我们快多少,想在八月熏她们到达基地之前追上根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我们得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用非和紫日拼出个结果来。”

  鬼手信长一想也对,于是【无极荣耀】就加速跟着松本正贺朝前飞,而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直接指挥着几条龙跟在后面追了上来。

  虽然和长枪没法比。但巨龙的【无极荣耀】飞行速度也是【无极荣耀】相当惊人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着后面迅速拉近的【无极荣耀】我和那几条龙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不过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拉着他开始爬升高度,而我则是【无极荣耀】装作生气的【无极荣耀】对着头顶上的【无极荣耀】他们挥了挥拳头之后就从他们下面飞了过去朝前加速追去。

  “这样放他过去真的【无极荣耀】没事吗?”看着我跑到了前面,鬼手信长还是【无极荣耀】有些不放心。

  松本正贺安慰他道:“放心吧,八月熏她们说不定已经降落了。”

  事实上也就和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一样,八月熏她们之前是【无极荣耀】刻意压制了速度,现在自然是【无极荣耀】放开了飞。加上本来距离就不远了,很快就到了地方。

  这边的【无极荣耀】研究基地是【无极荣耀】新黑龙会斥资建造的【无极荣耀】秘密研发基地。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出的【无极荣耀】钱。只是【无极荣耀】通过松本正贺那里转了一下。因为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进来,以玫瑰的【无极荣耀】性格当然不可能把这个研究所当成单纯的【无极荣耀】摆设,只用来营造一种松本正贺很高瞻远瞩的【无极荣耀】假象。实际上这个研究所可不是【无极荣耀】样子货,它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很强的【无极荣耀】研发实力,其中除了我们行会派去的【无极荣耀】一些高级间谍充当了管理者之外,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在其中担任研究人员,而且他们也确实会有很多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出现。

  这个研究所虽然是【无极荣耀】我们出钱建的【无极荣耀】。但建立起来之后花的【无极荣耀】钱都是【无极荣耀】从日本收上来的【无极荣耀】,毕竟现在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这个研究所又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大家当然都要出钱维持它的【无极荣耀】运转。而研究成果虽然日本玩家也在利用,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也同样拿到了全部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这样我们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海外开了个研究所,用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搞研究,成果还可以无偿享用,只是【无极荣耀】不能公开说出来而已。

  当然了,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间谍要在这个研究所占据主导位置,所以他们被设定成了高级研究人员,当然他们本身是【无极荣耀】没有这个实力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行会也会偶尔拿些技术出来让他们宣布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因为我们给的【无极荣耀】技术都很高端,所以其他的【无极荣耀】日本研究员不明真相,都以为这几个主管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本事,殊不知这帮主官搞间谍活动都是【无极荣耀】专家,搞研究其实连他们的【无极荣耀】助手都不如。

  因为这些我们安排的【无极荣耀】间谍主管要身份有身份要名誉有名誉,所以他们在研究基地这边都很有话语权,本身他们的【无极荣耀】职位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指派的【无极荣耀】,地位比别人高,加上时不时拿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些高端技术,水平上也让那些日本玩家服气,所以他们对研究所的【无极荣耀】掌控力都是【无极荣耀】无与伦比的【无极荣耀】。

  八月熏她们这边刚一降落,那边的【无极荣耀】间谍研究主管们立刻就命令人员清场,然后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卸了下来并挑选一些对他们很忠心的【无极荣耀】人帮忙运到了他们这些主管的【无极荣耀】秘密研究室内。这个研究室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些主管的【无极荣耀】研究场所,和一般玩家的【无极荣耀】研究地点是【无极荣耀】完全隔离开的【无极荣耀】,这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派来控制这个研究所的【无极荣耀】间谍根本不会搞研究,所有东西都只知道个大概皮毛,平时依靠那些高级技术忽悠下普通研究员还可以,一旦当着他们的【无极荣耀】面做实验,那铁定立马穿帮,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研究室是【无极荣耀】独立的【无极荣耀】,这也正好方便了我们这次转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将所有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零部件都送进去之后,几个主管研究员立刻让自己的【无极荣耀】心腹们去外面守着门,然后等确定门关好了之后几个人才焦急的【无极荣耀】询问八月熏她们:“怎么样?东西送到了?”

  八月熏没有回答他们,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把面前的【无极荣耀】三个箱子给打开了。看着空荡荡的【无极荣耀】三只箱子。他们自然就知道东西已经移交了。

  其中一个这里的【无极荣耀】总负责人说道:“既然东西已经完成转运了,那么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按原计划发下去研究?”

  八月熏点点头道:“发四枚下去给那些小研究员研究,你们这里摆一枚装装样子,其他的【无极荣耀】空箱子也放在这里,证明八枚都到了你们这边。”

  几个人点点头,然后开始摆弄。他们首先将三个没有武器的【无极荣耀】空箱子搬到房间一角靠边堆好,然后将第四个箱子横在那三个箱子上面,这样下面三个箱子就没法轻易打开了。完成这些之后他们才打开门把外面的【无极荣耀】心腹们喊了进来。

  这些所谓的【无极荣耀】心腹其实都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他们只是【无极荣耀】和我们的【无极荣耀】间谍混的【无极荣耀】比较好而已,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帮人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间谍,只是【无极荣耀】以为对方是【无极荣耀】高级研究人员,以为自己是【无极荣耀】得到人家器重的【无极荣耀】小弟,殊不知他们一直在被当枪使。

  这几个心腹被叫进来之后那边的【无极荣耀】间谍刻意的【无极荣耀】没有关门,然后其中一个间谍站出来对那些人说道:“去普通研究室叫几个人过来,把这边四个箱子搬过去。告诉他们先别动,我们一会会过去安排任务。”

  “是【无极荣耀】。”一个心腹立刻跑了过去叫人。因为两边的【无极荣耀】研究室距离不远。所以很快那边就过来了十几个人。

  那边的【无极荣耀】研究主管对那些日本玩家道:“把这四个箱子送到六号研究室去。别离开人,我们没到之前也不许打开。”

  “是【无极荣耀】。”几个人立刻开始搬箱子。

  不等他们离开,那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主管就开始指挥那几个心腹将之前横在其他三个空箱子上面的【无极荣耀】箱子打开,然后从里面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给搬了出来。那边搬箱子的【无极荣耀】普通人员虽然都在搬东西,但是【无极荣耀】眼睛却早就飞过来了,只不过光看外形并不能得到什么确切信息,只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个很像导弹的【无极荣耀】东西而已。

  之所以现在就打开箱子。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给他们看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大脑是【无极荣耀】会自动补充一些我们没有看到或者经历过的【无极荣耀】事情来完善记忆的【无极荣耀】。比如说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动画片,那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连贯的【无极荣耀】。每张动画和上一张之间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平滑过渡的【无极荣耀】,其中会有一些间隔。但是【无极荣耀】只要这种间隔不是【无极荣耀】很大,我们的【无极荣耀】大脑就会自动补偿缺失的【无极荣耀】环节,让我们感觉动画是【无极荣耀】连贯的【无极荣耀】。除了这种视觉补偿,很多其他事情也是【无极荣耀】可以补偿的【无极荣耀】,而现在我们得间谍就在利用人脑的【无极荣耀】这种能力来伪造证据。

  那些被叫来搬东西的【无极荣耀】玩家都看到了墙角堆着四个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箱子,然后看到有人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并且取出了一枚好像导弹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于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大脑会在这个时候开始补偿,让他们自动判定为剩下的【无极荣耀】三个箱子里也装着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虽然他们没看到,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你现在问他们这里有多少那种好像导弹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他们一定会告诉你有四个,而不是【无极荣耀】一个,这就是【无极荣耀】人脑的【无极荣耀】自动补偿,而且时间稍微长一点的【无极荣耀】话,他们甚至都不会记得自己当时只看到一枚,而会非常肯定的【无极荣耀】断定这里就是【无极荣耀】有四个。这就是【无极荣耀】记忆模糊化处理和大脑补偿双重作用的【无极荣耀】结果。

  被抬出箱子的【无极荣耀】那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很快就被几个人搬到了试验台上,几个主管拿来了几个特殊的【无极荣耀】架子支撑起了这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然后几个人开始指挥那些心腹帮忙准备拆解工具。这边的【无极荣耀】实验室虽然是【无极荣耀】伪装,但是【无极荣耀】功能却很齐全,该有的【无极荣耀】东西一样不少,只不过这边的【无极荣耀】研究员都是【无极荣耀】间谍,不会做试验而已。当然,这个不会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研究不出什么成果来,不是【无极荣耀】说他们一窍不通,不然的【无极荣耀】话天天在这种满是【无极荣耀】专家的【无极荣耀】地方混,早就暴露了。

  把东西都准备好之后这边的【无极荣耀】主管们便开始尝试着拆解那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极荣耀】外壳,这个工作相对来说摹疚藜僖垦度比较低,而且因为用外部仪器检测过了内部结构,所以也没啥危险可言。

  尝试性的【无极荣耀】拆掉了部分非铭感部位的【无极荣耀】外壳之后又胡乱的【无极荣耀】岔开了一些零部件的【无极荣耀】固定螺丝,这样让整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极荣耀】内部展开,给人一种一看就觉得好高深的【无极荣耀】感觉。

  拆到这一部之后几个主管就装模作样的【无极荣耀】围上去看了一会。然后小声的【无极荣耀】互相交流了一阵,后面的【无极荣耀】几个心腹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心痒难耐,很想上去听听,可是【无极荣耀】又不敢。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几位最多也就拆到这里为止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专业工作,他们可不敢乱动。

  假装分析讨论着大概情况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忽然被一声脆响打断了讨论,众人回头之后就看到原来是【无极荣耀】樱雨神雏把一个小工具碰掉到了地上。这是【无极荣耀】早就说好的【无极荣耀】暗号,意思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已经到外面了。

  几个人正好趁这个机会结束了讨论。然后叫上几个心腹就走出了这边的【无极荣耀】研究室,而就在它们开门的【无极荣耀】时候正好看到松本正贺带着鬼手信长走进来,而且松本正贺还在对鬼手信长大声说着:“怎么样?我就说紫日不过是【无极荣耀】虚张声势,到了这边他就不会追了。你身上的【无极荣耀】伤我会让人帮你治疗一下,不过你最好别乱跑,你知道的【无极荣耀】,这里毕竟是【无极荣耀】……那什么你明白的【无极荣耀】吧?”

  鬼手信长当然知道松本正贺什么意思。这地方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投资建造的【无极荣耀】秘密研究所。对外自然是【无极荣耀】需要保密的【无极荣耀】,今天能放鬼手信长进入这个公共区已经算是【无极荣耀】格外照顾了。估计还是【无极荣耀】看在他无偿提供了八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给他们研究的【无极荣耀】面子上。不然的【无极荣耀】话他根本到不了这里。

  鬼手信长也知道一点分寸,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就看到前面一个独立的【无极荣耀】房间里走出来的【无极荣耀】一群人,而他的【无极荣耀】目光并没有定格在人身上,而是【无极荣耀】穿过几个人之间的【无极荣耀】缝隙和后面还没关闭的【无极荣耀】大门看到了里面正对大门的【无极荣耀】桌子上摆着的【无极荣耀】那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在看到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瞳孔剧烈的【无极荣耀】收缩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那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居然已经被拆开了一部分。

  “鬼手君。感谢你这次的【无极荣耀】帮助,东西我们已经运到了。”八月熏过来之后立刻率先表示感觉。虽然只是【无极荣耀】假客气,但毕竟是【无极荣耀】给个台阶给鬼手信长。不然他这样屁颠颠的【无极荣耀】跑过来非要跟着护送,回头人家再一顿冷嘲热讽,他就实在是【无极荣耀】面子挂不住了。不过八月熏这么一感谢,他的【无极荣耀】心情也就好多了,起码面子上能说得过去。

  “这是【无极荣耀】我应该做的【无极荣耀】。”假客气了一下之后鬼手信长便问道:“那些东西送走了吗?”

  八月熏一指不远处的【无极荣耀】一个洞口说道:“正在搬呢,不过那边你方便进去,所以呢……”

  “我明白我明白。”鬼手信长连忙表示知道。

  几个人一翻假客气,然后松本正贺就护送或者说是【无极荣耀】监视着鬼手信长去了医疗处接受治疗,治疗完成后又一直把他送出了研究所才算完事。

  其实这个研究所不是【无极荣耀】修在平地上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修在了一座死火山的【无极荣耀】内部。刚才他们和八月熏他们那群人碰面的【无极荣耀】位置是【无极荣耀】火山口中央的【无极荣耀】开放场地,那里算是【无极荣耀】一个起降平台,可以让飞行单位直接进入山腹,当然上面有N多的【无极荣耀】防卫武器,没有得到允许的【无极荣耀】话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也不是【无极荣耀】说下就下的【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偷摸着下来应该没问题,明目张胆的【无极荣耀】硬冲的【无极荣耀】话即便以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力,下到底下估计也得重伤。

  松本正贺一直看着鬼手信长从火山口飞出去,然后消失在远处的【无极荣耀】天边才回到了研究所里面,而这边的【无极荣耀】八月熏她们早就在等着他了。剩下的【无极荣耀】工作都是【无极荣耀】那帮间谍和我们的【无极荣耀】了,八月熏和松本正贺他们就没啥事了,所以四个人汇合之后也没去找那帮研究所的【无极荣耀】间谍,直接就返回了黑龙会总部。

  在松本正贺他们离开的【无极荣耀】同时,研究所这边的【无极荣耀】那帮子主管级间谍已经带着一大帮子手下聚集在了六号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是【无极荣耀】研究所里相对比较大的【无极荣耀】一个研究室了,所以即便聚集了一百多人也还是【无极荣耀】很空的【无极荣耀】感觉。

  其中一个主管指挥着几个人将那边的【无极荣耀】箱子打开了一个,然后取出了其中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放到了面前的【无极荣耀】试验台上,之后才开始说道:“你们都看到了,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刚得到的【无极荣耀】一种武器,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嗡……下面瞬间就混乱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吗?

  “安静。”让下面的【无极荣耀】人都安静下来之后那个主管才继续道:“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很大,但不是【无极荣耀】我们造的【无极荣耀】,能得到这几枚已经是【无极荣耀】会长千辛万苦努力的【无极荣耀】结果,而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就是【无极荣耀】拆解它、研究它、弄懂它,从而复制它。”

  “您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要我们对这个东西进行反向工程研究?”一个研究员举手问道。

  主管点点头道:“没错。我们现在虽然不能造这个东西,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迟早需要拥有它,因此,现在就研究透彻它的【无极荣耀】制造原理从而复制它,这对我们来说有着重大的【无极荣耀】意义。我们不但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获得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极荣耀】制造技术,而且可以以此为基础,为我们自己将来开发更大威力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做为铺垫。你们有信心完成这个艰巨的【无极荣耀】任务吗?”

  “有。”下面齐声呼喊。

  “很好,那么现在开始分组……”

  就在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研究所紧张的【无极荣耀】展开研究拆解的【无极荣耀】工作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艘飞船却是【无极荣耀】已经将东西直接送到了艾辛格,然后这个东西在通过艾辛格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转运之后就被送到了钢城那边。

  钢城本来不是【无极荣耀】做研究用的【无极荣耀】地方,不过这次实在是【无极荣耀】没办法了。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原理不明,不能保证深度拆解过程中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万一这个玩意在研究所里面爆掉了,那岂不是【无极荣耀】把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研究所给一锅端了?所以,我们特地在钢城外面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的【无极荣耀】沙漠无人区里面建了一个临时的【无极荣耀】研究所。这个地方一共就只有一座建筑,不过这个建筑却有三层之多,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在大楼内部盖小楼,小楼内部再建小房间一样。这样做主要是【无极荣耀】为了防风沙,毕竟这是【无极荣耀】沙漠,气候比较恶劣。

  这地方除了这个实验室之外就只有少数几个研究人员,而且大多是【无极荣耀】玩家,NPC全都通过水晶通讯器远程遥控观摩指挥,禁止他们直接进入研究所范围,这个主要也是【无极荣耀】为了怕爆炸,毕竟玩家能复活,NPC死了可就彻底完蛋了。

  我们得到的【无极荣耀】三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没有被一股脑的【无极荣耀】全运过来,来的【无极荣耀】只有一枚,另外两枚被暂时存放在了钢城,为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怕一枚爆炸把另外两枚一起报销掉,毕竟这东西来的【无极荣耀】可不容易。

  “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吗?”沙漠深处早已等候多时的【无极荣耀】几名生活职业中的【无极荣耀】技术研究型玩家激动的【无极荣耀】看着几名猛男玩家抬进来的【无极荣耀】大箱子叫喊着:“快快快,放到那边去,打开给我们看看。”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